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  

2008-11-12 13:56:15|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

 

 


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


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


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

 

 

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

 

起死回生的魄力。在他的带领下,迪斯尼拍出票房大卖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93年出品的《狮子王》更成为当时迪斯尼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1994年,迪斯尼老板弗兰克.威尔斯不幸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原本有望接替坐上这把交椅,却发现自己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而一怒辞职。此时,斯皮尔伯格正在筹备自己的电影王国,卡森伯格和音乐圈的知名人物大卫.葛芬,成为他最理想的合伙人。很快,卡森伯格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投入了梦工场。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给好莱坞注入新势力,而梦工场动画也拍出了很多反好莱坞传统,尤其是反迪斯尼传统的动画片。比如最卖座的《史瑞克》系列,就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调侃迪斯尼的动画经典人物、拿好莱坞开涮。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卡森伯格是好莱坞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他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作为幕后老板,他不会刻意保持低调,永远和他的电影生意冲在第一线。离开成都后,卡森伯格其实到了北京,敲定他下部影片《马达加斯加2》在农历新年前在内地公映的事宜。他还和中影总裁韩三平见了面,开玩笑说:“如果介绍国外的剧组到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来拍片,我也要求有分红。”他的下一站是从北京飞往纽约,根据动画片《史瑞克》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即将在百老汇公演。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为了替圣诞档公映的新片《蜜蜂电影》做宣传,这位大老板凌晨4点半就开始上阵排练——他要在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前,从卡尔顿酒店楼顶的一根电线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另一端的海滩上。这足足有8层楼的高度,而他对记者说:“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不是恐惧。”卡森伯格曾告诉媒体,自己如何说服顽固的李奥纳德.尼莫(LeonardNimoy)在《星际迷航》动画版里出演宇航员斯波克这个角色。他说:“我只记得我在纽约的一家餐馆里请他吃饭,接着双膝跪下,求他加入,后来就成功了。”2006年,梦工场被维亚康姆集团旗下的派拉蒙影业收购,卡森伯格经营的梦工场动画也和派拉蒙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约,将影片发行权交给派拉蒙。如今,随着斯皮尔伯格的离开,很多人都在猜测卡森伯格也会在2012年之后,追随斯皮尔伯格而去。3D 是未来所有电影的方向对自己的未来方向,卡森伯格缄默不语。但是他从不讳言梦工场动画的未来。梦工场动画公司对外公布,从2009年开始,旗下推出的所有动画片都将专门制作供数字立体影院播放的“数字3D立体版”,首部采取这一技术的影片将是2009年暑期上映的《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今日美国》评价,卡森伯格是好莱坞3D电影的最有力、最热衷的倡导者。在来成都之前,卡森伯格正忙着和《洛杉矶时报》专栏作者帕特里克.格斯特恩(PatrickGoldstein)进行论战。这位专栏作者认为,以卡森伯格为代表的3D立体电影倡导派过度乐观,忽略了目前存在的种种障碍。卡森伯格亲自撰写长篇大论反驳这位专栏作家的言论,被《洛杉矶时报》拒绝刊登后,发表在《综艺》杂志上。“3D电影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就像过去有声电影取代无声电影,彩色影片取代黑白影片一样,这就是电影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卡森伯格对此充满信心。目前,《功夫熊猫2》已进入剧本创作阶段,预计将在2011 年6 月3日全球公映。据卡森伯格透露,除了普通影院外,该片也将在全球IMAX院线上映,并且和梦工场今后的其他动画片一样,将制作成戴眼镜观看的3D 立体电影。早在2005 年,梦工场的《小鸡快跑》就成为电影史第一部数字立体电影长片,之后,索尼的《怪兽屋》也采用了相同技术。派拉蒙华纳的《贝奥武甫》以及今年已在中国公映的《地心游记》,就是专为数字立体影院制作的立体电影。目前公映的3D 影片,都是在普通二维影片的基础上,通过电脑转换而呈现三维效果。而梦工场动画的3D影片,则是从影片拍摄阶段起就运用专门数字三维显像程序制作影片。“过去那种做法达不到原创3D影片的质量效果,”卡森伯格认为,“只有真正的3D 电影才能把观众重新拉入影院,才有力量同DVD、盗版相抗衡。”处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卡森伯格却对好莱坞的经济形势很乐观。从历史上来看,1929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成就了好莱坞的黄金时代,“9.11”事件后则有《蜘蛛侠》打破历史票房纪录??“经济越糟,票房越好”似乎成了一条“黄金定律”。卡森伯格认为,金融风暴可能反而会刺激电影工业,“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看电影可以算是最廉价、最能打发时间的消遣”。事实上,今年好莱坞很多电影公司都因为与演员工会合约纠纷而减少了投资,华纳、派拉蒙等大电影公司也因并购而裁员。梦工场动画却独树一帜,正在扩充投资,增加人力,全面进攻3D动画领域。今年8月,梦工场动画公司扩编动画部门,增加了1 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超过500 个年薪10 万到15 万元的技术人才职位。B=《外滩画报》K= 卡森伯格(Katzenberg)B:你现在热衷于3D 动画,《功夫熊猫2》也将以3D形式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也会发生变化?K:不会变化。我觉得3D 电影是未来电

