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  

2008-11-18 15:33:0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大选日如同过圣诞“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在视频窗旁的即时论坛里,粉丝们议论的话题大多与科特吉有关,科特吉则把最新选情第一时间汇报给网友。两个多小时后,一个工作人员在科特吉西装领带上系上麦克风,主持人史密斯终于转过来面朝科特吉,摄影机也跟了过来。“作为网络媒体的代表,你怎么看视频网络对大选的影响?”史密斯问。“以前,竞选活动很少涉及网络。随着视频网站逐渐深入人心,越来越多年轻投票者把视频网站看作了解政治的途径??”他正说得起劲,史密斯突然打断:“奥巴马又赢了俄亥俄州。让我们谈谈这个。”说罢又掉头去找大人物。被撇在一边的科特吉做了个鬼脸,重新跟网友聊起来。“我从没想过跟大人物抢风头。我的确很享受和网友的互动,能跟1200多名网友一起过大选日我很满足。”科特吉告诉记者。大选胜负决出, 福克斯背景画面出现奥巴马的巨幅头像。一位粉丝留言科特吉:“ 别动。现在你就在奥巴马的肩膀上,我要给你拍张照。”另一位问:“能否把镜头转向主持人?我想看看他们现在正讨论什么。”两条留言几乎同时出现,科特吉不假思索地把镜头转向主持人。“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实在微不足道,当然要把多一点镜头留给他们。”科特吉说。在向网友传达“奥巴马赢了”之后,科特吉突然表情凝重地沉默了数分钟。事后他向记者解释:“奥巴马当选并不意外。但当我看到美国人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显然这是个历史性事件。看到支持者的激动落泪,听到即便反对者也在议论此事的重大历史意义,我觉得太震撼了。”“以后我该做什么?重回学校读个乌克兰哲学研究生?”科特吉在当天的视频中问道。粉丝们纷纷挽留。留言之一:“只要你继续做视频,我就会继续看。请不要离开我们。”他们不必担心。正如科特吉对记者所说:“我会继续通过在线视频跟我的观众交流。它是如此有趣又亲密的沟通方式,有它才有今天的我。”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

 

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

 

 

文/ 周一妍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科特吉网络电视台”

 

 

“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


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


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

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大选日如同过圣诞“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


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


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

在视频窗旁的即时论坛里,粉丝们议论的话题大多与科特吉有关,科特吉则把最新选情第一时间汇报给网友。两个多小时后,一个工作人员在科特吉西装领带上系上麦克风,主持人史密斯终于转过来面朝科特吉,摄影机也跟了过来。“作为网络媒体的代表,你怎么看视频网络对大选的影响?”史密斯问。“以前,竞选活动很少涉及网络。随着视频网站逐渐深入人心,越来越多年轻投票者把视频网站看作了解政治的途径??”他正说得起劲,史密斯突然打断:“奥巴马又赢了俄亥俄州。让我们谈谈这个。”说罢又掉头去找大人物。被撇在一边的科特吉做了个鬼脸,重新跟网友聊起来。“我从没想过跟大人物抢风头。我的确很享受和网友的互动,能跟1200多名网友一起过大选日我很满足。”科特吉告诉记者。大选胜负决出, 福克斯背景画面出现奥巴马的巨幅头像。一位粉丝留言科特吉:“ 别动。现在你就在奥巴马的肩膀上,我要给你拍张照。”另一位问:“能否把镜头转向主持人?我想看看他们现在正讨论什么。”两条留言几乎同时出现,科特吉不假思索地把镜头转向主持人。“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实在微不足道,当然要把多一点镜头留给他们。”科特吉说。在向网友传达“奥巴马赢了”之后,科特吉突然表情凝重地沉默了数分钟。事后他向记者解释:“奥巴马当选并不意外。但当我看到美国人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显然这是个历史性事件。看到支持者的激动落泪,听到即便反对者也在议论此事的重大历史意义,我觉得太震撼了。”“以后我该做什么?重回学校读个乌克兰哲学研究生?”科特吉在当天的视频中问道。粉丝们纷纷挽留。留言之一:“只要你继续做视频,我就会继续看。请不要离开我们。”他们不必担心。正如科特吉对记者所说:“我会继续通过在线视频跟我的观众交流。它是如此有趣又亲密的沟通方式,有它才有今天的我。”


