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  

2008-11-28 16:44:3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

 

为慈善机构“体检”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

 

 

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


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


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


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


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


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


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


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


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对话肯.博格

“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


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


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


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

 


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


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


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


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


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


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


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


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


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


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


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

,只需要知道你是谁而已。订阅网站新闻也不收任何费用。B:那网站怎么维持?如何盈利?如何保护客观公证的立场?K:我们目前的状况很好,两位创办人John P. Dugan 和Marion Dugan一直为网站注资,现在又多了一位董事会成员。他们期待Charity Navigator在经营模式上发生转变。但在转变过程中,董事会会一直支持我们。去年,我们成立了CharityNavigator基金会,为自己筹款。筹款不是为了解决贫困或饥饿,而是为了评估更多的慈善机构。我们告诉人们,如果把钱捐给我们,最终会帮助更多的人。因为通过我们的评估体系,那些慈善组织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善款去帮助别人。第一次募捐就有5000多人捐款。捐赠者问我们怎么使用捐款,于是我们逐一地给他们寄卡片,汇报财务情况。今后,我们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在筹款上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我们得找到更多的有创造性的途径来筹集资金。另外,为了保持Charity Navigator 的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接受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及其捐助者的捐款。慈善导航网: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B: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人到卡耐基基金会询问他们每年的资产有多少,工作人员立刻为他打印了一份详细报表。美国慈善基金管理制度真的像这个故事讲述得这样透明?当你们到一家基金会提出类似要求,会得到满足吗?K:确实如此。美国法律规定,基金会必须提供三年内财务情况的报表给任何提出相关要求的人。CharityNavigator也是先付给政府很少的费用,然后就取得了各慈善团体的报告。一个慈善团体提供信息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团体的规模。比如一个年善款规模只有25000美元或少于25000美元的慈善机构,每年只需提交一张明信片大小的资料,说明他们还在运作;而一个达到百万规模的慈善机构,需要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不仅包括财务状况,还要包括CEO薪酬、对内部人员检举揭发的保护制度等内容。B:你们的评估等级体系中的最大局限是什么?K:评估慈善机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财务状况;第二是项目执行;第三是实践效果。我们已经做了第一项,正在着手做第二项,而开展第三项的评估要花好几年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报告只有财务信息,逐渐开始有执行情况的内容,但还没有关于效果的报告。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某个慈善机构的财务情况很好,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上,而不是进了CEO的腰包,但这个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却很糟糕,影响力很有限。对影响的评估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普遍标准。CharityNavigator和大学、专家正在合作尝试建立一个针对影响的评价等级体系。但慈善机构的种类太多样了,不像财务状况,数字就是数字。针对艺术、教育、动物、环境等不同的慈善组织,我们要开发160多种评估手段或体系,所以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做出的第一步是,几个月后,我们将在网站上为各慈善机构提供一个空间,介绍他们的成绩,至少让人们知道这些组织如何自我评价。当然这个措施并不完美,因为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提供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B:以财务状况作为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是否因为这最容易量化?K:对,受众最容易接受定量系统。以后,我们不会改变目前的星级制度,可能会添加以颜色区分的制度。如果执行情况良好,用绿色表示。这些都是彼此联系的,是同一个等级评估体系的不同方面,同时也是我们未来进一步完善的方向。任何组织的发展,不管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都是一个持续的自我改善过程。应该随时保持审慎的态度,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对我们的评估体系来说也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尽管对后两项的评估要困难得多,但也不能放弃,要看到他们的重要性。评估体系中考虑纳入新指标B:你们并不评估所有的慈善组织。为什么那些年募捐额少于50 万美元的慈善机构不在评估范围之内?K:我们以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受过高教育程度的人们为目的。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慈善组织,我们只评估其中的5326家,他们每年接受社会的捐助额都在50 万美元以上。1% 的慈善机构掌握着83%的善款。我们想知道谁得到最多的钱,这些机构是我们关注的。我们也希望为它们筹集更多的钱,所以允许它们使用CharityNavigator 印章。当然我们也希望评估更多的机构,但程序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很昂贵。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B:有一个“TOP10”榜单列出了慈善机构中薪水最高的十位CEO。这样公布不怕得罪人吗?有人找你说情吗?K: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有些慈善机构以前一直是四颗星,后来退步了,只有两颗或三颗星,于是他们就扬言要告我,真是可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打过官司,但以后可能会遇到。尽管我们要和一些体面的人打交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保持独立,没有友谊可以超越体制的公平。在CharityNavigator 上,你们甚至可以搜索到我的薪水。B:你们的评价体系中出现了一些新指标,比如CEO 薪水、对捐助者隐私的保密制度。这些指标是否已纳入最终的评估体系


