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  

2009-03-25 14:46:5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般地”越过法国的高山峻岭,阿姆斯特朗感到无可奈何,因为事实上根本没人可以“风驰电掣般地”骑上一座山丘。他在自传中写道:“要想翻过一座山顶,你必须慢慢地、痛苦地挣扎前进。”小布什是阿姆斯特朗的车迷。他在竞选连任时有一句名言“我和兰斯都会赢。”而克林顿也对阿姆斯特朗十分赞赏,他曾高调亮相支持阿姆斯特朗重返车坛。在当代美国,阿姆斯特朗就是平民英雄主义的化身。身披美国国旗,头戴得克萨斯之星,以每小时75英里的速度最后一次冲过终点,这是阿姆斯特朗为自己设想的人生结局。他希望那时自己已有百岁高龄,可以躺在法国的向日葵田地里向世界挥手告别。他说:“这与我曾经被断言的英年早逝恰好相反。”“人一定要活下去。”1996 年,阿姆斯特朗事业如日中天。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河畔有大套豪宅,门前停着新款保时捷。可那年10月当他离家后又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他被查出患有睾丸癌,癌细胞已侵入肺部和大脑,医生估计生存机会还不到30%。“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我已经死了。”阿姆斯特朗发现,即使是身体,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在化疗过程中,他以前锻炼出来的肌肉全部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恢复原状。更难忍受的是疼痛:双腿发软,双手捂头,口咳鲜血,脑痛欲裂。阿姆斯特朗经常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借助龙舌兰酒在沙发上勉强入睡。后来医生切除了他的睾丸,疤痕至今仍遗留在右腹股沟上,这让阿姆斯特朗感到难堪。而事业上,他当时所属的法国车队将他除名,其它车队也不愿接纳他。穷途末路的他经常问自己:“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哪一个自己?”他为自己作出了决定。他始终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在经过手术、化疗和漫长的停赛休养后,阿姆斯特朗再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他的名言“LiveStrong(坚强地活下去)”更是家喻户晓。“癌症是我得到的最好礼物,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所在。”阿姆斯特朗常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癌症前的他和癌症后的他。人们总爱问他一个问题:“癌症如何改变了你?”可他只想说:“真正的问题是,癌症如何没有改变我?”“人一定要活下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来自法国的敌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

 

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文/ 顾乡

 

 

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


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


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

 

 

“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

 

 

视1993 年,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环法,名列倒数第一,当时22岁的他就已感受到法国人的傲慢。在得知美国青年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后,有法国人嘲笑说,“他难道以为自己是登上月球的那个阿姆斯特朗吗?”此后阿姆斯特朗在环法赛场实现了7连冠,但却仍有法国人出书攻击他的成绩是靠兴奋剂获得,尽管阿姆斯特朗顺利通过了每次药检。当时就有人指出,连续被一个美国人垄断自己的传统赛事,这对傲慢的法国人来说无法容忍。在阿姆斯特朗的环法历程中,在法国媒体上经常会出现污蔑和攻击他的文字。在某些赛段上,路旁的法国观众不仅不停地辱骂他,还往他身上泼啤酒和吐痰,甚至还有人举出“阿姆斯特朗用针管注射禁药”的标语。在环法大赛上,阿姆斯特朗的每次出现,法国警方都得额外派出警力以保护他不受到攻击。曾有人做过一份调查,在法国人最讨厌的运动员排行榜上,阿姆斯特朗名列第三。对此,《华盛顿邮报》曾撰文说:“阿姆斯特朗在法国的成功道路上,充满了敌意和冷酷。”面对充满敌视的法国人,阿姆斯特朗表现出了最大程度的谦恭。他多次表达出自己对法国历史和文化的热爱,经常主动接受法国记者的采访;他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经常说自己想要“征服法国观众的心”。

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


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


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般地”越过法国的高山峻岭,阿姆斯特朗感到无可奈何,因为事实上根本没人可以“风驰电掣般地”骑上一座山丘。他在自传中写道:“要想翻过一座山顶,你必须慢慢地、痛苦地挣扎前进。”


小布什是阿姆斯特朗的车迷。他在竞选连任时有一句名言“我和兰斯都会赢。”而克林顿也对阿姆斯特朗十分赞赏,他曾高调亮相支持阿姆斯特朗重返车坛。在当代美国,阿姆斯特朗就是平民英雄主义的化身。


