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台中市长胡志强--“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  

2008-07-18 11:45:2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专访台中市长胡志强--“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


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

 

   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

 

   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

 

“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


   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

 

   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

 

   “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

 

   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

 

牛津大学的“胡导游”


   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

 

   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

 

   “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

 

   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

 

   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

 

   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

 

   “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

 

   进入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

 

   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

 

   “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

 

   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

 

   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

 

   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小时候我不大成才”专访台中市长胡志强--“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

 

   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

 

   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

 


 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


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连战很排斥作秀

 

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

 

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

 

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

 

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

 

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

 

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

 

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规划是什么?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

 

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

 

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

 


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专访台中市长胡志强--“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

 

规划是什么?H:就是做个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职做个教授更好,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离开政治,是因为我觉得我够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够自我坚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时候,总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我们要马革裹尸,为国报效,再老也要死在战场上。于是我说,可是年轻人也想马革裹尸,留点空间给年轻人,好不好?B:那你会选择一些其他的方式参与政治吗?比如当一只乌鸦之类的?H:我不知道,现在还没想好。市长要像店长一样会赚钱B:作为台湾和大陆首次直航的见证人,这次到厦门的行程感觉如何?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

H:很快,我们那天六点半起来,七点半离开家,八点钟到机场。办了很多事,九点钟飞机起飞,十点半就到了厦门,真正飞行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四分钟。

 

B:2005年,作为台湾第一位来大陆的县市级官员,你到过北京。我们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后来才到台湾,那次行程是怎样的?当你到达北京机场时,有什么样的感觉?

 

H:造访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陆,是蛮震撼的经验。因为我对大陆并不陌生,无论是身在西方还是在台湾,50多年来,我接受了很多资讯,感觉对大陆已经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来,还毫无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因为我出生在北京,来到北京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没来过。熟悉之中带着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觉到熟悉。那天,我从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途中飞了不到两个小时,在香港过境大概花去了一个小时。我记得台胞证是在香港拿到的,因为是临时通知我可以来大陆。从香港飞到北京大概花了三个多小时。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B:你曾经说,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评价是:你改变了这个城市。现在你觉得改变了台中吗?

 

H:我不敢讲改变,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让它改变,让它进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沦。但要说到市长任期完了,你觉得改变满意么?我要讲一句话,没有完全让你满意的改变,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希望、新的计划。台中这几年在文化、经济、国际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湾的地方城市中,财政状况最好、财政稳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别人都欠钱,我们有存钱。我们的债务减少,我们的居住条件提高了,我们的银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话,“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B:身为台中人,你觉得台中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H:差别有很多,唯一不变的是它的气质。小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远记得路两边的树木,车子也不多,很安静。我觉得大部分的台中区域都是这样的感受。我走在当年的那条街上,我看到当年的那棵树,安静的气氛也还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时候去,它就很安静。到现在为止,台中恐怕还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B:我们知道,你曾亲自请来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罗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为绝响。你是怎么做的?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H:市长没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这么多城市,市长出面未必能感动他,所以你要找到适当的渠道。因为我在台湾曾经负责过“外事”,所以在国际上有很多的朋友。他们彼此打听就会认识我。我曾经争取了古根汉姆来台中盖博物馆,他们的负责人问到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斯珀?温伯格,温伯格马上跟他们讲,胡志强这个人很好,他们就开始对我们有好印象。我认识美国所有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彼此有往来。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师叫法兰克?盖瑞,他听说我要盖歌剧院,他都愿意帮我的忙。

 

B:成龙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么做到的?

