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 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  

2008-11-18 15:30:53|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 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一场金融危机,把贝莱德集团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变成“市场修补者”。摩根大通、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AIG 委托贝莱德处理高达77亿美元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三菱东京UFJ银行请贝莱德评估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风险。《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

 

 

文/ 彭朋 刘颖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9 月13 日, 星期六, 晚上11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Fink)即将搭上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按照日程,周一他将在那里会见几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首脑。作为美国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芬克此行也许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商机。

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但他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在接下来的19个小时航程中人们都联络不到他的话,将大势不妙。那时,机场以西数英里之遥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内,数位银行家和政府官员正聚集一堂,商讨华尔街三大难兄难弟: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美林证券的出路。这其中,雷曼和AIG 都是贝莱德的客户,而美林则是贝莱德最大的股东。


登机前,芬克给正在会议现场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我可以登机了吗?”“放心吧,交给我们。”


当时,芬克认为巴克莱银行已经同意收购雷曼兄弟,所以他安安心心地步入了机舱大门。飞机起飞,透过玻璃窗,他依稀看到曼哈顿一如既往的繁华夜景;然后渐行渐远,一切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好。此时的芬克一定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华尔街—那个人们熟知的、完整的华尔街。


周一清晨5 点,飞机落地。芬克打开黑莓手机,浏览头条新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AIG深陷困境。“我就像《决战猩球》的主角查尔顿.赫斯顿(CharltonHeston)突然来到了猩猩星球上一样,”芬克事后形容道,“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贝莱德集团旗下管理着约1万亿美元资产。过去几个月,包括AIG、雷曼兄弟、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曾雇佣贝莱德集团进行资产管理。此后,在帮助具体实施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的公司名单之中,贝莱德也榜上有名。按照原来的救助计划,他们将帮助美国政府管理收购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


《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做“金融危机”的生意

 

 

让芬克成为“神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贝莱德所采用的最高风险分析系统(BlackRockSolutions),他们利用这一系统为身陷危机的公司检查其资产配置。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一场金融危机,把贝莱德集团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变成“市场修补者”。摩根大通、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AIG 委托贝莱德处理高达77亿美元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三菱东京UFJ银行请贝莱德评估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风险。《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文 彭朋 刘颖9 月13 日, 星期六, 晚上11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Fink)即将搭上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按照日程,周一他将在那里会见几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首脑。作为美国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芬克此行也许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商机。但他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在接下来的19个小时航程中人们都联络不到他的话,将大势不妙。那时,机场以西数英里之遥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内,数位银行家和政府官员正聚集一堂,商讨华尔街三大难兄难弟: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美林证券的出路。这其中,雷曼和AIG 都是贝莱德的客户,而美林则是贝莱德最大的股东。登机前,芬克给正在会议现场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我可以登机了吗?”“放心吧,交给我们。”当时,芬克认为巴克莱银行已经同意收购雷曼兄弟,所以他安安心心地步入了机舱大门。飞机起飞,透过玻璃窗,他依稀看到曼哈顿一如既往的繁华夜景;然后渐行渐远,一切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好。此时的芬克一定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华尔街—那个人们熟知的、完整的华尔街。周一清晨5 点,飞机落地。芬克打开黑莓手机,浏览头条新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AIG深陷困境。“我就像《决战猩球》的主角查尔顿.赫斯顿(CharltonHeston)突然来到了猩猩星球上一样,”芬克事后形容道,“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贝莱德集团旗下管理着约1万亿美元资产。过去几个月,包括AIG、雷曼兄弟、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曾雇佣贝莱德集团进行资产管理。此后,在帮助具体实施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的公司名单之中,贝莱德也榜上有名。按照原来的救助计划,他们将帮助美国政府管理收购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做“金融危机”的生意让芬克成为“神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贝莱德所采用的最高风险分析系统(BlackRockSolutions),他们利用这一系统为身陷危机的公司检查其资产配置。在贝莱德,他们把创造并运营这一高风险分析系统的团队叫“金融特种部队”。这一“部队”成立于2000年,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对面。2006年,当贷款相关证券的压力锅快要引爆时,贝莱德就建议客户将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从收支表中消除。贝莱德在金融危机中接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的委托对象为佛罗里达州。2007年11月,佛州财政官员致电贝莱德,说它们的地方政府投资基金的资产配置中有抵押贷款担保债券,这些产品多数是由雷曼兄弟卖给佛州的。“那些政府官员打来电话时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向我们哭诉说他们都快付不出公务员的薪水了。”贝莱德的副总兼客户管理主管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Novick)说。走投无路之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员急需贝莱德评估其次贷资产配置。数天之内,贝莱德的评估小组完成了资产分析。当年12月,他们完成了抛弃不良资产的规划图。从那时起,致电贝莱德的公司开始络绎不绝,纷纷要求他们接手,负责分析、管理、出售不良资产。今年3 月,贝尔斯登深陷泥沼。当月15日,摩根大通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以帮助他们决定究竟该用什么价格来收购该公司。就在第二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也找上门来,聘用他们评估贝尔斯登的资产。紧接着, 今年6 月15 日到 9 月15 日,罗伯特.维伦斯坦德 (RobertWillumstad) 担任 AIG 的CEO期间,也委托贝莱德来处理即将要把AIG搞垮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这笔资产高达77亿美元。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上任仅一周,维伦斯坦德就交给贝莱德一个任务:分析哪些信用违约交换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减记?“金融特种部队”开始全力分析,将每个信


