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2009-02-10 14:41:2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而来的是多么闪亮的电影生涯。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斯嘉丽说:“那好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可我又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拍《马语者》时,我12岁,影片上映时,我14岁。中间那两年,我仿佛度过了一生的时间。我跟很多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带着无知的表演经历,天然质朴,是每个演员在最初阶段都经历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你的演技会不断进步,可最初的那种纯真和质朴,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斯嘉丽对自己的评价,未免有些苛刻。诚然,她在《马语者》中的表现的确出色,可17岁时,她在《幽灵世界》里贡献的演出一点也不逊色。从童星到成熟的女演员之间转型,在好莱坞历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斯嘉丽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跟不少演技派的明星出演过对手戏,比如和《迷失东京》中的老牌影星比尔.默里。这部由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文艺片,为斯嘉丽赢得了一座英国学院奖的影后奖杯。后来,她凭借《戴珍珠女孩的少女》又一次获得了英国学院奖的影后提名。尽管她的确演过一些烂片,比如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搭档的科幻动作片《神秘岛》,比如乏善可陈的《保姆日记》,但总体来讲,斯嘉丽的演出往往都能值回票价。“我很幸运。”她说,“我参与了许多好片的拍摄。”现在,斯嘉丽的目标是如何延长她的演艺生命。对于还不到25岁的她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显得似乎有点做作,但是,她的确就是如此急欲摆脱少女形象以及她所背负的性感符号。“我希望能快快成长,在电影工业里快快老去。许多女演员都是在三四十岁时才接到了她们演艺生涯中分量最重的角色。而我现在就想达到那个阶段。”“结婚是一种解放”斯嘉丽的抱怨绝不是“卖乖”或者“显摆”。对于她自己在娱乐圈激起的广泛兴趣和热议,她可能是真的疑惑不解:关于她和琳赛.洛翰不和的传闻,让她摸不着头脑;未曾谋面的流行歌手居然为她写了首歌(卡蒂.佩里的《我吻过一个女孩》);还有人愿意在eBay上花4万美元参加一个有她出席的派对,而她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擦过鼻涕的餐巾纸也被高价拍卖。“这些都是所谓‘媒体马戏表演’的一部分,”她说,“可为什么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我猜,这跟我平时比较自信、口无遮拦有关,所以我想我的确已经被贴上了这样那样的标签。”斯嘉丽说,最近《时尚》杂志上有关她私生活的一篇文章中,有不少子虚乌有的内容。跟琳赛.洛翰不和的八卦,便是一个例子。据说,琳赛.洛翰在纽约一家夜店的洗手间的墙上写了一句:“斯嘉丽.约翰森是个荡妇。”难怪斯嘉丽会不解。“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传闻,还是一个记者在采访时告诉我的。”她说,“我总共只见过林赛.洛翰几面而已,可是,只要你提到一个有名的人,媒体就疯啦。记者总爱用这样的语法,‘斯嘉丽回应与某某不和??’我觉得这都是些文字游戏,让读者觉得我在表达不满,但其实,那是没有的事!”斯嘉丽对隐私很看重,她希望保留自己的生活空间。几个月前,她与加拿大男星瑞恩.雷诺兹在认识19个月便闪电完婚,婚礼十分低调,在温哥华举行,直到她们戴着婚戒出双入对,媒体才恍然大悟。“已婚生活很甜蜜,谢谢。”她说,话题一涉及婚姻生活,她的戒心便很明显,“我觉得我终于进入了一个理想的状态。我长大了。我周遭的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结婚从不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她说,“我的父母在我13岁时就离婚了,那时,我觉得我非常明白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我以前认为,我只是有可能会结婚,但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结婚有没有为她带来安全感?“也许吧。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觉得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已经结婚了’的认识,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好像是得到了一种解放。”谈到婚姻对她生活的影响,斯嘉丽说她目前还没有什么体会,“你该过25年之后再来问我。”现在的她,享受的只是沐浴爱河中的心境。“我爱恋爱!”她说,“我是一个爱人,不是一个战士。我真的是个好爱人。”“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斯嘉丽强调说,现在,她生活的重心依然是工作。过去的成绩,让她在好莱坞年轻女星中脱颖而出,有余地挑选她喜欢的剧本。去年,她还发行了首张唱片——全部翻唱自民谣老将汤姆.韦茨作品的《AnywhereI Lay MyHead》。最近,她又发行了一首单曲,翻唱了杰夫.巴克利的歌。一般影星选择演而优则唱,结果往往会比较尴尬,但这事不会发生在斯嘉丽身上。“性感、醉人,让人久久难忘。”一位乐评人对斯嘉丽的演唱如此评价道。还有一位乐评人甚至表示,如果斯嘉丽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她大可以专心发展歌唱事业。的确,斯嘉丽的嗓音很特别,低沉,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诠释起汤姆.韦茨的作品很合适。“我是听汤姆.韦茨的歌长大的。是的,未来我想更多地经营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文/ 克莱尔

