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  

2008-12-31 10:21:4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娱乐的人。”用导演叶伟信的话来说,他认为自己精神世界更接近叶问,而甄子丹外形、气质像叶问本人。他们两个人的联手,成就了这部颇有观众缘的《叶问》,也堪称是最完美的一次合作。甄子丹说:“经过这么多部电影的磨合,我们已经都能抓到对方的特点,可以互相弥补,同时,叶伟信这几年也在不断地寻找自我,我相信这部影片中,他找到了。”在两人前3次合作里,甄子丹一直在寻找动作片转变的突破口:在《杀破狼》中导入纪录片风格和较长镜头的武打,在《导火线》中引入混合格斗形式,在《龙虎门》中则弃腿用掌。《画皮》打开了另外一扇门甄子丹曾经演过动作喜剧,是和杨紫琼主演的《粉红金刚》,不过那部戏里,他油滑的风头完全被正义凛然的杨紫琼盖过。下一个喜剧角色,他居然等了14 年。陈嘉上来找甄子丹演《画皮》时,就已经知道他能搞笑。私下里,他经常听甄子丹乱七八糟、眉飞色舞地讲笑话,各种颜色的笑话都有。不过,事先甄子丹自己也不敢对外拍着胸脯说保证没问题,他害怕被人骂。甄子丹指出,他从来没有觉得幽默的东西难演,但是市场往往比较保守,一旦成功就不想再去做新尝试。“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武打的形象上获得肯定,也占据了一定的位置。所以,不管是老板还是导演,他们都不会让我去搞笑,他们也不会冒险??但是我知道我能做到。”老板黄百鸣和周星驰是好朋友,经常一起聊天。很早,黄百鸣就在周星驰面前感叹说:“这个年头,很难找到好的喜剧演员。”周星驰说:“有啊!甄子丹。”黄百鸣说:“他怎么可以演?”等《画皮》公映后,甄子丹饰演的庞勇在幽默上倒也出彩,老板的态度立刻有了180度的转弯。甄子丹笑:“他就是个商人嘛。”人还在内地,老板黄百鸣的电话就不断,“我给你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的,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打开报纸,甄子丹一眼就看到老板在报纸上说,准备下一部电影找甄子丹演喜剧,已经在浙江看过景了。冲着黄百鸣的商人秉性,甄子丹开玩笑地说:“如果《画皮》再早点公映,估计他会把《家有喜事》的古天乐换下来,让我上了。”喜剧给甄子丹在演艺事业上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既新鲜,又充满好奇。功夫喜剧也是香港百试不爽的成功片种之一。甄子丹也认真思考过:要走搞笑路线,没有人超得过周星驰;也不能走成龙的路线,那需要丰富的身体语言和表情变换。“每个人的风格不同,我要做的话,会走一条新路,比如黑色幽默,讲冷笑话??”甄子丹说。“儿子练武,难道去开武馆?”“其实,银幕上的东西,是我们演员营造的东西,虚拟出来的。”甄子丹认为,他自己也是如此,“你们看到的那种酷都是经营出来的。”甄子丹出生在广东,2岁来到香港,11岁移民美国波士顿。他的母亲麦宝婵是个世界闻名的武术家和太极拳师,在当地创办了中华武术研究会。父亲是波士顿的报社编辑,擅长弦乐,会拉小提琴和二胡。他从小开始学习钢琴、学习武术,甚至一度痛苦地抉择过,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

 

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

 

 

