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  

2008-09-05 13:37:12|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

 

   “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文/ 他城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

 

   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抗议者和警察

 


   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

 

   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

 


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

 

   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

 

   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博客大帐篷

 


   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

 

   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

 

   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

 


希拉里风头不减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

芝加哥长大。童年时,他家是芝加哥郊外唯一的亚裔家庭,窗玻璃经常被保守的当地居民砸破。他一家三代都当律师,他姐姐Joyce曾是华盛顿的移民律师,1999 年1月失踪,三个月后尸体在波托马克河中被发现。江俊辉兼有法律和财经双重学历背景,曾是联邦税务局的税务律师,2006年11月在一场激烈选战中胜出,当上加州主计长,监督加州税收与每年超过1000 亿美元的预算使用。江俊辉代表通过学历改变政治地位的华人移民第二代。来自新英格兰罗德岛州的中年华人叶超则是走实业道路的代表。 出生于香港、到美30多年的叶超经营大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他和罗德岛政要关系极好,积极参与当地活动。该州众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弟弟爱德华的儿子,都租用他的楼盘作为办公室,于是他也成为本次大会的代表。下月他将在罗德岛举办龙舟赛,州政府要员都组队参加。8 艘龙舟全是专程从广东三水运来。博客大帐篷美国已经没有哪项活动可以没有博客的参与,包括总统大选。从16 街一直往西,从Wynkoop 街转入15街时,可以看到一个白色大帐篷,这便是可以容纳500 个博客同时码字的临时工作室。 主赞助商是Google和Digg,赞助商名板上还有一长溜科技公司。Google赞助的是一个休闲中心,可以免费吃喝,享受10分钟的电动椅按摩。公司CEO施密特还前来参观并发表了演讲。这顶大帐篷的创意来自于马库斯.毛里萨斯(Markos Moulitsas),此人是2004年最早报道大选的博客之一,他创立的政治评论博客Dailykos每天人气超过百万。当时他深感大会对待传统媒体和草根博客冷暖不一,这次他特地从加州过来,找了丹佛当地的合作方,搭起了这顶有吃有喝有无线上网的大帐篷。进来工作的博客需提前登记领取证件,但东道主的选择也是有倾向性的。“这里面没有麦凯恩的支持者,顶多有希拉里的支持者。”Dailykos执行主编苏珊.加德纳(Susan Gardner)对我说。每天有成千上万条日志从这里键出,博客们安营在百事中心旁,持有的博客证件有时还能混到会场里。博客的地位越来越尊贵了。希拉里风头不减初选落败的希拉里仍然是风头十足的主角。这只奥巴马团队的“烫手山芋”尽管不断为自己降温,但热度依然停留在沸点。 8 月26日晚她在百事中心登台演讲时,几乎所有人都为她心醉心碎。同一天作主题演讲、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马克.沃纳被她掩盖得光芒全无,好像跳梁小丑一般。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

 

   希拉里的现场控制能力和语言能力已臻化境。她语速时慢时快,用词风趣犀利。“No way, No how, NoMcCain”(没门,没道理,没麦凯恩),全场闻之捧腹。她把布什和麦凯恩比喻成一对孪生儿,下周他们正好要在“孪生城”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共和党大会。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 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和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希拉里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仁至义尽,和丈夫克林顿一起为奥巴马唱赞歌,呼吁投她的选民顾全大局,把票转投给奥巴马,尽管她的支持者痛哭流涕。会场外一个老头还用喇叭一直喊着“Hillarysupportersfor McCain”(希拉里支持者拥护麦凯恩)。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她让自己也登上点名唱票(RollCallVote)上的提名人名单,衬托奥巴马,然后在投票中途由她代表纽约州请求中止投票,直接让奥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台下一片团结、欢乐与祥和。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不料数天之后,后发制人的麦凯恩居然选了一个女性副总统搭档萨拉.佩林(Sarah Palin),这是继1984年民主党的杰拉尔丁.费拉罗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

 

