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  

2008-07-11 14:38:41|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B=《外滩画报》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

 

 所有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


    15年前,设计公司Droog Design 在米兰家具展上震惊了世界,当时的7 位设计师中有4位成为了设计界的大人物,哈滕是最成功的那个。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理查德·哈滕,近日作为“100%设计”上海展的特别演讲嘉宾来到上海。

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B=《外滩画报》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


文/丁晓蕾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所有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 15年前,设计公司Droog Design 在米兰家具展上震惊了世界,当时的7 位设计师中有4位成为了设计界的大人物,哈滕是最成功的那个。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理查德·哈滕,近日作为“100%设计”上海展的特别演讲嘉宾来到上海。文丁晓蕾  6月的最后几天,“100%设计”上海展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来上海参加此次展览的设计师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荷兰设计师理查德·哈滕(RichardHutten)。而说到这位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就不得不提到DroogDesign这个改变了设计界的名字。1993年的米兰国际家具展让DroogDesign一夜成名。这家当时刚刚成立的设计公司,在设计展上推出了7位设计师的14件作品,这些以概念取胜的设计作品强烈冲击了当时流行的华丽、奢侈的设计风格,震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专业人士。从那时起,Droog一跃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具革命精神的设计组织,并让荷兰在世界设计版图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那次展览上Droog力推的7位设计师,其中有4位成了日后的“超级明星”,哈滕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  理查德·哈滕出生于1967年,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他的设计师生涯,从事家具、产品、展览和室内设计。1993年,他开始了与Droog的合作。Droog在荷兰语中是“干燥”的意思,DroogDesign就是“没有虚饰的设计”,它们没有繁复的造型和装饰,设计的创意和概念以最直接的方式传递出来。这样的设计理念与哈滕的想法不谋而合。哈滕不求完美,但求创新,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追求,就是“可能性”。  现在的哈滕,在设计界已经拥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他的一些作品如Berlage椅子、Domoor马可杯、Z型椅子等都已登上了很多设计学院的教科书。世界各国的知名家具品牌纷纷找上门来合作,包括日本的E&Y、Idee、Muji、Felissimo,意大利的moooi、Sawaya& Moroni等。  这次随哈滕一起来到上海的是一件“温室”装置:一间用金属杆搭起的“房子”框架,上面贴满了用软橡胶制成的金色和红色树叶。“这些树叶本来是用来装饰BoijmansvanBeuningen博物馆的天花板的。”哈滕说,“后来我们发现,它可以被用到任何金属表面,
  6月的最后几天,“100%设计”上海展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来上海参加此次展览的设计师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荷兰设计师理查德·哈滕(RichardHutten)。而说到这位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就不得不提到DroogDesign这个改变了设计界的名字。1993年的米兰国际家具展让DroogDesign一夜成名。这家当时刚刚成立的设计公司,在设计展上推出了7位设计师的14件作品,这些以概念取胜的设计作品强烈冲击了当时流行的华丽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奢侈的设计风格,震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专业人士。从那时起,Droog一跃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具革命精神的设计组织,并让荷兰在世界设计版图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那次展览上Droog力推的7位设计师,其中有4位成了日后的“超级明星”,哈滕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

 

  理查德·哈滕出生于1967年,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他的设计师生涯,从事家具、产品、展览和室内设计。1993年,他开始了与Droog的合作。Droog在荷兰语中是“干燥”的意思,DroogDesign就是“没有虚饰的设计”,它们没有繁复的造型和装饰,设计的创意和概念以最直接的方式传递出来。这样的设计理念与哈滕的想法不谋而合。哈滕不求完美,但求创新,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追求,就是“可能性”。

 

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B=《外滩画报》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

  现在的哈滕,在设计界已经拥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他的一些作品如Berlage椅子、Domoor马可杯、Z型椅子等都已登上了很多设计学院的教科书。世界各国的知名家具品牌纷纷找上门来合作,包括日本的E&Y、Idee、Muji、Felissimo,意大利的moooi、Sawaya& Moroni等。

 

