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  

2009-02-26 14:39:0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他画熊猫,他说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已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熊猫代表他的文化态度,肯定也会成为时代的一种态度。1月10 日-3 月11 日,旅德艺术家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文 丁晓蕾画家张奇开说自己有点“不务正业”,除了画画,还有很多别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每天忙得不可开交。1950 年出生于四川的张奇开自幼开始学画,1980 年,他参与策划了中国最早和最具先锋意义的展览——重庆野草画展。1987年东渡日本,1990 年移居德国,在德国期间,他参加了大量群展和举办了多次个展,作品连续6年被德国柏林政府收藏,同时也被大量文化机构和个人收藏。2000年,旅居德国多年的他归国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绘画之余,他还热衷写作,除了写艺术批评,他还写小说、剧本,甚至开情感专栏,最近还出了一本有关卡塞尔文献展的学术专著。此外,他还拍过电影、电视,策划过展览,等等。过去的张奇开画狼、画虎,他认为那时的自己太孤独,太远离现实;而现在,他画熊猫。他说,他正用尽全力拥抱现实。1 月10 日-3 月11日,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张奇开对于“危险”的熊猫符号的运用所产生的新语境,给观者留下了颇为特别的印象。B=《外滩画报》Z=张奇开B:此次展览的名字是《时空中的谜语》,以熊猫为主角,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为什么要使用熊猫而不是别的动物?熊猫是你对自己的比喻还是对群体的比喻?Z:熊猫不单是中国的宠物,也受到世界的宠爱。它已从普通动物上升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当代中国,龙作为文化图腾已经不再生效。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我一直画了十年动物,当我希望有所改变时,很自然就想到了熊猫,所以我借用了熊猫这个符号。中国许多艺术家都描绘过熊猫,但他们基本上都是写实主义的,是用艺术形式来还原熊猫的生活。写实主义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这种艺术语言形式太老旧,用它无法表现我们时代的精神气质。中国的发展太超现实了,在中国,拿起笔来画画除了超现实主义找不到其他方法。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肯定也是时代的一种态度。B:你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创作“动物系列”,那时,你的作品中出现过虎、豹、狼等动物。此次的作品是否是之前“动物系列”的延续?Z:可以这么说吧!“动物系列”是在德国时的作品,熊猫是回国后的创作。B:是不是可以说,“动物系列”更有关个人,而“熊猫系列”更贴近当下现实?如果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Z:这种理解是很准确的。在寒冷的德国,我待了很长时间,远离中国的现实,而德国的现实对我又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此,我那个时期的作品反映了我孤独的思考。在这种语境中,我关注的是比较形而上的问题,所以作品呈现的视觉效果就比较抽象。2002年,我在卡塞尔文献展的开幕式上做完“国际新长征——红军穿越欧洲”的行为艺术后回到了国内。其实此前很久我就想借助熊猫这个形象,由于不在中国,我无法找到恰当的表现方法,但绘画的转变已蕴藏于心了。回国后很长时间我都无法动笔,只做一些其他活动,用长时间来观察、思考与寻找新的出发点。直到2005年,我才重新找到希望找到的绘画形式。我相信每个生活在海外的人都在找寻自己的文化归属,对我来说,这种归属期盼最终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我酷爱汉语阅读与写作,在国外接触母语的机会太少太少,可以说,这直接伤害我的人生质量,甚至我的生存意义都被大大地衰减了。尽管住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

