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  

2009-01-07 15:21:36|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专访世界国际象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

 

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

 

 

文、图/ 顾乡

 

 

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这是什么?”


“中国象棋。”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


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


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


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


“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


“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


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


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专访世界国际象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

 

 

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


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


“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

 


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


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


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


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


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


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


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


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


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


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


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


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


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


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


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


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


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

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


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


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

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托帕洛夫对那次失利一直耿耿于怀,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他把克拉姆尼克和克格勃联系在一起,“他可能是依靠特务机关作弊”。此后他又宣称:“我在俄罗斯时甚至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为这一番话,托帕洛夫差点被国际棋联禁赛3 年。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托帕洛夫的怀疑到底属实,还是只因赛前夸下的海口未成兑现而恼怒。但无论如何,他距离真正的棋王宝座就差这一口气。“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前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被称为“国际象棋王国”,国际象棋被奉为“国棋”。由于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民间的流行,多年以来,前苏联特级大师几乎垄断了国际象棋界。卡斯帕罗夫、卡尔波夫、克拉姆尼克等人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托帕洛夫被认为是打破前苏联选手垄断的最佳人选。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几次对弈中,托帕洛夫都表现得毫不退让。对于卡斯帕罗夫的退役,他曾经评价道:“对其他棋手来说,卡斯帕罗夫退役是件好事。并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大,退役前还有机会夺回世界冠军,而是因为他吸引了所有媒体和赞助商的注意力。”此话不无道理。卡斯帕罗夫时代,没有他参加的比赛不会提起赞助商的兴趣。直到卡斯帕罗夫退役后,赞助商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棋手身上,也催生了一些新赛事的诞生。托帕洛夫认为,棋盘虽小,里面却有大智慧:“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世界棋王统一战”的失利,对托帕洛夫来说无疑是一记巨大打击。怒气难平的他一度求助于佛教。“如果你在现实中碰到不公平的事情,是选择斗争还是隐忍?佛教给予了很明确的答案。”此后托帕洛夫逐渐走出阴影,并在今年的利纳雷斯超级赛上,完成了对克拉姆尼克的“复仇”。此时的他已经把两年前的争议看淡,“那时我是个情绪化的人。而现在下棋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在棋盘的小世界,托帕洛夫运筹帷幄、果敢勇猛、充满进取精神。但在棋盘外的大世界,他并不是对一切都很有把握,偶尔甚至觉得:“除了下棋,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棋盘上,总有规则可循。但在大千世界,例如政治领域,很难看到什么明确的规则。生活实在是太复杂了。”B =外滩画报T=托帕洛夫B: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棋?T:6岁就开始了,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那时他也很喜爱下棋,不过只是业余爱好。后来父母都去世了,只剩哥哥陪我玩。他也是业余爱好者,一直很关注我的比赛,一直支持我。B:父亲对你影响大吗?T:其实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大,我和他只玩了一两年,后来就进俱乐部了。B:国际象棋为何在东欧如此盛行?T: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国象都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保加利亚也如此。这些国家有伟大的冠军选手,而且体育项目都是依靠举国体制,许多项目都有政府支持。但现在不一样了,体育赛事变得私人化。国际象棋在保加利亚是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有很多狂热的棋迷。B:本次来中国参赛你觉得疲劳吗?T:在这里我进行了许多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和卜祥志、阿罗尼扬的对决,既耗时又激烈。B:你怎样评价和卜祥志的比赛?T:那确实是一场苦战,能逼和他我很幸运。此前我对他了解很少,不像对其他欧洲选手那样。卜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但需要多训练、和顶尖棋手多比赛,这主要是为了提升自信。经过大量比赛,他就会有击败任何人的自信。在竞技领域,自信是一切的关键。虽然他现在不很出名,但表现很好、很成熟。在职业棋手层面,尤其是在顶级赛事上,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关键时刻都不允许出错,你必须全神贯注。有许多选手在重要时刻都稳不住,结果犯了致命错误,功亏一篑。这就是比赛。B:卡斯帕罗夫是你遇过的最强对手?T:是的。他的确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虽然他输给“深蓝”,但在人类中还是最强的。我认为,10年前的“深蓝”并不完美,绝非不可战胜。但现在的电脑变得更强大了,能计算很多步,虽然偶尔也会犯错,但显然人类犯错的几率更大。如果没有非常精密的计算和思考,人类很难取胜。总之,现在的电脑非常难以击败。B:击败他给了你很大自信?T:确实是。其实,每场胜利都很重要。在顶级水平中,我需要去赢得每场比赛,这样才能保持自信,不然我会很不爽。B:换成是你,你能赢“深蓝”吗?T:不行。10年前的我还不够强大。现在我虽然有


