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北川两日亲历记  

2008-05-19 15:36:22|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北川两日亲历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北川两日亲历记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 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 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 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 人死亡 、4676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 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
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 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北川没有了”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下午1点30 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5 月13 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乐山QQ 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 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 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 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 日凌晨5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 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 如同山花。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

 

 

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 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 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 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北川两日亲历记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一场大地震,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川县城所在地曲山镇1万余人,可能仅4000 多人脱险。5 月14-15日,本报记者两进北川。县城外,有两座大山彻底坍塌,掩埋了大半的北川县城。这里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屋。“我们县被包饺子了。”当地的灾民对记者说。文 李卉 图 小武 、杨鞘  北川,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治水英雄大禹的降生之地,史称“神禹故里”。  这里是“5·12”汶川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建筑垮塌。据报道,有地震专家分析,大地震发生时,断层破裂面从汶川以每秒3公里速度裂向广元,破裂至北川县时错动得特别厉害。  曲山镇是北川县城所在地,城区面积0.7 平方公里,人口1.3万。当时的报道称,全镇可能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或死亡或下落不明。北川县隶属四川绵阳市。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地震伤亡统计中,绵阳8113人死亡 、4676 人失踪、8000 人被埋。  5 月14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北川。一路余震不断。两边的山上,偶尔会发出小块石粒滚落的声音。越往里走,就碰到越来越多逃生出来的人们和一段段扭成麻花状的公路。  在距离北川县数十公里的安县,挂着成都车牌号的越野车被街道边的警察拦住:“你们必须上专门的救护车或者警车。”半小时后,记者登上了一辆重庆消防总队的抗灾车。“我们带了生命探测仪和警犬,前去北川救援”,重庆消防总队的万明表示。  近在咫尺的北川县,被垮塌的半边山遮住了全貌,只看得见城中冒出来的青烟。几块巨石挡住了去路,石头下是一辆运送牛奶的大卡车,已经被挤压得变形。我们只得徒步前行,翻过一堆乱石,北川就在眼前。  可是,确切地说:北川已经没有了。  北川的楼房已经破碎了——碎成木片、瓦砾和粉尘。小城周围环绕的山峦,有两座山彻底地垮掉了,裸露出了黄色的土层,在它之下是被掩埋了大半的北山老县城,这里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一幢可住人的房子。遇难的人们,脸色灰白、身体僵硬,随处可见。迎面而来的一堵居民墙壁上,用鲜亮的油漆涂写着:“5月17 日,全友家盛大开业,精品三件套1130元。”倾斜的阳台上,大都是红色的盆栽玫瑰、主人晾着的衣服还在。  “我们县是被包饺子了。”