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  

2008-05-15 13:56:51|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浑浑噩噩度日,早已经放弃了人生的梦想。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酒吧打工,面临快要被情人抛弃的命运。两人同住在一个小区里,却从未留意过对方。直到有一天,两人在通天阁塔顶目睹有人准备跳楼自杀,女人尖叫起来,男人却大叫“我爱你”,两个人的生命在交叉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性往往在要紧关头才展现出力量。他们发现,叫喊声唤醒了彼此生命中一些沉睡的东西,毕竟人生还是蛮有意义的。”大谷健太郎说。B=外滩画报 K=大谷健太郎(Kentaro Otani)  B:当时怎么想到要拍《NANA》这部影片?  K:这个创意其实是我的监制久保田修提出来的。他非常喜欢这部漫画,也非常有市场眼光。当时,这部漫画在日本非常流行,受到很多年轻人的追捧。漫画作者矢泽爱本人也开始要出这部漫画的第2部了。拿到剧本时,我自己也认为这个想法非常好,应该拍部有文化冲击力的好看影片,来真正反映现在日本年轻一代人的生活状态。最重要是,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想凸现这种文化反差。  B:《NANA》讲的是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情。你曾预料到它会这么受欢迎吗?  K:事实上,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非常国际化,没有任何地域限制。友情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情感,可能看上去很普通,但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她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又有区别,但是人们怎么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感情。其实这种关系不仅仅发生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可以发生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同一个方程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NANA》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  B:你很痴迷于玩味这种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比如你即将开拍的新片《通天阁》,也是陌不相干的两个人某天相遇,然后发生了化学作用。为什么?  K:我一直对这样的东西很有兴趣,喜欢塑造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个角色能够把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反映出来。就像是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缺少了这个参照体,这个人物就不会全面、丰满。这种有趣的关系,能够让电影变得更有趣味,也是我很喜欢拍这类影片的原因。  B: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是更有利于你在影片中展现当下的社会现实?  K:对。现在的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每天都有很多层面的事情发生。只有拍摄这种题材的影片,才能从讨巧的角度来表现现实,抓住人物的本质。  B:拍摄这一类型的电影,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K:拍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描述人的生活。人性的光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NANA》在全亚洲掀起了一场流行风暴,电影版导演大谷健太郎即将开拍的新作《通天阁》和《NANA》一样,同样描述陌生人之间的化学作用。文李俊  45岁的大谷健太郎,微胖,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作为电影《NANA》的导演,他和日本这股充满活力的“NANA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年3月,大谷健太郎带着新片《通天阁》的剧本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投资会”。曾凭借《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以及《NANA2》挤入日本卖座导演行列的大谷,坐在投资会的小房间里独自发呆。活动现场上,大批媒体都在忙着追捧宁浩、彭浩翔等国内观众熟悉的热门导演,大谷显然有些门庭冷落。  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后,大谷健太郎首先介绍的是他的监制久保田修。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是《NANA》的监制,也是第一个向大谷推荐这部漫画,希望把它拍成电影的人。大谷告诉记者:“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会喜欢这部清新的情感影片,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性。”  影片《NANA》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家矢泽爱的同名作品,由中岛美嘉主演。两个同龄、同叫NANA的少女,背景南辕北辙,个性更是天差地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室友。一个是自小被母亲拋弃,从小就独立自主,为了在歌坛闯出一片天而到东京寻找出道机会的朋克乐队女主唱大崎娜娜;另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老是在恋爱路上跌跌撞撞,却依然一心向往恋爱,甚至只身跑到东京追求男友的小松奈奈。  没有灰姑娘式的梦幻,只有梦想幻灭后和现实的抗争。影片《NANA》2005年9月在日本公映,创下11天狂卖15亿日元纪录。扮演大崎娜娜的中岛美嘉所唱的电影主题曲《魅惑天空》发片后,立即登上公信榜单曲排行双周冠军。2007年,大谷健太郎乘胜出击,《NANA2》也在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公映。该片号称“日本拍摄速度最快的续集电影”。  《NANA》成了日本电影成功的一种模式,带动了时尚、音乐、游戏界的强烈风潮。对于表情严肃的大谷健太郎而言,他却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可以从一个角色上,看到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他们必须拼在一起才会完整”。  2008年,大谷健太郎带着他的新片《通天阁》来香港寻找投资。这个新剧本中的人物并没有走出《NANA》系列的影子。在繁忙的大阪南区,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家小工厂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NANA》在全亚洲掀起了一场流行风暴,电影版导演大谷健太郎即将开拍的新作《通天阁》和《NANA》一样,同样描述陌生人之间的化学作用。