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梁朝伟独家专访  

2008-07-23 10:4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朝伟独家专访“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梁朝伟终于要和刘嘉玲结婚了。“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对记者这样说。对演艺事业,这位拿过18个影帝的专业演员对《外滩画报》透露,他渴望突破惯常的忧郁形象,想尝试拍摄喜剧片,或饰演更阳刚的角色,“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文 李俊 摄影 小武 按计划,7月21日,梁朝伟、刘嘉玲将在不丹举行婚礼。 王家卫、王菲等80余人将从泰国曼谷转机,入住仅有29 间客房、9 桩别墅的Uma Paro 酒店。Uma Paro半隐于松林之间,前身是不丹贵族的寓所,不丹公主曾经入住,共能容纳百人。这里,将见证梁朝伟、刘嘉玲的婚礼。 1989年,梁朝伟和刘嘉玲的爱情正式公开;2008 年,梁朝伟46 岁,刘嘉玲42 岁,两人携手整整19 年。大婚之前,梁朝伟在上海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承认自己正在筹备婚礼,“又不是打劫银行,干嘛要鬼鬼祟祟,到时候就会告诉大家”。接受采访之前,梁朝伟曾提出不要涉及感情、婚姻。梁朝伟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摄影师给他拍照时,梁朝伟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仿古董相机,并问记者,“这个相机真的能拍吗?”得到确认后,他动手上发条,干脆和摄影师互相对拍起来。梁朝伟告诉记者,他只是觉得新鲜,平常生活里他一直努力远离这些东西,“我平常工作时拍了太多照,生活里却很少会去拍照。”当周星驰、刘德华、郭富城等同时代明星还在千方百计地隐藏自己情感生活时,梁朝伟高调宴请宾客,满足和自己相处19年的女人披婚纱的梦想。《赤壁》开机前一天周润发辞演,第一个辞演的梁朝伟主动电话问候吴宇森,表示如果能帮忙的话,他愿意回来救场。梁朝伟说,这谈不上有义气、或者伟大,“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别人的承诺,我觉得我也有责任”。“责任”延续到梁朝伟的个人生活中。“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说。给19 年的恋爱一个婚姻名分梁朝伟和刘嘉玲并非一见钟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无线电视台,一起拍一部电视剧,当时互相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梁朝伟说,“只觉得她是个内地来的新人而已”,刘嘉玲则觉得这个人“像个浪子”。 1989 年5 月27日,梁朝伟与刘嘉玲在机场办理赴泰国的离境手续,被香港记者无意中拍下亲密镜头。至此,两人公开承认恋爱事实。此前,梁朝伟和曾华倩三度分分合合;刘嘉玲和香港豪门公子许晋亨相恋三年,订婚后又取消婚约。后来,刘嘉玲经历过绑架、勒索,还被公开裸照;并先后和胡军、郭台铭等传出绯闻。张曼玉等女星的介入,也让梁朝伟一度偏离爱情的轨道。 2007 年10月,刘嘉玲的父亲去世。追悼会上,梁朝伟的悼词里写道:“父亲大人千古”。刘嘉玲本人透露,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她父亲一直想看到她结婚,但没有等到这一天。梁朝伟表示两人结婚的原因也是为此,“她会觉得家人在的时候,应该让他们看到一个他们应该看到的结果,我们俩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婚姻是无所谓的,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也会在一起,不好的时候,结了婚也会离婚。”梁朝伟好静,寡言;刘嘉玲好动,爱热闹。梁朝伟说两人性格互补,“我比较孤独、沉默,没什么朋友;她刚刚和我平衡,开朗、热闹,有很多朋友。有时,我孤独太久,也希望有一点点热闹”。梁朝伟自认为是个非常慢热的人,要认识很久的朋友,他才会敞开心扉。在他眼里,“她(刘嘉玲)其实是外强中干,而我是外干内强的人,刚刚配合。当她迷茫、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说放心,没事的。”刘嘉玲认为梁朝伟是个内心纯净的“小朋友”。她说:“我会一辈子照顾我的丈夫,他是一个小朋友。其实,每个男人都是小朋友。”给19 年交情一个义气的相助 今年7月,对于梁朝伟来说,除了结婚这件终身大事外,他主演的《赤壁》也正在全球范围内公映。影片《赤壁》公映后,饱受争议,矛头都指向导演吴宇森。相形之下,梁朝伟扮演的周瑜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他向记者表示,最终决定出演该片,是不想看到交往19年的老友吴宇森陷入困境。 1989年,吴宇森邀梁朝伟参演影片《喋血街头》。最近,梁朝伟上网,还看到一张当年这部影片的剧照——吴宇森扮演的越南兵站在梁朝伟身后,拿枪正对着他。“我看那张照片,那时吴宇森还很瘦,头发很多,也很帅;现在他已经胖了,脸也圆了,头发也少了”,梁朝伟说。当年,吴宇森很爱护自己的工作团队,尤其对演员非常小心,他害怕群众演员会弄伤梁朝伟,干脆就自己上阵做那个小兵。拍摄《赤壁》前一年,吴宇森在北京和梁朝伟见面,把整个故事讲了一遍,希望他能出演诸葛亮这个角色。此后,每隔一个星期,吴宇森都会打电话到他家里,反复说“你一定要来演”。梁朝伟表示:“我很理解一个导演的心情,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我就对他说,你不要每一次都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拍,你全心全意写好剧本。”但是第一个说辞演的人还是梁朝伟。拍完《色戒》后,他遇到了极大的健康问题,不想拖累剧组,心里很难受。吴宇森打来电话安慰他:“你不要不开心,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合作”。几个月后,在和刘嘉玲吃饭的时候,梁朝伟得知周润发辞演以及投资方撤资的消息。“我突然间感觉到吴宇森的苦恼,突然间出了这么多情况,对导演来说肯定不好受,他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梁朝伟回忆道。随后,他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给吴宇森打电话,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自己健康的问题可以先不考虑。《赤壁》开机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吴宇森提到雪中送炭的梁朝伟,忍不住当众眼眶发红,夸他是讲义气的人。梁朝伟却淡然处之,在他看来:“没有义气不义气,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导演的承诺。我总觉得或多或少,这些事情跟我有一点责任,因为我是第一个辞演的,没办法了,就这样做了。”明年春天,梁朝伟将和暂别了四年的老友王家卫合作《叶文传》。他需要用半年的时间来准备角色,练习咏春拳。“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梁朝伟,当然这个很难”,梁朝伟说。 梁朝伟:“我不能一直演阴柔的男人”拍完《2046》以后,梁朝伟决定和老搭档王家卫分开一段时间。他和刘伟强合作拍摄了《伤城》,和李安拍摄了《色戒》。7月,他和吴宇森合作的《赤壁》又要全国公映了。梁朝伟说:“这几年有了和那么多独特的导演合作,让我对创作角色也有一些新的准备方式,希望对出来的效果会有赞叹声。”B= 外滩画报L= 梁朝伟“《色戒》是自我突破的好开端”B:你说过自己不太喜欢拍古装片,因为戴上头套、粘上假发就觉得自己不会演戏了。《赤壁》是不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梁朝伟独家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梁朝伟独家专访