 

 

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

之而来的是多么闪亮的电影生涯。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斯嘉丽说:“那好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可我又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拍《马语者》时,我12岁,影片上映时,我14岁。中间那两年,我仿佛度过了一生的时间。我跟很多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带着无知的表演经历,天然质朴,是每个演员在最初阶段都经历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你的演技会不断进步,可最初的那种纯真和质朴,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斯嘉丽对自己的评价,未免有些苛刻。诚然,她在《马语者》中的表现的确出色,可17岁时,她在《幽灵世界》里贡献的演出一点也不逊色。从童星到成熟的女演员之间转型,在好莱坞历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斯嘉丽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跟不少演技派的明星出演过对手戏,比如和《迷失东京》中的老牌影星比尔.默里。这部由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文艺片,为斯嘉丽赢得了一座英国学院奖的影后奖杯。后来,她凭借《戴珍珠女孩的少女》又一次获得了英国学院奖的影后提名。尽管她的确演过一些烂片,比如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搭档的科幻动作片《神秘岛》,比如乏善可陈的《保姆日记》,但总体来讲,斯嘉丽的演出往往都能值回票价。“我很幸运。”她说,“我参与了许多好片的拍摄。”现在,斯嘉丽的目标是如何延长她的演艺生命。对于还不到25岁的她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显得似乎有点做作,但是,她的确就是如此急欲摆脱少女形象以及她所背负的性感符号。“我希望能快快成长,在电影工业里快快老去。许多女演员都是在三四十岁时才接到了她们演艺生涯中分量最重的角色。而我现在就想达到那个阶段。”“结婚是一种解放”斯嘉丽的抱怨绝不是“卖乖”或者“显摆”。对于她自己在娱乐圈激起的广泛兴趣和热议,她可能是真的疑惑不解:关于她和琳赛.洛翰不和的传闻,让她摸不着头脑;未曾谋面的流行歌手居然为她写了首歌(卡蒂.佩里的《我吻过一个女孩》);还有人愿意在eBay上花4万美元参加一个有她出席的派对,而她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擦过鼻涕的餐巾纸也被高价拍卖。“这些都是所谓‘媒体马戏表演’的一部分,”她说,“可为什么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我猜,这跟我平时比较自信、口无遮拦有关,所以我想我的确已经被贴上了这样那样的标签。”斯嘉丽说,最近《时尚》杂志上有关她私生活的一篇文章中,有不少子虚乌有的内容。跟琳赛.洛翰不和的八卦,便是一个例子。据说,琳赛.洛翰在纽约一家夜店的洗手间的墙上写了一句:“斯嘉丽.约翰森是个荡妇。”难怪斯嘉丽会不解。“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传闻,还是一个记者在采访时告诉我的。”她说,“我总共只见过林赛.洛翰几面而已,可是,只要你提到一个有名的人,媒体就疯啦。记者总爱用这样的语法,‘斯嘉丽回应与某某不和??’我觉得这都是些文字游戏,让读者觉得我在表达不满,但其实,那是没有的事!”斯嘉丽对隐私很看重,她希望保留自己的生活空间。几个月前,她与加拿大男星瑞恩.雷诺兹在认识19个月便闪电完婚,婚礼十分低调,在温哥华举行,直到她们戴着婚戒出双入对,媒体才恍然大悟。“已婚生活很甜蜜,谢谢。”她说,话题一涉及婚姻生活,她的戒心便很明显,“我觉得我终于进入了一个理想的状态。我长大了。我周遭的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结婚从不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她说,“我的父母在我13岁时就离婚了,那时,我觉得我非常明白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我以前认为,我只是有可能会结婚,但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结婚有没有为她带来安全感?“也许吧。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觉得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已经结婚了’的认识,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好像是得到了一种解放。”谈到婚姻对她生活的影响,斯嘉丽说她目前还没有什么体会,“你该过25年之后再来问我。”现在的她,享受的只是沐浴爱河中的心境。“我爱恋爱!”她说,“我是一个爱人,不是一个战士。我真的是个好爱人。”“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斯嘉丽强调说,现在,她生活的重心依然是工作。过去的成绩,让她在好莱坞年轻女星中脱颖而出,有余地挑选她喜欢的剧本。去年,她还发行了首张唱片——全部翻唱自民谣老将汤姆.韦茨作品的《AnywhereI Lay MyHead》。最近,她又发行了一首单曲,翻唱了杰夫.巴克利的歌。一般影星选择演而优则唱,结果往往会比较尴尬,但这事不会发生在斯嘉丽身上。“性感、醉人,让人久久难忘。”一位乐评人对斯嘉丽的演唱如此评价道。还有一位乐评人甚至表示,如果斯嘉丽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她大可以专心发展歌唱事业。的确,斯嘉丽的嗓音很特别,低沉,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诠释起汤姆.韦茨的作品很合适。“我是听汤姆.韦茨的歌长大的。是的,未来我想更多地经营
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