文李俊  45岁的大谷健太郎,微胖,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作为电影《NANA》的导演,他和日本这股充满活力的“NANA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年3月,大谷健太郎带着新片《通天阁》的剧本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投资会”。曾凭借《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以及《NANA2》挤入日本卖座导演行列的大谷,坐在投资会的小房间里独自发呆。活动现场上,大批媒体都在忙着追捧宁浩、彭浩翔等国内观众熟悉的热门导演,大谷显然有些门庭冷落。  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后,大谷健太郎首先介绍的是他的监制久保田修。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是《NANA》的监制,也是第一个向大谷推荐这部漫画,希望把它拍成电影的人。大谷告诉记者:“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会喜欢这部清新的情感影片,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性。”  影片《NANA》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家矢泽爱的同名作品,由中岛美嘉主演。两个同龄、同叫NANA的少女,背景南辕北辙,个性更是天差地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室友。一个是自小被母亲拋弃,从小就独立自主,为了在歌坛闯出一片天而到东京寻找出道机会的朋克乐队女主唱大崎娜娜;另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老是在恋爱路上跌跌撞撞,却依然一心向往恋爱,甚至只身跑到东京追求男友的小松奈奈。  没有灰姑娘式的梦幻,只有梦想幻灭后和现实的抗争。影片《NANA》2005年9月在日本公映,创下11天狂卖15亿日元纪录。扮演大崎娜娜的中岛美嘉所唱的电影主题曲《魅惑天空》发片后,立即登上公信榜单曲排行双周冠军。2007年,大谷健太郎乘胜出击,《NANA2》也在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公映。该片号称“日本拍摄速度最快的续集电影”。  《NANA》成了日本电影成功的一种模式,带动了时尚、音乐、游戏界的强烈风潮。对于表情严肃的大谷健太郎而言,他却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可以从一个角色上,看到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他们必须拼在一起才会完整”。  2008年,大谷健太郎带着他的新片《通天阁》来香港寻找投资。这个新剧本中的人物并没有走出《NANA》系列的影子。在繁忙的大阪南区,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家小工厂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NANA》在全亚洲掀起了一场流行风暴,电影版导演大谷健太郎即将开拍的新作《通天阁》和《NANA》一样,同样描述陌生人之间的化学作用。文李俊  45岁的大谷健太郎,微胖,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作为电影《NANA》的导演,他和日本这股充满活力的“NANA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年3月,大谷健太郎带着新片《通天阁》的剧本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投资会”。曾凭借《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以及《NANA2》挤入日本卖座导演行列的大谷,坐在投资会的小房间里独自发呆。活动现场上,大批媒体都在忙着追捧宁浩、彭浩翔等国内观众熟悉的热门导演,大谷显然有些门庭冷落。  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后,大谷健太郎首先介绍的是他的监制久保田修。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是《NANA》的监制,也是第一个向大谷推荐这部漫画,希望把它拍成电影的人。大谷告诉记者:“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会喜欢这部清新的情感影片,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性。”  影片《NANA》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家矢泽爱的同名作品,由中岛美嘉主演。两个同龄、同叫NANA的少女,背景南辕北辙,个性更是天差地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室友。一个是自小被母亲拋弃,从小就独立自主,为了在歌坛闯出一片天而到东京寻找出道机会的朋克乐队女主唱大崎娜娜;另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老是在恋爱路上跌跌撞撞,却依然一心向往恋爱,甚至只身跑到东京追求男友的小松奈奈。  没有灰姑娘式的梦幻,只有梦想幻灭后和现实的抗争。影片《NANA》2005年9月在日本公映,创下11天狂卖15亿日元纪录。扮演大崎娜娜的中岛美嘉所唱的电影主题曲《魅惑天空》发片后,立即登上公信榜单曲排行双周冠军。2007年,大谷健太郎乘胜出击,《NANA2》也在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公映。该片号称“日本拍摄速度最快的续集电影”。  《NANA》成了日本电影成功的一种模式,带动了时尚、音乐、游戏界的强烈风潮。对于表情严肃的大谷健太郎而言,他却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可以从一个角色上,看到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他们必须拼在一起才会完整”。  2008年,大谷健太郎带着他的新片《通天阁》来香港寻找投资。这个新剧本中的人物并没有走出《NANA》系列的影子。在繁忙的大阪南区,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家小工厂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怪陆离与人物的吸引力是让电影趣味盎然的原因。在《NANA》里,我勾勒的是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的生活状态,虽然看上去她们都挺年轻、挺无知的。而在这部《通天阁》里,我想呈现的是我们这个年龄,就在我们身边这些人的生活状态。  B:《通天阁》里的现实会变成什么样?  K:可耻、吝啬、无用……只能用这些近乎残忍的字眼才能形容影片中的这些主角。两位主人公完全放弃了他们的理想,甚至忘记了从前拥有的梦。可是,这样的人也有他们的吸引力,他们表现出人性的一面,会让我禁不住爱上他们。在观察他们时,你会感觉既可笑,又痛苦。这也正是《通天阁》的独特之处,它会让你笑,让你哭,最后让你感动。  B:你来香港参加香港国际电影节,究竟对香港商业电影了解多少?  K:在此之前我已经来过香港了。那时是为了《NANA2》的公映,感觉很兴奋。我是看着成龙的影片长大的,很熟悉香港电影的套路。我个人的影片风格其实也受到了王家卫的很多影响。香港的电影行业十分丰富,有成龙这样的商业明星影片,也有王家卫这样的导演存在,不同风格的电影人都能在这里生存。全球的电影都在商业化,日本、香港都在走这样的道路。不是说商业化不好,我只是想要在商业化中,拍出一些能够启发人心的影片。  B:所以你拍的影片结局一般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解,你还想给大家一点温暖的东西?  K: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应该留点温馨的东西,毕竟每个人都需要温暖。


