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2008-06-27 15:10:13|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慈善家“章女郎”

 

   从戛纳电影节到上海电影节,章子怡一路说慈善。这位谨慎的女明星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大地震,她可能还会对做慈善事业很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要做就做得专业。”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文/刘牧洋
   

  刚刚走下论坛,两个女影迷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章子怡。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照一张!就一张!”其中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大声说着英文,神情激动挤在章子怡旁边,一定要和她合照。怕有危险,章子怡的经纪人挡住了黄发女子,章子怡用眼神给经纪人示意,从容地站在中间,搂住两个影迷。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没什么好怕的啊。”章子怡说。一走进电梯,她一扫刚才的镇定,显得忧心忡忡。

 

  “好象说得不是那么好。” 章子怡回忆刚刚在论坛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曹景行关于地震和明星责任的对话。

 

  得到身边人肯定的鼓励后,她笑了。“关于慈善的事,找机会我们再聊,这次,只开了一个头。”章子怡对记者说。

 

  6月14日,章子怡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外滩画报》协办的“汇影人力量,担社会责任”论坛。这是她提到“慈善”两个词最频繁的一天,也是她在戛纳电影节后,国内最高调的一次亮相。

 

  5月21日,章子怡在法国戛纳举行了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并宣布成立以“章子怡”命名的基金会,为四川地震灾民筹集款项。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慈善家“章女郎”从戛纳电影节到上海电影节,章子怡一路说慈善。这位谨慎的女明星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大地震,她可能还会对做慈善事业很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要做就做得专业。”文刘牧洋  刚刚走下论坛,两个女影迷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章子怡。  “照一张!就一张!”其中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大声说着英文,神情激动挤在章子怡旁边,一定要和她合照。怕有危险,章子怡的经纪人挡住了黄发女子,章子怡用眼神给经纪人示意,从容地站在中间,搂住两个影迷。  “没什么好怕的啊。”章子怡说。一走进电梯,她一扫刚才的镇定,显得忧心忡忡。  “好象说得不是那么好。”章子怡回忆刚刚在论坛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曹景行关于地震和明星责任的对话。  得到身边人肯定的鼓励后,她笑了。“关于慈善的事,找机会我们再聊,这次,只开了一个头。”章子怡对记者说。  6月14日,章子怡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外滩画报》协办的“汇影人力量,担社会责任”论坛。这是她提到“慈善”两个词最频繁的一天,也是她在戛纳电影节后,国内最高调的一次亮相。  5月21日,章子怡在法国戛纳举行了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并宣布成立以“章子怡”命名的基金会,为四川地震灾民筹集款项。  以往媒体对章子怡的报道,总是围绕对其演艺事业的争议,以及私人生活的关注上。这一次章子怡受媒体关注,不再因为是拍了哪位大导演的电影,和哪位著名男星合作,还是男友为何方神圣。通过慈善,章子怡终于成为“章女郎”。故事里没有其他主角,只有她和她的慈善事业。  在《外滩画报》对她进行独家访问时,章子怡说自己的榜样是U2演唱组的BONO。她喜欢孩子,“章子怡基金会”未来的重点放在孩子上。“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原本没计划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到组委会邀请,希望章子怡能谈谈“地震”时,她的经纪人纪小姐有点犹豫地拒绝了:“她并没有做多少事,她也不想重复谈戛纳的事。”但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章子怡还是应约飞到上海。  6月14日上午,章子怡出席了“国际影人记者见面会”。此前经纪人有点担心,“那么多媒体,肯定有人要问感情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但这一次,到场的数百家媒体破天荒地没有纠缠她的私生活,关注点放在她在戛纳的慈善活动。  这一天,最让章子怡心中忐忑不安是参加下午的论坛。原计划参加论坛的每个人,各自在台上发表一段简短的演讲,主讲者除章子怡外,还有香港影星成龙、内地导演尹力。章子怡没接受这种形式,她觉得自己不太会说,想以主持人提问的形式进行。  午餐时,论坛主持人曹景行希望和章子怡有个前期的沟通,她满口答应。曹景行托记者拿来一张拍摄北川中学的VCD,希望章子怡能在论坛开始前看一下。章子怡不顾已经准备好的中饭,问记者讨了一个耳机,就坐在采访室的角落里看了起来。这时,助理和化妆师都先行离开吃饭了,只有她的哥哥章子男还在等她。  “看着这些孩子,心里特别难过。我想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了一大半,她停下来对曹景行和记者说。下午,论坛开始了,成龙已经上台发言。章子怡有点不安,主动要求到贵宾室准备,“不要耽误了上场的时间。”同时,她一边让助理去打探下情况:“听听成龙讲了些什么。”  在贵宾室停留短短的二十分钟,不断有人前来和她打招呼。“演员的特殊身份就在于,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一个代言人,是公众人物,你可能是代言产品,有时候也可能是代言一个信息。所以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发言人,你的言论,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向导,一个指导性的方向。”她对记者说。  章子怡知道自己身上可能有很多能量,但她也很困惑,这些力量,该往什么方向使?该去做点什么?  “还有十分钟就该上场了。”工作人员跑来提醒。章子怡仍有点紧张,停下和记者的谈话,“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为什么要在戛纳搞筹款会?”主持人曹景行在论坛上问章子怡。  “大家总说80后孩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次人们看到了80后的力量。我是1979年生的,也是个年轻人.另外,我还是个明星,有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地震。”章子怡回答道。  在和记者一起午餐时,章子怡详细回忆了那场筹款会之前不为人知的担忧和匆忙。  5月19日,章子怡从洛杉矶前往戛纳;由于汶川地震,她取消了在戛纳所有的原定活动,“我当时的心情,和我看到的画面是不匹配的。我的心是在(四川)那边,但是我的人又在这里。所以我就很快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了。”