身披美国国旗,头戴得克萨斯之星,以每小时75英里的速度最后一次冲过终点,这是阿姆斯特朗为自己设想的人生结局。他希望那时自己已有百岁高龄,可以躺在法国的向日葵田地里向世界挥手告别。他说:“这与我曾经被断言的英年早逝恰好相反。”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人一定要活下去。”

 

 

1996 年,阿姆斯特朗事业如日中天。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河畔有大套豪宅,门前停着新款保时捷。可那年10月当他离家后又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他被查出患有睾丸癌,癌细胞已侵入肺部和大脑,医生估计生存机会还不到30%。“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我已经死了。”阿姆斯特朗发现,即使是身体,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在化疗过程中,他以前锻炼出来的肌肉全部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恢复原状。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更难忍受的是疼痛:双腿发软,双手捂头,口咳鲜血,脑痛欲裂。阿姆斯特朗经常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借助龙舌兰酒在沙发上勉强入睡。

般地”越过法国的高山峻岭,阿姆斯特朗感到无可奈何,因为事实上根本没人可以“风驰电掣般地”骑上一座山丘。他在自传中写道:“要想翻过一座山顶,你必须慢慢地、痛苦地挣扎前进。”小布什是阿姆斯特朗的车迷。他在竞选连任时有一句名言“我和兰斯都会赢。”而克林顿也对阿姆斯特朗十分赞赏,他曾高调亮相支持阿姆斯特朗重返车坛。在当代美国,阿姆斯特朗就是平民英雄主义的化身。身披美国国旗,头戴得克萨斯之星,以每小时75英里的速度最后一次冲过终点,这是阿姆斯特朗为自己设想的人生结局。他希望那时自己已有百岁高龄,可以躺在法国的向日葵田地里向世界挥手告别。他说:“这与我曾经被断言的英年早逝恰好相反。”“人一定要活下去。”1996 年,阿姆斯特朗事业如日中天。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河畔有大套豪宅,门前停着新款保时捷。可那年10月当他离家后又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他被查出患有睾丸癌,癌细胞已侵入肺部和大脑,医生估计生存机会还不到30%。“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我已经死了。”阿姆斯特朗发现,即使是身体,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在化疗过程中,他以前锻炼出来的肌肉全部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恢复原状。更难忍受的是疼痛:双腿发软,双手捂头,口咳鲜血,脑痛欲裂。阿姆斯特朗经常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借助龙舌兰酒在沙发上勉强入睡。后来医生切除了他的睾丸,疤痕至今仍遗留在右腹股沟上,这让阿姆斯特朗感到难堪。而事业上,他当时所属的法国车队将他除名,其它车队也不愿接纳他。穷途末路的他经常问自己:“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哪一个自己?”他为自己作出了决定。他始终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在经过手术、化疗和漫长的停赛休养后,阿姆斯特朗再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他的名言“LiveStrong(坚强地活下去)”更是家喻户晓。“癌症是我得到的最好礼物,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所在。”阿姆斯特朗常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癌症前的他和癌症后的他。人们总爱问他一个问题:“癌症如何改变了你?”可他只想说:“真正的问题是,癌症如何没有改变我?”“人一定要活下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来自法国的敌


后来医生切除了他的睾丸,疤痕至今仍遗留在右腹股沟上,这让阿姆斯特朗感到难堪。而事业上,他当时所属的法国车队将他除名,其它车队也不愿接纳他。穷途末路的他经常问自己:“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哪一个自己?”

视1993 年,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环法,名列倒数第一,当时22岁的他就已感受到法国人的傲慢。在得知美国青年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后,有法国人嘲笑说,“他难道以为自己是登上月球的那个阿姆斯特朗吗?”此后阿姆斯特朗在环法赛场实现了7连冠,但却仍有法国人出书攻击他的成绩是靠兴奋剂获得,尽管阿姆斯特朗顺利通过了每次药检。当时就有人指出,连续被一个美国人垄断自己的传统赛事,这对傲慢的法国人来说无法容忍。在阿姆斯特朗的环法历程中,在法国媒体上经常会出现污蔑和攻击他的文字。在某些赛段上,路旁的法国观众不仅不停地辱骂他,还往他身上泼啤酒和吐痰,甚至还有人举出“阿姆斯特朗用针管注射禁药”的标语。在环法大赛上,阿姆斯特朗的每次出现,法国警方都得额外派出警力以保护他不受到攻击。曾有人做过一份调查,在法国人最讨厌的运动员排行榜上,阿姆斯特朗名列第三。对此,《华盛顿邮报》曾撰文说:“阿姆斯特朗在法国的成功道路上,充满了敌意和冷酷。”面对充满敌视的法国人,阿姆斯特朗表现出了最大程度的谦恭。他多次表达出自己对法国历史和文化的热爱,经常主动接受法国记者的采访;他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经常说自己想要“征服法国观众的心”。
他为自己作出了决定。他始终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在经过手术、化疗和漫长的停赛休养后,阿姆斯特朗再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他的名言“LiveStrong(坚强地活下去)”更是家喻户晓。