   《NANA》在全亚洲掀起了一场流行风暴,电影版导演大谷健太郎即将开拍的新作《通天阁》和《NANA》一样,同样描述陌生人之间的化学作用。

浑浑噩噩度日,早已经放弃了人生的梦想。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酒吧打工,面临快要被情人抛弃的命运。两人同住在一个小区里,却从未留意过对方。直到有一天,两人在通天阁塔顶目睹有人准备跳楼自杀,女人尖叫起来,男人却大叫“我爱你”,两个人的生命在交叉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性往往在要紧关头才展现出力量。他们发现,叫喊声唤醒了彼此生命中一些沉睡的东西,毕竟人生还是蛮有意义的。”大谷健太郎说。B=外滩画报 K=大谷健太郎(Kentaro Otani)  B:当时怎么想到要拍《NANA》这部影片?  K:这个创意其实是我的监制久保田修提出来的。他非常喜欢这部漫画,也非常有市场眼光。当时,这部漫画在日本非常流行,受到很多年轻人的追捧。漫画作者矢泽爱本人也开始要出这部漫画的第2部了。拿到剧本时,我自己也认为这个想法非常好,应该拍部有文化冲击力的好看影片,来真正反映现在日本年轻一代人的生活状态。最重要是,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想凸现这种文化反差。  B:《NANA》讲的是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情。你曾预料到它会这么受欢迎吗?  K:事实上,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非常国际化,没有任何地域限制。友情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情感,可能看上去很普通,但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她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又有区别,但是人们怎么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感情。其实这种关系不仅仅发生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可以发生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同一个方程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NANA》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  B:你很痴迷于玩味这种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比如你即将开拍的新片《通天阁》,也是陌不相干的两个人某天相遇,然后发生了化学作用。为什么?  K:我一直对这样的东西很有兴趣,喜欢塑造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个角色能够把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反映出来。就像是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缺少了这个参照体,这个人物就不会全面、丰满。这种有趣的关系,能够让电影变得更有趣味,也是我很喜欢拍这类影片的原因。  B: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是更有利于你在影片中展现当下的社会现实?  K:对。现在的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每天都有很多层面的事情发生。只有拍摄这种题材的影片,才能从讨巧的角度来表现现实,抓住人物的本质。  B:拍摄这一类型的电影,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K:拍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描述人的生活。人性的光
文/李俊