 

  以往媒体对章子怡的报道,总是围绕对其演艺事业的争议,以及私人生活的关注上。这一次章子怡受媒体关注,不再因为是拍了哪位大导演的电影,和哪位著名男星合作,还是男友为何方神圣。通过慈善,章子怡终于成为“章女郎”。故事里没有其他主角,只有她和她的慈善事业。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在《外滩画报》对她进行独家访问时,章子怡说自己的榜样是U2演唱组的BONO。她喜欢孩子,“章子怡基金会”未来的重点放在孩子上。


“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原本没计划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到组委会邀请,希望章子怡能谈谈“地震”时,她的经纪人纪小姐有点犹豫地拒绝了:“她并没有做多少事,她也不想重复谈戛纳的事。”但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章子怡还是应约飞到上海。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6月14日上午,章子怡出席了“国际影人记者见面会”。此前经纪人有点担心,“那么多媒体,肯定有人要问感情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但这一次,到场的数百家媒体破天荒地没有纠缠她的私生活,关注点放在她在戛纳的慈善活动。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慈善家“章女郎”从戛纳电影节到上海电影节,章子怡一路说慈善。这位谨慎的女明星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大地震,她可能还会对做慈善事业很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要做就做得专业。”文刘牧洋  刚刚走下论坛,两个女影迷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章子怡。  “照一张!就一张!”其中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大声说着英文,神情激动挤在章子怡旁边,一定要和她合照。怕有危险,章子怡的经纪人挡住了黄发女子,章子怡用眼神给经纪人示意,从容地站在中间,搂住两个影迷。  “没什么好怕的啊。”章子怡说。一走进电梯,她一扫刚才的镇定,显得忧心忡忡。  “好象说得不是那么好。”章子怡回忆刚刚在论坛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曹景行关于地震和明星责任的对话。  得到身边人肯定的鼓励后,她笑了。“关于慈善的事,找机会我们再聊,这次,只开了一个头。”章子怡对记者说。  6月14日,章子怡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外滩画报》协办的“汇影人力量,担社会责任”论坛。这是她提到“慈善”两个词最频繁的一天,也是她在戛纳电影节后,国内最高调的一次亮相。  5月21日,章子怡在法国戛纳举行了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并宣布成立以“章子怡”命名的基金会,为四川地震灾民筹集款项。  以往媒体对章子怡的报道,总是围绕对其演艺事业的争议,以及私人生活的关注上。这一次章子怡受媒体关注,不再因为是拍了哪位大导演的电影,和哪位著名男星合作,还是男友为何方神圣。通过慈善,章子怡终于成为“章女郎”。故事里没有其他主角,只有她和她的慈善事业。  在《外滩画报》对她进行独家访问时,章子怡说自己的榜样是U2演唱组的BONO。她喜欢孩子,“章子怡基金会”未来的重点放在孩子上。“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原本没计划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到组委会邀请,希望章子怡能谈谈“地震”时,她的经纪人纪小姐有点犹豫地拒绝了:“她并没有做多少事,她也不想重复谈戛纳的事。”但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章子怡还是应约飞到上海。  6月14日上午,章子怡出席了“国际影人记者见面会”。此前经纪人有点担心,“那么多媒体,肯定有人要问感情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但这一次,到场的数百家媒体破天荒地没有纠缠她的私生活,关注点放在她在戛纳的慈善活动。  