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  

2008-05-15 13:58:54|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斯汀15周年现场音乐会DVD中,克里斯出彩的独奏片段被保留下来,成了巡演的一大亮点。随后,他开始跟随斯汀出没于各大时尚社交场合,被介绍给《人物》杂志,还一同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2005年,克里斯与斯汀合作的专辑“ToLoveAgain”取得了巨大成功,真正让克里斯飞黄腾达。他再也无力顾及自己的一档名为“Chillwith ChrisBotti”的电台节目,更不会再去做日场脱口秀的现场配乐师。那年之后,电台节目由萨克斯手明迪·阿拜尔接手,更名为“Chillwith Mindi Abair”,与克里斯再无关系。  “To Love Again”专辑中收录的一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Rest of YourLife?”夺得了2006年度格莱美奖的最佳器乐编曲伴奏,成为克里斯·伯堤获过的业界最高奖项,并逐渐奠定了他跨界古典、爵士、流行的音乐风格。之后,克里斯离开了斯汀,另起炉灶后的他不仅时常登台与交响乐团合作,更建起了包括比利·查尔兹等著名演奏家在内的自己的爵士乐队。虽然,最新专辑《情迷意大利》(Italia)在获2008年度格莱美奖最佳流行乐器演奏专辑提名后并未如愿夺魁,但这绝不影响克里斯成为制作人大卫·福斯特(DavidFoster)口中“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人们说,克里斯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的唱片在美国平均每分钟能够售出5张,并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长达17周。从2005年起,克里斯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保持着每年200场演出的“飞人”生活,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见缝插针”的专辑录制及宣传日程,他说:“我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酒店就是我的家。我所有的财产就是小号和一只行李箱。一套西装、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外套就是我所有的行头,如果添置了新的就意味着要扔掉旧的,否则行李箱就装不下了。”  对于这样马不停蹄、居无定所的生活,克里斯感到相当骄傲,声称自己缔造了爵士乐史上的纪录,“我始终认为我是个爵士乐手,要知道,这是个数百年来都被流行音乐霸占的乐坛”。持续发行了几张热卖专辑之后,如今的克里斯吸引了众多跨界大牌巨星,不仅成为斯汀、鲍伯·迪伦(BobDylan)、保罗·西蒙(PaulSimon)、安德烈·波切利等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大卫·福斯特等金牌制作人也主动希望合作。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还表示自己与中国明星也颇有缘分。5月17日,他将携手驻场嘉宾蔡琴,在东方艺术中心献上一场音乐会。此外,与马友友合作的专辑将于6月发行,与郎朗的合作也已敲定。  在成为小号手前,身材高大的克里斯曾梦想当个篮球运动员,他说:“要知道,我一直期待与姚明过招,我敢保证,我的篮球技术决不会在他之下。”也许只能怪罪迈尔斯·戴维斯,让这个世界错过了一位白人篮球超级明星。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B=《外滩画报》  C= 克里斯·伯堤(Chris Botti)  B:这种没有“家”的生活持续了3年,难道不觉得累吗?  C:有时候,早上起床会觉得累。这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是五六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赶飞机,但等到了另一个城市,演出或者宣传时,看到喜欢我音乐的朋友,顿时会觉得很幸福。演出前,我通常会在休息室做一个小时的瑜伽,这也是与斯汀一起巡演的两年中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爵士音乐家,像我目前这样受人瞩目的机会不算太多,不是吗?爵士音乐家很难成为明星,我得把握住这个特殊的位置。  B:你现在身上所穿的,就是你所有的行头吗?  C:差不多,这是意大利的手工西装,纽约的手工牛仔裤,今天脚上穿的是ferragamo的皮鞋,还有一双Prada的,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Gucci外套,它终年躺在我的行李箱里,天气一冷,我就披上它。所以,你看我世界各地巡演的照片都差不多,别人肯定想我这人怎么从来不换衣服,实际上,我通常只需要酒店内的加急干洗服务。  B:你总这样飞来飞去,怎么与自己的乐队排练呢?  C:一般我们很少排练,我觉得没必要把爵士乐装进瓶子里,每个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

