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2009-04-01 15:32:23|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

 

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

 

 

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


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


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


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白宫与新家

 

 

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


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


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


O:你不冷吗?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


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


O:是吗?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


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


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


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


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

 

 

母亲与女儿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


M:我知道这事。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


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


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


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


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


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


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


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


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妻子与丈夫

 

 

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


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得来自丈夫。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


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


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


O:孩子们也去花园?


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


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

后,你们在白宫的第一个周末是怎样度过的?M:我们家亲戚朋友都还在,搞得就像一场婚礼,一场超级盛大且复杂的婚礼。直到下一个周日,宾客才全部离开。第一个周一我感觉有点奇怪——我们现在住在这里了,巴拉克要早起去工作,这么大房子只住着我们一家人。不过孩子们的表现倒没有怎么反常。O:是吗?M:对。她们很冷静,没什么变化,我都不敢相信,不时掐掐自己确信自己没做梦。有时我还掐掐她们,确认她们不是假人。她们心态调整得实在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最担心她们俩,不知道她们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她们在芝加哥过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打断了。但当我看到她们两个在这里茁壮成长,嗯,不只是开始生活,而且是真正“茁壮”地、快乐地、兴奋地投入她们的新生活中——我终于舒了一口气。O: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呢?你在白宫最初几天是如何度过的?M:我的日程排得比较合理,通常在10 点到10点半之前都不用工作,所以我有时间准备让两个孩子去上学。负责送她们上学的是我妈妈,她去比较合适,因为我去学校就太显眼了。因为有保镖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不去送她们对她们来说更好。O:学校老师都怎么称呼你?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太太?M:自我介绍时,我通常都说:“你好,我是米歇尔,玛丽亚和萨莎的妈妈。”然后与其他妈妈一起坐下开始聊天,所有头衔、称呼都消失了??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孩子。回到你刚才的提问,当我送孩子出门看她们上车后,我就会开始工作,一般工作到下午三四点。然后孩子们就该回来了,我会先让她们做一会儿作业,等爸爸回来吃饭。这就是全家就住在办公室楼上的好处——巴拉克每天都回家吃饭。我们四个就坐下来像普通家庭一样吃饭。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过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现在,我有事没事就能去他办公室瞅瞅,当然,得挑他压力不是很大的时候。O:你有事没事还会去椭圆形办公室瞅瞅?M:是的,不过我只是出现一下,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希望这样能帮助我们顺利度过适应期。我们拥有彼此,这就是最好的方法。O:一般周末你们怎么过呢?M:我们还在帮孩子们安排课余活动。她们还在考虑想要干些什么。萨莎开始打篮球了。O:她倒是继承了爸爸的篮球爱好。M:是啊,巴拉克乐坏了。我老劝他冷静点, “别太兴奋啦,不然你会吓坏她,她就不愿意玩了。”母亲与女儿O:你妈妈怎么样?我对她印象深刻,以前我们聊过一次,当时她说她搬到白宫来后要尽可能保证你们全家能像普通家庭那样吃上饭,但她说她不会跟你们同桌吃。M:我知道这事。O: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因为那是米歇尔的家庭!”M:我妈妈对家庭的理解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十分聪明。但我们也时不时招呼她说:“妈,过来一起吃啊!”O:她说她原来还想在外面自己住。M:我跟她说: “你大可以住在这里,要是你不想见到我们,就不见呗!”O:她说她最后决定住在白宫,是因为不想让总统先生掏钱帮她租房子住。M:噢!很好。我们生活得很节俭。这话很像是她说的。O:她在华盛顿的生活适应得挺好吧?M:是的,她交了好些新朋友,经常带客人回来。她去肯尼迪中心的次数比我还多。有一个周末,她忙到忘了先看我的工作时间表,就安排了别的事。她来问我,米歇尔,你星期天是不是要我帮忙啊?我说,对的,不过我们可以临时请个保姆,你放心吧!O:进入到这么一个新世界,那里有许多人等着帮你做一切琐碎的事。很多事你都无需再操心了,不用管家务,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出门去买咳嗽药水??M:还不用去Target(平价服装零售连锁店)??唔,要是你想要一块馅饼,那馅饼马上就送到你面前了。要是屋子有什么东西坏了,一小时内保证修好。O:你们有多少工作人员呢?M:有大约95个人打理白宫的里里外外,但我更想让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认识他们每个人非常重要,要能跟他们熟到可以随时说笑话逗他们。O:你以前说,要教育孩子们自己叠被子、做家务。白宫的工作人员理解吗?M:这可花了一点时间。他们老是不确信,问我:“你确定?”但是,如果孩子们不会叠被子、不会打扫房间,她们去上大学时该怎么办啊?所以,刚到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向他们表达谢意,同时嘱咐他们,这里必须要像个正常的家,可以有亲朋到访,孩子们可以奔跑吵闹,对孩子就要像对孩子那样,不能把她们当成小公主。她们得学会自己叠被子,自己洗盘子,得学会尊重人。后来大家都适应了这个新规定。现在我常常跟工人们开玩笑说:“别惯坏孩子们,来惯她们的妈吧!”O:两个孩子相处得怎么样?M:她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一直教育她们说,姐姐妹妹就是你最亲的人。就算争吵,也要互相尊敬。我会说:“你们知道妈妈看着两个她一样疼爱的女儿争吵时有多痛苦吗?你们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们想想,看到爸爸妈妈偶尔这样吵架时,你们能不难过吗?”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妻子与丈夫O:现在,你们无需操心家事,“偶尔”的吵架是不是少了很多?M:当然。我们的婚姻也在成长。以前我会因为需要帮助而备感压力,但现在我意识到,你所需要的帮助不一定非


