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  

2009-04-15 15:37:1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参加“火星500”模拟舱计划的6名实验者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3 月31 日,欧洲宇航局启动了“火星500”计划的第一项议程:将6名试验人员送入一个特殊装置,开始为期105 天的模拟舱生活。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新闻官马科斯?保尔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人们长期处于封闭环境下的身心健康问题是我们此项研究的重点。”文 金慧喻“火星500”是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计划的一部分,和硬件上的设备研究不同,这项被称为“隔离式研究”的实验目标在于研究密闭环境中人们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变化。这是人类“进军”火星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此次105 天的模拟项目是“火星500”的前奏。它是由欧洲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Directorate ofHumanSpaceflight) 和俄罗斯生物医学研究院(the Russian Institute ofBiomedicalProblems ,以下简称IBMP)合资进行的。航天飞行中人员的生理和心理是前者的传统研究方向,此次选择与IBMP 合作,则是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该研究院就曾进行过隔离式研究,而两者在90 年代也数次就航天飞行中人类行为和生存环境的研究展开过深入合作。这项实验后,“火星500”的重头戏也将在今年12 月拉开帷幕。长达520天的试验将这105天内所获得的资料、数据和经验纳为己用,并在它的飞行过程研究基础上进行更为完整的模拟试验。“我们从之前的一系列研究中获知,封闭的环境会导致压力,而这种压力则会威胁到身处其中的人们的身心健康。”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的新闻官马科斯?保尔(Markus Bauer)向记者介绍说。火星与地球的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 亿公里。利用当前的火箭技术,往返地球和火星一趟至少需要18个月。“人类要达到火星,不得不在飞船里待上500 多天。”保尔这样向记者解释:这500 多天包括在火星表面停留的30天和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着陆到返回地球的近500 个日夜。而这105天则主要模拟了后面的四个飞行环节,“要测试飞行过程中所有设备和人员的进展情况,105天足够了。”保尔说,“火星500”项参加“火星500”模拟舱计划的6名实验者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3 月31 日,欧洲宇航局启动了“火星500”计划的第一项议程:将6名试验人员送入一个特殊装置,开始为期105 天的模拟舱生活。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新闻官马科斯?保尔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人们长期处于封闭环境下的身心健康问题是我们此项研究的重点。”

 

 

目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找到合适的人选去完成登陆火星的计划。一场微型社会的体验参加这次105 天模拟试验的试验者是一支三国团队。40岁的法国空客飞行员西里尔?富尼耶(Cyrille Fournier) 和28 岁的德军机械工程师奥利弗?科尼考(OliverKnickel) 是从5680 名欧洲志愿者中筛选出来的,也是这次实验的主力队员。其余4名试验者均来自俄罗斯。还有两名来自法国的后备队员作为替补。保尔表示,选拔试验者的标准近乎于宇航员。不仅对于生理健康有高要求,在选人的时候,是以整个团队为考量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团队,要有人懂医学、懂工程学、懂科学。”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长时间的封闭舱中靠自己解决突发的各种问题。在封闭舱内,实验者的一天被平均分为3个部分,八小时研究、工作,八小时休闲娱乐,八小时睡眠。在工作时间里,他们要做各种科学实验,维护设备,同时要时刻注意自己和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而娱乐,主要是实验者按自己喜好带上的书籍和影碟。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是通过控制中心发出的信息,但是他们发送的每一句话至少要在20 分钟后控制中心才能收到,而该中心回复的消息也需要20分钟才能反馈给他们,这让他们即使身在地面,感觉也像是远离了原来的生活。105 天远离家庭,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对于6名试验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心理上的。而这次模拟行动目的就在于测试实验者长时间处在有限空间内的心理承受问题。“对于你可以预见的事当然可以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那些不可预期的情况,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中一名试验者富尼耶说,“人的因素是最有趣也是最复杂的一部分,这会是一次微型社会的深刻体验。”不过,试验者们都达成了一致,表示不会放弃任务,并将这105天视作学习新事物,结识新朋友的过程。“其实,成为挑战的并不是度过艰难的105天,而是如何把这个过程塑造成一次有意义的经历。”这还需要6 名“机组人员”不断进行自我医治和彼此调节。五脏俱全的特殊装置实验的特殊装置位于莫斯科一幢大楼内,四个互相隔绝的封闭空间形成200多平方米的圆角矩形。如果谁病了,就把他隔离到医疗室进行检查和治疗

