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唐骏  

2008-04-29 21:01:17|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唐骏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唐骏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 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 亿元的聘书,
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 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 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外滩画报》  T= 唐骏


“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 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 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 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 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 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

“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 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 年2 月18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 年3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 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 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 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 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 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 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 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统行业发展很成熟,上升空间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国这些都有机会。“盛大四年好像坐直升飞机”  B:你在盛大的四年,回想起来感觉如何?  T:在盛大的感觉就像在坐直升飞机。我在微软的10年,每年都是一步一个台阶,处于“偷师学艺”的状态,那时候我更关注跨国公司运作的流程和规范。但在盛大,我和陈天桥一起做的事情更多,这4年带劲的事情要多于那10 年。  B:你和陈天桥是怎么发起对新浪的“偷袭”的?  T: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 年2 月8日,中国的除夕,早上我专门在电话里接听了新浪的季报,季报的情况很糟糕。当时我就有个预感,新浪的股票那天一定会暴跌。  那天我很兴奋,但我一直忍着。等到下午3点员工都下班了,我走进陈天桥的办公室说,“我们今晚动手吧。”他一时没听懂,我告诉他新浪今天的财报做得很差。他马上反应过来,收购新浪的战斗即将打响。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后果你想好没有?”  接着,我们两个人就给高盛的分析师打电话。分析师的建议是不要做,说结果肯定会让我们失望的。他分析如果大量吃进新浪的股票,那么它的价格当天就会上涨,达不到收购的目的。  挂了电话,我对陈天桥说:“你相信我,我的直觉是新浪的股票今天起不来。”当时它的价格是27.5美元,我预计它会下跌20%。陈天桥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他立即说:“好,就博一把。大不了咱们长期持有。”  B:接下来的收购战,你如何度过?  T:当然很紧张。我们通过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地平线传媒、地平线国际、盛大传媒、盛大股份四家公司不断买进新浪股票。接下来的两夜,盛大收购新浪股票达700多万股,交易金额超过1.5亿美元。我和陈天桥不停地通电话,相互通报“又收了多少股,又花了多少钱”。到2005年2 月18 日,盛大共收购了新浪19.5% 的股份,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  B:新浪抛出毒丸计划时,你在哪里?是不是那一刻你们就决定停止收购?  T:那时候我正好在办公室,我的第一反应是新浪真是高手,但我和陈天桥没有停止收购。我又做了一份更详尽、更有杀伤力的计划,就是让雅虎以10亿美元入股盛大。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就不会有如今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条款是在2005年3 月全面谈好的,只差陈天桥的最终签字了。  其实,这是新浪抛出毒丸计划后,雅虎主动找上门的。当时我已经和雅虎在前面谈好,雅虎以10亿美元注入盛大,并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巨额资金注入后,盛大完全可以收购新浪。陈天桥已经拿起笔了,但在最后一刻有一个条款让他感觉很刺目,“雅虎在3年以后,可以拥有对盛大的控股权。”因此,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提案。  B:你觉得陈天桥应不应该否决这个提案?  T:我觉得他应该通过这个提案才对。如果当时陈天桥听了我的话,盛大将引进10亿美元,有了这些资金,收购新浪就不再会受到毒丸计划的阻击。