 

H:对,成龙、李安、吴宇森,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诚心诚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处得很好。我们都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我当过“新闻局长”,成龙是电影明星,他来台湾就会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还没出名我们就认识了。吴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认识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很有名的诗人、文学家,跟我见过两面就到处帮我讲话。他到美国接受颁奖,然后请客吃饭,满桌不是美国人就是捷克人,就请了一个中国客人,就是我。(此文实习生应柏璐亦有贡献)政界的胡志强属于“拼命三郎”,他从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辉过生日的时候,一千个人签名祝贺,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不把个人悲剧做政治筹码说起未来,胡志强表示,“我会在台中市长任期结束后,专职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职的话,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担任连战竞选班子总干事的胡志强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失败,“我一直觉得连先生会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人。我是竞选总干事,大选失败,最主要的责任在我。我输了,是我对不起民众。”心怀强烈内疚感的胡志强决定出走台湾“政治中心”,他选择来到他成长的地方——台中市重新开始。刚开始参选市长,他的民调落后对手将近20%。他花了不少时间,一家一家地走访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门,握每一双可以握的手。”也是十个月的时间,他让牛津时的传奇再次重现,以超过对手20%的选票当选。“他是个很清廉的市长,太太为人很好,低调不享特权,不像扁嫂(陈水扁的夫人)那样。他的儿子、女儿也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新闻。因此,民众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业总会理事长、企业家林山下评价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强还是台湾“国民大会代表”时,林就与其认识。和台湾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众眼中的胡志强,身上的人情味冲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湾,他和太太邵晓铃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他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军人;大人们常串门,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子就凑在一起玩。” 2006 年11月18日,发生在胡志强夫妇身上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当时胡志强夫妇南下高雄,为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黄俊英助选。返回途中发生车祸,邵晓铃生命危急。当时,被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胡志强,谈起妻子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在场的记者原本准备了很多问题问他,后来却变成大家一起喊“市长加油!市长加油!”一场记者会变成了祈祷会。那段日子,在台中,从年迈的老人到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焦急地关注着胡志强一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叠起纸鹤、默念祈祷;家家门口都贴出横幅,祝福邵晓铃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立着一个大广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只色彩缤纷的纸鹤,写着“晓铃夫人,加油!”可能真的是这些祈祷感动了上苍,奇迹出现了,濒临死亡的邵晓铃最终生还。那次车祸也影响了胡志强的人生,他决定在市长任满后,结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还给她一个丈夫,全心地陪伴她。”不将自己的遭遇变成政治的筹码,是因为胡志强内心善良,“有时候你会看到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为了选票,有时候会让选民伤心。我如果把这个悲剧事件作为政治筹码,那很多当年写信给我、写卡片给我、送花给我的人心里会不会难过?所以我决定,不能用这个做政治筹码,更不能用这个来争取选票。”“小时候我不大成才”“小时候我不太成才,父亲从来没跟我讲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马英九小时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聪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亲从来就没有希望我从政。”胡志强说。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强,很小跟着父母来到台湾。