文/ 金慧喻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火星500”是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计划的一部分,和硬件上的设备研究不同,这项被称为“隔离式研究”的实验目标在于研究密闭环境中人们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变化。这是人类“进军”火星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此次105 天的模拟项目是“火星500”的前奏。它是由欧洲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Directorate ofHumanSpaceflight) 和俄罗斯生物医学研究院(the Russian Institute ofBiomedicalProblems ,以下简称IBMP)合资进行的。航天飞行中人员的生理和心理是前者的传统研究方向,此次选择与IBMP 合作,则是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该研究院就曾进行过隔离式研究,而两者在90 年代也数次就航天飞行中人类行为和生存环境的研究展开过深入合作。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这项实验后,“火星500”的重头戏也将在今年12 月拉开帷幕。长达520天的试验将这105天内所获得的资料、数据和经验纳为己用,并在它的飞行过程研究基础上进行更为完整的模拟试验。“我们从之前的一系列研究中获知,封闭的环境会导致压力,而这种压力则会威胁到身处其中的人们的身心健康。”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的新闻官马科斯?保尔(Markus Bauer)向记者介绍说。

目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找到合适的人选去完成登陆火星的计划。一场微型社会的体验参加这次105 天模拟试验的试验者是一支三国团队。40岁的法国空客飞行员西里尔?富尼耶(Cyrille Fournier) 和28 岁的德军机械工程师奥利弗?科尼考(OliverKnickel) 是从5680 名欧洲志愿者中筛选出来的,也是这次实验的主力队员。其余4名试验者均来自俄罗斯。还有两名来自法国的后备队员作为替补。保尔表示,选拔试验者的标准近乎于宇航员。不仅对于生理健康有高要求,在选人的时候,是以整个团队为考量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团队,要有人懂医学、懂工程学、懂科学。”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长时间的封闭舱中靠自己解决突发的各种问题。在封闭舱内,实验者的一天被平均分为3个部分,八小时研究、工作,八小时休闲娱乐,八小时睡眠。在工作时间里,他们要做各种科学实验,维护设备,同时要时刻注意自己和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而娱乐,主要是实验者按自己喜好带上的书籍和影碟。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是通过控制中心发出的信息,但是他们发送的每一句话至少要在20 分钟后控制中心才能收到,而该中心回复的消息也需要20分钟才能反馈给他们,这让他们即使身在地面,感觉也像是远离了原来的生活。105 天远离家庭,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对于6名试验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心理上的。而这次模拟行动目的就在于测试实验者长时间处在有限空间内的心理承受问题。“对于你可以预见的事当然可以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那些不可预期的情况,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中一名试验者富尼耶说,“人的因素是最有趣也是最复杂的一部分,这会是一次微型社会的深刻体验。”不过,试验者们都达成了一致,表示不会放弃任务,并将这105天视作学习新事物,结识新朋友的过程。“其实,成为挑战的并不是度过艰难的105天,而是如何把这个过程塑造成一次有意义的经历。”这还需要6 名“机组人员”不断进行自我医治和彼此调节。五脏俱全的特殊装置实验的特殊装置位于莫斯科一幢大楼内,四个互相隔绝的封闭空间形成200多平方米的圆角矩形。如果谁病了,就把他隔离到医疗室进行检查和治疗
火星与地球的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 亿公里。利用当前的火箭技术,往返地球和火星一趟至少需要18个月。“人类要达到火星,不得不在飞船里待上500 多天。”保尔这样向记者解释:这500 多天包括在火星表面停留的30天和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着陆到返回地球的近500 个日夜。而这105天则主要模拟了后面的四个飞行环节,“要测试飞行过程中所有设备和人员的进展情况,105天足够了。”保尔说,“火星500”项目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找到合适的人选去完成登陆火星的计划。