 

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


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


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


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


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


《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


“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


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天生就会做生意

 

 

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


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

起死回生的魄力。在他的带领下,迪斯尼拍出票房大卖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93年出品的《狮子王》更成为当时迪斯尼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1994年,迪斯尼老板弗兰克.威尔斯不幸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原本有望接替坐上这把交椅,却发现自己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而一怒辞职。此时,斯皮尔伯格正在筹备自己的电影王国,卡森伯格和音乐圈的知名人物大卫.葛芬,成为他最理想的合伙人。很快,卡森伯格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投入了梦工场。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给好莱坞注入新势力,而梦工场动画也拍出了很多反好莱坞传统,尤其是反迪斯尼传统的动画片。比如最卖座的《史瑞克》系列,就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调侃迪斯尼的动画经典人物、拿好莱坞开涮。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卡森伯格是好莱坞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他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作为幕后老板,他不会刻意保持低调,永远和他的电影生意冲在第一线。离开成都后,卡森伯格其实到了北京,敲定他下部影片《马达加斯加2》在农历新年前在内地公映的事宜。他还和中影总裁韩三平见了面,开玩笑说:“如果介绍国外的剧组到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来拍片,我也要求有分红。”他的下一站是从北京飞往纽约,根据动画片《史瑞克》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即将在百老汇公演。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为了替圣诞档公映的新片《蜜蜂电影》做宣传,这位大老板凌晨4点半就开始上阵排练——他要在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前,从卡尔顿酒店楼顶的一根电线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另一端的海滩上。这足足有8层楼的高度,而他对记者说:“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不是恐惧。”卡森伯格曾告诉媒体,自己如何说服顽固的李奥纳德.尼莫(LeonardNimoy)在《星际迷航》动画版里出演宇航员斯波克这个角色。他说:“我只记得我在纽约的一家餐馆里请他吃饭,接着双膝跪下,求他加入,后来就成功了。”2006年,梦工场被维亚康姆集团旗下的派拉蒙影业收购,卡森伯格经营的梦工场动画也和派拉蒙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约,将影片发行权交给派拉蒙。如今,随着斯皮尔伯格的离开,很多人都在猜测卡森伯格也会在2012年之后,追随斯皮尔伯格而去。3D 是未来所有电影的方向对自己的未来方向,卡森伯格缄默不语。但是他从不讳言梦工场动画的未来。梦工场动画公司对外公布,从2009年开始,旗下推出的所有动画片都将专门制作供数字立体影院播放的“数字3D立体版”,首部采取这一技术的影片将是2009年暑期上映的《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今日美国》评价,卡森伯格是好莱坞3D电影的最有力、最热衷的倡导者。在来成都之前,卡森伯格正忙着和《洛杉矶时报》专栏作者帕特里克.格斯特恩(PatrickGoldstein)进行论战。这位专栏作者认为,以卡森伯格为代表的3D立体电影倡导派过度乐观,忽略了目前存在的种种障碍。卡森伯格亲自撰写长篇大论反驳这位专栏作家的言论,被《洛杉矶时报》拒绝刊登后,发表在《综艺》杂志上。“3D电影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就像过去有声电影取代无声电影,彩色影片取代黑白影片一样,这就是电影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卡森伯格对此充满信心。目前,《功夫熊猫2》已进入剧本创作阶段,预计将在2011 年6 月3日全球公映。据卡森伯格透露,除了普通影院外,该片也将在全球IMAX院线上映,并且和梦工场今后的其他动画片一样,将制作成戴眼镜观看的3D 立体电影。早在2005 年,梦工场的《小鸡快跑》就成为电影史第一部数字立体电影长片,之后,索尼的《怪兽屋》也采用了相同技术。派拉蒙华纳的《贝奥武甫》以及今年已在中国公映的《地心游记》,就是专为数字立体影院制作的立体电影。目前公映的3D 影片,都是在普通二维影片的基础上,通过电脑转换而呈现三维效果。而梦工场动画的3D影片,则是从影片拍摄阶段起就运用专门数字三维显像程序制作影片。“过去那种做法达不到原创3D影片的质量效果,”卡森伯格认为,“只有真正的3D 电影才能把观众重新拉入影院,才有力量同DVD、盗版相抗衡。”处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卡森伯格却对好莱坞的经济形势很乐观。从历史上来看,1929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成就了好莱坞的黄金时代,“9.11”事件后则有《蜘蛛侠》打破历史票房纪录??“经济越糟,票房越好”似乎成了一条“黄金定律”。卡森伯格认为,金融风暴可能反而会刺激电影工业,“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看电影可以算是最廉价、最能打发时间的消遣”。事实上,今年好莱坞很多电影公司都因为与演员工会合约纠纷而减少了投资,华纳、派拉蒙等大电影公司也因并购而裁员。梦工场动画却独树一帜,正在扩充投资,增加人力,全面进攻3D动画领域。今年8月,梦工场动画公司扩编动画部门,增加了1 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超过500 个年薪10 万到15 万元的技术人才职位。B=《外滩画报》K= 卡森伯格(Katzenberg)B:你现在热衷于3D 动画,《功夫熊猫2》也将以3D形式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也会发生变化?K:不会变化。我觉得3D 电影是未来电


