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  

2009-04-28 10:41:1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文/ 蔡宸亦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

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
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

 

 

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


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冰冷的技巧大师?

 

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

 

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

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
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


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也许,波利尼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


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

 

 

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


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

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


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


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


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


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


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


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


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


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


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


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

了,而音乐要把整个曲目都听完。也正是因为如此,现代音乐更需要强有力的推广和宣传。B:你是说,给予足够的机会,现代音乐是可以被大众理解并喜欢的?M:人们至今仍习惯调性感比较强的音乐,不希望改变,是习惯成自然了。年轻指挥家应该多让大众了解现代作品,反过来说,这也是观众的权利。B:你觉得音乐和政治的关系是怎样的?诺诺曾经为越战、为左翼思想创作过不少标题音乐及歌剧作品。M:音乐应该是100%的自由、爱和天性,不应该涉足政治责任。诺诺中期以政治为创作灵感,这完全没有问题,他不应该受到任何现实抨击。B:你在北京和香港都是弹肖邦,为何唯独在上海不弹?M:这是想给上海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肖邦是一个很独特的音乐家,他既神秘,又被大众接受,他的音乐语言是全球性的,却又很深厚。肖邦的音乐可以作为试卷,测试你是否能理解深刻的音乐。我年轻时在肖邦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肖邦专家”,我对许多音乐家都富有好奇心。B:你似乎很少演奏诸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若夫等俄国作曲家的作品。M:有许多作曲家我都很少涉及,虽然我非常喜欢他们,比如拉威尔、斯卡拉蒂以及俄国作品—我可以弹三个乐章的《彼德鲁斯卡》。哎呀,我甚至连海顿都很少弹,这真是太可惜了。有可能,我觉得他们的作品已经足够为人所知。事实上,没人知道自己真正的音乐口味是什么,曲目量应该有多少,就像没人能够弹奏所有的音乐。B:能谈谈你对贝多芬的看法吗?M:哦,贝多芬可是几本书都说不完的。毫无疑问,贝多芬是一个音乐巨人,我曾经有一场贝多芬作品系列音乐会,完全按照其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间从前往后弹奏,能够感觉到他的创作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有很多深刻、抽象的东西很难理解,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因此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演奏慢慢加深理解。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B:平时每天还会练多久琴?


M:我只是弹几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天不练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独奏会的节奏了。