“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

 

音乐事业。我一直希望我能有机会试水不同的领域。我爱电影,但我也爱音乐和美术。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集流行明星、发明家、哲人于一身的著名设计师)!”过去,斯嘉丽与伍迪.艾伦合作了三部电影。《赛点》、《独家新闻》和《午夜巴塞罗那》,最后的这部喜剧作品获得的评价很高,在戛纳首映时收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甚至被很多影评人称作是伍迪.艾伦近年来最好的作品。在这部聪明、幽默且性感的喜剧片中,伍迪.艾伦回到他最擅长的讲故事路线。斯嘉丽扮演一位热情而开放的美国学生克里斯蒂娜,她与好朋友维姬(丽贝卡.霍尔饰)一起到巴塞罗那度暑假,在那里邂逅了风流多情的西班牙画家胡安.安东尼奥(哈维尔.巴登饰)以及他神秘且有点神经质的美丽前妻。对这部电影,斯嘉丽显然很满意。“每次我看我跟伍迪合作的电影,我都会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我在拍摄过程中永远想不到成品会是什么样。你不知道电影到底在讲什么,有没有意义。你只是一幕戏接一幕戏地拍,次序是打乱的,所以根本无法了解故事的框架。所以,这一次,我想我的意外,是高兴的那种,是惊喜。”当性感花瓶,不如开商店做生意但斯嘉丽最近拍摄的另一部电影、去年圣诞上映的《闪灵侠》,跟伍迪.艾伦的作品有着天壤之别。“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对吧?就是要尝试不同的东西呀。而且我真的很希望跟弗兰克.米勒合作。他是个天才。”斯嘉丽说。弗兰克.米勒是美国知名的漫画作家,之后试水影坛,他过去参与导演的作品有著名的《罪恶都市》,改编自他自己的同名漫画。现在,他又开始尝试改编别人的创作。《闪灵侠》的漫画原作者是威尔.艾斯纳。片中,斯嘉丽搭档塞缪尔.L.杰克逊和伊娃.门德斯,她饰演的角色名叫Silken Floss,让人联想到丝绸。“这是个很棒的名字。”她说,“很顺口啊。”毫无疑问,这部电影一定很得男性青少年观众的喜爱。“噢,这个,其实女孩和成年男性观众也喜欢呢。”她反对道。接下来她最想跟谁合作?“丹尼尔.戴-刘易斯。”她脱口而出,“我还想跟蒂姆.伯顿合作。我是个超级蒂姆.伯顿迷!”美女的绣球已经抛出,接下来,就看这位著名的老顽童导演(《剪刀手爱德华》、《蝙蝠侠》)敢不敢接了。也许,两个人联手,真的能让斯嘉丽摆脱所谓“性感偶像”的定位困扰。“我已经做过很多不同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只是不断扮演性感的花瓶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角色,那实在是浪费时间。我还不如在哪儿开家商店什么的,做做生意,说不定早就发达了呢!”她说着,暗暗发笑。她这么说当然只是开玩笑。毕竟,老得背负着“性感偶像”这样的标签,没点幽默感还真不行。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