 

“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

 

   梁朝伟终于要和刘嘉玲结婚了。“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对记者这样说。对演艺事业,这位拿过18个影帝的专业演员对《外滩画报》透露,他渴望突破惯常的忧郁形象,想尝试拍摄喜剧片,或饰演更阳刚的角色,“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文/ 李俊 摄影/ 小武


    按计划,7月21日,梁朝伟、刘嘉玲将在不丹举行婚礼。

 

    王家卫、王菲等80余人将从泰国曼谷转机,入住仅有29 间客房、9 桩别墅的Uma Paro 酒店。Uma Paro半隐于松林之间,前身是不丹贵族的寓所,不丹公主曾经入住,共能容纳百人。这里,将见证梁朝伟、刘嘉玲的婚礼。

 

    1989年,梁朝伟和刘嘉玲的爱情正式公开;2008 年,梁朝伟46 岁,刘嘉玲42 岁,两人携手整整19 年。

 

   大婚之前,梁朝伟在上海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承认自己正在筹备婚礼,“又不是打劫银行,干嘛要鬼鬼祟祟,到时候就会告诉大家”。接受采访之前,梁朝伟曾提出不要涉及感情、婚姻。

 

   梁朝伟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摄影师给他拍照时,梁朝伟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仿古董相机,并问记者,“这个相机真的能拍吗?”得到确认后,他动手上发条,干脆和摄影师互相对拍起来。梁朝伟告诉记者,他只是觉得新鲜,平常生活里他一直努力远离这些东西,“我平常工作时拍了太多照,生活里却很少会去拍照。”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当周星驰、刘德华、郭富城等同时代明星还在千方百计地隐藏自己情感生活时,梁朝伟高调宴请宾客,满足和自己相处19年的女人披婚纱的梦想。

 

   《赤壁》开机前一天周润发辞演,第一个辞演的梁朝伟主动电话问候吴宇森,表示如果能帮忙的话,他愿意回来救场。梁朝伟说,这谈不上有义气、或者伟大,“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别人的承诺,我觉得我也有责任”。

 

   “责任”延续到梁朝伟的个人生活中。“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说。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给19 年的恋爱一个婚姻名分

 

   梁朝伟和刘嘉玲并非一见钟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无线电视台,一起拍一部电视剧,当时互相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梁朝伟说,“只觉得她是个内地来的新人而已”,刘嘉玲则觉得这个人“像个浪子”。

 

    1989 年5 月27日,梁朝伟与刘嘉玲在机场办理赴泰国的离境手续,被香港记者无意中拍下亲密镜头。至此,两人公开承认恋爱事实。此前,梁朝伟和曾华倩三度分分合合;刘嘉玲和香港豪门公子许晋亨相恋三年,订婚后又取消婚约。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后来,刘嘉玲经历过绑架、勒索,还被公开裸照;并先后和胡军、郭台铭等传出绯闻。张曼玉等女星的介入,也让梁朝伟一度偏离爱情的轨道。

 

    2007 年10月,刘嘉玲的父亲去世。追悼会上,梁朝伟的悼词里写道:“父亲大人千古”。刘嘉玲本人透露,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她父亲一直想看到她结婚,但没有等到这一天。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梁朝伟表示两人结婚的原因也是为此,“她会觉得家人在的时候,应该让他们看到一个他们应该看到的结果,我们俩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婚姻是无所谓的,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也会在一起,不好的时候,结了婚也会离婚。”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梁朝伟好静,寡言;刘嘉玲好动,爱热闹。梁朝伟说两人性格互补,“我比较孤独、沉默,没什么朋友;她刚刚和我平衡,开朗、热闹,有很多朋友。有时,我孤独太久,也希望有一点点热闹”。

 

   梁朝伟自认为是个非常慢热的人,要认识很久的朋友,他才会敞开心扉。在他眼里,“她(刘嘉玲)其实是外强中干,而我是外干内强的人,刚刚配合。当她迷茫、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说放心,没事的。”

 

   刘嘉玲认为梁朝伟是个内心纯净的“小朋友”。她说:“我会一辈子照顾我的丈夫,他是一个小朋友。其实,每个男人都是小朋友。”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给19 年交情一个义气的相助

 

    今年7月,对于梁朝伟来说,除了结婚这件终身大事外,他主演的《赤壁》也正在全球范围内公映。

 