在国外我能过平静而舒适的生活,但却始终感觉自己生活在语言牢笼中。最后我深刻地意识到,只有汉语语境才能温暖我的全部精神空间。我的“熊猫”作品就是这种感受在艺术中的显形。B:在你的自述《我的精神简历》最后,你这样说:“很快就要进入知命之年了。我偏激的精神并没有随着我的年岁增长而缓解,正因为我有了曾经站在多种文化交点上频频询问的经验,客观性不知不觉地蔓延在我的观念世界中。因之我的质疑的目光不仅只停留在中国的历史与现状上,而是向四周扩散了。”现在的画作是否是你的质疑“向四周扩散”的结果?Z:是的!年轻时我曾是一个反叛型的“愤青”,尽管现在仍然偏激,但却突破了意识形态的局限,质疑对象也改变了。我更相信,并不是哪一种社会形态有问题,而是人类文化机制在演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盲点。对于这一点,当代社会学家、哲学家已经普遍意识到了,而艺术家的工作就是用视觉方式把它呈现出来。所以在我的作品中呈现的问题并非仅仅是本土的,而是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来探讨全球面临的共同境遇。

 

他画熊猫,他说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已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熊猫代表他的文化态度,肯定也会成为时代的一种态度。1月10 日-3 月11 日,旅德艺术家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

 

在国外我能过平静而舒适的生活,但却始终感觉自己生活在语言牢笼中。最后我深刻地意识到,只有汉语语境才能温暖我的全部精神空间。我的“熊猫”作品就是这种感受在艺术中的显形。B:在你的自述《我的精神简历》最后,你这样说:“很快就要进入知命之年了。我偏激的精神并没有随着我的年岁增长而缓解,正因为我有了曾经站在多种文化交点上频频询问的经验,客观性不知不觉地蔓延在我的观念世界中。因之我的质疑的目光不仅只停留在中国的历史与现状上,而是向四周扩散了。”现在的画作是否是你的质疑“向四周扩散”的结果?Z:是的!年轻时我曾是一个反叛型的“愤青”,尽管现在仍然偏激,但却突破了意识形态的局限,质疑对象也改变了。我更相信,并不是哪一种社会形态有问题,而是人类文化机制在演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盲点。对于这一点,当代社会学家、哲学家已经普遍意识到了,而艺术家的工作就是用视觉方式把它呈现出来。所以在我的作品中呈现的问题并非仅仅是本土的,而是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来探讨全球面临的共同境遇。

 

文/ 丁晓蕾

 

 

画家张奇开说自己有点“不务正业”,除了画画,还有很多别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1950 年出生于四川的张奇开自幼开始学画,1980 年,他参与策划了中国最早和最具先锋意义的展览——重庆野草画展。1987年东渡日本,1990 年移居德国,在德国期间,他参加了大量群展和举办了多次个展,作品连续6年被德国柏林政府收藏,同时也被大量文化机构和个人收藏。


2000年,旅居德国多年的他归国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绘画之余,他还热衷写作,除了写艺术批评,他还写小说、剧本,甚至开情感专栏,最近还出了一本有关卡塞尔文献展的学术专著。此外,他还拍过电影、电视,策划过展览,等等。

在国外我能过平静而舒适的生活,但却始终感觉自己生活在语言牢笼中。最后我深刻地意识到,只有汉语语境才能温暖我的全部精神空间。我的“熊猫”作品就是这种感受在艺术中的显形。B:在你的自述《我的精神简历》最后,你这样说:“很快就要进入知命之年了。我偏激的精神并没有随着我的年岁增长而缓解,正因为我有了曾经站在多种文化交点上频频询问的经验,客观性不知不觉地蔓延在我的观念世界中。因之我的质疑的目光不仅只停留在中国的历史与现状上,而是向四周扩散了。”现在的画作是否是你的质疑“向四周扩散”的结果?Z:是的!年轻时我曾是一个反叛型的“愤青”,尽管现在仍然偏激,但却突破了意识形态的局限,质疑对象也改变了。我更相信,并不是哪一种社会形态有问题,而是人类文化机制在演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盲点。对于这一点,当代社会学家、哲学家已经普遍意识到了,而艺术家的工作就是用视觉方式把它呈现出来。所以在我的作品中呈现的问题并非仅仅是本土的,而是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来探讨全球面临的共同境遇。