他的确有起死回生的魄力。在他的带领下,迪斯尼拍出票房大卖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93年出品的《狮子王》更成为当时迪斯尼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1994年,迪斯尼老板弗兰克.威尔斯不幸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原本有望接替坐上这把交椅,却发现自己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而一怒辞职。


此时,斯皮尔伯格正在筹备自己的电影王国,卡森伯格和音乐圈的知名人物大卫.葛芬,成为他最理想的合伙人。很快,卡森伯格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投入了梦工场。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给好莱坞注入新势力,而梦工场动画也拍出了很多反好莱坞传统,尤其是反迪斯尼传统的动画片。比如最卖座的《史瑞克》系列,就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调侃迪斯尼的动画经典人物、拿好莱坞开涮。

 

 

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卡森伯格是好莱坞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他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


作为幕后老板,他不会刻意保持低调,永远和他的电影生意冲在第一线。离开成都后,卡森伯格其实到了北京,敲定他下部影片《马达加斯加2》在农历新年前在内地公映的事宜。他还和中影总裁韩三平见了面,开玩笑说:“如果介绍国外的剧组到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来拍片,我也要求有分红。”


他的下一站是从北京飞往纽约,根据动画片《史瑞克》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即将在百老汇公演。


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为了替圣诞档公映的新片《蜜蜂电影》做宣传,这位大老板凌晨4点半就开始上阵排练——他要在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前,从卡尔顿酒店楼顶的一根电线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另一端的海滩上。这足足有8层楼的高度,而他对记者说:“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不是恐惧。”


卡森伯格曾告诉媒体,自己如何说服顽固的李奥纳德.尼莫(LeonardNimoy)在《星际迷航》动画版里出演宇航员斯波克这个角色。他说:“我只记得我在纽约的一家餐馆里请他吃饭,接着双膝跪下,求他加入,后来就成功了。”