这一天,最让章子怡心中忐忑不安是参加下午的论坛。原计划参加论坛的每个人,各自在台上发表一段简短的演讲,主讲者除章子怡外,还有香港影星成龙、内地导演尹力。章子怡没接受这种形式,她觉得自己不太会说,想以主持人提问的形式进行。  午餐时,论坛主持人曹景行希望和章子怡有个前期的沟通,她满口答应。曹景行托记者拿来一张拍摄北川中学的VCD,希望章子怡能在论坛开始前看一下。章子怡不顾已经准备好的中饭,问记者讨了一个耳机,就坐在采访室的角落里看了起来。这时,助理和化妆师都先行离开吃饭了,只有她的哥哥章子男还在等她。  “看着这些孩子,心里特别难过。我想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了一大半,她停下来对曹景行和记者说。下午,论坛开始了,成龙已经上台发言。章子怡有点不安,主动要求到贵宾室准备,“不要耽误了上场的时间。”同时,她一边让助理去打探下情况:“听听成龙讲了些什么。”  在贵宾室停留短短的二十分钟,不断有人前来和她打招呼。“演员的特殊身份就在于,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一个代言人,是公众人物,你可能是代言产品,有时候也可能是代言一个信息。所以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发言人,你的言论,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向导,一个指导性的方向。”她对记者说。  章子怡知道自己身上可能有很多能量,但她也很困惑,这些力量,该往什么方向使?该去做点什么?  “还有十分钟就该上场了。”工作人员跑来提醒。章子怡仍有点紧张,停下和记者的谈话,“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为什么要在戛纳搞筹款会?”主持人曹景行在论坛上问章子怡。  “大家总说80后孩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次人们看到了80后的力量。我是1979年生的,也是个年轻人.另外,我还是个明星,有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地震。”章子怡回答道。  在和记者一起午餐时,章子怡详细回忆了那场筹款会之前不为人知的担忧和匆忙。  5月19日,章子怡从洛杉矶前往戛纳;由于汶川地震,她取消了在戛纳所有的原定活动,“我当时的心情,和我看到的画面是不匹配的。我的心是在(四川)那边,但是我的人又在这里。所以我就很快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了。”

 

  这一天,最让章子怡心中忐忑不安是参加下午的论坛。原计划参加论坛的每个人,各自在台上发表一段简短的演讲,主讲者除章子怡外,还有香港影星成龙、内地导演尹力。章子怡没接受这种形式,她觉得自己不太会说,想以主持人提问的形式进行。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午餐时,论坛主持人曹景行希望和章子怡有个前期的沟通,她满口答应。曹景行托记者拿来一张拍摄北川中学的VCD,希望章子怡能在论坛开始前看一下。章子怡不顾已经准备好的中饭,问记者讨了一个耳机,就坐在采访室的角落里看了起来。这时,助理和化妆师都先行离开吃饭了,只有她的哥哥章子男还在等她。

 

  “看着这些孩子,心里特别难过。我想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了一大半,她停下来对曹景行和记者说。

 

   下午,论坛开始了,成龙已经上台发言。章子怡有点不安,主动要求到贵宾室准备,“不要耽误了上场的时间。”同时,她一边让助理去打探下情况:“听听成龙讲了些什么。”

 

  在贵宾室停留短短的二十分钟,不断有人前来和她打招呼。“演员的特殊身份就在于,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一个代言人,是公众人物,你可能是代言产品,有时候也可能是代言一个信息。所以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发言人,你的言论,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向导,一个指导性的方向。”她对记者说。

 

  章子怡知道自己身上可能有很多能量,但她也很困惑,这些力量,该往什么方向使?该去做点什么?