  45岁的大谷健太郎,微胖,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作为电影《NANA》的导演,他和日本这股充满活力的“NANA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NANA》在全亚洲掀起了一场流行风暴,电影版导演大谷健太郎即将开拍的新作《通天阁》和《NANA》一样,同样描述陌生人之间的化学作用。文李俊  45岁的大谷健太郎,微胖,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作为电影《NANA》的导演,他和日本这股充满活力的“NANA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年3月,大谷健太郎带着新片《通天阁》的剧本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投资会”。曾凭借《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以及《NANA2》挤入日本卖座导演行列的大谷,坐在投资会的小房间里独自发呆。活动现场上,大批媒体都在忙着追捧宁浩、彭浩翔等国内观众熟悉的热门导演,大谷显然有些门庭冷落。  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后,大谷健太郎首先介绍的是他的监制久保田修。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是《NANA》的监制,也是第一个向大谷推荐这部漫画,希望把它拍成电影的人。大谷告诉记者:“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会喜欢这部清新的情感影片,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性。”  影片《NANA》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家矢泽爱的同名作品,由中岛美嘉主演。两个同龄、同叫NANA的少女,背景南辕北辙,个性更是天差地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室友。一个是自小被母亲拋弃,从小就独立自主,为了在歌坛闯出一片天而到东京寻找出道机会的朋克乐队女主唱大崎娜娜;另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老是在恋爱路上跌跌撞撞,却依然一心向往恋爱,甚至只身跑到东京追求男友的小松奈奈。  没有灰姑娘式的梦幻,只有梦想幻灭后和现实的抗争。影片《NANA》2005年9月在日本公映,创下11天狂卖15亿日元纪录。扮演大崎娜娜的中岛美嘉所唱的电影主题曲《魅惑天空》发片后,立即登上公信榜单曲排行双周冠军。2007年,大谷健太郎乘胜出击,《NANA2》也在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公映。该片号称“日本拍摄速度最快的续集电影”。  《NANA》成了日本电影成功的一种模式,带动了时尚、音乐、游戏界的强烈风潮。对于表情严肃的大谷健太郎而言,他却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可以从一个角色上,看到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他们必须拼在一起才会完整”。  2008年,大谷健太郎带着他的新片《通天阁》来香港寻找投资。这个新剧本中的人物并没有走出《NANA》系列的影子。在繁忙的大阪南区,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家小工厂

  今年3月,大谷健太郎带着新片《通天阁》的剧本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投资会”。曾凭借《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以及《NANA2》挤入日本卖座导演行列的大谷,坐在投资会的小房间里独自发呆。活动现场上,大批媒体都在忙着追捧宁浩、彭浩翔等国内观众熟悉的热门导演,大谷显然有些门庭冷落。

  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后,大谷健太郎首先介绍的是他的监制久保田修。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是《NANA》的监制,也是第一个向大谷推荐这部漫画,希望把它拍成电影的人。大谷告诉记者:“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会喜欢这部清新的情感影片,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性。”

  影片《NANA》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家矢泽爱的同名作品,由中岛美嘉主演。两个同龄、同叫NANA的少女,背景南辕北辙,个性更是天差地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室友。一个是自小被母亲拋弃,从小就独立自主,为了在歌坛闯出一片天而到东京寻找出道机会的朋克乐队女主唱大崎娜娜;另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老是在恋爱路上跌跌撞撞,却依然一心向往恋爱,甚至只身跑到东京追求男友的小松奈奈。

  没有灰姑娘式的梦幻,只有梦想幻灭后和现实的抗争。影片《NANA》2005年9月在日本公映,创下11天狂卖15亿日元纪录。扮演大崎娜娜的中岛美嘉所唱的电影主题曲《魅惑天空》发片后,立即登上公信榜单曲排行双周冠军。2007年,大谷健太郎乘胜出击,《NANA2》也在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公映。该片号称“日本拍摄速度最快的续集电影”。

