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2009-04-22 13:58:4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即便是习惯了陈奕迅百变造型的人,也不一定立即就能认出《H3M》专辑封面上那个蓄着络腮胡、发如鸟巢的男人。出新专辑的同时,他也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行演唱会。他说,他喜欢小场子,那样所有的人都能靠近他,听见他。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要我坐这里吗?还是坐那里?都听你的。”陈奕迅大笑着走进来,还没等记者开口说话,他已经自己把气氛活跃起来。所有的记者都喜欢访问陈奕迅,也很“恨”他。他是那种不需要提问的艺人,你开一个头,他就能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当然,跑题也是常事。谁都知道,他是有名的“大嘴巴”,刚出道时,就因为嘴快,得罪很多人。每次采访前,尽管工作人员会事先提醒记者有些东西不要问,比如父亲的病,比如谢霆锋,都是当时的敏感话题,怕他不高兴。最后,他聊开心了,主动提及,大大方方。2003年,陈奕迅第一次拿到金曲奖“最佳男歌手”,事后,他兴奋地接受了台湾主持人张小燕的采访,张小燕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一直话很多?”“是啊!”他点点头,很直接地承认了。这个娱乐圈的“异类”,是如今香港歌坛公认的销售传奇。每张碟都大卖,每场演出都满座,每次颁奖礼都有份。他的专辑制作名单上,都是林夕、周耀辉、黄伟文等赫赫有名的词人,他们彼此成就在铺天盖地的奖项中。4 月25 日,陈奕迅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办演唱会,而日前,他的最新专辑《H3M》也正式发行。重回寿臣剧院演出1998 年,出道才3年的陈奕迅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演出。在这个只能容纳四百人的剧院里,他卖力地表演着,那是他第一个演唱会,也是真正的个人演唱会。他现在所站的舞台,观众至少都是万人之上。去年,他曾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演出,票全部售罄。“我一直希望能回到寿臣剧院再做一次演唱会,我还记得,那个演唱会的名字叫《我的快乐时代》。”多年后,他却这么许愿。“我不喜欢太大的场子,有个

 

 

即便是习惯了陈奕迅百变造型的人,也不一定立即就能认出《H3M》专辑封面上那个蓄着络腮胡、发如鸟巢的男人。出新专辑的同时,他也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行演唱会。他说,他喜欢小场子,那样所有的人都能靠近他,听见他。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即便是习惯了陈奕迅百变造型的人,也不一定立即就能认出《H3M》专辑封面上那个蓄着络腮胡、发如鸟巢的男人。出新专辑的同时,他也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行演唱会。他说,他喜欢小场子,那样所有的人都能靠近他,听见他。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要我坐这里吗?还是坐那里?都听你的。”陈奕迅大笑着走进来,还没等记者开口说话,他已经自己把气氛活跃起来。所有的记者都喜欢访问陈奕迅,也很“恨”他。他是那种不需要提问的艺人,你开一个头,他就能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当然,跑题也是常事。谁都知道,他是有名的“大嘴巴”,刚出道时,就因为嘴快,得罪很多人。每次采访前,尽管工作人员会事先提醒记者有些东西不要问,比如父亲的病,比如谢霆锋,都是当时的敏感话题,怕他不高兴。最后,他聊开心了,主动提及,大大方方。2003年,陈奕迅第一次拿到金曲奖“最佳男歌手”,事后,他兴奋地接受了台湾主持人张小燕的采访,张小燕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一直话很多?”“是啊!”他点点头,很直接地承认了。这个娱乐圈的“异类”,是如今香港歌坛公认的销售传奇。每张碟都大卖,每场演出都满座,每次颁奖礼都有份。他的专辑制作名单上,都是林夕、周耀辉、黄伟文等赫赫有名的词人,他们彼此成就在铺天盖地的奖项中。4 月25 日,陈奕迅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办演唱会,而日前,他的最新专辑《H3M》也正式发行。重回寿臣剧院演出1998 年,出道才3年的陈奕迅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演出。在这个只能容纳四百人的剧院里,他卖力地表演着,那是他第一个演唱会,也是真正的个人演唱会。他现在所站的舞台,观众至少都是万人之上。去年,他曾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演出,票全部售罄。“我一直希望能回到寿臣剧院再做一次演唱会,我还记得,那个演唱会的名字叫《我的快乐时代》。”多年后,他却这么许愿。“我不喜欢太大的场子,有个

