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希腊骚乱目击记  

2008-12-18 15:58:3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希腊骚乱目击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希腊骚乱目击记

 

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文/ 刘旭阳

 

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B=《外滩画报》X= 徐伟春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

 

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


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

 

 

“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

 

 

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


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


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


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


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


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


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

 

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B=《外滩画报》X= 徐伟春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

 

“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

 

希腊骚乱目击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

 

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


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
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


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


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


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

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B=《外滩画报》X= 徐伟春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


“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

 

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B=《外滩画报》X= 徐伟春

 

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B=《外滩画报》X= 徐伟春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

 

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
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


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


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
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


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


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


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


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

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B=《外滩画报》X= 徐伟春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
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


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

希腊骚乱目击记12 月6 日因警察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引发的希腊骚乱,迅速从雅典蔓延到全国各地,破坏程度比几年前的法国城郊骚乱更严重,而当局似乎却只能徒唤奈何。这个世界民主发源地的社会结构为何如此脆弱?骚乱对希腊人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当地人又是如何看待骚乱和闹事者的?《外滩画报》近日就此对几位希腊人和旅希华人进行了采访。文 刘旭阳12 月6 日,两名警察在希腊雅典伊哈瑞亚区(Exarchia)一间夜总会门前,和约30名青少年发生冲突。这群青少年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开枪回敬,致使15 岁少年安德烈.格里格罗普鲁斯(AndreasGrigoropoulos)饮弹身亡。惨剧在当晚就引发了巨大骚乱。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和互联网,组织或参与了在雅典市中心、希腊第二大城市萨洛尼卡等城市同时举行的大规模示威。开始时只是一些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在闹事,但随后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一些扎头巾的闹事者开始打砸抢烧。几乎一夜之间,暴力席卷了整个希腊。截至10日,已有五六百家商店被毁坏,仅雅典一市就蒙受超过2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个爱琴海边的欧洲文化、艺术和民主发源地,又一次遭受严峻考验。“示威专业户”与“政府阴谋论”对世代居住在雅典Pangrati 区的年轻人康斯坦蒂诺斯.科斯托格卢(KonstantinosKostoglou)来说,游行示威早已司空见惯。每年11月17 日,一些无政府主义者都会举行集会,庆祝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推翻军人独裁政府的希腊学生民主运动。2000年克林顿到访时,雅典也发生过大规模反美游行。但像这次持续这么长时间、规模如此之大的骚乱,他也是平生第一次遇见。这位雅典人在邮件中这样告诉记者。雅典城区的多条大街都遭到严重破坏,因为这些地方恰好位于大学、银行和政府部门的聚集区。科斯托格卢在这些街上看到了一辈子都将难忘的骇人场面。他告诉记者:“你能想象么?大约500 个蒙面暴民在街上肆无忌惮地扔燃烧瓶,打砸商店。街边是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汽车和商店。他们对面50米外就站着列好队的防暴警察,他们无动于衷,眼看着几乎所有商铺,特别是那些美国公司开的,被人群哄抢一空。”在一家私营公司上班的科斯托格卢庆幸,暴徒的袭击只针对警察,对普通市民并没有过激举动。但惊魂未定的他还是立刻返回家中,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关注事态发展。他一再告诉记者,普通雅典市民对暴民都非常愤怒;但雅典有大约五六百个“示威专业户”。和和平集会的学生不同,他们参加示威,只是为了从中浑水摸鱼、搞破坏;正是由于这群人的煽风点火,以及贫穷的非法移民跟着偷窃哄抢,抗议才演变成一场失控的全国大骚乱;“我必须告诉你,这绝不是什么革命或者内战,因为大多数希腊人并不支持他们。”不过,希腊人反对骚乱者,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政府。骚乱的根源之一,是公众对政府在政治、司法、公共福利上的腐败,以及在经济危机中的无能表现失去耐心。在希腊,绝大部分失业人口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很多像科斯托格卢这样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工作10 小时,却只能拿到700欧元的月收入。警察射杀少年事件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当然,也有民众认为,骚乱是政府一手导演的。科斯托格卢的朋友、在英国读政治学博士的福蒂斯.马弗