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斯汀15周年现场音乐会DVD中,克里斯出彩的独奏片段被保留下来,成了巡演的一大亮点。随后,他开始跟随斯汀出没于各大时尚社交场合,被介绍给《人物》杂志,还一同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2005年,克里斯与斯汀合作的专辑“ToLoveAgain”取得了巨大成功,真正让克里斯飞黄腾达。他再也无力顾及自己的一档名为“Chillwith ChrisBotti”的电台节目,更不会再去做日场脱口秀的现场配乐师。那年之后,电台节目由萨克斯手明迪·阿拜尔接手,更名为“Chillwith Mindi Abair”,与克里斯再无关系。  “To Love Again”专辑中收录的一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Rest of YourLife?”夺得了2006年度格莱美奖的最佳器乐编曲伴奏,成为克里斯·伯堤获过的业界最高奖项,并逐渐奠定了他跨界古典、爵士、流行的音乐风格。之后,克里斯离开了斯汀,另起炉灶后的他不仅时常登台与交响乐团合作,更建起了包括比利·查尔兹等著名演奏家在内的自己的爵士乐队。虽然,最新专辑《情迷意大利》(Italia)在获2008年度格莱美奖最佳流行乐器演奏专辑提名后并未如愿夺魁,但这绝不影响克里斯成为制作人大卫·福斯特(DavidFoster)口中“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人们说,克里斯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的唱片在美国平均每分钟能够售出5张,并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长达17周。从2005年起,克里斯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保持着每年200场演出的“飞人”生活,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见缝插针”的专辑录制及宣传日程,他说:“我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酒店就是我的家。我所有的财产就是小号和一只行李箱。一套西装、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外套就是我所有的行头,如果添置了新的就意味着要扔掉旧的,否则行李箱就装不下了。”  对于这样马不停蹄、居无定所的生活,克里斯感到相当骄傲,声称自己缔造了爵士乐史上的纪录,“我始终认为我是个爵士乐手,要知道,这是个数百年来都被流行音乐霸占的乐坛”。持续发行了几张热卖专辑之后,如今的克里斯吸引了众多跨界大牌巨星,不仅成为斯汀、鲍伯·迪伦(BobDylan)、保罗·西蒙(PaulSimon)、安德烈·波切利等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大卫·福斯特等金牌制作人也主动希望合作。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还表示自己与中国明星也颇有缘分。5月17日,他将携手驻场嘉宾蔡琴,在东方艺术中心献上一场音乐会。此外,与马友友合作的专辑将于6月发行,与郎朗的合作也已敲定。  在成为小号手前,身材高大的克里斯曾梦想当个篮球运动员,他说:“要知道,我一直期待与姚明过招,我敢保证,我的篮球技术决不会在他之下。”也许只能怪罪迈尔斯·戴维斯,让这个世界错过了一位白人篮球超级明星。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B=《外滩画报》  C= 克里斯·伯堤(Chris Botti)  B:这种没有“家”的生活持续了3年,难道不觉得累吗?  C:有时候,早上起床会觉得累。这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是五六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赶飞机,但等到了另一个城市,演出或者宣传时,看到喜欢我音乐的朋友,顿时会觉得很幸福。演出前,我通常会在休息室做一个小时的瑜伽,这也是与斯汀一起巡演的两年中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爵士音乐家,像我目前这样受人瞩目的机会不算太多,不是吗?爵士音乐家很难成为明星,我得把握住这个特殊的位置。  B:你现在身上所穿的,就是你所有的行头吗?  