文/ 李俊

。“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

。“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

娱乐的人。”用导演叶伟信的话来说,他认为自己精神世界更接近叶问,而甄子丹外形、气质像叶问本人。他们两个人的联手,成就了这部颇有观众缘的《叶问》,也堪称是最完美的一次合作。甄子丹说:“经过这么多部电影的磨合,我们已经都能抓到对方的特点,可以互相弥补,同时,叶伟信这几年也在不断地寻找自我,我相信这部影片中,他找到了。”在两人前3次合作里,甄子丹一直在寻找动作片转变的突破口:在《杀破狼》中导入纪录片风格和较长镜头的武打,在《导火线》中引入混合格斗形式,在《龙虎门》中则弃腿用掌。《画皮》打开了另外一扇门甄子丹曾经演过动作喜剧,是和杨紫琼主演的《粉红金刚》,不过那部戏里,他油滑的风头完全被正义凛然的杨紫琼盖过。下一个喜剧角色,他居然等了14 年。陈嘉上来找甄子丹演《画皮》时,就已经知道他能搞笑。私下里,他经常听甄子丹乱七八糟、眉飞色舞地讲笑话,各种颜色的笑话都有。不过,事先甄子丹自己也不敢对外拍着胸脯说保证没问题,他害怕被人骂。甄子丹指出,他从来没有觉得幽默的东西难演,但是市场往往比较保守,一旦成功就不想再去做新尝试。“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武打的形象上获得肯定,也占据了一定的位置。所以,不管是老板还是导演,他们都不会让我去搞笑,他们也不会冒险??但是我知道我能做到。”老板黄百鸣和周星驰是好朋友,经常一起聊天。很早,黄百鸣就在周星驰面前感叹说:“这个年头,很难找到好的喜剧演员。”周星驰说:“有啊!甄子丹。”黄百鸣说:“他怎么可以演?”等《画皮》公映后,甄子丹饰演的庞勇在幽默上倒也出彩,老板的态度立刻有了180度的转弯。甄子丹笑:“他就是个商人嘛。”人还在内地,老板黄百鸣的电话就不断,“我给你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的,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打开报纸,甄子丹一眼就看到老板在报纸上说,准备下一部电影找甄子丹演喜剧,已经在浙江看过景了。冲着黄百鸣的商人秉性,甄子丹开玩笑地说:“如果《画皮》再早点公映,估计他会把《家有喜事》的古天乐换下来,让我上了。”喜剧给甄子丹在演艺事业上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既新鲜,又充满好奇。功夫喜剧也是香港百试不爽的成功片种之一。甄子丹也认真思考过:要走搞笑路线,没有人超得过周星驰;也不能走成龙的路线,那需要丰富的身体语言和表情变换。“每个人的风格不同,我要做的话,会走一条新路,比如黑色幽默,讲冷笑话??”甄子丹说。“儿子练武,难道去开武馆?”“其实,银幕上的东西,是我们演员营造的东西,虚拟出来的。”甄子丹认为,他自己也是如此,“你们看到的那种酷都是经营出来的。”甄子丹出生在广东,2岁来到香港,11岁移民美国波士顿。他的母亲麦宝婵是个世界闻名的武术家和太极拳师,在当地创办了中华武术研究会。父亲是波士顿的报社编辑,擅长弦乐,会拉小提琴和二胡。他从小开始学习钢琴、学习武术,甚至一度痛苦地抉择过,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
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


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


“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

 

 

《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

 

 

“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

娱乐的人。”用导演叶伟信的话来说,他认为自己精神世界更接近叶问,而甄子丹外形、气质像叶问本人。他们两个人的联手,成就了这部颇有观众缘的《叶问》,也堪称是最完美的一次合作。甄子丹说:“经过这么多部电影的磨合,我们已经都能抓到对方的特点,可以互相弥补,同时,叶伟信这几年也在不断地寻找自我,我相信这部影片中,他找到了。”在两人前3次合作里,甄子丹一直在寻找动作片转变的突破口:在《杀破狼》中导入纪录片风格和较长镜头的武打,在《导火线》中引入混合格斗形式,在《龙虎门》中则弃腿用掌。《画皮》打开了另外一扇门甄子丹曾经演过动作喜剧,是和杨紫琼主演的《粉红金刚》,不过那部戏里,他油滑的风头完全被正义凛然的杨紫琼盖过。下一个喜剧角色,他居然等了14 年。陈嘉上来找甄子丹演《画皮》时,就已经知道他能搞笑。私下里,他经常听甄子丹乱七八糟、眉飞色舞地讲笑话,各种颜色的笑话都有。不过,事先甄子丹自己也不敢对外拍着胸脯说保证没问题,他害怕被人骂。甄子丹指出,他从来没有觉得幽默的东西难演,但是市场往往比较保守,一旦成功就不想再去做新尝试。“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武打的形象上获得肯定,也占据了一定的位置。所以,不管是老板还是导演,他们都不会让我去搞笑,他们也不会冒险??但是我知道我能做到。”老板黄百鸣和周星驰是好朋友,经常一起聊天。很早,黄百鸣就在周星驰面前感叹说:“这个年头,很难找到好的喜剧演员。”周星驰说:“有啊!甄子丹。”黄百鸣说:“他怎么可以演?”等《画皮》公映后,甄子丹饰演的庞勇在幽默上倒也出彩,老板的态度立刻有了180度的转弯。甄子丹笑:“他就是个商人嘛。”人还在内地,老板黄百鸣的电话就不断,“我给你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的,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打开报纸,甄子丹一眼就看到老板在报纸上说,准备下一部电影找甄子丹演喜剧,已经在浙江看过景了。冲着黄百鸣的商人秉性,甄子丹开玩笑地说:“如果《画皮》再早点公映,估计他会把《家有喜事》的古天乐换下来,让我上了。”喜剧给甄子丹在演艺事业上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既新鲜,又充满好奇。功夫喜剧也是香港百试不爽的成功片种之一。甄子丹也认真思考过:要走搞笑路线,没有人超得过周星驰;也不能走成龙的路线,那需要丰富的身体语言和表情变换。“每个人的风格不同,我要做的话,会走一条新路,比如黑色幽默,讲冷笑话??”甄子丹说。“儿子练武,难道去开武馆?”“其实,银幕上的东西,是我们演员营造的东西,虚拟出来的。”甄子丹认为,他自己也是如此,“你们看到的那种酷都是经营出来的。”甄子丹出生在广东,2岁来到香港,11岁移民美国波士顿。他的母亲麦宝婵是个世界闻名的武术家和太极拳师,在当地创办了中华武术研究会。父亲是波士顿的报社编辑,擅长弦乐,会拉小提琴和二胡。他从小开始学习钢琴、学习武术,甚至一度痛苦地抉择过,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
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