 

 

文/ 刘牧洋 图/ 小武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要我坐这里吗?还是坐那里?都听你的。”

歌迷和我抱怨说,他买了300块钱的票,坐在最后面看我的演出,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得跑来跑去找音箱,觉得很扫兴。”据称,正因为此,这次上海的演出,他没有再选择八万人的场地,而是找了三万人的虹口足球场,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演唱会上尽兴而归。3 月底,陈奕迅刚在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开完巡回演唱会。“主办方说旧金山7成的华人都去看我的演出了,这些从香港、台湾、大陆过去定居的华人,在台下唱着我的歌。”这个场景让陈奕迅觉得很感人。陈奕迅曾经说,做歌手最享受的就是开演唱会,把自己的歌一首首地唱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他频繁开演唱会的原因。而在别人的演唱会上做嘉宾,他也一样享受。2006年,梁汉文举办个唱, “当时Eason本来要到日本出席活动,就是为了当我的表演嘉宾而放弃了。”提起此事,梁汉文依然感激。出道15 年,从新人成长为前辈,“我最初只贪玩,为何变负担?”,他用《然后怎样》的这句歌词来描述自己。尽管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让周围的人都很开心。但他的快乐年代,或许已经很难回去了。他承认爱上老婆徐濠萦,纯粹是被她的坦率和纯真吸引,“你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你会有很浮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真实的人,让你找到地面。”在家里,他有时是个“严厉”的父亲,不让女儿看电视,最在乎女儿的字写得好不好。“这是个修养问题,我希望她是个有文化的人,我在家里摆了很多书,希望能培养她的阅读习惯。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不是玩票,为了变化在歌坛,像陈奕迅一样愿意花大价钱做专辑的已经很少。他很爱惜名誉,每张专辑至少做一年,成本要耗费百万。3 月23 日,陈奕迅的最新粤语专辑《H3M》在香港发行。《H3M》的碟名,缘于陈奕迅的“Moving OnStage”演唱会中的乐队名,“我一直十分希望能够与他们出一张唱片,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为我写歌,这是十分值得纪念、让人兴奋的事情。”2008


陈奕迅大笑着走进来,还没等记者开口说话,他已经自己把气氛活跃起来。


所有的记者都喜欢访问陈奕迅,也很“恨”他。他是那种不需要提问的艺人,你开一个头,他就能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当然,跑题也是常事。


谁都知道,他是有名的“大嘴巴”,刚出道时,就因为嘴快,得罪很多人。每次采访前,尽管工作人员会事先提醒记者有些东西不要问,比如父亲的病,比如谢霆锋,都是当时的敏感话题,怕他不高兴。最后,他聊开心了,主动提及,大大方方。


2003年,陈奕迅第一次拿到金曲奖“最佳男歌手”,事后,他兴奋地接受了台湾主持人张小燕的采访,张小燕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一直话很多?”


“是啊!”他点点头,很直接地承认了。


这个娱乐圈的“异类”,是如今香港歌坛公认的销售传奇。每张碟都大卖,每场演出都满座,每次颁奖礼都有份。他的专辑制作名单上,都是林夕、周耀辉、黄伟文等赫赫有名的词人,他们彼此成就在铺天盖地的奖项中。


4 月25 日,陈奕迅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办演唱会,而日前,他的最新专辑《H3M》也正式发行。

 