   掌管能源大州阿拉斯加的佩林参加过阿拉斯加小姐竞选,电视新闻记者出身,丈夫是爱斯基摩人,家有5 个孩子,现在刚刚产后4 个月。

 

    佩林8 月29日在初次登场时便直接赞美希拉里,说她显示了决心和毅力,表明妇女能够改变美国政治面貌。言下之意是她将延续希拉里的道路,直接诉求支持希拉里的选民。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为奥巴马“加冕”

 


   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

 

   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

 

   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

 

   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

 

   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

 

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百事中心的座位很高,让人有要掉下去的眩晕感。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巨大黑洞,有摇滚乐、大屏幕和不绝于耳的竞选口号‘YESWECAN’,还有无数的星条旗挥舞、奥巴马和希拉里名板,它有巨大的吸力,让人想一头扎进去。我像恐高症患者一样,坐在座位一动不动。”文 他城一切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来美国之后,一直有点像在做梦。其实我没有美国梦,但时空的改变让人猛然失去了现实感:一日三餐得忍受面包充饥,在街头自己成了少数族裔。尽管在华盛顿呆了一个星期,对美国还是没什么概念,虽然看过了白宫、国会山和林肯纪念堂,但我还是难以意识到人在美国这个事实。丹佛就像一个带西部野性气息的梦。从机场出来,坐着黑人兄弟开的黑车兜风,窗外的草原和山脉让人想起内蒙古。这个城市的别名叫“MileHighCity”,因为它海拔1600 多米,刚好是一英里。参加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又是另一场梦。你可以把电视上看到的一切,想象中的一切美国的金钱政治尽收眼底,然后就能找到答案吗? 汽车把我放在25号公路旁的“FourPoints”喜来登酒店,附近人烟稀少,只有一家星巴克像加油站那样高挂着招牌。这里却住着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德岛、阿拉斯加和美属萨摩亚群岛的民主党代表团。它已经开始将我纳入了DNC的轨道。抗议者和警察第二天起来,找到附近的SouthMoor 轻轨站。有三条线路通往市区,H是蓝线,F 是红线,E是紫线。我想,连轻轨都这么政治化(蓝代表民主党,红代表共和党,而紫代表摇摆不定的中间派)?先来哪一辆车我就上,看看我到底倾向哪个党。5分钟后,一辆蓝色H 线列车停在眼前。 半小时后抵达第16街,这是丹佛全城最热闹的马路。这一天是8 月24日——DNC开幕前一天,又是周末,小贩、游客和警察随处可见。附近的市民中心公园有一个自由市场卖各种竞选商品,仅此一天。财大气粗、阵容庞大的加州代表团就住在16 街的喜来登。400多人浩浩荡荡,还设有专门的媒体接待。我以专栏作者的身份混到了采访证,领到一只琐碎无比的资料袋,里面有水壶、口香糖、便药、纪念章、采访本......日程表上说第二天希拉里要来和代表们一起吃早餐,我大喜过望。大会主要有三个会场:现代气息的科罗拉多会议中心,百事中心(丹佛掘金队主场)和可以容纳8 万人的InvescoMile HighField 美式足球场。 会议中心离16街最近,自然成为无处不在的抗议者的目标。他们围绕整个16街街区展开行动,在金顶的州议会大厦前,随着一声高喊,游行开始了。各种反战、反资本主义标语迎风飞扬。还有很多莫名的抗议者也加入了行列。警察迅速出动,他们有汽车、马匹和比赛型自行车。抗议队伍见状转入市民中心公园的自由市场,在人群中继续穿行。市场里,一个叫做“打倒布什麦凯恩”的砸冰块游戏正在进行,花一美元你可以拿到一个冰块,砸中目标后,便有一个戴布什或者麦凯恩面具的真人一下狼狈地泡到水里。游行队伍一来,看摊档的小女孩把汽水价目板一翻,顶在头上,反面是早已写好的抗议标语。绕到会议中心的抗议者没那么和平。有人焚烧国旗,白烟在地上弥漫。警察重兵封锁了马路,管理11个警察的小队长斯.雷德芬,他展示了身上的装备:枪支、警棍、辣椒喷雾器、防毒面具,还有一条管子到胸前、只要一拉便可以吸水的水箱。不过,他们还要忍受马匹排便发出的臭味。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 8 月25日,一早我兴冲冲参加希拉里的早餐会,可是她爽约了,理由是准备第二天大会的演讲。我因此看到了江俊辉(JohnChiang),本次大会唯一发言的华人代表。当早餐会介绍到江俊辉时,与会者的反应就像明星出场,尖叫和欢呼响成一片。他受欢迎的原因是,今年7月,这位负责发放全州公务员工资的主计长(StateController)对州长施瓦辛格的公务员减薪命令拒不执行,赢得了全体公务员的心。这次作为在美华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将在大会上发言。 江身高似乎不到1米70,但年轻有为,形象俊朗,颇有明星气质。很多人劝他竞选下届加州州长,他却表示还不确定:“竞选很贵的。”江俊辉是台湾人,纽约出生,

