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  

2008-11-11 11:19:19|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文/ 刘牧洋 图/ 小武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


《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


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


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


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


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B=《外滩画报》X= 许巍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蓝莲花》写了6 个月

 

 

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


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


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


X: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


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


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


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


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


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

 

 

我是个文艺青年

 

 

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


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


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


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


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


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


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

 

 

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

 

 

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


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
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


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


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


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

向大家都推荐一下,对人的心情有很大的作用。B:现在如果要你再创作出《在别处》那样的音乐,那种感觉还会再有吗?X:不可能了,那种感觉也不会再有了,那是在特定时代下产生的音乐作品。我每张专辑都是这样。这次新专辑我其实做了192首作品,最后只录了12首,按道理说,很多人都以为我会留点歌到下一张,但我全删了,因为这是我从04 年到08年期间发生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几年,又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是一个真实的反映,没必要回头。《在别处》是我当时的心情,写《那一年》又是那样的生活,为什么人们说感觉温暖,因为那正好是我去云南回来的心情。B:你会怀念你做《在别处》时候的生活吗?怀念当时的音乐?X:没什么可怀念的。我为什么后来写《完美生活》这首歌,我为什么觉得生活是完美的?我之前经历了那样的状态,歌词写得狂野、孤独、欢乐,都是青春的一些记忆,但如果你都接纳它的话,它就是完美。生活酸甜苦辣,你接受了就都是好的。我不会去跟第一张比较,我只知道,年轻时候做的是很酷的摇滚乐,现在我做的是这样的,我都觉得很自豪。梦想开一场古典音乐会B:除了看书,你平时还会做些什么?X:怀素的草书是我最喜欢的。生活中很多东西会给你感觉,然后它就变成音乐了,和你听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都没关系。B:你的iPod 里都放着什么音乐?X:我喜欢古典乐,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古典音乐的碟我买了很多,不会局限于听摇滚乐。这次做宣传途中,或者其他时间,我都戴着耳机在听。我还喜欢电子乐,从1997年我就开始喜欢,做《那一年》的专辑时,键盘里电子乐的成分就特别多。还有英伦摇滚,U2 是我喜欢的乐队,Coldplay的新专辑我太喜欢了。B:周杰伦和你同一时间发行新专辑,你会听他的歌吗?X:会啊,周杰伦很有才华,他的歌写得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七里香》,旋律写得真棒。我不会因为太流行而不去听,那太傻了。B:既然那么喜欢古典音乐,有没有想过把它和你的音乐结合起来?X:我其实有个梦想,希望和优秀的古典音乐家合作,做一场不插电的室内音乐会。这是我的一个愿望,和平时做流行乐和摇滚乐完全不同。它一定要是演出,现场的改编的演出,用古典的手法来玩我的音乐,一定要室内乐、音乐厅的那种。一架三角钢琴,古典吉他,一定很有意思。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B:会考虑出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吗?