在贝莱德,他们把创造并运营这一高风险分析系统的团队叫“金融特种部队”。这一“部队”成立于2000年,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对面。2006年,当贷款相关证券的压力锅快要引爆时,贝莱德就建议客户将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从收支表中消除。


贝莱德在金融危机中接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的委托对象为佛罗里达州。2007年11月,佛州财政官员致电贝莱德,说它们的地方政府投资基金的资产配置中有抵押贷款担保债券,这些产品多数是由雷曼兄弟卖给佛州的。“那些政府官员打来电话时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向我们哭诉说他们都快付不出公务员的薪水了。”贝莱德的副总兼客户管理主管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Novick)说。


走投无路之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员急需贝莱德评估其次贷资产配置。数天之内,贝莱德的评估小组完成了资产分析。当年12月,他们完成了抛弃不良资产的规划图。从那时起,致电贝莱德的公司开始络绎不绝,纷纷要求他们接手,负责分析、管理、出售不良资产。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今年3 月,贝尔斯登深陷泥沼。当月15日,摩根大通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以帮助他们决定究竟该用什么价格来收购该公司。就在第二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也找上门来,聘用他们评估贝尔斯登的资产。


紧接着, 今年6 月15 日到 9 月15 日,罗伯特.维伦斯坦德 (RobertWillumstad) 担任 AIG 的CEO期间,也委托贝莱德来处理即将要把AIG搞垮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这笔资产高达77亿美元。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上任仅一周,维伦斯坦德就交给贝莱德一个任务:分析哪些信用违约交换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减记?