C:差不多,这是意大利的手工西装,纽约的手工牛仔裤,今天脚上穿的是ferragamo的皮鞋,还有一双Prada的,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Gucci外套,它终年躺在我的行李箱里,天气一冷,我就披上它。所以,你看我世界各地巡演的照片都差不多,别人肯定想我这人怎么从来不换衣服,实际上,我通常只需要酒店内的加急干洗服务。  B:你总这样飞来飞去,怎么与自己的乐队排练呢?  C:一般我们很少排练,我觉得没必要把爵士乐装进瓶子里,每个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 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 Baker)经典曲目“Myfunny 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斯汀15周年现场音乐会DVD中,克里斯出彩的独奏片段被保留下来,成了巡演的一大亮点。随后,他开始跟随斯汀出没于各大时尚社交场合,被介绍给《人物》杂志,还一同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2005年,克里斯与斯汀合作的专辑“ToLoveAgain”取得了巨大成功,真正让克里斯飞黄腾达。他再也无力顾及自己的一档名为“Chillwith ChrisBotti”的电台节目,更不会再去做日场脱口秀的现场配乐师。那年之后,电台节目由萨克斯手明迪·阿拜尔接手,更名为“Chillwith Mindi Abair”,与克里斯再无关系。  “To Love Again”专辑中收录的一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Rest of YourLife?”夺得了2006年度格莱美奖的最佳器乐编曲伴奏,成为克里斯·伯堤获过的业界最高奖项,并逐渐奠定了他跨界古典、爵士、流行的音乐风格。之后,克里斯离开了斯汀,另起炉灶后的他不仅时常登台与交响乐团合作,更建起了包括比利·查尔兹等著名演奏家在内的自己的爵士乐队。虽然,最新专辑《情迷意大利》(Italia)在获2008年度格莱美奖最佳流行乐器演奏专辑提名后并未如愿夺魁,但这绝不影响克里斯成为制作人大卫·福斯特(DavidFoster)口中“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人们说,克里斯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的唱片在美国平均每分钟能够售出5张,并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长达17周。从2005年起,克里斯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保持着每年200场演出的“飞人”生活,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见缝插针”的专辑录制及宣传日程,他说:“我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酒店就是我的家。我所有的财产就是小号和一只行李箱。一套西装、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外套就是我所有的行头,如果添置了新的就意味着要扔掉旧的,否则行李箱就装不下了。”  对于这样马不停蹄、居无定所的生活,克里斯感到相当骄傲,声称自己缔造了爵士乐史上的纪录,“我始终认为我是个爵士乐手,要知道,这是个数百年来都被流行音乐霸占的乐坛”。持续发行了几张热卖专辑之后,如今的克里斯吸引了众多跨界大牌巨星,不仅成为斯汀、鲍伯·迪伦(BobDylan)、保罗·西蒙(PaulSimon)、安德烈·波切利等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大卫·福斯特等金牌制作人也主动希望合作。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还表示自己与中国明星也颇有缘分。5月17日,他将携手驻场嘉宾蔡琴,在东方艺术中心献上一场音乐会。此外,与马友友合作的专辑将于6月发行,与郎朗的合作也已敲定。  在成为小号手前,身材高大的克里斯曾梦想当个篮球运动员,他说:“要知道,我一直期待与姚明过招,我敢保证,我的篮球技术决不会在他之下。”也许只能怪罪迈尔斯·戴维斯,让这个世界错过了一位白人篮球超级明星。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B=《外滩画报》  C= 克里斯·伯堤(Chris Botti)  B:这种没有“家”的生活持续了3年,难道不觉得累吗?  C:有时候,早上起床会觉得累。这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是五六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赶飞机,但等到了另一个城市,演出或者宣传时,看到喜欢我音乐的朋友,顿时会觉得很幸福。