  这次随哈滕一起来到上海的是一件“温室”装置:一间用金属杆搭起的“房子”框架,上面贴满了用软橡胶制成的金色和红色树叶。“这些树叶本来是用来装饰BoijmansvanBeuningen博物馆的天花板的。”哈滕说,“后来我们发现,它可以被用到任何金属表面,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og在米兰设计展一炮走红后,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开始了Droog式的设计尝试。在Droog之后,原本不被看好的极简主义设计开始投入生产,走入用户的家庭,不仅如此,还启发、鼓励了更多新设计,并让这些设计也有了被生产出来的机会。荷兰终于可以回应早先“这些设计根本没法制造出来”的质疑,限量产品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B:你在亚洲非常出名,尤其是在日本,他们对你的设计推崇备至。接下来在韩国首尔还会有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学校成立。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H: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最重要的。  B:你的设计无论是造型还是材料运用都很独特,你是怎样构思一件作品的?  H:虽然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功能是第一位的,但“概念先行,形式居次”是我多年来恪守的设计准则。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并不会动笔画草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想法才是精华,我不会纠缠于一件东西的外观好看与否。市场、用户的需求主导了设计理念的表达方式,但我要设计的正是这种“需求”。很多客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也怀疑他们知道的对不对。  B:你怎么形容自己的设计风格?  H:幽默的、友好的、充满惊喜的。我像大多数荷兰设计师一样,注重的是结构、最基本的形态,而不喜欢过多的修饰。  B:你现在还想达成怎样的目标?  H: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感到满意,但是并不满足。设计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在创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所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有非与生俱来的、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我希望为之努力。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所有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 15年前,设计公司Droog Design 在米兰家具展上震惊了世界,当时的7 位设计师中有4位成为了设计界的大人物,哈滕是最成功的那个。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理查德·哈滕,近日作为“100%设计”上海展的特别演讲嘉宾来到上海。文丁晓蕾  6月的最后几天,“100%设计”上海展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来上海参加此次展览的设计师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荷兰设计师理查德·哈滕(RichardHutten)。而说到这位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就不得不提到DroogDesign这个改变了设计界的名字。1993年的米兰国际家具展让DroogDesign一夜成名。这家当时刚刚成立的设计公司,在设计展上推出了7位设计师的14件作品,这些以概念取胜的设计作品强烈冲击了当时流行的华丽、奢侈的设计风格,震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专业人士。从那时起,Droog一跃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具革命精神的设计组织,并让荷兰在世界设计版图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那次展览上Droog力推的7位设计师,其中有4位成了日后的“超级明星”,哈滕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  理查德·哈滕出生于1967年,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他的设计师生涯,从事家具、产品、展览和室内设计。1993年,他开始了与Droog的合作。Droog在荷兰语中是“干燥”的意思,DroogDesign就是“没有虚饰的设计”,它们没有繁复的造型和装饰,设计的创意和概念以最直接的方式传递出来。这样的设计理念与哈滕的想法不谋而合。哈滕不求完美,但求创新,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追求,就是“可能性”。  现在的哈滕,在设计界已经拥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他的一些作品如Berlage椅子、Domoor马可杯、Z型椅子等都已登上了很多设计学院的教科书。世界各国的知名家具品牌纷纷找上门来合作,包括日本的E&Y、Idee、Muji、Felissimo,意大利的moooi、Sawaya& Moroni等。  这次随哈滕一起来到上海的是一件“温室”装置:一间用金属杆搭起的“房子”框架,上面贴满了用软橡胶制成的金色和红色树叶。“这些树叶本来是用来装饰BoijmansvanBeuningen博物馆的天花板的。”哈滕说,“后来我们发现,它可以被用到任何金属表面,
B=《外滩画报》
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B=《外滩画报》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所有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 15年前,设计公司Droog Design 在米兰家具展上震惊了世界,当时的7 位设计师中有4位成为了设计界的大人物,哈滕是最成功的那个。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理查德·哈滕,近日作为“100%设计”上海展的特别演讲嘉宾来到上海。文丁晓蕾  6月的最后几天,“100%设计”上海展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来上海参加此次展览的设计师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荷兰设计师理查德·哈滕(RichardHutten)。而说到这位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就不得不提到DroogDesign这个改变了设计界的名字。1993年的米兰国际家具展让DroogDesign一夜成名。这家当时刚刚成立的设计公司,在设计展上推出了7位设计师的14件作品,这些以概念取胜的设计作品强烈冲击了当时流行的华丽、奢侈的设计风格,震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专业人士。从那时起,Droog一跃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具革命精神的设计组织,并让荷兰在世界设计版图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那次展览上Droog力推的7位设计师,其中有4位成了日后的“超级明星”,哈滕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  理查德·哈滕出生于1967年,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他的设计师生涯,从事家具、产品、展览和室内设计。1993年,他开始了与Droog的合作。Droog在荷兰语中是“干燥”的意思,DroogDesign就是“没有虚饰的设计”,它们没有繁复的造型和装饰,设计的创意和概念以最直接的方式传递出来。这样的设计理念与哈滕的想法不谋而合。哈滕不求完美,但求创新,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追求,就是“可能性”。  现在的哈滕,在设计界已经拥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他的一些作品如Berlage椅子、Domoor马可杯、Z型椅子等都已登上了很多设计学院的教科书。世界各国的知名家具品牌纷纷找上门来合作,包括日本的E&Y、Idee、Muji、Felissimo,意大利的moooi、Sawaya& Moroni等。  这次随哈滕一起来到上海的是一件“温室”装置:一间用金属杆搭起的“房子”框架,上面贴满了用软橡胶制成的金色和红色树叶。“这些树叶本来是用来装饰BoijmansvanBeuningen博物馆的天花板的。”