“金融特种部队”开始全力分析,将每个信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

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


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一场金融危机,把贝莱德集团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变成“市场修补者”。摩根大通、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AIG 委托贝莱德处理高达77亿美元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三菱东京UFJ银行请贝莱德评估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风险。《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文 彭朋 刘颖9 月13 日, 星期六, 晚上11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Fink)即将搭上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按照日程,周一他将在那里会见几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首脑。作为美国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芬克此行也许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商机。但他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在接下来的19个小时航程中人们都联络不到他的话,将大势不妙。那时,机场以西数英里之遥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内,数位银行家和政府官员正聚集一堂,商讨华尔街三大难兄难弟: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美林证券的出路。这其中,雷曼和AIG 都是贝莱德的客户,而美林则是贝莱德最大的股东。登机前,芬克给正在会议现场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我可以登机了吗?”“放心吧,交给我们。”当时,芬克认为巴克莱银行已经同意收购雷曼兄弟,所以他安安心心地步入了机舱大门。飞机起飞,透过玻璃窗,他依稀看到曼哈顿一如既往的繁华夜景;然后渐行渐远,一切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好。此时的芬克一定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华尔街—那个人们熟知的、完整的华尔街。周一清晨5 点,飞机落地。芬克打开黑莓手机,浏览头条新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AIG深陷困境。“我就像《决战猩球》的主角查尔顿.赫斯顿(CharltonHeston)突然来到了猩猩星球上一样,”芬克事后形容道,“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贝莱德集团旗下管理着约1万亿美元资产。过去几个月,包括AIG、雷曼兄弟、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曾雇佣贝莱德集团进行资产管理。此后,在帮助具体实施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的公司名单之中,贝莱德也榜上有名。按照原来的救助计划,他们将帮助美国政府管理收购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做“金融危机”的生意让芬克成为“神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贝莱德所采用的最高风险分析系统(BlackRockSolutions),他们利用这一系统为身陷危机的公司检查其资产配置。在贝莱德,他们把创造并运营这一高风险分析系统的团队叫“金融特种部队”。这一“部队”成立于2000年,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对面。2006年,当贷款相关证券的压力锅快要引爆时,贝莱德就建议客户将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从收支表中消除。贝莱德在金融危机中接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的委托对象为佛罗里达州。2007年11月,佛州财政官员致电贝莱德,说它们的地方政府投资基金的资产配置中有抵押贷款担保债券,这些产品多数是由雷曼兄弟卖给佛州的。“那些政府官员打来电话时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向我们哭诉说他们都快付不出公务员的薪水了。”贝莱德的副总兼客户管理主管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Novick)说。走投无路之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员急需贝莱德评估其次贷资产配置。数天之内,贝莱德的评估小组完成了资产分析。当年12月,他们完成了抛弃不良资产的规划图。从那时起,致电贝莱德的公司开始络绎不绝,纷纷要求他们接手,负责分析、管理、出售不良资产。今年3 月,贝尔斯登深陷泥沼。当月15日,摩根大通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以帮助他们决定究竟该用什么价格来收购该公司。就在第二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也找上门来,聘用他们评估贝尔斯登的资产。紧接着, 今年6 月15 日到 9 月15 日,罗伯特.维伦斯坦德 (RobertWillumstad) 担任 AIG 的CEO期间,也委托贝莱德来处理即将要把AIG搞垮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这笔资产高达77亿美元。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上任仅一周,维伦斯坦德就交给贝莱德一个任务:分析哪些信用违约交换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减记?“金融特种部队”开始全力分析,将每个信

 

 

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

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

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一场金融危机,把贝莱德集团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变成“市场修补者”。摩根大通、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AIG 委托贝莱德处理高达77亿美元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三菱东京UFJ银行请贝莱德评估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风险。《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文 彭朋 刘颖9 月13 日, 星期六, 晚上11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Fink)即将搭上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按照日程,周一他将在那里会见几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首脑。作为美国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芬克此行也许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商机。但他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在接下来的19个小时航程中人们都联络不到他的话,将大势不妙。那时,机场以西数英里之遥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内,数位银行家和政府官员正聚集一堂,商讨华尔街三大难兄难弟: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美林证券的出路。这其中,雷曼和AIG 都是贝莱德的客户,而美林则是贝莱德最大的股东。登机前,芬克给正在会议现场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我可以登机了吗?”“放心吧,交给我们。”当时,芬克认为巴克莱银行已经同意收购雷曼兄弟,所以他安安心心地步入了机舱大门。飞机起飞,透过玻璃窗,他依稀看到曼哈顿一如既往的繁华夜景;然后渐行渐远,一切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好。此时的芬克一定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华尔街—那个人们熟知的、完整的华尔街。周一清晨5 点,飞机落地。芬克打开黑莓手机,浏览头条新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AIG深陷困境。“我就像《决战猩球》的主角查尔顿.赫斯顿(CharltonHeston)突然来到了猩猩星球上一样,”芬克事后形容道,“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贝莱德集团旗下管理着约1万亿美元资产。过去几个月,包括AIG、雷曼兄弟、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曾雇佣贝莱德集团进行资产管理。此后,在帮助具体实施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的公司名单之中,贝莱德也榜上有名。按照原来的救助计划,他们将帮助美国政府管理收购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做“金融危机”的生意让芬克成为“神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贝莱德所采用的最高风险分析系统(BlackRockSolutions),他们利用这一系统为身陷危机的公司检查其资产配置。在贝莱德,他们把创造并运营这一高风险分析系统的团队叫“金融特种部队”。这一“部队”成立于2000年,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对面。2006年,当贷款相关证券的压力锅快要引爆时,贝莱德就建议客户将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从收支表中消除。贝莱德在金融危机中接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的委托对象为佛罗里达州。2007年11月,佛州财政官员致电贝莱德,说它们的地方政府投资基金的资产配置中有抵押贷款担保债券,这些产品多数是由雷曼兄弟卖给佛州的。“那些政府官员打来电话时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向我们哭诉说他们都快付不出公务员的薪水了。”贝莱德的副总兼客户管理主管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Novick)说。走投无路之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员急需贝莱德评估其次贷资产配置。数天之内,贝莱德的评估小组完成了资产分析。当年12月,他们完成了抛弃不良资产的规划图。从那时起,致电贝莱德的公司开始络绎不绝,纷纷要求他们接手,负责分析、管理、出售不良资产。今年3 月,贝尔斯登深陷泥沼。当月15日,摩根大通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以帮助他们决定究竟该用什么价格来收购该公司。就在第二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也找上门来,聘用他们评估贝尔斯登的资产。紧接着, 今年6 月15 日到 9 月15 日,罗伯特.维伦斯坦德 (RobertWillumstad) 担任 AIG 的CEO期间,也委托贝莱德来处理即将要把AIG搞垮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这笔资产高达77亿美元。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上任仅一周,维伦斯坦德就交给贝莱德一个任务:分析哪些信用违约交换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减记?“金融特种部队”开始全力分析,将每个信
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


