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  

2009-04-22 13:57:04|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尽管对待自己的作品如此严肃,阿弗莱克还是会时不时地在一些超级白烂的商业喜剧片里露一下脸。拿他最近客串的喜剧片《他没那么爱你》为例,到底他出于什么考虑才接下了这个角色?“反正就是四天的活嘛!”他说,“只有四天而已。要是导演一部电影,那得花上好几年呢。四天算什么?你跑到剧组转一圈就回来了。他们问我愿不愿演,我看了剧本,觉得还挺有趣的,就答应了。何况,我十分想跟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也许,仅仅以导演身份生存,对阿弗莱克来说显然是不够的。“一个导演一生可以经营的影片并不多,可选择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他说。阿弗莱克作为导演的下一个计划是改编查克.霍根的小说《侠盗王子》,前期筹备工作已经开始了。他自己写了剧本,改名为《小城》,得名自波士顿的查尔斯城区,他自己还将出演片中的男一号。说到这里,他开始自觉地回答一个未来四年里他可能会不断被问到的一个问题,他还说他会直接把这个回答放到这部电影DVD花絮中,这个问题就是:阿弗莱克对波士顿是不是太执迷了?“是啊,除非是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木兰花》、《血色黑金》的导演)这样的鬼马天才,所有导演似乎都有这种疑虑:我会不会被框死在一个小格局里?我是不是只会讲关于这一个城市的故事?至于我,关于以上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很简单——我在这个故事中找到了共鸣。我第一次读这本小说就深深感到了这一点。而故事发生在波士顿,这个事实也许正是我对它产生归属感的原因之一。当然,我不会简单地记录波士顿,我想要讲故事,并且讲好它。”

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

 

 

本.阿弗莱克相貌英俊,生性风流,塑造的人物形象也大多是正面、刚毅、讨女人喜欢的英雄。但是,“演而优则导”的阿弗莱克似乎更成功,2007年的《走失宝贝》和下部电影《小城》,都以他的家乡波士顿为背景,却拍出了比《无间道风云》更真实的波士顿。

 

 

文/ 克莱尔

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本.阿弗莱克相貌英俊,生性风流,塑造的人物形象也大多是正面、刚毅、讨女人喜欢的英雄。但是,“演而优则导”的阿弗莱克似乎更成功,2007年的《走失宝贝》和下部电影《小城》,都以他的家乡波士顿为背景,却拍出了比《无间道风云》更真实的波士顿。文 克莱尔本.阿弗莱克不愿让别人参观他的车。他自己的座驾后座的车窗总用窗帘挡着,因为孩子通常坐在后座。要是出门接受采访,他便不开自己的车。比方说他会开一辆租来的白色混合动力车,卖相不错,但是很普通,内装饰也缺乏体现个人生活的小细节。很明显,这说明此人在没有必要时不愿向外人展示自己的私生活。“其实我的车里也没有什么很私人的细节,我在路上听鲍勃.迪伦的专辑“TellTaleSigns”。哦,我戒烟了,所以车里没有烟缸。”阿弗莱克说。多面阿弗莱克平日里的阿弗莱克看起来比电影里柔弱些,时不时露出敏感而忧伤的表情,喜欢自言自语,说话总是先抬抬下巴。这种时候,你也许会想起,眼前这个来自波士顿的男人,除了是好莱坞当红小生,也曾在大银幕上奉献过三段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独白:《心灵捕手》的末尾,《开水房》里的小角色,以及《猜.情.寻》的高潮部分。这时,你想起的是这样的本.阿弗莱克,而不是詹妮弗.洛佩兹身边的本.阿弗莱克,或者《鸳鸯绑匪》、《新泽西爱未眠》中的本.阿弗莱克,更不是八卦杂志里绯闻不断、脾气不好、私生活乱七八糟的本.阿弗莱克。你想起的是作为编剧的本.阿弗莱克,他一度是个到处拈花惹草钻石王老五,过去是并且至今仍是个牌桌上的高手,同时,他还在努力成为他这一代“演而优则导”的好莱坞明星中的佼佼者。2007年,他推出了导演处女作《走失宝贝》,令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故事夺人眼球,话题耸动,严肃而深刻地挖掘了波士顿社区的复杂关系。同样的话题,在斯科塞斯手里就变成了《无间道风云》这样纯粹的商业片。如果要评判最近对波士顿城市话题探讨得最出色的电影,大多数人一定会说是《走失宝贝》,而不是《无间道风云》。难能可贵的是,《走失宝贝》的剧本由阿弗莱克和他的一个中学同学一起完成的,根据丹尼斯.勒海恩的同名小说改编。说到这,你一定会想起阿弗莱克的编剧处女作《心灵捕手》,那部电影的剧本正是他跟他的好哥们儿马特.戴蒙合力创作的。阿弗莱克自述最近,阿弗莱克有一部电影即将上映。《政局密云》根据BBC曾在2005年推出的同名剧改编,阿弗莱克在片中扮演一名政客,因为女助理遭遇意外死亡而牵扯出他们的暧昧关系,从而陷入事业危机,同时也牵扯出他当记者的老朋友(拉塞尔.克罗扮演),令后者被迫面临友情、爱情和职业道德之间两难的选择。抛出电影这个话题,阿弗莱克马上来了劲,整个

