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2009-03-25 14:40:5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

 

 

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桃花依旧,人面全非”。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桃花依旧,人面全非”。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
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


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


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


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


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


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桃花依旧,人面全非”。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


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

 

 

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

 

 

“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

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
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


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


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


《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


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


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桃花依旧,人面全非”。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

 

 

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

 

 

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桃花依旧,人面全非”。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


《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


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


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

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


《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

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
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


《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


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桃花依旧,人面全非”。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
《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


《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
“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


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


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

 

 

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


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


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


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

个状态比较好,就来演我的片子吧。”在榆林片场,王家卫只要说,“现在我们拍妹妹慕容嫣”。林青霞就会在一旁叫:“哎呀,我很久没有演过女人了!”现在,梁朝伟和刘嘉玲已经结为夫妻,当时两人同在榆林,并没有太多的碰头机会。梁朝伟演盲武士,基本上都呆在洪金宝的武打组里,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演了什么。刘嘉玲大多数戏份是站在水里,抱着马。张曼玉现已离开泽东公司,逐渐淡出华语电影圈。而当年她和王家卫像家人一样熟悉,从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就开始一起合作;《东邪西毒》里,她独坐在窗前顾影自怜,惊艳四座。江湖依旧在,难倒英雄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武侠梦,王家卫也不例外。在他那个年代,金庸、梁羽生都还在报纸上写连载小说。王家卫每天都追着报纸读,晚上9点躲上床,开小灯,偷偷地看。《东邪西毒》最初是根据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为蓝本,要拍上下集。在1992 年至1993 年长达2年的拍摄过程中,王家卫不断地改变想法,最终成为当时一部另类武侠片。当时绝大多数武侠片都把笔墨花在如何表现一个人的功夫高超上,而王家卫却在想一分钱难倒英雄的现实问题:“如果你真是一个杀手,你怎么去谋生?你不能去卖广告,你怎么去接生意?”王家卫非常喜欢一部美国电影,故事讲一个复仇的人永远回不了家。“这是部很棒的武侠片,我认为这是江湖里面的一个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回不了家,而且永远在家外面。我把这些有印象的东西放在这部电影,就成为我的武侠词典。”王家卫说。《东邪西毒》里的侠客都回不了家。张国荣演的欧阳锋因为大嫂成婚,自己独守沙漠,永远离开了白驼山;梁朝伟扮演的盲武士以一挡百,这也注定他会客死他乡;江湖险恶、复杂,洪七反而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做法来应对,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只是未来仍不确定。脱胎金庸的故事,却用了古龙的手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颠覆了金庸;同时,好友刘镇伟又用《东成西就》颠覆了王家卫。《东邪西毒》在榆林拍摄了4个多月,迟迟难产。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泽东公司对该片票房信心不足,又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紧急找来另外一个合伙人刘镇伟用这批明星再拍一部搞笑喜剧。1992 年12月起,王祖贤、叶玉卿等明星陆续来到榆林,和林青霞、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等同时拍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刘镇伟看来,当时这帮演员上午还在《东成西就》里开开心心;下午就要在《东邪西毒》里哭哭啼啼。《东成西就》也堪称香港喜剧经典。“那时,我和刘镇伟一起创作《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在《东邪西毒》里面有他的东西,《东成西就》也有我的东西。”王家卫说。昔日,刘镇伟和王家卫一起在电视台混生活,都是有才华不得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借钱买烟、买饭,结下深厚友谊。《东邪西毒》还成就了另外一部无厘头经典之作《大话西游》。据王家卫本人透露,《大话西游》前15分钟的戏,最早的创意来自《东邪西毒》的第一稿剧本。“第一稿我就往那个方向写,后来因为内容太多了,我就放下了。有一天,刘镇伟跑来问我,你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在,你拿去。半个月之后,他说自己拍了一个戏叫《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上下集于1995年公映,分别拿下2500 万、2100 万的高票房。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王家卫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可以去拍《东成西就》这样的电影。”但当时,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就决定了两种不同风格的决裂、两个不同的江湖方向。今年,王家卫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 位电影导演之一,并签约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CAA。拿着15年前这部作品,王家卫嘴里念叨最多的,还是变迁,还是时间。“我第一次去榆林看景,宾馆旁边的街上只有1 个小饭馆,饭馆只有一个灯泡;当我们决定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个小饭馆就已经不止1个小灯泡了;等我们拍之后,那个饭店不仅有了冷气、还有了冰箱??”饭店的老板娘长得很像刘嘉玲,王家卫称她“榆林刘嘉玲”。剧组拖拖拉拉拍了近2年,离开时,王家卫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老板娘答:“你们走了,我也赚钱了,就关门,继续做我的医生。”原来老板娘并不是开饭店这个行当的,她是这个宾馆里的医生,听说剧组要来这里拍戏,就租了房子开饭店。B=《外滩画报》  W= 王家卫B:《东邪西毒》对你来说,是拍摄生涯中,环境最艰苦、想法最晦涩的一部。对你来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感位置?W:它是我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要同时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拍完《阿飞正传》后,很多人说你的电影不卖钱、太艺术。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部电影在不同地区的观众反应是不一样,我就相信电影不是只有一条路。那时,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东邪西毒》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做它的终极版,就是希望最后它不会只流传在录像带、碟片里面。B:当年的版本,和现在的终极版本,哪一个更接近你最初的构思?W:其实,这个电影只有一个版本,现在这部电影就是原来的面貌。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


