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2008-07-11 15:51:3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


文/Peko 张一阳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给她一个角色。他们告诉我,‘不用,她已经有电影拍了。’”  21岁时,塞隆凭借在《山谷两日》中性感的演出一举成名。此后,她片约不断,不少大牌导演邀其拍片,参演了《总有骄阳》、《巴格.文斯传奇》、《怒海潜将》、《甜蜜十一月》等多部影片。  刚到好莱坞来闯荡的演员,一般接受的角色大多数都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但这些角色对演员在艺术上的发展是不利的。“有时候,角色并不是我所期望或想象的,”塞隆说道,“但我并不介意扮演某人的妻子或女友,只要它是个好故事。这对我来说更重要。”  查理兹一直都很喜欢看电影。在南非时,她从农场开车大约一小时到达一个露天电影院。她和母亲每周五晚上都会去那里看电影。长大后的塞隆更喜欢一些严肃题材的电影,“我是看着《丝克伍事件》(梅丽尔.斯特里普早期的电影)和《克莱默夫妇》长大的。”  保罗.哈吉斯评论塞隆:“我想,到了某个时候,她必须去选择那些能定义她自己的角色。后来,她就决定定义自己了。大多数演员没有这样主动的机会。他们必须接受那些交给他们的角色,而那些角色则定义了他们。不过这仍然是个冒险的举动。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得到了回报。“”电影中的黑暗面,对我是健康的”  《女魔头》对塞隆来说,是个“极端”的起步。为了拍摄该片,她剃掉眉毛,增重三十磅,戴上假牙,成功塑造了美国历史上真实的连环女杀手艾琳.乌尔诺斯。  “事实是,女人要比社会上所默认的形象更复杂、更充满矛盾。”塞隆说,“男人展现他们的瑕疵、暴露自己,就会得到一些褒奖。但如果女人这样做,就会不受喜爱,没有人愿意去看,因为这本身不具美感。我从来没有看到像乌尔诺斯这样的女人,她吓了我一跳。这是只有杰克.尼科尔森才敢做的事。”  《女魔头》显然也不讨发行商的喜爱,甚至都没顺利进入院线放映。当影片最终获得殊荣时,查理兹受到了极大的鼓励。  不少奥斯卡影后在拿到小金人后,发展都并不顺利。哈利.贝瑞在2001年获得奥斯卡影后,此后她的演艺生涯就遇到瓶颈。希拉里.斯万克两次荣登影后宝座,却从此无法在主流市场取得成功。高度的嘉奖,对女星在角色的选择上形成一定的限制。  《女魔头》之后,查理兹迅速回归美艳角色,在传记片《彼得.塞勒斯的生与死》中扮演一个金发美女;在《乱世三人行》中的角色也同样令人销魂,更别说一身紧身皮衣的《魔力女战士》。  此后,塞隆又开始演“丑”角色了。2005年的《决不让步》(NorthCountry),讲的是一个明尼苏达铁矿的女矿工抗争性别歧视的故事,片中塞隆总是脏兮兮的,脸上布满灰尘。2007年的《决战以拉谷》(Valleyof Elah)里,她扮演了一个女侦探,一贯的金发变成了棕红色。在今年3 月上映的《梦游》中,她是一个绝望的单身母亲。  观众对查理兹.塞隆的新印象开始固化:自由的、尽职的、完全缺乏虚荣心的坚强女性。不止一家媒体将她和朱迪.福斯特、早期的梅丽尔.斯特里普等演技派女星比较。  “我对那些充满瑕疵的人有着强烈的兴趣。”塞隆说道,“在《梦游》中,我饰演一个母亲,她在影片开始的15分钟里就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她为什么是在那些最疯狂、最丑恶的人身上,挖掘出人性的地方。“《女魔头》确实为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塞隆也通过在银幕上的表演来排解自己生活中的麻烦。“我觉得许多去心理治疗的人都是因为无法处理他们正常生活中的阴暗面。“塞隆说,“他们必须每周做一个小时心理治疗,来维持身心的舒畅。而我通过表演来疗养。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生活中才没有太多的烦恼吧。电影中经历的那些非常黑暗的场面,其实是很健康的。非常管用,我保证。”” 我喜欢母亲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  塞隆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  .不少优秀的女演员,在二三十岁时达到演艺生涯的高峰后,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  “现在去担心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没什么好处。”塞隆说道,“但我内心深处意识到,一些事要尽早做掉。真到了40岁时,机会就不会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