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


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


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


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


《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


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一场金融危机,把贝莱德集团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变成“市场修补者”。摩根大通、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AIG 委托贝莱德处理高达77亿美元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三菱东京UFJ银行请贝莱德评估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风险。《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文 彭朋 刘颖9 月13 日, 星期六, 晚上11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Fink)即将搭上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按照日程,周一他将在那里会见几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首脑。作为美国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芬克此行也许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商机。但他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在接下来的19个小时航程中人们都联络不到他的话,将大势不妙。那时,机场以西数英里之遥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内,数位银行家和政府官员正聚集一堂,商讨华尔街三大难兄难弟: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美林证券的出路。这其中,雷曼和AIG 都是贝莱德的客户,而美林则是贝莱德最大的股东。登机前,芬克给正在会议现场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我可以登机了吗?”“放心吧,交给我们。”当时,芬克认为巴克莱银行已经同意收购雷曼兄弟,所以他安安心心地步入了机舱大门。飞机起飞,透过玻璃窗,他依稀看到曼哈顿一如既往的繁华夜景;然后渐行渐远,一切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好。此时的芬克一定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华尔街—那个人们熟知的、完整的华尔街。周一清晨5 点,飞机落地。芬克打开黑莓手机,浏览头条新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AIG深陷困境。“我就像《决战猩球》的主角查尔顿.赫斯顿(CharltonHeston)突然来到了猩猩星球上一样,”芬克事后形容道,“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贝莱德集团旗下管理着约1万亿美元资产。过去几个月,包括AIG、雷曼兄弟、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曾雇佣贝莱德集团进行资产管理。此后,在帮助具体实施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的公司名单之中,贝莱德也榜上有名。按照原来的救助计划,他们将帮助美国政府管理收购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做“金融危机”的生意让芬克成为“神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贝莱德所采用的最高风险分析系统(BlackRockSolutions),他们利用这一系统为身陷危机的公司检查其资产配置。在贝莱德,他们把创造并运营这一高风险分析系统的团队叫“金融特种部队”。这一“部队”成立于2000年,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对面。2006年,当贷款相关证券的压力锅快要引爆时,贝莱德就建议客户将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从收支表中消除。贝莱德在金融危机中接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的委托对象为佛罗里达州。2007年11月,佛州财政官员致电贝莱德,说它们的地方政府投资基金的资产配置中有抵押贷款担保债券,这些产品多数是由雷曼兄弟卖给佛州的。“那些政府官员打来电话时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向我们哭诉说他们都快付不出公务员的薪水了。”贝莱德的副总兼客户管理主管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Novick)说。走投无路之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员急需贝莱德评估其次贷资产配置。数天之内,贝莱德的评估小组完成了资产分析。当年12月,他们完成了抛弃不良资产的规划图。从那时起,致电贝莱德的公司开始络绎不绝,纷纷要求他们接手,负责分析、管理、出售不良资产。今年3 月,贝尔斯登深陷泥沼。当月15日,摩根大通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以帮助他们决定究竟该用什么价格来收购该公司。就在第二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也找上门来,聘用他们评估贝尔斯登的资产。紧接着, 今年6 月15 日到 9 月15 日,罗伯特.维伦斯坦德 (RobertWillumstad) 担任 AIG 的CEO期间,也委托贝莱德来处理即将要把AIG搞垮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这笔资产高达77亿美元。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上任仅一周,维伦斯坦德就交给贝莱德一个任务:分析哪些信用违约交换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减记?“金融特种部队”开始全力分析,将每个信