O:你健身吗?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


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


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


O:可这就叫婚姻。

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


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


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

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


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得来自丈夫。O:在漫长的大选过程中,你们似乎也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关系似乎更紧密了。M:当两个人携手完成一件很困难的任务,然后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加紧密。你会意识到你有多幸运,你们多么深爱彼此。所以,是的,我认为我们成长了很多,但成长的并非只有我和巴拉克。两个女儿也在成长。整家人都在成长。O:在白宫生活好玩吗?M: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感谢上帝,我不用拯救全球经济。我只要去和每个人问好,给孩子们讲故事,张罗翻修花园??O:孩子们也去花园?M:我们觉得花园是教育孩子们的好地方,让她们懂得吃新鲜蔬果的好处??自己花园里种的蕃茄就是比买来的好吃。我们希望白宫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基地,希望孩子们对这些感兴趣。为了孩子,我们还在南边的草地上放了一个秋千。O:所以爸爸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就能在窗口看到孩子在花园里玩耍?M:对,当然我希望这秋千不是专门给奥巴马家的孩子玩的,白宫的员工都可以带自己的孩子来玩。O:你健身吗?M:我们有个小健身房,五脏俱全。我每周去四五次,巴拉克每周要去六次。他是个健身爱好者。我通常会用登山机,再练练力量。O:嗯,我想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爱锻炼,看看你在《Vogue》封面上的照片,那手臂,那肌肉??M:我有时还跳绳,还打拳击,我还想学普拉提——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生了玛丽亚之后,我开始加强锻炼身体,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快乐都与我对自己的感觉紧密相关。我希望我的女儿看到她们的妈妈很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这样意味着我每天必须4点半就起床才有时间锻炼,那也没问题。O:你曾说,“我丈夫从没让我失望过!”M:巴拉克不是完人,尽管要我数落他的缺点,我能说上好久,但那些毛病都不是大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哪个是我不能忍受的。至于他的核心价值观,真的从没让我失望过。他说一不二,这就是为什么我早就预感他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统。他会惹我生气吗?当然。他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当然。O:可这就叫婚姻。M: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从未让我失望。我希望我在他心中也是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他。O:我遇见过的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对你的感情真令人感动。M:我一直觉得我有责任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真实的我,所以,我的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人,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O: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强烈的自信。你是如何得到这份自信的?M:进入40岁,我开始感觉整个人越来越自在了。当妈妈的经验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学习,希望我到50岁时能表现得更好。我从没觉得我已经是个成品。O:那么,米歇尔.奥巴马,你最有自信的是哪一点?M:我知道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做好我自己”。要带着感恩的心快乐地生活。我怎样才能与美国人民分享这一切呢?这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我有一份全世界最好的工作米歇尔.奥巴马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美国女人都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文 温弗莱.奥普拉 《O》杂志 译 于连从白宫二楼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向窗外看出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样貌甚是叹为观止。华盛顿纪念碑高耸入云,静思池的水面上折映出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向远处望,还看得见国会大厦。今年1月20日,数以万计美国民众曾聚集在那里,见证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任。