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  

2008-05-06 13:04:22|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
“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 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文/ 庄清湄 摄影/ 孔泰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

 

   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

 

   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 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 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到4000 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

 

   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


“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

   
    “我有将近2000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

 

   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

 

   “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

 

   “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

 

   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

 

   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

 

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


   《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 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

 

   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

 

   “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

 

   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


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

 

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

 

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

 

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

 

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

 

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

 

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

 

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

 

B:自学成材很难吧?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C: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

 

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

 

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

 

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

 

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

 

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

 

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

 

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

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

 

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

 

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 项目拍了照。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

 

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

 

明星摄影师米高.孔泰专访“布吕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早在为后来成为法国第一夫人的卡拉?布吕尼拍摄裸体艺术照之前,摄影师米高?孔泰在时尚摄影界正名声斐然。年轻时,他为安迪?沃霍尔修复名画,后来被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提携为其展览拍照。现年54岁的孔泰拍摄过包括黛米?摩尔、罗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无数好莱坞明星。此外,他跟随F1车队拍摄15年,成为舒马赫一家的好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孔泰说,“布吕尼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 庄清湄 摄影孔泰3 月26日,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随总统先生萨科奇出访英国。在白金汉宫,她穿着克里斯汀?迪奥品牌的礼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典雅高贵的气质。短短36个小时的访问,布吕尼获得了英国人的宠爱,媒体把她誉为“法国的戴安娜王妃”。就是在法国第一夫人出访英国之前2个小时,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把布吕尼的一张裸照挂到其官方网站首页,并公布说,此裸照将被拍卖。