   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

 

   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

 

   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

 

   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支持希拉里的选民。为奥巴马“加冕”奥巴马第一次出场令人意外。会议开到第三天,当副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布完演说后,奥巴马突然像剑客一样闪了出来。他的出现引发了显圣般的山呼海啸。经历了三天共30个小时、上百位演讲人的无上赞美之后,对他露面的期待已经达到顶点。按程序他不会在第三天出现,上届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就没有这样做。然而奥巴马的主题正是“改变”—改变一切可以变和不能变的东西。他跳将出来,请大家都参加到第二天的Invesco盛会。在那里他将正式接受总统提名。这一天8 月28 日正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发表的45 周年纪念日。历史可以做到如此巧合。45年前的火种如今已烧成熊熊大火。当天各代表住的宾馆摆渡巴士早早坐满,Invesco体育场外排起长龙,人们要在烈日下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过安检门进场。门口还有更多人夹道求票,很多黑人女孩直接将要票的标语写在胸前。 8万多人将现场坐得满满当当,包括每一个座位和每一寸草坪。这个“超级碗”今天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希望,在晚上8 点12分那一刻得到释放。奥巴马的出场时有如摇滚明星,有众多表演和演讲铺垫。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体育场灯光大开,两侧大屏幕放起奥巴马的童年生活片段,巨大的政治派对终于开幕了。蓝色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拉得很长。当他迈出第一步时,声波或许能传到落基山。8 时12分,他开始了接受提名演讲,一直持续到8 时56 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当年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实现了。如果奥巴马果真入主白宫,这个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将第一次被一个黑皮肤的少数族裔主宰。他年轻,贴近普通民众,带有锐利的眼神和亲和的笑容,声音磁性,代表某种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糟糕情况的希望,具有明星特质,有区别于以往任何高高在上的白人,挑战传统势力,符合媒体炒作胃口,他能成功吗?丹佛是一年半前希拉里定下的大会地点,一年半后成了奥巴马的腾飞处。他面对的对手是老奸巨猾的麦凯恩。这次麦凯恩在72岁生日一早,就扔下提名女性副总统搭档的重磅炸弹,将奥巴马历史性演说的新闻价值炸掉大半。好戏才刚刚开始。人潮退尽,我和朋友一起等回宾馆的班车。一场超级大派对刚刚结束,感觉无比超现实。回想这些天,政治明星们在台上各种专业的表演和发挥一幕幕闪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身边碰到的一个个普通人,他们友善,易于接近,把大选当作自己的事情认真参与的普通人。无论当晚坐在我前面的内布拉斯加猪农,还是在轻轨列车上碰到的支持奥巴马的广东人。我还经常想起理查德.约根森,这位70多岁的伯克莱大学退休教授,做的志愿工作是蹲在市民中心公园垃圾箱旁,教人们怎么垃圾分类,投入适当的箱子。他的双手套着塑料袋,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美国民主党大会现场亲历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