 

  “还有十分钟就该上场了。”工作人员跑来提醒。章子怡仍有点紧张,停下和记者的谈话,“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为什么要在戛纳搞筹款会?”主持人曹景行在论坛上问章子怡。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大家总说80后孩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次人们看到了80后的力量。我是1979年生的,也是个年轻人.另外,我还是个明星,有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地震。”章子怡回答道。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慈善家“章女郎”从戛纳电影节到上海电影节,章子怡一路说慈善。这位谨慎的女明星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大地震,她可能还会对做慈善事业很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要做就做得专业。”文刘牧洋  刚刚走下论坛,两个女影迷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章子怡。  “照一张!就一张!”其中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大声说着英文,神情激动挤在章子怡旁边,一定要和她合照。怕有危险,章子怡的经纪人挡住了黄发女子,章子怡用眼神给经纪人示意,从容地站在中间,搂住两个影迷。  “没什么好怕的啊。”章子怡说。一走进电梯,她一扫刚才的镇定,显得忧心忡忡。  “好象说得不是那么好。”章子怡回忆刚刚在论坛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曹景行关于地震和明星责任的对话。  得到身边人肯定的鼓励后,她笑了。“关于慈善的事,找机会我们再聊,这次,只开了一个头。”章子怡对记者说。  6月14日,章子怡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外滩画报》协办的“汇影人力量,担社会责任”论坛。这是她提到“慈善”两个词最频繁的一天,也是她在戛纳电影节后,国内最高调的一次亮相。  5月21日,章子怡在法国戛纳举行了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并宣布成立以“章子怡”命名的基金会,为四川地震灾民筹集款项。  以往媒体对章子怡的报道,总是围绕对其演艺事业的争议,以及私人生活的关注上。这一次章子怡受媒体关注,不再因为是拍了哪位大导演的电影,和哪位著名男星合作,还是男友为何方神圣。通过慈善,章子怡终于成为“章女郎”。故事里没有其他主角,只有她和她的慈善事业。  在《外滩画报》对她进行独家访问时,章子怡说自己的榜样是U2演唱组的BONO。她喜欢孩子,“章子怡基金会”未来的重点放在孩子上。“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原本没计划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到组委会邀请,希望章子怡能谈谈“地震”时,她的经纪人纪小姐有点犹豫地拒绝了:“她并没有做多少事,她也不想重复谈戛纳的事。”但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章子怡还是应约飞到上海。  6月14日上午,章子怡出席了“国际影人记者见面会”。此前经纪人有点担心,“那么多媒体,肯定有人要问感情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但这一次,到场的数百家媒体破天荒地没有纠缠她的私生活,关注点放在她在戛纳的慈善活动。  这一天,最让章子怡心中忐忑不安是参加下午的论坛。原计划参加论坛的每个人,各自在台上发表一段简短的演讲,主讲者除章子怡外,还有香港影星成龙、内地导演尹力。章子怡没接受这种形式,她觉得自己不太会说,想以主持人提问的形式进行。  午餐时,论坛主持人曹景行希望和章子怡有个前期的沟通,她满口答应。曹景行托记者拿来一张拍摄北川中学的VCD,希望章子怡能在论坛开始前看一下。章子怡不顾已经准备好的中饭,问记者讨了一个耳机,就坐在采访室的角落里看了起来。这时,助理和化妆师都先行离开吃饭了,只有她的哥哥章子男还在等她。  “看着这些孩子,心里特别难过。我想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了一大半,她停下来对曹景行和记者说。下午,论坛开始了,成龙已经上台发言。章子怡有点不安,主动要求到贵宾室准备,“不要耽误了上场的时间。”同时,她一边让助理去打探下情况:“听听成龙讲了些什么。”  在贵宾室停留短短的二十分钟,不断有人前来和她打招呼。“演员的特殊身份就在于,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一个代言人,是公众人物,你可能是代言产品,有时候也可能是代言一个信息。所以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发言人,你的言论,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向导,一个指导性的方向。”她对记者说。  章子怡知道自己身上可能有很多能量,但她也很困惑,这些力量,该往什么方向使?该去做点什么?  “还有十分钟就该上场了。”工作人员跑来提醒。章子怡仍有点紧张,停下和记者的谈话,“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为什么要在戛纳搞筹款会?”主持人曹景行在论坛上问章子怡。  “大家总说80后孩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次人们看到了80后的力量。我是1979年生的,也是个年轻人.另外,我还是个明星,有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地震。”章子怡回答道。  在和记者一起午餐时,章子怡详细回忆了那场筹款会之前不为人知的担忧和匆忙。  5月19日,章子怡从洛杉矶前往戛纳;由于汶川地震,她取消了在戛纳所有的原定活动,“我当时的心情,和我看到的画面是不匹配的。我的心是在(四川)那边,但是我的人又在这里。所以我就很快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了。”