胡志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人。在台湾,他家在台中国民党军队的眷村里,胡志强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本来家里希望再生一个女儿,因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结果我出生后,发现又是个男孩。后来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格外宠爱她。而哥哥又是长子,所以,我这个老二是被忽视的一个,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胡志强如此定义他小时候在家中的地位。从小,胡志强就受到了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在家里,凡是父亲问话,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强看到家里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门回家的父亲撞见了,便问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摇头回答:“不是我。”父亲大怒,认为他在说谎,“好端端的茶杯怎么会自己碎掉呢?”瞬间,父亲的耳光便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他要胡志强承认错了。胡志强委屈地大哭,却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严格,我的母亲却非常慈爱。他们一个硬一个软,这样孩子总有个地方可以被温暖,而不至于摔倒在地。”父亲的严厉让童年时的胡志强变得羞涩内向,甚至说话有点口吃。但他也因此养成了认真仔细的性格,担任“政府发言人”时,他可以替领导修改演讲稿达三十次。很久之后,胡志强才感觉到父亲的温暖。当他去国外留学时,父亲亲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在他上飞机时,落下了泪,这让胡志强很惊讶。“原来父亲也会为我哭。”胡志强:“市长没什么了不起”“市长如店长”,做个市长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开个店嘛,要大家赚钱,你要让这个市赚钱。至于够不够?赚钱的人永远不会跟你讲钱赚够了。B= 外滩画报H= 胡志强连战很排斥作秀B:你和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样的人?H:马英九就是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儿从台北回来告诉我,说“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马市长”,我说“哦,他认不认得你”?她说认得啊,我又问他叫你什么?我心想他会叫女儿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说:“马英九给我鞠个躬,说‘胡小姐你好’。”这就是马英九,真的。B:以前,马英九在台湾大学法律系时就是一个热血青年,还曾为钓鱼岛事件喝闷酒。现在他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在你看来,他处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H:凭良心讲,马英九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觉得他当了“总统”之后,可能幕僚太多了,会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像马英九这么老实的人,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觉得有时候幕僚的意见未必会比他自己的好。他会压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别人的意见;这表示他不是一个独断独裁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f”,做他自己,他是一个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聪明的人。做自己这话很容易,实际上做不到。但我对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台湾能出这样的一个领导人物,是我们的福气。B:连战是你的老长官,你觉得连战先生和马英九相比呢?H:我觉得连战先生是个很优秀的领导者。两次没有当选我觉得很可惜,真的是我们的损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许比马英九还不会哗众取宠,我讲这话也许不公平,他有他的个性,他非常坚持,他甚至不愿意配合媒体作秀。B:连战先生很排斥作秀?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体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过媒体才能让民众了解和接近你。媒体不求我们,我们要求媒体,没有媒体我们到不了大众身上。所以和媒体合作是作“秀”,就像我这次如果不参加直航来厦门,有多少大陆同胞会了解台中呢?有人说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认为的。尤其是有些民进党的朋友,台中民进党的朋友,一直在批评作秀。但是我透过媒体所能得到的传播效应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坦白说,某种程度的作秀,其实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连战先生以前对这个观念不太能够接受,马英九兄现在也必须要配合,这是我的感受。B:这也是你给马英九的建议?H:我不随便给领导人建议。我说我要当乌鸦,乌鸦不是建议,乌鸦是在外面讲;爱不爱听随便你,我不知道。B:每个人都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长任期满了之后,会离开政坛?你的