起死回生的魄力。在他的带领下,迪斯尼拍出票房大卖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93年出品的《狮子王》更成为当时迪斯尼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1994年,迪斯尼老板弗兰克.威尔斯不幸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原本有望接替坐上这把交椅,却发现自己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而一怒辞职。此时,斯皮尔伯格正在筹备自己的电影王国,卡森伯格和音乐圈的知名人物大卫.葛芬,成为他最理想的合伙人。很快,卡森伯格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投入了梦工场。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给好莱坞注入新势力,而梦工场动画也拍出了很多反好莱坞传统,尤其是反迪斯尼传统的动画片。比如最卖座的《史瑞克》系列,就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调侃迪斯尼的动画经典人物、拿好莱坞开涮。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卡森伯格是好莱坞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他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作为幕后老板,他不会刻意保持低调,永远和他的电影生意冲在第一线。离开成都后,卡森伯格其实到了北京,敲定他下部影片《马达加斯加2》在农历新年前在内地公映的事宜。他还和中影总裁韩三平见了面,开玩笑说:“如果介绍国外的剧组到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来拍片,我也要求有分红。”他的下一站是从北京飞往纽约,根据动画片《史瑞克》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即将在百老汇公演。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为了替圣诞档公映的新片《蜜蜂电影》做宣传,这位大老板凌晨4点半就开始上阵排练——他要在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前,从卡尔顿酒店楼顶的一根电线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另一端的海滩上。这足足有8层楼的高度,而他对记者说:“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不是恐惧。”卡森伯格曾告诉媒体,自己如何说服顽固的李奥纳德.尼莫(LeonardNimoy)在《星际迷航》动画版里出演宇航员斯波克这个角色。他说:“我只记得我在纽约的一家餐馆里请他吃饭,接着双膝跪下,求他加入,后来就成功了。”2006年,梦工场被维亚康姆集团旗下的派拉蒙影业收购,卡森伯格经营的梦工场动画也和派拉蒙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约,将影片发行权交给派拉蒙。如今,随着斯皮尔伯格的离开,很多人都在猜测卡森伯格也会在2012年之后,追随斯皮尔伯格而去。3D 是未来所有电影的方向对自己的未来方向,卡森伯格缄默不语。但是他从不讳言梦工场动画的未来。梦工场动画公司对外公布,从2009年开始,旗下推出的所有动画片都将专门制作供数字立体影院播放的“数字3D立体版”,首部采取这一技术的影片将是2009年暑期上映的《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今日美国》评价,卡森伯格是好莱坞3D电影的最有力、最热衷的倡导者。在来成都之前,卡森伯格正忙着和《洛杉矶时报》专栏作者帕特里克.格斯特恩(PatrickGoldstein)进行论战。这位专栏作者认为,以卡森伯格为代表的3D立体电影倡导派过度乐观,忽略了目前存在的种种障碍。卡森伯格亲自撰写长篇大论反驳这位专栏作家的言论,被《洛杉矶时报》拒绝刊登后,发表在《综艺》杂志上。“3D电影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就像过去有声电影取代无声电影,彩色影片取代黑白影片一样,这就是电影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卡森伯格对此充满信心。目前,《功夫熊猫2》已进入剧本创作阶段,预计将在2011 年6 月3日全球公映。据卡森伯格透露,除了普通影院外,该片也将在全球IMAX院线上映,并且和梦工场今后的其他动画片一样,将制作成戴眼镜观看的3D 立体电影。早在2005 年,梦工场的《小鸡快跑》就成为电影史第一部数字立体电影长片,之后,索尼的《怪兽屋》也采用了相同技术。派拉蒙华纳的《贝奥武甫》以及今年已在中国公映的《地心游记》,就是专为数字立体影院制作的立体电影。目前公映的3D 影片,都是在普通二维影片的基础上,通过电脑转换而呈现三维效果。而梦工场动画的3D影片,则是从影片拍摄阶段起就运用专门数字三维显像程序制作影片。“过去那种做法达不到原创3D影片的质量效果,”卡森伯格认为,“只有真正的3D 电影才能把观众重新拉入影院,才有力量同DVD、盗版相抗衡。”处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卡森伯格却对好莱坞的经济形势很乐观。从历史上来看,1929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成就了好莱坞的黄金时代,“9.11”事件后则有《蜘蛛侠》打破历史票房纪录??“经济越糟,票房越好”似乎成了一条“黄金定律”。卡森伯格认为,金融风暴可能反而会刺激电影工业,“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看电影可以算是最廉价、最能打发时间的消遣”。事实上,今年好莱坞很多电影公司都因为与演员工会合约纠纷而减少了投资,华纳、派拉蒙等大电影公司也因并购而裁员。梦工场动画却独树一帜,正在扩充投资,增加人力,全面进攻3D动画领域。今年8月,梦工场动画公司扩编动画部门,增加了1 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超过500 个年薪10 万到15 万元的技术人才职位。B=《外滩画报》K= 卡森伯格(Katzenberg)B:你现在热衷于3D 动画,《功夫熊猫2》也将以3D形式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也会发生变化?K:不会变化。我觉得3D 电影是未来电


2006年,梦工场被维亚康姆集团旗下的派拉蒙影业收购,卡森伯格经营的梦工场动画也和派拉蒙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约,将影片发行权交给派拉蒙。如今,随着斯皮尔伯格的离开,很多人都在猜测卡森伯格也会在2012年之后,追随斯皮尔伯格而去。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3D 是未来所有电影的方向

 

 

对自己的未来方向,卡森伯格缄默不语。但是他从不讳言梦工场动画的未来。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梦工场动画公司对外公布,从2009年开始,旗下推出的所有动画片都将专门制作供数字立体影院播放的“数字3D立体版”,首部采取这一技术的影片将是2009年暑期上映的《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今日美国》评价,卡森伯格是好莱坞3D电影的最有力、最热衷的倡导者。


在来成都之前,卡森伯格正忙着和《洛杉矶时报》专栏作者帕特里克.格斯特恩(PatrickGoldstein)进行论战。这位专栏作者认为,以卡森伯格为代表的3D立体电影倡导派过度乐观,忽略了目前存在的种种障碍。卡森伯格亲自撰写长篇大论反驳这位专栏作家的言论,被《洛杉矶时报》拒绝刊登后,发表在《综艺》杂志上。


“3D电影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就像过去有声电影取代无声电影,彩色影片取代黑白影片一样,这就是电影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卡森伯格对此充满信心。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目前,《功夫熊猫2》已进入剧本创作阶段,预计将在2011 年6 月3日全球公映。据卡森伯格透露,除了普通影院外,该片也将在全球IMAX院线上映,并且和梦工场今后的其他动画片一样,将制作成戴眼镜观看的3D 立体电影。