   影片《赤壁》公映后,饱受争议,矛头都指向导演吴宇森。相形之下,梁朝伟扮演的周瑜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他向记者表示,最终决定出演该片,是不想看到交往19年的老友吴宇森陷入困境。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梁朝伟独家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1989年,吴宇森邀梁朝伟参演影片《喋血街头》。最近,梁朝伟上网,还看到一张当年这部影片的剧照——吴宇森扮演的越南兵站在梁朝伟身后,拿枪正对着他。“我看那张照片,那时吴宇森还很瘦,头发很多,也很帅;现在他已经胖了,脸也圆了,头发也少了”,梁朝伟说。当年,吴宇森很爱护自己的工作团队,尤其对演员非常小心,他害怕群众演员会弄伤梁朝伟,干脆就自己上阵做那个小兵。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拍摄《赤壁》前一年,吴宇森在北京和梁朝伟见面,把整个故事讲了一遍,希望他能出演诸葛亮这个角色。此后,每隔一个星期,吴宇森都会打电话到他家里,反复说“你一定要来演”。梁朝伟表示:“我很理解一个导演的心情,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我就对他说,你不要每一次都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拍,你全心全意写好剧本。”

 

   但是第一个说辞演的人还是梁朝伟。拍完《色戒》后,他遇到了极大的健康问题,不想拖累剧组,心里很难受。吴宇森打来电话安慰他:“你不要不开心,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合作”。

 

   几个月后,在和刘嘉玲吃饭的时候,梁朝伟得知周润发辞演以及投资方撤资的消息。“我突然间感觉到吴宇森的苦恼,突然间出了这么多情况,对导演来说肯定不好受,他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梁朝伟回忆道。随后,他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给吴宇森打电话,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自己健康的问题可以先不考虑。

 

   《赤壁》开机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吴宇森提到雪中送炭的梁朝伟,忍不住当众眼眶发红,夸他是讲义气的人。梁朝伟却淡然处之,在他看来:“没有义气不义气,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导演的承诺。我总觉得或多或少,这些事情跟我有一点责任,因为我是第一个辞演的,没办法了,就这样做了。”

 

   明年春天,梁朝伟将和暂别了四年的老友王家卫合作《叶文传》。他需要用半年的时间来准备角色,练习咏春拳。“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梁朝伟,当然这个很难”,梁朝伟说。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梁朝伟:“我不能一直演阴柔的男人”

 

   拍完《2046》以后,梁朝伟决定和老搭档王家卫分开一段时间。他和刘伟强合作拍摄了《伤城》,和李安拍摄了《色戒》。7月,他和吴宇森合作的《赤壁》又要全国公映了。梁朝伟说:“这几年有了和那么多独特的导演合作,让我对创作角色也有一些新的准备方式,希望对出来的效果会有赞叹声。”


B= 外滩画报L= 梁朝伟


“《色戒》是自我突破的好开端”

 

B:你说过自己不太喜欢拍古装片,因为戴上头套、粘上假发就觉得自己不会演戏了。《赤壁》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

 

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

 

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

 

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

 

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

 

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

梁朝伟独家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

 

“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

 

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

 

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

 

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

 

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

 