 

 

本.阿弗莱克不愿让别人参观他的车。他自己的座驾后座的车窗总用窗帘挡着,因为孩子通常坐在后座。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要是出门接受采访,他便不开自己的车。比方说他会开一辆租来的白色混合动力车,卖相不错,但是很普通,内装饰也缺乏体现个人生活的小细节。很明显,这说明此人在没有必要时不愿向外人展示自己的私生活。

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本.阿弗莱克相貌英俊,生性风流,塑造的人物形象也大多是正面、刚毅、讨女人喜欢的英雄。但是,“演而优则导”的阿弗莱克似乎更成功,2007年的《走失宝贝》和下部电影《小城》,都以他的家乡波士顿为背景,却拍出了比《无间道风云》更真实的波士顿。文 克莱尔本.阿弗莱克不愿让别人参观他的车。他自己的座驾后座的车窗总用窗帘挡着,因为孩子通常坐在后座。要是出门接受采访,他便不开自己的车。比方说他会开一辆租来的白色混合动力车,卖相不错,但是很普通,内装饰也缺乏体现个人生活的小细节。很明显,这说明此人在没有必要时不愿向外人展示自己的私生活。“其实我的车里也没有什么很私人的细节,我在路上听鲍勃.迪伦的专辑“TellTaleSigns”。哦,我戒烟了,所以车里没有烟缸。”阿弗莱克说。多面阿弗莱克平日里的阿弗莱克看起来比电影里柔弱些,时不时露出敏感而忧伤的表情,喜欢自言自语,说话总是先抬抬下巴。这种时候,你也许会想起,眼前这个来自波士顿的男人,除了是好莱坞当红小生,也曾在大银幕上奉献过三段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独白:《心灵捕手》的末尾,《开水房》里的小角色,以及《猜.情.寻》的高潮部分。这时,你想起的是这样的本.阿弗莱克,而不是詹妮弗.洛佩兹身边的本.阿弗莱克,或者《鸳鸯绑匪》、《新泽西爱未眠》中的本.阿弗莱克,更不是八卦杂志里绯闻不断、脾气不好、私生活乱七八糟的本.阿弗莱克。你想起的是作为编剧的本.阿弗莱克,他一度是个到处拈花惹草钻石王老五,过去是并且至今仍是个牌桌上的高手,同时,他还在努力成为他这一代“演而优则导”的好莱坞明星中的佼佼者。2007年,他推出了导演处女作《走失宝贝》,令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故事夺人眼球,话题耸动,严肃而深刻地挖掘了波士顿社区的复杂关系。同样的话题,在斯科塞斯手里就变成了《无间道风云》这样纯粹的商业片。如果要评判最近对波士顿城市话题探讨得最出色的电影,大多数人一定会说是《走失宝贝》,而不是《无间道风云》。难能可贵的是,《走失宝贝》的剧本由阿弗莱克和他的一个中学同学一起完成的,根据丹尼斯.勒海恩的同名小说改编。说到这,你一定会想起阿弗莱克的编剧处女作《心灵捕手》,那部电影的剧本正是他跟他的好哥们儿马特.戴蒙合力创作的。阿弗莱克自述最近,阿弗莱克有一部电影即将上映。《政局密云》根据BBC曾在2005年推出的同名剧改编,阿弗莱克在片中扮演一名政客,因为女助理遭遇意外死亡而牵扯出他们的暧昧关系,从而陷入事业危机,同时也牵扯出他当记者的老朋友(拉塞尔.克罗扮演),令后者被迫面临友情、爱情和职业道德之间两难的选择。抛出电影这个话题,阿弗莱克马上来了劲,整个
“其实我的车里也没有什么很私人的细节,我在路上听鲍勃.迪伦的专辑“TellTaleSigns”。哦,我戒烟了,所以车里没有烟缸。”阿弗莱克说。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多面阿弗莱克