早在2005 年,梦工场的《小鸡快跑》就成为电影史第一部数字立体电影长片,之后,索尼的《怪兽屋》也采用了相同技术。派拉蒙/华纳的《贝奥武甫》以及今年已在中国公映的《地心游记》,就是专为数字立体影院制作的立体电影。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目前公映的3D 影片,都是在普通二维影片的基础上,通过电脑转换而呈现三维效果。而梦工场动画的3D影片,则是从影片拍摄阶段起就运用专门数字三维显像程序制作影片。“过去那种做法达不到原创3D影片的质量效果,”卡森伯格认为,“只有真正的3D 电影才能把观众重新拉入影院,才有力量同DVD、盗版相抗衡。”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处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卡森伯格却对好莱坞的经济形势很乐观。从历史上来看,1929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成就了好莱坞的黄金时代,“9.11”事件后则有《蜘蛛侠》打破历史票房纪录??“经济越糟,票房越好”似乎成了一条“黄金定律”。卡森伯格认为,金融风暴可能反而会刺激电影工业,“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看电影可以算是最廉价、最能打发时间的消遣”。


事实上,今年好莱坞很多电影公司都因为与演员工会合约纠纷而减少了投资,华纳、派拉蒙等大电影公司也因并购而裁员。梦工场动画却独树一帜,正在扩充投资,增加人力,全面进攻3D动画领域。今年8月,梦工场动画公司扩编动画部门,增加了1 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超过500 个年薪10 万到15 万元的技术人才职位。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B=《外滩画报》K= 卡森伯格(Katzenberg)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B:你现在热衷于3D 动画,《功夫熊猫2》也将以3D形式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也会发生变化?


K:不会变化。我觉得3D 电影是未来电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


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


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


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

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功夫熊猫”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他曾经是和斯皮尔伯格组建梦工场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经在迪斯尼电影公司跌入低谷时,成功推出了票房大卖的《狮子王》。作为梦工场动画的老板,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动画片《史瑞克2》出自他之手,但这个纪录也许很快会被他的下一部影片《功夫熊猫2》刷新。杰弗瑞.卡森伯格在成都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相比其它影片,我更看好3D版《功夫熊猫》续集的前景”。文 李俊 王奇婷(实习)10月,斯皮尔伯格正忙着收拾行李,带着上千名梦工场的员工,离开派拉蒙公司,与印度信实集团共同组建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新电影公司。他的老搭档大卫.葛芬(DavidGeffen)选择了离开,不再随他而去;另外一位搭档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Katzenberg)也没掺和这场变故,而是带着自己公司的13 名主创人员,来到了中国成都。14年前,斯皮尔伯格与葛芬、卡森伯格三人组建梦工场,如今这“三驾马车”彻底分崩离析。但是,斯皮尔伯格说,“梦工场永远离不开他们”,公司的全名还是继续沿用“DreamworksSKG”。其中“K”代表的就是卡森伯格。他被认为是“好莱坞最聪明的50人”之一,以精于商业算计出名。他也是最早脱离斯皮尔伯格控制的人,早在2004年,他领导的梦工场动画就独立拆分上市,如今已能够和迪斯尼分庭抗礼。10 月20 日晚上11点半,卡森伯格从印度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去成都看真正的大熊猫。记者被事先告知,不要问任何关于斯皮尔伯格梦工场的事宜。“为什么阿宝的爸爸是只鸭子?我们很想在成都找到答案,解决电影里的很多疑惑”,卡森伯格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亲眼看看这个为梦工场动画今年拿下全球6亿美元票房的“熊猫出生地”;更重要的,是让那些从来没有踏上过中国国土的工作人员寻找创作灵感,增强《功夫熊猫》续集的掘金能力。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卡森伯格今年57 岁。他曾将“史瑞克”的产品授权卖出14亿美元的天价,汤姆.汉克斯因此改称他为“账本先生”。对自己的时间,和做生意一样,卡森伯格每分每秒都要计算到极致。卡森伯格在成都只呆了14 个小时,完全就是一次超人之旅。从晚上11 点半飞机降落机场,他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作事宜,凌晨1点才睡觉。休息3 小时之后,凌晨4 点起床,跑步一小时——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5点和美国总公司开会一小时,6点听大熊猫保护专家关于大熊猫生活习性的讲解课。7点,他换上整齐的西装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拿着日程掐着表,给这位大佬铺路。下午两点,卡森伯格就得赶到机场,离开成都。在此之前他还要和成都市长见面、去熊猫基地命名一只叫“阿宝”的熊猫、参加记者发布会、参观金沙博物馆、参加市委领导的宴请等活动。在熊猫基地,他被五六只活蹦乱跳的熊猫互相追逐玩耍的憨态迷住了,多站了10分钟,不肯走开。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日程表,急得额头冒汗、直跺脚,他却笑着说:“我倒要看看,熊猫到底会不会功夫?”《功夫熊猫》是在中国市场上票房最成功的动画片。该片功夫味道纯正、中国元素运用巧妙,目前已在全球席卷了6.26亿美元票房,其中北美地区票房为2.15亿美元,成为梦工场动画最卖座的非续集影片。而影片的两位导演以及其他主创几乎都没来过中国,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功课,就完成了这部影片。“我很想来看看,熊猫生长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中国究竟有多美。”和卡森伯格一起来的《功夫熊猫2》主创共13位,其中包括刚刚接手的韩裔美国导演珍妮佛.内尔森(Jennifer YuhNelson)小姐,以及各个制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成都是中国地震的灾区,卡森伯格拒绝了当地政府的盛情款待,剧组成员以及他本人中国之行的所有机票、住宿费用全部自行买单。除了在熊猫基地看熊猫、爬青城山之外,《功夫熊猫2》剧组还在北京登上了长城。结束成都的行程后,他们还会去山西的平遥古城以及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天生就会做生意卡森伯格和斯皮尔伯格一样,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犹太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政治活动。14岁的时候,他就作为志愿者帮助共和党人约翰.林萨(JohnLindsa)成功竞选纽约市长。他的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但他拒绝跟随父亲进入华尔街,也没有从政。做了一段时间演艺经纪人之后,他在1974年进入派拉蒙,当上了董事长和CEO 巴里.迪勒(BarryDiller)的助理。1984 年,卡森伯格跟随迈克尔.埃森纳(MichaelEisner)加盟迪斯尼电影公司,在此之前,他从没关心过动画。有一天,迈克尔把他带到办公室,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看到了吗?那里就是制作动画片的地方,现在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当时,迪斯尼动画部门奄奄一息,正处在整个行业的低谷。“但我是个好领队,如果有人对我说‘把那件事做好!’我就会去做的。”卡森伯格充满自信。他的确有