对音乐的诠释的确仰赖于细致的案头研究。在回答大多数问题时,他的头一句话都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写一本书”。他崇尚理性节制的音乐,即便是对肖邦,他也始终排斥那些歇斯底里或者过分神经质的弹法。他认为,19世纪的演奏家信奉极端自由,但到了20世纪,对乐谱和作曲家忠诚的观念被慢慢建立起来,这种观念不该被放弃。想想托斯卡尼尼及鲁宾斯坦对肖邦所做的一切。他说:“肖邦是个对自己很严厉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完美,同时又对音乐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所以克制和自我斗争才是阐释肖邦音乐的第一步,我从不认为过多‘自由节奏’(rubato)就是个性化的彰显。”音乐会上,波利尼的演奏充满激情,却不乏知性的控制。波利尼的挑剔同时体现在乐器上。每年演奏40场音乐会的他,必然“随身携带”其钢琴及御用调音师。波利尼多次表示,其天价出场费的一半是付给那位调音师的。当被问起音乐会的意义时,波利尼表示,虽然自己并不在乎观众的反应,毕竟大多数观众不可能与他同时产生心灵感应,但音乐会归根到底是一种与观众的沟通。对他自己而言,音乐能轻松在脑中呈现,用双手弹奏出来,可是费力许多。在常规曲目结束后,他又演奏了4首安可曲,每回都未等观众的欢呼声停住,波利尼就回到座位上,琴声再度响起,他脸上洋溢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表明他绝不仅仅是想要取悦观众。波利尼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热爱安可的原因,“毕竟,我还有这个魔力,甚至令自己感到惊讶”。肖邦也是当时的前卫音乐家波利尼是钢琴家中少有的现代派音乐“拥趸”,他弹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甚至路易吉.诺诺、贾科莫.曼佐尼等人的作品。波利尼常将贝多芬的《降B大调奏鸣曲》、《迪亚贝里变奏曲》与巴托克的《在户外》或施托克豪森的《KlavierstückX》、勋伯格的《钢琴小品》或韦伯恩的《变奏曲》作为搭配。相对现场演奏,波利尼更喜欢录音在发布会上,波利尼表示,这么做是在尽微薄之力。他反复呼吁应该打破对新音乐的偏见。他认为,当代音乐与之前的音乐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要让观众们熟悉起来。“布列兹音乐的美感使我陶醉,为什么要拒绝美?”他不认为现代音乐因复杂而与真情流露相悖,“许多中世纪音乐也很复杂,巴赫的复调音乐必须严格遵循某种规律,但这并未影响其流传”。波利尼认为,演奏现代音乐是年轻一代音乐家的职责,“不要忽视我们音乐宝藏中的这部分财富,20世纪的音乐语言至今未被公众熟知,真是一大憾事。人们都认为我是‘肖邦专家’,要知道,肖邦的音乐在当时也是十分前卫的。我始终认为,未来音乐的发展轨迹上,钢琴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波利尼还与作曲家诺诺等人结为至交,他时常与诺诺和阿巴多谈论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那与众不同的诗作为人类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空间。也许是受到共产党员诺诺的影响,波利尼也十分痛恨意大利的政治状况。诺诺和朋友们也经常讨论现代音乐中静止的重要性,他说:“人们害怕沉默,他们没有意识到沉默也有意味。”诺诺应波利尼之邀创作了许多钢琴作品。从智性、历史、文化等多种维度对音乐的可能性进行探索,是波利尼高出其他许多钢琴家的地方。B=《外滩画报》M= 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B:能说说你和现代音乐家诺诺的友谊吗?M:第一次听到路易奇.诺诺的作品是1966年在威尼斯的疯狂剧院,接着,我就到后台去找他,希望他能为钢琴创作一些曲子。诺诺是一位音乐奇才,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在第一秒钟感受到创作家的天赋和特质。像这样优秀的作曲家,我都在尽个人力量尽力推广,不管在东京、巴黎还是威尼斯,很多音乐会上我都会选择一些现代曲目。B:现代音乐该如何传承?M:这是艺术家的责任,音乐并不是到了马勒、普契尼就停止了,在他们之后还是有很多不错的曲目。勋伯格创作了许多极为重要和伟大的作品,20世纪的音乐语言是非常丰富的。不管是在平时的练习中还是音乐会上,演奏家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了解和尝试新的作品,并根据作曲家的风格调适自己的演奏风格。B:可事实上,现代音乐仍很冷门。M:现代音乐的创作是小众化的,同视觉艺术相比,其传播力度也不够,媒体、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没有对现代音乐做强有力的宣传。当然,和视觉艺术相比,音乐需要观众有更多的耐心,因为照片和图画一秒钟就看完


B:你录制过许多唱片,也开过无数场音乐会,是更喜欢现场演奏还是录音?


M:可能是录音吧,毕竟许多深层的音乐,需要人们对着唱片反复聆听才能理解。音乐会只是一个传递音乐的过程,好的音乐会能够将音乐的内涵很好地表达出来。现在很多不知名的音乐家其实弹得很好,相反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和观众交流较好,并不意味着弹得好。观众的鼓掌或者欢呼并不代表他与你同悲喜,当我在与音乐做极为亲密的沟通时,观众常常不能察觉。