“癌症是我得到的最好礼物,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所在。”阿姆斯特朗常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癌症前的他和癌症后的他。人们总爱问他一个问题:“癌症如何改变了你?”可他只想说:“真正的问题是,癌症如何没有改变我?”

般地”越过法国的高山峻岭,阿姆斯特朗感到无可奈何,因为事实上根本没人可以“风驰电掣般地”骑上一座山丘。他在自传中写道:“要想翻过一座山顶,你必须慢慢地、痛苦地挣扎前进。”小布什是阿姆斯特朗的车迷。他在竞选连任时有一句名言“我和兰斯都会赢。”而克林顿也对阿姆斯特朗十分赞赏,他曾高调亮相支持阿姆斯特朗重返车坛。在当代美国,阿姆斯特朗就是平民英雄主义的化身。身披美国国旗,头戴得克萨斯之星,以每小时75英里的速度最后一次冲过终点,这是阿姆斯特朗为自己设想的人生结局。他希望那时自己已有百岁高龄,可以躺在法国的向日葵田地里向世界挥手告别。他说:“这与我曾经被断言的英年早逝恰好相反。”“人一定要活下去。”1996 年,阿姆斯特朗事业如日中天。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河畔有大套豪宅,门前停着新款保时捷。可那年10月当他离家后又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他被查出患有睾丸癌,癌细胞已侵入肺部和大脑,医生估计生存机会还不到30%。“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我已经死了。”阿姆斯特朗发现,即使是身体,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在化疗过程中,他以前锻炼出来的肌肉全部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恢复原状。更难忍受的是疼痛:双腿发软,双手捂头,口咳鲜血,脑痛欲裂。阿姆斯特朗经常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借助龙舌兰酒在沙发上勉强入睡。后来医生切除了他的睾丸,疤痕至今仍遗留在右腹股沟上,这让阿姆斯特朗感到难堪。而事业上,他当时所属的法国车队将他除名,其它车队也不愿接纳他。穷途末路的他经常问自己:“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哪一个自己?”他为自己作出了决定。他始终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在经过手术、化疗和漫长的停赛休养后,阿姆斯特朗再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他的名言“LiveStrong(坚强地活下去)”更是家喻户晓。“癌症是我得到的最好礼物,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所在。”阿姆斯特朗常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癌症前的他和癌症后的他。人们总爱问他一个问题:“癌症如何改变了你?”可他只想说:“真正的问题是,癌症如何没有改变我?”“人一定要活下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来自法国的敌


“人一定要活下去。”他在自传中写道。

 