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

影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光是动画片。3D 技术是电影史上最令人激动的一项发明,2009年你就能看到《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到时候就能目睹它的风采了。3D的最新技术运用了数码科技作为工具,将保证我们的每一部电影都具有最高的质量,这样的体验将超越观众以往所有的电影体验。当你反观电影的发展史,有两项重大的发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一项是默片有了声音,另一项是黑白电影有了色彩。我坚信3D将成为第三大发明,永载电影发展史史册。B:从3D 电影出现到取代2D 电影这个过程,大概要过多少年呢?K:要好多年吧,可能5 年、7 年或者10 年。但是一定会实现的,因为它比传统电影更好。现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电影院上映3D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再过几年这种趋势就会很快地蔓延开来。可能我六七年后再来到中国,那时候的3D电影将变得非常主流,所有的电影都将以这个形式出现。B:美国正在经历着经济危机,好莱坞的娱乐产业以及梦工场动画是否受到影响?K: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大家还是会来看电影,来寻求娱乐,或许是为了逃避那种消极的情绪吧。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我觉得最可靠最有价值的事就是去看电影,或者买DVD。这是当前仅剩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了,而且价格也不贵。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极力做一些积极的事情,对处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B:今年,迪斯尼公司在中国投资拍摄了一部由真正的熊猫主演的影片《回家之路》,你认为这只真熊猫会威胁到你们的“功夫熊猫”吗?K:我真不知道,可能吧。我觉得《功夫熊猫》是一部独一无二的富有魅力的电影,在中国也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迪斯尼公司的人也都非常有天赋,很有创造力,所以可能这会是一场好戏吧。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B:从《花木兰》到现在的《功夫熊猫》,越来越多亚洲题材被拍成动画片并热卖,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化引进、产品输出的现象?


K:是中国给了我们灵感。我觉得《功夫熊猫》就像是我们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它富有创造力,充满灵感,把中国的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艺术、文化、自然、设计、动画、建筑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元素都给电影的制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火花。这次来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将直观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同时也会给《功夫熊猫2》注入相同的灵感。

