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  

2009-02-26 15:08:1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岸西问:““这场戏和那个在码头等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还是那句话。岸西想了半年,觉得很痛苦,认为游戏不好玩。后来,她自己做主,写了个香港公路电影:5个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个人的车子从公司回家,因为他们住得都很偏远,没有地铁。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在狭窄的空间里,发生了爱情故事。杜琪峰一开始要的便是便宜的剧本,因此,剧本费也很便宜,也让岸西后来才有钱把这个剧本再买回来。岸西说:“我猜测他并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一直没拍。我花了时间想出来的剧本,他不拍,我就不如买回来,养它太辛苦了,我就把它做大。”过去,香港大多数导演眼中,岸西是非常强势的编剧,不会轻易改动自己的剧本,不惜和导演吵架。现在,自己做了导演,岸西面对记者,也会实话实话:“我以前不喜欢人家改剧本,也骂过人。现在我能看到自己拍出来的什么样,以后就不会多想了,其实也算知道了,你其实和他们也差不多??”农历大年初五,岸西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看粗剪的毛片,心里很难过。她一个劲儿地想:“这怎么能行啊!”朋友说:“你没有经验,其实每个导演看毛片的时候都这样。”当时,工作室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她恨不得马上跳下去。岸西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当导演。看电影的时候,很少会研究这个镜头怎么拍是好的,为什么这么拍就好,那么拍不好。“我当导演,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最得意《甜蜜蜜》、《男人四十》岸西入行很早,但真正写电影剧本却很晚。1976年,她便自己编剧、自己演出了第一部作品《七女性》,只是后来香港电影资料馆重放该片,她打死也不愿再去看,“我让他们烧了那片子,太丢人了。”她在电视台的时候,经常写一些不需要商业性、反映社会问题的剧集,给她很多锻炼机会。而后,她又跳出来,进入公关公司、广告公司任职多年。“我没有上过大学,在广告、公关公司的时候,就是我的社会大学,我拼命读英文、翻译东西。”岸西说。直到90年代中期,陈可辛找到岸西来改写剧本《嬷嬷帆帆》,她才正式开始写电影剧本。而她的第二部电影编剧作品《甜蜜蜜》便一鸣惊人。在改写《嬷嬷帆帆》的过程中,陈可辛便提出《甜蜜蜜》的故事,问岸西有没有兴趣。她当即就说:“好!”差不多同一天,岸西在出租车上听见广播说邓丽君去世了。“我很不能相信。她那么年轻。后来,我就把她放在电影里。因为有了邓丽君,男女主角的个性才真正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

 

《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

 

岸西问:““这场戏和那个在码头等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还是那句话。岸西想了半年,觉得很痛苦,认为游戏不好玩。后来,她自己做主,写了个香港公路电影:5个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个人的车子从公司回家,因为他们住得都很偏远,没有地铁。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在狭窄的空间里,发生了爱情故事。杜琪峰一开始要的便是便宜的剧本,因此,剧本费也很便宜,也让岸西后来才有钱把这个剧本再买回来。岸西说:“我猜测他并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一直没拍。我花了时间想出来的剧本,他不拍,我就不如买回来,养它太辛苦了,我就把它做大。”过去,香港大多数导演眼中,岸西是非常强势的编剧,不会轻易改动自己的剧本,不惜和导演吵架。现在,自己做了导演,岸西面对记者,也会实话实话:“我以前不喜欢人家改剧本,也骂过人。现在我能看到自己拍出来的什么样,以后就不会多想了,其实也算知道了,你其实和他们也差不多??”农历大年初五,岸西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看粗剪的毛片,心里很难过。她一个劲儿地想:“这怎么能行啊!”朋友说:“你没有经验,其实每个导演看毛片的时候都这样。”当时,工作室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她恨不得马上跳下去。岸西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当导演。看电影的时候,很少会研究这个镜头怎么拍是好的,为什么这么拍就好,那么拍不好。“我当导演,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最得意《甜蜜蜜》、《男人四十》岸西入行很早,但真正写电影剧本却很晚。1976年,她便自己编剧、自己演出了第一部作品《七女性》,只是后来香港电影资料馆重放该片,她打死也不愿再去看,“我让他们烧了那片子,太丢人了。”她在电视台的时候,经常写一些不需要商业性、反映社会问题的剧集,给她很多锻炼机会。而后,她又跳出来,进入公关公司、广告公司任职多年。“我没有上过大学,在广告、公关公司的时候,就是我的社会大学,我拼命读英文、翻译东西。”岸西说。直到90年代中期,陈可辛找到岸西来改写剧本《嬷嬷帆帆》,她才正式开始写电影剧本。而她的第二部电影编剧作品《甜蜜蜜》便一鸣惊人。在改写《嬷嬷帆帆》的过程中,陈可辛便提出《甜蜜蜜》的故事,问岸西有没有兴趣。她当即就说:“好!”差不多同一天,岸西在出租车上听见广播说邓丽君去世了。“我很不能相信。她那么年轻。后来,我就把她放在电影里。因为有了邓丽君,男女主角的个性才真正

