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记住保罗.纽曼  

2008-10-16 13:58:24|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记住保罗.纽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记住保罗.纽曼

大审判》,以及1986年的《金钱本色》。这期间,他在成为标准美国式美男的银幕代表的同时,还让人们意识到,他是一位热衷塑造脆弱、有瑕疵、人性化角色的性格演员。“那段日子里,我们似乎能看到,在他英俊的外表的掩盖下,一位真正的好演员就要诞生了。”《大审判》的导演西德尼.鲁曼特说明,“他在成长,一直在成长,要成为一个在自己究竟能展示出几分能力这一点上有选择权的演员。”纽曼的选择是将他的能力悉数展示出来。看纽曼从20来岁的青年演到70多岁的老者,你看到的,是一位演员与整个20世纪的美国男性不同阶段自我认定的反复角力—他告诉我们同时身为一个孝子、贤夫、慈父、浪漫情人和正直的男人,到底意味着什么。50 年的爱情神话好莱坞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男人—英俊的保罗.纽曼打破了“帅哥靠不住”的定律。1953年,他在参演百老汇剧《狂恋》(Picnic)时,认识了比他小5岁的乔安娜.伍德沃德。1957年,两人在影片《夏日春情》再度合作,爱情如野火蓬勃而发。1958年,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不久的保罗.纽曼在赌城迎娶了乔安娜.伍德沃德,那以后,两人相爱相守整整50年,直到死亡最终将他们分开。甚至,热门美剧《好汉两个半》里有句台词一度在全美广泛流传—“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保罗.纽曼一样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其实,在事业上,伍德沃德比纽曼进入状态更早。1957 年,这位娇小可人的金发美女就凭《三面夏娃》获封奥斯卡影后,纽曼则在近30年后才让他们俩正式成为名副其实的“奥斯卡帝后夫妻”。然而,与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相比,这些成就的确显得不太重要了。

 

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

 

至少,作为一个10次提名奥斯卡的演员(9次因为表演,一次作为制片人),他的声名远没有他应得的那么响亮耀眼。表演类奖项中,保罗.纽曼只得过一次(《金钱本色》),奥斯卡主办方颁发的荣誉奖杯他却收到了两座,一座终身成就奖杯,一座人道主义奖杯。并不是“马龙.白兰度第二”在成名之初,保罗.纽曼差一点就成为很快会被人遗忘的“马龙.白兰度第二”。“不怎么出色”,这是《纽约时报》当年对他在《圣杯》中的表演做出的评价。的确,那是一部糟糕的电影,后来美国的电视台要重播这部电影,纽曼闻讯便自掏腰包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了一则道歉广告,请求观众原谅他年轻时犯下的错误。没想到适得其反,观众反而因为他这则广告对这部早年的电影发生了兴趣,结果那次重播的收视率高得惊人。等到保罗.纽曼终于成为一线明星时,他已经是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和三个孩子的父亲了。因为比他大不到一岁的马龙.白兰度的光芒太耀眼,纽曼的演技最初很少受到关注,只是因为漂亮的外形才走进了主流影坛。尽管如此,他在好几部电影里的表演均可圈可点,比如他在1958年版的《朱门巧妇》中扮演的压抑、嗜酒的同性恋青年布里克,1961年《江湖浪子》中时运不济的撞球好手埃迪.费尔森,以及1963年的《原野铁汉》中没心没肺的现代牛仔。他在这些角色的塑造中所展现的演技,丝毫不亚于马龙.白兰度的任何作品。1960 年代末到1970 年代,勤奋的纽曼拍摄了超过60部电影,那段高强度的拍片经历让他对电影和自己的明星身份感到厌倦。人们不厌其烦地谈论他的美貌和他能电死人的蓝眼睛,而这却成了他最大的困扰。“他对他的长相很不满意,甚至很愤怒,真的。”与他多次合作的导演马丁.里特这样说。这段时间里,他无心拍片,一连演出了好些乏味的角色。他开始对导演工作感兴趣,宁愿执导妻子伍德沃德演戏也不愿自己表演。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他爱上了赛车,后来他还一手创办了哈斯-纽曼车队。就在他去世前几个月,他还曾在赛车场上出现。他也开始涉足政坛,从1960年代开始就积极参与人权保护运动,长达数十年,最终还上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位时的政治敌人“黑名单”,纽曼将这称作他“最了不起的成就”。差一点,保罗.纽曼的人生轨迹就偏离了大银幕。然而,1978年,他唯一的儿子斯科特因为吸毒过量身亡,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观。“我永远都无法卸下我的负罪感。”后来他这样说,其实,他甚至从未试图减轻自己的愧疚。在他年过半百之时,差不多年纪的马龙.白兰度已经变成了一个深居简出、举止乖戾的老人家,纽曼却突然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从没那么专注,那么用心。在银幕上,他开始更用心地钻研角色塑造,奉上了一系列精彩的演出—1981年的《布朗克斯,阿帕奇要塞》和《没有恶意》、1982 年的《