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


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

音乐事业。我一直希望我能有机会试水不同的领域。我爱电影,但我也爱音乐和美术。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集流行明星、发明家、哲人于一身的著名设计师)!”过去,斯嘉丽与伍迪.艾伦合作了三部电影。《赛点》、《独家新闻》和《午夜巴塞罗那》,最后的这部喜剧作品获得的评价很高,在戛纳首映时收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甚至被很多影评人称作是伍迪.艾伦近年来最好的作品。在这部聪明、幽默且性感的喜剧片中,伍迪.艾伦回到他最擅长的讲故事路线。斯嘉丽扮演一位热情而开放的美国学生克里斯蒂娜,她与好朋友维姬(丽贝卡.霍尔饰)一起到巴塞罗那度暑假,在那里邂逅了风流多情的西班牙画家胡安.安东尼奥(哈维尔.巴登饰)以及他神秘且有点神经质的美丽前妻。对这部电影,斯嘉丽显然很满意。“每次我看我跟伍迪合作的电影,我都会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我在拍摄过程中永远想不到成品会是什么样。你不知道电影到底在讲什么,有没有意义。你只是一幕戏接一幕戏地拍,次序是打乱的,所以根本无法了解故事的框架。所以,这一次,我想我的意外,是高兴的那种,是惊喜。”当性感花瓶,不如开商店做生意但斯嘉丽最近拍摄的另一部电影、去年圣诞上映的《闪灵侠》,跟伍迪.艾伦的作品有着天壤之别。“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对吧?就是要尝试不同的东西呀。而且我真的很希望跟弗兰克.米勒合作。他是个天才。”斯嘉丽说。弗兰克.米勒是美国知名的漫画作家,之后试水影坛,他过去参与导演的作品有著名的《罪恶都市》,改编自他自己的同名漫画。现在,他又开始尝试改编别人的创作。《闪灵侠》的漫画原作者是威尔.艾斯纳。片中,斯嘉丽搭档塞缪尔.L.杰克逊和伊娃.门德斯,她饰演的角色名叫Silken Floss,让人联想到丝绸。“这是个很棒的名字。”她说,“很顺口啊。”毫无疑问,这部电影一定很得男性青少年观众的喜爱。“噢,这个,其实女孩和成年男性观众也喜欢呢。”她反对道。接下来她最想跟谁合作?“丹尼尔.戴-刘易斯。”她脱口而出,“我还想跟蒂姆.伯顿合作。我是个超级蒂姆.伯顿迷!”美女的绣球已经抛出,接下来,就看这位著名的老顽童导演(《剪刀手爱德华》、《蝙蝠侠》)敢不敢接了。也许,两个人联手,真的能让斯嘉丽摆脱所谓“性感偶像”的定位困扰。“我已经做过很多不同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只是不断扮演性感的花瓶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角色,那实在是浪费时间。我还不如在哪儿开家商店什么的,做做生意,说不定早就发达了呢!”她说着,暗暗发笑。她这么说当然只是开玩笑。毕竟,老得背负着“性感偶像”这样的标签,没点幽默感还真不行。
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

 

 

之而来的是多么闪亮的电影生涯。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斯嘉丽说:“那好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可我又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拍《马语者》时,我12岁,影片上映时,我14岁。中间那两年,我仿佛度过了一生的时间。我跟很多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带着无知的表演经历,天然质朴,是每个演员在最初阶段都经历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你的演技会不断进步,可最初的那种纯真和质朴,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斯嘉丽对自己的评价,未免有些苛刻。诚然,她在《马语者》中的表现的确出色,可17岁时,她在《幽灵世界》里贡献的演出一点也不逊色。从童星到成熟的女演员之间转型,在好莱坞历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斯嘉丽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跟不少演技派的明星出演过对手戏,比如和《迷失东京》中的老牌影星比尔.默里。这部由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文艺片,为斯嘉丽赢得了一座英国学院奖的影后奖杯。后来,她凭借《戴珍珠女孩的少女》又一次获得了英国学院奖的影后提名。尽管她的确演过一些烂片,比如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搭档的科幻动作片《神秘岛》,比如乏善可陈的《保姆日记》,但总体来讲,斯嘉丽的演出往往都能值回票价。“我很幸运。”她说,“我参与了许多好片的拍摄。”现在,斯嘉丽的目标是如何延长她的演艺生命。对于还不到25岁的她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显得似乎有点做作,但是,她的确就是如此急欲摆脱少女形象以及她所背负的性感符号。“我希望能快快成长,在电影工业里快快老去。许多女演员都是在三四十岁时才接到了她们演艺生涯中分量最重的角色。而我现在就想达到那个阶段。”“结婚是一种解放”斯嘉丽的抱怨绝不是“卖乖”或者“显摆”。对于她自己在娱乐圈激起的广泛兴趣和热议,她可能是真的疑惑不解:关于她和琳赛.洛翰不和的传闻,让她摸不着头脑;未曾谋面的流行歌手居然为她写了首歌(卡蒂.佩里的《我吻过一个女孩》);还有人愿意在eBay上花4万美元参加一个有她出席的派对,而她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擦过鼻涕的餐巾纸也被高价拍卖。“这些都是所谓‘媒体马戏表演’的一部分,”她说,“可为什么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我猜,这跟我平时比较自信、口无遮拦有关,所以我想我的确已经被贴上了这样那样的标签。”斯嘉丽说,最近《时尚》杂志上有关她私生活的一篇文章中,有不少子虚乌有的内容。跟琳赛.洛翰不和的八卦,便是一个例子。据说,琳赛.洛翰在纽约一家夜店的洗手间的墙上写了一句:“斯嘉丽.约翰森是个荡妇。”难怪斯嘉丽会不解。“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传闻,还是一个记者在采访时告诉我的。”她说,“我总共只见过林赛.洛翰几面而已,可是,只要你提到一个有名的人,媒体就疯啦。记者总爱用这样的语法,‘斯嘉丽回应与某某不和??’我觉得这都是些文字游戏,让读者觉得我在表达不满,但其实,那是没有的事!”斯嘉丽对隐私很看重,她希望保留自己的生活空间。几个月前,她与加拿大男星瑞恩.雷诺兹在认识19个月便闪电完婚,婚礼十分低调,在温哥华举行,直到她们戴着婚戒出双入对,媒体才恍然大悟。“已婚生活很甜蜜,谢谢。”她说,话题一涉及婚姻生活,她的戒心便很明显,“我觉得我终于进入了一个理想的状态。我长大了。我周遭的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结婚从不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她说,“我的父母在我13岁时就离婚了,那时,我觉得我非常明白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我以前认为,我只是有可能会结婚,但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结婚有没有为她带来安全感?“也许吧。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觉得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已经结婚了’的认识,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好像是得到了一种解放。”谈到婚姻对她生活的影响,斯嘉丽说她目前还没有什么体会,“你该过25年之后再来问我。”现在的她,享受的只是沐浴爱河中的心境。“我爱恋爱!”她说,“我是一个爱人,不是一个战士。我真的是个好爱人。”“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斯嘉丽强调说,现在,她生活的重心依然是工作。过去的成绩,让她在好莱坞年轻女星中脱颖而出,有余地挑选她喜欢的剧本。去年,她还发行了首张唱片——全部翻唱自民谣老将汤姆.韦茨作品的《AnywhereI Lay MyHead》。最近,她又发行了一首单曲,翻唱了杰夫.巴克利的歌。一般影星选择演而优则唱,结果往往会比较尴尬,但这事不会发生在斯嘉丽身上。“性感、醉人,让人久久难忘。”一位乐评人对斯嘉丽的演唱如此评价道。还有一位乐评人甚至表示,如果斯嘉丽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她大可以专心发展歌唱事业。的确,斯嘉丽的嗓音很特别,低沉,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诠释起汤姆.韦茨的作品很合适。“我是听汤姆.韦茨的歌长大的。是的,未来我想更多地经营