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

梁朝伟独家专访“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梁朝伟终于要和刘嘉玲结婚了。“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对记者这样说。对演艺事业,这位拿过18个影帝的专业演员对《外滩画报》透露,他渴望突破惯常的忧郁形象,想尝试拍摄喜剧片,或饰演更阳刚的角色,“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文 李俊 摄影 小武 按计划,7月21日,梁朝伟、刘嘉玲将在不丹举行婚礼。 王家卫、王菲等80余人将从泰国曼谷转机,入住仅有29 间客房、9 桩别墅的Uma Paro 酒店。Uma Paro半隐于松林之间,前身是不丹贵族的寓所,不丹公主曾经入住,共能容纳百人。这里,将见证梁朝伟、刘嘉玲的婚礼。 1989年,梁朝伟和刘嘉玲的爱情正式公开;2008 年,梁朝伟46 岁,刘嘉玲42 岁,两人携手整整19 年。大婚之前,梁朝伟在上海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承认自己正在筹备婚礼,“又不是打劫银行,干嘛要鬼鬼祟祟,到时候就会告诉大家”。接受采访之前,梁朝伟曾提出不要涉及感情、婚姻。梁朝伟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摄影师给他拍照时,梁朝伟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仿古董相机,并问记者,“这个相机真的能拍吗?”得到确认后,他动手上发条,干脆和摄影师互相对拍起来。梁朝伟告诉记者,他只是觉得新鲜,平常生活里他一直努力远离这些东西,“我平常工作时拍了太多照,生活里却很少会去拍照。”当周星驰、刘德华、郭富城等同时代明星还在千方百计地隐藏自己情感生活时,梁朝伟高调宴请宾客,满足和自己相处19年的女人披婚纱的梦想。《赤壁》开机前一天周润发辞演,第一个辞演的梁朝伟主动电话问候吴宇森,表示如果能帮忙的话,他愿意回来救场。梁朝伟说,这谈不上有义气、或者伟大,“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别人的承诺,我觉得我也有责任”。“责任”延续到梁朝伟的个人生活中。“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说。给19 年的恋爱一个婚姻名分梁朝伟和刘嘉玲并非一见钟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无线电视台,一起拍一部电视剧,当时互相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梁朝伟说,“只觉得她是个内地来的新人而已”,刘嘉玲则觉得这个人“像个浪子”。 1989 年5 月27日,梁朝伟与刘嘉玲在机场办理赴泰国的离境手续,被香港记者无意中拍下亲密镜头。至此,两人公开承认恋爱事实。此前,梁朝伟和曾华倩三度分分合合;刘嘉玲和香港豪门公子许晋亨相恋三年,订婚后又取消婚约。后来,刘嘉玲经历过绑架、勒索,还被公开裸照;并先后和胡军、郭台铭等传出绯闻。张曼玉等女星的介入,也让梁朝伟一度偏离爱情的轨道。 2007 年10月,刘嘉玲的父亲去世。追悼会上,梁朝伟的悼词里写道:“父亲大人千古”。刘嘉玲本人透露,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她父亲一直想看到她结婚,但没有等到这一天。梁朝伟表示两人结婚的原因也是为此,“她会觉得家人在的时候,应该让他们看到一个他们应该看到的结果,我们俩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婚姻是无所谓的,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也会在一起,不好的时候,结了婚也会离婚。”梁朝伟好静,寡言;刘嘉玲好动,爱热闹。梁朝伟说两人性格互补,“我比较孤独、沉默,没什么朋友;她刚刚和我平衡,开朗、热闹,有很多朋友。有时,我孤独太久,也希望有一点点热闹”。梁朝伟自认为是个非常慢热的人,要认识很久的朋友,他才会敞开心扉。在他眼里,“她(刘嘉玲)其实是外强中干,而我是外干内强的人,刚刚配合。当她迷茫、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说放心,没事的。”刘嘉玲认为梁朝伟是个内心纯净的“小朋友”。她说:“我会一辈子照顾我的丈夫,他是一个小朋友。其实,每个男人都是小朋友。”给19 年交情一个义气的相助 今年7月,对于梁朝伟来说,除了结婚这件终身大事外,他主演的《赤壁》也正在全球范围内公映。影片《赤壁》公映后,饱受争议,矛头都指向导演吴宇森。相形之下,梁朝伟扮演的周瑜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他向记者表示,最终决定出演该片,是不想看到交往19年的老友吴宇森陷入困境。 1989年,吴宇森邀梁朝伟参演影片《喋血街头》。最近,梁朝伟上网,还看到一张当年这部影片的剧照——吴宇森扮演的越南兵站在梁朝伟身后,拿枪正对着他。“我看那张照片,那时吴宇森还很瘦,头发很多,也很帅;现在他已经胖了,脸也圆了,头发也少了”,梁朝伟说。当年,吴宇森很爱护自己的工作团队,尤其对演员非常小心,他害怕群众演员会弄伤梁朝伟,干脆就自己上阵做那个小兵。拍摄《赤壁》前一年,吴宇森在北京和梁朝伟见面,把整个故事讲了一遍,希望他能出演诸葛亮这个角色。此后,每隔一个星期,吴宇森都会打电话到他家里,反复说“你一定要来演”。梁朝伟表示:“我很理解一个导演的心情,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我就对他说,你不要每一次都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拍,你全心全意写好剧本。”但是第一个说辞演的人还是梁朝伟。拍完《色戒》后,他遇到了极大的健康问题,不想拖累剧组,心里很难受。吴宇森打来电话安慰他:“你不要不开心,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合作”。几个月后,在和刘嘉玲吃饭的时候,梁朝伟得知周润发辞演以及投资方撤资的消息。“我突然间感觉到吴宇森的苦恼,突然间出了这么多情况,对导演来说肯定不好受,他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梁朝伟回忆道。随后,他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给吴宇森打电话,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自己健康的问题可以先不考虑。《赤壁》开机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吴宇森提到雪中送炭的梁朝伟,忍不住当众眼眶发红,夸他是讲义气的人。梁朝伟却淡然处之,在他看来:“没有义气不义气,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导演的承诺。我总觉得或多或少,这些事情跟我有一点责任,因为我是第一个辞演的,没办法了,就这样做了。”明年春天,梁朝伟将和暂别了四年的老友王家卫合作《叶文传》。他需要用半年的时间来准备角色,练习咏春拳。“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梁朝伟,当然这个很难”,梁朝伟说。 梁朝伟:“我不能一直演阴柔的男人”拍完《2046》以后,梁朝伟决定和老搭档王家卫分开一段时间。他和刘伟强合作拍摄了《伤城》,和李安拍摄了《色戒》。7月,他和吴宇森合作的《赤壁》又要全国公映了。梁朝伟说:“这几年有了和那么多独特的导演合作,让我对创作角色也有一些新的准备方式,希望对出来的效果会有赞叹声。”B= 外滩画报L= 梁朝伟“《色戒》是自我突破的好开端”B:你说过自己不太喜欢拍古装片,因为戴上头套、粘上假发就觉得自己不会演戏了。《赤壁》是不

 

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

 

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

 