盖茨在微软的控股就越来越小,哪怕他只拥有微软1%的股份,投资人还是会认可这是他盖茨的公司,认可他才是公司的创始人。  B: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总是选择新浪下手?在你们动手前,就风传过雅虎想收购新浪。为什么搜狐或者网易就没有这样的危险?  T:对,是这么回事。因为新浪股权架构十分分散,它没有一个股权高度集中的董事会,第一大股东四通集团当时在不断减持股份套现,管理层整体持股也在15%以下。新浪没有持股超过10% 的股东,这是随时可能被打开的一扇门。  收购搜狐或者网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搜狐和网易的大股东优势很明显,丁磊占有网易40%左右的股份,张朝阳占有搜狐30% 左右的股份。  陈天桥否决雅虎的提案之后,我们才真正停止收购新浪。不过收购失败有很多因素,不光是钱的问题,当时我们发现新浪董事会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算数,谈都谈不下去。如果说在盛大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个。  B:除了收购新浪,盛大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它把游戏转成免费模式,在2005年底发布道具模式,把三款最挣钱的游戏免费,这一度引起华尔街的不解,也引起盛大财报巨亏。这个决定是你做出的,还是陈天桥?  T:是陈天桥。当时他跟我提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我们原来是要收“门票”的。陈天桥说,他已经做了很多次计算,肯定可行的。在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也有。但后来事实证明陈天桥是对的。现在盛大赢利了5个亿,很多网站的游戏都转成免费了。至于巨亏,我不觉得是免费模式引起的。当年我们的财报分两块,游戏赢利是2个多亿,另一块投资韩国的公司成本是7 个多亿,这样得出5亿的亏损。其实,游戏这一块始终是赢利的。  B:那么关于盛大盒子的计划呢?有人戏言,盒子就像明末的陈圆圆,谁都沾不得。当年微软为盒子出了个维纳斯计划败北了,盛大为盒子亏损了,UT斯达康看上了盒子,结果老板吴鹰甚至为此离开了公司。你怎么看陈天桥走的这一步?  T:我觉得盒子意味着盛大从一个游戏公司转型为一个家庭娱乐公司,这是盛大成熟的一个标志。我们作为内容的整合商,先制造出一个家庭娱乐互动平台,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进去,最后我们的内容也会进去。  盛大其实是在做标准,做标准的公司是最聪明的。微软是10年前看到了盒子,盛大是3年前看到了盒子,这都属于很有战略眼光。陈天桥还会做下去的。  B:你在2006年10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在盛大出现危机的时候去华尔街路演,每次都令盛大的股票大涨,你是怎么做到的?  T:其实我一共去过三次华尔街,做了三次路演。第一次是盛大IPO,当时美国人没见过网游这个商业模式,我主要是去告诉他们网游是干什么的。  第二次,盛大进行了重大转型,投资者不理解免费的模式,股价严重下挫。第一天路演后,我发现美国人并不接受。美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一定要讲他们听得懂的故事。第二天,我就讲了一个迪斯尼的故事。美国迪斯尼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一个是门票,一个是在迪斯尼乐园里的消费。我告诉他们,盛大免费模式就相当于假设迪斯尼乐园减免了门票,但是进去玩的人多了,他们在迪斯尼买了更多的玩具、吃了更多东西,赚得钱反而比门票钱更多。盛大游戏免费了,但每个人在盛大又买了很多道具,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弥补过去的“门票”,甚至可以超过它。结果路演后,盛大的股票从当时的14.5美元一下子攀升到20 美元。  去年底,我又去了一趟华尔街,因为很多网游公司都跟着盛大变成了免费模式。我要去告诉华尔街,盛大有什么不同?我说,盛大不只是一款两款游戏的运营商,而要变成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20款、60 款游戏。我当时跟美国的华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 万/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 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专访唐骏“我在乎自己的一点影响力”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年前,从微软跳槽到盛大,唐骏“用了三个小时做出决定”。如今,从盛大“10亿元”转会到福建企业新华都,他“只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唐峻认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未来,他将开办一家商学院,还想三年内拍一部电影,“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部拍出来。文 李卉 摄影 小武  在酒店的长廊上,唐骏解开领带、挽起袖口,坐在大理石楼梯上拍照,有些不自在。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周一到周五只穿西装。“可不可以再随意一些?”摄影师在旁边喊,唐骏勉强笑笑。直到被记者问起“你觉得陈天桥是个怎样的人”,他才放松了,隔着中间的一个人大喊:他比一般人有胆量。”  走来走去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奇地望他一眼,但他们并不认识唐骏,即便他在这家酒店已经住了5年。酒店外,大街上售卖的众多报纸、杂志正描绘着他创下的一个新纪录——“10亿元”身价转会新华都。  两周前,唐骏从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手中,接过一纸高达10亿元的聘书,出任新华都总裁兼CEO。和他在盛大斩获的266 万股期权不同,“10亿元包括集团和子公司的原始股,都是可兑换的,已经转到了我的个人账户上”。