 

文/ 克莱尔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


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好运的“蓝眼睛”

 

 

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

大审判》,以及1986年的《金钱本色》。这期间,他在成为标准美国式美男的银幕代表的同时,还让人们意识到,他是一位热衷塑造脆弱、有瑕疵、人性化角色的性格演员。“那段日子里,我们似乎能看到,在他英俊的外表的掩盖下,一位真正的好演员就要诞生了。”《大审判》的导演西德尼.鲁曼特说明,“他在成长,一直在成长,要成为一个在自己究竟能展示出几分能力这一点上有选择权的演员。”纽曼的选择是将他的能力悉数展示出来。看纽曼从20来岁的青年演到70多岁的老者,你看到的,是一位演员与整个20世纪的美国男性不同阶段自我认定的反复角力—他告诉我们同时身为一个孝子、贤夫、慈父、浪漫情人和正直的男人,到底意味着什么。50 年的爱情神话好莱坞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男人—英俊的保罗.纽曼打破了“帅哥靠不住”的定律。1953年,他在参演百老汇剧《狂恋》(Picnic)时,认识了比他小5岁的乔安娜.伍德沃德。1957年,两人在影片《夏日春情》再度合作,爱情如野火蓬勃而发。1958年,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不久的保罗.纽曼在赌城迎娶了乔安娜.伍德沃德,那以后,两人相爱相守整整50年,直到死亡最终将他们分开。甚至,热门美剧《好汉两个半》里有句台词一度在全美广泛流传—“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保罗.纽曼一样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其实,在事业上,伍德沃德比纽曼进入状态更早。1957 年,这位娇小可人的金发美女就凭《三面夏娃》获封奥斯卡影后,纽曼则在近30年后才让他们俩正式成为名副其实的“奥斯卡帝后夫妻”。然而,与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相比,这些成就的确显得不太重要了。
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至少,作为一个10次提名奥斯卡的演员(9次因为表演,一次作为制片人),他的声名远没有他应得的那么响亮耀眼。表演类奖项中,保罗.纽曼只得过一次(《金钱本色》),奥斯卡主办方颁发的荣誉奖杯他却收到了两座,一座终身成就奖杯,一座人道主义奖杯。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并不是“马龙.白兰度第二”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在成名之初,保罗.纽曼差一点就成为很快会被人遗忘的“马龙.白兰度第二”。“不怎么出色”,这是《纽约时报》当年对他在《圣杯》中的表演做出的评价。的确,那是一部糟糕的电影,后来美国的电视台要重播这部电影,纽曼闻讯便自掏腰包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了一则道歉广告,请求观众原谅他年轻时犯下的错误。没想到适得其反,观众反而因为他这则广告对这部早年的电影发生了兴趣,结果那次重播的收视率高得惊人。