照片流传的速度远远超过布吕尼的旅行速度。当布吕尼乖巧地聆听丈夫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刊登了她裸照的报纸正在英国街头热卖。从照片流传出来一直到高价拍出,法国总统办公室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有消息说,布吕尼对此感到“愤怒和不快”。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摄影师米高?孔泰借鉴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大师乔治? 修拉(GeorgesSeurat)100年前创作的油画《裸女》。照片中,布吕尼全身赤裸,用双手捂住私处。4月10 日的拍卖上,这张照片原来估价为3000 到4000美元,刚出价时为5000美元,但最终一路飙升,以91000美元价格被一名匿名中国收藏家拍下。克里斯蒂拍卖行称,拍卖所得将会捐给瑞士一家慈善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提供干净的水源。因为拍卖事件,摄影师孔泰一下为世人所知。布吕尼裸照拍卖之后,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米高?孔泰,他欣然接受了专访。据他助手称,这是孔泰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专访。“布吕尼非常适合萨科奇那样的男人”“我有将近2000 个箱子,证明我接过2000个活。每个箱子里都有成百上千张底片。这些资料价值巨大,证明我拍过成百上千在世的和已经去世的艺术家、政客、运动员和电影明星。”孔泰说。米高?孔泰,1953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常年生活在洛杉矶。年轻时,他做过绘画修复员,帮安迪?沃霍尔这样的名人修复画作。工作时,他喜欢随身带上一只莱卡相机,借此认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一天,著名时装设计大师卡尔?拉格菲尔德看见他在拍照,对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下一个展览拍照。于是,孔泰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涯。“那是29年前。尽管我从来没有学过拍照和拍电影,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觉得那很有趣而且是种特别的体验——一旦我领悟拍照是我的真实目标。”孔泰说。1979年,孔泰到巴黎发展,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他在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影响力。他给《名利场》、《Vogue》、《GQ》等杂志拍照,很快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时尚和名人摄影师之一。1993年前后,他拍摄布吕尼的时候,既是布吕尼模特生涯最巅峰的时期,也是孔泰摄影师生涯中最高产的时候。跟他合作过的名人有朱利安?施纳贝尔、杰瑞米?艾伦斯、黛米?摩尔、迈克尔?泰森等等。而他的广告摄影也都是一些大品牌,包括阿玛尼、耐克、兰蔻、奔驰等等。孔泰能准确地把握和表现名人的性格特征。他反对拍所谓的“美”的照片,只是尽可能拍出名人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往往能颠覆此明星给人的一贯印象。至于布吕尼的裸照,孔泰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给一个叫‘安全性行为’的反艾滋病运动拍的。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很多名人,海伦娜?克里斯滕森、黛米?摩尔、苏菲?玛索等等。”当时的布吕尼已经非常有名,和孔泰有过多次合作,正是孔泰动员她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拍摄。“她特别热心、好奇心强、幽默且有天赋——不仅是一个好模特,也是一个好歌手。”布吕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家境富裕且文化味十足。她的母亲马利萨是演员和音乐会钢琴师,养父阿尔贝托?布吕尼?泰代斯基是意大利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的老板,也是古典音乐作曲人和戏剧导演,其生父是意大利另一位百万富翁毛里西奥?雷默特。“她从不会害羞或者畏缩。她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一个富裕的家庭,受过最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孔泰评论道。当他听说布吕尼嫁于萨科奇时,一点也没有觉得惊奇:“我认为她非常适合像萨科奇那样苛刻、积极、智慧、甚至伟大的男人。任何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趣。”据媒体报道,布吕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萨科奇时,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句:“我要找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男人。”数月以后,她便迷倒了萨科奇。孔泰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布吕尼之间的交情,他恪守着和名人相处的信条,即永远不把他们的隐私当成自己的资本,严格保密和这些名人的故事。“自从我和很多拍摄过的名人成为亲密的朋友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跟别人讲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的照相机能一直陪着他们的原因。”这个习惯使他和很多好莱坞明星成了好朋友,自然也招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在孔泰的名人摄影生涯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耍大牌的明星,“我从来没有因为和名人合作而遇到困难,我只是和有些人相处得好,跟有些人相处得不好。给处得来的人拍照,处不来的人就不合作了。我和沙朗?斯通合作了很多次,我们相互开玩笑,我们取笑某些人某些事,我们也喜欢相同的东西。”孔泰说。15 年的F1 随队摄影师《名利场》、《纽约客》前主编蒂娜?布朗曾如是评价孔泰:无论他拍摄好莱坞名人还是第三世界孤儿,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其中。除名人以外,米高?孔泰还拍摄了很多其他类型的照片,他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苏丹、波斯尼亚等战乱国家,拍摄战争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此外,他还做了15年法拉利车队的随队摄影师。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