“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

在视频窗旁的即时论坛里,粉丝们议论的话题大多与科特吉有关,科特吉则把最新选情第一时间汇报给网友。两个多小时后,一个工作人员在科特吉西装领带上系上麦克风,主持人史密斯终于转过来面朝科特吉,摄影机也跟了过来。“作为网络媒体的代表,你怎么看视频网络对大选的影响?”史密斯问。“以前,竞选活动很少涉及网络。随着视频网站逐渐深入人心,越来越多年轻投票者把视频网站看作了解政治的途径??”他正说得起劲,史密斯突然打断:“奥巴马又赢了俄亥俄州。让我们谈谈这个。”说罢又掉头去找大人物。被撇在一边的科特吉做了个鬼脸,重新跟网友聊起来。“我从没想过跟大人物抢风头。我的确很享受和网友的互动,能跟1200多名网友一起过大选日我很满足。”科特吉告诉记者。大选胜负决出, 福克斯背景画面出现奥巴马的巨幅头像。一位粉丝留言科特吉:“ 别动。现在你就在奥巴马的肩膀上,我要给你拍张照。”另一位问:“能否把镜头转向主持人?我想看看他们现在正讨论什么。”两条留言几乎同时出现,科特吉不假思索地把镜头转向主持人。“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实在微不足道,当然要把多一点镜头留给他们。”科特吉说。在向网友传达“奥巴马赢了”之后,科特吉突然表情凝重地沉默了数分钟。事后他向记者解释:“奥巴马当选并不意外。但当我看到美国人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显然这是个历史性事件。看到支持者的激动落泪,听到即便反对者也在议论此事的重大历史意义,我觉得太震撼了。”“以后我该做什么?重回学校读个乌克兰哲学研究生?”科特吉在当天的视频中问道。粉丝们纷纷挽留。留言之一:“只要你继续做视频,我就会继续看。请不要离开我们。”他们不必担心。正如科特吉对记者所说:“我会继续通过在线视频跟我的观众交流。它是如此有趣又亲密的沟通方式,有它才有今天的我。”
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


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大选日如同过圣诞

 

 

“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


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

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大选日如同过圣诞“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
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


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

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大选日如同过圣诞“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
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


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

 

 

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

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大选日如同过圣诞“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

 

 

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

体中为数不多的无党派人士,不偏袒任何一方,只是用夸张搞笑的解说词和肢体语言去诠释他的政治观点。在谈到共和党在宾州登广告攻击主张环保的奥巴马会让煤炭业破产的一段视频中,他猛烈地咳嗽,再配以暗无天日的空气污染画面,让人不禁会心一笑。大选日如同过圣诞“大选当天我的日程已经排满了,第二天可以打我电话。”科特吉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要求时还告诉记者,随着美中领导人交往日益密切,中国也将更多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哇,中国有10多亿人,如果有百分之一看我视频??”大选当天清晨,科特吉没调闹钟。他知道6 点30 分,第一家媒体采访便会成为他的MorningCall。果然,华盛顿一家有线新闻频道打来了电话,让科特吉介绍当天的行程。做完15 分钟的连线,科特吉开始思考这天的视频。6 点45分,他边吃早饭边酝酿脚本。他创意无穷的大脑闪过了一个词——“圣诞节”。6小时后,粉丝们看到一段题为《政治狂的圣诞节》的科特吉新视频。“这的确就是一个圣诞节,有人欢喜有人愁,它过去后所有人都会松口气。我除外,因为大选结束后,我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以一段内心独白开场后,接下来是1分多钟的“在投票站排队时可做之事”:包括喝啤酒,偷听前面人的说话,让队伍像蛇一样摆动??其实在大选当天,科特吉根本没时间投票。他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投票站提前投了票,选择的是纸质投票机。“我的生活已被电脑包裹,我感到用铅笔涂抹方块更值得信赖。”科特吉以在无党派网站工作的理由,拒绝告诉记者他投了谁的票。“两个候选人都是很好的领导者,但各有不同的领导风格。”他说。投票日中午,科特吉硬挤出半小时,接受一个大学生专访。虽然他当天忙得冒烟,但作为草根明星,他不懂得拒绝,哪怕那个专访只会出现在大学生的课堂作业里。下午2 点,科特吉从华盛顿坐火车前往纽约。2 小时45分钟后,他在纽约一家宾馆刮好脸,换上采访保罗时穿的那套黑西装,大步走进福克斯新闻台在曼哈顿的直播大厅。上千人陪他一起看大选美国东部时间11月4 日晚7点,即北京时间5 日早上8点,记者按科特吉的指点,登录视频网站Ustream 看他主持的大选直播报道。此时在福克斯直播厅,新闻主播谢泼德.史密斯正在和希拉里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前白宫发言人阿里.弗莱舍等原政界红人围坐说话,科特吉却坐在一个背对主播台,电视摄像机扫不到的角落,带着耳机用轻声与电脑上的网友交流。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
原来,这位草根媒体的代表只是福克斯请来的背景“点缀”。他更多时间还是与网友交流,而不是上电视。