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他19岁时就打败过卡斯帕罗夫,后来又成为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 分大关的棋手。在2008南京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邀请赛上,这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又顺利夺冠。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他说:“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每输一次,就相当于一次小小的死亡。因此,我必须争取赢得每场比赛。”文、图 顾乡眼前正襟危坐的微秃男人,正是现今国际象棋世界排名第一的保加利亚棋手维塞林?托帕洛夫(VeselinTopalov)。看到笔者拿出一副准备送给他的中国象棋,他好奇地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中国象棋。”托帕洛夫一听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抢过棋盒,似懂非懂地摆弄棋子。“我感觉它似乎要比国际象棋复杂。我很想了解它的规则。”托帕洛夫为自己的唐突解释说,“我是一个对其他文化很感兴趣的人,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第一次来中国,他就去了明孝陵抚摸石像,传说摸了它头部的人都将健康好运。“这不是迷信,这是入乡随俗。”南京大师邀请赛结束当晚,托帕洛夫搭乘组委会的巴士前往上海转机。再次见到笔者时,他笑着说:“如果可以,我明年一定会再回来。”托帕洛夫年仅19 岁时,就因击败棋王卡斯帕罗夫而名噪一时。他也是继两代霸主卡斯帕罗夫、克拉姆尼克之后,历史上第三位等级分突破2800分大关的棋手。遗憾的是,在2006年的“棋王统一战”上,托帕洛夫有争议地负于克拉姆尼克,失去了加冕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桂冠的最好机会。“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在许多人印象中,卡尔波夫冷酷、卡斯帕罗夫粗暴??世界棋坛大师们往往都是一副孤僻、乖戾的形象。不开口的托帕洛夫,似乎也符合这种感觉。不仅一副十足的聪明相,而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当他用纤细如女子的声音、唯唯诺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童年时,他感性的一面就慢慢展现出来。托帕洛夫小时候一学会下棋,每天就在父亲从工厂下班后缠着他下。父亲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能靠“诈输”来蒙混过关。全胜的战绩让儿子很得意。有一天,父亲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只想躺倒睡觉。不识趣的儿子仍旧不依不饶。父亲一来火,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我委屈地哭到半夜。后来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和母亲商量后,就把我送进一家国际象棋俱乐部学棋。那时的我才7岁,很淘气。”托帕洛夫记忆犹新。“或许是因为执著吧,我的水平提高很快。”1989 年,托帕洛夫在波多黎各获得男子14 岁组世界冠军。1991年,他和经纪人乘坐一部破旧不堪的雪铁龙,4 天内跑了2000 多公里,穿越了匈牙利、德国、法国等国。“保加利亚缺少大型赛事,我不得不四处参赛。”回想当年,托帕洛夫还觉得好笑, “最后选择留在了西班牙,因为那里有重要赛事。”这份执著慢慢得到了回报。1992 年,17 岁的他晋升特级大师。1994年,他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棋手,还第一次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05年在利纳雷斯超级大赛最后一轮再胜卡斯帕罗夫,最终积分与棋王并列第一,只因小分稍低屈居亚军。2006 年4月,托帕洛夫历史性地以等级分2804 分取代“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排名跃居世界第一。“只可惜,这些父亲都看不到了。”提到已经去世的父亲,托帕洛夫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忧郁。“以后再也不去俄罗斯了”自从1993年卡斯帕罗夫与国际棋联决裂,另立门户成立“职业国际象棋协会”并自行组织世界棋王争霸战后,棋坛一直存在“两王并立”的局面。直到2006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棋王统一战”才在国际棋联的牵头下在俄罗斯打响。作为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最终充满争议地负于“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倒在了距后卡斯帕罗夫时代“棋王”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台阶上。比赛过程中闹出了一个“厕所门”争议:当时比分落后的托帕洛夫突然抗议对手频繁如厕。厕所没有监控系统,他怀疑对手在里面利用电脑计算作弊。此后双方争执不下,托帕洛夫一方随即要求主办方提供监控录像,但录像中有大量丢失的画面。“这是主办方试图帮助克拉姆尼克隐瞒真相。”托帕洛夫十分气愤,宣称“一些政治人物影响了比赛的进程。我们甚至受到了官方的压力,要求我们保持沉默”。最终,克拉姆尼克还是在快棋加赛中击败托帕洛夫,成为棋界分
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