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

 

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

 

个消耗体力的摄影工作时,孔泰说:“F1总是让我很着迷,着迷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汽车。我想发掘出那些参与这项极限运动的人的特点,关于他们喜欢什么,来自何处等等。我想做一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胶片和照片,描绘我个人眼中的赛车。”他的照片充满张力,哪怕是一辆未组装完成的赛车,也能让人感受到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气势。拍人物是孔泰的特长,“我从人的眼睛发掘内心。完美主义、意志力、团队精神——所有这些都从他们的表情、行动中表现出来。车手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人。已经退役的哈基宁除外——你很难哄他发笑。”他的照片几乎囊括了所有车队工种,从车队老板到车手,从技术人员到车队厨师。“F1是一项综合运动,人人都倾其所有。”跟随F1 拍摄中,影响孔泰最深的是,巴西车神塞纳的意外死亡。1994年5月,在生命中最后12.8秒时,求胜心切的车神,把车调到极限,导致底盘触地,丧失压力,最终酿成悲剧。塞纳在去世前一个月说,我宁可死在赛道上,也不愿死于医院的轮椅上。长期的随队拍摄让孔泰和迈克尔?舒马赫从一般的合作关系变成了好朋友。他和舒马赫全家一起出去度假,很多照片都是在度假途中拍摄的,有些甚至是舒马赫极其隐秘的私人照片。照片中,舒马赫和妻子科拉十分亲昵,幸福地拥抱在一起甚至相互亲吻。孔泰也拍了很多舒马赫夫妇和儿子米克、女儿杰拉在一起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少流传在外,绝大多数都作为朋友间的记忆珍藏着,“我永远不会卖掉或者出版这些照片。”进入21世纪,米高?孔泰渐渐觉得自己丧失了拍时尚大片的灵感,便把方向转移到新闻摄影上来。他和国际红十字会合作,深入伊拉克、阿富汗、尼泊尔、玻利维亚等贫困国家和地区,拍摄那里穷人的生存状态。“当你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待久了,就需要避到一边,做做深呼吸。我周期性地给国际红十字会拍这些照片,照片收录在红十字会出版的书中,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拍照之余,孔泰设立了一个名叫“米高?孔泰水基金”的机构。这个基金会的目的是把清洁的饮用水送给每天1美元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的穷人。孔泰雇了最顶级的律师、科学家和市场专员帮他管理基金会。米高?孔泰经常会谈到祖父对他的影响。他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孔泰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之一,是瑞士第一家飞机的引擎制造者,早期的瑞士产飞机使用的都是孔泰引擎(Comteengines)。孔泰是祖父的崇拜者:“我觉得人在有根的同时也要能飞,我的祖父就能飞。”而从祖父那里,孔泰遗传了冒险精神。“我总是生活在边缘,”孔泰这样总结他忙碌的人生:“如果我失去了冒险感,就会立刻抽身离去。”B=《外滩画报》C= 米高?孔泰(MichelComte)“哭、脱衣服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B:拍完布吕尼的裸照之后,知道这张照片去哪了吗?C:照片拍好以后就出版了,那是15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它怎么就进了克里斯蒂拍卖行。B:和你关系好的有哪些名人?C:以索非亚?罗兰为例,我给她拍了一本画册,因此需要常常一起工作。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海伦娜?克里斯滕森、卡拉?布吕尼、杰夫?库恩斯、娜奥米?坎贝尔等等也是。我也和其他模特有过较少的合作,像克劳迪娅?希弗,所以不是很熟。B:有两张杰瑞米?艾伦斯拍摄于1989年的照片,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忧郁的绅士,可是你拍起来有点像黑帮老大。你的灵感是怎么来的?C:杰瑞米?艾伦斯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几个月前我们还合作拍了另一个系列的照片,地点是他伦敦的家中,给《L’UomoVogue》拍的。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和蔼的人之一——所以我希望展示他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严肃面。评论家说我拍的杰瑞米?艾伦斯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你拍的罗比?威廉姆斯我很喜欢,文身是一个坏男孩形象,而表情和姿势让人看起来有婴儿一般的纯真和神圣,这个姿势是怎么设计的?C:很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记不清楚拍这张照片的情景了。他不是十分有趣,我们相互也不了解。拍他只是我的一项工作,我只是尽最大的能力展示他真实的一面。但是说真的,我不认为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B:1993年给黛米?摩尔拍的照片中,她在哭。为什么?你是怎么抓怕到这个场景的?C:女人们在我给她们拍照之前,总是说:我是不会脱衣服的。但最后还是脱了,事后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脱的,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实上,哭、脱衣和其他隐秘的行为都一样:最终存在的只有拍摄对象本人和照相机镜头,他们不再顾忌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把各种各样真实的自我展示出来。B:你认为,什么样的名人更容易拍出好照片?C:我对于拍漂亮照片不感兴趣。相反,很多人觉得我拍的肖像不如别人拍的好看。但是我拍出了他们的特点,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漂亮”的照片任何人都拍得出来,只需要多化浓妆,打柔和的灯。我拍照的时候明星只拍淡妆,很少打灯。B:哪种人最难拍出好照片?C:那些放不开的,想扮演某个角色的,或者是故意避开本人真实性格的人。B:从摄影师的眼光看,你觉得最美和最帅的明星是???C:我不喜欢分类,每个人某个部分都是美丽的。我的工作就是把男人和女人的特殊美挖掘出来。“我从来没有尝试着模仿”B:你成名很早,第一次从卡尔?拉格菲尔德那里获得了拍时尚大片的机会时,你才25岁。C:直到现在,那些和我一起环游世界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年轻。我每两至三年都会更换助手,让助手的年龄永远保持在20岁或者25岁。我觉得,如果你想在今天千变万化的时尚界取得成功,就一定要从年轻人那里获得灵感,年轻的工作人员可以让我的心态保持年轻。我很快又要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可爱的日本女孩,她才23岁。B:为什么转投摄影?你家人的态度如何?C:超过20岁以后我就很独立了,我的父母几乎支持我的任何选择。所以他们当时很高兴。他们现在居住在我的祖国瑞士,我隔三差五地会去看看他们。后来,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前妻多米尼克,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B:自学成材很难吧?C