演出前,我通常会在休息室做一个小时的瑜伽,这也是与斯汀一起巡演的两年中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爵士音乐家,像我目前这样受人瞩目的机会不算太多,不是吗?爵士音乐家很难成为明星,我得把握住这个特殊的位置。  B:你现在身上所穿的,就是你所有的行头吗?  C:差不多,这是意大利的手工西装,纽约的手工牛仔裤,今天脚上穿的是ferragamo的皮鞋,还有一双Prada的,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Gucci外套,它终年躺在我的行李箱里,天气一冷,我就披上它。所以,你看我世界各地巡演的照片都差不多,别人肯定想我这人怎么从来不换衣服,实际上,我通常只需要酒店内的加急干洗服务。  B:你总这样飞来飞去,怎么与自己的乐队排练呢?  C:一般我们很少排练,我觉得没必要把爵士乐装进瓶子里,每个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 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斯汀15周年现场音乐会DVD中,克里斯出彩的独奏片段被保留下来,成了巡演的一大亮点。随后,他开始跟随斯汀出没于各大时尚社交场合,被介绍给《人物》杂志,还一同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2005年,克里斯与斯汀合作的专辑“ToLove Again”取得了巨大成功,真正让克里斯飞黄腾达。他再也无力顾及自己的一档名为“Chill with ChrisBotti”的电台节目,更不会再去做日场脱口秀的现场配乐师。那年之后,电台节目由萨克斯手明迪·阿拜尔接手,更名为“Chill withMindi Abair”,与克里斯再无关系。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To Love Again”专辑中收录的一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 Rest of YourLife?”夺得了2006年度格莱美奖的最佳器乐编曲伴奏,成为克里斯·伯堤获过的业界最高奖项,并逐渐奠定了他跨界古典、爵士、流行的音乐风格。之后,克里斯离开了斯汀,另起炉灶后的他不仅时常登台与交响乐团合作,更建起了包括比利·查尔兹等著名演奏家在内的自己的爵士乐队。虽然,最新专辑《情迷意大利》(Italia)在获2008年度格莱美奖最佳流行乐器演奏专辑提名后并未如愿夺魁,但这绝不影响克里斯成为制作人大卫·福斯特(DavidFoster)口中“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人们说,克里斯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的唱片在美国平均每分钟能够售出5张,并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长达17周。从2005年起,克里斯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保持着每年200场演出的“飞人”生活,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见缝插针”的专辑录制及宣传日程,他说:“我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酒店就是我的家。我所有的财产就是小号和一只行李箱。一套西装、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外套就是我所有的行头,如果添置了新的就意味着要扔掉旧的,否则行李箱就装不下了。”

 

斯汀15周年现场音乐会DVD中,克里斯出彩的独奏片段被保留下来,成了巡演的一大亮点。随后,他开始跟随斯汀出没于各大时尚社交场合,被介绍给《人物》杂志,还一同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2005年,克里斯与斯汀合作的专辑“ToLoveAgain”取得了巨大成功,真正让克里斯飞黄腾达。他再也无力顾及自己的一档名为“Chillwith ChrisBotti”的电台节目,更不会再去做日场脱口秀的现场配乐师。那年之后,电台节目由萨克斯手明迪·阿拜尔接手,更名为“Chillwith Mindi Abair”,与克里斯再无关系。  “To Love Again”专辑中收录的一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Rest of YourLife?”夺得了2006年度格莱美奖的最佳器乐编曲伴奏,成为克里斯·伯堤获过的业界最高奖项,并逐渐奠定了他跨界古典、爵士、流行的音乐风格。之后,克里斯离开了斯汀,另起炉灶后的他不仅时常登台与交响乐团合作,更建起了包括比利·查尔兹等著名演奏家在内的自己的爵士乐队。