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


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


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娱乐的人。”


用导演叶伟信的话来说,他认为自己精神世界更接近叶问,而甄子丹外形、气质像叶问本人。他们两个人的联手,成就了这部颇有观众缘的《叶问》,也堪称是最完美的一次合作。甄子丹说:“经过这么多部电影的磨合,我们已经都能抓到对方的特点,可以互相弥补,同时,叶伟信这几年也在不断地寻找自我,我相信这部影片中,他找到了。”

。“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在两人前3次合作里,甄子丹一直在寻找动作片转变的突破口:在《杀破狼》中导入纪录片风格和较长镜头的武打,在《导火线》中引入混合格斗形式,在《龙虎门》中则弃腿用掌。

 

。“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画皮》打开了另外一扇门

 

 

甄子丹曾经演过动作喜剧,是和杨紫琼主演的《粉红金刚》,不过那部戏里,他油滑的风头完全被正义凛然的杨紫琼盖过。


下一个喜剧角色,他居然等了14 年。


陈嘉上来找甄子丹演《画皮》时,就已经知道他能搞笑。私下里,他经常听甄子丹乱七八糟、眉飞色舞地讲笑话,各种颜色的笑话都有。不过,事先甄子丹自己也不敢对外拍着胸脯说保证没问题,他害怕被人骂。


甄子丹指出,他从来没有觉得幽默的东西难演,但是市场往往比较保守,一旦成功就不想再去做新尝试。“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武打的形象上获得肯定,也占据了一定的位置。所以,不管是老板还是导演,他们都不会让我去搞笑,他们也不会冒险??但是我知道我能做到。”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
老板黄百鸣和周星驰是好朋友,经常一起聊天。很早,黄百鸣就在周星驰面前感叹说:“这个年头,很难找到好的喜剧演员。”周星驰说:“有啊!甄子丹。”黄百鸣说:“他怎么可以演?”


等《画皮》公映后,甄子丹饰演的庞勇在幽默上倒也出彩,老板的态度立刻有了180度的转弯。甄子丹笑:“他就是个商人嘛。”人还在内地,老板黄百鸣的电话就不断,“我给你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的,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打开报纸,甄子丹一眼就看到老板在报纸上说,准备下一部电影找甄子丹演喜剧,已经在浙江看过景了。冲着黄百鸣的商人秉性,甄子丹开玩笑地说:“如果《画皮》再早点公映,估计他会把《家有喜事》的古天乐换下来,让我上了。”


喜剧给甄子丹在演艺事业上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既新鲜,又充满好奇。功夫喜剧也是香港百试不爽的成功片种之一。甄子丹也认真思考过:要走搞笑路线,没有人超得过周星驰;也不能走成龙的路线,那需要丰富的身体语言和表情变换。“每个人的风格不同,我要做的话,会走一条新路,比如黑色幽默,讲冷笑话??”甄子丹说。

 

。“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儿子练武,难道去开武馆?”

 

 

“其实,银幕上的东西,是我们演员营造的东西,虚拟出来的。”甄子丹认为,他自己也是如此,“你们看到的那种酷都是经营出来的。”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
甄子丹出生在广东,2岁来到香港,11岁移民美国波士顿。他的母亲麦宝婵是个世界闻名的武术家和太极拳师,在当地创办了中华武术研究会。父亲是波士顿的报社编辑,擅长弦乐,会拉小提琴和二胡。