几乎所有的生者,都在说这句话。“北川没有了”  日子在一瞬间,骤然停止。  5 月12 日清晨,北川县城内的集贸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  “按照常规,这里逢双就是赶集的日子”,庞安荣说。她是北川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天早晨,她在家中摘菜、休息。儿子刘洋云谨3岁,刚被奶奶送到幼儿园,“县城不大,孩子们都习惯中午回家吃饭”。  不远处的北山农业银行里,腾江正在愉快地上班。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兴旺,丈夫母贤传在这个县城里的生意也颇为红火。  曲山镇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宇航,正在办公室里忙,预备出警。25岁的李宇航是父亲——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的骄傲,父亲看着他身上的警号就笑眯眯。  下午1点30分,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周凯,想起要和政法委副书记李贵川、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开个会。三人来到张周凯4楼的办公室,会开到一半,崔代全和李贵川有事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去。这时,张周凯忽然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他就被压在了屋子里。  在家里的庞安荣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一两年来,北川一直是小震不断。但我一听声就觉得这次不妙。”还没等庞安荣反应过来,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弹了起来,甩了出去。等庞安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街上。她抬头一看,心里开始发毛:“北川没有了。”  行伍出身的李跃进反应很灵敏,“公安局的楼摇起来的时候,我在二楼。当时我冲到栏杆处就跳了下来,2秒钟后整个公安局的楼就陷到地里面去了。”  在街上,北川税务局一名员工和李跃进一样在第一时间逃了出来,“我夺门而出,只觉得瞬间楼就垮了,我听见脚下是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我根本不敢回头,只死命往前跑。”  “崔代全、李贵川,你们在吗?”被压在屋子里的张周凯拼命地喊道。他的头顶上是一块完整的预制板,刚好有个小空间可以容身。一会,屋子那边发出回声,崔代全和李贵川居然都活着!  此时,庞安荣也在向上苍祈求自己的儿子刘洋云谨能活着。“我冲到幼儿园,那里已经不见了。后面的山已经把幼儿园整个埋起来。”庞安荣不死心:“儿子喜欢唱儿歌《小板凳》。我要给他唱歌。”  5 月13日,她突然听见有孩子们一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 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起在喊救命。庞安荣弯身下去,看见了3个小朋友。“她们好清醒。告诉我3个人的名字是任思雨、黄龙龙、李蓉蓉。”庞安荣急忙叫来志愿者和部队前来挖掘。“任思雨开始很害怕,我就给她唱歌。她也喜欢听《小板凳》。等到任思雨被军人抬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妈妈。”  乐山QQ志愿者协会的刘秀英,是在5月12日晚上就出发赶往灾区的。“乐山QQ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爱心组织,平时利用QQ 群组织大家募捐”,刘秀英说。5月12 日晚上,获知地震消息的刘秀英在QQ群发布消息:“当夜去都江堰”。当晚,12名志愿者报名。由于出发匆忙,13 日凌晨2 点出发时,只到了8 名。5月13日凌晨5 点,刘秀英他们赶到都江堰聚源中学,开始和武警扒砖头。  14 日中午,刘秀英8人又赶到北川县。一名部队军官告诉他们,县城上游可能要溃坝,部队已接到撤退命令。“我们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庞安荣遇见了乐山QQ 志愿协会。“我马上就加入了。”她戴着一顶乐山QQ志愿者的帽子说:“他们外地人不熟悉北川的地形,幼儿园、小学和菜市场这些地方人最多,我可以带他们去。”  刘秀英等8个人进入县城,看到这里还有陕西咸阳消防队和江苏消防队在坚持救援。刘秀英马上决定帮忙挖掘。  当日下午,乐山QQ 志愿者协会又从瓦砾堆里面挖出2个孩子、一个老人。“孩子们在下面哭,我们跟着哭,只能用手刨,恨不得个个变成千手观音”,刘秀英说。庞安荣不喜欢哭,她昂着头说:“我每救一个孩子,就想这就相当于救了我儿子啦。”  羌人以“羊”为贵。在北川倾覆的大楼墙壁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到处是蓝色、白色、绿色的“羊”字形花纹,如同山花。  “你们真喜欢花。北川什么花最多?”记者问一个站在身边的居民。他愣了一下:“一年以后,你再来。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的心情,不能提花。”  庞安荣在对面听见了,她声音清脆:“很多啊。野樱花、杜鹃花、百合花,北川的白果树最多。”再进北川  5 月15 日,记者再次进入北川。人站着随时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5月14日晚,绵阳刚刚发生过一次7 级以上的余震。  一晚上的余震,造成再次坍塌,把地形改变了。面对此景,张华强坐在石头上哭,他找不到昨天的位置了:“有个孩子,昨天抓住我的手说,爷爷求求你救我吧?长大以后我给你买房子。”  