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2009-04-28 10:54:5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


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


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


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艰难的破冰行动

 

 

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


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


“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


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


“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征服“不可接近之地”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
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


“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


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

前两条冰带的招数:“犁地法”,把“碎冰堰”的积雪一圈圈耕松;“挪步法”,左右出击,围绕“荷花”左攻一下,右撞一下,缓慢前进但又不至于深陷“冰团”。但所有人都对“网格状冰带”束手无策。迫不得已,杨惠根调来中山站的工程兵,准备用炸药炸出一条航路;结果只看见少许冰花四射,坚固的冰脊则纹丝未动。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员登陆南极大陆困境中,机械师徐霞兴主动请缨,建议从“雪龙号”船上放下一辆雪地车,他开着雪地车在地面探路。但雪地车刚行驶约三百米,海冰突然塌陷,徐霞兴连人带车沉入海中。当时的海水深度可达千米,水温低至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机智的徐霞兴最终逃了出来。当队友将他背回“雪龙号”,几乎冻僵的他还不忘鼓舞士气:“‘网格状冰带’的平坦区冰很薄,只要我们攻破冰脊,就胜利在望。”最终,“雪龙号”通过不断变换角度冲撞冰脊,突破重围,驶入中山站。此时,除了预留从南极返回澳大利亚的油以外,船上所有备用油全部用光。“往年‘雪龙号’抵达中山站,通常已是12月中旬,属于南极的夏季。这次因为肩负建立昆仑站的任务,我们提前一个月抵达,却撞上了罕见的‘乱冰带’。”杨惠根如此分析遭遇“乱冰带”的原因。据他介绍,近年来,南极反常天气日渐增多。“去年8 月,中山站迎来建站20 年最冷的冬天,测得最低气温零下47摄氏度,比往年低十多度。去年11月,中山站下雪天数为23 天,而往年此时平均只下雪11 天。”征服“不可接近之地”抵达南极大陆后,第25 次南极科考队兵分3路,开启“昆仑站建站”、“中山站、长城站改建”等科考工作。其中,昆仑站建站是最艰险的任务。肩负此项任务的是曾7 次登上冰穹A地区的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首任站长李院生和27 名队员。在这27人中间,仅有5 人曾造访过南极内陆,其他队员都是新手。28 名考察队员顶着高寒、缺氧、高原反应,驾驶8辆雪地车艰难前进。为建昆仑站,此次队员们带去的装备、物资足有十多个集装箱,比以往考察队超出数倍。为搬运物资,每辆雪地车不得不拉上6个雪橇。由于每辆车都超负荷运载,途中,雪地车屡次“罢工”,队员们不得不跳下车来,抢修维护、给车加油。“加油时,我们必须在大风大雪中站立几个小时。那时候,人呼出来的气,立刻结成冰碴,眼睫毛马上变成白色。”队中的首席机械师、曾三次登顶冰穹A的崔鹏惠曾向记者描述,“最难的是过乱雪丘,高低起伏,冲上去再下来,颠簸太厉害,驾驶员恨不得半蹲着开车。”最艰难的行程出现在向冰穹A 发起冲刺阶段。“南极昆仑站海拔4000 多米,相当于西藏海拔5000多米高处,那里的气压只有标准大气压的一半。那时,所有队员纷纷开始出现气喘、乏力、行动缓慢的症状,白天食欲下降,晚上辗转难眠。”李院生回忆。在与人类身体极限挑战的过程中,一名年轻的机械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没有人选择放弃。最后的1500米,藏族医生次旦罗布拿出西藏独产的抗高原反应药“珍珠70 丸”,给队员们服用。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雪龙号在“乱冰带”艰苦前行


“临近顶峰的登山之路越发陡峭,雪地车只能往返数次。为了弥补‘破冰’耽误的时间,科考队员最多一天来回跑了20来个小时。”李院生说,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


1月18 日,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在损失了四辆雪地车后,队员们终于安全抵达昆仑站建址地:冰穹A 地区。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28 人10 天建起昆仑站

 

 

从1月18 日登陆,至1月27 日昆仑站建成,28 名队员仅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一座总面积达348.56 平方米的“小旅馆”,他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李院生解释说,早在科考队出发前,昆仑站的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博士张翼,就已按照发电舱、卫生舱、生活设施和保温设备等,分门别类装进集装箱,组装了昆仑站的“雏形”。到达后,队员们只需以搭积木的方式,把这些装备拼接起来,即可完成大体建筑。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其中,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为昆仑站加一个结实的钢制底座。为了防止冰雪覆盖,队员们必须将整座站的底座架高在1.5 米处。在零下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


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

 

40摄氏度的工地现场,队员们拿着螺丝刀、钳子等工具的手,很快便不听使唤,甚至麻木到无法感知工具的存在。昆仑站的内部设施类似于普通小旅馆。室内设计与家具多采用温暖、艳丽的红色及咖啡色。整个建筑按照功能分为住宅区、活动区和保障区,其中宿舍共10间,每间约5 平方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其他如医务室、浴室、厕所、发电机房、制氧机房等一应俱全。在从南极内陆返回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途中,李院生带领队员每2 公里进行一次冰雪采样,并设定道路标签。一路上,队员共采样600多次,这也是历次内陆考察中返回时间最长的一次,一条长达1200 多公里的“中国南极内陆大通道”由此诞生。“从今往后,科考队员终于在南极内陆有了家。建成的昆仑站能满足25位队员整个夏季的科考工作,5年后则将改进为常年站。”李院生表示,昆仑站的二期工程将从明年开始。寻找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宾.贝尔曾表示,“冰穹A 地区是天文学研究的天堂。”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冰穹A地区是世界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这里没有尘埃,更没有生物,方圆上千公里都是无人区,恍若与世隔绝。由于太干净,这里的阳光紫外线都没有尘埃的反射,而是全部直射到地面。“因为紫外线直射在皮肤上,刺得人生疼,越用手抓,越容易留下黑黑的印迹。”记者面前的李院生,皮肤黝黑且微微发红。