般地”越过法国的高山峻岭,阿姆斯特朗感到无可奈何,因为事实上根本没人可以“风驰电掣般地”骑上一座山丘。他在自传中写道:“要想翻过一座山顶,你必须慢慢地、痛苦地挣扎前进。”小布什是阿姆斯特朗的车迷。他在竞选连任时有一句名言“我和兰斯都会赢。”而克林顿也对阿姆斯特朗十分赞赏,他曾高调亮相支持阿姆斯特朗重返车坛。在当代美国,阿姆斯特朗就是平民英雄主义的化身。身披美国国旗,头戴得克萨斯之星,以每小时75英里的速度最后一次冲过终点,这是阿姆斯特朗为自己设想的人生结局。他希望那时自己已有百岁高龄,可以躺在法国的向日葵田地里向世界挥手告别。他说:“这与我曾经被断言的英年早逝恰好相反。”“人一定要活下去。”1996 年,阿姆斯特朗事业如日中天。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河畔有大套豪宅,门前停着新款保时捷。可那年10月当他离家后又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他被查出患有睾丸癌,癌细胞已侵入肺部和大脑,医生估计生存机会还不到30%。“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我已经死了。”阿姆斯特朗发现,即使是身体,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在化疗过程中,他以前锻炼出来的肌肉全部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恢复原状。更难忍受的是疼痛:双腿发软,双手捂头,口咳鲜血,脑痛欲裂。阿姆斯特朗经常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借助龙舌兰酒在沙发上勉强入睡。后来医生切除了他的睾丸,疤痕至今仍遗留在右腹股沟上,这让阿姆斯特朗感到难堪。而事业上,他当时所属的法国车队将他除名,其它车队也不愿接纳他。穷途末路的他经常问自己:“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哪一个自己?”他为自己作出了决定。他始终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在经过手术、化疗和漫长的停赛休养后,阿姆斯特朗再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他的名言“LiveStrong(坚强地活下去)”更是家喻户晓。“癌症是我得到的最好礼物,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所在。”阿姆斯特朗常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癌症前的他和癌症后的他。人们总爱问他一个问题:“癌症如何改变了你?”可他只想说:“真正的问题是,癌症如何没有改变我?”“人一定要活下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来自法国的敌

 

来自法国的敌视

 

 

1993 年,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环法,名列倒数第一,当时22岁的他就已感受到法国人的傲慢。在得知美国青年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后,有法国人嘲笑说,“他难道以为自己是登上月球的那个阿姆斯特朗吗?”

视1993 年,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环法,名列倒数第一,当时22岁的他就已感受到法国人的傲慢。在得知美国青年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后,有法国人嘲笑说,“他难道以为自己是登上月球的那个阿姆斯特朗吗?”此后阿姆斯特朗在环法赛场实现了7连冠,但却仍有法国人出书攻击他的成绩是靠兴奋剂获得,尽管阿姆斯特朗顺利通过了每次药检。当时就有人指出,连续被一个美国人垄断自己的传统赛事,这对傲慢的法国人来说无法容忍。在阿姆斯特朗的环法历程中,在法国媒体上经常会出现污蔑和攻击他的文字。在某些赛段上,路旁的法国观众不仅不停地辱骂他,还往他身上泼啤酒和吐痰,甚至还有人举出“阿姆斯特朗用针管注射禁药”的标语。在环法大赛上,阿姆斯特朗的每次出现,法国警方都得额外派出警力以保护他不受到攻击。曾有人做过一份调查,在法国人最讨厌的运动员排行榜上,阿姆斯特朗名列第三。对此,《华盛顿邮报》曾撰文说:“阿姆斯特朗在法国的成功道路上,充满了敌意和冷酷。”面对充满敌视的法国人,阿姆斯特朗表现出了最大程度的谦恭。他多次表达出自己对法国历史和文化的热爱,经常主动接受法国记者的采访;他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经常说自己想要“征服法国观众的心”。
此后阿姆斯特朗在环法赛场实现了7连冠,但却仍有法国人出书攻击他的成绩是靠兴奋剂获得,尽管阿姆斯特朗顺利通过了每次药检。当时就有人指出,连续被一个美国人垄断自己的传统赛事,这对傲慢的法国人来说无法容忍。


在阿姆斯特朗的环法历程中,在法国媒体上经常会出现污蔑和攻击他的文字。在某些赛段上,路旁的法国观众不仅不停地辱骂他,还往他身上泼啤酒和吐痰,甚至还有人举出“阿姆斯特朗用针管注射禁药”的标语。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在环法大赛上,阿姆斯特朗的每次出现,法国警方都得额外派出警力以保护他不受到攻击。曾有人做过一份调查,在法国人最讨厌的运动员排行榜上,阿姆斯特朗名列第三。对此,《华盛顿邮报》曾撰文说:“阿姆斯特朗在法国的成功道路上,充满了敌意和冷酷。”

