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张爱玲楼下家宴  

2009-04-08 14:02:05|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一百步,谁又会那么没教养,在朋友的家宴上说三道四?宴间,有人夸油焖笋够脆。主人讲,阿姨会挑食材是出了名的。故此,在你来之前也全不知道有些什么菜式。一句话,她只挑时下最新鲜的东西做给你吃。南乳肉是保留节目,几乎每席必出。关键在于小火熬的时间长,肉容易入口,却依旧有着嚼头,而肥肉的质感则好像苏州名菜樱桃肉的那层膘,丝毫没有肥腻留在嘴里,一口饭下去,留下的只有南乳味的幸福。家宴其实开得相当偶然,目前也只接受朋友预订。想要吃饭,请先与主人成为朋友。而张爱玲住过4 年的那间61室,目前已成为了造型工作室,陌生人平时是怎么都进不去的。有心人,可在饭后让家宴的主人带你上去一探究竟。透露秘密一则,他们是生意合伙人。

张爱玲楼下家宴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张爱玲楼下家宴

 

《小团圆》正当红,掀起民众对张爱玲私生活的再次人肉搜索。在她曾居住多年的常德公寓,门前有余秋雨题字的铜牌。不过,如今一楼那扇玻璃门前设了电子锁,想要入内探究有了难度,好在有人摆下家宴,你才能名正言顺,以一句舒坦的“我去二楼”,把门房阿姨放在身后。

退一百步,谁又会那么没教养,在朋友的家宴上说三道四?宴间,有人夸油焖笋够脆。主人讲,阿姨会挑食材是出了名的。故此,在你来之前也全不知道有些什么菜式。一句话,她只挑时下最新鲜的东西做给你吃。南乳肉是保留节目,几乎每席必出。关键在于小火熬的时间长,肉容易入口,却依旧有着嚼头,而肥肉的质感则好像苏州名菜樱桃肉的那层膘,丝毫没有肥腻留在嘴里,一口饭下去,留下的只有南乳味的幸福。家宴其实开得相当偶然,目前也只接受朋友预订。想要吃饭,请先与主人成为朋友。而张爱玲住过4 年的那间61室,目前已成为了造型工作室,陌生人平时是怎么都进不去的。有心人,可在饭后让家宴的主人带你上去一探究竟。透露秘密一则,他们是生意合伙人。

 

 

文/SJJ 摄影/Jimny

张爱玲楼下家宴《小团圆》正当红,掀起民众对张爱玲私生活的再次人肉搜索。在她曾居住多年的常德公寓,门前有余秋雨题字的铜牌。不过,如今一楼那扇玻璃门前设了电子锁,想要入内探究有了难度,好在有人摆下家宴,你才能名正言顺,以一句舒坦的“我去二楼”,把门房阿姨放在身后。文SJJ 摄影Jimny打车时对司机说去的是常德公寓,他便莫名兴奋起来:“张爱玲在那里住过的吧?”“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啊!”“嗯。”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答给他降温,同时心里暗自还是要说一声,果然上海还是记得她的。下车,常德公寓早已在年前被装饰一新。据说这外墙的颜色,与她中意的那款脂粉相似,而那些灯管,则把旧楼照出明暗渐变的层次感,若不是因为她,估计也只有在外滩一带才会见得到这样的风光。来不及顾及楼下新开的咖啡店,我便准备入门。电子锁是冷的,把探头张脑的人都挡在外头。不知是否因为早先一秒有哪位先生刚入了门,随手一推,电子锁竟然没扣上。半秒种的窃喜被门房阿姨一句“是去二楼的吧”打断“。是的。”两字出口,又好奇地猜想她定是阅人无数了。等电梯的时候试想,客人最好还是要衣冠楚楚地来,否则连门房都要给你点眼色看,这大概就是上海的人情世故吧。电梯出奇的慢,从五楼下来的间隙,足以使你抬头去看那已经无用却独具装饰效果的老式电梯指示。它,像半个钟面,你也就随之停在那个女人

 

 

打车时对司机说去的是常德公寓,他便莫名兴奋起来:“张爱玲在那里住过的吧?”“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啊!”“嗯。”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答给他降温,同时心里暗自还是要说一声,果然上海还是记得她的。

退一百步,谁又会那么没教养,在朋友的家宴上说三道四?宴间,有人夸油焖笋够脆。主人讲,阿姨会挑食材是出了名的。故此,在你来之前也全不知道有些什么菜式。一句话,她只挑时下最新鲜的东西做给你吃。南乳肉是保留节目,几乎每席必出。关键在于小火熬的时间长,肉容易入口,却依旧有着嚼头,而肥肉的质感则好像苏州名菜樱桃肉的那层膘,丝毫没有肥腻留在嘴里,一口饭下去,留下的只有南乳味的幸福。家宴其实开得相当偶然,目前也只接受朋友预订。想要吃饭,请先与主人成为朋友。而张爱玲住过4 年的那间61室,目前已成为了造型工作室,陌生人平时是怎么都进不去的。有心人,可在饭后让家宴的主人带你上去一探究竟。透露秘密一则,他们是生意合伙人。