 

 

一场微型社会的体验

 

 

参加这次105 天模拟试验的试验者是一支三国团队。40岁的法国空客飞行员西里尔?富尼耶(Cyrille Fournier) 和28 岁的德军机械工程师奥利弗?科尼考(OliverKnickel) 是从5680 名欧洲志愿者中筛选出来的,也是这次实验的主力队员。其余4名试验者均来自俄罗斯。还有两名来自法国的后备队员作为替补。


保尔表示,选拔试验者的标准近乎于宇航员。不仅对于生理健康有高要求,在选人的时候,是以整个团队为考量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团队,要有人懂医学、懂工程学、懂科学。”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长时间的封闭舱中靠自己解决突发的各种问题。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在封闭舱内,实验者的一天被平均分为3个部分,八小时研究、工作,八小时休闲娱乐,八小时睡眠。在工作时间里,他们要做各种科学实验,维护设备,同时要时刻注意自己和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而娱乐,主要是实验者按自己喜好带上的书籍和影碟。

目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找到合适的人选去完成登陆火星的计划。一场微型社会的体验参加这次105 天模拟试验的试验者是一支三国团队。40岁的法国空客飞行员西里尔?富尼耶(Cyrille Fournier) 和28 岁的德军机械工程师奥利弗?科尼考(OliverKnickel) 是从5680 名欧洲志愿者中筛选出来的,也是这次实验的主力队员。其余4名试验者均来自俄罗斯。还有两名来自法国的后备队员作为替补。保尔表示,选拔试验者的标准近乎于宇航员。不仅对于生理健康有高要求,在选人的时候,是以整个团队为考量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团队,要有人懂医学、懂工程学、懂科学。”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长时间的封闭舱中靠自己解决突发的各种问题。在封闭舱内,实验者的一天被平均分为3个部分,八小时研究、工作,八小时休闲娱乐,八小时睡眠。在工作时间里,他们要做各种科学实验,维护设备,同时要时刻注意自己和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而娱乐,主要是实验者按自己喜好带上的书籍和影碟。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是通过控制中心发出的信息,但是他们发送的每一句话至少要在20 分钟后控制中心才能收到,而该中心回复的消息也需要20分钟才能反馈给他们,这让他们即使身在地面,感觉也像是远离了原来的生活。105 天远离家庭,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对于6名试验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心理上的。而这次模拟行动目的就在于测试实验者长时间处在有限空间内的心理承受问题。“对于你可以预见的事当然可以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那些不可预期的情况,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中一名试验者富尼耶说,“人的因素是最有趣也是最复杂的一部分,这会是一次微型社会的深刻体验。”不过,试验者们都达成了一致,表示不会放弃任务,并将这105天视作学习新事物,结识新朋友的过程。“其实,成为挑战的并不是度过艰难的105天,而是如何把这个过程塑造成一次有意义的经历。”这还需要6 名“机组人员”不断进行自我医治和彼此调节。五脏俱全的特殊装置实验的特殊装置位于莫斯科一幢大楼内,四个互相隔绝的封闭空间形成200多平方米的圆角矩形。如果谁病了,就把他隔离到医疗室进行检查和治疗
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是通过控制中心发出的信息,但是他们发送的每一句话至少要在20 分钟后控制中心才能收到,而该中心回复的消息也需要20分钟才能反馈给他们,这让他们即使身在地面,感觉也像是远离了原来的生活。


105 天远离家庭,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对于6名试验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心理上的。而这次模拟行动目的就在于测试实验者长时间处在有限空间内的心理承受问题。“对于你可以预见的事当然可以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那些不可预期的情况,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中一名试验者富尼耶说,“人的因素是最有趣也是最复杂的一部分,这会是一次微型社会的深刻体验。”

