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范晓萱  

2008-05-06 13:02:1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专访范晓萱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专访范晓萱
“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5 月23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 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

 

文/ 刘牧洋 图/ 小武

 

专访范晓萱“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5月23 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不避讳谈忧郁症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B:《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   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专访范晓萱“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5月23 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不避讳谈忧郁症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B:《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 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

 

   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
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

 

不避讳谈忧郁症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

 

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

 

专访范晓萱“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5月23 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不避讳谈忧郁症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B:《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

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

 

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

 

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B: 《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

 

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

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

 

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

 

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

专访范晓萱“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5月23 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不避讳谈忧郁症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B:《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

 

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

太看重音乐而怯场

 

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

专访范晓萱“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5月23 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不避讳谈忧郁症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B:《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

 

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

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

 

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

 

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

 

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

 

B:为什么会这样?

 

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

 

专访范晓萱“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5月23 日,范晓萱将站上上海大舞台,带来出道13年来首场内地演唱会。她演唱会取名“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她会演唱18岁出道至今每一个阶段的经典歌曲,也特地为上海准备了一个组曲,“像上海百乐门那样,带点爵士风格的舞曲”文 刘牧洋 图 小武范晓萱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可爱的“小魔女”了,更干脆点说,她已经不是10年前的范晓萱了。这一点,你可以从她艳丽得刺目的桃红色口红、桀骜地抓成一丛丛的短发、胳膊上大片的青红文身、嘴角边闪亮的“梦露痣”中轻易看出来。“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穿环、文身,觉得怎么这样?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设一个框架。”她平静地说。在前不久的香港演唱会上,范晓萱在台上唱《Darling》时,突然在舞台上把已留长的头发当场剪去。这一幕好比1998年的情景再现:当时范晓萱剪去人们所熟悉的乖巧发型,以板寸示人,并发表了《Darling》这张告别小魔女时期的专辑。从此她离那个蹦蹦跳跳的跳健康操的“小萱萱”越来越远。 “我不涂水晶指甲 我没有长腿长脚 我的小胸部很平可是我还是sexy我不会追求时髦 但也会注意时尚 有型不需要指导因为我sense很好。”在《那种女孩》中用力摇滚呼唤“做自己”的范晓萱依旧带着刚出道时甜美的笑容,只是言语很坚定。孩提时代,范晓萱最大的愿望是能当个隐士,现在却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有一段时间,越爱音乐的她对自己越缺乏信心,甚至在台上演出会怯场。如今,找回自己的范晓萱喜欢一切鲜艳的颜色,尤其偏爱桃红色,并不吝惜将其大量体现在造型中。B= 外滩画报F= 范晓萱不避讳谈忧郁症B:你的造型和10 年前完全联系不上。F:我喜欢个性一点、中性一点、有创意的造型,不然就是舒服的造型。这才是真正的我。B:这些年,你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F:都很难忘,每个阶段都有故事和心情。我很容易不喜欢自己,这两三年来慢慢不再挑自己的毛病。B:《健康歌》出来那几年,你非常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按自己想要的来?F:从《Darling》开始,我就一步步朝想做的音乐接近。每出一张

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

 

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演艺生态是非常不平衡的,你一阵子很忙,一阵子很闲,出道前几年我一直都很忙,后来我就不想要那么忙,我希望两年出一张专辑,这样慢慢做。那个时候我对媒体的心态也有问题,我只知道音乐是我一直要做的。但除了音乐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和你们说什么。所以,我就干脆沉默下来,想说干脆低调点,如果你要是喜欢我的专辑,你就自己去买吧。

 

B:现在好像比较会和媒体沟通了?有刻意学习如何应对吗?

 

专辑,我都更快乐一点、更贴近自己的感觉。现在我做很符合自己想要的音乐,希望未来有更大的空间去追求更完整的我。B:你不忌讳谈你得过忧郁症?F:我不会去主动讲我的私生活。比如说忧郁症的事情,我的态度是随缘,后来我不避讳谈,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如果我的分享让他知道如何去做,可以帮点忙,我更愿意去谈,尤其是现在我已经康复了。B:得忧郁症是因为太年轻就出来当艺人吗?F:这是原因之一。但我已经是一个艺人,再去问自己为什么当艺人就是无故给自己添麻烦。太看重音乐而怯场B:大家都知道以前你演出时会怯场,这次上海演唱会是一万人的场地,你怯场的毛病改掉了吗?F:这两三年我转变很大,我开始慢慢喜欢演出、喜欢表演,开始去克服紧张,包括我的团员也会鼓励我,用外在的东西去克服它,让自己越来越放得开。但场地这么大,我也还是会紧张,我只能祝福我自己。结果会怎么样,还是看运气和你的本事吧。如果该做的地方都做到了,都努力了,我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给自己打什么分数。B:在很多人看来,怯场对于歌手来说有点不可思议。陈奕迅甚至认为开演唱会是他最幸福的事。F:我现在这样觉得,能开演唱会,站在台上演出很幸福。但怯场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弱点,比如我,一上台就会怯场。B: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出的情况吗?F: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年我18岁,准备发第一张专辑,心里很忐忑。我以前的公司,我很佩服他们。我的第一个通告,他们就派我去劳军。虽然你是新人,但是因为你是女生,观众会很热情,下面的反应是非常好的。第一堂课就给你信心,可是我从小就没有信心。考试弹琴很容易紧张,一直会担心弹不好。B:为什么会这样?F:很奇怪,跳舞我不会紧张,但和音乐有关的,我都会怯场。我觉得是太看重音乐的缘故。不管别人怎么称赞,对我来说,我的耳朵还是很硬的,很固执地给自己一个标准。希望自己是隐居的人B:有段时间,你沉寂了,很多人都以为你要退出娱乐圈。F:我没有想过要退出,只是想低调一点。我很希望自己是个隐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当隐士是很棒的。可自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公众人物。一旦你变成公众人物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到非常非常后面,

F:我觉得是年纪的关系,加上想法有改变,以前我是不知怎样面对媒体,你不知道你该和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一出道的时候,你会被教育不能得罪媒体,但要保护好自己。这多么矛盾,多么难。有的事,你觉得可以说,但后面的人越说不行不行。你越说不行不行时,媒体又越要问。我本来觉得人都是善良的,但进了这行,你简直不敢相信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充满不信任的感觉,找不到帮助。到了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找到一个你自己也舒服,对方也明白的平衡点。

 

B:你觉得现在的状态对你来说,是不是相对最舒服的时候?

 

F:现在的状态很舒服啊,但也很累。舒服是现在终于可以完完全全自由地做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前期,在制作的时候,我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一开始成品,完成了专辑,开始要卖,自己做老板,从快乐的创作人突然到面对现实。数字的部分,规划啊,那些非常琐碎的东西,我就非常辛苦,这些都还在适应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