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


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


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

罗马蒂就对记者说:“虽然警察枪杀少年是骚乱的导火索,但我认为希腊政府有意放纵闹事者,以转移公众对政府丑闻调查的视线。这就是骚乱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这种愚蠢做法会让整个国家陷入更深的危机中。起码很多人将不再相信,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财产不受侵害。”“雅典并没有沦为一片火海”12 月10日,在希腊议会门外抗议的学生向防暴警察喊话希腊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希腊年轻人往往比较容易受左倾思想影响,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对现有的规章制度和权威持对立和挑战的态度,长期与警方势不两立。在号称“无政府主义圣地”的雅典伊哈瑞亚区,激进青年经常故意把警察引诱到这里,然后用石块和燃烧瓶痛击以泄愤。正如19岁的学生示威者安德烈对《卫报》所说,“向警察扔石块是一种象征性行为。他们都是混蛋,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原因是从1967 持续到1974 年的军人统治。1974 年11月17日爆发的大规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最终也导致军政府的垮台。实行民主化以后,政府为保护学生,制定了“武力不得进入校园”的法律,即如果没有教师许可,执法人员就无权进入大学。因此在许多年前,一些学生们肆无忌惮地和警察发生摩擦,事后跑进校园一躲了事。警察对他们根本束手无策。希腊骚乱的蔓延,已经让人们怀疑这个诞生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伟人的东南欧小国是否将会因暴力陷入瘫痪。不过,在新华社驻雅典首席记者梁业倩看来,12月8 日的骚乱是近几天最失控的一日,目前骚乱已经得到控制,主要局限于示威游行的多发地一带。凭借对希腊社会现状的几年观察,梁业倩告诉记者:因为示威游行发生频率很高,希腊大众对此并不敏感;“一般来说,希腊人的游行非常平和。我观察过很多次,他们的政治集会感觉更像大派对,很多示威者一边喝咖啡、抽香烟,一边喊口号;只是借此向政府表达一种情绪。“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示威一开始就升级成暴力事件,并迅速扩散到北方的萨洛尼卡、克里特岛行政中心干地亚、科孚岛和帕特拉斯等地。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对被打死的少年抱有同情,但打砸抢者通常是固定的—年轻学生、无政府主义者、和警察有过矛盾的人,当然还有职业小偷。这些闹事者一有机会,就要进行破坏。”她认为,除示威区域还有小规模骚乱和8 日晚人群的过激行为之外,骚乱对希腊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当然,雅典人仍然尽量避免到市中心—怕车子被烧,也不太敢开车出门。总的来说,生活秩序没什么影响。在骚乱最严重的8日晚,因为公交车停运,我一个记者朋友从骚乱区域步行出来,走到距骚乱中心区宪法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地方,还看到有希腊人坐着悠闲地喝咖啡、吃饭,跟几条街之外的暴力骚乱完全是不同的画面。雅典并不像我们在国内看到的或者想象的那样,全城一片混乱,到处都在燃烧。”专访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B=《外滩画报》X= 徐伟春B:骚乱起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X:据说警察并没有向扔石块的青年开枪,而是在朝天鸣枪时,子弹被建筑物弹回,击中了那个小孩。B:当地华人华侨的生活受影响吗?X:市中心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受到骚乱人群的破坏和冲击,玻璃全部被砸碎,现在还没有听说有哪家华人华侨被砸被偷被抢。但骚乱让我们出行变得很


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开车。虽说希腊经常游行,但是这次的规模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久,非常让人吃惊。B:你看到骚乱经过吗?X:第一天的示威人群很多,里面什么人都有,以年轻人居多。路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一些暴徒四处放火,市中心那些比较豪华、装修高档、出售昂贵商品的店铺,还有银行、政府办公楼、邮电局都是他们焚烧的对象;防暴警察只是象征性地驱散人群。目前,雅典已基本恢复了秩序。B:希腊的经济是否雪上加霜?X:雅典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受波及,要么关门,要么被砸被抢。生意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剩下玻璃店。这几天,市内所有玻璃店生意都非常红火。大面积玻璃的价格起码涨了一倍。B:华人华侨是否受到了经济损失?X:华人华侨没有直接的损失,但间接损失很大。本来圣诞前夕是一年的生意旺季,现在因为警察封路,加上其他地方人又不敢到雅典来购物或进货,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B:为什么华人商铺没有受严重破坏?X:我们不害怕打抢砸——砸抢之后他们都会走,但另外一些非法移民和地痞流氓会趁机哄抢,这就很严重了。骚乱发生时我不在店内,不过我让店员在第一时间把门都关上。华人的商铺一般都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的,外面还有一道是铁皮卷帘门。希腊人只有一道玻璃门,玻璃一被砸碎,货就被抢光了。我对面的希腊店铺几乎都遭殃了。此外,我们华人华侨总商会组织了一些人,在事发第二天晚上一直巡逻到12点。B:骚乱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X:主要是经济危机。在金融风暴之下,这些希腊人连圣诞节都过不好了,有气没地方出,就全部倾泻在政府身上。因为一点摩擦,就把大家的火给点起来了。B:目前雅典局势怎么样?X:市区还可以,但晚上比较危险。我们总商会一直在宣传,让大家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所有的游行动向和线路。本来雅典是不夜城,10点钟后还会堵车,但现在到了9点钟,街上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次骚乱有点不可预测,我们华人之间都互相嘱咐要小心。唯一让人比较庆幸的是,骚乱没有专门针对外来移民。
希腊骚乱目击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