虽然,最新专辑《情迷意大利》(Italia)在获2008年度格莱美奖最佳流行乐器演奏专辑提名后并未如愿夺魁,但这绝不影响克里斯成为制作人大卫·福斯特(DavidFoster)口中“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人们说,克里斯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的唱片在美国平均每分钟能够售出5张,并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长达17周。从2005年起,克里斯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保持着每年200场演出的“飞人”生活,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见缝插针”的专辑录制及宣传日程,他说:“我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酒店就是我的家。我所有的财产就是小号和一只行李箱。一套西装、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外套就是我所有的行头,如果添置了新的就意味着要扔掉旧的,否则行李箱就装不下了。”  对于这样马不停蹄、居无定所的生活,克里斯感到相当骄傲,声称自己缔造了爵士乐史上的纪录,“我始终认为我是个爵士乐手,要知道,这是个数百年来都被流行音乐霸占的乐坛”。持续发行了几张热卖专辑之后,如今的克里斯吸引了众多跨界大牌巨星,不仅成为斯汀、鲍伯·迪伦(BobDylan)、保罗·西蒙(PaulSimon)、安德烈·波切利等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大卫·福斯特等金牌制作人也主动希望合作。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还表示自己与中国明星也颇有缘分。5月17日,他将携手驻场嘉宾蔡琴,在东方艺术中心献上一场音乐会。此外,与马友友合作的专辑将于6月发行,与郎朗的合作也已敲定。  在成为小号手前,身材高大的克里斯曾梦想当个篮球运动员,他说:“要知道,我一直期待与姚明过招,我敢保证,我的篮球技术决不会在他之下。”也许只能怪罪迈尔斯·戴维斯,让这个世界错过了一位白人篮球超级明星。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B=《外滩画报》  C= 克里斯·伯堤(Chris Botti)  B:这种没有“家”的生活持续了3年,难道不觉得累吗?  C:有时候,早上起床会觉得累。这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是五六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赶飞机,但等到了另一个城市,演出或者宣传时,看到喜欢我音乐的朋友,顿时会觉得很幸福。演出前,我通常会在休息室做一个小时的瑜伽,这也是与斯汀一起巡演的两年中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爵士音乐家,像我目前这样受人瞩目的机会不算太多,不是吗?爵士音乐家很难成为明星,我得把握住这个特殊的位置。  B:你现在身上所穿的,就是你所有的行头吗?  C:差不多,这是意大利的手工西装,纽约的手工牛仔裤,今天脚上穿的是ferragamo的皮鞋,还有一双Prada的,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Gucci外套,它终年躺在我的行李箱里,天气一冷,我就披上它。所以,你看我世界各地巡演的照片都差不多,别人肯定想我这人怎么从来不换衣服,实际上,我通常只需要酒店内的加急干洗服务。  B:你总这样飞来飞去,怎么与自己的乐队排练呢?  C:一般我们很少排练,我觉得没必要把爵士乐装进瓶子里,每个

  对于这样马不停蹄、居无定所的生活,克里斯感到相当骄傲,声称自己缔造了爵士乐史上的纪录,“我始终认为我是个爵士乐手,要知道,这是个数百年来都被流行音乐霸占的乐坛”。持续发行了几张热卖专辑之后,如今的克里斯吸引了众多跨界大牌巨星,不仅成为斯汀、鲍伯·迪伦(BobDylan)、保罗·西蒙(PaulSimon)、安德烈·波切利等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大卫·福斯特等金牌制作人也主动希望合作。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还表示自己与中国明星也颇有缘分。5月17日,他将携手驻场嘉宾蔡琴,在东方艺术中心献上一场音乐会。此外,与马友友合作的专辑将于6月发行,与郎朗的合作也已敲定。

 

  在成为小号手前,身材高大的克里斯曾梦想当个篮球运动员,他说:“要知道,我一直期待与姚明过招,我敢保证,我的篮球技术决不会在他之下。”也许只能怪罪迈尔斯·戴维斯,让这个世界错过了一位白人篮球超级明星。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

