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2009-04-01 15:15:5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

 

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文/ 吴琦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


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


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


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


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


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

 

 

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


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


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


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


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


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


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


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


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

 

 

摄影可以改变世界

 

 

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

,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如果我把人物拿走,背后的风景仍然是美妙的。安塞尔.亚当斯有一个重要的观点,那便是“预想”(previsualization),当你架好相机,先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然后你才拍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当我有了预想之后才迅速完成的。


B:你曾说安塞尔.亚当斯的一句话对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那就是“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Photograph can beused asa social tool)。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R: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摄影技术,但我学到了更多的有关摄影的整体理念,比如你说的,“摄影是一种社会工具”。我也是通过以他的作品为榜样,才意识到摄影可以传递出信息,进而改变人们的观念。亚当斯钟爱拍摄美国西南部土著聚居区的风貌,他的工作直接催生了美国许多国家森林公园的建立。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到了,我只能逐渐地通过我的作品去庆祝多元的文化,庆祝每一种文化的特质,就像我已经说过的,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已经没有了区别,而星巴克成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B:除了摄影以外, 你还参与到了许多相关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 所有的道路摄影项目”(All RoadsPhotographyProgram)、“不朽的声音语言保存项目”(National GeographicEnduring VoicesProject)。你们希望支持当地的摄影师去拍摄并且展示他们的作品,这种现代技术对他们的传统文化来说,除了保存的作用以外,是否也构成了某种冲击呢?


R:不会。因为现在原住民也在使用手机,也有网吧。在西藏中部的一个寺庙里,那里的僧人都在用他们的手机拍照,在印度一些偏远的地区,情况也是这样。既然这些都在真实地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这些工具去实现他们的利益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教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去壮大和充实他们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在改变他们,是他们在自我改变,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工具罢了。


如果我们收到了邀请,我们会带去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电脑、摄像机、摄影机、卫星电话、太阳能电池等等,我们把这些设备交给当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记录他们自己的语言。世界上一共有7000多种语言,其中80%都是口耳相传的,没有文字,如果最后一个懂这门语言的老人死去了,这门语言就绝迹了。通过电子设备把它们记下来,是为后代留存遗产。这些资料可以教会后代人学会他们自己的语言,而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可以传递社会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些照片可以教会后代人去跳同样的舞蹈、做同样的文身和服装。


B:南亚发生大海啸之后,你和你的夫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了印度尼西亚,所以你的社会角色不只是一个摄影师,对吗?


R:嗯,不,我只是个摄影师。我们是通过摄影的方式来提供志愿服务的。在一些难民营里,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特别沮丧,所以我把相机交给他们,他们就开始互相拍照,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让我意识到摄影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对生活的乐观,于是我们便开展了针对难民营的一个项目。今年7月,我们会去约旦,去教伊拉克的难民孩子们学习摄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所以,即便是在难民营,或是在海啸过后的印尼,摄影都还是我工作的重心。

