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  

2009-04-08 13:51:31|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兵伊拉克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兵伊拉克这位希腊船王的儿子在美国外交、情报界任职近半个世纪。伊战打响时,他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战后他成为首任驻伊大使,随后出任第一任国家情报局局长,直到被赖斯聘为副国务卿。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弟弟:MIT教授尼古拉.“尼葛洛庞蒂”。文 莫书莹 顾乡 图 唐晓毅“大使先生”,这是约翰.内格罗蓬特这辈子最熟悉的别人对自己称呼方式。这位职业外交官在小布什任内备受重用,先后担任多个重要岗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首任国家情报局局长、战后首任驻伊拉克大使。今年1月,他刚刚卸去最后一个官职—常务副国务卿,即赖斯的副手,国务院第二号人物。“过去半个世纪中,我几乎都在从事与外交有关的事业。现在我虽然已经离开政府,但从某种角度说,我感觉自己依然在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出力。”近日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这样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的身世颇值得一提。1939 年7月生于伦敦的他家境优裕,父亲是希腊船王。他家几个兄弟都成就斐然:搞电影的弟弟米切尔曾获艾美奖;另一弟弟乔治是著名画家。还有一个弟弟尼古拉在中国出名比他更早,只不过姓氏被译成“尼葛洛庞帝”—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以及“一个孩子一台PC”(OLPC)项目的创始人,《数字化生存》的作者,搜狐CEO张朝阳的老师。约翰.内格罗蓬特一家1950 年代迁居美国。他就读于两所贵族学院:纽约市艾伦- 史蒂文森学校;新罕布什尔的菲利普.艾斯特预校。1956 年,内格罗蓬特考进耶鲁大学,成为优秀生组织“Psi Upsilon兄弟会”的一员。在那里他结识了许多日后的名人,包括老布什总统的弟弟威廉.布什,以及后来自己手下的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PorterGoss)。1960年从耶鲁毕业后,内格罗蓬特进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对外交更感兴趣。于是在哈佛法学院只待了不到一个学期,他就辍学进入外交界,先后担任美国驻亚、欧和拉美外交官,也曾在国务院和白宫任职。1981 年,内格罗蓬特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驻洪都拉斯大使。《纽约时报》曾评价说,“作为一名坚强冷静的战士,他很好地贯彻了里根总统对洪都拉斯的战略思想。”此后,内格罗蓬特又出任驻菲律宾、墨西哥、伊拉克大使。2005 年,他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国家情报局局长。这次到上海,他的身份是麦克拉提咨询公司(McLartyAssociates)副董事长。该公司由克林顿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托马斯.麦克拉提于1998 年创立。辞官经商的内格罗蓬特十分敬业。据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卸任副国务卿的第二天,就到公司正式上班。采访开始前,他坚持用一些时间介绍公司业务。摄影师拍照期间,他又不忘叮咛身边的工作人员,“再多介绍一点公司情况”。B=《 外滩画报》N= 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请我回去当大使的是鲍威尔”B:这已经是你今年第二次来中国。1月份你以副国务卿的身份访华,这次是民间人士。感觉上有什么不同?N:我第一次以美国政府官员身份访华, 是1972年随同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一起来的。从那之后,中美关系一直是美国外交战略中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我也以美国官员的身份多次来访。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来。今年1月,我最后一次作为副国务卿来中国,因为国务卿赖斯有其他紧急事务要处理无法过来(赖斯原定到中国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后因以巴加沙战事无法成行—编注)。她要求我作为她的代表,为保持美中良好关系尽力。这次来的心情是有一点微妙变化: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身份,为的纯粹是生意上的事。但无论以什么身份来中国,我都坚信自己做的都是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我现在所在的咨询公司,主要为打算进行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提供咨询。我们认为亚洲市场、尤其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今后你们会经常看到我来在这里。B:1997 年你一度退出政坛经商,成为麦格罗-希尔出版公司副总裁。2001你重出江湖,被布什总统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将来你会不会重回政府工作?N:我认为自己不会再回政府部门工作。作为职业外交官,你可以说我从2009 年1月就正式退休了。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44年,我的第一份政府工作可以追溯到1960 年10月,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岁月,将近半个世纪了。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开始个

 

 

这位希腊船王的儿子在美国外交、情报界任职近半个世纪。伊战打响时,他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战后他成为首任驻伊大使,随后出任第一任国家情报局局长,直到被赖斯聘为副国务卿。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弟弟:MIT教授尼古拉.“尼葛洛庞蒂”。

 

 

文/ 莫书莹 顾乡 图/ 唐晓毅

 

 