 

文/ 李俊

 

 

“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


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


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

岸西问:““这场戏和那个在码头等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还是那句话。岸西想了半年,觉得很痛苦,认为游戏不好玩。后来,她自己做主,写了个香港公路电影:5个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个人的车子从公司回家,因为他们住得都很偏远,没有地铁。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在狭窄的空间里,发生了爱情故事。杜琪峰一开始要的便是便宜的剧本,因此,剧本费也很便宜,也让岸西后来才有钱把这个剧本再买回来。岸西说:“我猜测他并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一直没拍。我花了时间想出来的剧本,他不拍,我就不如买回来,养它太辛苦了,我就把它做大。”过去,香港大多数导演眼中,岸西是非常强势的编剧,不会轻易改动自己的剧本,不惜和导演吵架。现在,自己做了导演,岸西面对记者,也会实话实话:“我以前不喜欢人家改剧本,也骂过人。现在我能看到自己拍出来的什么样,以后就不会多想了,其实也算知道了,你其实和他们也差不多??”农历大年初五,岸西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看粗剪的毛片,心里很难过。她一个劲儿地想:“这怎么能行啊!”朋友说:“你没有经验,其实每个导演看毛片的时候都这样。”当时,工作室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她恨不得马上跳下去。岸西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当导演。看电影的时候,很少会研究这个镜头怎么拍是好的,为什么这么拍就好,那么拍不好。“我当导演,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最得意《甜蜜蜜》、《男人四十》岸西入行很早,但真正写电影剧本却很晚。1976年,她便自己编剧、自己演出了第一部作品《七女性》,只是后来香港电影资料馆重放该片,她打死也不愿再去看,“我让他们烧了那片子,太丢人了。”她在电视台的时候,经常写一些不需要商业性、反映社会问题的剧集,给她很多锻炼机会。而后,她又跳出来,进入公关公司、广告公司任职多年。“我没有上过大学,在广告、公关公司的时候,就是我的社会大学,我拼命读英文、翻译东西。”岸西说。直到90年代中期,陈可辛找到岸西来改写剧本《嬷嬷帆帆》,她才正式开始写电影剧本。而她的第二部电影编剧作品《甜蜜蜜》便一鸣惊人。在改写《嬷嬷帆帆》的过程中,陈可辛便提出《甜蜜蜜》的故事,问岸西有没有兴趣。她当即就说:“好!”差不多同一天,岸西在出租车上听见广播说邓丽君去世了。“我很不能相信。她那么年轻。后来,我就把她放在电影里。因为有了邓丽君,男女主角的个性才真正


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

 

 

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


《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


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


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岸西问:““这场戏和那个在码头等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还是那句话。