目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找到合适的人选去完成登陆火星的计划。一场微型社会的体验参加这次105 天模拟试验的试验者是一支三国团队。40岁的法国空客飞行员西里尔?富尼耶(Cyrille Fournier) 和28 岁的德军机械工程师奥利弗?科尼考(OliverKnickel) 是从5680 名欧洲志愿者中筛选出来的,也是这次实验的主力队员。其余4名试验者均来自俄罗斯。还有两名来自法国的后备队员作为替补。保尔表示,选拔试验者的标准近乎于宇航员。不仅对于生理健康有高要求,在选人的时候,是以整个团队为考量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团队,要有人懂医学、懂工程学、懂科学。”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长时间的封闭舱中靠自己解决突发的各种问题。在封闭舱内,实验者的一天被平均分为3个部分,八小时研究、工作,八小时休闲娱乐,八小时睡眠。在工作时间里,他们要做各种科学实验,维护设备,同时要时刻注意自己和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而娱乐,主要是实验者按自己喜好带上的书籍和影碟。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是通过控制中心发出的信息,但是他们发送的每一句话至少要在20 分钟后控制中心才能收到,而该中心回复的消息也需要20分钟才能反馈给他们,这让他们即使身在地面,感觉也像是远离了原来的生活。105 天远离家庭,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对于6名试验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心理上的。而这次模拟行动目的就在于测试实验者长时间处在有限空间内的心理承受问题。“对于你可以预见的事当然可以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那些不可预期的情况,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中一名试验者富尼耶说,“人的因素是最有趣也是最复杂的一部分,这会是一次微型社会的深刻体验。”不过,试验者们都达成了一致,表示不会放弃任务,并将这105天视作学习新事物,结识新朋友的过程。“其实,成为挑战的并不是度过艰难的105天,而是如何把这个过程塑造成一次有意义的经历。”这还需要6 名“机组人员”不断进行自我医治和彼此调节。五脏俱全的特殊装置实验的特殊装置位于莫斯科一幢大楼内,四个互相隔绝的封闭空间形成200多平方米的圆角矩形。如果谁病了,就把他隔离到医疗室进行检查和治疗


不过,试验者们都达成了一致,表示不会放弃任务,并将这105天视作学习新事物,结识新朋友的过程。“其实,成为挑战的并不是度过艰难的105天,而是如何把这个过程塑造成一次有意义的经历。”这还需要6 名“机组人员”不断进行自我医治和彼此调节。

 

目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找到合适的人选去完成登陆火星的计划。一场微型社会的体验参加这次105 天模拟试验的试验者是一支三国团队。40岁的法国空客飞行员西里尔?富尼耶(Cyrille Fournier) 和28 岁的德军机械工程师奥利弗?科尼考(OliverKnickel) 是从5680 名欧洲志愿者中筛选出来的,也是这次实验的主力队员。其余4名试验者均来自俄罗斯。还有两名来自法国的后备队员作为替补。保尔表示,选拔试验者的标准近乎于宇航员。不仅对于生理健康有高要求,在选人的时候,是以整个团队为考量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团队,要有人懂医学、懂工程学、懂科学。”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长时间的封闭舱中靠自己解决突发的各种问题。在封闭舱内,实验者的一天被平均分为3个部分,八小时研究、工作,八小时休闲娱乐,八小时睡眠。在工作时间里,他们要做各种科学实验,维护设备,同时要时刻注意自己和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而娱乐,主要是实验者按自己喜好带上的书籍和影碟。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是通过控制中心发出的信息,但是他们发送的每一句话至少要在20 分钟后控制中心才能收到,而该中心回复的消息也需要20分钟才能反馈给他们,这让他们即使身在地面,感觉也像是远离了原来的生活。105 天远离家庭,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对于6名试验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心理上的。而这次模拟行动目的就在于测试实验者长时间处在有限空间内的心理承受问题。“对于你可以预见的事当然可以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那些不可预期的情况,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中一名试验者富尼耶说,“人的因素是最有趣也是最复杂的一部分,这会是一次微型社会的深刻体验。”不过,试验者们都达成了一致,表示不会放弃任务,并将这105天视作学习新事物,结识新朋友的过程。“其实,成为挑战的并不是度过艰难的105天,而是如何把这个过程塑造成一次有意义的经历。”这还需要6 名“机组人员”不断进行自我医治和彼此调节。五脏俱全的特殊装置实验的特殊装置位于莫斯科一幢大楼内,四个互相隔绝的封闭空间形成200多平方米的圆角矩形。如果谁病了,就把他隔离到医疗室进行检查和治疗