“大使先生”,这是约翰.内格罗蓬特这辈子最熟悉的别人对自己称呼方式。


这位职业外交官在小布什任内备受重用,先后担任多个重要岗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首任国家情报局局长、战后首任驻伊拉克大使。今年1月,他刚刚卸去最后一个官职—常务副国务卿,即赖斯的副手,国务院第二号人物。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过去半个世纪中,我几乎都在从事与外交有关的事业。现在我虽然已经离开政府,但从某种角度说,我感觉自己依然在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出力。”近日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这样告诉记者。


内格罗蓬特的身世颇值得一提。


1939 年7月生于伦敦的他家境优裕,父亲是希腊船王。他家几个兄弟都成就斐然:搞电影的弟弟米切尔曾获艾美奖;另一弟弟乔治是著名画家。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还有一个弟弟尼古拉在中国出名比他更早,只不过姓氏被译成“尼葛洛庞帝”—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以及“一个孩子一台PC”(OLPC)项目的创始人,《数字化生存》的作者,搜狐CEO张朝阳的老师。


约翰.内格罗蓬特一家1950 年代迁居美国。他就读于两所贵族学院:纽约市艾伦- 史蒂文森学校;新罕布什尔的菲利普.艾斯特预校。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兵伊拉克这位希腊船王的儿子在美国外交、情报界任职近半个世纪。伊战打响时,他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战后他成为首任驻伊大使,随后出任第一任国家情报局局长,直到被赖斯聘为副国务卿。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弟弟:MIT教授尼古拉.“尼葛洛庞蒂”。文 莫书莹 顾乡 图 唐晓毅“大使先生”,这是约翰.内格罗蓬特这辈子最熟悉的别人对自己称呼方式。这位职业外交官在小布什任内备受重用,先后担任多个重要岗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首任国家情报局局长、战后首任驻伊拉克大使。今年1月,他刚刚卸去最后一个官职—常务副国务卿,即赖斯的副手,国务院第二号人物。“过去半个世纪中,我几乎都在从事与外交有关的事业。现在我虽然已经离开政府,但从某种角度说,我感觉自己依然在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出力。”近日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这样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的身世颇值得一提。1939 年7月生于伦敦的他家境优裕,父亲是希腊船王。他家几个兄弟都成就斐然:搞电影的弟弟米切尔曾获艾美奖;另一弟弟乔治是著名画家。还有一个弟弟尼古拉在中国出名比他更早,只不过姓氏被译成“尼葛洛庞帝”—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以及“一个孩子一台PC”(OLPC)项目的创始人,《数字化生存》的作者,搜狐CEO张朝阳的老师。约翰.内格罗蓬特一家1950 年代迁居美国。他就读于两所贵族学院:纽约市艾伦- 史蒂文森学校;新罕布什尔的菲利普.艾斯特预校。1956 年,内格罗蓬特考进耶鲁大学,成为优秀生组织“Psi Upsilon兄弟会”的一员。在那里他结识了许多日后的名人,包括老布什总统的弟弟威廉.布什,以及后来自己手下的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PorterGoss)。1960年从耶鲁毕业后,内格罗蓬特进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对外交更感兴趣。于是在哈佛法学院只待了不到一个学期,他就辍学进入外交界,先后担任美国驻亚、欧和拉美外交官,也曾在国务院和白宫任职。1981 年,内格罗蓬特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驻洪都拉斯大使。《纽约时报》曾评价说,“作为一名坚强冷静的战士,他很好地贯彻了里根总统对洪都拉斯的战略思想。”此后,内格罗蓬特又出任驻菲律宾、墨西哥、伊拉克大使。2005 年,他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国家情报局局长。这次到上海,他的身份是麦克拉提咨询公司(McLartyAssociates)副董事长。该公司由克林顿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托马斯.麦克拉提于1998 年创立。辞官经商的内格罗蓬特十分敬业。据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卸任副国务卿的第二天,就到公司正式上班。采访开始前,他坚持用一些时间介绍公司业务。摄影师拍照期间,他又不忘叮咛身边的工作人员,“再多介绍一点公司情况”。B=《 外滩画报》N= 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请我回去当大使的是鲍威尔”B:这已经是你今年第二次来中国。1月份你以副国务卿的身份访华,这次是民间人士。感觉上有什么不同?N:我第一次以美国政府官员身份访华, 是1972年随同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一起来的。从那之后,中美关系一直是美国外交战略中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我也以美国官员的身份多次来访。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来。今年1月,我最后一次作为副国务卿来中国,因为国务卿赖斯有其他紧急事务要处理无法过来(赖斯原定到中国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后因以巴加沙战事无法成行—编注)。她要求我作为她的代表,为保持美中良好关系尽力。这次来的心情是有一点微妙变化: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身份,为的纯粹是生意上的事。但无论以什么身份来中国,我都坚信自己做的都是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我现在所在的咨询公司,主要为打算进行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提供咨询。我们认为亚洲市场、尤其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今后你们会经常看到我来在这里。B:1997 年你一度退出政坛经商,成为麦格罗-希尔出版公司副总裁。2001你重出江湖,被布什总统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将来你会不会重回政府工作?N:我认为自己不会再回政府部门工作。作为职业外交官,你可以说我从2009 年1月就正式退休了。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44年,我的第一份政府工作可以追溯到1960 年10月,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岁月,将近半个世纪了。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开始个