ternationalGolden LightAward);第二本书《何处面具仍在舞蹈:新几内亚》(Where MasksStill Dance: NewGuinea)获得传播艺术奖(Communication Arts award);他还先后拿到年度最佳5 张照片(FivePictureof the Year Awards)和罗威尔.托马斯奖(Lowell Thomas Award)等殊荣。雷尼尔接下来两年的行程已经基本排定。今年4 月他将去印度尼西亚一个偏僻岛屿,5 月去摩纳哥和乌拉圭,6 月去约旦,7月去蒙古,8月再去新几内亚,9 月去南太平洋,10 月回到蒙古,11月去犹他(美国),12月去利比(美国城市)。这种马不停蹄的作风是他从亚当斯那里得到的启发。亚当斯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对雷尼尔说:“时间都去哪儿了?”那样一个工作狂仍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雷尼尔说:“人生苦短,想到了就要去做。”对话克里斯.雷尼尔--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B=《外滩画报》R= 克里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雷尼尔此次受邀来华,让京城的摄影发烧友围着他忙活了两天,周六去东城看展,周日又奔到西城听他4个小时的讲座。他很照顾他的听众,讲座中不断给出提问机会,可惜的是,几乎所有提问都是关于技术的。在展览开幕式上,他坚持要留在人群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仍不愿离开现场,就坐在展厅的一个小隔间里,和记者聊了起来。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B:你什么时候开始把镜头对准那些边缘的传统的文化?这是你学习摄影的初衷吗?R: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爸爸是南非人,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环境中,所以,当我最初拿起相机去拍摄那些不同的土著文化时,是非常自然的。可以说,从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干这一行了。B:你通常怎样决定去哪里拍摄?R:我希望寻找到一个最遗世独立的文化,去找那些离文明化进程最远的地方,它们也许在沙漠中,也许在热带雨林里。我现在也依然在寻找之中。B:当你去原始部落的时候,他们会怕你吗?R:他们很害羞,不怕我,但很好奇。我认为人类总是对他人充满好奇的,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彼此好奇才开始交谈,彼此询问对方的职业、生活和爱好,这是人类普遍的性格。人总是想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也是一样。B:你通常会在当地待多久?R:一般都会待上好几个月。这次展出的这个系列我花了8 年的时间,而拍摄新几内亚的系列用了10年。我在雨林里一待也是好几个月,有很多虫子相伴。B:你怎样和被摄者交流?这次展出的作品很多都是摆拍。R:对我来说,和当地的人们有一段较长的相处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样我便可以和他们建立起某种情感上的联系。沟通的质量决定了照片的质量,一定要舍得花时间和被摄者相处。只有当我和他们成了朋友,我才能拍到好照片。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语言,所以我必须学会不依靠口头语言来进行交流。一般情况下,我会先让翻译带我进入拍摄地区,把吃住都安顿下来,当我开始拍摄工作时,会请翻译先暂时离开。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我会建立一种友好的氛围,以便于拍摄。我曾经为《时代》周刊工作过,现在也在为《国家地理》工作,所以我有许多不是摆拍的作品,而是纪实性的新闻摄影。我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为了拍摄原住民身上的文身,所以我希望他们不要动,保持静止的状态,我才能将他们身上的艺术作品拍摄清楚。所以归结起来,我的这个系列其实也是一组关于文身艺术的纪实作品。我的作品是文化的庆典,不是哀悼B:你选择的主题其实是有很大的争议性的,比如传统文化、战争、饥荒等等,但你的作品整体感觉并不是特别激烈和富有冲突性。R:为什么需要冲突性呢?这是一次对文化的庆典,而不是一次哀悼,不是一个葬礼。也许作为一个记者,你觉得这种记录有些哀伤,但我有我不同的视角,而我们的感觉也许和原住民自己的感觉又不一样,和现实状况不一样。所以这还是一个视角的问题。B:你并不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来表达一些批评?R:不。我想还是一种庆祝吧,对不同文化的独一无二之处的庆祝。你的文化、我的文化、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国西藏的文化,都有不同的个性,都有独特的故事。如果我们不去庆祝这种文化的多元,那么有一天,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变得一模一样,那会是多么沉闷啊!B: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越来越趋同,纽约、东京、北京都长得越来越像。R:对。每个地方都有星巴克了。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原本文化之间的差异,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世界,那就太悲哀了。因此,我所做的正是要赞颂这些不同的文化。我去过的许多地方都在坚持他们自己的文化,继承着独特的传统。尽管有些地方的传统文化正在消逝,但另一些却正在坚强地复兴,有些地区的传统文化已经比我去拍摄的那个时期更加强盛了。他们对文化的独特性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比如所罗门群岛,他们的文化正在一步步复兴,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非常自豪。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在消亡,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我的照片和书来表达的重要观点,也是为什么我要庆祝的原因。摄影可以改变世界B:在你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R:仔细看这些照片,你就会发现画面里也是很美丽的风景,只不过我在里面加了人物


B:当你说摄影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是指这些具体的项目和行动,还是摄影本身?