 

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


   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给她一个角色。他们告诉我,‘不用,她已经有电影拍了。’”

 

  21岁时,塞隆凭借在《山谷两日》中性感的演出一举成名。此后,她片约不断,不少大牌导演邀其拍片,参演了《总有骄阳》、《巴格.文斯传奇》、《怒海潜将》、《甜蜜十一月》等多部影片。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刚到好莱坞来闯荡的演员,一般接受的角色大多数都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但这些角色对演员在艺术上的发展是不利的。“有时候,角色并不是我所期望或想象的,”塞隆说道,“但我并不介意扮演某人的妻子或女友,只要它是个好故事。这对我来说更重要。”

 

  查理兹一直都很喜欢看电影。在南非时,她从农场开车大约一小时到达一个露天电影院。她和母亲每周五晚上都会去那里看电影。长大后的塞隆更喜欢一些严肃题材的电影,“我是看着《丝克伍事件》(梅丽尔.斯特里普早期的电影)和《克莱默夫妇》长大的。”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保罗.哈吉斯评论塞隆:“我想,到了某个时候,她必须去选择那些能定义她自己的角色。后来,她就决定定义自己了。大多数演员没有这样主动的机会。他们必须接受那些交给他们的角色,而那些角色则定义了他们。不过这仍然是个冒险的举动。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得到了回报。“

 

”电影中的黑暗面,对我是健康的”

 

  《女魔头》对塞隆来说,是个“极端”的起步。为了拍摄该片,她剃掉眉毛,增重三十磅,戴上假牙,成功塑造了美国历史上真实的连环女杀手艾琳.乌尔诺斯。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事实是,女人要比社会上所默认的形象更复杂、更充满矛盾。”塞隆说,“男人展现他们的瑕疵、暴露自己,就会得到一些褒奖。但如果女人这样做,就会不受喜爱,没有人愿意去看,因为这本身不具美

感。我从来没有看到像乌尔诺斯这样的女人,她吓了我一跳。这是只有杰克.尼科尔森才敢做的事。”

 

  《女魔头》显然也不讨发行商的喜爱,甚至都没顺利进入院线放映。当影片最终获得殊荣时,查理兹受到了极大的鼓励。

 

  不少奥斯卡影后在拿到小金人后,发展都并不顺利。哈利.贝瑞在2001年获得奥斯卡影后,此后她的演艺生涯就遇到瓶颈。希拉里.斯万克两次荣登影后宝座,却从此无法在主流市场取得成功。高度的嘉奖,对女星在角色的选择上形成一定的限制。

 

  《女魔头》之后,查理兹迅速回归美艳角色,在传记片《彼得.塞勒斯的生与死》中扮演一个金发美女;在《乱世三人行》中的角色也同样令人销魂,更别说一身紧身皮衣的《魔力女战士》。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此后,塞隆又开始演“丑”角色了。2005年的《决不让步》(NorthCountry),讲的是一个明尼苏达铁矿的女矿工抗争性别歧视的故事,片中塞隆总是脏兮兮的,脸上布满灰尘。2007年的《决战以拉谷》(Valleyof Elah)里,她扮演了一个女侦探,一贯的金发变成了棕红色。在今年3 月上映的《梦游》中,她是一个绝望的单身母亲。

 