1956 年,内格罗蓬特考进耶鲁大学,成为优秀生组织“Psi Upsilon兄弟会”的一员。在那里他结识了许多日后的名人,包括老布什总统的弟弟威廉.布什,以及后来自己手下的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PorterGoss)。


1960年从耶鲁毕业后,内格罗蓬特进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对外交更感兴趣。于是在哈佛法学院只待了不到一个学期,他就辍学进入外交界,先后担任美国驻亚、欧和拉美外交官,也曾在国务院和白宫任职。


1981 年,内格罗蓬特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驻洪都拉斯大使。《纽约时报》曾评价说,“作为一名坚强冷静的战士,他很好地贯彻了里根总统对洪都拉斯的战略思想。”


此后,内格罗蓬特又出任驻菲律宾、墨西哥、伊拉克大使。2005 年,他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国家情报局局长。


这次到上海,他的身份是麦克拉提咨询公司(McLartyAssociates)副董事长。该公司由克林顿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托马斯.麦克拉提于1998 年创立。


辞官经商的内格罗蓬特十分敬业。据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卸任副国务卿的第二天,就到公司正式上班。采访开始前,他坚持用一些时间介绍公司业务。摄影师拍照期间,他又不忘叮咛身边的工作人员,“再多介绍一点公司情况”。

 

 

B=《 外滩画报》N= 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

 

 

“请我回去当大使的是鲍威尔”

 

 

B:这已经是你今年第二次来中国。1月份你以副国务卿的身份访华,这次是民间人士。感觉上有什么不同?


N:我第一次以美国政府官员身份访华, 是1972年随同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一起来的。从那之后,中美关系一直是美国外交战略中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我也以美国官员的身份多次来访。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来。今年1月,我最后一次作为副国务卿来中国,因为国务卿赖斯有其他紧急事务要处理无法过来(赖斯原定到中国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后因以巴加沙战事无法成行—编注)。她要求我作为她的代表,为保持美中良好关系尽力。这次来的心情是有一点微妙变化: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身份,为的纯粹是生意上的事。但无论以什么身份来中国,我都坚信自己做的都是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我现在所在的咨询公司,主要为打算进行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提供咨询。我们认为亚洲市场、尤其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今后你们会经常看到我来在这里。


B:1997 年你一度退出政坛经商,成为麦格罗-希尔出版公司副总裁。2001你重出江湖,被布什总统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将来你会不会重回政府工作?


N:我认为自己不会再回政府部门工作。作为职业外交官,你可以说我从2009 年1月就正式退休了。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44年,我的第一份政府工作可以追溯到1960 年10月,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岁月,将近半个世纪了。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开始个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

在已经有能力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2004 年6月我去那里时,他们根本没有军队,只有很少警察。很明显,他们没有能力来保护本国安全。但今天很不一样了,他们有几十万人的军队和警察。当然,我还是认为,帮助他们继续重建家园非常重要,希望新总统能继续这方面的工作。B:奥巴马将注意力转向阿富汗。你如何看他的阿富汗策略?N:阿富汗问题至今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仍存在很大挑战。在帮助他们建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能力上,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这位新总统。今年1月20日他才上任,但在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任命了中东、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特使。我觉得他做得非常好,行动非常迅速。B:在处理中东问题上,他和布什风格有何不同?N:他们的实质其实是一致的,中东形势并没有改变。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奥巴马很早就确定了中东特使人选,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选择。B:赖斯是如何选中你当副国务卿的?N:这个职位最终由总统决定由谁担任。当然赖斯女士也曾打电话给我,我们谈了很多。她请我接受这项任务。我告诉她,我会按总统的要求来决定。B:作为国务卿,你觉得赖斯和希拉里风格有何不同?N:每个国务卿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我没有和希拉里共事过,但我觉得她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她聪明,很有魄力,而且有牢固的政治工作基础。事实上,我很高兴她把亚洲作为她外交旅程的第一站。B:你怎么看待不久前“无暇号”事件—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冲突?N:我不认为,此类事件可以称作为冲突。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中美目前关系良好,我们必须用长远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关系。我认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双边关系,会比中美之间的关系更重要。中国和美国在本世纪应该相互合作,我们必须小心处理好这个问题。在安全、经济、金融问题上,我们更应该携手合作,这就是我的观点。在某些方面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以便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空间。从本次南中国海事件我们可以学到的一点是:两国需要有更经常、更深入、级别更高的对话。奥巴马总统在和杨洁篪先生会面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B:据报“无暇号”是在搜集中国潜艇的情报?N:我不清楚,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但我很明确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行动,两国在世界上还有更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合作。B:奥巴马至今仍未决定驻华大使人选。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呢?N: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一直都选择了很有才干的人,来担任驻华大使这个重要职务。我记得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我曾对过渡团队说过,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是最重要的大使人选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会选出很有能力的人来担任。