等到保罗.纽曼终于成为一线明星时,他已经是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和三个孩子的父亲了。因为比他大不到一岁的马龙.白兰度的光芒太耀眼,纽曼的演技最初很少受到关注,只是因为漂亮的外形才走进了主流影坛。尽管如此,他在好几部电影里的表演均可圈可点,比如他在1958年版的《朱门巧妇》中扮演的压抑、嗜酒的同性恋青年布里克,1961年《江湖浪子》中时运不济的撞球好手埃迪.费尔森,以及1963年的《原野铁汉》中没心没肺的现代牛仔。他在这些角色的塑造中所展现的演技,丝毫不亚于马龙.白兰度的任何作品。

至少,作为一个10次提名奥斯卡的演员(9次因为表演,一次作为制片人),他的声名远没有他应得的那么响亮耀眼。表演类奖项中,保罗.纽曼只得过一次(《金钱本色》),奥斯卡主办方颁发的荣誉奖杯他却收到了两座,一座终身成就奖杯,一座人道主义奖杯。并不是“马龙.白兰度第二”在成名之初,保罗.纽曼差一点就成为很快会被人遗忘的“马龙.白兰度第二”。“不怎么出色”,这是《纽约时报》当年对他在《圣杯》中的表演做出的评价。的确,那是一部糟糕的电影,后来美国的电视台要重播这部电影,纽曼闻讯便自掏腰包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了一则道歉广告,请求观众原谅他年轻时犯下的错误。没想到适得其反,观众反而因为他这则广告对这部早年的电影发生了兴趣,结果那次重播的收视率高得惊人。等到保罗.纽曼终于成为一线明星时,他已经是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和三个孩子的父亲了。因为比他大不到一岁的马龙.白兰度的光芒太耀眼,纽曼的演技最初很少受到关注,只是因为漂亮的外形才走进了主流影坛。尽管如此,他在好几部电影里的表演均可圈可点,比如他在1958年版的《朱门巧妇》中扮演的压抑、嗜酒的同性恋青年布里克,1961年《江湖浪子》中时运不济的撞球好手埃迪.费尔森,以及1963年的《原野铁汉》中没心没肺的现代牛仔。他在这些角色的塑造中所展现的演技,丝毫不亚于马龙.白兰度的任何作品。1960 年代末到1970 年代,勤奋的纽曼拍摄了超过60部电影,那段高强度的拍片经历让他对电影和自己的明星身份感到厌倦。人们不厌其烦地谈论他的美貌和他能电死人的蓝眼睛,而这却成了他最大的困扰。“他对他的长相很不满意,甚至很愤怒,真的。”与他多次合作的导演马丁.里特这样说。这段时间里,他无心拍片,一连演出了好些乏味的角色。他开始对导演工作感兴趣,宁愿执导妻子伍德沃德演戏也不愿自己表演。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他爱上了赛车,后来他还一手创办了哈斯-纽曼车队。就在他去世前几个月,他还曾在赛车场上出现。他也开始涉足政坛,从1960年代开始就积极参与人权保护运动,长达数十年,最终还上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位时的政治敌人“黑名单”,纽曼将这称作他“最了不起的成就”。差一点,保罗.纽曼的人生轨迹就偏离了大银幕。然而,1978年,他唯一的儿子斯科特因为吸毒过量身亡,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观。“我永远都无法卸下我的负罪感。”后来他这样说,其实,他甚至从未试图减轻自己的愧疚。在他年过半百之时,差不多年纪的马龙.白兰度已经变成了一个深居简出、举止乖戾的老人家,纽曼却突然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从没那么专注,那么用心。在银幕上,他开始更用心地钻研角色塑造,奉上了一系列精彩的演出—1981年的《布朗克斯,阿帕奇要塞》和《没有恶意》、1982 年的《
1960 年代末到1970 年代,勤奋的纽曼拍摄了超过60部电影,那段高强度的拍片经历让他对电影和自己的明星身份感到厌倦。人们不厌其烦地谈论他的美貌和他能电死人的蓝眼睛,而这却成了他最大的困扰。“他对他的长相很不满意,甚至很愤怒,真的。”与他多次合作的导演马丁.里特这样说。这段时间里,他无心拍片,一连演出了好些乏味的角色。他开始对导演工作感兴趣,宁愿执导妻子伍德沃德演戏也不愿自己表演。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他爱上了赛车,后来他还一手创办了哈斯-纽曼车队。就在他去世前几个月,他还曾在赛车场上出现。他也开始涉足政坛,从1960年代开始就积极参与人权保护运动,长达数十年,最终还上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位时的政治敌人“黑名单”,纽曼将这称作他“最了不起的成就”。