“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梁朝伟独家专访“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梁朝伟终于要和刘嘉玲结婚了。“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对记者这样说。对演艺事业,这位拿过18个影帝的专业演员对《外滩画报》透露,他渴望突破惯常的忧郁形象,想尝试拍摄喜剧片,或饰演更阳刚的角色,“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文 李俊 摄影 小武 按计划,7月21日,梁朝伟、刘嘉玲将在不丹举行婚礼。 王家卫、王菲等80余人将从泰国曼谷转机,入住仅有29 间客房、9 桩别墅的Uma Paro 酒店。Uma Paro半隐于松林之间,前身是不丹贵族的寓所,不丹公主曾经入住,共能容纳百人。这里,将见证梁朝伟、刘嘉玲的婚礼。 1989年,梁朝伟和刘嘉玲的爱情正式公开;2008 年,梁朝伟46 岁,刘嘉玲42 岁,两人携手整整19 年。大婚之前,梁朝伟在上海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承认自己正在筹备婚礼,“又不是打劫银行,干嘛要鬼鬼祟祟,到时候就会告诉大家”。接受采访之前,梁朝伟曾提出不要涉及感情、婚姻。梁朝伟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摄影师给他拍照时,梁朝伟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仿古董相机,并问记者,“这个相机真的能拍吗?”得到确认后,他动手上发条,干脆和摄影师互相对拍起来。梁朝伟告诉记者,他只是觉得新鲜,平常生活里他一直努力远离这些东西,“我平常工作时拍了太多照,生活里却很少会去拍照。”当周星驰、刘德华、郭富城等同时代明星还在千方百计地隐藏自己情感生活时,梁朝伟高调宴请宾客,满足和自己相处19年的女人披婚纱的梦想。《赤壁》开机前一天周润发辞演,第一个辞演的梁朝伟主动电话问候吴宇森,表示如果能帮忙的话,他愿意回来救场。梁朝伟说,这谈不上有义气、或者伟大,“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别人的承诺,我觉得我也有责任”。“责任”延续到梁朝伟的个人生活中。“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说。给19 年的恋爱一个婚姻名分梁朝伟和刘嘉玲并非一见钟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无线电视台,一起拍一部电视剧,当时互相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梁朝伟说,“只觉得她是个内地来的新人而已”,刘嘉玲则觉得这个人“像个浪子”。 1989 年5 月27日,梁朝伟与刘嘉玲在机场办理赴泰国的离境手续,被香港记者无意中拍下亲密镜头。至此,两人公开承认恋爱事实。此前,梁朝伟和曾华倩三度分分合合;刘嘉玲和香港豪门公子许晋亨相恋三年,订婚后又取消婚约。后来,刘嘉玲经历过绑架、勒索,还被公开裸照;并先后和胡军、郭台铭等传出绯闻。张曼玉等女星的介入,也让梁朝伟一度偏离爱情的轨道。 2007 年10月,刘嘉玲的父亲去世。追悼会上,梁朝伟的悼词里写道:“父亲大人千古”。刘嘉玲本人透露,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她父亲一直想看到她结婚,但没有等到这一天。梁朝伟表示两人结婚的原因也是为此,“她会觉得家人在的时候,应该让他们看到一个他们应该看到的结果,我们俩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婚姻是无所谓的,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也会在一起,不好的时候,结了婚也会离婚。”梁朝伟好静,寡言;刘嘉玲好动,爱热闹。梁朝伟说两人性格互补,“我比较孤独、沉默,没什么朋友;她刚刚和我平衡,开朗、热闹,有很多朋友。有时,我孤独太久,也希望有一点点热闹”。梁朝伟自认为是个非常慢热的人,要认识很久的朋友,他才会敞开心扉。在他眼里,“她(刘嘉玲)其实是外强中干,而我是外干内强的人,刚刚配合。当她迷茫、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说放心,没事的。”刘嘉玲认为梁朝伟是个内心纯净的“小朋友”。她说:“我会一辈子照顾我的丈夫,他是一个小朋友。其实,每个男人都是小朋友。”给19 年交情一个义气的相助 今年7月,对于梁朝伟来说,除了结婚这件终身大事外,他主演的《赤壁》也正在全球范围内公映。影片《赤壁》公映后,饱受争议,矛头都指向导演吴宇森。相形之下,梁朝伟扮演的周瑜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他向记者表示,最终决定出演该片,是不想看到交往19年的老友吴宇森陷入困境。 1989年,吴宇森邀梁朝伟参演影片《喋血街头》。最近,梁朝伟上网,还看到一张当年这部影片的剧照——吴宇森扮演的越南兵站在梁朝伟身后,拿枪正对着他。“我看那张照片,那时吴宇森还很瘦,头发很多,也很帅;现在他已经胖了,脸也圆了,头发也少了”,梁朝伟说。当年,吴宇森很爱护自己的工作团队,尤其对演员非常小心,他害怕群众演员会弄伤梁朝伟,干脆就自己上阵做那个小兵。拍摄《赤壁》前一年,吴宇森在北京和梁朝伟见面,把整个故事讲了一遍,希望他能出演诸葛亮这个角色。此后,每隔一个星期,吴宇森都会打电话到他家里,反复说“你一定要来演”。梁朝伟表示:“我很理解一个导演的心情,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我就对他说,你不要每一次都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拍,你全心全意写好剧本。”但是第一个说辞演的人还是梁朝伟。拍完《色戒》后,他遇到了极大的健康问题,不想拖累剧组,心里很难受。吴宇森打来电话安慰他:“你不要不开心,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合作”。几个月后,在和刘嘉玲吃饭的时候,梁朝伟得知周润发辞演以及投资方撤资的消息。“我突然间感觉到吴宇森的苦恼,突然间出了这么多情况,对导演来说肯定不好受,他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梁朝伟回忆道。随后,他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给吴宇森打电话,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自己健康的问题可以先不考虑。《赤壁》开机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吴宇森提到雪中送炭的梁朝伟,忍不住当众眼眶发红,夸他是讲义气的人。梁朝伟却淡然处之,在他看来:“没有义气不义气,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导演的承诺。我总觉得或多或少,这些事情跟我有一点责任,因为我是第一个辞演的,没办法了,就这样做了。”明年春天,梁朝伟将和暂别了四年的老友王家卫合作《叶文传》。他需要用半年的时间来准备角色,练习咏春拳。“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梁朝伟,当然这个很难”,梁朝伟说。 梁朝伟:“我不能一直演阴柔的男人”拍完《2046》以后,梁朝伟决定和老搭档王家卫分开一段时间。他和刘伟强合作拍摄了《伤城》,和李安拍摄了《色戒》。7月,他和吴宇森合作的《赤壁》又要全国公映了。梁朝伟说:“这几年有了和那么多独特的导演合作,让我对创作角色也有一些新的准备方式,希望对出来的效果会有赞叹声。”B= 外滩画报L= 梁朝伟“《色戒》是自我突破的好开端”B:你说过自己不太喜欢拍古装片,因为戴上头套、粘上假发就觉得自己不会演戏了。《赤壁》是不

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

 

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

 

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

 

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

 

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

 

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

 

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

 

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

 

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

 