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一场金融危机,把贝莱德集团创始人兼CEO拉里.芬克变成“市场修补者”。摩根大通、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AIG 委托贝莱德处理高达77亿美元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三菱东京UFJ银行请贝莱德评估摩根士丹利的投资风险。《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文 彭朋 刘颖9 月13 日, 星期六, 晚上11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Fink)即将搭上从纽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按照日程,周一他将在那里会见几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首脑。作为美国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掌门人,芬克此行也许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商机。但他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在接下来的19个小时航程中人们都联络不到他的话,将大势不妙。那时,机场以西数英里之遥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内,数位银行家和政府官员正聚集一堂,商讨华尔街三大难兄难弟: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美林证券的出路。这其中,雷曼和AIG 都是贝莱德的客户,而美林则是贝莱德最大的股东。登机前,芬克给正在会议现场的下属打了一个电话:“我可以登机了吗?”“放心吧,交给我们。”当时,芬克认为巴克莱银行已经同意收购雷曼兄弟,所以他安安心心地步入了机舱大门。飞机起飞,透过玻璃窗,他依稀看到曼哈顿一如既往的繁华夜景;然后渐行渐远,一切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好。此时的芬克一定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华尔街—那个人们熟知的、完整的华尔街。周一清晨5 点,飞机落地。芬克打开黑莓手机,浏览头条新闻: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AIG深陷困境。“我就像《决战猩球》的主角查尔顿.赫斯顿(CharltonHeston)突然来到了猩猩星球上一样,”芬克事后形容道,“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贝莱德集团旗下管理着约1万亿美元资产。过去几个月,包括AIG、雷曼兄弟、房利美和房地美等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曾雇佣贝莱德集团进行资产管理。此后,在帮助具体实施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的公司名单之中,贝莱德也榜上有名。按照原来的救助计划,他们将帮助美国政府管理收购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财富》杂志形容说:如果说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是此次金融危机的“形象代言人”,那么芬克可以说是幕后的市场修补者及聆听众人告解的神父。做“金融危机”的生意让芬克成为“神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贝莱德所采用的最高风险分析系统(BlackRockSolutions),他们利用这一系统为身陷危机的公司检查其资产配置。在贝莱德,他们把创造并运营这一高风险分析系统的团队叫“金融特种部队”。这一“部队”成立于2000年,办公室就设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对面。2006年,当贷款相关证券的压力锅快要引爆时,贝莱德就建议客户将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从收支表中消除。贝莱德在金融危机中接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的委托对象为佛罗里达州。2007年11月,佛州财政官员致电贝莱德,说它们的地方政府投资基金的资产配置中有抵押贷款担保债券,这些产品多数是由雷曼兄弟卖给佛州的。“那些政府官员打来电话时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向我们哭诉说他们都快付不出公务员的薪水了。”贝莱德的副总兼客户管理主管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Novick)说。走投无路之下,佛州的基金管理员急需贝莱德评估其次贷资产配置。数天之内,贝莱德的评估小组完成了资产分析。当年12月,他们完成了抛弃不良资产的规划图。从那时起,致电贝莱德的公司开始络绎不绝,纷纷要求他们接手,负责分析、管理、出售不良资产。今年3 月,贝尔斯登深陷泥沼。当月15日,摩根大通雇佣贝莱德,对贝尔斯登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评估,以帮助他们决定究竟该用什么价格来收购该公司。就在第二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也找上门来,聘用他们评估贝尔斯登的资产。紧接着, 今年6 月15 日到 9 月15 日,罗伯特.维伦斯坦德 (RobertWillumstad) 担任 AIG 的CEO期间,也委托贝莱德来处理即将要把AIG搞垮的信用违约交换资产,这笔资产高达77亿美元。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上任仅一周,维伦斯坦德就交给贝莱德一个任务:分析哪些信用违约交换可以出售?或是哪些需要减记?“金融特种部队”开始全力分析,将每个信
《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