差一点,保罗.纽曼的人生轨迹就偏离了大银幕。然而,1978年,他唯一的儿子斯科特因为吸毒过量身亡,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观。“我永远都无法卸下我的负罪感。”后来他这样说,其实,他甚至从未试图减轻自己的愧疚。在他年过半百之时,差不多年纪的马龙.白兰度已经变成了一个深居简出、举止乖戾的老人家,纽曼却突然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从没那么专注,那么用心。在银幕上,他开始更用心地钻研角色塑造,奉上了一系列精彩的演出—1981年的《布朗克斯,阿帕奇要塞》和《没有恶意》、1982 年的《大审判》,以及1986年的《金钱本色》。这期间,他在成为标准美国式美男的银幕代表的同时,还让人们意识到,他是一位热衷塑造脆弱、有瑕疵、人性化角色的性格演员。“那段日子里,我们似乎能看到,在他英俊的外表的掩盖下,一位真正的好演员就要诞生了。”《大审判》的导演西德尼.鲁曼特说明,“他在成长,一直在成长,要成为一个在自己究竟能展示出几分能力这一点上有选择权的演员。”纽曼的选择是将他的能力悉数展示出来。看纽曼从20来岁的青年演到70多岁的老者,你看到的,是一位演员与整个20世纪的美国男性不同阶段自我认定的反复角力—他告诉我们同时身为一个孝子、贤夫、慈父、浪漫情人和正直的男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大审判》,以及1986年的《金钱本色》。这期间,他在成为标准美国式美男的银幕代表的同时,还让人们意识到,他是一位热衷塑造脆弱、有瑕疵、人性化角色的性格演员。“那段日子里,我们似乎能看到,在他英俊的外表的掩盖下,一位真正的好演员就要诞生了。”《大审判》的导演西德尼.鲁曼特说明,“他在成长,一直在成长,要成为一个在自己究竟能展示出几分能力这一点上有选择权的演员。”纽曼的选择是将他的能力悉数展示出来。看纽曼从20来岁的青年演到70多岁的老者,你看到的,是一位演员与整个20世纪的美国男性不同阶段自我认定的反复角力—他告诉我们同时身为一个孝子、贤夫、慈父、浪漫情人和正直的男人,到底意味着什么。50 年的爱情神话好莱坞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男人—英俊的保罗.纽曼打破了“帅哥靠不住”的定律。1953年,他在参演百老汇剧《狂恋》(Picnic)时,认识了比他小5岁的乔安娜.伍德沃德。1957年,两人在影片《夏日春情》再度合作,爱情如野火蓬勃而发。1958年,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不久的保罗.纽曼在赌城迎娶了乔安娜.伍德沃德,那以后,两人相爱相守整整50年,直到死亡最终将他们分开。甚至,热门美剧《好汉两个半》里有句台词一度在全美广泛流传—“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保罗.纽曼一样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其实,在事业上,伍德沃德比纽曼进入状态更早。1957 年,这位娇小可人的金发美女就凭《三面夏娃》获封奥斯卡影后,纽曼则在近30年后才让他们俩正式成为名副其实的“奥斯卡帝后夫妻”。然而,与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相比,这些成就的确显得不太重要了。

 

 

50 年的爱情神话

 

 