  《NANA》成了日本电影成功的一种模式,带动了时尚、音乐、游戏界的强烈风潮。对于表情严肃的大谷健太郎而言,他却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可以从一个角色上,看到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他们必须拼在一起才会完整”。

  2008年,大谷健太郎带着他的新片《通天阁》来香港寻找投资。这个新剧本中的人物并没有走出《NANA》系列的影子。在繁忙的大阪南区,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家小工厂浑浑噩噩度日,早已经放弃了人生的梦想。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酒吧打工,面临快要被情人抛弃的命运。两人同住在一个小区里,却从未留意过对方。直到有一天,两人在通天阁塔顶目睹有人准备跳楼自杀,女人尖叫起来,男人却大叫“我爱你”,两个人的生命在交叉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性往往在要紧关头才展现出力量。他们发现,叫喊声唤醒了彼此生命中一些沉睡的东西,毕竟人生还是蛮有意义的。”大谷健太郎说。


B=外滩画报  K=大谷健太郎(Kentaro Otani)

浑浑噩噩度日,早已经放弃了人生的梦想。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酒吧打工,面临快要被情人抛弃的命运。两人同住在一个小区里,却从未留意过对方。直到有一天,两人在通天阁塔顶目睹有人准备跳楼自杀,女人尖叫起来,男人却大叫“我爱你”,两个人的生命在交叉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性往往在要紧关头才展现出力量。他们发现,叫喊声唤醒了彼此生命中一些沉睡的东西,毕竟人生还是蛮有意义的。”大谷健太郎说。B=外滩画报 K=大谷健太郎(Kentaro Otani)  B:当时怎么想到要拍《NANA》这部影片?  K:这个创意其实是我的监制久保田修提出来的。他非常喜欢这部漫画,也非常有市场眼光。当时,这部漫画在日本非常流行,受到很多年轻人的追捧。漫画作者矢泽爱本人也开始要出这部漫画的第2部了。拿到剧本时,我自己也认为这个想法非常好,应该拍部有文化冲击力的好看影片,来真正反映现在日本年轻一代人的生活状态。最重要是,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想凸现这种文化反差。  B:《NANA》讲的是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情。你曾预料到它会这么受欢迎吗?  K:事实上,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非常国际化,没有任何地域限制。友情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情感,可能看上去很普通,但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她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又有区别,但是人们怎么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感情。其实这种关系不仅仅发生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可以发生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同一个方程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NANA》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  B:你很痴迷于玩味这种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比如你即将开拍的新片《通天阁》,也是陌不相干的两个人某天相遇,然后发生了化学作用。为什么?  K:我一直对这样的东西很有兴趣,喜欢塑造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个角色能够把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反映出来。就像是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缺少了这个参照体,这个人物就不会全面、丰满。这种有趣的关系,能够让电影变得更有趣味,也是我很喜欢拍这类影片的原因。  B: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是更有利于你在影片中展现当下的社会现实?  K:对。现在的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每天都有很多层面的事情发生。只有拍摄这种题材的影片,才能从讨巧的角度来表现现实,抓住人物的本质。  B:拍摄这一类型的电影,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K:拍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描述人的生活。人性的光


  B:当时怎么想到要拍《NANA》这部影片?

  K:这个创意其实是我的监制久保田修提出来的。他非常喜欢这部漫画,也非常有市场眼光。当时,这部漫画在日本非常流行,受到很多年轻人的追捧。漫画作者矢泽爱本人也开始要出这部漫画的第2部了。拿到剧本时,我自己也认为这个想法非常好,应该拍部有文化冲击力的好看影片,来真正反映现在日本年轻一代人的生活状态。最重要是,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想凸现这种文化反差。