过去的张奇开画狼、画虎,他认为那时的自己太孤独,太远离现实;而现在,他画熊猫。他说,他正用尽全力拥抱现实。

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我一直画了十年动物,当我希望有所改变时,很自然就想到了熊猫,所以我借用了熊猫这个符号。中国许多艺术家都描绘过熊猫,但他们基本上都是写实主义的,是用艺术形式来还原熊猫的生活。写实主义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这种艺术语言形式太老旧,用它无法表现我们时代的精神气质。中国的发展太超现实了,在中国,拿起笔来画画除了超现实主义找不到其他方法。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肯定也是时代的一种态度。B:你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创作“动物系列”,那时,你的作品中出现过虎、豹、狼等动物。此次的作品是否是之前“动物系列”的延续?Z:可以这么说吧!“动物系列”是在德国时的作品,熊猫是回国后的创作。B:是不是可以说,“动物系列”更有关个人,而“熊猫系列”更贴近当下现实?如果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Z:这种理解是很准确的。在寒冷的德国,我待了很长时间,远离中国的现实,而德国的现实对我又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此,我那个时期的作品反映了我孤独的思考。在这种语境中,我关注的是比较形而上的问题,所以作品呈现的视觉效果就比较抽象。2002年,我在卡塞尔文献展的开幕式上做完“国际新长征——红军穿越欧洲”的行为艺术后回到了国内。其实此前很久我就想借助熊猫这个形象,由于不在中国,我无法找到恰当的表现方法,但绘画的转变已蕴藏于心了。回国后很长时间我都无法动笔,只做一些其他活动,用长时间来观察、思考与寻找新的出发点。直到2005年,我才重新找到希望找到的绘画形式。我相信每个生活在海外的人都在找寻自己的文化归属,对我来说,这种归属期盼最终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我酷爱汉语阅读与写作,在国外接触母语的机会太少太少,可以说,这直接伤害我的人生质量,甚至我的生存意义都被大大地衰减了。尽管住
1 月10 日-3 月11日,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张奇开对于“危险”的熊猫符号的运用所产生的新语境,给观者留下了颇为特别的印象。

 

 

B=《外滩画报》Z=张奇开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B:此次展览的名字是《时空中的谜语》,以熊猫为主角,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为什么要使用熊猫而不是别的动物?熊猫是你对自己的比喻还是对群体的比喻?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他画熊猫,他说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已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熊猫代表他的文化态度,肯定也会成为时代的一种态度。1月10 日-3 月11 日,旅德艺术家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文 丁晓蕾画家张奇开说自己有点“不务正业”,除了画画,还有很多别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每天忙得不可开交。1950 年出生于四川的张奇开自幼开始学画,1980 年,他参与策划了中国最早和最具先锋意义的展览——重庆野草画展。1987年东渡日本,1990 年移居德国,在德国期间,他参加了大量群展和举办了多次个展,作品连续6年被德国柏林政府收藏,同时也被大量文化机构和个人收藏。2000年,旅居德国多年的他归国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绘画之余,他还热衷写作,除了写艺术批评,他还写小说、剧本,甚至开情感专栏,最近还出了一本有关卡塞尔文献展的学术专著。此外,他还拍过电影、电视,策划过展览,等等。过去的张奇开画狼、画虎,他认为那时的自己太孤独,太远离现实;而现在,他画熊猫。他说,他正用尽全力拥抱现实。1 月10 日-3 月11日,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张奇开对于“危险”的熊猫符号的运用所产生的新语境,给观者留下了颇为特别的印象。B=《外滩画报》Z=张奇开B:此次展览的名字是《时空中的谜语》,以熊猫为主角,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为什么要使用熊猫而不是别的动物?熊猫是你对自己的比喻还是对群体的比喻?Z:熊猫不单是中国的宠物,也受到世界的宠爱。它已从普通动物上升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当代中国,龙作为文化图腾已经不再生效。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