“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

 

 

之而来的是多么闪亮的电影生涯。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斯嘉丽说:“那好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可我又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拍《马语者》时,我12岁,影片上映时,我14岁。中间那两年,我仿佛度过了一生的时间。我跟很多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带着无知的表演经历,天然质朴,是每个演员在最初阶段都经历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你的演技会不断进步,可最初的那种纯真和质朴,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斯嘉丽对自己的评价,未免有些苛刻。诚然,她在《马语者》中的表现的确出色,可17岁时,她在《幽灵世界》里贡献的演出一点也不逊色。从童星到成熟的女演员之间转型,在好莱坞历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斯嘉丽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跟不少演技派的明星出演过对手戏,比如和《迷失东京》中的老牌影星比尔.默里。这部由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文艺片,为斯嘉丽赢得了一座英国学院奖的影后奖杯。后来,她凭借《戴珍珠女孩的少女》又一次获得了英国学院奖的影后提名。尽管她的确演过一些烂片,比如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搭档的科幻动作片《神秘岛》,比如乏善可陈的《保姆日记》,但总体来讲,斯嘉丽的演出往往都能值回票价。“我很幸运。”她说,“我参与了许多好片的拍摄。”现在,斯嘉丽的目标是如何延长她的演艺生命。对于还不到25岁的她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显得似乎有点做作,但是,她的确就是如此急欲摆脱少女形象以及她所背负的性感符号。“我希望能快快成长,在电影工业里快快老去。许多女演员都是在三四十岁时才接到了她们演艺生涯中分量最重的角色。而我现在就想达到那个阶段。”“结婚是一种解放”斯嘉丽的抱怨绝不是“卖乖”或者“显摆”。对于她自己在娱乐圈激起的广泛兴趣和热议,她可能是真的疑惑不解:关于她和琳赛.洛翰不和的传闻,让她摸不着头脑;未曾谋面的流行歌手居然为她写了首歌(卡蒂.佩里的《我吻过一个女孩》);还有人愿意在eBay上花4万美元参加一个有她出席的派对,而她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擦过鼻涕的餐巾纸也被高价拍卖。“这些都是所谓‘媒体马戏表演’的一部分,”她说,“可为什么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我猜,这跟我平时比较自信、口无遮拦有关,所以我想我的确已经被贴上了这样那样的标签。”斯嘉丽说,最近《时尚》杂志上有关她私生活的一篇文章中,有不少子虚乌有的内容。跟琳赛.洛翰不和的八卦,便是一个例子。据说,琳赛.洛翰在纽约一家夜店的洗手间的墙上写了一句:“斯嘉丽.约翰森是个荡妇。”难怪斯嘉丽会不解。“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传闻,还是一个记者在采访时告诉我的。”她说,“我总共只见过林赛.洛翰几面而已,可是,只要你提到一个有名的人,媒体就疯啦。记者总爱用这样的语法,‘斯嘉丽回应与某某不和??’我觉得这都是些文字游戏,让读者觉得我在表达不满,但其实,那是没有的事!”斯嘉丽对隐私很看重,她希望保留自己的生活空间。几个月前,她与加拿大男星瑞恩.雷诺兹在认识19个月便闪电完婚,婚礼十分低调,在温哥华举行,直到她们戴着婚戒出双入对,媒体才恍然大悟。“已婚生活很甜蜜,谢谢。”她说,话题一涉及婚姻生活,她的戒心便很明显,“我觉得我终于进入了一个理想的状态。我长大了。我周遭的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结婚从不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她说,“我的父母在我13岁时就离婚了,那时,我觉得我非常明白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我以前认为,我只是有可能会结婚,但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结婚有没有为她带来安全感?“也许吧。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觉得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已经结婚了’的认识,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好像是得到了一种解放。”谈到婚姻对她生活的影响,斯嘉丽说她目前还没有什么体会,“你该过25年之后再来问我。”现在的她,享受的只是沐浴爱河中的心境。“我爱恋爱!”她说,“我是一个爱人,不是一个战士。我真的是个好爱人。”“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斯嘉丽强调说,现在,她生活的重心依然是工作。过去的成绩,让她在好莱坞年轻女星中脱颖而出,有余地挑选她喜欢的剧本。去年,她还发行了首张唱片——全部翻唱自民谣老将汤姆.韦茨作品的《AnywhereI Lay MyHead》。最近,她又发行了一首单曲,翻唱了杰夫.巴克利的歌。一般影星选择演而优则唱,结果往往会比较尴尬,但这事不会发生在斯嘉丽身上。“性感、醉人,让人久久难忘。”一位乐评人对斯嘉丽的演唱如此评价道。还有一位乐评人甚至表示,如果斯嘉丽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她大可以专心发展歌唱事业。的确,斯嘉丽的嗓音很特别,低沉,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诠释起汤姆.韦茨的作品很合适。“我是听汤姆.韦茨的歌长大的。是的,未来我想更多地经营

