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  

2009-03-25 14:32:4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B=《外滩画报》H= 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

 

 

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

 

 

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

 

 

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


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


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


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


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


我快哭了 真的

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


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


你竟然还听他的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


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


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好好把歌词写好


等我回来唱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黄俊郎回复道:


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


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

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B=《外滩画报》H= 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


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


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

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B=《外滩画报》H= 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


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


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


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

 

 

阿郎正史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


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


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


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


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


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


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


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

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B=《外滩画报》H= 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B=《外滩画报》H= 黄俊郎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


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


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


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


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


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


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


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

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B=《外滩画报》H= 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


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


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


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


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

。H: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即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人过于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我和文山的立场常常不同。他经常说,你要更有名,然后才能用名声做更多事。但是,我总是说,文山你太有名了,这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名不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力道和深度。如果一个人过得太好,太舒适,太安逸,太有名声,多少会影响到作品。不可能没有影响。比如我现在讲话就比较温和,力道就小了。幸好我有另外一个能力,就算在很舒适的环境中,我都会想到不开心的事;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到开心的事。我是一个很能中和的人,否则我老早就痛恨死自己了。B:你家里总是有人,你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吵吗?H:早期,我总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画画。那时,我帮咖啡馆做装饰,在天花板、地板、柱子、厕所、门、墙壁上,所有你能想到的地方,通通都画了我的画。大概只用了一天就把两层的咖啡馆画完了。感觉很棒。那是我最好的时期。B:你画的最大的一幅画是什么?H:在我大学毕业前夕,有一个朋友导舞台剧,我帮他画舞台背景,大概用了一个下午。那是一部实验舞台剧,我用了比较抽象的方式画,呈现一座城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几百种建筑。其实,那时我已经在画《这本书》了,只是把它们放大了。演出时,灯光打到布景上。哇,我就想要当这种画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B:自己被自己感动了。H:有,因为它大。这是一种很肤浅的感觉。可是越肤浅的感觉,越难以抗拒,必须要等那种感觉稍微褪去之后,你开始思考,才能理解。B:那你会看自己的书吗?H:从来不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次大概是我三年后第一次翻《第一本书》。我连在路边听到自己写的歌,都会超害羞,立刻跑开。我以前是报纸专栏作家。我没有办法像文山他们那样剪贴自己的新闻。我这辈子没有收藏过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说我害羞,也可以说我不在乎。我觉得以后会更好。B:有朝一日,你会离开周杰伦或者文山吗?H:当然。但他们会是我永远的好朋友,不论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很乐意帮他们。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地和任何人没有关系。甚至,我的名字对他们是加分的。别人对杰伦说:“哎,杰伦,你的朋友阿郎真的很,你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我想回馈给他们。我从杰伦和文山身上得到太多的好处了。B: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吗?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


H:不知道,因为他们不care,满脑子只有自己,跟我一样。


B:如果你被丢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三件东西,你会带什么?