斯汀15周年现场音乐会DVD中,克里斯出彩的独奏片段被保留下来,成了巡演的一大亮点。随后,他开始跟随斯汀出没于各大时尚社交场合,被介绍给《人物》杂志,还一同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2005年,克里斯与斯汀合作的专辑“ToLoveAgain”取得了巨大成功,真正让克里斯飞黄腾达。他再也无力顾及自己的一档名为“Chillwith ChrisBotti”的电台节目,更不会再去做日场脱口秀的现场配乐师。那年之后,电台节目由萨克斯手明迪·阿拜尔接手,更名为“Chillwith Mindi Abair”,与克里斯再无关系。  “To Love Again”专辑中收录的一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Rest of YourLife?”夺得了2006年度格莱美奖的最佳器乐编曲伴奏,成为克里斯·伯堤获过的业界最高奖项,并逐渐奠定了他跨界古典、爵士、流行的音乐风格。之后,克里斯离开了斯汀,另起炉灶后的他不仅时常登台与交响乐团合作,更建起了包括比利·查尔兹等著名演奏家在内的自己的爵士乐队。虽然,最新专辑《情迷意大利》(Italia)在获2008年度格莱美奖最佳流行乐器演奏专辑提名后并未如愿夺魁,但这绝不影响克里斯成为制作人大卫·福斯特(DavidFoster)口中“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人们说,克里斯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的唱片在美国平均每分钟能够售出5张,并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长达17周。从2005年起,克里斯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保持着每年200场演出的“飞人”生活,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见缝插针”的专辑录制及宣传日程,他说:“我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酒店就是我的家。我所有的财产就是小号和一只行李箱。一套西装、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外套就是我所有的行头,如果添置了新的就意味着要扔掉旧的,否则行李箱就装不下了。”  对于这样马不停蹄、居无定所的生活,克里斯感到相当骄傲,声称自己缔造了爵士乐史上的纪录,“我始终认为我是个爵士乐手,要知道,这是个数百年来都被流行音乐霸占的乐坛”。持续发行了几张热卖专辑之后,如今的克里斯吸引了众多跨界大牌巨星,不仅成为斯汀、鲍伯·迪伦(BobDylan)、保罗·西蒙(PaulSimon)、安德烈·波切利等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大卫·福斯特等金牌制作人也主动希望合作。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还表示自己与中国明星也颇有缘分。5月17日,他将携手驻场嘉宾蔡琴,在东方艺术中心献上一场音乐会。此外,与马友友合作的专辑将于6月发行,与郎朗的合作也已敲定。  在成为小号手前,身材高大的克里斯曾梦想当个篮球运动员,他说:“要知道,我一直期待与姚明过招,我敢保证,我的篮球技术决不会在他之下。”也许只能怪罪迈尔斯·戴维斯,让这个世界错过了一位白人篮球超级明星。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B=《外滩画报》  C= 克里斯·伯堤(Chris Botti)  B:这种没有“家”的生活持续了3年,难道不觉得累吗?  C:有时候,早上起床会觉得累。这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是五六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赶飞机,但等到了另一个城市,演出或者宣传时,看到喜欢我音乐的朋友,顿时会觉得很幸福。演出前,我通常会在休息室做一个小时的瑜伽,这也是与斯汀一起巡演的两年中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爵士音乐家,像我目前这样受人瞩目的机会不算太多,不是吗?爵士音乐家很难成为明星,我得把握住这个特殊的位置。  B:你现在身上所穿的,就是你所有的行头吗?  C:差不多,这是意大利的手工西装,纽约的手工牛仔裤,今天脚上穿的是ferragamo的皮鞋,还有一双Prada的,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Gucci外套,它终年躺在我的行李箱里,天气一冷,我就披上它。所以,你看我世界各地巡演的照片都差不多,别人肯定想我这人怎么从来不换衣服,实际上,我通常只需要酒店内的加急干洗服务。  B:你总这样飞来飞去,怎么与自己的乐队排练呢?  C:一般我们很少排练,我觉得没必要把爵士乐装进瓶子里,每个


B=《外滩画报》  C= 克里斯·伯堤(Chris Botti)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B:这种没有“家”的生活持续了3年,难道不觉得累吗?