给她一个角色。他们告诉我,‘不用,她已经有电影拍了。’”  21岁时,塞隆凭借在《山谷两日》中性感的演出一举成名。此后,她片约不断,不少大牌导演邀其拍片,参演了《总有骄阳》、《巴格.文斯传奇》、《怒海潜将》、《甜蜜十一月》等多部影片。  刚到好莱坞来闯荡的演员,一般接受的角色大多数都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但这些角色对演员在艺术上的发展是不利的。“有时候,角色并不是我所期望或想象的,”塞隆说道,“但我并不介意扮演某人的妻子或女友,只要它是个好故事。这对我来说更重要。”  查理兹一直都很喜欢看电影。在南非时,她从农场开车大约一小时到达一个露天电影院。她和母亲每周五晚上都会去那里看电影。长大后的塞隆更喜欢一些严肃题材的电影,“我是看着《丝克伍事件》(梅丽尔.斯特里普早期的电影)和《克莱默夫妇》长大的。”  保罗.哈吉斯评论塞隆:“我想,到了某个时候,她必须去选择那些能定义她自己的角色。后来,她就决定定义自己了。大多数演员没有这样主动的机会。他们必须接受那些交给他们的角色,而那些角色则定义了他们。不过这仍然是个冒险的举动。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得到了回报。“”电影中的黑暗面,对我是健康的”  《女魔头》对塞隆来说,是个“极端”的起步。为了拍摄该片,她剃掉眉毛,增重三十磅,戴上假牙,成功塑造了美国历史上真实的连环女杀手艾琳.乌尔诺斯。  “事实是,女人要比社会上所默认的形象更复杂、更充满矛盾。”塞隆说,“男人展现他们的瑕疵、暴露自己,就会得到一些褒奖。但如果女人这样做,就会不受喜爱,没有人愿意去看,因为这本身不具美感。我从来没有看到像乌尔诺斯这样的女人,她吓了我一跳。这是只有杰克.尼科尔森才敢做的事。”  《女魔头》显然也不讨发行商的喜爱,甚至都没顺利进入院线放映。当影片最终获得殊荣时,查理兹受到了极大的鼓励。  不少奥斯卡影后在拿到小金人后,发展都并不顺利。哈利.贝瑞在2001年获得奥斯卡影后,此后她的演艺生涯就遇到瓶颈。希拉里.斯万克两次荣登影后宝座,却从此无法在主流市场取得成功。高度的嘉奖,对女星在角色的选择上形成一定的限制。  《女魔头》之后,查理兹迅速回归美艳角色,在传记片《彼得.塞勒斯的生与死》中扮演一个金发美女;在《乱世三人行》中的角色也同样令人销魂,更别说一身紧身皮衣的《魔力女战士》。  此后,塞隆又开始演“丑”角色了。2005年的《决不让步》(NorthCountry),讲的是一个明尼苏达铁矿的女矿工抗争性别歧视的故事,片中塞隆总是脏兮兮的,脸上布满灰尘。2007年的《决战以拉谷》(Valleyof Elah)里,她扮演了一个女侦探,一贯的金发变成了棕红色。在今年3 月上映的《梦游》中,她是一个绝望的单身母亲。  观众对查理兹.塞隆的新印象开始固化:自由的、尽职的、完全缺乏虚荣心的坚强女性。不止一家媒体将她和朱迪.福斯特、早期的梅丽尔.斯特里普等演技派女星比较。  “我对那些充满瑕疵的人有着强烈的兴趣。”塞隆说道,“在《梦游》中,我饰演一个母亲,她在影片开始的15分钟里就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她为什么是在那些最疯狂、最丑恶的人身上,挖掘出人性的地方。“《女魔头》确实为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塞隆也通过在银幕上的表演来排解自己生活中的麻烦。“我觉得许多去心理治疗的人都是因为无法处理他们正常生活中的阴暗面。“塞隆说,“他们必须每周做一个小时心理治疗,来维持身心的舒畅。而我通过表演来疗养。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生活中才没有太多的烦恼吧。电影中经历的那些非常黑暗的场面,其实是很健康的。非常管用,我保证。”” 我喜欢母亲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  塞隆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  .不少优秀的女演员,在二三十岁时达到演艺生涯的高峰后,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  “现在去担心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没什么好处。”塞隆说道,“但我内心深处意识到,一些事要尽早做掉。真到了40岁时,机会就不会