下车,常德公寓早已在年前被装饰一新。据说这外墙的颜色,与她中意的那款脂粉相似,而那些灯管,则把旧楼照出明暗渐变的层次感,若不是因为她,估计也只有在外滩一带才会见得到这样的风光。来不及顾及楼下新开的咖啡店,我便准备入门。电子锁是冷的,把探头张脑的人都挡在外头。不知是否因为早先一秒有哪位先生刚入了门,随手一推,电子锁竟然没扣上。半秒种的窃喜被门房阿姨一句“是去二楼的吧”打断“。是的。”两字出口,又好奇地猜想她定是阅人无数了。等电梯的时候试想,客人最好还是要衣冠楚楚地来,否则连门房都要给你点眼色看,这大概就是上海的人情世故吧。电梯出奇的慢,从五楼下来的间隙,足以使你抬头去看那已经无用却独具装饰效果的老式电梯指示。它,像半个钟面,你也就随之停在那个女人穿旗袍的年代。终于,电梯门开了。小,很小!传闻至多可容7人,我则不相信。一桌饭的客人若同时来,估计也要分两批的吧。要是夏天,在洋行上班的男人,可以闻到隔壁旗袍女身上白兰花与花露水交融的香气。

张爱玲楼下家宴《小团圆》正当红,掀起民众对张爱玲私生活的再次人肉搜索。在她曾居住多年的常德公寓,门前有余秋雨题字的铜牌。不过,如今一楼那扇玻璃门前设了电子锁,想要入内探究有了难度,好在有人摆下家宴,你才能名正言顺,以一句舒坦的“我去二楼”,把门房阿姨放在身后。文SJJ 摄影Jimny打车时对司机说去的是常德公寓,他便莫名兴奋起来:“张爱玲在那里住过的吧?”“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啊!”“嗯。”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答给他降温,同时心里暗自还是要说一声,果然上海还是记得她的。下车,常德公寓早已在年前被装饰一新。据说这外墙的颜色,与她中意的那款脂粉相似,而那些灯管,则把旧楼照出明暗渐变的层次感,若不是因为她,估计也只有在外滩一带才会见得到这样的风光。来不及顾及楼下新开的咖啡店,我便准备入门。电子锁是冷的,把探头张脑的人都挡在外头。不知是否因为早先一秒有哪位先生刚入了门,随手一推,电子锁竟然没扣上。半秒种的窃喜被门房阿姨一句“是去二楼的吧”打断“。是的。”两字出口,又好奇地猜想她定是阅人无数了。等电梯的时候试想,客人最好还是要衣冠楚楚地来,否则连门房都要给你点眼色看,这大概就是上海的人情世故吧。电梯出奇的慢,从五楼下来的间隙,足以使你抬头去看那已经无用却独具装饰效果的老式电梯指示。它,像半个钟面,你也就随之停在那个女人
在2 楼12室门前,懒得按门铃。直接叩门,五好家庭的牌子依稀可见。听到一声“请进”,便推门而入了。眼前由白色蜡烛、西洋家具以及老式棕色皮沙发等细节组成的,不能说完全就是老上海的家,个人感觉更像一个被外国人租下并翻新的老公寓。空气里是有后殖民味道的,包括音乐以及墙上的香烟牌广告与法国艺术家的作品“我爱上海”,新上海人,用自己的方式构建他的上海。圆台面上的那些瓷画看起来颇有生活气息,主人坚持不让我帮着摆盘,理由是“你不知道怎么摆的”。好吧,去厨房看看。炉灶上,上海味,由一位来沪20多年的安徽阿姨操持,一看便知手脚利落,东家调教得体。


回到客厅,在开饭前打开靠阳台的白色铁门,眼前就是常德路。从二楼望出去,没到时节的银杏叶虽不是明黄,也有早春的得意。路人在脚下来往,不知当初她是否也从此得到灵感?入席,我爱翠绿的餐具,以及纸巾上的粉芍药。菜的味道如何?“无须多讲”这四字来形容最妥帖不过。这味是好的,像妈妈的手艺,或又勾起你去同学家温习功课后被他家人留下吃饭的片断。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以至于你都不会去追究她酱油是否放多了,或冷菜分量太多太少之类的细节。退一百步,谁又会那么没教养,在朋友的家宴上说三道四?宴间,有人夸油焖笋够脆。主人讲,阿姨会挑食材是出了名的。故此,在你来之前也全不知道有些什么菜式。一句话,她只挑时下最新鲜的东西做给你吃。南乳肉是保留节目,几乎每席必出。关键在于小火熬的时间长,肉容易入口,却依旧有着嚼头,而肥肉的质感则好像苏州名菜樱桃肉的那层膘,丝毫没有肥腻留在嘴里,一口饭下去,留下的只有南乳味的幸福。