梁朝伟独家专访“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梁朝伟终于要和刘嘉玲结婚了。“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对记者这样说。对演艺事业,这位拿过18个影帝的专业演员对《外滩画报》透露,他渴望突破惯常的忧郁形象,想尝试拍摄喜剧片,或饰演更阳刚的角色,“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文 李俊 摄影 小武 按计划,7月21日,梁朝伟、刘嘉玲将在不丹举行婚礼。 王家卫、王菲等80余人将从泰国曼谷转机,入住仅有29 间客房、9 桩别墅的Uma Paro 酒店。Uma Paro半隐于松林之间,前身是不丹贵族的寓所,不丹公主曾经入住,共能容纳百人。这里,将见证梁朝伟、刘嘉玲的婚礼。 1989年,梁朝伟和刘嘉玲的爱情正式公开;2008 年,梁朝伟46 岁,刘嘉玲42 岁,两人携手整整19 年。大婚之前,梁朝伟在上海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承认自己正在筹备婚礼,“又不是打劫银行,干嘛要鬼鬼祟祟,到时候就会告诉大家”。接受采访之前,梁朝伟曾提出不要涉及感情、婚姻。梁朝伟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摄影师给他拍照时,梁朝伟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仿古董相机,并问记者,“这个相机真的能拍吗?”得到确认后,他动手上发条,干脆和摄影师互相对拍起来。梁朝伟告诉记者,他只是觉得新鲜,平常生活里他一直努力远离这些东西,“我平常工作时拍了太多照,生活里却很少会去拍照。”当周星驰、刘德华、郭富城等同时代明星还在千方百计地隐藏自己情感生活时,梁朝伟高调宴请宾客,满足和自己相处19年的女人披婚纱的梦想。《赤壁》开机前一天周润发辞演,第一个辞演的梁朝伟主动电话问候吴宇森,表示如果能帮忙的话,他愿意回来救场。梁朝伟说,这谈不上有义气、或者伟大,“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别人的承诺,我觉得我也有责任”。“责任”延续到梁朝伟的个人生活中。“婚姻就是你的承诺”,他说。给19 年的恋爱一个婚姻名分梁朝伟和刘嘉玲并非一见钟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无线电视台,一起拍一部电视剧,当时互相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梁朝伟说,“只觉得她是个内地来的新人而已”,刘嘉玲则觉得这个人“像个浪子”。 1989 年5 月27日,梁朝伟与刘嘉玲在机场办理赴泰国的离境手续,被香港记者无意中拍下亲密镜头。至此,两人公开承认恋爱事实。此前,梁朝伟和曾华倩三度分分合合;刘嘉玲和香港豪门公子许晋亨相恋三年,订婚后又取消婚约。后来,刘嘉玲经历过绑架、勒索,还被公开裸照;并先后和胡军、郭台铭等传出绯闻。张曼玉等女星的介入,也让梁朝伟一度偏离爱情的轨道。 2007 年10月,刘嘉玲的父亲去世。追悼会上,梁朝伟的悼词里写道:“父亲大人千古”。刘嘉玲本人透露,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她父亲一直想看到她结婚,但没有等到这一天。梁朝伟表示两人结婚的原因也是为此,“她会觉得家人在的时候,应该让他们看到一个他们应该看到的结果,我们俩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婚姻是无所谓的,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也会在一起,不好的时候,结了婚也会离婚。”梁朝伟好静,寡言;刘嘉玲好动,爱热闹。梁朝伟说两人性格互补,“我比较孤独、沉默,没什么朋友;她刚刚和我平衡,开朗、热闹,有很多朋友。有时,我孤独太久,也希望有一点点热闹”。梁朝伟自认为是个非常慢热的人,要认识很久的朋友,他才会敞开心扉。在他眼里,“她(刘嘉玲)其实是外强中干,而我是外干内强的人,刚刚配合。当她迷茫、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说放心,没事的。”刘嘉玲认为梁朝伟是个内心纯净的“小朋友”。她说:“我会一辈子照顾我的丈夫,他是一个小朋友。其实,每个男人都是小朋友。”给19 年交情一个义气的相助 今年7月,对于梁朝伟来说,除了结婚这件终身大事外,他主演的《赤壁》也正在全球范围内公映。影片《赤壁》公映后,饱受争议,矛头都指向导演吴宇森。相形之下,梁朝伟扮演的周瑜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他向记者表示,最终决定出演该片,是不想看到交往19年的老友吴宇森陷入困境。 1989年,吴宇森邀梁朝伟参演影片《喋血街头》。最近,梁朝伟上网,还看到一张当年这部影片的剧照——吴宇森扮演的越南兵站在梁朝伟身后,拿枪正对着他。“我看那张照片,那时吴宇森还很瘦,头发很多,也很帅;现在他已经胖了,脸也圆了,头发也少了”,梁朝伟说。当年,吴宇森很爱护自己的工作团队,尤其对演员非常小心,他害怕群众演员会弄伤梁朝伟,干脆就自己上阵做那个小兵。拍摄《赤壁》前一年,吴宇森在北京和梁朝伟见面,把整个故事讲了一遍,希望他能出演诸葛亮这个角色。此后,每隔一个星期,吴宇森都会打电话到他家里,反复说“你一定要来演”。梁朝伟表示:“我很理解一个导演的心情,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我就对他说,你不要每一次都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拍,你全心全意写好剧本。”但是第一个说辞演的人还是梁朝伟。拍完《色戒》后,他遇到了极大的健康问题,不想拖累剧组,心里很难受。吴宇森打来电话安慰他:“你不要不开心,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合作”。几个月后,在和刘嘉玲吃饭的时候,梁朝伟得知周润发辞演以及投资方撤资的消息。“我突然间感觉到吴宇森的苦恼,突然间出了这么多情况,对导演来说肯定不好受,他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梁朝伟回忆道。随后,他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给吴宇森打电话,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自己健康的问题可以先不考虑。《赤壁》开机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吴宇森提到雪中送炭的梁朝伟,忍不住当众眼眶发红,夸他是讲义气的人。梁朝伟却淡然处之,在他看来:“没有义气不义气,我只是履行当初对导演的承诺。我总觉得或多或少,这些事情跟我有一点责任,因为我是第一个辞演的,没办法了,就这样做了。”明年春天,梁朝伟将和暂别了四年的老友王家卫合作《叶文传》。他需要用半年的时间来准备角色,练习咏春拳。“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梁朝伟,当然这个很难”,梁朝伟说。 梁朝伟:“我不能一直演阴柔的男人”拍完《2046》以后,梁朝伟决定和老搭档王家卫分开一段时间。他和刘伟强合作拍摄了《伤城》,和李安拍摄了《色戒》。7月,他和吴宇森合作的《赤壁》又要全国公映了。梁朝伟说:“这几年有了和那么多独特的导演合作,让我对创作角色也有一些新的准备方式,希望对出来的效果会有赞叹声。”B= 外滩画报L= 梁朝伟“《色戒》是自我突破的好开端”B:你说过自己不太喜欢拍古装片,因为戴上头套、粘上假发就觉得自己不会演戏了。《赤壁》是不