 

 

平日里的阿弗莱克看起来比电影里柔弱些,时不时露出敏感而忧伤的表情,喜欢自言自语,说话总是先抬抬下巴。


这种时候,你也许会想起,眼前这个来自波士顿的男人,除了是好莱坞当红小生,也曾在大银幕上奉献过三段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独白:《心灵捕手》的末尾,《开水房》里的小角色,以及《猜.情.寻》的高潮部分。


这时,你想起的是这样的本.阿弗莱克,而不是詹妮弗.洛佩兹身边的本.阿弗莱克,或者《鸳鸯绑匪》、《新泽西爱未眠》中的本.阿弗莱克,更不是八卦杂志里绯闻不断、脾气不好、私生活乱七八糟的本.阿弗莱克。你想起的是作为编剧的本.阿弗莱克,他一度是个到处拈花惹草钻石王老五,过去是并且至今仍是个牌桌上的高手,同时,他还在努力成为他这一代“演而优则导”的好莱坞明星中的佼佼者。


2007年,他推出了导演处女作《走失宝贝》,令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故事夺人眼球,话题耸动,严肃而深刻地挖掘了波士顿社区的复杂关系。同样的话题,在斯科塞斯手里就变成了《无间道风云》这样纯粹的商业片。如果要评判最近对波士顿城市话题探讨得最出色的电影,大多数人一定会说是《走失宝贝》,而不是《无间道风云》。


难能可贵的是,《走失宝贝》的剧本由阿弗莱克和他的一个中学同学一起完成的,根据丹尼斯.勒海恩的同名小说改编。说到这,你一定会想起阿弗莱克的编剧处女作《心灵捕手》,那部电影的剧本正是他跟他的好哥们儿马特.戴蒙合力创作的。

 

 

阿弗莱克自述

 

 

最近,阿弗莱克有一部电影即将上映。《政局密云》根据BBC曾在2005年推出的同名剧改编,阿弗莱克在片中扮演一名政客,因为女助理遭遇意外死亡而牵扯出他们的暧昧关系,从而陷入事业危机,同时也牵扯出他当记者的老朋友(拉塞尔.克罗扮演),令后者被迫面临友情、爱情和职业道德之间两难的选择。

。”尽管对待自己的作品如此严肃,阿弗莱克还是会时不时地在一些超级白烂的商业喜剧片里露一下脸。拿他最近客串的喜剧片《他没那么爱你》为例,到底他出于什么考虑才接下了这个角色?“反正就是四天的活嘛!”他说,“只有四天而已。要是导演一部电影,那得花上好几年呢。四天算什么?你跑到剧组转一圈就回来了。他们问我愿不愿演,我看了剧本,觉得还挺有趣的,就答应了。何况,我十分想跟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也许,仅仅以导演身份生存,对阿弗莱克来说显然是不够的。“一个导演一生可以经营的影片并不多,可选择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他说。阿弗莱克作为导演的下一个计划是改编查克.霍根的小说《侠盗王子》,前期筹备工作已经开始了。他自己写了剧本,改名为《小城》,得名自波士顿的查尔斯城区,他自己还将出演片中的男一号。说到这里,他开始自觉地回答一个未来四年里他可能会不断被问到的一个问题,他还说他会直接把这个回答放到这部电影DVD花絮中,这个问题就是:阿弗莱克对波士顿是不是太执迷了?“是啊,除非是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木兰花》、《血色黑金》的导演)这样的鬼马天才,所有导演似乎都有这种疑虑:我会不会被框死在一个小格局里?我是不是只会讲关于这一个城市的故事?至于我,关于以上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很简单——我在这个故事中找到了共鸣。我第一次读这本小说就深深感到了这一点。而故事发生在波士顿,这个事实也许正是我对它产生归属感的原因之一。当然,我不会简单地记录波士顿,我想要讲故事,并且讲好它。”