“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他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胡志强如此评价朋友马英九和老长官连战:“马英九很老实,老实得让人心疼。连战不喜欢作秀。”文 刘牧洋 左图 许晓东 7 月5日一早,台湾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来到厦门大学演讲。一身正装的他刚站上讲台,就问了台下表情严肃的师生们一个问题,“来厦门,让我感觉宾至如归。你们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等待几秒钟后,胡志强突然脱掉西装外套,丢在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哄堂大笑,并报以热烈掌声。胡志强接着说:“你们不要这么high(兴奋),我不会脱第二件的。”这次,笑声盖过了上一次。在台湾政坛,胡志强以幽默著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胡志强和马英九相识多年,曾任2000年连战竞选班子的总干事,与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并称为台湾岛内清廉组合“马立强”。他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主力大将,曾担任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及“政府发言人”、“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这是胡志强第一次到厦门,也是海峡两岸周末包机的“首航之旅”。谈到此,胡志强也不忘幽默一下:“用连战先生的话讲,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人和中国人要联合起来,去赚外国人的钱!”胡志强试图让更多大陆民众了解台中,“他们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彰化、南投、台中县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个造访大陆的台湾县市首长,到北京参加世界市长大会,卖力推销“台中”。有一天,他带着太太在天安门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冲人家笑笑,还掏出台中特产——“太阳饼”送给对方。如今,在厦门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阳饼”。南普陀旅游商店的店员,在推荐完自家的素饼后,也会热情地介绍台中“太阳饼”。7 月5日,胡志强在厦门大学发表了名为“文化造市”的演讲,宣称“市长如店长,赚了钱才能搞建设”。这一次,他带领了包括台中四县市长在内的一百六十多人,来大陆寻找机会与合作。“你以为我现在做市长不快乐?你以为我看到‘部长’、‘院长’会觉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没有这样想。”7月6日,在厦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他表示,将在市长任期满后退出政坛,专职做一名好丈夫。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样。这是台中市政府的广告衫,并公开对市民销售。“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在台湾,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很多人预测胡志强将会成为马英九的接班人。4月,马英九还曾邀请胡出任“总统府”“秘书长”,但被胡婉拒了。他们的相识要追溯到几十年前。早在马英九上大学前,胡志强就和比他小两岁的马相识。“当时是大一暑假,我被选出来参加马鹤凌先生办的夏令营。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别人大概七点起来,我六点半就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踩着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厅。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跑步,穿着短裤,剃个平头,一副清涩的样子。”一天,这个年轻人跑到胡志强面前,很有礼貌的给他鞠个躬说:“胡大哥你好,我是马鹤凌的儿子马英九。”这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学吗?刚放榜了吧?”说这话时,胡志强心里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点钟就出来跑步!”马英九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愿,台大法律系。”“我心想‘你神经病啊’,考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愿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欢,早上六点刚回家睡觉。我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跑步?他回答说爸爸要他来这里学一学各位大哥大姐,听一听鸟叫。”胡志强当时很困惑,他上下打量这个穿着短裤的奇怪男孩,发现他的裤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问他装的什么东西,他说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这样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愿还出来跑步,还背英文,我当时就觉得这种人将来一定做领导人。”胡志强一边比画着字典的大小,一边大笑道。此后,年纪相仿的他们成了好朋友。马英九进大学后,他们一直保持往来。在胡志强看来,“马英九是个很老实的人,老实得让人心疼啊!”胡志强讲了个故事,“当时马英九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有一天经国先生说,‘英九啊,你的体重最近好像增加了。’听闻此话,马英九每天回家边看电视边跑步,从此养成跑步的习惯。所以他对经国先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友谊也一直延续到了政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部被定为决战区,而台中的票数尤其关键。最后关头,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幕,台中市长胡志强和太太,陪着导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爱台湾,我的票投给马英九”,他们三人一起为马英九拉票。最后,马英九在台中市大赢34万票,一举成就马英九的胜利。“马英九是一个非常正派、民族观念非常强的人。”牛津大学的“胡导游”胡志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踏入政坛,他说诱惑他的是一块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愿望很简单,当我看到电视里面的外交官穿着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结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为了那块牛排我做了‘外交官’。”青年胡志强为人热情,人脉很广。当他还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时,他的名声就已经很响了。所有刚去英国留学的台湾学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湾客人想参观牛津大学,伦敦的台湾处也会介绍他们去找胡志强。“业余导游”胡志强,不仅会认真地看完导游的书,熟记各个景点的历史;有时还会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过的很多人都被他“导”得很高兴,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邀请他回台湾工作。“一家做航运的老板说,你回来给我做特别助理吧。给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没去。” 1981 年4月,时任“青辅会主委”的连战到英国筹组“国建会学人联谊会”,也是找到胡志强,那是胡志强第一次见到连战。“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个人去的,连个随从都没带。我带他逛了牛津,还去了附近丘吉尔的故居。途中,我加了两次油,他抢着要付账;虽然我是穷学生,但中国人都讲究客气,所以我坚持把钱付了。没想到,他上飞机前给我一个信封,说‘志强兄,我给你一封信’。”胡志强把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叠钱,比这几天的油钱还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记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因为热心,胡志强在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骂我,说我天天帮别人跑腿,学位都快念不出来了。她讲了之后,我就发奋,每晚只睡两个小时。拼了十个月,我把博士论文赶了出来,然后就被送到医院。”还在英国时,胡博士的才华就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那时,蒋经国曾希望他回台湾,接任马英九做他的翻译。此后,李登辉刚就职时,也托人询问胡志强的意愿。等胡志强从英国学成归来,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时,李登辉再次指示找胡志强做他的翻译。“钱复先生、宋楚瑜先生、马英九先生,这些比较有名的人,都做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翻译,之后就是我。我这个人好像逆来顺受,你叫我做什么我就乖乖的。那本来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后还是回学校,没想到兼职不到一年,我就被调到‘行政院新闻局’做‘局长’,就此变成‘内阁’。”胡志强如此回忆当年的“意外”。进入
专访台中市长胡志强--“马英九老实得让人心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