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

 

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

 

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

 

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

 

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

 

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

 

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

 

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

 

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

 

“乒乓影帝梁朝伟”

 

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

 

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

 

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

 

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

 

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

前就说要做幕后,现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L:还没,我好像一直没有办法退到幕后,暂时还是幕前为主。我希望能想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监制,但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如喜剧,或者希望自己能在内地拍一些现代题材的电影,而不是古装。我觉得古装片太多了,每个人都拍古装片战争片,可不可以拍一些和现代人接近的题材。现在香港电影已经慢慢在转型了,越来越多合拍片,电影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从前在香港,公路电影不能拍,香港那么小,哪有公路。回归以后,我们能拍公路电影了,逃亡的戏已经可以拍了,从澳门、香港、再到哈尔滨等,题材方面可以比较宽一点了。“不拍戏时,我的生活比较‘糜烂’”B:除了做演员,你有没有做投资,做生意?L: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投资,相信每个人都会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赚的十块钱,五十年之后不会变成三块钱。因为每一块钱也都是有血有汗的,尤其是我们演员。所以会投资一些,不是希望会赚很多钱,起码不会被通货膨胀吃掉你的那些血汗工钱。B:你会投资哪方面?大家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特别有投资头脑的人。L:不需要有投资头脑,买房子就好啦!放在那边也不会贬值,起码会有一笔钱在那里。B:这方面是不是嘉玲比你更积极一点?L:我不知道啊。B:你的健康问题,是因为常年拍戏、生活不规律引起的吗?现在好一些了吗?L:现在很好啊。拍完《赤壁》以后,我就跟吴宇森说,其实不是我帮了你,是你帮了我。如果我不进剧组工作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有规律。因为我平常太闲了,我可以突然间一年不工作,每天可以很放肆。所以,我工作的时候,生活反而会很规律,不拍戏的时候生活比较“糜烂”。B:会“糜烂”到什么程度?L:“糜烂”到可以很放肆的程度啊。喜欢几点起床几点起床,几点睡就几点睡,没有规定。因为你明天根本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九点钟必须要起床,不需要见人,没有工作压力,也不需要理会其他人,我也不需要应酬??总之,就是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乒乓影帝梁朝伟”B:拍《赤壁》时,吴宇森给你减压,前后也花了差不多九个月。拍完之后你有没有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调整一下状态?L:通常我拍完电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滑雪。每一次,我都很兴奋。离开剧组,我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不到高楼大厦,也没有那种压迫感,眼里只能看到雪,看到很空旷的地方。这种感觉很舒服,空气很清凉。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拍片的地方已经很荒芜了,跟滑雪的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困在那个地方很久了,所以不想再困在那些地方。B:你滑雪的技术怎么样?L:我还好啦,不是要去参加比赛,我就是享受。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可以自由自在。因为滑雪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别人骚扰,自己跟自己玩。B:你以前喜欢打乒乓球,这项运动必须是两个人打,你都和谁一起打球?L:我一直都在打乒乓球,拍《赤壁》的时候也在打,我把教练一起带去现场,平常都是跟教练打。B:喜欢乒乓球的人不太多,因为比较传统。有身价的人似乎喜欢去打高尔夫。你为什么还保持打乒乓的习惯?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L: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很喜欢运动。乒乓球和跑步不太一样,可以和人家竞争,也可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就是眼睛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手怎么去做。我喜欢这种训练,也喜欢运动,又可以跟人家玩,也很方便,又不受天气的影响。

 

B:通常都是在自己家里打球吗?

 

L:通常我在朋友家打球。因为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介绍我玩乒乓球。十年前,我开始跟教练打。我不跑步,因为跑步好像对关节不是很好。

 

B:现在多长时间运动一次?