起死回生的魄力。在他的带领下,迪斯尼拍出票房大卖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93年出品的《狮子王》更成为当时迪斯尼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1994年,迪斯尼老板弗兰克.威尔斯不幸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原本有望接替坐上这把交椅,却发现自己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而一怒辞职。此时,斯皮尔伯格正在筹备自己的电影王国,卡森伯格和音乐圈的知名人物大卫.葛芬,成为他最理想的合伙人。很快,卡森伯格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投入了梦工场。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给好莱坞注入新势力,而梦工场动画也拍出了很多反好莱坞传统,尤其是反迪斯尼传统的动画片。比如最卖座的《史瑞克》系列,就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调侃迪斯尼的动画经典人物、拿好莱坞开涮。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卡森伯格是好莱坞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他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作为幕后老板,他不会刻意保持低调,永远和他的电影生意冲在第一线。离开成都后,卡森伯格其实到了北京,敲定他下部影片《马达加斯加2》在农历新年前在内地公映的事宜。他还和中影总裁韩三平见了面,开玩笑说:“如果介绍国外的剧组到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来拍片,我也要求有分红。”他的下一站是从北京飞往纽约,根据动画片《史瑞克》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即将在百老汇公演。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为了替圣诞档公映的新片《蜜蜂电影》做宣传,这位大老板凌晨4点半就开始上阵排练——他要在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前,从卡尔顿酒店楼顶的一根电线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另一端的海滩上。这足足有8层楼的高度,而他对记者说:“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不是恐惧。”卡森伯格曾告诉媒体,自己如何说服顽固的李奥纳德.尼莫(LeonardNimoy)在《星际迷航》动画版里出演宇航员斯波克这个角色。他说:“我只记得我在纽约的一家餐馆里请他吃饭,接着双膝跪下,求他加入,后来就成功了。”2006年,梦工场被维亚康姆集团旗下的派拉蒙影业收购,卡森伯格经营的梦工场动画也和派拉蒙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约,将影片发行权交给派拉蒙。如今,随着斯皮尔伯格的离开,很多人都在猜测卡森伯格也会在2012年之后,追随斯皮尔伯格而去。3D 是未来所有电影的方向对自己的未来方向,卡森伯格缄默不语。但是他从不讳言梦工场动画的未来。梦工场动画公司对外公布,从2009年开始,旗下推出的所有动画片都将专门制作供数字立体影院播放的“数字3D立体版”,首部采取这一技术的影片将是2009年暑期上映的《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今日美国》评价,卡森伯格是好莱坞3D电影的最有力、最热衷的倡导者。在来成都之前,卡森伯格正忙着和《洛杉矶时报》专栏作者帕特里克.格斯特恩(PatrickGoldstein)进行论战。这位专栏作者认为,以卡森伯格为代表的3D立体电影倡导派过度乐观,忽略了目前存在的种种障碍。卡森伯格亲自撰写长篇大论反驳这位专栏作家的言论,被《洛杉矶时报》拒绝刊登后,发表在《综艺》杂志上。“3D电影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就像过去有声电影取代无声电影,彩色影片取代黑白影片一样,这就是电影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卡森伯格对此充满信心。目前,《功夫熊猫2》已进入剧本创作阶段,预计将在2011 年6 月3日全球公映。据卡森伯格透露,除了普通影院外,该片也将在全球IMAX院线上映,并且和梦工场今后的其他动画片一样,将制作成戴眼镜观看的3D 立体电影。早在2005 年,梦工场的《小鸡快跑》就成为电影史第一部数字立体电影长片,之后,索尼的《怪兽屋》也采用了相同技术。派拉蒙华纳的《贝奥武甫》以及今年已在中国公映的《地心游记》,就是专为数字立体影院制作的立体电影。目前公映的3D 影片,都是在普通二维影片的基础上,通过电脑转换而呈现三维效果。而梦工场动画的3D影片,则是从影片拍摄阶段起就运用专门数字三维显像程序制作影片。“过去那种做法达不到原创3D影片的质量效果,”卡森伯格认为,“只有真正的3D 电影才能把观众重新拉入影院,才有力量同DVD、盗版相抗衡。”处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卡森伯格却对好莱坞的经济形势很乐观。从历史上来看,1929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成就了好莱坞的黄金时代,“9.11”事件后则有《蜘蛛侠》打破历史票房纪录??“经济越糟,票房越好”似乎成了一条“黄金定律”。卡森伯格认为,金融风暴可能反而会刺激电影工业,“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看电影可以算是最廉价、最能打发时间的消遣”。事实上,今年好莱坞很多电影公司都因为与演员工会合约纠纷而减少了投资,华纳、派拉蒙等大电影公司也因并购而裁员。梦工场动画却独树一帜,正在扩充投资,增加人力,全面进攻3D动画领域。今年8月,梦工场动画公司扩编动画部门,增加了1 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超过500 个年薪10 万到15 万元的技术人才职位。B=《外滩画报》K= 卡森伯格(Katzenberg)B:你现在热衷于3D 动画,《功夫熊猫2》也将以3D形式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也会发生变化?K:不会变化。我觉得3D 电影是未来电


B:你是用什么方法保证梦工场动画出品的影片都保持着高质量?


K:我们一年只推出两部电影,所以我们不允许失败。我们力争每一部电影都比上一部更好。公司成立15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和理念。所以我们希望《功夫熊猫2》会比《功夫熊猫》拍得更好。


B:《功夫熊猫》公映之前,是否你们已经有了拍摄续集的打算?


K:《功夫熊猫》是一个很大的剧本,第一部影片其实仅仅是剧本的第一章节。起初,我们就已经构想可以写5-6个章节的故事。但是第一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了。和《指环王》、《星球大战》这样气势磅礴的电影一样,我们最初都有一套预先的设计和构想,整个史诗般的故事情节都预想好了。续集的创作组和拍第一部的是原班人马,影片设计、创造力和投资上都不会有大改动。根据经验来看,我们对《功夫熊猫2》甚至《功夫熊猫3》抱有更多的期许。