 

五脏俱全的特殊装置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实验的特殊装置位于莫斯科一幢大楼内,四个互相隔绝的封闭空间形成200多平方米的圆角矩形。如果谁病了,就把他隔离到医疗室进行检查和治疗。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 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

。居住区域比较狭长,由6个独立的房间、一间厨房兼餐厅、一间起居室、一个厕所和控制室组成,3.6×20 平米的活动范围不算太小,个人的独立房间在3平米左右,有床和桌椅,以及摆放个人物品的架子;还有火星登陆模拟器,不过它只在30天的环绕火星阶段被使用,里面有许多专业仪器和设备。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封闭舱内还配置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通讯和控制设备、通风和氧气供给器、水和电力设备、排污系统和水质量评测器、部分回收设备、医疗器械、防火和其他安全系统、紧急装备。


舱内的大气环境是人造的,试验者在标准大气压下工作和生活,几乎和地球并无二致。

参加“火星500”模拟舱计划的6名实验者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3 月31 日,欧洲宇航局启动了“火星500”计划的第一项议程:将6名试验人员送入一个特殊装置,开始为期105 天的模拟舱生活。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新闻官马科斯?保尔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人们长期处于封闭环境下的身心健康问题是我们此项研究的重点。”文 金慧喻“火星500”是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计划的一部分,和硬件上的设备研究不同,这项被称为“隔离式研究”的实验目标在于研究密闭环境中人们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变化。这是人类“进军”火星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此次105 天的模拟项目是“火星500”的前奏。它是由欧洲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Directorate ofHumanSpaceflight) 和俄罗斯生物医学研究院(the Russian Institute ofBiomedicalProblems ,以下简称IBMP)合资进行的。航天飞行中人员的生理和心理是前者的传统研究方向,此次选择与IBMP 合作,则是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该研究院就曾进行过隔离式研究,而两者在90 年代也数次就航天飞行中人类行为和生存环境的研究展开过深入合作。这项实验后,“火星500”的重头戏也将在今年12 月拉开帷幕。长达520天的试验将这105天内所获得的资料、数据和经验纳为己用,并在它的飞行过程研究基础上进行更为完整的模拟试验。“我们从之前的一系列研究中获知,封闭的环境会导致压力,而这种压力则会威胁到身处其中的人们的身心健康。”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的新闻官马科斯?保尔(Markus Bauer)向记者介绍说。火星与地球的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 亿公里。利用当前的火箭技术,往返地球和火星一趟至少需要18个月。“人类要达到火星,不得不在飞船里待上500 多天。”保尔这样向记者解释:这500 多天包括在火星表面停留的30天和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着陆到返回地球的近500 个日夜。而这105天则主要模拟了后面的四个飞行环节,“要测试飞行过程中所有设备和人员的进展情况,105天足够了。”保尔说,“火星500”项


最重要的是,该装置并没有模拟辐射、失重等太空环境,只是针对长时间在与外界隔绝条件下的情境来模拟,以此来配合研究目标。“我们想知道试验者在面临封闭环境产生的问题时怎样处理,食物或体育运动是否能维持健康”,保尔解释说,“总之,我们要找到最适合执行登陆火星计划的那种个性和性格。”欧航局和俄罗斯航天部门的专家会对志愿者在试验中的状态进行研究,以评估封闭环境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考察的范围包括荷尔蒙指数、免疫力、睡眠质量、情绪以及营养状况等。