浑浑噩噩度日,早已经放弃了人生的梦想。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酒吧打工,面临快要被情人抛弃的命运。两人同住在一个小区里,却从未留意过对方。直到有一天,两人在通天阁塔顶目睹有人准备跳楼自杀,女人尖叫起来,男人却大叫“我爱你”,两个人的生命在交叉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性往往在要紧关头才展现出力量。他们发现,叫喊声唤醒了彼此生命中一些沉睡的东西,毕竟人生还是蛮有意义的。”大谷健太郎说。B=外滩画报 K=大谷健太郎(Kentaro Otani)  B:当时怎么想到要拍《NANA》这部影片?  K:这个创意其实是我的监制久保田修提出来的。他非常喜欢这部漫画,也非常有市场眼光。当时,这部漫画在日本非常流行,受到很多年轻人的追捧。漫画作者矢泽爱本人也开始要出这部漫画的第2部了。拿到剧本时,我自己也认为这个想法非常好,应该拍部有文化冲击力的好看影片,来真正反映现在日本年轻一代人的生活状态。最重要是,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想凸现这种文化反差。  B:《NANA》讲的是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情。你曾预料到它会这么受欢迎吗?  K:事实上,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非常国际化,没有任何地域限制。友情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情感,可能看上去很普通,但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她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又有区别,但是人们怎么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感情。其实这种关系不仅仅发生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可以发生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同一个方程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NANA》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  B:你很痴迷于玩味这种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比如你即将开拍的新片《通天阁》,也是陌不相干的两个人某天相遇,然后发生了化学作用。为什么?  K:我一直对这样的东西很有兴趣,喜欢塑造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个角色能够把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反映出来。就像是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缺少了这个参照体,这个人物就不会全面、丰满。这种有趣的关系,能够让电影变得更有趣味,也是我很喜欢拍这类影片的原因。  B: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是更有利于你在影片中展现当下的社会现实?  K:对。现在的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每天都有很多层面的事情发生。只有拍摄这种题材的影片,才能从讨巧的角度来表现现实,抓住人物的本质。  B:拍摄这一类型的电影,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K:拍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描述人的生活。人性的光

  B:《NANA》讲的是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情。你曾预料到它会这么受欢迎吗?

  K:事实上,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非常国际化,没有任何地域限制。友情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情感,可能看上去很普通,但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她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又有区别,但是人们怎么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感情。其实这种关系不仅仅发生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可以发生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同一个方程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NANA》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

  B:你很痴迷于玩味这种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比如你即将开拍的新片《通天阁》,也是陌不相干的两个人某天相遇,然后发生了化学作用。为什么?

怪陆离与人物的吸引力是让电影趣味盎然的原因。在《NANA》里,我勾勒的是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的生活状态,虽然看上去她们都挺年轻、挺无知的。而在这部《通天阁》里,我想呈现的是我们这个年龄,就在我们身边这些人的生活状态。  B:《通天阁》里的现实会变成什么样?  K:可耻、吝啬、无用……只能用这些近乎残忍的字眼才能形容影片中的这些主角。两位主人公完全放弃了他们的理想,甚至忘记了从前拥有的梦。可是,这样的人也有他们的吸引力,他们表现出人性的一面,会让我禁不住爱上他们。在观察他们时,你会感觉既可笑,又痛苦。这也正是《通天阁》的独特之处,它会让你笑,让你哭,最后让你感动。  B:你来香港参加香港国际电影节,究竟对香港商业电影了解多少?  K:在此之前我已经来过香港了。那时是为了《NANA2》的公映,感觉很兴奋。我是看着成龙的影片长大的,很熟悉香港电影的套路。我个人的影片风格其实也受到了王家卫的很多影响。香港的电影行业十分丰富,有成龙这样的商业明星影片,也有王家卫这样的导演存在,不同风格的电影人都能在这里生存。全球的电影都在商业化,日本、香港都在走这样的道路。不是说商业化不好,我只是想要在商业化中,拍出一些能够启发人心的影片。  B:所以你拍的影片结局一般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解,你还想给大家一点温暖的东西?  K: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应该留点温馨的东西,毕竟每个人都需要温暖。

  K:我一直对这样的东西很有兴趣,喜欢塑造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个角色能够把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反映出来。就像是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缺少了这个参照体,这个人物就不会全面、丰满。这种有趣的关系,能够让电影变得更有趣味,也是我很喜欢拍这类影片的原因。

  B: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是更有利于你在影片中展现当下的社会现实?