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之而来的是多么闪亮的电影生涯。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斯嘉丽说:“那好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可我又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拍《马语者》时,我12岁,影片上映时,我14岁。中间那两年,我仿佛度过了一生的时间。我跟很多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带着无知的表演经历,天然质朴,是每个演员在最初阶段都经历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你的演技会不断进步,可最初的那种纯真和质朴,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


斯嘉丽对自己的评价,未免有些苛刻。诚然,她在《马语者》中的表现的确出色,可17岁时,她在《幽灵世界》里贡献的演出一点也不逊色。从童星到成熟的女演员之间转型,在好莱坞历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斯嘉丽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跟不少演技派的明星出演过对手戏,比如和《迷失东京》中的老牌影星比尔.默里。这部由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文艺片,为斯嘉丽赢得了一座英国学院奖的影后奖杯。后来,她凭借《戴珍珠女孩的少女》又一次获得了英国学院奖的影后提名。尽管她的确演过一些烂片,比如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搭档的科幻动作片《神秘岛》,比如乏善可陈的《保姆日记》,但总体来讲,斯嘉丽的演出往往都能值回票价。“我很幸运。”她说,“我参与了许多好片的拍摄。”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现在,斯嘉丽的目标是如何延长她的演艺生命。对于还不到25岁的她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显得似乎有点做作,但是,她的确就是如此急欲摆脱少女形象以及她所背负的性感符号。“我希望能快快成长,在电影工业里快快老去。许多女演员都是在三四十岁时才接到了她们演艺生涯中分量最重的角色。而我现在就想达到那个阶段。”

 

 

“结婚是一种解放”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斯嘉丽的抱怨绝不是“卖乖”或者“显摆”。对于她自己在娱乐圈激起的广泛兴趣和热议,她可能是真的疑惑不解:关于她和琳赛.洛翰不和的传闻,让她摸不着头脑;未曾谋面的流行歌手居然为她写了首歌(卡蒂.佩里的《我吻过一个女孩》);还有人愿意在eBay上花4万美元参加一个有她出席的派对,而她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擦过鼻涕的餐巾纸也被高价拍卖。“这些都是所谓‘媒体马戏表演’的一部分,”她说,“可为什么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我猜,这跟我平时比较自信、口无遮拦有关,所以我想我的确已经被贴上了这样那样的标签。”


斯嘉丽说,最近《时尚》杂志上有关她私生活的一篇文章中,有不少子虚乌有的内容。跟琳赛.洛翰不和的八卦,便是一个例子。据说,琳赛.洛翰在纽约一家夜店的洗手间的墙上写了一句:“斯嘉丽.约翰森是个荡妇。”难怪斯嘉丽会不解。“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传闻,还是一个记者在采访时告诉我的。”她说,“我总共只见过林赛.洛翰几面而已,可是,只要你提到一个有名的人,媒体就疯啦。记者总爱用这样的语法,‘斯嘉丽回应与某某不和??’我觉得这都是些文字游戏,让读者觉得我在表达不满,但其实,那是没有的事!”