好莱坞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男人—英俊的保罗.纽曼打破了“帅哥靠不住”的定律。1953年,他在参演百老汇剧《狂恋》(Picnic)时,认识了比他小5岁的乔安娜.伍德沃德。1957年,两人在影片《夏日春情》再度合作,爱情如野火蓬勃而发。1958年,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不久的保罗.纽曼在赌城迎娶了乔安娜.伍德沃德,那以后,两人相爱相守整整50年,直到死亡最终将他们分开。甚至,热门美剧《好汉两个半》里有句台词一度在全美广泛流传—“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保罗.纽曼一样家庭生活幸福美满。”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其实,在事业上,伍德沃德比纽曼进入状态更早。1957 年,这位娇小可人的金发美女就凭《三面夏娃》获封奥斯卡影后,纽曼则在近30年后才让他们俩正式成为名副其实的“奥斯卡帝后夫妻”。然而,与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相比,这些成就的确显得不太重要了。

记住保罗.纽曼保罗.纽曼视他自己的明星身份为一个陷阱,毕生都像躲避瘟疫一般地试图挣脱名利场的束缚。他的成功无可估量,他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获奖导演、慈善家、企业家、政治活动家、赛车手和车队老板,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文 克莱尔9 月26 日,83岁的保罗.纽曼结束了与肺癌病魔的抗争,离开了人世。回头看,很难说保罗.纽曼的离去昭示着一个电影时代的终结,因为保罗.纽曼身为一线男演员的银幕生涯长得吓人,几乎占据了整个电影史的一半。也没人敢说,纽曼是他这批演员中的最后一人,因为他自成一派,任何归类方法对他都不适用。保罗.纽曼成名时,正是美国影坛崇拜血性男儿的时期,粗犷、不修边幅的硬汉约翰.韦恩和柯克.道格拉斯属于那个时代,蒙哥马利.克里夫特和詹姆士.迪恩则用他们敏感、脆弱的一面试图打破被肌肉统治的好莱坞。然而,保罗.纽曼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群,但他同时具有这两群人物的特点—从1956年的《回头是岸》中的拳击运动员角色开始,他在粗犷和温柔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时而血性,时而脆弱。好运的“蓝眼睛”保罗.纽曼1925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市一个富足的商人之家,父亲阿瑟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体育用品商店。当白兰度在银幕上穿皮夹克戴墨镜,叼着烟卷尽情耍酷的时候,纽曼却在为飞行员之梦而苦苦奋斗—二战期间,他参军了。遗憾的是,他那双迷倒了所有人的美丽蓝眼睛,却是他梦想破灭的罪魁祸首,因为那种少见的浅蓝色其实是色弱的症状—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因此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改在海军部队当无线电发报员,坐在轰炸机后座发报。在这期间,他头一回体验到了“纽曼的好运”。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时,他乘坐的飞机因为同伴飞行员突发耳疾而迫降,结果,他所在的小分队里其余几架照常执行任务的飞机均遭遇埋伏,被日本空军击落,无一人生还。退伍后,他去大学里念书,参加过学校的橄榄球队,但是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打架而被逐出球队。闲来无事,他去参加了几个舞台剧的演员甄选,待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演过十多部舞台剧,还自编自导自演过一部音乐剧。1950年,保罗.纽曼的父亲去世了,他接管了爸爸的体育用品商店。还不到一年,他就把商店出售了,与他的第一任妻子杰姬.威特搬到纽约。因为他想表演。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百老汇。在表演学校念书时,他的同班同学中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士.迪恩,以及伟大的马龙.白兰度。很多人都知道,保罗.纽曼曾试镜过《码头风云》里后来由马龙.白兰度扮演的那个角色,他还曾和詹姆士.迪恩一起试镜《伊甸之东》,演迪恩的哥哥。可惜,纽曼偏偏遇到了马龙.白兰度这个对手。在白兰度塑造了《欲望号街车》和《码头风云》中两个经典男性银幕形象之后,必然地,保罗.纽曼的地位被忽视了。
记住保罗.纽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