般地”越过法国的高山峻岭,阿姆斯特朗感到无可奈何,因为事实上根本没人可以“风驰电掣般地”骑上一座山丘。他在自传中写道:“要想翻过一座山顶,你必须慢慢地、痛苦地挣扎前进。”小布什是阿姆斯特朗的车迷。他在竞选连任时有一句名言“我和兰斯都会赢。”而克林顿也对阿姆斯特朗十分赞赏,他曾高调亮相支持阿姆斯特朗重返车坛。在当代美国,阿姆斯特朗就是平民英雄主义的化身。身披美国国旗,头戴得克萨斯之星,以每小时75英里的速度最后一次冲过终点,这是阿姆斯特朗为自己设想的人生结局。他希望那时自己已有百岁高龄,可以躺在法国的向日葵田地里向世界挥手告别。他说:“这与我曾经被断言的英年早逝恰好相反。”“人一定要活下去。”1996 年,阿姆斯特朗事业如日中天。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河畔有大套豪宅,门前停着新款保时捷。可那年10月当他离家后又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他被查出患有睾丸癌,癌细胞已侵入肺部和大脑,医生估计生存机会还不到30%。“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我已经死了。”阿姆斯特朗发现,即使是身体,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在化疗过程中,他以前锻炼出来的肌肉全部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恢复原状。更难忍受的是疼痛:双腿发软,双手捂头,口咳鲜血,脑痛欲裂。阿姆斯特朗经常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只能借助龙舌兰酒在沙发上勉强入睡。后来医生切除了他的睾丸,疤痕至今仍遗留在右腹股沟上,这让阿姆斯特朗感到难堪。而事业上,他当时所属的法国车队将他除名,其它车队也不愿接纳他。穷途末路的他经常问自己:“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做哪一个自己?”他为自己作出了决定。他始终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在经过手术、化疗和漫长的停赛休养后,阿姆斯特朗再次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他的名言“LiveStrong(坚强地活下去)”更是家喻户晓。“癌症是我得到的最好礼物,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所在。”阿姆斯特朗常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兰斯.阿姆斯特朗:癌症前的他和癌症后的他。人们总爱问他一个问题:“癌症如何改变了你?”可他只想说:“真正的问题是,癌症如何没有改变我?”“人一定要活下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来自法国的敌
面对充满敌视的法国人,阿姆斯特朗表现出了最大程度的谦恭。他多次表达出自己对法国历史和文化的热爱,经常主动接受法国记者的采访;他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经常说自己想要“征服法国观众的心”。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环法车神阿姆斯特朗于去年宣布复出。今年3 月,他在时隔7年后再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这也是他在复出后首次来到欧洲大陆参赛。文 顾乡从伦巴第首府米兰到西北边城圣莱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诗情画意千年未变,凶险程度也不减当年。千年前,伦巴第人对日耳曼人屡有抗争,让这里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钉子户”。千年后,兰斯.阿姆斯特朗三度驾临均名落孙山,又让这里成为了车神的“心头刺”。10年前,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米兰-圣莱莫自行车精英赛,名次落在百名外。之后接连两次挑战,始终难以取得突破,这与他在阿尔卑斯山北边取得的成绩难以同日而语。之后,他索性再不光顾这里,一别就是7年。7年后,他回来了。在大量欢呼声和少许质疑声中,阿姆斯特朗把复出后的欧洲首演选在了这里。专家说他想在意大利找回状态,车迷说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媒体说他想贯彻永不言败的风格。无论如何,周末的意大利无疑是全世界自行车界的焦点。“我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阿姆斯特朗说自己一辈子都讲究“快”:吃得快、睡得快、甚至呼吸也快。每次妻子开车时,他都会坐立不安,因为妻子只要一看见黄灯就会停车。这时阿姆斯特朗会嚷道:“别这么婆婆妈妈,天啊!”而妻子则针锋相对:“你应该娶一个男人!”这也难怪,阿姆斯特朗一生几乎都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从比利牛斯山脉的崎岖小路,到香榭丽舍大街的康庄大道,他在手臂上留下了纵横斑驳的疤痕,甚至必须剃光腿上的汗毛,以便随时清理伤口和缠上绷带。与迈克尔.舒马赫之于极限速度的F1 一样,兰斯.阿姆斯特朗生来就是为极限耐力运动而生的。据说阿姆斯特朗16岁时曾被邀请到达拉斯的一家医院接受肺活量测试,而测试结果至今仍是该医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而阿姆斯特朗也说自己产生的乳酸比大多数人少,因此不容易感到疲倦。在被称为“体力和耐力的极限考验”的环法自行车赛上实现7连冠,阿姆斯特朗却不愿被人视作传奇。他曾说,他自己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大家不能总是让“英雄”和“奇迹”的念头挥之不去,“这不是迪斯尼,也不是好莱坞。”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人们说他“风驰电掣
阿姆斯特朗重返欧洲赛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