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被一部分乐迷标举为“在世唯一钢琴大师”毛里奇奥.波利尼,4 月19日在上海的演出自然引发了一阵狂潮。与在香港和北京弹奏的全套肖邦不同,他为上海带来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这位世人眼中的“肖邦专家”,最热衷的却是抓住一切机会推广现当代的音乐杰作。文 蔡宸亦71岁的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在3个手指被诊断出退化性骨关节炎后放弃了钢琴演奏,如今的他和巴伦博伊姆一样,身份更多是指挥;77岁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去年在维也纳举行了最后的告别音乐会;克里斯提安.齐默尔曼基本也淡出江湖,现在只在教书;手指受伤多年的莫瑞.佩拉西亚虽然回归人们视野,但毕竟今非昔比??随着老一辈钢琴巨匠渐渐远离音乐舞台(也许唯一可以期盼的只有美女钢琴家阿格丽姬),大师波利尼的这次亚洲巡演,对乐迷来说显得尤为珍贵。沪上演出那夜大雨滂沱,门口站满了各路“扑票”人士。据说,香港的演出门票在1个小时内就告售罄,以致不少抱憾的香港乐迷一路追至上海,只求一饱耳福。波利尼为这次亚洲巡演准备了两套曲目,香港和北京弹的是全套肖邦,为上海则准备了舒曼、勋伯格、韦伯恩和德彪西。一堂漫长的曲目介绍课人们印象中的钢琴大师都是深居简出、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的怪老头,波利尼却截然不同。67岁的波利尼硬朗、慷慨而健谈,散发出一股意大利老头独有的热情气息。新闻发布会上,他像上音乐课那般对着记者循循善诱地介绍曲目:“舒曼是19 世纪上半叶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f小调第三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4 号)同知名的《C 大调幻想曲》(作品第17 号)创作于同一时期,写于贝多芬逝世10周年之际,带有一定的纪念性,却很少在音乐会上演奏;《C大调幻想曲》中有一个贯穿整曲、反复出现的妻子克拉拉主题,尤其是在第二乐章中,观众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接着,大师十分平和地介绍起下半场的曲目:“现代作品在音乐会上不常演奏,但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感兴趣的人,我此行就是要用音乐与大家分享。20世纪,勋伯格、韦伯恩、德彪西这三位分别生活在维也纳、柏林、巴黎的作曲家开始进行不同方向的音乐探索。勋伯格打破了调性的框架,自创了十二音体系,《六首钢琴小品》(作品第19号)创作于1911年,最后一首是为了纪念同年逝世的马勒而作。勋伯格有两个学生,韦伯恩和贝尔格都是天才,他们对十二音体系进行了发展。一个天才老师有两个天才学生,那真是了不起的事。韦伯恩作品的和声非常美,之后的布列兹对演绎韦伯恩的音乐做出了杰出贡献;德彪西是探索和声色彩的印象派大师,他创作的《6首练习曲(第二集)》音乐语言风格独特新颖,相当有特色,是献给肖邦的??”就这样,大师洋洋洒洒结合着音乐史、曲目背景以及欣赏要点的介绍,真的好像上课那样漫长,其间虽然被主持人意外地打断了数次,但波利尼仍执意表示自己还有话要说。冰冷的技巧大师?波利尼生于一个极富艺术气息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著名意大利理性主义(rational)建筑学家基诺.波里尼(GinoPollini),舅舅弗斯托.梅洛蒂(FaustoMelotti)则是声名显赫的雕塑大家。父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母亲既会弹钢琴又爱唱歌,舅舅在将雕塑作为自己的专业前,也曾做过职业钢琴家。波利尼家的屋子是当地极为著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及作家聚集地。1960 年,18岁的波利尼因获得华沙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而名声大噪,当时的评委会主席鲁宾斯坦认为,他的演奏比任何一位评委都要高超。接下去的几年,少年成名的波利尼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噩梦”。他因经常取消演出、长期紧张以及过分焦躁的演绎遭人诟病,他1963年在伦敦的首演被《泰晤士报》评价为“像是要去赶9 点的火车”。在某些人看来,波利尼与他的老师米开朗吉列一样,是“冰冷的技巧大师”:他的演绎精准,技巧上毫无缺陷,如同拥有“十一个手指”,但缺乏主观情感的投入。波利尼的性格有时很冷,他平时的嗜好是下国际象棋和读哲学书,那些认为他过分理性的乐评人写道:“谁能相信一个把音符当国际象棋那样算计的钢琴家呢?”可是同时,波利尼又有着充沛的能量。他热爱飙车,有一次因车祸摔断后背,严重到不得不靠每小时注射吗啡和可卡因维持生命。也许,波利尼波利尼:宝刀未老的“十一指琴魔”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