  观众对查理兹.塞隆的新印象开始固化:自由的、尽职的、完全缺乏虚荣心的坚强女性。不止一家媒体将她和朱迪.福斯特、早期的梅丽尔.斯特里普等演技派女星比较。

 

  “我对那些充满瑕疵的人有着强烈的兴趣。”塞隆说道,“在《梦游》中,我饰演一个母亲,她在影片开始的15分钟里就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她为什么是在那些最疯狂、最丑恶的人身上,挖掘出人性的地方。“《女魔头》确实为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塞隆也通过在银幕上的表演来排解自己生活中的麻烦。“我觉得许多去心理治疗的人都是因为无法处理他们正常生活中的阴暗面。“塞隆说,“他们必须每周做一个小时心理治疗,来维持身心的舒畅。而我通过表演来疗养。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生活中才没有太多的烦恼吧。电影中经历的那些非常黑暗的场面,其实是很健康的。非常管用,我保证。”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 我喜欢母亲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

 

  塞隆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

给她一个角色。他们告诉我,‘不用,她已经有电影拍了。’”  21岁时,塞隆凭借在《山谷两日》中性感的演出一举成名。此后,她片约不断,不少大牌导演邀其拍片,参演了《总有骄阳》、《巴格.文斯传奇》、《怒海潜将》、《甜蜜十一月》等多部影片。  刚到好莱坞来闯荡的演员,一般接受的角色大多数都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但这些角色对演员在艺术上的发展是不利的。“有时候,角色并不是我所期望或想象的,”塞隆说道,“但我并不介意扮演某人的妻子或女友,只要它是个好故事。这对我来说更重要。”  查理兹一直都很喜欢看电影。在南非时,她从农场开车大约一小时到达一个露天电影院。她和母亲每周五晚上都会去那里看电影。长大后的塞隆更喜欢一些严肃题材的电影,“我是看着《丝克伍事件》(梅丽尔.斯特里普早期的电影)和《克莱默夫妇》长大的。”  保罗.哈吉斯评论塞隆:“我想,到了某个时候,她必须去选择那些能定义她自己的角色。后来,她就决定定义自己了。大多数演员没有这样主动的机会。他们必须接受那些交给他们的角色,而那些角色则定义了他们。不过这仍然是个冒险的举动。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得到了回报。“”电影中的黑暗面,对我是健康的”  《女魔头》对塞隆来说,是个“极端”的起步。为了拍摄该片,她剃掉眉毛,增重三十磅,戴上假牙,成功塑造了美国历史上真实的连环女杀手艾琳.乌尔诺斯。  “事实是,女人要比社会上所默认的形象更复杂、更充满矛盾。”塞隆说,“男人展现他们的瑕疵、暴露自己,就会得到一些褒奖。但如果女人这样做,就会不受喜爱,没有人愿意去看,因为这本身不具美感。我从来没有看到像乌尔诺斯这样的女人,她吓了我一跳。这是只有杰克.尼科尔森才敢做的事。”  《女魔头》显然也不讨发行商的喜爱,甚至都没顺利进入院线放映。当影片最终获得殊荣时,查理兹受到了极大的鼓励。  不少奥斯卡影后在拿到小金人后,发展都并不顺利。哈利.贝瑞在2001年获得奥斯卡影后,此后她的演艺生涯就遇到瓶颈。希拉里.斯万克两次荣登影后宝座,却从此无法在主流市场取得成功。高度的嘉奖,对女星在角色的选择上形成一定的限制。  《女魔头》之后,查理兹迅速回归美艳角色,在传记片《彼得.塞勒斯的生与死》中扮演一个金发美女;在《乱世三人行》中的角色也同样令人销魂,更别说一身紧身皮衣的《魔力女战士》。  此后,塞隆又开始演“丑”角色了。2005年的《决不让步》(NorthCountry),讲的是一个明尼苏达铁矿的女矿工抗争性别歧视的故事,片中塞隆总是脏兮兮的,脸上布满灰尘。2007年的《决战以拉谷》(Valleyof Elah)里,她扮演了一个女侦探,一贯的金发变成了棕红色。在今年3 月上映的《梦游》中,她是一个绝望的单身母亲。  观众对查理兹.塞隆的新印象开始固化:自由的、尽职的、完全缺乏虚荣心的坚强女性。不止一家媒体将她和朱迪.福斯特、早期的梅丽尔.斯特里普等演技派女星比较。  “我对那些充满瑕疵的人有着强烈的兴趣。”塞隆说道,“在《梦游》中,我饰演一个母亲,她在影片开始的15分钟里就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她为什么是在那些最疯狂、最丑恶的人身上,挖掘出人性的地方。“《女魔头》确实为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塞隆也通过在银幕上的表演来排解自己生活中的麻烦。“我觉得许多去心理治疗的人都是因为无法处理他们正常生活中的阴暗面。“塞隆说,“他们必须每周做一个小时心理治疗,来维持身心的舒畅。而我通过表演来疗养。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生活中才没有太多的烦恼吧。电影中经历的那些非常黑暗的场面,其实是很健康的。非常管用,我保证。”” 我喜欢母亲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  塞隆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  .不少优秀的女演员,在二三十岁时达到演艺生涯的高峰后,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  “现在去担心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没什么好处。”塞隆说道,“但我内心深处意识到,一些事要尽早做掉。真到了40岁时,机会就不会