X:没有必要,我要唯美的音乐,把我学到的审美观给大家分享。技术层面我可以做,但本质上的精神生活更重要。


B:现在还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

觉得很郁闷。那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正式有宣传的专辑,我就上网看了一下大家的评价。当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一张好专辑,但没想到很多人都批评我,说风格变了。我很诧异,难道《蓝莲花》不好吗?我创作《蓝莲花》花了很久,音乐是一瞬间出来的,但歌词部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五六个月,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包括玄奘的,很震撼。但被人们说这说那,是因为音乐风格的变化,我也没解释。我当时创作的状态是那样的,这一切的音乐是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我觉得不被理解,但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因为该喜欢的人总是会喜欢的。B:觉得自己安定下来,得到认可是什么时候?X:2005 年8 月13 日的北京演唱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场个唱,《蓝莲花》大概是第3首歌吧,我唱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全场都在大合唱,根本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唱这首歌。从那时候起,就越来越踏实。回到最初做音乐的状态B:这张专辑里有没有像《蓝莲花》这样琢磨了很久的歌?X:《彩云之巅》吧,歌词写了整整3个月,是从香格里拉的雪山回来后写的。B:你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边旅行边创作?X:我平时会拿个小本,随时用文字记录我当时的心情,但要把它变成歌是个很辛苦的过程,因为歌词还要和旋律对上,写完了,觉得完成了。睡到两点多,突然醒来,觉得好像还有句歌词要加,于是又起来。一般这一夜就别想睡了,挺折腾人的,又快乐又辛苦。写完后觉得,也许这首歌本来就存在,就等待我把它写出来,很有意思。B:《爱如少年》为什么花了4 年那么久的时间?X:其实旋律就积累了3年,制作周期花了一年。制作是在国内做的,但乐手是从国外请来的。我们的制作过程很有趣,不停地和制作人开会,和乐手集结排练,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这个歌,先在排练棚排,再进录音室,先即兴地编曲,边排练边修改,比如有人觉得这段solo好像更好,大家就进行调整。棚里排练的过程比较长,我也在不断地修改歌词。现在你听到的歌是成品,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做减法,很多声部在制作过程中想要更空灵些,想要留白,最后就被我删掉了。这些都需要花很长时间。B: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是全新的,以前都是你自己做专辑的制作人,这次为什么考虑起用别人操刀?X:这次的制作人是许经纶,他比我好的一点是,他是录音室出身的,本身又是乐手,弹过吉他,所以特别讲究细节,做事情也很仔细。他做我这张专辑费了很大的劲。以前我自己做制作人,同时又要唱又要写,太辛苦了。制作人的工程太大了,不仅要考虑专辑的整个物理工程,又要考虑听觉。做这张专辑时,我希望能回到做第一、第二张专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下来一起排练,一起玩,互相激发灵感,有时候甚至是边排边录,那个互相交流的过程特别快乐。B:怎么把这些不同的乐手召集到一起玩的?X:是公司的资源,公司也希望我们和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所以就联系其他国家的乐手,把我以前的专辑寄过去,他们要是感兴趣,就可以过来一起录。我这次请的键盘手特别好玩,他很喜欢中国,一直想来北京。他听到我的小样,觉得很有感觉,大家边弹边看着对方,虽然语言不通,但玩的时候点个头,就相互明白了。我是个文艺青年B:这张专辑感觉比《时光漫步》、《在路上》更放松更抒情了,是这几年生活变化的一个体现吗?可能从物质生活上来说,比起以前来,现在没什么压力了吧?X:我觉得还是性格上的变化。其实有时候,演出时,有人会说,啊,今天《时光漫步》唱得很好。我紧张和放松的时候大家都能感觉到。前几张专辑,是在这么多年学习的过程中,产生对音乐的崇敬心理,过于紧张,有压力,太想做好。但到现在,有了心得,知道越放松越自然。这张专辑就松下来了。B:进入市场体制内,曾经有过不适应吗?公司对你有没有什么要求?X:我觉得我很幸运,公司对我很好,从来对我没有要求。像这张,等了4年,哪有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公司从来没催我,他们给我自由,相信我花了4年做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做别的,只要把歌写好,这样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事上。平时我没有过多的社交活动,一般闷在家里,或者旅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偶尔读一些艺术类的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去思考去学习。外滩视野--外滩画报独家视频专访许巍,爱如少年!B:一开始的许巍,在人们眼中是个摇滚青年,《两天》中的真实,或许带点愤怒。到现在,你的音乐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舒缓,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X:怎么说呢,我第一张专辑中也不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美的东西。我一直在看弘一法师的《晚晴集》,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里面有提到愤怒,一看就明白了。这本书,我要向你,也
X:我的生活其实过得比较自在,最近在学习怎么穿衣服,毕竟在当艺人。这几年要身边的人带带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适合我,有时也会看看时尚杂志。