出来。”岸西告诉记者。她不知道,那天如果她没听到邓丽君去世的消息,她肯定想不到把歌词放进去,这部电影的名字也不会叫《甜蜜蜜》,“人生就是这么偶然”。香港女编剧并不多,而岸西通常都要和男导演合作。“男导演经常比女人还要保守”,所以经常会遇到互相不能说服的局面。在《甜蜜蜜》之后,岸西有了名气,导演也会尊敬她。但她明显觉得和导演的交流有问题,“他们等你把对白写好了,问题就来,如果你要为自己的剧本辩护,他们就会认为我不想改剧本,就把你的剧本拿去让别人改。”对于编剧的被动性,岸西也必须接受。遇到糟糕的贺岁片,她写完一稿,就休息了。遇到心情好,这个剧本值得好好去做,她还是会按照导演的想法一再去修改剧本:“我总认为,我自己来改,总比别人来改会更好。”岸西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很多影迷甚至不愿去相信,《玻璃樽》、《特务迷城》、《玉观音》、《蝴蝶飞》也是出自她之手,甚至送她“写文艺片第一流,写动作片第九流”的称号。岸西并不否认自己的局限。《玉观音》失手,“说明我再也不能随便改编别人的东西,还是好好写广东话的剧本。”她对《蝴蝶飞》则很难过,也很不解:“这个戏在香港被很多人批评,我和杜琪峰从没互相指责过对方,但是这部电影真的很忠于我的原剧本,怎么会这样?香港烂片这么多,你们真认为它也是吗?”


岸西想了半年,觉得很痛苦,认为游戏不好玩。后来,她自己做主,写了个香港公路电影:5个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个人的车子从公司回家,因为他们住得都很偏远,没有地铁。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在狭窄的空间里,发生了爱情故事。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杜琪峰一开始要的便是便宜的剧本,因此,剧本费也很便宜,也让岸西后来才有钱把这个剧本再买回来。岸西说:“我猜测他并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一直没拍。我花了时间想出来的剧本,他不拍,我就不如买回来,养它太辛苦了,我就把它做大。”


过去,香港大多数导演眼中,岸西是非常强势的编剧,不会轻易改动自己的剧本,不惜和导演吵架。现在,自己做了导演,岸西面对记者,也会实话实话:“我以前不喜欢人家改剧本,也骂过人。现在我能看到自己拍出来的什么样,以后就不会多想了,其实也算知道了,你其实和他们也差不多??”


农历大年初五,岸西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看粗剪的毛片,心里很难过。她一个劲儿地想:“这怎么能行啊!”朋友说:“你没有经验,其实每个导演看毛片的时候都这样。”当时,工作室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她恨不得马上跳下去。

岸西问:““这场戏和那个在码头等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你去想。”杜琪峰还是那句话。岸西想了半年,觉得很痛苦,认为游戏不好玩。后来,她自己做主,写了个香港公路电影:5个同事,每天下班都坐同一个人的车子从公司回家,因为他们住得都很偏远,没有地铁。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在狭窄的空间里,发生了爱情故事。杜琪峰一开始要的便是便宜的剧本,因此,剧本费也很便宜,也让岸西后来才有钱把这个剧本再买回来。岸西说:“我猜测他并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一直没拍。我花了时间想出来的剧本,他不拍,我就不如买回来,养它太辛苦了,我就把它做大。”过去,香港大多数导演眼中,岸西是非常强势的编剧,不会轻易改动自己的剧本,不惜和导演吵架。现在,自己做了导演,岸西面对记者,也会实话实话:“我以前不喜欢人家改剧本,也骂过人。现在我能看到自己拍出来的什么样,以后就不会多想了,其实也算知道了,你其实和他们也差不多??”农历大年初五,岸西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看粗剪的毛片,心里很难过。她一个劲儿地想:“这怎么能行啊!”朋友说:“你没有经验,其实每个导演看毛片的时候都这样。”当时,工作室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她恨不得马上跳下去。岸西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当导演。看电影的时候,很少会研究这个镜头怎么拍是好的,为什么这么拍就好,那么拍不好。“我当导演,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最得意《甜蜜蜜》、《男人四十》岸西入行很早,但真正写电影剧本却很晚。1976年,她便自己编剧、自己演出了第一部作品《七女性》,只是后来香港电影资料馆重放该片,她打死也不愿再去看,“我让他们烧了那片子,太丢人了。”她在电视台的时候,经常写一些不需要商业性、反映社会问题的剧集,给她很多锻炼机会。而后,她又跳出来,进入公关公司、广告公司任职多年。“我没有上过大学,在广告、公关公司的时候,就是我的社会大学,我拼命读英文、翻译东西。”岸西说。直到90年代中期,陈可辛找到岸西来改写剧本《嬷嬷帆帆》,她才正式开始写电影剧本。而她的第二部电影编剧作品《甜蜜蜜》便一鸣惊人。在改写《嬷嬷帆帆》的过程中,陈可辛便提出《甜蜜蜜》的故事,问岸西有没有兴趣。她当即就说:“好!”差不多同一天,岸西在出租车上听见广播说邓丽君去世了。“我很不能相信。她那么年轻。后来,我就把她放在电影里。因为有了邓丽君,男女主角的个性才真正
岸西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当导演。看电影的时候,很少会研究这个镜头怎么拍是好的,为什么这么拍就好,那么拍不好。“我当导演,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最得意《甜蜜蜜》、《男人四十》