将近60 岁的张华强来自绵阳。“5月12日,我一听说北川损失惨重,就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来了”。由于道路狭窄,一般车辆往来都会受管制。张华强为了第一时间赶到,便把自己原来在自行车比赛中得奖的锦旗,反过来做了一个横幅,上书“北川抗灾”,贴在车前。。  飞驰到北川后,张华强就地拾起一身军装穿上。白天,张华强带上照相机,到废墟中敲击、攀爬,寻找幸存者,“昨天我找到了十几处有活人的地方,他们喊过救命了。我用照相机把位置都固定,照好了的。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回来救他们的。”  夜里,张华强就睡在自己的车里。夜深了,他就写诗歌。“这里的外国志愿者也很多,我们大概一起已经救了50人左右。”  中午12点,给重庆消防总队开车的周英福忍不住也冒险进了县城。废墟之中,一片静悄悄。上游围堰的险情尚未解除,大部队还没有得到命令开进来。周英福忽然听见一声:“救人啊。”他和伙伴循声而去,水泥堆里,周英福听见对方声音清晰:“我是北山的政法委书记,我们这有很多人。”  周英福迅速找到两班消防战士。几小时候后,张周凯、崔代全和李贵川全部被救了出来。被解救上来的3人裤子几乎全被撕裂,不过除了全身尘土和一些轻微外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重伤。  “我们一直在积极自救”,李贵川说。5月12日以后,几天来张周凯一直想着和崔代全、李贵川会合。“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扒土,3个人就到了一起,扒着扒着摸到了饮用水瓶,有水可以喝了。”李贵川说:“在纯净水喝完之后,我们就喝尿,还是继续扒,听见有人走过就呼喊救命。”  5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大批部队开进北川。急行军来的,除了军人还有医生。  武汉161医院张红全医生说:“我们第一时间就到了北川,一起来的同事都是医学教授。到这里后,余震已经发生了几百次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地只要一不动,我们立即救人。”  山上,一个老人在幼儿园又发现一个男孩。江苏消防总队拿着锯子切割了4小时,张红全则端着牛奶在旁边等。  王福珍是北川县城里的另一个外来者。“我不是这里人,我是擂鼓镇医疗中心的护士,大地震那天我正在给病人输液。”地震发生时,王福珍晃得站不住了,“我意识到是大震,就马上丢下手中的药品,招呼所有的病人医生从楼道跑到草地上。”擂鼓镇医疗中心20多名医生和病人无一受伤。  王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 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福珍的女儿在北川幼儿园上学。5月13日,王福珍独自步行到了北川来找女儿。走到北川医院,王福珍哭了。医院被后面的泥石冲垮,已经夷为平地。“这里有100个医生,没有几个跑出来,还有那多么病人都没了。”  王福珍没有找到女儿,“有人说我女儿已经被救出去了。但我还没有看见她。”绝望中的她,还是决定留在县城。  5 月14日中午,王福珍在北川小学那里发现了被困学生,她立即飞跑着出来。“里面有好多孩子!”记者奔上去询问孩子们的情况,王福珍大声地喊:“你去那里鼓励一下他们,让他们坚持一下,我出去找部队来。”  前一天,一位部队首长在北川中学给她一张纸条。“我在指挥部说了北川的情况,这里的孩子太多了。”部队首长听后,亲自写下字条,要官兵协助她。  半小时后,王福珍带领着20多位武警战士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里全是泪水:“孩子们都在叫我妈妈啊。”  在王福珍带着武警战士救孩子同时,内江人林固芝在不远处的废墟里他的两个女儿。  40 岁左右的林固芝, 2001年来到北川。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他招商引资盘下了北川的一个公园。当时,林固芝选择北川就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还有一泓水:“美极了”。  但正是这样的地形,使得林固芝全家和北川人都付出了代价。“这次我的损失是最惨重的,投资的100多万没有了。还搭上我两个女儿。”林固芝站在山顶,眼望着远处的公园红色屋顶喃喃自语,那是北川一片废墟中为数不多的完好建筑。  地震发生时,林固芝和妻子正在公园里散步。“当时我就大喊趴下,那时公园里有100多个人全都趴在地上,结果没有一个人伤亡。”  “如果地震是发生在周日就好了,起码会有1000人在公园玩,我的公园可以救好多人。”林固芝对记者说。这时,他的妻子在山下走来,大喊:“林固芝,我有个重要事情告诉你,你站的这个地方不是学前班。女儿不会在这里”。  北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跃进再次见到儿子李宇航时,儿子安详地躺在地上。由于城东一个百米高的山坡大面积滑坡,整个派出所已被泥石埋平。  李跃进用手轻轻捋平儿子衬衫,一口气写下“北川公安局干警李宇航”。过了一会,他想写下儿子的警号。一边的民警劝道:“李局,写警号没多大用。”李跃进不听,继续写。但他只记得警号前三位数字,他停下笔,固执地在儿子身上寻找警官证,最终将儿子的警号“033138”写完。  来自绵阳公安局刑侦中心的陈警官,5 月12日大地震第一天就来到北川公安局,“那里基本上没跑出人来。”这几天,陈警官和他的同事给所有的遇难者尸体拍照、编号、做DNA样本检测,“除了北川县城,还有附近城镇的遇难者,比如这个编织袋上写的E1180,前面的E就是给北川的编号。”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陈警官干了数年的刑侦工作,对死亡早就习惯了。“但在这里,深夜给家人一打电话,我就想哭。”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