歌迷和我抱怨说,他买了300块钱的票,坐在最后面看我的演出,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得跑来跑去找音箱,觉得很扫兴。”据称,正因为此,这次上海的演出,他没有再选择八万人的场地,而是找了三万人的虹口足球场,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演唱会上尽兴而归。3 月底,陈奕迅刚在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开完巡回演唱会。“主办方说旧金山7成的华人都去看我的演出了,这些从香港、台湾、大陆过去定居的华人,在台下唱着我的歌。”这个场景让陈奕迅觉得很感人。陈奕迅曾经说,做歌手最享受的就是开演唱会,把自己的歌一首首地唱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他频繁开演唱会的原因。而在别人的演唱会上做嘉宾,他也一样享受。2006年,梁汉文举办个唱, “当时Eason本来要到日本出席活动,就是为了当我的表演嘉宾而放弃了。”提起此事,梁汉文依然感激。出道15 年,从新人成长为前辈,“我最初只贪玩,为何变负担?”,他用《然后怎样》的这句歌词来描述自己。尽管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让周围的人都很开心。但他的快乐年代,或许已经很难回去了。他承认爱上老婆徐濠萦,纯粹是被她的坦率和纯真吸引,“你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你会有很浮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真实的人,让你找到地面。”在家里,他有时是个“严厉”的父亲,不让女儿看电视,最在乎女儿的字写得好不好。“这是个修养问题,我希望她是个有文化的人,我在家里摆了很多书,希望能培养她的阅读习惯。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不是玩票,为了变化在歌坛,像陈奕迅一样愿意花大价钱做专辑的已经很少。他很爱惜名誉,每张专辑至少做一年,成本要耗费百万。3 月23 日,陈奕迅的最新粤语专辑《H3M》在香港发行。《H3M》的碟名,缘于陈奕迅的“Moving OnStage”演唱会中的乐队名,“我一直十分希望能够与他们出一张唱片,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为我写歌,这是十分值得纪念、让人兴奋的事情。”2008

 

重回寿臣剧院演出

 

歌迷和我抱怨说,他买了300块钱的票,坐在最后面看我的演出,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得跑来跑去找音箱,觉得很扫兴。”据称,正因为此,这次上海的演出,他没有再选择八万人的场地,而是找了三万人的虹口足球场,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演唱会上尽兴而归。3 月底,陈奕迅刚在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开完巡回演唱会。“主办方说旧金山7成的华人都去看我的演出了,这些从香港、台湾、大陆过去定居的华人,在台下唱着我的歌。”这个场景让陈奕迅觉得很感人。陈奕迅曾经说,做歌手最享受的就是开演唱会,把自己的歌一首首地唱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他频繁开演唱会的原因。而在别人的演唱会上做嘉宾,他也一样享受。2006年,梁汉文举办个唱, “当时Eason本来要到日本出席活动,就是为了当我的表演嘉宾而放弃了。”提起此事,梁汉文依然感激。出道15 年,从新人成长为前辈,“我最初只贪玩,为何变负担?”,他用《然后怎样》的这句歌词来描述自己。尽管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让周围的人都很开心。但他的快乐年代,或许已经很难回去了。他承认爱上老婆徐濠萦,纯粹是被她的坦率和纯真吸引,“你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你会有很浮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真实的人,让你找到地面。”在家里,他有时是个“严厉”的父亲,不让女儿看电视,最在乎女儿的字写得好不好。“这是个修养问题,我希望她是个有文化的人,我在家里摆了很多书,希望能培养她的阅读习惯。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不是玩票,为了变化在歌坛,像陈奕迅一样愿意花大价钱做专辑的已经很少。他很爱惜名誉,每张专辑至少做一年,成本要耗费百万。3 月23 日,陈奕迅的最新粤语专辑《H3M》在香港发行。《H3M》的碟名,缘于陈奕迅的“Moving OnStage”演唱会中的乐队名,“我一直十分希望能够与他们出一张唱片,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为我写歌,这是十分值得纪念、让人兴奋的事情。”2008

 

1998 年,出道才3年的陈奕迅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演出。在这个只能容纳四百人的剧院里,他卖力地表演着,那是他第一个演唱会,也是真正的个人演唱会。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他现在所站的舞台,观众至少都是万人之上。去年,他曾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演出,票全部售罄。“我一直希望能回到寿臣剧院再做一次演唱会,我还记得,那个演唱会的名字叫《我的快乐时代》。”多年后,他却这么许愿。