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


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

 

 

专访美国慈善导航网总裁肯.博格为慈善机构“体检”美国慈善导航网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它评估的全美5326家慈善机构,所募集的善款是全美慈善捐款的83%。它评估慈善机构的标准是财务状况,根据最后的得分为慈善组织评定星级。2006年,慈善导航作为唯一的慈善类网站入选《时代周刊》50 大特色酷站,《读者文摘》评它为“美国100件最美好的事情”。慈善导航网站总裁肯.博格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慈善导航对慈善机构的评估未来将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文 刘莉芳 吴琦(实习) 图 高鹏如果你有100 万准备用于慈善捐款,你会捐给谁?捐给政府机构吗?台湾有关部门在印度洋海啸之后发动民众捐赠,共募得4 亿新台币,却搁置8个月没有拨付使用。捐给规模大、组织严密的基金会?2003年,美国最大NGO“联合之路”爆出6名高管涉嫌侵吞捐款150万美元。捐给公信力的媒体?从2005 年5 月至2007 年9 月,BBC观众的捐款一直滞留于BBC账户内,根本没有交给相关慈善机构。捐给联合国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德国委员会正陷于信誉危机,对该组织乱用捐款、收取过高咨询费、操作不透明等等的指控声越来越高。如果你有一笔钱,希望帮助失学儿童、流浪猫狗、孤寡老人、贫穷农村等,并把捐款用到刀刃上、落到实处,你该怎么办?1990 年代,这个难题同样摆在美国医药广告公司两位退休总裁John P.Dugan 和Marion Dugan面前。这家创办于1970 年代的公司经过20多年运作,已发展成集团规模。两位Dugan先生决定将财富回馈社会。他们在网络上搜索对各大基金会的评价,以便选定一家靠谱的基金会。谁知在美国这个慈善极为普及,个人捐助占总额75%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关于基金会的评价体系。两人于是决定不捐了,干脆投资建慈善导航网站,客观、公正、全面地点评各大基金会,教人们如何行善。2001年,慈善导航网(CharityNavigator)成立。这是全球第一家针对慈善组织的评价网站。打开慈善导航网,首页上写着:“Finda Charity You CanTrust”。评估慈善机构的唯一标准、也是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财政状况。具体分为7大类指标:项目支出、行政支出、筹款支出、筹款效率、筹款增长、项目支出增长和营运资金比例。最后根据7 类指标的得分评定星级。四颗星表示该机构财务状况运营良好,两星以下则表示运营不妙。同时,网站还列出不少负面的“TOP10”排行榜,如筹款回扣率排行、财务危机排行、劣等机构CEO 薪水排行、赠款囤积花不出去排行。目前,慈善导航网只对美国每年接受社会捐助金额超过50 万美元的5326家机构进行评估,占美国慈善机构总量1%,但善款额占全美慈善捐款的83%。截至2007 年,慈善导航已有注册用户300 万,订阅用户20万,年浏览量500 万。慈善导航网会告诉你一些著名慈善机构的“真相”。比如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代言的美国难民署仅以两颗星排在“明星代言慈善机构TOP10”的第九位。而另三位明星保罗.西蒙、詹妮弗.洛佩茨和马克.安东尼代言的儿童健康基金则以四颗星排在第一位。比较两家机构的指标,你会发现儿童基金会项目费用占84.1%、行政开支8.4%、筹款开支7.4%。在组织效率方面,儿童基金会得到了四颗星。而难民署的筹款开支高达18.%、行政开支占10.5%,项目费用仅70.5%。而难民署薪水最高的竟然是前任主任,比现任的薪水还要高出40%。众所周知,安吉丽娜.朱莉热心慈善,腆着大肚子还为非洲难民奔走。慈善导航CEO肯.博格说,“我最近常说好心办坏事。安吉丽娜.朱莉很善良,但她不是管理慈善机构的专家,也许她不知道美国难民署的真实状况。”2002年网站第一次上线时,向各慈善机构索要财务信息,绝大多数机构都有顾虑,不肯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网站只能向第三方(政府)寻求合作,才收集到所有慈善机构的信息。“不过,很多次我们从政府拿到的财务报告根本不知所云,连慈善机构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博格说,“相比起来,今年的数据更真实可信,各慈善机构也越来越明白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情况越来越好。”2008 年,博格走马上任,成为慈善导航的第二任总裁。他在非盈利领域工作了近30年,之前一直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者。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是一生中遇到的最好职业;“以前我尽己所能,也只能帮到几百人;现在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亿万人。”今年11月,由壹基金主办的“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在北京举行。博格应邀出席并发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博格坦言,慈善导航的最大局限在于,目前的评估只针对财务状况,还没有覆盖项目执行、实践效果两大指标,这将是慈善导航今后的方向。对话肯.博格“没人来找我说情,倒是有人威胁要起诉我们”B=《外滩画报》K = 肯.博格(Ken Berger)不接受被评估慈善机构的捐款B:你们的网站收费吗?K:是免费的。我们鼓励人们在网站上注册。我们没有任何要求