向隅而坐的科特吉有些冷清,却自得其乐,时而对摄像头挤眉弄眼,时而侧耳倾听台上谈话。虽然在演播厅他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网络上他却得到1200多名粉丝的追捧,这还不包括未登录用户。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在视频窗旁的即时论坛里,粉丝们议论的话题大多与科特吉有关,科特吉则把最新选情第一时间汇报给网友。两个多小时后,一个工作人员在科特吉西装领带上系上麦克风,主持人史密斯终于转过来面朝科特吉,摄影机也跟了过来。


“作为网络媒体的代表,你怎么看视频网络对大选的影响?”史密斯问。“以前,竞选活动很少涉及网络。随着视频网站逐渐深入人心,越来越多年轻投票者把视频网站看作了解政治的途径??”他正说得起劲,史密斯突然打断:“奥巴马又赢了俄亥俄州。让我们谈谈这个。”说罢又掉头去找大人物。


被撇在一边的科特吉做了个鬼脸,重新跟网友聊起来。“我从没想过跟大人物抢风头。我的确很享受和网友的互动,能跟1200多名网友一起过大选日我很满足。”科特吉告诉记者。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乔治敦大学325 号是一间普通的大学生宿舍,但自从2007 年初,大四学生詹姆斯.科特吉将六位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请进去录制网络视频后,这间“科特吉宿舍”一夜成名。当时年仅22 岁的他被《经济学人》评为“以YouTube视频报道总统候选人的最前卫专家。”此后,科特吉又不断制作幽默嘲讽的视频,解析美国大选。近日他告诉《外滩画报》:“选举结束,没了调侃的政治对象,我感到一个世纪的终结。”文 周一妍“科特吉网络电视台”“黑色诅咒即将从我们这片土地上撤去。”这是美国大选日前一天,科特吉上传的网络视频的开场白。为迎接这天的到来,科特吉已经准备了近两年时间。互联网是2008 年大选的一大主战场。为赢得年轻选民,大多角逐者自2007 年初就与视频网站YouTube签约,在“2008,由你选择”(You Choose08)板块开设个人频道。这引起了乔治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科特吉的注意。去年1月,他看到无党派国会众议员罗恩.保罗在网上演讲中征集视频回复,便突发奇想,发邮件邀请保罗来宿舍接受专访,尽管当时他连网络摄像头都不会用。不料保罗欣然答应。同年4月,科特吉把这段专访上传到Youtube,很快得到近40万点击率。人们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保罗,而是他旁边面容生涩、紧张到双手微微颤抖的大男孩科特吉,以及他的凌乱寝室。这大概是总统候选人踏进的最简陋的采访室,却也是最朴实的一间。此后,科特吉又邀请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克瑞斯.多德、麦克.哈克比等6位总统候选人做客,“科特吉寝室”也成为乔治敦大学最有名的“演播间”。毕业后,科特吉进了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网络电视台”,每周五天上传两段3分钟大选相关政治报道视频。为此他每天要投入6 小时的制作时间,从写脚本到拍摄剪辑都是自己操办。他每天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中午12点把做好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 和“科特吉网络电视台”。他的很多视频在Youtube 点击量都过万。此次网络上草根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特色。洛杉矶的“RedStateUpdate”兄弟组合专以恶搞出名;由一些电影制作人创办的“奥巴马女郎”打的则是性感牌。“我们这代年轻人,是在耳濡目染莱温斯基丑闻、2000 年大选和‘9.11’恐怖袭击的政治环境下长大,我们试图改变。”科特吉说。与某些同行“一台小DV、一打啤酒和一份《今日美国》报”就能制作出恶搞视频不同,科特吉的功课做得更扎实。每天下午,他会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浏览一遍,再到DrudgeReport、Huffington Post 等政治博客寻找有趣故事,酝酿第二天的脚本。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草根媒


大选胜负决出, 福克斯背景画面出现奥巴马的巨幅头像。一位粉丝留言科特吉:“ 别动。现在你就在奥巴马的肩膀上,我要给你拍张照。”另一位问:“能否把镜头转向主持人?我想看看他们现在正讨论什么。”两条留言几乎同时出现,科特吉不假思索地把镜头转向主持人。“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实在微不足道,当然要把多一点镜头留给他们。”科特吉说。


在向网友传达“奥巴马赢了”之后,科特吉突然表情凝重地沉默了数分钟。事后他向记者解释:“奥巴马当选并不意外。但当我看到美国人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显然这是个历史性事件。看到支持者的激动落泪,听到即便反对者也在议论此事的重大历史意义,我觉得太震撼了。”


“以后我该做什么?重回学校读个乌克兰哲学研究生?”科特吉在当天的视频中问道。粉丝们纷纷挽留。留言之一:“只要你继续做视频,我就会继续看。请不要离开我们。”


他们不必担心。正如科特吉对记者所说:“我会继续通过在线视频跟我的观众交流。它是如此有趣又亲密的沟通方式,有它才有今天的我。”

科特吉:在YouTube上报道美国大选的红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