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

在已经有能力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2004 年6月我去那里时,他们根本没有军队,只有很少警察。很明显,他们没有能力来保护本国安全。但今天很不一样了,他们有几十万人的军队和警察。当然,我还是认为,帮助他们继续重建家园非常重要,希望新总统能继续这方面的工作。B:奥巴马将注意力转向阿富汗。你如何看他的阿富汗策略?N:阿富汗问题至今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仍存在很大挑战。在帮助他们建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能力上,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这位新总统。今年1月20日他才上任,但在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任命了中东、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特使。我觉得他做得非常好,行动非常迅速。B:在处理中东问题上,他和布什风格有何不同?N:他们的实质其实是一致的,中东形势并没有改变。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奥巴马很早就确定了中东特使人选,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选择。B:赖斯是如何选中你当副国务卿的?N:这个职位最终由总统决定由谁担任。当然赖斯女士也曾打电话给我,我们谈了很多。她请我接受这项任务。我告诉她,我会按总统的要求来决定。B:作为国务卿,你觉得赖斯和希拉里风格有何不同?N:每个国务卿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我没有和希拉里共事过,但我觉得她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她聪明,很有魄力,而且有牢固的政治工作基础。事实上,我很高兴她把亚洲作为她外交旅程的第一站。B:你怎么看待不久前“无暇号”事件—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冲突?N:我不认为,此类事件可以称作为冲突。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中美目前关系良好,我们必须用长远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关系。我认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双边关系,会比中美之间的关系更重要。中国和美国在本世纪应该相互合作,我们必须小心处理好这个问题。在安全、经济、金融问题上,我们更应该携手合作,这就是我的观点。在某些方面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以便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空间。从本次南中国海事件我们可以学到的一点是:两国需要有更经常、更深入、级别更高的对话。奥巴马总统在和杨洁篪先生会面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B:据报“无暇号”是在搜集中国潜艇的情报?N:我不清楚,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但我很明确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行动,两国在世界上还有更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合作。B:奥巴马至今仍未决定驻华大使人选。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呢?N: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一直都选择了很有才干的人,来担任驻华大使这个重要职务。我记得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我曾对过渡团队说过,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是最重要的大使人选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会选出很有能力的人来担任。
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


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


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


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

 

 