Z:熊猫不单是中国的宠物,也受到世界的宠爱。它已从普通动物上升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当代中国,龙作为文化图腾已经不再生效。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我一直画了十年动物,当我希望有所改变时,很自然就想到了熊猫,所以我借用了熊猫这个符号。中国许多艺术家都描绘过熊猫,但他们基本上都是写实主义的,是用艺术形式来还原熊猫的生活。写实主义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这种艺术语言形式太老旧,用它无法表现我们时代的精神气质。中国的发展太超现实了,在中国,拿起笔来画画除了超现实主义找不到其他方法。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肯定也是时代的一种态度。


B:你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创作“动物系列”,那时,你的作品中出现过虎、豹、狼等动物。此次的作品是否是之前“动物系列”的延续?


Z:可以这么说吧!“动物系列”是在德国时的作品,熊猫是回国后的创作。

在国外我能过平静而舒适的生活,但却始终感觉自己生活在语言牢笼中。最后我深刻地意识到,只有汉语语境才能温暖我的全部精神空间。我的“熊猫”作品就是这种感受在艺术中的显形。B:在你的自述《我的精神简历》最后,你这样说:“很快就要进入知命之年了。我偏激的精神并没有随着我的年岁增长而缓解,正因为我有了曾经站在多种文化交点上频频询问的经验,客观性不知不觉地蔓延在我的观念世界中。因之我的质疑的目光不仅只停留在中国的历史与现状上,而是向四周扩散了。”现在的画作是否是你的质疑“向四周扩散”的结果?Z:是的!年轻时我曾是一个反叛型的“愤青”,尽管现在仍然偏激,但却突破了意识形态的局限,质疑对象也改变了。我更相信,并不是哪一种社会形态有问题,而是人类文化机制在演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盲点。对于这一点,当代社会学家、哲学家已经普遍意识到了,而艺术家的工作就是用视觉方式把它呈现出来。所以在我的作品中呈现的问题并非仅仅是本土的,而是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来探讨全球面临的共同境遇。


B:是不是可以说,“动物系列”更有关个人,而“熊猫系列”更贴近当下现实?如果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Z:这种理解是很准确的。在寒冷的德国,我待了很长时间,远离中国的现实,而德国的现实对我又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此,我那个时期的作品反映了我孤独的思考。在这种语境中,我关注的是比较形而上的问题,所以作品呈现的视觉效果就比较抽象。


2002年,我在卡塞尔文献展的开幕式上做完“国际新长征——红军穿越欧洲”的行为艺术后回到了国内。其实此前很久我就想借助熊猫这个形象,由于不在中国,我无法找到恰当的表现方法,但绘画的转变已蕴藏于心了。回国后很长时间我都无法动笔,只做一些其他活动,用长时间来观察、思考与寻找新的出发点。直到2005年,我才重新找到希望找到的绘画形式。我相信每个生活在海外的人都在找寻自己的文化归属,对我来说,这种归属期盼最终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我酷爱汉语阅读与写作,在国外接触母语的机会太少太少,可以说,这直接伤害我的人生质量,甚至我的生存意义都被大大地衰减了。尽管住在国外我能过平静而舒适的生活,但却始终感觉自己生活在语言牢笼中。最后我深刻地意识到,只有汉语语境才能温暖我的全部精神空间。我的“熊猫”作品就是这种感受在艺术中的显形。