 

 

岸西入行很早,但真正写电影剧本却很晚。1976年,她便自己编剧、自己演出了第一部作品《七女性》,只是后来香港电影资料馆重放该片,她打死也不愿再去看,“我让他们烧了那片子,太丢人了。”她在电视台的时候,经常写一些不需要商业性、反映社会问题的剧集,给她很多锻炼机会。而后,她又跳出来,进入公关公司、广告公司任职多年。“我没有上过大学,在广告、公关公司的时候,就是我的社会大学,我拼命读英文、翻译东西。”岸西说。


直到90年代中期,陈可辛找到岸西来改写剧本《嬷嬷帆帆》,她才正式开始写电影剧本。而她的第二部电影编剧作品《甜蜜蜜》便一鸣惊人。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在改写《嬷嬷帆帆》的过程中,陈可辛便提出《甜蜜蜜》的故事,问岸西有没有兴趣。她当即就说:“好!”差不多同一天,岸西在出租车上听见广播说邓丽君去世了。“我很不能相信。她那么年轻。后来,我就把她放在电影里。因为有了邓丽君,男女主角的个性才真正出来。”岸西告诉记者。她不知道,那天如果她没听到邓丽君去世的消息,她肯定想不到把歌词放进去,这部电影的名字也不会叫《甜蜜蜜》,“人生就是这么偶然”。


香港女编剧并不多,而岸西通常都要和男导演合作。“男导演经常比女人还要保守”,所以经常会遇到互相不能说服的局面。在《甜蜜蜜》之后,岸西有了名气,导演也会尊敬她。但她明显觉得和导演的交流有问题,“他们等你把对白写好了,问题就来,如果你要为自己的剧本辩护,他们就会认为我不想改剧本,就把你的剧本拿去让别人改。”


对于编剧的被动性,岸西也必须接受。遇到糟糕的贺岁片,她写完一稿,就休息了。遇到心情好,这个剧本值得好好去做,她还是会按照导演的想法一再去修改剧本:“我总认为,我自己来改,总比别人来改会更好。”