“我不喜欢太大的场子,有个歌迷和我抱怨说,他买了300块钱的票,坐在最后面看我的演出,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得跑来跑去找音箱,觉得很扫兴。”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即便是习惯了陈奕迅百变造型的人,也不一定立即就能认出《H3M》专辑封面上那个蓄着络腮胡、发如鸟巢的男人。出新专辑的同时,他也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行演唱会。他说,他喜欢小场子,那样所有的人都能靠近他,听见他。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要我坐这里吗?还是坐那里?都听你的。”陈奕迅大笑着走进来,还没等记者开口说话,他已经自己把气氛活跃起来。所有的记者都喜欢访问陈奕迅,也很“恨”他。他是那种不需要提问的艺人,你开一个头,他就能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当然,跑题也是常事。谁都知道,他是有名的“大嘴巴”,刚出道时,就因为嘴快,得罪很多人。每次采访前,尽管工作人员会事先提醒记者有些东西不要问,比如父亲的病,比如谢霆锋,都是当时的敏感话题,怕他不高兴。最后,他聊开心了,主动提及,大大方方。2003年,陈奕迅第一次拿到金曲奖“最佳男歌手”,事后,他兴奋地接受了台湾主持人张小燕的采访,张小燕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一直话很多?”“是啊!”他点点头,很直接地承认了。这个娱乐圈的“异类”,是如今香港歌坛公认的销售传奇。每张碟都大卖,每场演出都满座,每次颁奖礼都有份。他的专辑制作名单上,都是林夕、周耀辉、黄伟文等赫赫有名的词人,他们彼此成就在铺天盖地的奖项中。4 月25 日,陈奕迅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办演唱会,而日前,他的最新专辑《H3M》也正式发行。重回寿臣剧院演出1998 年,出道才3年的陈奕迅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演出。在这个只能容纳四百人的剧院里,他卖力地表演着,那是他第一个演唱会,也是真正的个人演唱会。他现在所站的舞台,观众至少都是万人之上。去年,他曾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演出,票全部售罄。“我一直希望能回到寿臣剧院再做一次演唱会,我还记得,那个演唱会的名字叫《我的快乐时代》。”多年后,他却这么许愿。“我不喜欢太大的场子,有个


据称,正因为此,这次上海的演出,他没有再选择八万人的场地,而是找了三万人的虹口足球场,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演唱会上尽兴而归。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即便是习惯了陈奕迅百变造型的人,也不一定立即就能认出《H3M》专辑封面上那个蓄着络腮胡、发如鸟巢的男人。出新专辑的同时,他也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行演唱会。他说,他喜欢小场子,那样所有的人都能靠近他,听见他。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要我坐这里吗?还是坐那里?都听你的。”陈奕迅大笑着走进来,还没等记者开口说话,他已经自己把气氛活跃起来。所有的记者都喜欢访问陈奕迅,也很“恨”他。他是那种不需要提问的艺人,你开一个头,他就能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当然,跑题也是常事。谁都知道,他是有名的“大嘴巴”,刚出道时,就因为嘴快,得罪很多人。每次采访前,尽管工作人员会事先提醒记者有些东西不要问,比如父亲的病,比如谢霆锋,都是当时的敏感话题,怕他不高兴。最后,他聊开心了,主动提及,大大方方。2003年,陈奕迅第一次拿到金曲奖“最佳男歌手”,事后,他兴奋地接受了台湾主持人张小燕的采访,张小燕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一直话很多?”“是啊!”他点点头,很直接地承认了。这个娱乐圈的“异类”,是如今香港歌坛公认的销售传奇。每张碟都大卖,每场演出都满座,每次颁奖礼都有份。他的专辑制作名单上,都是林夕、周耀辉、黄伟文等赫赫有名的词人,他们彼此成就在铺天盖地的奖项中。4 月25 日,陈奕迅将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举办演唱会,而日前,他的最新专辑《H3M》也正式发行。重回寿臣剧院演出1998 年,出道才3年的陈奕迅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演出。在这个只能容纳四百人的剧院里,他卖力地表演着,那是他第一个演唱会,也是真正的个人演唱会。他现在所站的舞台,观众至少都是万人之上。去年,他曾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演出,票全部售罄。“我一直希望能回到寿臣剧院再做一次演唱会,我还记得,那个演唱会的名字叫《我的快乐时代》。”多年后,他却这么许愿。“我不喜欢太大的场子,有个
3 月底,陈奕迅刚在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开完巡回演唱会。“主办方说旧金山7成的华人都去看我的演出了,这些从香港、台湾、大陆过去定居的华人,在台下唱着我的歌。”这个场景让陈奕迅觉得很感人。


陈奕迅曾经说,做歌手最享受的就是开演唱会,把自己的歌一首首地唱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他频繁开演唱会的原因。


而在别人的演唱会上做嘉宾,他也一样享受。2006年,梁汉文举办个唱, “当时Eason本来要到日本出席活动,就是为了当我的表演嘉宾而放弃了。”提起此事,梁汉文依然感激。


出道15 年,从新人成长为前辈,“我最初只贪玩,为何变负担?”,他用《然后怎样》的这句歌词来描述自己。尽管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让周围的人都很开心。但他的快乐年代,或许已经很难回去了。