H:第一,我会带一把瑞士刀,因为功能比较多。不能带食物吗?不然,我就带一箱罐头,吃得久一些(大笑)。第二是求生的工具。如果有飞机或船经过,我需要一个信号弹。第三,带一床棉被。荒岛满地都是石头,我不希望睡得很痛苦。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在周杰伦口中,黄俊郎是“阿郎”。这个跟周杰伦和方文山关系好得不可思议的人,身份也很复杂。他是专栏作家,也是画家,还写了不少歌词。周杰伦看不惯他的穷样子,他最大的梦想却是买两栋楼,分别给亲戚和朋友住。文 刘莉芳 图 乐传奇:田小童 录音整理 张思周杰伦有一群朋友。那个在周杰伦手机里,名字是“碎碎念”,和他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人是刘宏。这些朋友们,包括刘宏、南拳妈妈、方文山、助理、司机等人,已经被台湾媒体访问了遍,犄角旮旯都被挖地三尺。只有一个人,几乎不在媒体上说周杰伦。尽管周杰伦对他好到可以把自己90%的衣服给他穿,要给他买车开,买房住,但是他对“恩人”却是一副“臭脸”,甚至会教训“恩人”多去充电。这个人就是黄俊郎。他为周杰伦写了《以父之名》、《牛仔很忙》、《乔克叔叔》等歌,产量不多,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说周杰伦是文盲的人周杰伦认识阿郎,是方文山介绍的。在认识周杰伦前,他看起来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在地上铺张报纸就可以睡觉。周杰伦欣赏不在乎事物外在的阿郎,但是觉得他起码可以做个干净的艺术家。于是,他把自己的球鞋和裤子给阿郎。但是过了一阵,阿郎又穿回自己的“流浪汉装”。有一年,周杰伦和阿郎去日本玩。在电车上,周杰伦语重心长地给阿郎洗脑:你这样穷下去不是办法,你是长子,要有责任感,要对父母负责。阿郎很烦,回答他:我自己会处理,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周杰伦继续说: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你一定赚大钱。又说:你给我写歌吧,这样你就不会穷了。阿郎随口应好。回到台湾之后,周杰伦真的丢了一个demo带给阿郎,里面有两首歌,一首是后来的《以父之名》,一首是《三年二班》,他让阿郎挑一首写。那时,真实的情况是,阿郎画过漫画,写过报纸专栏,但是从来没有写过歌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歌词。阿郎警告周杰伦不要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外面多的是想给周杰伦写歌词的人。但是周杰伦对自己的音乐很自信:“他的感觉就是,反正我就是这么,这么牛X。歌词写得不好又如何,我还是会把它唱好。”阿郎写得很认真,《以父之名》成了主打歌,一炮走红。于是,很多歌手来向阿郎邀歌。他们的逻辑是,能给周杰伦填词的人,应该很厉害吧。于是阿郎被待以老师的礼遇。其实,阿郎很心虚,这也是阿郎日后不爱和别人聊歌词的原因:“虽然我写得不错,也很想和别人讨论,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我帮周杰伦写。这个圈子是看重名声的。”后来,方文山哄阿郎开了博客,这惹得周杰伦很哀怨。本来方文山就常常拖他的稿;黄俊郎情愿写字画画,产量也不高。玩博客无疑占用了他们写词的时间。周杰伦在黄俊郎的博客里留下了一首“梨花体”的诗《我快哭了》:我快哭了 真的不是因为音乐或文字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文山自己事情都做不好了你竟然还听他的真的弄了一个部落格你就像在这格子里的棋子而且还是泛黄的 因为你姓黄拜托 你跟文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好把歌词写好等我回来唱我买两张机票 送你们去布拉格比较实在黄俊郎回复道:没办法啦 他是老板不仅如此 我还得被逼著称赞他 身不由己啦没想到你还会写出“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是一颗棋子而感到悲伤”这种复杂的句子了不起啊,很抱歉之前还误会你是文盲不过,我合理地怀疑这铁定是从书上抄来的还有,请专心把MV 拍好,不要常上网好吗妈的一堆人等著你吃穿呢2007年,筹备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时,周杰伦一定要阿郎写剧本、当导演兼演员。这三样,阿郎一样都没有试过。周杰伦找阿郎打桌球,说好输了就要去当导演。不导,就不给他歌写。阿郎输了球,后来给周杰伦发了一条短信:我可能是你在片场讨厌的人,让你不舒服的人,是你无法控制的人。你确定要这样的我吗?周杰伦回复:当然要。在百度黄俊郎吧里,有粉丝把阿郎在荧幕上屈指可数的一闪而过的镜头挖出来:MV《退后》里的长头发古惑仔、MV《三年二班》里和周杰伦打球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里给黄秋生递烟的那个??不知道阿郎如果看到这条帖子,会作何感想。阿郎和周杰伦的默契共存,就像方文山和周杰伦——虽然从在吴宗宪的办公室里共事就“打架”不断,但两人的词曲搭配就是大卖。如果说方文山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飘逸的东方风,阿郎则为周杰伦的歌曲带来了强大的穿透力。阿郎正史见到黄俊郎时,他穿着一身让我在20多天后笑得喷饭的衣服。白衬衫、深蓝色开衫毛衣、黑色羽绒服、牛仔裤。他说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身行头。后来,我在网上搜索,发现阿郎在内地的1个多星期里,全程穿着那身行头,白衬衫还是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那件。阿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访问我。因为在内地,我还没有做过任何采访。”摄影师把阿

