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  

2008-07-25 14:57:43|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老杜不如老米甚矣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

 

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

 

   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

 

   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

 

   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

   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

 

   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的立场上,首先要坚信他们是高瞻远瞩的高屋建瓴的高度重视的,然后反推,即得出如下结果:其一,临阵换帅的确是兵家大忌,一个老被尊称为孙子的机构不可能不懂孙子兵法,一届奥运一块奖牌不是中国足球的终极目标,足协领导们哪有仅仅靠这个盛会捞点政绩那么短视,所以撤了杜伊是对中国足球未来高度负责的决定;第二,足球政治家们的数学水平不容置疑,多年以前的杨副主席就曾精确计算出一个堂堂正正的比分,做到了既要赢球又不打假球,千古传诵;第三条会有些许争议,殷铁生老师的执教水平和塞黑老头相较—后者带加纳打进世界杯16强,前者带甲A山东夺得中国足协杯冠军,孰轻孰重?不忙判断,这第三条需参照第二条:前一条已经说了,足协大员们数学天分高,故而得出结论如下,既然1先于16,所以冠军就重过十六强,所以结论是殷铁生水平超过杜伊。至于世界杯和中国足协杯哪个竞赛水平更高的问题,则需参照第一条:既然我们的领导不短视,不贪恋奖牌和政绩,那么从长远计,理所当然要培植我们的土特产—铁蛋好摆弄,国货当自强。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

 

   有人叹,老杜不如老米。我也叹,老杜不如老米甚矣。二者之间的差距就如宫外孕和零距离那么那么大。一个是挺矛戳破,一个是若即若离,老杜沉舟破釜,一切都有人操控,我不要的人我赶不走,我想留的人留不下,选人如此,训练亦如此,就差把郑智的名字和导演的大号捅出来了,犯了国人大忌,须知吾国素有不扬家丑的优良传统。可怜塞黑老头,厚黑学的皮毛也没学到。同为塞黑人,米卢是真话一句不说,开口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擅把弄媒体,一边快乐足球,一边闷声卖酒,老米不是来做俯卧撑的,是来卖金六福的,比个为了一万五千美元两头不讨好的老杜,不知聪明了多少倍。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文 阿丁 又一个称病下野。我当过医生,还没忘了怎么量血压,如果可以,我真想去给杜伊量量血压,看看他收缩压多少千帕舒张压多少千帕。即便是有人同意我给他量,胜算也不大—一个六十多岁的欧洲老头,体胖身高,血脂想必也高,血脂一高血压一定也高,三高。即使血压不高,想点办法气气他,谁的血压也得往上蹿。所以这个借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合适到让我怀疑谢亚龙是我同行了—敢问前辈昔日在哪根电线杆悬壶?生病是个好理由。不过硬说人有病不厚道,所以我们就得想点儿辙,让某人自己承认有病。这番本事,世上有两种人最拿手,一是像我这种有丰富游医经验的医生,二是一贯高屋建瓴一直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尤其是足球政治家们,看得比凡人远,想得比凡人深,但是很可惜,总有那么几个不省事的。比如球评家们又忧国忧民起来,杜鹃啼血挥泪疾书:难道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难道算不清现在离奥运还有几天?难道相信殷铁蛋比杜老头执教水平高?且慢难道,请保持冷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先随我站在足球政治家们
老杜不如老米甚矣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