  在和记者一起午餐时,章子怡详细回忆了那场筹款会之前不为人知的担忧和匆忙。

 

  5月19日,章子怡从洛杉矶前往戛纳;由于汶川地震,她取消了在戛纳所有的原定活动,“我当时的心情,和我看到的画面是不匹配的。我的心是在(四川)那边,但是我的人又在这里。所以我就很快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了。”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慈善家“章女郎”从戛纳电影节到上海电影节,章子怡一路说慈善。这位谨慎的女明星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大地震,她可能还会对做慈善事业很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要做就做得专业。”文刘牧洋  刚刚走下论坛,两个女影迷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章子怡。  “照一张!就一张!”其中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大声说着英文,神情激动挤在章子怡旁边,一定要和她合照。怕有危险,章子怡的经纪人挡住了黄发女子,章子怡用眼神给经纪人示意,从容地站在中间,搂住两个影迷。  “没什么好怕的啊。”章子怡说。一走进电梯,她一扫刚才的镇定,显得忧心忡忡。  “好象说得不是那么好。”章子怡回忆刚刚在论坛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曹景行关于地震和明星责任的对话。  得到身边人肯定的鼓励后,她笑了。“关于慈善的事,找机会我们再聊,这次,只开了一个头。”章子怡对记者说。  6月14日,章子怡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外滩画报》协办的“汇影人力量,担社会责任”论坛。这是她提到“慈善”两个词最频繁的一天,也是她在戛纳电影节后,国内最高调的一次亮相。  5月21日,章子怡在法国戛纳举行了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并宣布成立以“章子怡”命名的基金会,为四川地震灾民筹集款项。  以往媒体对章子怡的报道,总是围绕对其演艺事业的争议,以及私人生活的关注上。这一次章子怡受媒体关注,不再因为是拍了哪位大导演的电影,和哪位著名男星合作,还是男友为何方神圣。通过慈善,章子怡终于成为“章女郎”。故事里没有其他主角,只有她和她的慈善事业。  在《外滩画报》对她进行独家访问时,章子怡说自己的榜样是U2演唱组的BONO。她喜欢孩子,“章子怡基金会”未来的重点放在孩子上。“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原本没计划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到组委会邀请,希望章子怡能谈谈“地震”时,她的经纪人纪小姐有点犹豫地拒绝了:“她并没有做多少事,她也不想重复谈戛纳的事。”但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章子怡还是应约飞到上海。  6月14日上午,章子怡出席了“国际影人记者见面会”。此前经纪人有点担心,“那么多媒体,肯定有人要问感情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但这一次,到场的数百家媒体破天荒地没有纠缠她的私生活,关注点放在她在戛纳的慈善活动。  这一天,最让章子怡心中忐忑不安是参加下午的论坛。原计划参加论坛的每个人,各自在台上发表一段简短的演讲,主讲者除章子怡外,还有香港影星成龙、内地导演尹力。章子怡没接受这种形式,她觉得自己不太会说,想以主持人提问的形式进行。  午餐时,论坛主持人曹景行希望和章子怡有个前期的沟通,她满口答应。曹景行托记者拿来一张拍摄北川中学的VCD,希望章子怡能在论坛开始前看一下。章子怡不顾已经准备好的中饭,问记者讨了一个耳机,就坐在采访室的角落里看了起来。这时,助理和化妆师都先行离开吃饭了,只有她的哥哥章子男还在等她。  “看着这些孩子,心里特别难过。我想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了一大半,她停下来对曹景行和记者说。下午,论坛开始了,成龙已经上台发言。章子怡有点不安,主动要求到贵宾室准备,“不要耽误了上场的时间。”同时,她一边让助理去打探下情况:“听听成龙讲了些什么。”  在贵宾室停留短短的二十分钟,不断有人前来和她打招呼。“演员的特殊身份就在于,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一个代言人,是公众人物,你可能是代言产品,有时候也可能是代言一个信息。所以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发言人,你的言论,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向导,一个指导性的方向。”她对记者说。  章子怡知道自己身上可能有很多能量,但她也很困惑,这些力量,该往什么方向使?该去做点什么?  “还有十分钟就该上场了。”工作人员跑来提醒。章子怡仍有点紧张,停下和记者的谈话,“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为什么要在戛纳搞筹款会?”主持人曹景行在论坛上问章子怡。  “大家总说80后孩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次人们看到了80后的力量。我是1979年生的,也是个年轻人.另外,我还是个明星,有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地震。”章子怡回答道。  在和记者一起午餐时,章子怡详细回忆了那场筹款会之前不为人知的担忧和匆忙。  5月19日,章子怡从洛杉矶前往戛纳;由于汶川地震,她取消了在戛纳所有的原定活动,“我当时的心情,和我看到的画面是不匹配的。我的心是在(四川)那边,但是我的人又在这里。所以我就很快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了。”