他承认爱上老婆徐濠萦,纯粹是被她的坦率和纯真吸引,“你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你会有很浮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真实的人,让你找到地面。”


在家里,他有时是个“严厉”的父亲,不让女儿看电视,最在乎女儿的字写得好不好。“这是个修养问题,我希望她是个有文化的人,我在家里摆了很多书,希望能培养她的阅读习惯。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不是玩票,为了变化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在歌坛,像陈奕迅一样愿意花大价钱做专辑的已经很少。他很爱惜名誉,每张专辑至少做一年,成本要耗费百万。

歌迷和我抱怨说,他买了300块钱的票,坐在最后面看我的演出,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得跑来跑去找音箱,觉得很扫兴。”据称,正因为此,这次上海的演出,他没有再选择八万人的场地,而是找了三万人的虹口足球场,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演唱会上尽兴而归。3 月底,陈奕迅刚在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开完巡回演唱会。“主办方说旧金山7成的华人都去看我的演出了,这些从香港、台湾、大陆过去定居的华人,在台下唱着我的歌。”这个场景让陈奕迅觉得很感人。陈奕迅曾经说,做歌手最享受的就是开演唱会,把自己的歌一首首地唱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他频繁开演唱会的原因。而在别人的演唱会上做嘉宾,他也一样享受。2006年,梁汉文举办个唱, “当时Eason本来要到日本出席活动,就是为了当我的表演嘉宾而放弃了。”提起此事,梁汉文依然感激。出道15 年,从新人成长为前辈,“我最初只贪玩,为何变负担?”,他用《然后怎样》的这句歌词来描述自己。尽管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让周围的人都很开心。但他的快乐年代,或许已经很难回去了。他承认爱上老婆徐濠萦,纯粹是被她的坦率和纯真吸引,“你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你会有很浮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真实的人,让你找到地面。”在家里,他有时是个“严厉”的父亲,不让女儿看电视,最在乎女儿的字写得好不好。“这是个修养问题,我希望她是个有文化的人,我在家里摆了很多书,希望能培养她的阅读习惯。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不是玩票,为了变化在歌坛,像陈奕迅一样愿意花大价钱做专辑的已经很少。他很爱惜名誉,每张专辑至少做一年,成本要耗费百万。3 月23 日,陈奕迅的最新粤语专辑《H3M》在香港发行。《H3M》的碟名,缘于陈奕迅的“Moving OnStage”演唱会中的乐队名,“我一直十分希望能够与他们出一张唱片,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为我写歌,这是十分值得纪念、让人兴奋的事情。”2008
3 月23 日,陈奕迅的最新粤语专辑《H3M》在香港发行。《H3M》的碟名,缘于陈奕迅的“Moving OnStage”演唱会中的乐队名,“我一直十分希望能够与他们出一张唱片,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为我写歌,这是十分值得纪念、让人兴奋的事情。”


2008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


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


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

年的陈奕迅世界巡演结束后,由Gary Tong、黄仲贤、Davy Chan、Joey Tang 等组成的“H Cube 3M Band”,便以“一人一首”的方式,制作了《H3M》。“我没有给他们划定一个框,而是让他们自由地发挥。”巧合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写的是慢歌,“可能认为我唱慢歌很感动吧!”陈奕迅傻笑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摆出了要玩一把的架势,《H3M》被乐评人指责为“玩票”,没有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一首让人记住的歌。陈奕迅并不在乎这些批评,“我一直在变,每次变化,都是尝试。”新专辑的封面是设计师阿满的概念,陈奕迅前所未有地留起胡须,摆出武士装。他很得意这个造型。“一年没见到我的专辑了,当然会胡须满面啦。”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玩得高兴了,陈奕迅甚至尝试在《H3M》中自己创作,写了《沙龙》的曲。“我当然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他叉起两手,一脸理直气壮。自己又笑了,“感觉我好像周杰伦喔,很臭屁。嗯,不过我喜欢。”


他现在最常听的是美国歌手JasonMraz和日本歌手椎名林檎的歌,他看好台湾歌手王若琳,却为新人们的前途忧心忡忡,“唱片市场已经不好了很多年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愿意花几千块去买顶帽子换造型,也不愿意买张CD。”

专访陈奕迅“我希望女儿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