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

 

C:不拍香烟广告。

:完全靠多拍。我认为技术不重要,每个人都能学会。重要的是你通过镜头能看见什么。我比别人更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拍摄对象面孔的涵义。B:当你刚到巴黎的时候,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C:因为我沉浸于艺术世界,而没有好好学习摄影。所以我的拍摄方法就是:拍出我看到的时尚。我从来没有学过别人的作品,也没有尝试着模仿。可能这就是让我的作品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原因。B:在巴黎的生活是怎样影响你的?C:尽管我后来在纽约和洛杉矶也居住了很多年,可巴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另一个最喜欢的地方是远东。从1980年开始,我就住在巴黎的里茨饭店的一个固定房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里茨饭店里拍的。巴黎是也将永远是时尚的中心,有着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氛围和灵感来源。B:在你的摄影生涯中,什么是最大的挑战?C:每次在我失去灵感的时候就会想要不要结束摄影生涯。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现有的工作和项目。真正的原因是再也没有好的想法了。B:你给《VOUGE》和《名利场》拍照,你如何看到两者对时尚的不同需求?你是如何在两者间转变风格的?C:我给《VOUGE》主要拍时尚和美女大片,给《名利场》拍人物肖像。很难说我更擅长哪个,但是批评家说肖像摄影是我最强的领域。“想拍部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B:为什么你从一种摄影类型转到另一种,甚至是你一开始并不擅长的类型?C:任何类型的摄影我都不成问题。我只拍自己最感兴趣的。B:时尚和赛车摄影需要对个体和对象的审美,那么人文领域的摄影呢?好的战争摄影意味着什么?C:这是新闻摄影中的一个问题:贫穷的魔力在于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悲剧也存在一定的美。你从其他战地摄影师和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来一点端倪来。那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更倾向于把它称为绝望。B:作为一个摄影师,可能你对管理一个基金会并不在行。为什么你要设立一个“米高?孔泰水基金”?C:我看过非洲、中东和远东最贫困的人的生活,我也在欧洲东南部看过战后的前南斯拉夫是如何极端贫困。于是我看到了一个普遍问题:缺少清洁水源。这就是我为什么设立米高?孔泰水基金的原因,B:到目前为止,米高?孔泰基金会已经做成功了哪些项目?C:我们所有的钱都交给SODIS项目:一个瑞士首创的项目,只要把污染的水放在一个透明塑料瓶里,在自然光下放置6个小时,最后出来的水就和煮沸的水一样可以饮用。SODIS 项目目前在18个国家实施,从中美洲到肯尼亚到尼泊尔到柬埔寨。我上周还在柬埔寨给SODIS项目拍了照。B:你现在还受雇于某些或某个杂志吗?C:我一直都是自由职业者。我每个月都决定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当然也有一些长期合同,像给珠宝品牌Pomellato、咖啡品牌Nespresse和泳衣品牌La Perla 拍照。B:你现在还经常拍名人照片吗?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C:我每个月都会拍名人照片,绝大多数都是给意大利版《Vogue》。但是我最终要的工作是在远东,我在柬埔寨有一个电影计划,一部关于柬埔寨暴君波尔?波特的纪录片,我希望今年能发行。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一种冒险,但是我想这是值得的。B:这是你摄影生涯的扩展吗?C:拍电影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终于有了想说的东西。我通过照相接近人们的内心,那对我来说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用电影表现出照片无法表达的东西。B:你涉及的领域太多了,还最想拍什么?C:我真的很想拍一部关于巴拉克?奥巴马的纪录片: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奥巴马是美国唯一的光明,他年轻、充满活力、魅力超凡,用心说话。B:有什么你肯定不会拍的东西吗?C:不拍香烟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