哈滕说,“后来我们发现,它可以被用到任何金属表面,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og在米兰设计展一炮走红后,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开始了Droog式的设计尝试。在Droog之后,原本不被看好的极简主义设计开始投入生产,走入用户的家庭,不仅如此,还启发、鼓励了更多新设计,并让这些设计也有了被生产出来的机会。荷兰终于可以回应早先“这些设计根本没法制造出来”的质疑,限量产品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B:你在亚洲非常出名,尤其是在日本,他们对你的设计推崇备至。接下来在韩国首尔还会有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学校成立。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H: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最重要的。  B:你的设计无论是造型还是材料运用都很独特,你是怎样构思一件作品的?  H:虽然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功能是第一位的,但“概念先行,形式居次”是我多年来恪守的设计准则。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并不会动笔画草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想法才是精华,我不会纠缠于一件东西的外观好看与否。市场、用户的需求主导了设计理念的表达方式,但我要设计的正是这种“需求”。很多客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也怀疑他们知道的对不对。  B:你怎么形容自己的设计风格?  H:幽默的、友好的、充满惊喜的。我像大多数荷兰设计师一样,注重的是结构、最基本的形态,而不喜欢过多的修饰。  B:你现在还想达成怎样的目标?  H: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感到满意,但是并不满足。设计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在创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所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有非与生俱来的、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我希望为之努力。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所有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 15年前,设计公司Droog Design 在米兰家具展上震惊了世界,当时的7 位设计师中有4位成为了设计界的大人物,哈滕是最成功的那个。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理查德·哈滕,近日作为“100%设计”上海展的特别演讲嘉宾来到上海。文丁晓蕾  6月的最后几天,“100%设计”上海展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来上海参加此次展览的设计师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荷兰设计师理查德·哈滕(RichardHutten)。而说到这位当今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师,就不得不提到DroogDesign这个改变了设计界的名字。1993年的米兰国际家具展让DroogDesign一夜成名。这家当时刚刚成立的设计公司,在设计展上推出了7位设计师的14件作品,这些以概念取胜的设计作品强烈冲击了当时流行的华丽、奢侈的设计风格,震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专业人士。从那时起,Droog一跃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具革命精神的设计组织,并让荷兰在世界设计版图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那次展览上Droog力推的7位设计师,其中有4位成了日后的“超级明星”,哈滕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  理查德·哈滕出生于1967年,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他的设计师生涯,从事家具、产品、展览和室内设计。1993年,他开始了与Droog的合作。Droog在荷兰语中是“干燥”的意思,DroogDesign就是“没有虚饰的设计”,它们没有繁复的造型和装饰,设计的创意和概念以最直接的方式传递出来。这样的设计理念与哈滕的想法不谋而合。哈滕不求完美,但求创新,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追求,就是“可能性”。  现在的哈滕,在设计界已经拥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他的一些作品如Berlage椅子、Domoor马可杯、Z型椅子等都已登上了很多设计学院的教科书。世界各国的知名家具品牌纷纷找上门来合作,包括日本的E&Y、Idee、Muji、Felissimo,意大利的moooi、Sawaya& Moroni等。  这次随哈滕一起来到上海的是一件“温室”装置:一间用金属杆搭起的“房子”框架,上面贴满了用软橡胶制成的金色和红色树叶。“这些树叶本来是用来装饰BoijmansvanBeuningen博物馆的天花板的。”哈滕说,“后来我们发现,它可以被用到任何金属表面,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og在米兰设计展一炮走红后,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开始了Droog式的设计尝试。在Droog之后,原本不被看好的极简主义设计开始投入生产,走入用户的家庭,不仅如此,还启发、鼓励了更多新设计,并让这些设计也有了被生产出来的机会。荷兰终于可以回应早先“这些设计根本没法制造出来”的质疑,限量产品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B:你在亚洲非常出名,尤其是在日本,他们对你的设计推崇备至。接下来在韩国首尔还会有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学校成立。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H: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最重要的。  B:你的设计无论是造型还是材料运用都很独特,你是怎样构思一件作品的?  H:虽然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功能是第一位的,但“概念先行,形式居次”是我多年来恪守的设计准则。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并不会动笔画草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想法才是精华,我不会纠缠于一件东西的外观好看与否。市场、用户的需求主导了设计理念的表达方式,但我要设计的正是这种“需求”。很多客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也怀疑他们知道的对不对。  B:你怎么形容自己的设计风格?  H:幽默的、友好的、充满惊喜的。我像大多数荷兰设计师一样,注重的是结构、最基本的形态,而不喜欢过多的修饰。  B:你现在还想达成怎样的目标?  H: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感到满意,但是并不满足。设计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在创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所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有非与生俱来的、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我希望为之努力。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og在米兰设计展一炮走红后,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开始了Droog式的设计尝试。在Droog之后,原本不被看好的极简主义设计开始投入生产,走入用户的家庭,不仅如此,还启发、鼓励了更多新设计,并让这些设计也有了被生产出来的机会。荷兰终于可以回应早先“这些设计根本没法制造出来”的质疑,限量产品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B:你在亚洲非常出名,尤其是在日本,他们对你的设计推崇备至。接下来在韩国首尔还会有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学校成立。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H: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最重要的。