 

  C:有时候,早上起床会觉得累。这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是五六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赶飞机,但等到了另一个城市,演出或者宣传时,看到喜欢我音乐的朋友,顿时会觉得很幸福。演出前,我通常会在休息室做一个小时的瑜伽,这也是与斯汀一起巡演的两年中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爵士音乐家,像我目前这样受人瞩目的机会不算太多,不是吗?爵士音乐家很难成为明星,我得把握住这个特殊的位置。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B:你现在身上所穿的,就是你所有的行头吗?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C:差不多,这是意大利的手工西装,纽约的手工牛仔裤,今天脚上穿的是ferragamo的皮鞋,还有一双Prada的,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Gucci外套,它终年躺在我的行李箱里,天气一冷,我就披上它。所以,你看我世界各地巡演的照片都差不多,别人肯定想我这人怎么从来不换衣服,实际上,我通常只需要酒店内的加急干洗服务。

 

  B:你总这样飞来飞去,怎么与自己的乐队排练呢?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C:一般我们很少排练,我觉得没必要把爵士乐装进瓶子里,每个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 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专访小号手克里斯·伯堤世界上最帅的爵士乐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即将来沪,与蔡琴合作演出的爵士小号手克里斯·伯堤(ChrisBotti),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最受人喜爱的爵士乐手”。评论认为他拥有“迈尔·戴维斯的特质、切特·贝克的性感和肯尼·G的销量”。他是斯汀、鲍伯·迪伦、保罗·西蒙、安德烈·波切利等大牌竞相邀请的演出嘉宾,今年的新专辑占据Billboard公告牌销量榜冠军已长达17周。文蔡宸亦  克里斯·伯堤被誉为当今乐坛最走红的小号手。他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帅”,实在是道难题。  当这位金发美男出现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他已经46岁“高龄”了。克里斯不仅身材挺拔,衣着考究,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这种细心雕琢的完美的“帅”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牌女星,连他的指甲都被磨得锃亮,如同涂了指甲油般圆润亮泽。虽然新闻发布会所在的酒吧大厅本就不大,但年轻的女士们还是统统不顾羞涩,把前排座位挤得水泄不通,只求能够身处帅哥的“气场”中。在她们看来,能够与克里斯“亲密接触”的女主持真是遇上了幸运女神,令人无比羡慕。另一方面,“自惭形秽”的男士们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暗暗打量着他。  克里斯将红酒杯放在钢琴上,手中那把1940年制造的“MartinCommittee”手工古董小号(确认一下,1940年产的为什么称古董?)金光闪闪,著名铜管制造商VincentBachCorporation定制的镀银吹嘴紧贴他性感的嘴唇,任其炫耀各种吹奏技巧。他与搭档比利·查尔兹(BillyChilds)现场合奏了若干首曲目,轮廓完美的俊朗脸庞在灯光下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一曲奏罢,主持人大声疾呼这是其主持过的最浪漫的晚会。对于当天演奏的切特·贝克(ChetBaker)经典曲目“My funnyValentine”和电影《天堂电影院》主题曲“LoveTheme”,一位追捧克里斯·伯堤多年的乐迷在博客感叹:“音符间藕断丝连地勾着你的魂,慵懒到骨头都酥了,你一滴酒都没碰,却整个人微醺到不行。”  圈内人士从未停止不厌其烦地将各种美称赐予他。美国《人物》杂志曾将其评为全球50大美男子之一,这在爵士界实属罕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也为他的风采所着迷,不仅将“熟女杀手”的头衔送给他,还不遗余力地在节目中为其大做免费广告,并喋喋不休:“你一定要认识他,因为你会爱上他”。克里斯还曾被著名女性内衣品牌VictoriasSecret邀请,担任开幕秀场的表演嘉宾;此外,他还被称为自切特·贝克之后最受瞩目的白人小号手……然而,当大家都着眼于他的“帅”,作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的技术到底有高超,却有些遭人忽略的嫌疑。