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慈善家“章女郎”从戛纳电影节到上海电影节,章子怡一路说慈善。这位谨慎的女明星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大地震,她可能还会对做慈善事业很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要做就做得专业。”文刘牧洋  刚刚走下论坛,两个女影迷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章子怡。  “照一张!就一张!”其中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大声说着英文,神情激动挤在章子怡旁边,一定要和她合照。怕有危险,章子怡的经纪人挡住了黄发女子,章子怡用眼神给经纪人示意,从容地站在中间,搂住两个影迷。  “没什么好怕的啊。”章子怡说。一走进电梯,她一扫刚才的镇定,显得忧心忡忡。  “好象说得不是那么好。”章子怡回忆刚刚在论坛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曹景行关于地震和明星责任的对话。  得到身边人肯定的鼓励后,她笑了。“关于慈善的事,找机会我们再聊,这次,只开了一个头。”章子怡对记者说。  6月14日,章子怡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外滩画报》协办的“汇影人力量,担社会责任”论坛。这是她提到“慈善”两个词最频繁的一天,也是她在戛纳电影节后,国内最高调的一次亮相。  5月21日,章子怡在法国戛纳举行了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并宣布成立以“章子怡”命名的基金会,为四川地震灾民筹集款项。  以往媒体对章子怡的报道,总是围绕对其演艺事业的争议,以及私人生活的关注上。这一次章子怡受媒体关注,不再因为是拍了哪位大导演的电影,和哪位著名男星合作,还是男友为何方神圣。通过慈善,章子怡终于成为“章女郎”。故事里没有其他主角,只有她和她的慈善事业。  在《外滩画报》对她进行独家访问时,章子怡说自己的榜样是U2演唱组的BONO。她喜欢孩子,“章子怡基金会”未来的重点放在孩子上。“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  章子怡原本没计划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到组委会邀请,希望章子怡能谈谈“地震”时,她的经纪人纪小姐有点犹豫地拒绝了:“她并没有做多少事,她也不想重复谈戛纳的事。”但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章子怡还是应约飞到上海。  6月14日上午,章子怡出席了“国际影人记者见面会”。此前经纪人有点担心,“那么多媒体,肯定有人要问感情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但这一次,到场的数百家媒体破天荒地没有纠缠她的私生活,关注点放在她在戛纳的慈善活动。  这一天,最让章子怡心中忐忑不安是参加下午的论坛。原计划参加论坛的每个人,各自在台上发表一段简短的演讲,主讲者除章子怡外,还有香港影星成龙、内地导演尹力。章子怡没接受这种形式,她觉得自己不太会说,想以主持人提问的形式进行。  午餐时,论坛主持人曹景行希望和章子怡有个前期的沟通,她满口答应。曹景行托记者拿来一张拍摄北川中学的VCD,希望章子怡能在论坛开始前看一下。章子怡不顾已经准备好的中饭,问记者讨了一个耳机,就坐在采访室的角落里看了起来。这时,助理和化妆师都先行离开吃饭了,只有她的哥哥章子男还在等她。  “看着这些孩子,心里特别难过。我想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候去。”看了一大半,她停下来对曹景行和记者说。下午,论坛开始了,成龙已经上台发言。章子怡有点不安,主动要求到贵宾室准备,“不要耽误了上场的时间。”同时,她一边让助理去打探下情况:“听听成龙讲了些什么。”  在贵宾室停留短短的二十分钟,不断有人前来和她打招呼。“演员的特殊身份就在于,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一个代言人,是公众人物,你可能是代言产品,有时候也可能是代言一个信息。所以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发言人,你的言论,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向导,一个指导性的方向。”她对记者说。  章子怡知道自己身上可能有很多能量,但她也很困惑,这些力量,该往什么方向使?该去做点什么?  “还有十分钟就该上场了。”工作人员跑来提醒。章子怡仍有点紧张,停下和记者的谈话,“我准备一下,想想怎么说。”“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为什么要在戛纳搞筹款会?”主持人曹景行在论坛上问章子怡。  “大家总说80后孩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次人们看到了80后的力量。我是1979年生的,也是个年轻人.另外,我还是个明星,有一个平台,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地震。”章子怡回答道。  在和记者一起午餐时,章子怡详细回忆了那场筹款会之前不为人知的担忧和匆忙。  5月19日,章子怡从洛杉矶前往戛纳;由于汶川地震,她取消了在戛纳所有的原定活动,“我当时的心情,和我看到的画面是不匹配的。我的心是在(四川)那边,但是我的人又在这里。所以我就很快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了。”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 for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 for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