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一定实力,但电脑程序也越来越精密,还是难以击败。与电脑比赛和与人类比赛很不一样。跟人类比赛是允许犯错的,但和电脑比赛就绝不能走错一步。比赛时,人类很多时候会觉得疲劳、难以集中注意力,电脑显然不会这样。我现在经常利用电脑训练,但不会和电脑比赛。电脑是用来进行分析和训练的,不是用来竞赛的。B:国际象棋大师与常人相比更聪明吗?下棋对人有什么好处?T:未必。在我看来,国际象棋就是一种“头脑瑜伽”,不足以带来一种智慧上的优越,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觉得下棋对小孩很有好处。在你很小的时候,总是先行动后思维,下棋能让你学会用思维控制行动,这对成长很有好处,从中能学到控制情绪、作出判断、肩负责任,因为作出决定的人是你自己,自己要为成败负责。总之,对小孩的成长是很好的锻炼。如果是团队项目,胜败一般不由个人决定,而下棋就要自己负责,很简单。很多时候,你犯了错,你就输了。B:国际象棋大师有什么必备素质?T:目前的大师都各有特点。其实,我觉得很难简单定义某个标准来衡量选手。总而言之,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记忆力对于下棋来说非常重要。此外,还要具备过硬的心理和身体素质。最后我想说,一定要具有创造力。在高手层面,如果你想要击败他人,绝不能总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有时,需要给对方制造一点“惊喜”。B:你会和朋友下棋吗?T:基本上不会。我通常只会和专业人士下棋。因为对我的朋友来说,和我下棋没什么意思,呵呵。B:生活中一般和谁谈论国际象棋?T:和女友偶尔说一下,但她兴趣不大。主要还是和同行探讨,毕竟国际象棋还是比较小众的项目,了解它的人并不多。B:你平时冷静吗?喜欢和人交谈吗?T:不,我一点也不冷静,有时甚至很情绪化。作为棋手,我认为自己并不完美。我平时挺喜欢和人交谈,喜欢去很多不同地方,感受不同文化。B:听说你还喜欢足球?T:足球自然喜欢,我经常和朋友一起踢球。但我几乎对所有运动都感兴趣,还经常出入健身俱乐部,不过也说不上有哪些特别偏爱。B:其他爱好呢?听说你打算写书?T:电影!我非常喜欢看电影。至于写书,至少现在不会,主要是没时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写一本好书,就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不是一两周就能完成的。也许退役后,我会考虑写本书,但现在真是没时间。B:你对佛教也感兴趣?T:是的,我读了一些书,但只是兴趣而已,并不是信徒。佛教能启示我们很多,不过我的研究有限,了解并不多。了解佛家的精神能够使得我内心平静,更容易集中精神,尤其是在比赛中。

专访世界国际象棋王托帕洛夫-“棋盘就是一个小世界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