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兵伊拉克这位希腊船王的儿子在美国外交、情报界任职近半个世纪。伊战打响时,他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战后他成为首任驻伊大使,随后出任第一任国家情报局局长,直到被赖斯聘为副国务卿。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弟弟:MIT教授尼古拉.“尼葛洛庞蒂”。文 莫书莹 顾乡 图 唐晓毅“大使先生”,这是约翰.内格罗蓬特这辈子最熟悉的别人对自己称呼方式。这位职业外交官在小布什任内备受重用,先后担任多个重要岗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首任国家情报局局长、战后首任驻伊拉克大使。今年1月,他刚刚卸去最后一个官职—常务副国务卿,即赖斯的副手,国务院第二号人物。“过去半个世纪中,我几乎都在从事与外交有关的事业。现在我虽然已经离开政府,但从某种角度说,我感觉自己依然在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出力。”近日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这样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的身世颇值得一提。1939 年7月生于伦敦的他家境优裕,父亲是希腊船王。他家几个兄弟都成就斐然:搞电影的弟弟米切尔曾获艾美奖;另一弟弟乔治是著名画家。还有一个弟弟尼古拉在中国出名比他更早,只不过姓氏被译成“尼葛洛庞帝”—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以及“一个孩子一台PC”(OLPC)项目的创始人,《数字化生存》的作者,搜狐CEO张朝阳的老师。约翰.内格罗蓬特一家1950 年代迁居美国。他就读于两所贵族学院:纽约市艾伦- 史蒂文森学校;新罕布什尔的菲利普.艾斯特预校。1956 年,内格罗蓬特考进耶鲁大学,成为优秀生组织“Psi Upsilon兄弟会”的一员。在那里他结识了许多日后的名人,包括老布什总统的弟弟威廉.布什,以及后来自己手下的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PorterGoss)。1960年从耶鲁毕业后,内格罗蓬特进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对外交更感兴趣。于是在哈佛法学院只待了不到一个学期,他就辍学进入外交界,先后担任美国驻亚、欧和拉美外交官,也曾在国务院和白宫任职。1981 年,内格罗蓬特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驻洪都拉斯大使。《纽约时报》曾评价说,“作为一名坚强冷静的战士,他很好地贯彻了里根总统对洪都拉斯的战略思想。”此后,内格罗蓬特又出任驻菲律宾、墨西哥、伊拉克大使。2005 年,他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国家情报局局长。这次到上海,他的身份是麦克拉提咨询公司(McLartyAssociates)副董事长。该公司由克林顿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托马斯.麦克拉提于1998 年创立。辞官经商的内格罗蓬特十分敬业。据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卸任副国务卿的第二天,就到公司正式上班。采访开始前,他坚持用一些时间介绍公司业务。摄影师拍照期间,他又不忘叮咛身边的工作人员,“再多介绍一点公司情况”。B=《 外滩画报》N= 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请我回去当大使的是鲍威尔”B:这已经是你今年第二次来中国。1月份你以副国务卿的身份访华,这次是民间人士。感觉上有什么不同?N:我第一次以美国政府官员身份访华, 是1972年随同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一起来的。从那之后,中美关系一直是美国外交战略中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我也以美国官员的身份多次来访。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来。今年1月,我最后一次作为副国务卿来中国,因为国务卿赖斯有其他紧急事务要处理无法过来(赖斯原定到中国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后因以巴加沙战事无法成行—编注)。她要求我作为她的代表,为保持美中良好关系尽力。这次来的心情是有一点微妙变化: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身份,为的纯粹是生意上的事。但无论以什么身份来中国,我都坚信自己做的都是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我现在所在的咨询公司,主要为打算进行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提供咨询。我们认为亚洲市场、尤其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今后你们会经常看到我来在这里。B:1997 年你一度退出政坛经商,成为麦格罗-希尔出版公司副总裁。2001你重出江湖,被布什总统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将来你会不会重回政府工作?N:我认为自己不会再回政府部门工作。作为职业外交官,你可以说我从2009 年1月就正式退休了。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44年,我的第一份政府工作可以追溯到1960 年10月,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岁月,将近半个世纪了。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开始个


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


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


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


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


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


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


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


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


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在已经有能力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2004 年6月我去那里时,他们根本没有军队,只有很少警察。很明显,他们没有能力来保护本国安全。但今天很不一样了,他们有几十万人的军队和警察。当然,我还是认为,帮助他们继续重建家园非常重要,希望新总统能继续这方面的工作。B:奥巴马将注意力转向阿富汗。你如何看他的阿富汗策略?N:阿富汗问题至今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仍存在很大挑战。在帮助他们建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能力上,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这位新总统。今年1月20日他才上任,但在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任命了中东、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特使。我觉得他做得非常好,行动非常迅速。B:在处理中东问题上,他和布什风格有何不同?N:他们的实质其实是一致的,中东形势并没有改变。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奥巴马很早就确定了中东特使人选,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选择。B:赖斯是如何选中你当副国务卿的?N:这个职位最终由总统决定由谁担任。当然赖斯女士也曾打电话给我,我们谈了很多。她请我接受这项任务。我告诉她,我会按总统的要求来决定。B:作为国务卿,你觉得赖斯和希拉里风格有何不同?N:每个国务卿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我没有和希拉里共事过,但我觉得她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她聪明,很有魄力,而且有牢固的政治工作基础。事实上,我很高兴她把亚洲作为她外交旅程的第一站。B:你怎么看待不久前“无暇号”事件—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冲突?N:我不认为,此类事件可以称作为冲突。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中美目前关系良好,我们必须用长远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关系。我认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双边关系,会比中美之间的关系更重要。中国和美国在本世纪应该相互合作,我们必须小心处理好这个问题。在安全、经济、金融问题上,我们更应该携手合作,这就是我的观点。在某些方面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以便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空间。从本次南中国海事件我们可以学到的一点是:两国需要有更经常、更深入、级别更高的对话。奥巴马总统在和杨洁篪先生会面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B:据报“无暇号”是在搜集中国潜艇的情报?N:我不清楚,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但我很明确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行动,两国在世界上还有更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合作。B:奥巴马至今仍未决定驻华大使人选。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呢?N: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一直都选择了很有才干的人,来担任驻华大使这个重要职务。我记得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我曾对过渡团队说过,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是最重要的大使人选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会选出很有能力的人来担任。
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

 

 