R:两者皆有,既包括图像的力量,又包括持相机的人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以及正在发生的改变,但最终说来,还是摄影本身的力量。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专访加拿大摄影家克里斯.雷尼尔克里斯.雷尼尔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纪实摄影师之一,《美国摄影杂志》(American PhotoMagazine)把他列入当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摄影师。他是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成员,行迹遍及七大洲。他还曾是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致力于用相机记录世界各地的原始文明和传统文化。2月17 日-3月22 日,克里斯.雷尼尔摄影个展《远古的足迹》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举行。文 吴琦作为摄影大师的门生,克里斯.雷尼尔(ChrisRainier)这次在北京开个展时,不断被问及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Adams,1902-1984)一起工作的经历,但他显然更愿意花多一点的时间,向簇拥的观众讲解自己的作品。1980 年,雷尼尔开始为亚当斯工作。当时,他30 岁,亚当斯78岁。雷尼尔的任务就是帮亚当斯在暗房里处理数以万计的底片,其中有一些从未对外展示。1984年,亚当斯去世,雷尼尔继续为他工作了一年,协助完成了亚当斯的传记,打点好暗房,并把所有底片赠送给一所大学珍藏。一切完成后,雷尼尔登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到今天。他先后受雇于《时代》、《生活》、《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纽约客》、《户外》等媒体,亲历了波黑、索马里、埃塞俄比亚、柬埔寨、卢旺达、伊拉克、中东地区的战火,但这些出生入死换来的作品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愿意去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或偏远乡村,去寻找人类漫长的文明留下的印记。他没有继承亚当斯的衣钵,而是将相机对准了原住民身上的文身、面具、饰品和服装,对准了部落里的舞蹈、仪式和战争,对准了不同宗教的信徒和他们同样的虔诚。雷尼尔平均每年要花一半时间在外拍摄,与那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活相比,这样的工作“是可以让人彻夜难眠的”。有时他雇个厨师,带个翻译,更多的时候,他坐着独木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借助绳索攀爬到最佳拍摄点,与无处不在的虫类一起生存。食物补给不足时,就抓条蛇,或扯开靴子,吃饱要紧。风餐是常事,露宿却是未必。有一次赶路较晚,村子里没有空余地方可住,雷尼尔竟然在一间放置木乃伊的小屋里睡了一晚。除了自然险阻,更关键的是突破文化鸿沟。他参加当地人的盛会,上千人一齐跳舞,大地震动,连三脚架都没法放稳。偶遇部落里的成人礼,从没见过白种人的老人警惕地问他:“你是从哪个山头来的?”雷尼尔坚持和被摄者保持足够近的距离,一为观察,二为交流。在沙漠上,他和马里人共同围坐在火堆旁,先让对方发问,自己回答,然后分享彼此的故事。雷尼尔说:“最差劲的纪实摄影是把被摄者当成一个物体,而不是人。”在北京演讲现场,几百人的大厅关着灯,大屏幕上一张张翻着雷尼尔的作品,他一解释那些在现代人看来颇为奇特的姿态和习俗。在一个对鳄鱼有原始崇拜的部落里,成年男子的背上会被刻上一道道的文身,模仿鳄鱼的鳞片;在有些地方,妇女的脖子上会带上两百串项链,每天摘下一串,纪念逝去的人;有的地方,寡妇会戴着一顶帽子,她的眼睛在几个月之内都不能被外人看见,亲人们会带上用树的根茎做成的项链,象征着与逝者的情感联系,当这串项链掉落的时候,就代表逝者的灵魂远去了;还有的地方,年轻人要枕着去世长者的头骨睡觉,代表长者灵魂的守护??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了新几内亚一个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里进行的一场战争,原住民们举着棍棒标枪,来势汹汹。就在拍完那张照片的一周后,雷尼尔便应《时代》周刊的要求,去萨拉热窝拍摄,那里的战场,坦克滚滚,战机轰鸣。雷尼尔说:“我意识到,自石器时代开始,人类追求和平的能力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不信所谓的“客观性”,即便他同时涉猎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他要在影像中把他的兴奋、悲哀、愤怒和同情统统释放出来。在索马里战区采访时,他沿途拍到了一位老人抱着瘦骨嶙峋的孩子,然后他放下相机,接过孩子,把水递给老人喝,十分钟后,孩子在他的怀里死去。他说,那是一张改变了他一生的照片。他对黑白摄影情有独钟,也是因为“黑白摄影是神秘的、梦幻的、精神性的,可以表达隐喻,更加富有情感。”此次来华的所有展品,清一色都是黑白。一进门就是一幅大尺寸的《黑帮女人》,一名日本女子侧卧全裸,背部密布文身。雷尼尔介绍说,这也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个原本是彩色的文身。在原始部落,文身多是黑白,有时会用当地特殊的植物染色,但通常都不持久。在柬埔寨,文身图案中混有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在塔希提和马克萨斯群岛,文面曾用来彰显武士身份;在印度,人们通过从头到脚的文身向罗摩神自证心诚;毛利人把文身当面具,而居住在西萨摩亚群岛的人违抗现代法律,坚持文面??人类在自己身上刻画的爱好,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人,雷尼尔咔嚓几下,记录的是一个延续4000多年的传统。为了拍摄清楚文身的细部,雷尼尔常常把文身的人甩出焦外,成为画面模糊的背景。他还随身带着一块白色遮光板,对于身上图案太过繁复的人,他就直接使用白色背景,断绝一切元素的干扰。在他拍摄“PolynwFacial Tatoo”这幅作品时,他索性让被摄者站在水下,水天一色,干净地衬出男子脸部及上半身的复杂图案。正是雷尼尔对传统文化的持续记录为他赢得了声誉。1994 年,他的第一本书《灵魂守卫者》(Keepers of theSpirit)获得国际黄金光线大奖(In
不能让星巴克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