音乐事业。我一直希望我能有机会试水不同的领域。我爱电影,但我也爱音乐和美术。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集流行明星、发明家、哲人于一身的著名设计师)!”过去,斯嘉丽与伍迪.艾伦合作了三部电影。《赛点》、《独家新闻》和《午夜巴塞罗那》,最后的这部喜剧作品获得的评价很高,在戛纳首映时收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甚至被很多影评人称作是伍迪.艾伦近年来最好的作品。在这部聪明、幽默且性感的喜剧片中,伍迪.艾伦回到他最擅长的讲故事路线。斯嘉丽扮演一位热情而开放的美国学生克里斯蒂娜,她与好朋友维姬(丽贝卡.霍尔饰)一起到巴塞罗那度暑假,在那里邂逅了风流多情的西班牙画家胡安.安东尼奥(哈维尔.巴登饰)以及他神秘且有点神经质的美丽前妻。对这部电影,斯嘉丽显然很满意。“每次我看我跟伍迪合作的电影,我都会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我在拍摄过程中永远想不到成品会是什么样。你不知道电影到底在讲什么,有没有意义。你只是一幕戏接一幕戏地拍,次序是打乱的,所以根本无法了解故事的框架。所以,这一次,我想我的意外,是高兴的那种,是惊喜。”当性感花瓶,不如开商店做生意但斯嘉丽最近拍摄的另一部电影、去年圣诞上映的《闪灵侠》,跟伍迪.艾伦的作品有着天壤之别。“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对吧?就是要尝试不同的东西呀。而且我真的很希望跟弗兰克.米勒合作。他是个天才。”斯嘉丽说。弗兰克.米勒是美国知名的漫画作家,之后试水影坛,他过去参与导演的作品有著名的《罪恶都市》,改编自他自己的同名漫画。现在,他又开始尝试改编别人的创作。《闪灵侠》的漫画原作者是威尔.艾斯纳。片中,斯嘉丽搭档塞缪尔.L.杰克逊和伊娃.门德斯,她饰演的角色名叫Silken Floss,让人联想到丝绸。“这是个很棒的名字。”她说,“很顺口啊。”毫无疑问,这部电影一定很得男性青少年观众的喜爱。“噢,这个,其实女孩和成年男性观众也喜欢呢。”她反对道。接下来她最想跟谁合作?“丹尼尔.戴-刘易斯。”她脱口而出,“我还想跟蒂姆.伯顿合作。我是个超级蒂姆.伯顿迷!”美女的绣球已经抛出,接下来,就看这位著名的老顽童导演(《剪刀手爱德华》、《蝙蝠侠》)敢不敢接了。也许,两个人联手,真的能让斯嘉丽摆脱所谓“性感偶像”的定位困扰。“我已经做过很多不同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只是不断扮演性感的花瓶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角色,那实在是浪费时间。我还不如在哪儿开家商店什么的,做做生意,说不定早就发达了呢!”她说着,暗暗发笑。她这么说当然只是开玩笑。毕竟,老得背负着“性感偶像”这样的标签,没点幽默感还真不行。


斯嘉丽对隐私很看重,她希望保留自己的生活空间。几个月前,她与加拿大男星瑞恩.雷诺兹在认识19个月便闪电完婚,婚礼十分低调,在温哥华举行,直到她们戴着婚戒出双入对,媒体才恍然大悟。“已婚生活很甜蜜,谢谢。”她说,话题一涉及婚姻生活,她的戒心便很明显,“我觉得我终于进入了一个理想的状态。我长大了。我周遭的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


“结婚从不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她说,“我的父母在我13岁时就离婚了,那时,我觉得我非常明白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我以前认为,我只是有可能会结婚,但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结婚有没有为她带来安全感?“也许吧。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觉得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已经结婚了’的认识,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好像是得到了一种解放。”


谈到婚姻对她生活的影响,斯嘉丽说她目前还没有什么体会,“你该过25年之后再来问我。”现在的她,享受的只是沐浴爱河中的心境。“我爱恋爱!”她说,“我是一个爱人,不是一个战士。我真的是个好爱人。”

 

 