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


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


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


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


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

开竞争,例如通过自营交易。贝莱德的创办正是源于芬克从第一波士顿经历中汲取的教训。“我们不能让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我们要创造出一个可以分析风险的系统。”《财富》杂志分析说:“很多金融机构的CEO都把芬克的号码设在手机拨号快捷键上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混乱世局中,只有贝莱德可被信赖,它能挑选出优质证券、并对金融机构下准确评级。”在穆迪和标准普尔等信用等级评价公司颜面尽失的时候,贝莱德的评级成为市场买卖双方的互信基础。“我想到了电影《捉鬼敢死队》:当你遇到麻烦时,会给谁打电话?贝莱德!”瑞银主管Terrence Keely 说。去年春天,瑞银正是依靠贝莱德的帮助,以 150 亿美元的代价将价值2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担保证券出手。因此受益的还有摩根士丹利。9 月,三菱东京UFJ 银行雇佣贝莱德进行风险评估,因为该公司将要收购摩根士丹利价值9亿美元的股权。那时,摩根士丹利的股价暴跌,这使投资人及市场调控者开始对摩根士丹利逐渐丧失信心。“贝莱德的分析让大家对我们有了信心。”摩根士丹利的高层后来表示。如今,贝莱德每天需要执行上百万个风险分析模型,每星期投入运行的模型达2亿个。如此强大的分析能力,正是全球陷入绝境的企业都纷纷上门向贝莱德求助的最大原因。在那个和其它华尔街交易中心看上去并无两样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计算机,总数为2000部。坐在计算机前的“金融特种部队”成员,包括物理学家、核子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当然还有经济学家、MBA、会计师等。这些专家们能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分析抵押贷款的相关证券产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立模型,来解答许多公司、机构目前最为焦头烂额的问题:这次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崩毁,究竟将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芬克9 月15 日早晨抵达新加坡后,无法在第一时间返航纽约。于是他租了一家私人飞机前往迪拜,从那里返回纽约。不眠不休的27个小时后,芬克终于回到了满目疮痍的华尔街。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虽然相对而言,贝莱德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他们同样面临阵痛。美国银行收购的美林公司拥有贝莱德49% 的股份。对大多数CEO而言,新的老板总是意味着对未来的迷惘,但是芬克是个例外。


就在美林被收购的三周前,芬克和美国银行的CEO肯.刘易斯(KenLewis)共进午餐。席间,他们开玩笑似地聊起哪些投资银行刘易斯可以出手收购,美林的名字也出现其中。芬克当时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当芬克坐在迪拜飞往纽约的航班上,新老板刘易斯打来电话,与他商谈工作事宜,芬克提起了那顿午餐。“我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三个星期就把美林给收购了’。”芬克回忆道。


“市场目前情形实在是太严峻了。”55岁的芬克表示,“从贝尔斯登倒闭到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20个星期,市场发生的变化如此戏剧化。我从事金融行业32 年,这还是头一回领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感。”