郎摆来摆去,拗了好几个造型。阿郎特别高兴地说,哇,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确实,阿郎基本没什么照片。在他的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的扉页上,只画了一个看不清五官的人物抽象画。这次阿郎来内地是为了新书《这本书》和《第二本书》宣传。这是一套绘本,后面还有《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书名很累”。出版社把阿郎的书定义为“牛奶咖啡书”,意思是,可以在“雕刻时光”这类地方看的书。这套书里画的大多是婚恋、男女、父母和人生。画风和装帧很干净,除了《不是第四本书》有点彩色之外,都是黑白的。这是阿郎最喜欢的颜色。画中的人物都没有五官。比如一个四格漫画:“离开后的男人回来告诉女人他觉得亏欠她很多,想要弥补 女人想了一会,笑着说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因为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画中的线条淡淡的,没有情绪波动,配图文字也不说透,留给人足够的回味余地。其实阿郎在书里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可是生活中的常识总是需要有人来提醒。早在上世纪90 年代的大学时代,阿郎就完成了这些书的大部分创作,并且印成“假书”,不过无人问津。直到2003年,他和方文山搭档,加盟华人版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书才陆续出版,并且销量不错。常有人问阿郎,写词和画画有什么差异?他说,写词是穿衣着装,画画是洗澡。穿衣着装是为了穿给别人看,别人通过服装判断你很帅、有气质、有涵养;穿衣着装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某些快乐和虚荣。而画画是洗澡,洗得很干净,很舒服。没人看得到,也没人来打扰你。写词和画画的快乐程度是不同的。这几年,阿郎对于作词有点心虚。他最喜欢画画,这被视为他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和呼吸吃饭一样自然。阿郎没有受到任何科班训练,没有看过漫画,朱德庸、几米、高木直子,他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画成那样,只知道聊天聊着聊着,画就出来了,不打草稿,画得很快。如果硬要在阿郎的成长脉络里找到画画的源头,那得回溯到1973年的高雄农村,也许在父母的裁缝店里对构图、线条有了一丝启蒙。考上大学之后,他主修政地,却经常逃课画画。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坚持画画写书,没有收入。大雨天,房东把他的行李丢到马路上。半夜有人来催交水电煤,他不敢吭声。等脚步声远了,家里的水电也停了。那是他这辈子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一堆亲戚长辈给他下跪,求他找份安稳工作,把家里借了千万元台币的外债早日还清。时过境迁,阿郎说:“如果我能变得很强、很有力量,我也非得照自己的方式不可。我最了解自己。同时,我对让别人开心这件事的看法不太一样。”阿郎清楚并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走来。他没有车,也没有房。他赚的所有钱都给了家人和朋友。阿郎相信时代是一群人创造出来的结果。他喜欢租一套大房子,和朋友们一起住。朋友高兴来住就住。在大学里,他动用关系,买下了宿舍里所有的床位,把宿舍布置得像图书馆、旅馆。宿舍里摆着书、光碟、电脑,灯光、音乐很有气氛。大学四年里,他的宿舍没有锁过。想进去的人随时都可以进去。阿郎推门看见的经常是一堆根本不认识的人。那时,朋友们约定,如果有人带了女孩回来,就在门口放一把黄伞。有一天大雨,阿郎被淋成落汤鸡,赶回宿舍,正想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赫然看见一把黄伞。只好去路口买一份报纸、一包烟,蹲在宿舍门口抽烟看报,等了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最穷的时候,阿郎也租了大房子。来往的朋友时不时帮他交个水电费,有时还往门缝里塞点钱。阿郎说,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有他家的钥匙。“我有一个最大梦想,买两栋大楼,一栋给所有的亲戚住,一栋给所有的朋友住。”B=《外滩画报》H= 黄俊郎B:这次你和方文山一起做宣传,在公众场合彼此夸赞,能习惯吗?H: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很不习惯做宣传。文山逼我来内地。他一直说,你不可以这样子做事情,既然写了书,希望每个人看到你的书,你就要作出牺牲,付出努力。B:为什么周杰伦、方文山那么帮你?H:也许是性格吧。我不会形容。如果直接要杰伦帮我站台,文山帮我什么,他们反而不会搭理。可是我一副不喜欢的样子。有时候,他们爱淘气,算准了我一定会拒绝,会讨厌,会不舒服。他们就喜欢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他们真的很怪。要不是他们,我相信不但我的书很难发,而且就算发了,也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B:这让我想到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两个富人改变了一个落魄青年的命运。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不是特别想改变你的命运,看看这个游戏到底会玩成什么样?H:他们应该是出于惜才或是兄弟感情。我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别人很难理解。通常别人会以为我和文山彼此嫉妒。我会不会嫉妒文山既会写词又会写诗?我是不是文山的眼中钉?其实从来没有。我和文山在乎的东西不同,我只在乎画画。作词没有得奖,没有人关心我,我根本不care。B: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周润发的老电影《阿郎的故事》。在电影里,阿郎是个挺坚持的摩托车手
专访周杰伦好友黄俊郎--最好所有的朋友都住在一起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