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我一直画了十年动物,当我希望有所改变时,很自然就想到了熊猫,所以我借用了熊猫这个符号。中国许多艺术家都描绘过熊猫,但他们基本上都是写实主义的,是用艺术形式来还原熊猫的生活。写实主义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这种艺术语言形式太老旧,用它无法表现我们时代的精神气质。中国的发展太超现实了,在中国,拿起笔来画画除了超现实主义找不到其他方法。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肯定也是时代的一种态度。B:你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创作“动物系列”,那时,你的作品中出现过虎、豹、狼等动物。此次的作品是否是之前“动物系列”的延续?Z:可以这么说吧!“动物系列”是在德国时的作品,熊猫是回国后的创作。B:是不是可以说,“动物系列”更有关个人,而“熊猫系列”更贴近当下现实?如果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Z:这种理解是很准确的。在寒冷的德国,我待了很长时间,远离中国的现实,而德国的现实对我又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此,我那个时期的作品反映了我孤独的思考。在这种语境中,我关注的是比较形而上的问题,所以作品呈现的视觉效果就比较抽象。2002年,我在卡塞尔文献展的开幕式上做完“国际新长征——红军穿越欧洲”的行为艺术后回到了国内。其实此前很久我就想借助熊猫这个形象,由于不在中国,我无法找到恰当的表现方法,但绘画的转变已蕴藏于心了。回国后很长时间我都无法动笔,只做一些其他活动,用长时间来观察、思考与寻找新的出发点。直到2005年,我才重新找到希望找到的绘画形式。我相信每个生活在海外的人都在找寻自己的文化归属,对我来说,这种归属期盼最终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我酷爱汉语阅读与写作,在国外接触母语的机会太少太少,可以说,这直接伤害我的人生质量,甚至我的生存意义都被大大地衰减了。尽管住


B:在你的自述《我的精神简历》最后,你这样说:“很快就要进入知命之年了。我偏激的精神并没有随着我的年岁增长而缓解,正因为我有了曾经站在多种文化交点上频频询问的经验,客观性不知不觉地蔓延在我的观念世界中。因之我的质疑的目光不仅只停留在中国的历史与现状上,而是向四周扩散了。”现在的画作是否是你的质疑“向四周扩散”的结果?


Z:是的!年轻时我曾是一个反叛型的“愤青”,尽管现在仍然偏激,但却突破了意识形态的局限,质疑对象也改变了。我更相信,并不是哪一种社会形态有问题,而是人类文化机制在演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盲点。对于这一点,当代社会学家、哲学家已经普遍意识到了,而艺术家的工作就是用视觉方式把它呈现出来。所以在我的作品中呈现的问题并非仅仅是本土的,而是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来探讨全球面临的共同境遇。

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他画熊猫,他说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已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主流,再用龙与世界沟通显然不合时宜。熊猫代表他的文化态度,肯定也会成为时代的一种态度。1月10 日-3 月11 日,旅德艺术家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文 丁晓蕾画家张奇开说自己有点“不务正业”,除了画画,还有很多别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每天忙得不可开交。1950 年出生于四川的张奇开自幼开始学画,1980 年,他参与策划了中国最早和最具先锋意义的展览——重庆野草画展。1987年东渡日本,1990 年移居德国,在德国期间,他参加了大量群展和举办了多次个展,作品连续6年被德国柏林政府收藏,同时也被大量文化机构和个人收藏。2000年,旅居德国多年的他归国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绘画之余,他还热衷写作,除了写艺术批评,他还写小说、剧本,甚至开情感专栏,最近还出了一本有关卡塞尔文献展的学术专著。此外,他还拍过电影、电视,策划过展览,等等。过去的张奇开画狼、画虎,他认为那时的自己太孤独,太远离现实;而现在,他画熊猫。他说,他正用尽全力拥抱现实。1 月10 日-3 月11日,张奇开个展《时空中的谜语》在上海顶层画廊举行,张奇开对于“危险”的熊猫符号的运用所产生的新语境,给观者留下了颇为特别的印象。B=《外滩画报》Z=张奇开B:此次展览的名字是《时空中的谜语》,以熊猫为主角,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为什么要使用熊猫而不是别的动物?熊猫是你对自己的比喻还是对群体的比喻?Z:熊猫不单是中国的宠物,也受到世界的宠爱。它已从普通动物上升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当代中国,龙作为文化图腾已经不再生效。龙的凶猛性格和强势象征不符合当下世界的和谐专访画家张奇开--熊猫代表我的文化态度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