“昆仑站所在区域,是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地球最佳天文台址,每年有3 到4个月的连续观测机会。”杨惠根向记者透露,随着昆仑站的建成,其周围的天文设施已经在酝酿之中。“我们打算在昆仑站架设一台哈勃望远镜。不少天文学家预计说,它的功能堪比‘太空望远镜’。”


此外,昆仑站还将是地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天堂,科学家有望在此钻取到超过150 万年的冰芯。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昆仑站有望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在零下40℃、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如何仅用10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昆仑站首任站长李院生告诉《外滩画报》,昆仑站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人占据南极内陆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昆仑站有可能发现世界上最古老最有质量的气候记录,为“全球变暖”问题上的争议,提供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文 周一妍 图片提供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此次‘雪龙号’驶向南极,背负的使命众所周知。它就好比弓箭,拉开了弦,再也没有回头路。” 第25次南极科考领队兼首席科学家杨惠根博士表示。见到记者,刚从南极归来的他正躺在瑞金医院的病床上。杨惠根所言“众所周知的使命”,就是在南极冰穹A 地区建立昆仑站。冰穹A 地区又称DOME-A,海拔4093米,是南极内陆的最高点。俄罗斯科考队员曾称其为“不可接近之地”;此前,仅有中国科考队员登顶过。在百度“百科”输入“昆仑站”,会出现这样一段解释:从科学角度看,南极有四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南极气温最低点)、磁点和高点。此前,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思科站,俄罗斯人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联合建造的迪蒙迪维尔站则位于磁点;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地区尚未建立科考站。8 辆雪地车朝南极内陆冰盖进发1月18 日,中国科考队员乘坐雪地车,经过十九天的艰难跋涉,成功抵达冰穹A。1月27日,中国第一个南极内地考察站昆仑站正式宣告建成。这也是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站,此举标志我国成功跻身国际极地考察的“第一方阵”。杨惠根告诉记者,昆仑站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中国人占据了南极内陆制高点,更为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科学测量,它很有可能取代东方站,成为南极新‘冰点’。”很少有人知道,在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仅为普通地区一半的“不可接近之地”,28 名科考人员是如何仅用10 天时间,就将一个面积达300 多平方米、可供15至20 人居住的昆仑站建造了起来?艰难的破冰行动在南极大陆四周,有圈“密集浮冰区”。在南极大陆边缘进行破冰,是每个南极科考队登陆南极的首要挑战。成群的企鹅“问候”昆仑站作为自1984 年中国首次赴南极考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科考行动,杨惠根在制定第25次南极科考行程表时,参照了往年的破冰速度,他将破冰时间定为2 天。但这一次,他们却花了整整21天,才渡过“密集浮冰区”到达南极大陆。2008 年11 月17 日,中国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到达南极大陆边缘,距离中国南极中山站仅18海里。那一刻,杨惠根与科考队员们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奇形怪状的海冰充斥视野—有的连绵不断,组成一座座密不透风的冰山;有的则重重叠叠,好似荷花状冰海;在洁净透明的冰海下面,还隐约可见一些浮游动物。“以前遇到的浮冰,基本只有1 米厚,而且都是散冰,‘雪龙号’对付它们是轻而易举。但这一次却碰上了前所未见的巨型‘乱冰带’。”驾驶经验丰富的“雪龙号”船长王建中告诉记者。此次航程,已是他的第8 次南极之行,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在南极,越接近大陆边缘的海冰温度越低,而且也越厚越坚硬。这一次,浮现在王建中和杨惠根眼前的,是三道难以逾越的“冰坎”。杨惠根将三条冰带逐一命名。“首先是一条‘碎冰堰’,充斥着零散的碎冰和积雪,高约三四米,‘雪龙号’如果直冲而入,就如同一个人一头撞入沙袋中,找不到北;接着是‘海冰重叠带’,整块海冰面积不大,形如绽放的荷花,但雪龙号一头扎进去,就如同一个钉子钉到软木塞,发不了力;第三关则是最艰难的‘网格状冰带’,有些地方相当平坦,有的地方却矗立着5米高的冰脊。”据悉,“雪龙号”的传统破冰方式为连续式和冲撞式,一般前者能击破1 米厚冰,后者则可击退厚度达2米的冰。此次的巨型“乱冰带”早已超越了“雪龙号”的破冰能力。杨惠根与众科考人员集思广益,终于想到了应对
“南极内陆的积雪是垂直累积的,每年都在不断加厚,而冰穹A 又是内陆制高点,估计累积的冰雪达到100至150万年。”杨惠根告诉记者。通过研究万年“冰芯”内的颗粒物质,科学家们可以还原当年冰芯形成时的气候,“那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质量的气候记录。”


此前,人类在南极地区获得的世界最古老的气候记录,是80万年。李院生表示,下一次进军昆仑站的科考队员,将开启冰芯挖掘工作。“目前,全世界对于‘全球变暖’问题存在很多争议。许多认同该观点的科学家,苦于找不到足够年份的气候证据,来证明他们的主张。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仑站就会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最佳发言人。”

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建设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