  K:对。现在的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每天都有很多层面的事情发生。只有拍摄这种题材的影片,才能从讨巧的角度来表现现实,抓住人物的本质。

专访日本导演大谷健太郎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NANA》在全亚洲掀起了一场流行风暴,电影版导演大谷健太郎即将开拍的新作《通天阁》和《NANA》一样,同样描述陌生人之间的化学作用。文李俊  45岁的大谷健太郎,微胖,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作为电影《NANA》的导演,他和日本这股充满活力的“NANA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年3月,大谷健太郎带着新片《通天阁》的剧本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亚洲电影投资会”。曾凭借《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以及《NANA2》挤入日本卖座导演行列的大谷,坐在投资会的小房间里独自发呆。活动现场上,大批媒体都在忙着追捧宁浩、彭浩翔等国内观众熟悉的热门导演,大谷显然有些门庭冷落。  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后,大谷健太郎首先介绍的是他的监制久保田修。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是《NANA》的监制,也是第一个向大谷推荐这部漫画,希望把它拍成电影的人。大谷告诉记者:“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会喜欢这部清新的情感影片,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性。”  影片《NANA》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家矢泽爱的同名作品,由中岛美嘉主演。两个同龄、同叫NANA的少女,背景南辕北辙,个性更是天差地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室友。一个是自小被母亲拋弃,从小就独立自主,为了在歌坛闯出一片天而到东京寻找出道机会的朋克乐队女主唱大崎娜娜;另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老是在恋爱路上跌跌撞撞,却依然一心向往恋爱,甚至只身跑到东京追求男友的小松奈奈。  没有灰姑娘式的梦幻,只有梦想幻灭后和现实的抗争。影片《NANA》2005年9月在日本公映,创下11天狂卖15亿日元纪录。扮演大崎娜娜的中岛美嘉所唱的电影主题曲《魅惑天空》发片后,立即登上公信榜单曲排行双周冠军。2007年,大谷健太郎乘胜出击,《NANA2》也在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公映。该片号称“日本拍摄速度最快的续集电影”。  《NANA》成了日本电影成功的一种模式,带动了时尚、音乐、游戏界的强烈风潮。对于表情严肃的大谷健太郎而言,他却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可以从一个角色上,看到另外一个角色的性格,他们必须拼在一起才会完整”。  2008年,大谷健太郎带着他的新片《通天阁》来香港寻找投资。这个新剧本中的人物并没有走出《NANA》系列的影子。在繁忙的大阪南区,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家小工厂

  B:拍摄这一类型的电影,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K:拍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描述人的生活。人性的光怪陆离与人物的吸引力是让电影趣味盎然的原因。在《NANA》里,我勾勒的是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的生活状态,虽然看上去她们都挺年轻、挺无知的。而在这部《通天阁》里,我想呈现的是我们这个年龄,就在我们身边这些人的生活状态。

  B:《通天阁》里的现实会变成什么样?

  K:可耻、吝啬、无用……只能用这些近乎残忍的字眼才能形容影片中的这些主角。两位主人公完全放弃了他们的理想,甚至忘记了从前拥有的梦。可是,这样的人也有他们的吸引力,他们表现出人性的一面,会让我禁不住爱上他们。在观察他们时,你会感觉既可笑,又痛苦。这也正是《通天阁》的独特之处,它会让你笑,让你哭,最后让你感动。

  B:你来香港参加香港国际电影节,究竟对香港商业电影了解多少?

  K:在此之前我已经来过香港了。那时是为了《NANA2》的公映,感觉很兴奋。我是看着成龙的影片长大的,很熟悉香港电影的套路。我个人的影片风格其实也受到了王家卫的很多影响。香港的电影行业十分丰富,有成龙这样的商业明星影片,也有王家卫这样的导演存在,不同风格的电影人都能在这里生存。全球的电影都在商业化,日本、香港都在走这样的道路。不是说商业化不好,我只是想要在商业化中,拍出一些能够启发人心的影片。

  B:所以你拍的影片结局一般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解,你还想给大家一点温暖的东西?

  K:我不想悲观地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应该留点温馨的东西,毕竟每个人都需要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