他从小开始学习钢琴、学习武术,甚至一度痛苦地抉择过,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


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


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


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


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

。“也许我也有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那条路,我没走,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是一个很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做??”甄子丹说。在北京国家武术队里,作为第一个外籍学员,甄子丹是李连杰的同门师兄弟。学成途经香港时,他被当时正在寻找新星的袁和平发掘。由于他的外表不如李连杰帅,亲和力又不如成龙,地位很尴尬,一度只能在电影里演反面奸角。他也当过导演,拍过电影《谈谈情,跳跳舞》。也曾经在好莱坞呆过,但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角色。在拍完张艺谋的《英雄》之后,他也是第一个率先从好莱坞回到香港的打星。甄子丹认为,练武的时候,最起码控制权在自己的手中,但是一旦进入电影圈,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拍了20多年的戏,大多数时候,他都在高高低低里徘徊,但是他有一套保守的原则,就是坚持。在自己做导演的时候,他抽了5年的烟。有一天,他很厌烦自己这副样子,就发誓:“我甄子丹再抽一根烟,就变成个笨蛋”。从那天起到现在,他真的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甄子丹认为以前的自己性格比较开朗,有点反叛,从他早期的功夫电影中就能看到这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理解武术的概念发生变化,人也慢慢成熟:“我的武术已经到了很平静、很清楚自己的阶段,我自己也开始用很平常心去对待一切。”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现在,甄子丹有一儿一女。他不认为,儿子就应该继承老爸的功夫,练武的人未必都很有型。“我是个练武的人,我就能坦白地说,的确是拿武功的底子换来一份工作,此外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不像当律师、医生??练武干嘛呢?难道真的要他长大开武馆吗?”作为父亲,甄子丹对学武术的前景并不看好。

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了一部自己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作为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已经46岁的甄子丹一直坚持着寻找功夫片转变的突破点。去年另一部票房黑马《画皮》,为他打开了喜剧的大门。很早以前,周星驰便曾肯定过甄子丹的搞笑能力。文 李俊刚刚过去的2008 年,影市冷不丁杀出2匹大黑马,一个是《叶问》,一个是《画皮》。凑巧的是,跨上这两匹黑马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叫甄子丹。今年,甄子丹是46岁的狮子座。当成龙认为自己老了,李连杰宣布终结武术电影生涯,专心慈善之后,甄子丹是唯一还在香港影坛卖力打拼的真功夫打星。他坐在沙发上,当着一堆记者的面,笑着问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老板黄百鸣:“《叶问》拍续集,是不是该给我加片酬了?”黄老板满脸堆笑:“加,加。”从影20多年,甄子丹总算交出一部能拿出手的功夫片代表作《叶问》。该片内地票房奔着亿元俱乐部而去,有观众转辗不同电影院前抱怨,“场次太少,买不到票”。这部有缺点的功夫之作,赢得影院里观众自发的鼓掌叫好声,倒也酣畅淋漓,成为2008年贺岁片中最有剧场效应的影片。另外一部《画皮》,是他无心之作,这个会功夫的庞勇不用卖力打,多经营点幽默细胞就能交差,这倒是让一大堆幕后制作人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演喜剧。“很多年前,我就说,其实我也可以来搞笑,当然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甄子丹无奈地摇摇头。现在,《画皮》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老板黄百鸣已经为他准备了3个剧本,都是和喜剧有关。《叶问》甄氏功夫片到达最佳火候“缘分这个东西很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甄子丹现在爱说的一句话。在《江山美人》开机的第一天,甄子丹在片场接到黄百鸣的电话。本来,他们约好下部电影一起拍《卫斯理》的,结果黄老板说,“我们先拍《叶问》,我连版权都拿到手了,也得到了叶家后人的授权。”早在10 多年前,刘镇伟、元奎就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叶问的影片,就找到甄子丹演叶问,周星驰演李小龙。当时,还都签了合约,甄子丹还拿了10万元的定金。后来,这个电影公司垮掉了,戏就被搁浅了。多年后,甄子丹听说王家卫也要拍《一代宗师叶问》,梁朝伟主演叶问,他心理还暗暗觉得可惜,“那个角色其实蛮适合我的”。拍《叶问》,甄子丹花了很多心思。提前9个月,他就开始把过去现代的拳路放下,专心练习咏春拳。他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工作,去了趟叶问在广东佛山的老家,在那里住了好几天。甄子丹扮演的叶问和传统的一代功夫大师截然不同,淡定、从容,没有《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的浪漫,也没有《霍元甲》中气势恢宏的一脸正气。咏春拳在以前其实就是个少爷拳,一直都是富家子弟学的。叶问也不例外,是个出身很有钱的家庭,不用自己去赚钱,喝喝茶、打打拳,都是他的业务爱好。甄子丹认为:“叶问就是穿着长袍,过着书卷味十足的生活,不想做人家的师傅,是那种自我甄子丹:我的酷都是经营出来的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