对外界誉为标杆性的这一“转会”纪录,他颇为在意。前几天,他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对此的评价和留言。  “我找这个总裁,都找了10年了。”陈发树说。1987年,陈发树在厦门经营日杂店起家,他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7内地富豪榜第16 名,身价高达199.3亿元。最近因其持有的紫金矿业等资产大幅增值,陈发树成为福建首富。  在一次私人晚宴上,唐骏第一次遇见了陈发树。晚餐一结束,陈发树就向唐骏发出了邀约。“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但就在离开盛大的前几天,唐骏第一次失眠了,“今年我46岁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转会。”B=《外滩画报》  T= 唐骏“偶遇之前,我对陈发树一无所知”  B:你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陈发树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定局了?  T:是啊,真是一次偶遇。我和他此前不认识,但我们各自的一个朋友要约在一起吃顿晚饭,我和陈发树不介意做“电灯泡”,就去了。席间,陈发树讲了很多新华都的故事,我感觉他很有头脑。饭后,四人闲聊,朋友们要我用两个词来形容陈发树,我说“厚道、大气”,结果朋友当场大笑。原来这两个词正是那两个朋友送给他的评语:认识他10年的男性朋友觉得他大气,认识他1年的女性朋友觉得他厚道。  当晚,我和陈发树坐同一辆车回家。上车后他忽然问我:“你愿意来新华都吗?”我想了一分钟就答应了。他说他早就在媒体上认识我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沟通能力。  B:你用一分钟就做了决定,会不会太冲动啊?  T:一点不冲动。在饭桌上,我知道他在《福布斯》2007年内地富豪榜居第16名,他的实力不用担心。而且他也详细介绍了自己所投资的产业:百货、超市、地产、工程、矿产等,这些传统行业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的决定还基于对他个人的判断。吃饭时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他的公司里,凡是走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送会;去而又返的人,他都会开一个欢迎会。沃尔玛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的超市一下子走了60名店长,他就为这60人一个一个全都开了欢送会。二、三年后,这些店长几乎全回来了,欢迎会一个也不少。  我当时就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陈发树说:“很简单。因为我很理解他们,如果我自己做店长,沃尔玛这么好的跨国公司来了,我也想去试试。”  还有一点,新华都集团本来是陈发树一个人打拼出来的,但他却肯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几十个高管都分干股,所以这个集团里的亿万富翁很多。他还送他们去读EMBA,每年周游世界。  B:你是怎么为自己谈下这个天价转会费的?  T:我根本没谈,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没和对方谈价钱的“转会”。其实,双方砍砍价钱都是正常的。比如,以前谈得最多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要想实现期权,必须为公司先尽到什么义务?而且期权的风险在于,如果公司不上市,基本就废掉了。  两个月后,陈发树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亲手递给我的合同里,已经填好了10亿元。老实说,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很震动。我想任何人看见10亿元都会为之一震。这10亿元是无条件的公司原始股,只要我签字就生效,马上就可以买卖变现。我记得我心情平复以后这样对他说:“我一定会为新华都创造出超过10亿元的价值。”  B:从微软到盛大再到新华都,你给人的感觉好像越换公司越小了?而且东家的名气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小,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T:比尔·盖茨曾是全球首富,陈天桥曾是中国首富,陈发树现在是福建首富。优秀的商人有很多特质其实是一样的,陈发树和陈天桥、盖茨最像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有理想;他有一个梦想,想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司,这一点很打动我。我希望把新华都集团做成中国民营企业的前十大,甚至缔造出又一个中国首富。  B:那你计划做些什么?  T:我的主要工作是运作公司旗下的各个分公司上市。未来5年内,新华都将有3 - 5 家子公司陆续登陆海内外资本市场。  现在,新华都要从一个股份制家族企业逐步走向海内外的资本市场。投资者一定会依据它的管理团队给公司相应的估值。华尔街最相信什么?信用。美国最相信的人是谁?盖茨。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得到过微软成就奖,可算是盖茨最相信的人之一,所以我每次去华尔街路演,就容易得到信任。  B:你原来一直是做IT 的,盛大也是大IT概念,为什么你现在转入了传统行业?对于你个人来说,风险大吗?  T:离开盛大的最后一天,我告诉陈天桥:“在我心里对你一直有一个承诺,以前我没说出来,我不会再去做IT,做你的对手。”他听完很感动。吃饭的时候,他说:“我很尊敬你,盛大危难的时候你没走,现在你倒走了。”  在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宏观管理,不必对产业了解得那么细致。以前我在盛大,因为工作原因也去玩游戏,不过我没兴趣,玩得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去管理盛大。  B:你自己投资的是哪些产业?  