 

  B:你的设计无论是造型还是材料运用都很独特,你是怎样构思一件作品的?

 

  H:虽然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功能是第一位的,但“概念先行,形式居次”是我多年来恪守的设计准则。

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B=《外滩画报》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并不会动笔画草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想法才是精华,我不会纠缠于一件东西的外观好看与否。市场、用户的需求主导了设计理念的表达方式,但我要设计的正是这种“需求”。很多客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也怀疑他们知道的对不对。

og在米兰设计展一炮走红后,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开始了Droog式的设计尝试。在Droog之后,原本不被看好的极简主义设计开始投入生产,走入用户的家庭,不仅如此,还启发、鼓励了更多新设计,并让这些设计也有了被生产出来的机会。荷兰终于可以回应早先“这些设计根本没法制造出来”的质疑,限量产品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B:你在亚洲非常出名,尤其是在日本,他们对你的设计推崇备至。接下来在韩国首尔还会有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学校成立。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H: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最重要的。  B:你的设计无论是造型还是材料运用都很独特,你是怎样构思一件作品的?  H:虽然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功能是第一位的,但“概念先行,形式居次”是我多年来恪守的设计准则。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并不会动笔画草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想法才是精华,我不会纠缠于一件东西的外观好看与否。市场、用户的需求主导了设计理念的表达方式,但我要设计的正是这种“需求”。很多客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也怀疑他们知道的对不对。  B:你怎么形容自己的设计风格?  H:幽默的、友好的、充满惊喜的。我像大多数荷兰设计师一样,注重的是结构、最基本的形态,而不喜欢过多的修饰。  B:你现在还想达成怎样的目标?  H: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感到满意,但是并不满足。设计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在创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所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有非与生俱来的、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我希望为之努力。

 

  B:你怎么形容自己的设计风格?