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兵伊拉克这位希腊船王的儿子在美国外交、情报界任职近半个世纪。伊战打响时,他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战后他成为首任驻伊大使,随后出任第一任国家情报局局长,直到被赖斯聘为副国务卿。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弟弟:MIT教授尼古拉.“尼葛洛庞蒂”。文 莫书莹 顾乡 图 唐晓毅“大使先生”,这是约翰.内格罗蓬特这辈子最熟悉的别人对自己称呼方式。这位职业外交官在小布什任内备受重用,先后担任多个重要岗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首任国家情报局局长、战后首任驻伊拉克大使。今年1月,他刚刚卸去最后一个官职—常务副国务卿,即赖斯的副手,国务院第二号人物。“过去半个世纪中,我几乎都在从事与外交有关的事业。现在我虽然已经离开政府,但从某种角度说,我感觉自己依然在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出力。”近日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这样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的身世颇值得一提。1939 年7月生于伦敦的他家境优裕,父亲是希腊船王。他家几个兄弟都成就斐然:搞电影的弟弟米切尔曾获艾美奖;另一弟弟乔治是著名画家。还有一个弟弟尼古拉在中国出名比他更早,只不过姓氏被译成“尼葛洛庞帝”—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以及“一个孩子一台PC”(OLPC)项目的创始人,《数字化生存》的作者,搜狐CEO张朝阳的老师。约翰.内格罗蓬特一家1950 年代迁居美国。他就读于两所贵族学院:纽约市艾伦- 史蒂文森学校;新罕布什尔的菲利普.艾斯特预校。1956 年,内格罗蓬特考进耶鲁大学,成为优秀生组织“Psi Upsilon兄弟会”的一员。在那里他结识了许多日后的名人,包括老布什总统的弟弟威廉.布什,以及后来自己手下的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PorterGoss)。1960年从耶鲁毕业后,内格罗蓬特进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对外交更感兴趣。于是在哈佛法学院只待了不到一个学期,他就辍学进入外交界,先后担任美国驻亚、欧和拉美外交官,也曾在国务院和白宫任职。1981 年,内格罗蓬特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驻洪都拉斯大使。《纽约时报》曾评价说,“作为一名坚强冷静的战士,他很好地贯彻了里根总统对洪都拉斯的战略思想。”此后,内格罗蓬特又出任驻菲律宾、墨西哥、伊拉克大使。2005 年,他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国家情报局局长。这次到上海,他的身份是麦克拉提咨询公司(McLartyAssociates)副董事长。该公司由克林顿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托马斯.麦克拉提于1998 年创立。辞官经商的内格罗蓬特十分敬业。据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内格罗蓬特卸任副国务卿的第二天,就到公司正式上班。采访开始前,他坚持用一些时间介绍公司业务。摄影师拍照期间,他又不忘叮咛身边的工作人员,“再多介绍一点公司情况”。B=《 外滩画报》N= 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请我回去当大使的是鲍威尔”B:这已经是你今年第二次来中国。1月份你以副国务卿的身份访华,这次是民间人士。感觉上有什么不同?N:我第一次以美国政府官员身份访华, 是1972年随同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一起来的。从那之后,中美关系一直是美国外交战略中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我也以美国官员的身份多次来访。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来。今年1月,我最后一次作为副国务卿来中国,因为国务卿赖斯有其他紧急事务要处理无法过来(赖斯原定到中国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后因以巴加沙战事无法成行—编注)。她要求我作为她的代表,为保持美中良好关系尽力。这次来的心情是有一点微妙变化: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身份,为的纯粹是生意上的事。但无论以什么身份来中国,我都坚信自己做的都是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我现在所在的咨询公司,主要为打算进行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提供咨询。我们认为亚洲市场、尤其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今后你们会经常看到我来在这里。B:1997 年你一度退出政坛经商,成为麦格罗-希尔出版公司副总裁。2001你重出江湖,被布什总统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将来你会不会重回政府工作?N:我认为自己不会再回政府部门工作。作为职业外交官,你可以说我从2009 年1月就正式退休了。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44年,我的第一份政府工作可以追溯到1960 年10月,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岁月,将近半个世纪了。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开始个

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


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在已经有能力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2004 年6月我去那里时,他们根本没有军队,只有很少警察。很明显,他们没有能力来保护本国安全。但今天很不一样了,他们有几十万人的军队和警察。当然,我还是认为,帮助他们继续重建家园非常重要,希望新总统能继续这方面的工作。