而无论金融世界如何变迁,看来芬克都还是会站在世界中心。

用违约交换从源头追寻,同时确认原始贷款者是否有违约的可能性。8月底时,他们有了一些初步成果,维伦斯坦德也准备在9 月25 日时发表他的90 天计划。但还没撑到那时候,就黯然离职了。9 月14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那个周末,AIG也深受牵连。此时的AIG极度需要资金注入。“金融特种部队”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给潜在投资人过目。当时身在AIG 现场的“金融特种部队”主管克莱格.菲利普斯(Craig Phillips)表示,当时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直到9 月15 日清晨,菲利普斯知道,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9 月14 日晚上,他站在 AIG曼哈顿下城总部外,正准备进入会议室向潜在投资人展示贝莱德对AIG资产的完整分析报告。就在这时,一群联邦政府官员出现了,他们在他之前进入了会议室并把门关上。几分钟后,这群人走了出来,移驾到几个街区之外的政府办公大楼。第二天,美联储宣布将接管 AIG80% 的股权,并发放850 亿美元的贷款给AIG。维伦斯坦德被炒了鱿鱼,不过其继任者埃德.李迪(EdLiddy) 表示将继续聘用贝莱德。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始作俑者巧合的是,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诞生,正是源于25年前芬克和被誉为“抵押贷款资产证券化之父”的刘易斯.拉涅罗(LewisRanieri)的竞争。当时,两人都希望自己先于对手设计出新的证券产品。那时,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芬克刚迁往纽约,在第一波士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债券交易员。让对手抢先后,出生于洛杉矶郊区普通工人家庭的芬克没有泄气。很快,他卖出了他的第一份抵押贷款担保债券。当时,芬克将这种新产品介绍给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之一的房地美,房地美的高层随即决定让第一波士顿将其购买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让房地美得以卸下高达10 亿美元的按揭贷款,第一波士顿也因此获利不少。而芬克则获得快速提升,29岁那年,他成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此后,芬克又将同类产品介绍给其它金融公司。在当时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发放抵押贷款的商业银行了解它们的贷款客户,而负责包装抵押贷款的投资银行家也知道他们会将这些证券产品卖给谁。时间到了1986年,美国股灾爆发前夕,美国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的形势也开始有些失控,芬克在第一波士顿的好运就此走到尽头。“那一年的第一季,我就损失了1亿美元,而且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那之前的那一个季度,我还大赚了1.3亿美元,同样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赚来的。”芬克回忆道:“其实公司早该在我们赚钱时,就把我们统统解雇掉!”1988 年,芬克离开第一波士顿,加入刚刚成立3 年的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负责资产管理业务。此后,因为股权之争,他与黑石集团的创办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 反目。1994年芬克辞职,自立门户创立了另一个“黑石”(BlackRock)。在接下来的10年间,芬克观察到担保贷款将成为一个市值高达数兆美元的市场。但同时它也伴有可怕的副作用:即在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中,从贷款人、商业银行、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投资银行、购买证券产品的投资者,整套系统将贷款人与真正投资他们贷款的投资者的距离拉得很远;而诸如房利美、房地美、投资银行这些中间人压根就不会注意贷款人是否能付得出贷款,也懒的去关心若是贷款违约,谁将受到牵连。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情:怎么把这些产品卖出去?芬克指出:“华尔街最不缺的就是聪明才智,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无论是好是坏。资金市场根本就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坏,其运作方式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只要哪里有需求,供给就会出现。但是那需求究竟是好是坏,就另当别论了。”值得信赖的分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并不是这个市场上唯一的风险分析公司,很多公司都在提供类似的服务,比如高盛。为什么贝莱德能胜出并成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资产管理公司?《财富》杂志认为,这得益于贝莱德几乎与华尔街相悖的业务模式。并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希望竞争者看到他们的资产表,但贝莱德既不是投资银行,自己也不进行交易,所以不会与它的客户有利益冲突。藉此优势,它能够对所有类型的证券产品都有着全盘的了解。从创建贝莱德的那一刻开始,芬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避免的模式几乎都与华尔街相悖。“华尔街销售证券完全依靠技术,”芬克表示,“我们则是为那些拥有证券的人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只为客户(而非自己)提供咨询和理财服务。”贝莱德从不利用自己的资产与客户展
BlackRock 创始人兼CEO 拉里.芬克--华尔街的救世主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