 

  .不少优秀的女演员,在二三十岁时达到演艺生涯的高峰后,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现在去担心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没什么好处。”塞隆说道,“但我内心深处意识到,一些事要尽早做掉。真到了40岁时,机会就不会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7 月2日,威尔.史密斯和查理兹.塞隆主演的《全民超人》在全球同步上映。在塑造了一系列坚强的弱势女性角色后,敢于挖掘人性黑暗面的查理兹.塞隆,被认为是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一类的演技派女星。《全民超人》是查理兹.塞隆打破自己一贯的传统悲剧角色风格,走向喜剧片的一个开端。文Peko 张一阳  2004年以前,性感和美丽是查理兹.塞隆的敌人。为了摆脱外表对自己戏路的限制,她不惜炒掉自己入行后的第一个经纪人,原因是他总把《异形》、《艳舞女郎》这样无需演技、只要漂亮就可以的剧本递给她。“让我们看看我到底会成为哪一型。”塞隆说。  2004 年的《女魔头》让塞隆完全摆脱了“花瓶”嫌疑,29岁的她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此后,人们对塞隆的印象又滑向另一个极端:塞隆只演些“丑”角色,2005年《决不让步》中的明尼苏达铁矿女矿工、2007 年《决战以拉谷》中棕发女侦探,今年3月《梦游》中一个被男友赶出家门的绝望单身母亲。  7月上映的新片《全民超人》中,塞隆摆脱了过去那些坚强的底层女性角色,开始展现自己喜剧的另一面。在该片中,她扮演帮助超人史密斯挽回公众形象的公关Bateman的妻子玛丽。  近日接受《GQ》杂志专访时,塞隆公开了自己幽暗的童年往事,讲述了包括女权主义等政治观点。走出家庭凶杀悲剧的阴影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美艳华丽的查理兹.塞隆内心深处其实潜藏着一个开心的波尔阿美斯阿,她经常会大笑,并且喜欢和朋友一起布哈阿。”  在非洲土话里,波尔阿美斯阿是乡村女孩的意思,而布哈阿则是南非的一种烧烤。  塞隆1975 年8 月7日出生于贝诺尼,这是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小村落。她的父母经营一家道路建设公司。塞隆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的家乡很偏远。但我们自给自足,什么都不缺。我们的家就是个小农场。不像电影《走出非洲》中的那样。”  她的母语是非洲土语,不过,现在塞隆的美语没有任何口音,她说一口地道的加州美语。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自己是南非人,并为此而自豪。“从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地方出来,你就必须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掸掉,继续生活。所以我不会对这对那有太多的抱怨。”  塞隆小时候想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3岁时被送到了约翰内斯堡一所寄宿中学学习表演。三年后,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1991年夏天,塞隆的母亲出于自卫,开枪杀死了酒醉回家、欲施家庭暴力的父亲。之后,法院宣判塞隆母亲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对父亲的意外死亡,塞隆后来被媒体追问过无数次,她都拒绝回答。近几年,塞隆一直都选择那些坚强的弱势女人角色,但她否认和自己的家庭悲剧有关。她认为这样的解读是片面的,打探更多她父亲死亡内幕的想法是残忍的。  家庭的不幸发生后,塞隆受邀去米兰做模特。“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我会考虑完成高中学业后再去,”她说道,“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后来,她在欧洲和美国继续模特生涯,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芭蕾梦想。