张爱玲楼下家宴《小团圆》正当红,掀起民众对张爱玲私生活的再次人肉搜索。在她曾居住多年的常德公寓,门前有余秋雨题字的铜牌。不过,如今一楼那扇玻璃门前设了电子锁,想要入内探究有了难度,好在有人摆下家宴,你才能名正言顺,以一句舒坦的“我去二楼”,把门房阿姨放在身后。文SJJ 摄影Jimny打车时对司机说去的是常德公寓,他便莫名兴奋起来:“张爱玲在那里住过的吧?”“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啊!”“嗯。”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答给他降温,同时心里暗自还是要说一声,果然上海还是记得她的。下车,常德公寓早已在年前被装饰一新。据说这外墙的颜色,与她中意的那款脂粉相似,而那些灯管,则把旧楼照出明暗渐变的层次感,若不是因为她,估计也只有在外滩一带才会见得到这样的风光。来不及顾及楼下新开的咖啡店,我便准备入门。电子锁是冷的,把探头张脑的人都挡在外头。不知是否因为早先一秒有哪位先生刚入了门,随手一推,电子锁竟然没扣上。半秒种的窃喜被门房阿姨一句“是去二楼的吧”打断“。是的。”两字出口,又好奇地猜想她定是阅人无数了。等电梯的时候试想,客人最好还是要衣冠楚楚地来,否则连门房都要给你点眼色看,这大概就是上海的人情世故吧。电梯出奇的慢,从五楼下来的间隙,足以使你抬头去看那已经无用却独具装饰效果的老式电梯指示。它,像半个钟面,你也就随之停在那个女人


家宴其实开得相当偶然,目前也只接受朋友预订。想要吃饭,请先与主人成为朋友。而张爱玲住过4 年的那间61室,目前已成为了造型工作室,陌生人平时是怎么都进不去的。有心人,可在饭后让家宴的主人带你上去一探究竟。透露秘密一则,他们是生意合伙人。

穿旗袍的年代。终于,电梯门开了。小,很小!传闻至多可容7人,我则不相信。一桌饭的客人若同时来,估计也要分两批的吧。要是夏天,在洋行上班的男人,可以闻到隔壁旗袍女身上白兰花与花露水交融的香气。在2 楼12室门前,懒得按门铃。直接叩门,五好家庭的牌子依稀可见。听到一声“请进”,便推门而入了。眼前由白色蜡烛、西洋家具以及老式棕色皮沙发等细节组成的,不能说完全就是老上海的家,个人感觉更像一个被外国人租下并翻新的老公寓。空气里是有后殖民味道的,包括音乐以及墙上的香烟牌广告与法国艺术家的作品“我爱上海”,新上海人,用自己的方式构建他的上海。圆台面上的那些瓷画看起来颇有生活气息,主人坚持不让我帮着摆盘,理由是“你不知道怎么摆的”。好吧,去厨房看看。炉灶上,上海味,由一位来沪20多年的安徽阿姨操持,一看便知手脚利落,东家调教得体。回到客厅,在开饭前打开靠阳台的白色铁门,眼前就是常德路。从二楼望出去,没到时节的银杏叶虽不是明黄,也有早春的得意。路人在脚下来往,不知当初她是否也从此得到灵感?入席,我爱翠绿的餐具,以及纸巾上的粉芍药。菜的味道如何?“无须多讲”这四字来形容最妥帖不过。这味是好的,像妈妈的手艺,或又勾起你去同学家温习功课后被他家人留下吃饭的片断。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以至于你都不会去追究她酱油是否放多了,或冷菜分量太多太少之类的细节。
穿旗袍的年代。终于,电梯门开了。小,很小!传闻至多可容7人,我则不相信。一桌饭的客人若同时来,估计也要分两批的吧。要是夏天,在洋行上班的男人,可以闻到隔壁旗袍女身上白兰花与花露水交融的香气。在2 楼12室门前,懒得按门铃。直接叩门,五好家庭的牌子依稀可见。听到一声“请进”,便推门而入了。眼前由白色蜡烛、西洋家具以及老式棕色皮沙发等细节组成的,不能说完全就是老上海的家,个人感觉更像一个被外国人租下并翻新的老公寓。空气里是有后殖民味道的,包括音乐以及墙上的香烟牌广告与法国艺术家的作品“我爱上海”,新上海人,用自己的方式构建他的上海。圆台面上的那些瓷画看起来颇有生活气息,主人坚持不让我帮着摆盘,理由是“你不知道怎么摆的”。好吧,去厨房看看。炉灶上,上海味,由一位来沪20多年的安徽阿姨操持,一看便知手脚利落,东家调教得体。回到客厅,在开饭前打开靠阳台的白色铁门,眼前就是常德路。从二楼望出去,没到时节的银杏叶虽不是明黄,也有早春的得意。路人在脚下来往,不知当初她是否也从此得到灵感?入席,我爱翠绿的餐具,以及纸巾上的粉芍药。菜的味道如何?“无须多讲”这四字来形容最妥帖不过。这味是好的,像妈妈的手艺,或又勾起你去同学家温习功课后被他家人留下吃饭的片断。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以至于你都不会去追究她酱油是否放多了,或冷菜分量太多太少之类的细节。张爱玲楼下家宴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