参加“火星500”模拟舱计划的6名实验者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3 月31 日,欧洲宇航局启动了“火星500”计划的第一项议程:将6名试验人员送入一个特殊装置,开始为期105 天的模拟舱生活。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新闻官马科斯?保尔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人们长期处于封闭环境下的身心健康问题是我们此项研究的重点。”文 金慧喻“火星500”是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计划的一部分,和硬件上的设备研究不同,这项被称为“隔离式研究”的实验目标在于研究密闭环境中人们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变化。这是人类“进军”火星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此次105 天的模拟项目是“火星500”的前奏。它是由欧洲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Directorate ofHumanSpaceflight) 和俄罗斯生物医学研究院(the Russian Institute ofBiomedicalProblems ,以下简称IBMP)合资进行的。航天飞行中人员的生理和心理是前者的传统研究方向,此次选择与IBMP 合作,则是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该研究院就曾进行过隔离式研究,而两者在90 年代也数次就航天飞行中人类行为和生存环境的研究展开过深入合作。这项实验后,“火星500”的重头戏也将在今年12 月拉开帷幕。长达520天的试验将这105天内所获得的资料、数据和经验纳为己用,并在它的飞行过程研究基础上进行更为完整的模拟试验。“我们从之前的一系列研究中获知,封闭的环境会导致压力,而这种压力则会威胁到身处其中的人们的身心健康。”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的新闻官马科斯?保尔(Markus Bauer)向记者介绍说。火星与地球的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 亿公里。利用当前的火箭技术,往返地球和火星一趟至少需要18个月。“人类要达到火星,不得不在飞船里待上500 多天。”保尔这样向记者解释:这500 多天包括在火星表面停留的30天和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着陆到返回地球的近500 个日夜。而这105天则主要模拟了后面的四个飞行环节,“要测试飞行过程中所有设备和人员的进展情况,105天足够了。”保尔说,“火星500”项
到目前为止,这项火星模拟项目仍在顺利进行中,当被问及登陆火星的最大挑战时,保尔坦言这仍然是如何到达的难题,因为这中间要解决宇宙空间的辐射、生存、失重、营养和推进力的问题。他坚定:“火星500”的最终目标是到达火星,不过对于何时到达,仍然是未知数。而且目前也并未开展对模拟封闭舱以外空间的研究。

参加“火星500”模拟舱计划的6名实验者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3 月31 日,欧洲宇航局启动了“火星500”计划的第一项议程:将6名试验人员送入一个特殊装置,开始为期105 天的模拟舱生活。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新闻官马科斯?保尔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人们长期处于封闭环境下的身心健康问题是我们此项研究的重点。”文 金慧喻“火星500”是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计划的一部分,和硬件上的设备研究不同,这项被称为“隔离式研究”的实验目标在于研究密闭环境中人们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变化。这是人类“进军”火星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此次105 天的模拟项目是“火星500”的前奏。它是由欧洲航天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Directorate ofHumanSpaceflight) 和俄罗斯生物医学研究院(the Russian Institute ofBiomedicalProblems ,以下简称IBMP)合资进行的。航天飞行中人员的生理和心理是前者的传统研究方向,此次选择与IBMP 合作,则是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该研究院就曾进行过隔离式研究,而两者在90 年代也数次就航天飞行中人类行为和生存环境的研究展开过深入合作。这项实验后,“火星500”的重头戏也将在今年12 月拉开帷幕。长达520天的试验将这105天内所获得的资料、数据和经验纳为己用,并在它的飞行过程研究基础上进行更为完整的模拟试验。“我们从之前的一系列研究中获知,封闭的环境会导致压力,而这种压力则会威胁到身处其中的人们的身心健康。”欧航局人类航天飞行董事会的新闻官马科斯?保尔(Markus Bauer)向记者介绍说。火星与地球的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 亿公里。利用当前的火箭技术,往返地球和火星一趟至少需要18个月。“人类要达到火星,不得不在飞船里待上500 多天。”保尔这样向记者解释:这500 多天包括在火星表面停留的30天和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着陆到返回地球的近500 个日夜。而这105天则主要模拟了后面的四个飞行环节,“要测试飞行过程中所有设备和人员的进展情况,105天足够了。”保尔说,“火星500”项
飞往火星的模拟实验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