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


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


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15年前的《东邪西毒》又在内地院线上映了。该片拍摄于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集聚了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王家卫告诉记者:“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原则就是:没有必要去修改我们的历史。”文 李俊 张一阳 图 唐晓毅“桃花依旧,人面全非”。15 年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公映在即,王家卫感慨了这么一句。3 月,王家卫做客北京师范大学,北国剧场内挤满了1000 多名大学生,过道里站满了人。主持人问:“你们多少人看过1994年的老版《东邪西毒》?”大多数人都齐刷刷地举起手;又问:“有多少人看懂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手缩回去。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静静地坐在台上。他不尴尬,也不意外。影片的主演之一刘嘉玲,也是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才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该片的摄影老顽童杜可风嚷嚷着自己老了,用15年时间,才恍然有所悟:“以前跟着王家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梁朝伟告诉记者,《东邪西毒》在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并不大。因为制作时间来不及,等到该片首映的时候,电影节已经要闭幕了,观众都要跑光了,整个首映场非常冷清。他笑道:“那时,很多外国人都分不清楚谁是谁,估计现在去看会分得清楚一点。”那年,也是华语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最强悍的一年: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拿下金狮奖,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影帝奖,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被特别颁发了奥赛拉奖。1994年,《纽约时报》对该片的评价是:“神奇、忧郁、神秘,《东邪西毒》是一部哲人的影片。”该片是王家卫和刘镇伟组建泽东公司后,筹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末期组成张国荣、林青霞、梁朝伟、张曼玉等8大明星的强悍阵容,但在香港仅拿到903 万的票房。该片并没有和它的英文片名“AshesofTime”(编:时间的灰烬)化为灰烬,反而被影迷、影评人奉为王家卫式的经典。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调侃说:“香港一班影评人因为要吹捧《东邪西毒》,特别成立了一个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把第一届的最佳影片颁给了王家卫!”这也是影评人协会举办金紫荆奖的典故。花了4 年时间重新修复、剪辑,3月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终极版》重新在内地公映。去年10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出席了该片在纽约的首映礼。桃花依旧开,故人何处去?“在江湖里面最大的,武功最高的不是人,是那个时间,是那个自然”。这是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的“秘籍”,也同样适用该片的一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一家寄存拷贝的资料馆面临倒闭。王家卫接到消息后,从潮湿、零落的库房里找回《东邪西毒》拷贝。他发现拷贝已经严重残缺不全,有浸泡过的水痕,有断裂、有腐烂,大多数音效都已经丢失。他开始跑遍全世界很多唐人街,去找旧拷贝,修复该片。修复的过程相当繁复。要把所有的底片重新放到电影里,一帧一帧地去修复,和拍一部电影的难度差不多。同时,王家卫还要面对来自朋友的警告:“千万别把这事弄砸了,这是我们的最爱。”音乐效果无法恢复,王家卫找马友友,邀请他和丝路乐队,在上海重新为影片配乐。梁朝伟、刘嘉玲等演员重新为影片配过音,而张国荣因为已经故去,已经无法配音,只能努力去找回他的所有原音。事实上,今天的王家卫已经无法重拍《东邪西毒》。15 年的时间,香港黄金时期的奢侈阵容已经无法重现。正如他自己所说:“15年的时间里,我们当初拍电影的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有的人不在了,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不在了的人是张国荣。王家卫至今还记得,张国荣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全程呆在榆林拍戏,最后一个离开的演员。当时选择在陕西榆林拍戏,是奔着桃花林去,结果1992年9 月21 日剧组开机的时候,桃花已经谢了。当时,从香港到榆林,必须在西安转坐小飞机。张国荣最讨厌坐飞机,尤其是坐偏远支线小飞机;每次到剧组,他宁愿花9个小时坐长途汽车从西安一路颠簸到榆林。王家卫还记得这种小飞机的货架上有人放着活鸡,过道里还有人站着,“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张国荣有什么怨言。”《东邪西毒》也是杨采妮的处女作。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还是个傻乎乎的学生妹,去见王家卫的时候,是自己走到公司。杨采妮的记忆里,榆林拍戏很苦,但是回忆很美。她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张国荣会穿着大拖鞋,来陪她对戏。除了拍戏,剧组也没什么娱乐,张国荣陪她一起打羽毛球、下棋,“他那时候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连一点架子都没有”。私下里,大家只能玩一种很无聊的找西瓜游戏,就是把西瓜埋在沙地里,让人去找。林青霞在拍完《东邪西毒》之后,宣布作商人妇,选择了息影。去年终极版在美国公映时,她现身捧场,为复出热身。拍《东邪西毒》时,林青霞同时赶拍5部电影,都是扮演男人。王家卫说:“可能就是因为《东方不败》成功的缘故,我看她就处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平常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人,怎么跑到镜头里,就要当男人。我就对她说,你这