18岁时,塞隆被纽约著名的乔福瑞芭蕾学校录取,但她的膝盖已经无法承受。塞隆听从母亲的建议,搬去洛杉矶,想做一名演员。看《克莱默夫妇》长大的电影狂人塞隆的从影之路很顺利。有一次,塞隆急需钱付房租,但是手头只有一张妈妈之前给她的支票。银行职员告诉她,没有在银行开户的人不能兑现支票。  塞隆在跟职员争执时,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帮助她与银行交涉。这人给了塞隆一张名片,随后成了塞隆的经纪人。  创作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的好莱坞金牌编剧保罗.哈吉斯,去年把塞隆招为《决战以拉谷》的女主角。  他清晰记得10年前第一次见到塞隆的场景。“我看到一个很高、身材瘦长的美丽女人,”哈吉斯回忆道,“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问她是谁,别人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当时还搞不清情况,就说,我一定得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那么多了。”  对好莱坞应该为优秀女性角色的稀缺负责任的看法,她不同意,“全是一派胡言。问题出在我们的社会。人们不愿看到以女性主导的电影。”  塞隆对于当今的文化环境有一种悲观的看法。“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说道,“其实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是非常有趣的,只要我们敢于真正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们却喜欢去看那些垃圾。”  去年塞隆出演了一部反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决战以拉谷》。这部由保罗.哈吉斯导演的电影取材于真人真事。这部电影最终失败了。  “我不想过多参与政治,”她说,“但我们每天都会受到政府的宣传,而它正应该为这堆混乱负全部的责任。《决战以拉谷》是真实的故事。你不会在新闻里发现更多、更智慧的见解。我理解生活不易的想法,当FridayNight到来时,我明白大家都想娱乐一把。有一小部分人们支持这样的电影,也许我就位列其中。我总是会去看这样的电影。对我来说,它们才是更好的FridayNight。”  塞隆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在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停留在那儿。从某种角度说,它使得我成为了一位勇敢的女演员。我可以去扮演AlieenWuornos(《女魔头》里的原型)。但当摄像机停止拍摄时,一切都结束了。我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确实如此。”  塞隆和她的母亲非常亲近。她的母亲正是她极力渴望成为的那一种女人。“我喜欢她了不起的性格,”她说“,我喜欢她的价值观,她的幽默,她的独立。  我喜欢她的古怪、聪明和政治敏感。你能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能向任何人侃任何事。这些品质都让我受益匪浅。”  《全民超人》的拍摄期间,剧组拍摄基地离塞隆在洛杉矶的家非常近。塞隆说,“我每天都要回家睡觉,我要见我的男友。”她的男友是爱尔兰演员斯图亚特.图森(StuartTownsend),与塞隆在2002 年初拍摄电影Trapped时相识,之后就一直在一起。虽然现在塞隆对图森总以丈夫相称,并戴着戒指,但两人并未结婚,“我深知自己不是结婚那一类的,但我肯定会生小孩。”  将来,她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不急。她不是恪守计划的那种人,更喜欢随遇而安。“因为人生就这么一回,我可不想在死时,说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表演而活。  我想旅游,想享受生活,想要家庭,想要拥抱生命的每一刻。”
查理兹.塞隆---“拍电影时,我可以过最黑暗的生活”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