在已经有能力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2004 年6月我去那里时,他们根本没有军队,只有很少警察。很明显,他们没有能力来保护本国安全。但今天很不一样了,他们有几十万人的军队和警察。当然,我还是认为,帮助他们继续重建家园非常重要,希望新总统能继续这方面的工作。B:奥巴马将注意力转向阿富汗。你如何看他的阿富汗策略?N:阿富汗问题至今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仍存在很大挑战。在帮助他们建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能力上,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这位新总统。今年1月20日他才上任,但在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任命了中东、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特使。我觉得他做得非常好,行动非常迅速。B:在处理中东问题上,他和布什风格有何不同?N:他们的实质其实是一致的,中东形势并没有改变。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奥巴马很早就确定了中东特使人选,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选择。B:赖斯是如何选中你当副国务卿的?N:这个职位最终由总统决定由谁担任。当然赖斯女士也曾打电话给我,我们谈了很多。她请我接受这项任务。我告诉她,我会按总统的要求来决定。B:作为国务卿,你觉得赖斯和希拉里风格有何不同?N:每个国务卿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我没有和希拉里共事过,但我觉得她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她聪明,很有魄力,而且有牢固的政治工作基础。事实上,我很高兴她把亚洲作为她外交旅程的第一站。B:你怎么看待不久前“无暇号”事件—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冲突?N:我不认为,此类事件可以称作为冲突。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中美目前关系良好,我们必须用长远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关系。我认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双边关系,会比中美之间的关系更重要。中国和美国在本世纪应该相互合作,我们必须小心处理好这个问题。在安全、经济、金融问题上,我们更应该携手合作,这就是我的观点。在某些方面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以便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空间。从本次南中国海事件我们可以学到的一点是:两国需要有更经常、更深入、级别更高的对话。奥巴马总统在和杨洁篪先生会面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B:据报“无暇号”是在搜集中国潜艇的情报?N:我不清楚,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但我很明确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行动,两国在世界上还有更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合作。B:奥巴马至今仍未决定驻华大使人选。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呢?N: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一直都选择了很有才干的人,来担任驻华大使这个重要职务。我记得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我曾对过渡团队说过,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是最重要的大使人选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会选出很有能力的人来担任。


B:奥巴马将注意力转向阿富汗。你如何看他的阿富汗策略?


N:阿富汗问题至今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仍存在很大挑战。在帮助他们建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能力上,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这位新总统。今年1月20日他才上任,但在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任命了中东、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特使。我觉得他做得非常好,行动非常迅速。


B:在处理中东问题上,他和布什风格有何不同?


N:他们的实质其实是一致的,中东形势并没有改变。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奥巴马很早就确定了中东特使人选,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选择。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B:赖斯是如何选中你当副国务卿的?


N:这个职位最终由总统决定由谁担任。当然赖斯女士也曾打电话给我,我们谈了很多。她请我接受这项任务。我告诉她,我会按总统的要求来决定。


B:作为国务卿,你觉得赖斯和希拉里风格有何不同?


N:每个国务卿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我没有和希拉里共事过,但我觉得她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她聪明,很有魄力,而且有牢固的政治工作基础。事实上,我很高兴她把亚洲作为她外交旅程的第一站。


B:你怎么看待不久前“无暇号”事件—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冲突?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N:我不认为,此类事件可以称作为冲突。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中美目前关系良好,我们必须用长远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关系。我认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双边关系,会比中美之间的关系更重要。中国和美国在本世纪应该相互合作,我们必须小心处理好这个问题。在安全、经济、金融问题上,我们更应该携手合作,这就是我的观点。在某些方面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以便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空间。从本次南中国海事件我们可以学到的一点是:两国需要有更经常、更深入、级别更高的对话。奥巴马总统在和杨洁篪先生会面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B:据报“无暇号”是在搜集中国潜艇的情报?


N:我不清楚,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但我很明确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行动,两国在世界上还有更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合作。

在已经有能力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2004 年6月我去那里时,他们根本没有军队,只有很少警察。很明显,他们没有能力来保护本国安全。但今天很不一样了,他们有几十万人的军队和警察。当然,我还是认为,帮助他们继续重建家园非常重要,希望新总统能继续这方面的工作。B:奥巴马将注意力转向阿富汗。你如何看他的阿富汗策略?N:阿富汗问题至今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仍存在很大挑战。在帮助他们建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能力上,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我完全不担心这位新总统。今年1月20日他才上任,但在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已经任命了中东、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特使。我觉得他做得非常好,行动非常迅速。B:在处理中东问题上,他和布什风格有何不同?N:他们的实质其实是一致的,中东形势并没有改变。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奥巴马很早就确定了中东特使人选,这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选择。B:赖斯是如何选中你当副国务卿的?N:这个职位最终由总统决定由谁担任。当然赖斯女士也曾打电话给我,我们谈了很多。她请我接受这项任务。我告诉她,我会按总统的要求来决定。B:作为国务卿,你觉得赖斯和希拉里风格有何不同?N:每个国务卿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我没有和希拉里共事过,但我觉得她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她聪明,很有魄力,而且有牢固的政治工作基础。事实上,我很高兴她把亚洲作为她外交旅程的第一站。B:你怎么看待不久前“无暇号”事件—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冲突?N:我不认为,此类事件可以称作为冲突。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中美目前关系良好,我们必须用长远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关系。我认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双边关系,会比中美之间的关系更重要。中国和美国在本世纪应该相互合作,我们必须小心处理好这个问题。在安全、经济、金融问题上,我们更应该携手合作,这就是我的观点。在某些方面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解,以便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空间。从本次南中国海事件我们可以学到的一点是:两国需要有更经常、更深入、级别更高的对话。奥巴马总统在和杨洁篪先生会面后,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B:据报“无暇号”是在搜集中国潜艇的情报?N:我不清楚,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但我很明确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中美之间良好关系的行动,两国在世界上还有更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合作。B:奥巴马至今仍未决定驻华大使人选。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呢?N: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一直都选择了很有才干的人,来担任驻华大使这个重要职务。我记得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我曾对过渡团队说过,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是最重要的大使人选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会选出很有能力的人来担任。