抛出电影这个话题,阿弗莱克马上来了劲,整个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


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


“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

 

 

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

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本.阿弗莱克相貌英俊,生性风流,塑造的人物形象也大多是正面、刚毅、讨女人喜欢的英雄。但是,“演而优则导”的阿弗莱克似乎更成功,2007年的《走失宝贝》和下部电影《小城》,都以他的家乡波士顿为背景,却拍出了比《无间道风云》更真实的波士顿。文 克莱尔本.阿弗莱克不愿让别人参观他的车。他自己的座驾后座的车窗总用窗帘挡着,因为孩子通常坐在后座。要是出门接受采访,他便不开自己的车。比方说他会开一辆租来的白色混合动力车,卖相不错,但是很普通,内装饰也缺乏体现个人生活的小细节。很明显,这说明此人在没有必要时不愿向外人展示自己的私生活。“其实我的车里也没有什么很私人的细节,我在路上听鲍勃.迪伦的专辑“TellTaleSigns”。哦,我戒烟了,所以车里没有烟缸。”阿弗莱克说。多面阿弗莱克平日里的阿弗莱克看起来比电影里柔弱些,时不时露出敏感而忧伤的表情,喜欢自言自语,说话总是先抬抬下巴。这种时候,你也许会想起,眼前这个来自波士顿的男人,除了是好莱坞当红小生,也曾在大银幕上奉献过三段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独白:《心灵捕手》的末尾,《开水房》里的小角色,以及《猜.情.寻》的高潮部分。这时,你想起的是这样的本.阿弗莱克,而不是詹妮弗.洛佩兹身边的本.阿弗莱克,或者《鸳鸯绑匪》、《新泽西爱未眠》中的本.阿弗莱克,更不是八卦杂志里绯闻不断、脾气不好、私生活乱七八糟的本.阿弗莱克。你想起的是作为编剧的本.阿弗莱克,他一度是个到处拈花惹草钻石王老五,过去是并且至今仍是个牌桌上的高手,同时,他还在努力成为他这一代“演而优则导”的好莱坞明星中的佼佼者。2007年,他推出了导演处女作《走失宝贝》,令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故事夺人眼球,话题耸动,严肃而深刻地挖掘了波士顿社区的复杂关系。同样的话题,在斯科塞斯手里就变成了《无间道风云》这样纯粹的商业片。如果要评判最近对波士顿城市话题探讨得最出色的电影,大多数人一定会说是《走失宝贝》,而不是《无间道风云》。难能可贵的是,《走失宝贝》的剧本由阿弗莱克和他的一个中学同学一起完成的,根据丹尼斯.勒海恩的同名小说改编。说到这,你一定会想起阿弗莱克的编剧处女作《心灵捕手》,那部电影的剧本正是他跟他的好哥们儿马特.戴蒙合力创作的。阿弗莱克自述最近,阿弗莱克有一部电影即将上映。《政局密云》根据BBC曾在2005年推出的同名剧改编,阿弗莱克在片中扮演一名政客,因为女助理遭遇意外死亡而牵扯出他们的暧昧关系,从而陷入事业危机,同时也牵扯出他当记者的老朋友(拉塞尔.克罗扮演),令后者被迫面临友情、爱情和职业道德之间两难的选择。抛出电影这个话题,阿弗莱克马上来了劲,整个

 

 

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


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


“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尽管对待自己的作品如此严肃,阿弗莱克还是会时不时地在一些超级白烂的商业喜剧片里露一下脸。


拿他最近客串的喜剧片《他没那么爱你》为例,到底他出于什么考虑才接下了这个角色?