“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的想法就是组织一个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幕:一身黑衣、别着朵白色小雏菊、泪流满面的中国女星章子怡,在戛纳动员国外人士为四川地震捐款。  对于这个早早来到好莱坞,努力让自己融入西方世界的中国姑娘来说,筹款会会上的章子怡,面对的不再是红毯和镁光灯。她要拿出这些年她所打下的名气,在异国换取对她国家的关注。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慷慨解囊,章子怡多少有点没底。  “筹款会如果只来一个人,我也要去。”这是章子怡最坏的打算。  “几乎一想到做筹款会的同时,我们马上就去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本来该由一个专业公关公司操作的事,我和经纪人、助手、化妆师加一起只有四个人来做。”先是找场地,到处都被人订了,最后章子怡只能动用往日的交情,找一个品牌借了一个小时的场地,“只有一个小时,下午一点之后必须要出去,因为那个地方他们要营业。”  接着团队开始赶制请柬,“刚开始都是自己剪的请柬,因为剪裁的地方都关门了,等到第二天,已经做了几百张,最后没有发出去那么多,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没挑人发,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就发。”  章子怡把这些请柬全都装在随身的包里,准备发给她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中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有点白手起家的感觉,好象什么也没有。”她语气很平静,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当时的激动已慢慢平复。  起初,章子怡还有点难为情。有个老外,在听说她结结巴巴的倾诉后,对她说:“我能想象到你现在的心情。就像你走在北京的街上,一个黑人,一个非洲人拉着你,说我家这边有这么大一个灾难,你能不能给他们点钱,我也会为他而感动的。”  “他用这样的一个例子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是很高尚的,是很令人尊重的,你为什么要怕呢?”她开始主动去找人发请柬,大部分人都回应了善意。  “他们都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把它告诉给大家。把你的亲身经历和亲身感受就这样一句句的传达给别人。当好多人这么跟我讲以后,我就觉得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这个后盾不仅是中国人的支持,也有好多老外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  “今天,我听说,我们‘care forchildren’的孤儿院都破裂了,这些无辜的孩子本来就缺少家人的爱。他们唯一生存的地方,唯一可以得到关爱的地方就是在孤儿院里面。他们今天又没有了可以安全生活的环境。我恳求你们每一个人,可以支援carefor children活动,可以帮助这些孤儿,谢谢你们!”  在戛纳的筹款会上,章子怡流着泪说完这番话。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参加筹款会后,在文章中写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国家疯了。”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早早就闯荡好莱坞的姑娘。  其实在戛纳募款会前,章子怡已经开始涉足公益事业,关注孩子和动物。她是英国“关爱孩子组织”(carefor children)的支持人。  2007年12月,在成都,章子怡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送到“care forchildren”的中国第一个家庭寄养儿童李胡冰的手里,并陪伴他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他们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了4、5点。那个孩子来之前,知道自己要见到章子怡,很开心。孩子一直在笑,在说话。”“carefor children”的合作伙伴香格里拉集团公关王宏玲回忆道。  在云南昆明,章子怡梳着简单的长直发,带着微笑出现在孤儿院里,环抱婴儿的她,看上去充满母爱。  去年,章子怡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濒临灭种的红毛猩猩,并义务用英语主持了一期免费的野生动物节目。她和两只孤儿红毛猩猩Alan和Yoda嬉闹的照片,被登到各个报纸的显要位置。  在章子怡的官网上,有一个专门的“子怡公益”的版块。上面记录了她这些年所做过的事。2000年,章子怡开始为大熊猫代言。