 

L:如果我不用上班,我大概一个礼拜打6天乒乓球。大家平常做运动也是天天做的啊。运动也不可能是每个礼拜做一次吧。完全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啊,而且我们做演员是需要很多体能的,平常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 王奇婷、玛露露对 此文亦有贡献)

是也有同样的感觉?L:我基本上不太喜欢拍古装片,这种恐惧感是从电视台开始。那时我拍了太多古装片,很怕胶水。胶水贴在脸上我就很痛苦,所以我对古装并没有太大好感。B:很多导演都喜欢找你去拍人性复杂、心理阴暗的角色。你的气质也被定义成忧郁,似乎就再难有更新。你个人喜欢这样的预设吗?L:因为他们遇到难的东西就来找我,简单的都不找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每一次接的戏都让我很痛苦,要花很多时间去准备,去搜集资料,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B:以前你拍过一些简单、好玩的喜剧片,比如《东成西就》,现在看不到了这样的电影了。你会不会突发奇想,再去拍一部轻松的喜剧片,调剂一下状态?L:我一直希望去拍部喜剧片。拍《伤城》的时候,我就对金城武讲“不如我们去拍一部轻松一点的,不像《伤城》那么沉重。”拍完这部戏的前几天,他也问我,“不是要拍喜剧吗?”我说,“我还没想到,想到了告诉你。”现在,很难去找到一个很好的喜剧剧本,也很难去找到一个很有喜剧感、幽默感的导演,像刘镇伟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少。B:王家卫导演说,你一直在寻找可以突破自己的电影。从影27年,怎么让你突破自己,成了很多导演的难题。你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突破的方向?L:其实,有很多角色我还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一部两部电影可以突破的,这需要很多尝试,很多积累才能突破。《色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并不代表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梁朝伟,但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点改变。我觉得不能一直演那种阴柔的男人。我演了太多类似《花样年华》的角色,我需要改变一下,观众也看得腻了。《赤壁》里周瑜的角色比较阳刚,比较难演。但我更倾向于演比较男人的,比较成熟、阳刚的角色,这一面是观众在我的戏里比较少看得到的。B:你非常擅长出演那些比较阴柔,飘忽的角色,这是王家卫过去为你量身定制的。你个人似乎已经开始有意远离这种朦胧感?L:我没有故意要去改变,但是做得太多了,我自己觉得腻了。拍完《2046》后,我和王家卫决定分开一段时间,感觉上太多太腻了。我想有点新的尝试,不一定对观众,对我自己来讲也要有一点新鲜感。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什么事情去做,就是为了好玩。一直十几年做同一件事情,我就觉得不好玩了。重复一件过去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挑战,所以我们分开了起码有三年了吧。我拍完《伤城》,拍了李安的《色戒》,现在又拍了吴宇森的电影。“我知道王家卫不会放过我!”B:你的不同阶段都和王家卫有关,他是那个可以让你再有突破的人吗?比如接下来你要拍摄的《叶文传》。L: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太熟了。嗯,希望吧,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突破。B:再回来继续拍王家卫电影,对你来说,文戏、武戏哪一个对你更有挑战性?L:都很难,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啦!这是我们第一次拍一部功夫片,以前从来没有拍过。功夫片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香港就非常流行,我知道,在王家卫的戏里,有一两段镜头肯定是要打到我要死为止,要打到观众都会觉得“哇,怎么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要这样做。所以,我心里面已经有准备,现在养好身体。文戏还好。B:这几年和你合作的导演有刘伟强、李安、吴宇森。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一些?L:在表演方面,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蛮大的。像我这样演戏演了27年的演员,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惯性,不像新人,经常会去追求一些改良。我也会改良,但关键是你潜意识里面习惯这样,所以你必须有很高的警觉,保持清醒才可以进步。李安提醒我很多东西,对我在创造角色方面又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我需要时间,我不能一个月就开工,我必须要半年时间。除了练功夫以外,要在角色的创作上,包括形体、声音、走路的样子、眼神、表情??都希望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但是很难。B:在拍《色戒》时,让你脱衣服,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很大的心理上的压力?L:我觉得这个只是一部分。所有的压力和辛苦都是整体的,整个电影,整个角色,整个工作过程的,所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B:处在你的地位,很多人会认为没有必要做这样的牺牲。L: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戏里面需要这样就这样。不单是我,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这样的。“希望有机会可以做监制”B:你喜欢读侦探小说。美国著名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卜洛克为你改编一部英文剧本。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L:最近,他终于有了进展。去年去纽约的时候,我在饭店跟他碰过面,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很开心。非常幸运,他今年终于给我一个4页纸的英文大纲,我看完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希望还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已经通过公司,叫他能不能再改动一下,让整个故事可以完美一点。B:故事写出来以后,会找英文导演拍还是华语导演来指导?L:一定要找一个外国导演来拍,就好像如果我要在内地拍一部影片,用普通话,我必须要找个会这门语言的人才行的。不然没办法拍,因为他不懂语言不懂文化,根本不能拍。B:你希望会是谁来拍呢?因为大家都很期待,这可能是你的第一部英文片。L:我不知道,还要等剧本出来,还要推销给别人。如果我想找别人拍,还要看人家想不想拍了。B:现在心目中有没有你喜欢的外国导演?L:我喜欢没有用。我也不知道现在剧本出来以后的感觉会怎么样。如果出来的剧本像《无间道》这类风格,我肯定不能找关锦鹏去拍,我肯定要找像刘伟强这样的导演。这只是一个比喻,等剧本完全出来以后,我会觉得哪个导演比较适合一点,我才会尝试去找他。B:大家看你演戏看了20多年,你也被誉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演技派演员。这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压力?L:我从来没有这种压力,什么称号都是人家说的,我拍戏最主要还是享受,出来好不好我不管的。所以人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我很会演就很会演,你说我不会演就不会演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最重要是我拍电影时觉得好玩,享受,跟其他工作人员很开心地过几个月,就已经很满足了,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B:你已经拿下18 个影帝的桂冠,对你来说,拍电影还有什么能让你很激动很兴奋的事情?L:我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跟一群很优秀的电影人一起去创作一部电影出来,这个过程是最好玩的,拿奖不是很重要。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到的影帝奖杯)放出来,我都是把它们放到柜子里面,放在很黑暗的地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光。B:如果你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呢?L: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可能很难脱离电影这个行业吧。可能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如果不能做电影,没想过啊。我曾经想过不工作,但是不工作又不行,总是要找一些寄托。B:我记得你三四年以
梁朝伟独家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