“反正就是四天的活嘛!”他说,“只有四天而已。要是导演一部电影,那得花上好几年呢。四天算什么?你跑到剧组转一圈就回来了。他们问我愿不愿演,我看了剧本,觉得还挺有趣的,就答应了。何况,我十分想跟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也许,仅仅以导演身份生存,对阿弗莱克来说显然是不够的。“一个导演一生可以经营的影片并不多,可选择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他说。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阿弗莱克作为导演的下一个计划是改编查克.霍根的小说《侠盗王子》,前期筹备工作已经开始了。他自己写了剧本,改名为《小城》,得名自波士顿的查尔斯城区,他自己还将出演片中的男一号。


说到这里,他开始自觉地回答一个未来四年里他可能会不断被问到的一个问题,他还说他会直接把这个回答放到这部电影DVD花絮中,这个问题就是:阿弗莱克对波士顿是不是太执迷了?


“是啊,除非是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木兰花》、《血色黑金》的导演)这样的鬼马天才,所有导演似乎都有这种疑虑:我会不会被框死在一个小格局里?我是不是只会讲关于这一个城市的故事?至于我,关于以上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很简单——我在这个故事中找到了共鸣。我第一次读这本小说就深深感到了这一点。而故事发生在波士顿,这个事实也许正是我对它产生归属感的原因之一。当然,我不会简单地记录波士顿,我想要讲故事,并且讲好它。”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人仿佛都膨胀起来。是的,当他开口讲话时,他就变得很高大。他语速很快,幽默感很强,时不时会把话题变成对他自己的嘲讽或者隐喻。比如以下这段,就是他的原话,他就这样一口气说完了。假使你大声念出来,你就会理解阿弗莱克讲话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关于我,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是我身上最令人吃惊的一点就是:所有你们在报刊上读到的关于我的一切,实际上都和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一切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直接、很乏味的人。这才是他妈的事实。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工作如此卖力,因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错,我也为世界担心,但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有时我也会很自私,像其他人一样。我已经不看八卦报刊也不看新闻了,也不上网,因为老是有消息会令我烦恼。我的名字一旦出现,总是很丑陋,你知道,不是很猥琐的故事就是一些有误导性的评论,基本上都是杜撰的。如果非得要我说,关于我自己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或者非得让我写个自我介绍,我会说,我跟上述报道里描述的我其实很不一样。因为我作为一个人,每天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的故事可卖不了钱。即使当我正在恋爱中或者刚刚失恋,故事情节看起来很戏剧性时,如果告诉你真相,其实还是很无聊。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从导演、编剧或者演员的视角看待这一切,事实的真相是: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说的普通,不是平淡无味,而是真实。我很幸运,现在当上了演员。可我并不是生来就是演员。我小时候也没钱,没有出名的机会。现在我拥有了这一切,其中有一部分,我心存感激,而另一部分,我也很气恼。嗯,我不该用‘气恼’这个词。我经历过很多事,也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不少我希望能够避免或者有所改变的事,不过,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现在,如果把我的各种情绪,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在一幅饼状图上标示出来,我的情绪还是很平衡的嘛!”在白烂喜剧片里寻找乐趣至于他所说的对于“普通”和“真实”的迷恋,并不是一个明星假惺惺地对普通人的生活表示向往。这在他的作品中早就有所呈现。他演得最成功的角色,就是那些最具普通特性的角色。比如在《心灵捕手》中,阿弗莱克并不是简单地披上了普通人的外衣,或者临时进驻了普通人的躯体,因为他就是编剧,是他一手创造了这个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会选择当导演的原因。《走失宝贝》中的叙事方式,就洋溢着他所说的普通和真实的特质。“要玩就玩真的。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前提。”他说。“好比你看到一个人,如果你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无法判断他是从哪儿买来的,或是觉得他没可能买得起这身行头,那这身衣服就不能出现在电影中。就是这样。我管这叫‘激进的现实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态度也算是偷懒,因为以现实为标尺,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很少了,现实已经首先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也算是一种自由吧
本.阿弗莱克--禁锢在明星躯壳里的天才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