B:奥巴马至今仍未决定驻华大使人选。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呢?


N: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一直都选择了很有才干的人,来担任驻华大使这个重要职务。我记得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我曾对过渡团队说过,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是最重要的大使人选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会选出很有能力的人来担任。

人追求。现在做的咨询公司工作能满足我希望有更多个人时间的愿望,同时也能延续我喜爱的外交官生活方式:到处游历,领略不同国家的民俗风情,结交各种朋友。我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B:据说你在深得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们都是耶鲁校友?N:我在布什政府先后担任4 个不同职务,但这与和布什是校友可没什么关系。以前我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哈哈!他比我小得多,比我晚毕业8年。事实上,2001年我重返政府部门,当时邀请我回来的人不是布什总统,而是科林.鲍威尔将军。在里根总统执政时期,我曾经是他的副手—大概1987到1988年间,他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威尔当上国务卿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我同意了。B:你在麦格罗- 希尔享受要职高薪,相比之下,在政府机关工作收入不多。鲍威尔请你回去时,你有无犹豫过?N:完全没有。我非常热爱外交事业。在我看来,驻联合国大使是一份极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当时几乎一口答应下来,并一直工作了三年。B:听说你刚刚接受耶鲁大学的邀请,去担任客座讲师?N:这是一份有趣的兼职工作。今年9 月起,我将在耶鲁教授《宏观策略》(GrandStrategy)。这门课对本科生和研究生开放,原本由两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讲课,我将加入他们的行列,每周上一天课。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也有一种重返校园的感觉,让我格外兴奋。在布什政府中担任四大要职B:你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了四个要职。你最喜欢哪一个?N:每一个我都喜欢。这些职位对我而言每个都很重要,让我乐在其中。B:有传闻说你在国家情报局工作得并不愉快?N:不,这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最享受这个职位。作为国家情报局长,我每天早上8点都要和总统会面,给他做一个半小时的简报,让他知道过去24小时中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格外骄傲的一点是,这个职位是我亲自创建的。对我来说,创立一个新组织是一种非常有趣、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说我不喜欢那份工作毫无根据。你知道,很多时候媒体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从未暗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一职位。我想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由于后来我又回国务院工作。我接受那个任命并不是因为讨厌国家情报局,而是因为更喜欢国务院。1960年10 月,我就是作为一个年轻公务员,在国务院开始了外交生涯。能以副国务卿身份回国务院工作,是件很让我兴奋的事。B:有人说作为驻联合国大使,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起了关键性作用?N:当时针对是否要出兵伊拉克,大家讨论了很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议。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在我的“劝说”之下发生的。我们现在来回忆一下:当时伊拉克问题在联合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1441号决议,大意是如果伊拉克不遵守,各国就有权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案,但被法国否决了。对联合国安理会来说,伊拉克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就一直争论了许多年,到当时已经历经了15年时间。围绕石油问题,也产生了不少难题。B:现在你还是认为,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正确吗?N:哈哈,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常被问及的问题。我常常会这样回答:无论你支持这个决定与否,一旦决定已下,我们就有责任去帮助伊拉克重建。正是这个信条,促使我后来自愿出任驻伊大使的。我当时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进行重建,恢复国民经济和生产能力。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工作。B:出任驻伊拉克大使与出任驻其他国家大使有无不同?N:当然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区别自然是在安全方面。巴格达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都必须有许多警卫和保镖护送,真的很危险。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伊拉克平民,主要还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些恐怖分子甚至不是伊拉克人,他们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国家。这就是和出使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B:你刚开始出使伊拉克时,对那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N:担任伊拉克大使、去帮助他们实现和平、进行重建的难度很大。我当时认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我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大选。2005年1 月,我们帮助他们组织了大选。当时我就在现场,真的是印象深刻。点评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对外政策B:奥巴马总统提出在2010 年将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你怎么看?N: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伊拉克人民现
专访美国前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我没有“劝说”美国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