起死回生的魄力。在他的带领下,迪斯尼拍出票房大卖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93年出品的《狮子王》更成为当时迪斯尼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1994年,迪斯尼老板弗兰克.威尔斯不幸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原本有望接替坐上这把交椅,却发现自己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而一怒辞职。此时,斯皮尔伯格正在筹备自己的电影王国,卡森伯格和音乐圈的知名人物大卫.葛芬,成为他最理想的合伙人。很快,卡森伯格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投入了梦工场。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给好莱坞注入新势力,而梦工场动画也拍出了很多反好莱坞传统,尤其是反迪斯尼传统的动画片。比如最卖座的《史瑞克》系列,就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调侃迪斯尼的动画经典人物、拿好莱坞开涮。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卡森伯格是好莱坞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他激进、热情,而又野心勃勃。作为幕后老板,他不会刻意保持低调,永远和他的电影生意冲在第一线。离开成都后,卡森伯格其实到了北京,敲定他下部影片《马达加斯加2》在农历新年前在内地公映的事宜。他还和中影总裁韩三平见了面,开玩笑说:“如果介绍国外的剧组到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来拍片,我也要求有分红。”他的下一站是从北京飞往纽约,根据动画片《史瑞克》改编的同名音乐剧即将在百老汇公演。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为了替圣诞档公映的新片《蜜蜂电影》做宣传,这位大老板凌晨4点半就开始上阵排练——他要在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前,从卡尔顿酒店楼顶的一根电线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另一端的海滩上。这足足有8层楼的高度,而他对记者说:“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不是恐惧。”卡森伯格曾告诉媒体,自己如何说服顽固的李奥纳德.尼莫(LeonardNimoy)在《星际迷航》动画版里出演宇航员斯波克这个角色。他说:“我只记得我在纽约的一家餐馆里请他吃饭,接着双膝跪下,求他加入,后来就成功了。”2006年,梦工场被维亚康姆集团旗下的派拉蒙影业收购,卡森伯格经营的梦工场动画也和派拉蒙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约,将影片发行权交给派拉蒙。如今,随着斯皮尔伯格的离开,很多人都在猜测卡森伯格也会在2012年之后,追随斯皮尔伯格而去。3D 是未来所有电影的方向对自己的未来方向,卡森伯格缄默不语。但是他从不讳言梦工场动画的未来。梦工场动画公司对外公布,从2009年开始,旗下推出的所有动画片都将专门制作供数字立体影院播放的“数字3D立体版”,首部采取这一技术的影片将是2009年暑期上映的《怪兽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今日美国》评价,卡森伯格是好莱坞3D电影的最有力、最热衷的倡导者。在来成都之前,卡森伯格正忙着和《洛杉矶时报》专栏作者帕特里克.格斯特恩(PatrickGoldstein)进行论战。这位专栏作者认为,以卡森伯格为代表的3D立体电影倡导派过度乐观,忽略了目前存在的种种障碍。卡森伯格亲自撰写长篇大论反驳这位专栏作家的言论,被《洛杉矶时报》拒绝刊登后,发表在《综艺》杂志上。“3D电影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就像过去有声电影取代无声电影,彩色影片取代黑白影片一样,这就是电影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卡森伯格对此充满信心。目前,《功夫熊猫2》已进入剧本创作阶段,预计将在2011 年6 月3日全球公映。据卡森伯格透露,除了普通影院外,该片也将在全球IMAX院线上映,并且和梦工场今后的其他动画片一样,将制作成戴眼镜观看的3D 立体电影。早在2005 年,梦工场的《小鸡快跑》就成为电影史第一部数字立体电影长片,之后,索尼的《怪兽屋》也采用了相同技术。派拉蒙华纳的《贝奥武甫》以及今年已在中国公映的《地心游记》,就是专为数字立体影院制作的立体电影。目前公映的3D 影片,都是在普通二维影片的基础上,通过电脑转换而呈现三维效果。而梦工场动画的3D影片,则是从影片拍摄阶段起就运用专门数字三维显像程序制作影片。“过去那种做法达不到原创3D影片的质量效果,”卡森伯格认为,“只有真正的3D 电影才能把观众重新拉入影院,才有力量同DVD、盗版相抗衡。”处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卡森伯格却对好莱坞的经济形势很乐观。从历史上来看,1929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成就了好莱坞的黄金时代,“9.11”事件后则有《蜘蛛侠》打破历史票房纪录??“经济越糟,票房越好”似乎成了一条“黄金定律”。卡森伯格认为,金融风暴可能反而会刺激电影工业,“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看电影可以算是最廉价、最能打发时间的消遣”。事实上,今年好莱坞很多电影公司都因为与演员工会合约纠纷而减少了投资,华纳、派拉蒙等大电影公司也因并购而裁员。梦工场动画却独树一帜,正在扩充投资,增加人力,全面进攻3D动画领域。今年8月,梦工场动画公司扩编动画部门,增加了1 万平方米的办公面积,超过500 个年薪10 万到15 万元的技术人才职位。B=《外滩画报》K= 卡森伯格(Katzenberg)B:你现在热衷于3D 动画,《功夫熊猫2》也将以3D形式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也会发生变化?K:不会变化。我觉得3D 电影是未来电专访好莱坞梦工场“动画教父” 杰弗瑞.卡森伯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