今年2月,在这间历届“第一夫人”专用的会客厅里,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莱对刚开始白宫生活不久的“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进行了一次专访。奥普拉说,在她身处黄色椭圆形会客厅中时,真正被窗外的景色镇住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历史的重量;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米歇尔常说的那句话,“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尽管白宫庄严肃穆,但入住尚不算久的米歇尔已经用她的个人魅力为这里添上了一抹轻松、自由与开放的氛围。她的存在,让这个地方变得平易近人。花园里种上了蔬菜,草地上摆上了秋千“。这间房间是整个白宫中光线最好的。”米歇尔说着,自在地脱掉鞋,蜷缩在沙发上,开始了这次采访。她对奥普拉说:“对了,这儿还有馅饼。白宫的馅饼可是好吃到很危险哦!”米歇尔身材高大,有着结实的肌肉。锻炼起身体来,“她就像角斗士”——她的朋友们常常这样形容。这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当过律师,还曾在芝加哥大学医院担任负责社团和外联的副院长。工人家庭出身的她,小时候在芝加哥南部一间小平房里度过童年。她对政治兴趣寡淡,倒对从商比较热情。她的妈妈和哥哥都说,她长这么大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诉苦电话。为了支持丈夫竞选总统,她辞去了年薪30万美元的工作,成了奥巴马竞选团队中的“秘密武器”。成为第一夫人,米歇尔创造了两项纪录: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和个子最高(1.82米)的第一夫人。然而真正令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将智慧、家庭和时尚结合得异常完美的女性。论事业成功,她堪比希拉里.克林顿;论相夫教女,她不输劳拉.布什;论衣着品位,她在美国女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于杰奎琳.肯尼迪。每个女人,无论是白人、亚裔,还是黑人,无论老人还是少女,她们都说:“米歇尔跟我们很像!”她们在米歇尔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女人最真实的一面。可米歇尔却只愿“做自己”,“我不想成为任何人,我只想做米歇尔.奥巴马。”今年1月初,奥巴马一家就打点好芝加哥住所里的行李搬到了华盛顿,为的是让两个孩子——10 岁的玛丽亚和7岁的萨莎可以顺利地在新学校开始新学期的课程。几周后,这家人便搬到在白宫的新家。对于美国的新任第一夫人和她的家庭而言,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奥普拉说,她走进白宫大门时,只觉得心一个劲儿猛跳。可这里从今年1月底开始就成了米歇尔.奥巴马的家。白宫——是她的家!“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家。”米歇尔陶醉地说“,每次外出回来,特别是在晚上,这里的灯全都亮起时,尤其美。我们感觉很荣幸,也觉得我们有责任让这里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能在这里居住、就寝,是我们的福气,但这里其实是属于整个美国的——我要借用巴拉克的竞选口号,‘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事’,这所房子负载着太多历史,没有哪个家族能宣称,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对话米歇尔.奥巴马:“做好我自己”白宫与新家O:我无法想象,你在总统就职晚会上的感受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仿佛是有史以来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刻。M: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更愿意看看当时的录像,看看下面的人群。很多人后来跟我说起过那一天,他们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强烈的感情和冷静,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每个人心中都只充满了爱——我真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O:在你搬进白宫的前夜,你曾祈祷什么?M:我祈祷我们全家人能一起顺利完成这一整个过程。巴拉克对我说,他希望这一天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有来参加就职晚会的宾客都能安全离开——幸运的是,一切如我们所愿。O:每位宾客、每列火车、每辆大巴??那么多人,每个人目光的焦点都在你身上。你感觉还好吧?M:还好,我浑身都冷透了。O:那一夜,赶到第七场舞会时,你有什么感觉?M:这可是场考验啊!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尽管这是我今晚参加的第七场舞会了,但是对于每位现场的宾客来说,这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我在就职大游行上也这么想,所以我对自己说要一直坚持站在那里,对每一个人挥手微笑,直到所有人走过——这就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来这里是要在美国新任总统面前走过。O:你不冷吗?M:我差不多变成了一个冰人儿。我的大衣还算暖和,可膝盖以下??真冷。要是我穿着一双暖和舒服的皮靴就好了。O:但你那天穿的鞋可真美!奥巴马就职以
奥普拉白宫专访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组图)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