 

  H:幽默的、友好的、充满惊喜的。我像大多数荷兰设计师一样,注重的是结构、最基本的形态,而不喜欢过多的修饰。

 

  B:你现在还想达成怎样的目标?

并轻易改变一个地方的气氛,给人们带来愉快的感受。”  设计展上,哈滕常常随手摘下“房子”上的树叶,送给周围的人。“可以拿回去当冰箱贴”,他说。B=《外滩画报》H=理查德·哈滕(Richard Hutten)  B:你从大学毕业后立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毕业生来说都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不先在大的工作室积累经验?  H: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些人会,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确定自己要成为一个“做东西的人”,一个设计师。现在,设计是个很热的行业,可在我17岁的时候,没几个人听说过“设计师”这个词。我告诉人们“你的眼镜就是设计出来的”,他们也最多耸耸肩说“真的吗?”。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是个特别乐观的人,独自创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对当时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时只是想,我肯定会成功。一开始确实很穷,但当学生时也很穷,所以没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自立门户是唯一的选择。绝对的创作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做老板给了我这种自由。直到现在,我的工作室也始终维持在6个人以下。  B:你现在是荷兰乃至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但是你的工作室规模却出人意料的小,只有6个人。  H:是的,我刻意将它保持在这个规模。我的团队就像一个摇滚乐队,我是主唱和写歌词的人,而其他人则负责“音乐”,我绝对不希望这个“摇滚乐队”变成一个“交响乐团”。我的团队只负责最核心的设计部分,其他的比如工程、计算、制造、销售等事情,我都交给外面的人去做。我可不想从一个设计师沦为一个经理人。幸运的是小团队也照样很赚钱,所以我没理由把它扩大。  B:Droog Design是你与之合作的第一家公司吗?  H:是的,从1993年Droog成立起,我就与之合作,然后是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再慢慢扩展到别的国家。现在我已经与12个国家的公司有过合作。具体有多少家公司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B:你怎么定义“荷兰设计”?  H:鲜明的设计理念,实用至上的精神内涵。  B:在“荷兰设计”在当代设计工业中独树一帜的同时,Droog几乎成了荷兰设计的代名词。你是Droog的元老之一,在你看来,Droog对设计工业做出的最主要的贡献是什么?  H:Droog的出现拓宽了设计的视野,让设计有了更多的变化,给了设计师更多空间——这是个大贡献。自1993年Dro

 

  H: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感到满意,但是并不满足。设计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在创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所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有非与生俱来的、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我希望为之努力。


 

 

 

 

 

og在米兰设计展一炮走红后,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开始了Droog式的设计尝试。在Droog之后,原本不被看好的极简主义设计开始投入生产,走入用户的家庭,不仅如此,还启发、鼓励了更多新设计,并让这些设计也有了被生产出来的机会。荷兰终于可以回应早先“这些设计根本没法制造出来”的质疑,限量产品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B:你在亚洲非常出名,尤其是在日本,他们对你的设计推崇备至。接下来在韩国首尔还会有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学校成立。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H: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最重要的。  B:你的设计无论是造型还是材料运用都很独特,你是怎样构思一件作品的?  H:虽然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功能是第一位的,但“概念先行,形式居次”是我多年来恪守的设计准则。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大部分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并不会动笔画草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想法才是精华,我不会纠缠于一件东西的外观好看与否。市场、用户的需求主导了设计理念的表达方式,但我要设计的正是这种“需求”。很多客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也怀疑他们知道的对不对。  B:你怎么形容自己的设计风格?  H:幽默的、友好的、充满惊喜的。我像大多数荷兰设计师一样,注重的是结构、最基本的形态,而不喜欢过多的修饰。  B:你现在还想达成怎样的目标?  H: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感到满意,但是并不满足。设计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在创造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所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有非与生俱来的、非自然的东西,都是设计的——我希望为之努力。
专访荷兰著名设计师理查德·哈滕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