T:今天早上,我刚刚签了一个合同,我自己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的部分股份,帮助他们登陆纳斯达克。我还投了800万美元给一个电力公司,这是我个人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这个公司即将登陆A股了。其他投资的产业包括铁矿和教育企业。中国市场的回报率很高,这些年来我的投资收入大概在50%以上,有的项目是200%。  我看好中国的传统行业,它们的机会一点不比IT少。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美国传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尔街投资者说,让20款游戏当中的每一款都成功很难,但是让20款当中每一款游戏都不成功更难。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相信了。我回到上海后,盛大的股价从26美元变成了37 美元。“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集体处于弱势”  B:现在大家对于你的10亿元转会费特别关注,这个无条件的转会费和此前你在盛大拿的期权,有什么不同?在国外,职业经理人转会又是怎样的模式?  T:我很想谈谈这个。陈发树给我签的合同在国内是首创,但在国外很普遍,叫signingbonus,这可算是他第一个引进来的。  在国外,职业经理人的转会费先后经历了三种模式,最先是基本薪酬加奖金,此后发展成期权,最后就是signingbonus,现在国内翻译成转会费。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承认你的既有价值,只要你肯转会,就先无条件得到这笔转会费。期权是不一样的,那是承认你的预期价值,是附加条件的。  很遗憾,在国内,职业经理人一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酬劳,我是第一个。卫哲他们都是期权。  B:国内知名的职业经理人不少,且都见多识广,你们这个圈子为什么不集体提出引进这个模式?  T:在中国,职业经理人还是弱势,强势的是企业。这话我以前没说过,因为我担心外界不理解,他们会说你们一个个都拿几个亿了,还喊自己弱势?事实是,微软CEO史迪夫·鲍尔默一年的薪水是50亿美元。美国的一个软件工程师跳槽,都可以得到signing bonus。但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标杆性的模式?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甚至软件工程师,都可以享受到这种转会费。  B:好多人曾经在风闻你要退出盛大时,预测过你的去向,当时很多人以为你要去做风险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可以创业啊?  T: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职业经理人。我的圈子里,很多人不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觉得没有什么价值,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就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而且要做到极致。  我在微软10 年、盛大4年,现在又跑到新华都来了,其间我经历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这多有趣。如果你自己创建公司,你就只能限于一个小圈圈,没有改变。  我也实现了我的价值,虽然不是很高,无法和鲍尔默比,但是在国内我的转会费是最高的,15年来我挣了15亿元。我还在乎一点的就是影响力,前几天我专门到网上去看网友给我的留言,有一个大学生说,“唐骏的10亿元转会费,让我看见在中国做职业经理人的希望”,我好开心,至少我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是有影响的。  B:现在国内有很多IPO经理人。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们会请很多有华尔街经验的高管专门为公司筹划上市,你怎么看这个现象?觉得这个和职业经理人有何区别?  T:我觉得国内的IPO经理人不是太多,是太少。我要离开盛大的消息放出去以后,18天内我接到了30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我为他们公司上市做筹划。我想,可以通过关系找到我本人的公司,都是规模不错而且价码可以开到一定程度的,更别说那些中等规模的公司了。这说明需要IPO经理人的市场很大,但中国又没有这么多精通IPO的经理人,这个缺口大概有100 个。  B:你以前说过在西方的商业情景下,主要业务大概是70%,30%是其它相关的服务。而在中国,可能30% 是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70%是用来维系一种商业关系,是这样吗?  T:是的,在中国,人脉是不可回避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外省房地产开发商找到我融资,他的土地价格已经上升到200万 亩,但动迁无法解决。他说如果我能加入,就以30 万亩的价格部分转让给我。我同意了,也帮他解决了动迁难题。  靠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作为背景,解决问题,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这是中国的一个阶段。  B:卫哲说,他老了以后要去做商学院的老师,你呢?一直做下去?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T:我要开一家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太少了,需要专门的商学院来培养。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继续投资外,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拍一部电影。我要把职业经理人、外资公司的生活全都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