这时候,无法目睹其外形的“盲歌神”、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Bocelli)的话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了:“克里斯·伯堤是我听过的最帅的小号手。”  克里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生于俄勒冈州的他,音乐启蒙教育来自母亲,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母亲的带领下,8岁的克里斯首次观看了迈尔斯·戴维斯(MilesDavis)的现场演出,随后便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克里斯从9岁开始学小号,并接受了系统的音乐训练,能在钢琴上创作谱曲。当过他老师的有大卫·佛列森(DavidFriesen)以及戴夫·贝克(DaveBaker)。在小号上,他除了受到一代爵士大师迈尔斯·戴尔斯、切特·贝克、克利夫·布朗(CliffordBrown)、弗雷德·哈伯德(FreddieHubbard)的影响外,还曾师从伍迪·肖(WoodyShaw)和乔治·科尔曼(GeorgeColeman)数月,学习吹奏技巧和爵士乐思。之后,克里斯发表了3张颇具“慢爵士”风格的专辑,并为罗伯特·M·扬执导的独立电影“Caught”创作并演绎了电影原声。  实际上,让克里斯交上好运的是斯汀(Sting)。2000年,克里斯受斯汀邀请,担当其长达两年的马拉松巡演的现场乐团成员,随后又火速上位,升至特邀小号独奏。在热卖的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乐手都是浑然一体的。在现场,观众能充分感受到,每一次的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爵士乐需要听现场,而不是专辑。排练得多了,反而失去现场发挥的能力。  B:能谈谈你与斯汀的合作吗?你与流行乐界的深度接触堪称爵士圈的楷模。  C:斯汀是一个很厉害的流行音乐人,可以这么说。要知道,荷比·汉考克(HerbieHancock)和鲍伯·迪伦就玩不到一块儿。并不是每一个搞摇滚或民谣的,都能明白爵士或古典是怎么回事。但斯汀不一样,他对每一种音乐都有所涉猎,我们在一起,可以探索任何音乐形式。作为器乐演奏家,我想,找到小号的独特声音才是最为重要的。  B:你好像说过,如今的爵士乐,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流行音乐的载体所限定了。  C: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流行的定义很宽泛,也许我的音乐是流行的,但我始终令它保持一个爵士的质感和旋律方式,这些你甚至可以在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以及布莱恩·费瑞(BryanFerry)的专辑中有所察觉。虽然我现在还是每天聆听迈尔斯·戴维斯最为激进时期的专辑,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唯一的方式。  B:是的,你一直声称迈尔斯·戴维斯对你影响重大,他始终在创造新的爵士,CoolJazz、FusionJazz等等,他的风格是如此多变,而你的音乐风格则更接近于切特·贝克,歌谣化,节奏偏慢,旋律则是性感、幽怨而慵懒。  C:哦,看来你也是位爵士乐迷。其实我也很敬佩切特·贝克,不过迈尔斯·戴维斯是使我爱上小号的第一人,他们都对我影响很大。说起来,我的新专辑《情迷意大利》就是受到迈尔斯·戴维斯的“Sketchesof Spain”和“Kind of blue”的启发而诞生的。  B:据说你有“意大利情结”,小时候还曾在意大利生活过两年?  C:是的,你知道,意大利曾经是文明的圣地,那里的建筑和美食都深深令我着迷。我想每个人都爱意大利,不是吗?专辑中收录了它们的插曲的《美国往事》和《传道》(TheMission)都是我非常钟爱的有关意大利的电影,还有《教父》以及颜尼欧·莫里康内(EnnioMorricone)写的所有电影配乐,我都喜欢。意大利音乐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的乡愁情怀。  B:这张专辑非常安静,然而爵士乐一度在历史上十分先锋,有人说,爵士乐的发展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到达了顶峰,现在可以说是在倒退。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C: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我们必须得脚踏实地。看看流行音乐界,难道人人都能赶超披头士吗?显然,并没有人质疑过Coldplay的音乐到底是不是比披头士强,但他们的音乐照旧大卖。对我来讲,能不能比得上前辈并不重要,关键是乐迷们喜欢我的音乐,那就足够了。另外,我也并非总是那么安静的,我属于“两面派”。现场表演时,我就会很疯狂,在瞬间感染观众;录音的话,我偏向于沉郁的演奏风格,因为专辑是给人买回家慢慢听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