出来。”岸西告诉记者。她不知道,那天如果她没听到邓丽君去世的消息,她肯定想不到把歌词放进去,这部电影的名字也不会叫《甜蜜蜜》,“人生就是这么偶然”。香港女编剧并不多,而岸西通常都要和男导演合作。“男导演经常比女人还要保守”,所以经常会遇到互相不能说服的局面。在《甜蜜蜜》之后,岸西有了名气,导演也会尊敬她。但她明显觉得和导演的交流有问题,“他们等你把对白写好了,问题就来,如果你要为自己的剧本辩护,他们就会认为我不想改剧本,就把你的剧本拿去让别人改。”对于编剧的被动性,岸西也必须接受。遇到糟糕的贺岁片,她写完一稿,就休息了。遇到心情好,这个剧本值得好好去做,她还是会按照导演的想法一再去修改剧本:“我总认为,我自己来改,总比别人来改会更好。”岸西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很多影迷甚至不愿去相信,《玻璃樽》、《特务迷城》、《玉观音》、《蝴蝶飞》也是出自她之手,甚至送她“写文艺片第一流,写动作片第九流”的称号。岸西并不否认自己的局限。《玉观音》失手,“说明我再也不能随便改编别人的东西,还是好好写广东话的剧本。”她对《蝴蝶飞》则很难过,也很不解:“这个戏在香港被很多人批评,我和杜琪峰从没互相指责过对方,但是这部电影真的很忠于我的原剧本,怎么会这样?香港烂片这么多,你们真认为它也是吗?”


岸西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很多影迷甚至不愿去相信,《玻璃樽》、《特务迷城》、《玉观音》、《蝴蝶飞》也是出自她之手,甚至送她“写文艺片第一流,写动作片第九流”的称号。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
岸西并不否认自己的局限。《玉观音》失手,“说明我再也不能随便改编别人的东西,还是好好写广东话的剧本。”她对《蝴蝶飞》则很难过,也很不解:“这个戏在香港被很多人批评,我和杜琪峰从没互相指责过对方,但是这部电影真的很忠于我的原剧本,怎么会这样?香港烂片这么多,你们真认为它也是吗?”

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的编剧岸西,自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亲密》。该片剧本曾是杜琪峰委托岸西编写,但后来她干脆花钱买回剧本自己来拍。“我当导演,就是要把一个没有可能拍成电影的题材拍成电影。”岸西说。文 李俊“中国人一直都不浪漫,以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都觉得肉麻。”岸西说。就是这样一个自诩乏味的女人,写出《甜蜜蜜》、《男人四十》等多部香港经典爱情片剧本。岸西还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她从来不看爱情小说,只看侦探小说。她调侃:“爱情谁不知道?谁没有过啊?但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作为香港金牌爱情片编剧,岸西近期更是转型做了导演。她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由郑伊健和林嘉欣主演,去年参赛东京电影节,还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展映3场。3 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看过该片的内地记者评价道:“有岸西一贯细腻的风格,清淡、温馨。”岸西出生于澳门,原名何碧雯。曾就读于元朗名校崇德书院,中学六年级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辍学。18岁时,岸西进入香港佳视做演艺员训练班主任助理,后转入无线电视台和谭家明、杜琪峰等一起共事。当导演是为了没人拍的剧本岸西当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原本应该是《月满轩尼诗》,由张学友、汤唯这样的大牌明星搭档,倒也有卖点、看点。但她却告诉万有引力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她想先拍《亲密》。因为这个题材够危险。“危险到一定程度,对我就有吸引力。”岸西说。《亲密》甚至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只有8 场戏,拍了16天。岸西想要探讨的是:大城市里,一群人在封闭空间呆久了,有人因为每天见到另外一个人,后来就发生了特别的感情,这是不是爱情?如果下个月她就不在这里了,这种感情还存在吗?这部电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5 年前的一天,杜琪峰对岸西说:“你来帮我写一个爱情电影吧。”他要的是很便宜的那种电影,最好只有5场戏。但其中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女人每天都去码头等一个男人,没有等到,晚上就回到她住的一个小酒店。所以,这部电影一度片名就叫《加州套房》。岸西问:“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一个逃犯?”因为他是杜琪峰,她会很自然地这样联想。杜琪峰回答说:“不!不是!”“那么他是谁?哪里人?他们之间怎么回事?”岸西追问。“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杜琪峰说。杜琪峰还说了一个场面:在大风大雨里,一辆车子走不动了。岸西:“我不喜欢廉价的浪漫爱情”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