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


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


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


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


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

的历史。毕竟15年过去了,也许它的内容和现在的生活会有些脱节,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去修改的东西。我们不是去改变历史,而是还原、重现它。B:这部影片的阵容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奢华,当时怎么说服了这么一大堆明星来参与?W:许多明星在我前两部电影中就有出现,比如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林青霞是第一次合作。原著小说《射雕英雄传》人物众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我就把明星一个一个的套进去。现在,做终极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批阵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是历史性的。这批演员是代表着香港电影黄金的一代,如今要想再让他们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很多人都喜欢林青霞扮演的这个人格分裂的兄妹角色。你认为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三个角色可以互换吗?W:当然可以,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当然,你让张曼玉去演精神分裂的角色,也可以,但她出来的味道和林青霞一定不一样。我们当初选择林青霞,是因为在那之前她演过《东方不败》等很多男人的角色,然后我就和她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个精神分裂,我要把这个状况放进电影去。B:刚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50 位导演,您个人是否意外?W:这个怎么去评,怎么去选,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我相信每个地区、每个选择都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B:拍《蓝莓之夜》的时候,你第一次使用了剧本。以后再执导由国外明星主演的电影,是否会回归拍香港电影时不用剧本的状态?W:《蓝莓之夜》所谓的剧本,是因为在美国拍戏,涉及工会、保险等制度方面的问题,必须要有剧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路拍,一路再改的。当年,我拍《东邪西毒》的时候其实也有剧本,有那么厚(他用手比画着)。B:您在做导演之前做了十年的编剧,等自己来执导电影时却放弃了剧本。为什么?W:大家对剧本的概念,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满字。对我来说,剧本就是个蓝图。编剧对导演来说,就像是他的精神病专家。在拍摄时,导演会有许多疑问。有时,他会对剧本有重新的思考,确保每一句台词都是完美的,他需要有一个精神病专家来告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对我而言,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B: 您拍过的所有的电影,都有很有趣的英文名,比如《阿飞正传》,英文名叫《Days of BeingWild》;《花样年华》,叫《Inthe Mood of Love》等等。中文名基本是名词的堆砌,而英文名却有动态的感觉。W: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考究,我很懒。其实,很多片名直接就是歌曲的名称,比如《花样年华》的英文名,就是剧中一首歌曲的名称。凡是英文名是歌曲名称,都是我改的。B:还会再拍类似《东邪西毒》这样写意的电影吗?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W:其实《东邪西毒》是部结构非常紧密的戏。在重新制作时,放弃一点东西就会打破它的平衡,因为里面有很多戏都放在一起。我用了黄历来做一个结构,这是个很紧密的结构,它不写意。《重庆森林》是写意的,我们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王家卫谈《东邪西毒》归来--“我就是自己的精神病专家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