“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

 

 

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


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


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

?K:我们网站上有很多捐助者的评论,其中涉及问题最多的就是CEO薪水。很多人说,我多年来一直捐款给某个慈善机构,但现在我才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他们CEO的薪水如此之高,我以后再也不捐钱给他们了,原来他们把我的钱这么花了。捐赠者对慈善机构的信心常常是摇摆的。我们会把CEO薪水在捐助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作为一个指标。不过,不是直接单独地评估这个问题,而是把它融入对财务整体的评估中。对泄露捐助者隐私的抱怨仅次于CEO的薪水。比如,有人向一个基金会捐了1 美元,之后就会收到这个基金会20多封垃圾邮件,都是索要捐款的。有些基金会把捐助者的个人信息卖给其他机构,那些机构又会向捐助者要钱。好几千封索要捐款的邮件哪!于是捐助者再也不会捐钱了。慈善机构必须保证不出卖捐助者的个人信息。这些都属于执行层面的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补充的方面,一旦成熟就会加入评估体系。B:在你们的评估体系中还有一个“内部揭丑制度”,这是什么?K:在美国,对不良腐败慈善机构的干预除了司法手段外,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员工举报。我的评估标准是,如果一个员工发现机构运作不良并向董事会报告,不会因此失去工作。这就是对员工的保护。B:那些只得到两颗星的慈善机构还能有什么发展吗?K:这就是Charity Navigator让人既爱又恨的地方。在我们的网站上,在那些二星慈善机构的最下方有一个四星机构的列表。那些得到四颗星的机构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大笔捐款。而那些两颗星或没有星的机构,会因此失去很多捐助者。据我观察,慈善机构整体变化很缓慢,不是所有都能上CharityNavigator,所以大多数两颗星慈善机构会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提高网站的浏览量。“中国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B:Charity Navigator模式是否能在其他国家拷贝、推广?K:我们已经指导了英国开发他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几个星期,我们会和以色列讨论有关事宜。B:你认为CharityNavigator 模式在中国是否可行?K:中国现在不能坐等一个完善的体系从天而降,应该走出第一步。我建议中国先建立运作机制,由政府召集专家起草一项细致、可操作、不笼统的政策,政策要规定慈善机构运作的规章制度,包括信息公开、成立标准和相应税收优惠政策等。如果中国能像美国那样,适当地降低税率,也许能鼓励人们更多地捐赠。只有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才需要一个像CharityNavigator这样的机构对慈善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慈善组织的钱是否用在了该用的地方。据我所知,现在中国的慈善捐款数以亿计,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容易引发腐败,所以一定要保护公众的利益,维护那些好的慈善组织的声誉。我在美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总喜欢讨论那些差劲的慈善机构,但是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道德、有原则的。在我们评估的慈善机构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好的,甚至是出色的,只有极小部分极差。B:你认为李连杰的壹基金运作得怎么样?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K:对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数据来进行系统的评估。另一个,据我观察,加上李连杰先生在论坛上讲的故事,我觉得壹基金正在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蓝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他的爱心、目标都是非常高尚的。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头脑,我知道的并不多;另一个答案来自我的内心,他们正在做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希望以后我的头脑和心可以给出同一个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