专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比起许巍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柔。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文 刘牧洋 图 小武10 月,许巍的第4 张专辑《爱如少年》正式发行。4 年,是这张专辑所花的时间,这对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太长了。许巍给出的另一个数字是“100 首”:“我写了100多首歌,选了最好的12首组成这张专辑,其他的我全部销毁了。”《爱》、《少年》是新专辑里许巍比较喜欢的两首歌,于是抽出来做了专辑名字。1988 年,20岁的少年许巍接触到了摇滚乐,受到巨大的冲击,立志做一个音乐人;1998年,许巍的作品《两天》和崔健的《一无所有》一起被选入中国当代诗歌文选,那年他30 岁。而今年,许巍40岁了,《爱如少年》更像是他写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的作家是玄奘和弘一法师,并推荐记者去看《晚晴集》。他最爱的茶是云南普洱,“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喜欢美的事物,我喜欢温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专辑来,《爱如少年》更轻柔更温暖。多年前,他曾写下“我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两天》),“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那一年》),那个绝望或痛苦的许巍早已不见踪影。“幸福和温暖”,是如今的许巍给他的音乐加上的注解。“ 我的每张专辑,写的都是我当时的故事。而这张,讲的就是这4年的事和心情。”他坐在记者对面,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总忍不住笑意,是他身上最“少年”的地方。这4年里,除了出席一些颁奖礼,许巍很少出镜。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北京,或是云南,肆意地生活,寻找灵感,《彩云之巅》就是他在香格里拉的一座雪山上写下的。“ 我已经不看人们怎么评价我了。”许巍唯一一次关注人们对他音乐的评价,是在2002 年底,那时,他刚签约“百代步升”(现“金牌大风”)唱片公司,推出了第3张专辑《时光漫步》。“前两张唱片没有宣传,默默地出了,到《时光漫步》时,网络也很发达了,我就想上网看看人们怎么评价的。”网上歌迷对《时光漫步》的评价对许巍打击很大,人们不适应他突然转变成抒情的曲风,并给他加上了“背弃摇滚”的骂名。但正是《时光漫步》成就了许巍。他被很多主流媒体一致推为“最具人文气质的创作歌手”,而在此之前,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许巍是谁。也是从《时光漫步》起,许巍挥别了过去“没有演出,没有收入,一个人孤独地弹琴”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的路上越走越坚持。“我年轻时做很酷的摇滚乐,我现在做这样的音乐,这都是我,我很自豪。”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李延亮,与许巍合作多年,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就在一起。现在,在为了演唱会而排练老歌,特别是排练《在别处》时,李延亮依然会兴奋得在舞台上蹦起来。“他和我的眼神一对上,我们就能回到过去。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我们大家年轻的生活,也是当时听我们的歌的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明年,许巍最主要的工作是演唱会。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都已纳入计划。尽管去年曾在上海的同乐坊举办过小型演出,但许巍没有太大的信心,“听我音乐的好像北方的人比较多,在上海,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场子唱过”。B=《外滩画报》X= 许巍《蓝莲花》写了6 个月B:新专辑出来这些天,自己有没有关注过市场反应?X:我已经不关注这些了,特别是评价,以前我不懂,看多了对自己心态不好,我不是那种定力特别好的人,情绪会受到影响。我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当然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音乐本来就很主观,完全不理别人怎么说也挺好,挺清净,我现在就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了。B:会回头听一下做完的歌吗?X:当然有,听听音乐上有没有欠缺的地方,编曲要挑毛病还是有的,但是看下一张吧。B:你这4年是怎样过来的?X:我这几年几乎都是在休息。在北京的时候,一起床就游泳、爬山,也看看书。做音乐不能老听,让自己放空一下挺好,完全不去想其他事。新专辑里这些歌是我4年以来的积累。4年里写下的一篇篇小随笔,到了开始做专辑时,就综合起来,比如这个曲子和这个歌词比较合适,能变成一首歌,就这样一首首地做出来的,到后来大概有100多首,都是生活中得来的。B:这张专辑比《时光漫步》更轻柔。据我所知,2002 年《时光漫步》发行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评价,你当时怎么看的?X:访歌手许巍(含视频)--我最喜欢的是巴赫、莫扎特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