接下来,章子怡为残疾人义演、为西藏捐助百件羽绒服、成为妇女儿童公益大使、成为特奥大使等。  戛纳的筹款会上,有一瞬间,章子怡泪流满面。悲伤的形象,覆盖了以前所有的敌意。章子怡官网也在第一时间,替换下她的笑脸大照,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照片——章子怡着黑衣别白花,手持自制的五星红旗。“我希望要做就做得专业”  “在好莱坞这么多年,你觉得哪个明星做慈善是成功的?”在论坛演讲前,记者问章子怡。  这两年,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茱丽热心于自己联合国难民署形象大使的身份,使得她的绯闻和恶评越来越少;而歌坛一姐麦当娜着迷于非洲孤儿,她和养子马拉维养子大卫的故事让公众看到——这些明星,除了演戏之外,身上还有另外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以“慈善”为名,他们感发了很多公众。  “U2演唱组的BONO一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直都在为非洲的爱滋病人送药,这多年他都一直在做这个。而RobinWilliams每年都在为失学的儿童搭建餐厅,建立一些流动的汽车,为那些专门住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看病。我看到大家都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你有想法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多的精力,需要别人帮忙一起去完成。”在章子怡眼里,BONO是好榜样。  或许是好莱坞明星们积极主动的做法影响了她。2007年章子怡就透露出自己想建立一个慈善组织的愿望,“我希望这个组织很专业,知道怎么样去筹款,去运作。”这些年,国内明星纷纷拥有了自己名下的基金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捐赠和筹集款项。早在1988年,成龙就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帮助弱势群体;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嫣然天使基金”专门为兔唇儿童提供帮助;李连杰亲自带着“壹基金”筹集的款项前往四川……  和在地震期间应急成立的“姚明基金会”一样,“章子怡基金会”也是在她准备地震灾害救助筹款会前临时成立的。“为了处理筹来的钱,我们要做一个帐号,做一个基金,那个时候我就突然就决定了。我说好,我要做这个事情,做得正式、正规、合法。”  地震给了章子怡一个动力,要不然她觉得自己还会犹豫,“我不敢,我不会做。因为我会很紧张,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的。我一心一意(筹集来)这些钱,将来可能会更多,可能会帮助到的人群更多,可能方向也更多。我希望要做就让它做得专业。”  章子怡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基金,找来包括律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帮她管理。除了章子怡自己捐出的100万,加上她的好友、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捐出的10万美金,还有筹款会上一些外国明星的慷慨解囊,如今“章子怡基金会”已有了为数700万的款项。  让章子怡苦恼的是拿着这笔钱如何运作,“我们还是希望找到一条适合这笔资金运用的方式。因为是慈善捐款,别人答应了捐未必能马上兑现的,所以现在资金会陆陆续续到帐。而且我们也要开始运作了。这个不像捐款,你今天有个小箱子,有钱就可以放进来了。没有那么容易。”  章子怡没有想太远,但她已经确定了“章子怡基金会”今后发展的重点,她说:“我个人觉得孤儿特别可怜,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无辜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基金会总的方向还是和孩子和学生有关,现在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灾区中的孩子身上,以后,可能会是所有的孩子。”  在看望李胡冰时,这位一向不爱透露自己感性那一面的明星说了一段话,“我的妈妈是幼儿教师,我以前还经常到妈妈单位上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我爱孩子,将来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以预料章子怡身上的关键词,除了电影和婚姻,还将多一个“慈善”。对于这个以前总是“别人的女郎”,她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力量。就像当年被张艺谋选中,她的命运从此发生改变一样,通过慈善,她也将改变某些人的命运。
外滩画报独家专访章子怡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