“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

之而来的是多么闪亮的电影生涯。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斯嘉丽说:“那好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可我又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拍《马语者》时,我12岁,影片上映时,我14岁。中间那两年,我仿佛度过了一生的时间。我跟很多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带着无知的表演经历,天然质朴,是每个演员在最初阶段都经历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你的演技会不断进步,可最初的那种纯真和质朴,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斯嘉丽对自己的评价,未免有些苛刻。诚然,她在《马语者》中的表现的确出色,可17岁时,她在《幽灵世界》里贡献的演出一点也不逊色。从童星到成熟的女演员之间转型,在好莱坞历来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斯嘉丽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跟不少演技派的明星出演过对手戏,比如和《迷失东京》中的老牌影星比尔.默里。这部由索菲亚.科波拉执导的文艺片,为斯嘉丽赢得了一座英国学院奖的影后奖杯。后来,她凭借《戴珍珠女孩的少女》又一次获得了英国学院奖的影后提名。尽管她的确演过一些烂片,比如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搭档的科幻动作片《神秘岛》,比如乏善可陈的《保姆日记》,但总体来讲,斯嘉丽的演出往往都能值回票价。“我很幸运。”她说,“我参与了许多好片的拍摄。”现在,斯嘉丽的目标是如何延长她的演艺生命。对于还不到25岁的她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显得似乎有点做作,但是,她的确就是如此急欲摆脱少女形象以及她所背负的性感符号。“我希望能快快成长,在电影工业里快快老去。许多女演员都是在三四十岁时才接到了她们演艺生涯中分量最重的角色。而我现在就想达到那个阶段。”“结婚是一种解放”斯嘉丽的抱怨绝不是“卖乖”或者“显摆”。对于她自己在娱乐圈激起的广泛兴趣和热议,她可能是真的疑惑不解:关于她和琳赛.洛翰不和的传闻,让她摸不着头脑;未曾谋面的流行歌手居然为她写了首歌(卡蒂.佩里的《我吻过一个女孩》);还有人愿意在eBay上花4万美元参加一个有她出席的派对,而她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擦过鼻涕的餐巾纸也被高价拍卖。“这些都是所谓‘媒体马戏表演’的一部分,”她说,“可为什么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我猜,这跟我平时比较自信、口无遮拦有关,所以我想我的确已经被贴上了这样那样的标签。”斯嘉丽说,最近《时尚》杂志上有关她私生活的一篇文章中,有不少子虚乌有的内容。跟琳赛.洛翰不和的八卦,便是一个例子。据说,琳赛.洛翰在纽约一家夜店的洗手间的墙上写了一句:“斯嘉丽.约翰森是个荡妇。”难怪斯嘉丽会不解。“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传闻,还是一个记者在采访时告诉我的。”她说,“我总共只见过林赛.洛翰几面而已,可是,只要你提到一个有名的人,媒体就疯啦。记者总爱用这样的语法,‘斯嘉丽回应与某某不和??’我觉得这都是些文字游戏,让读者觉得我在表达不满,但其实,那是没有的事!”斯嘉丽对隐私很看重,她希望保留自己的生活空间。几个月前,她与加拿大男星瑞恩.雷诺兹在认识19个月便闪电完婚,婚礼十分低调,在温哥华举行,直到她们戴着婚戒出双入对,媒体才恍然大悟。“已婚生活很甜蜜,谢谢。”她说,话题一涉及婚姻生活,她的戒心便很明显,“我觉得我终于进入了一个理想的状态。我长大了。我周遭的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结婚从不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她说,“我的父母在我13岁时就离婚了,那时,我觉得我非常明白婚姻是多么脆弱的东西。我以前认为,我只是有可能会结婚,但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结婚有没有为她带来安全感?“也许吧。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觉得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已经结婚了’的认识,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好像是得到了一种解放。”谈到婚姻对她生活的影响,斯嘉丽说她目前还没有什么体会,“你该过25年之后再来问我。”现在的她,享受的只是沐浴爱河中的心境。“我爱恋爱!”她说,“我是一个爱人,不是一个战士。我真的是个好爱人。”“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斯嘉丽强调说,现在,她生活的重心依然是工作。过去的成绩,让她在好莱坞年轻女星中脱颖而出,有余地挑选她喜欢的剧本。去年,她还发行了首张唱片——全部翻唱自民谣老将汤姆.韦茨作品的《AnywhereI Lay MyHead》。最近,她又发行了一首单曲,翻唱了杰夫.巴克利的歌。一般影星选择演而优则唱,结果往往会比较尴尬,但这事不会发生在斯嘉丽身上。“性感、醉人,让人久久难忘。”一位乐评人对斯嘉丽的演唱如此评价道。还有一位乐评人甚至表示,如果斯嘉丽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她大可以专心发展歌唱事业。的确,斯嘉丽的嗓音很特别,低沉,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诠释起汤姆.韦茨的作品很合适。“我是听汤姆.韦茨的歌长大的。是的,未来我想更多地经营

 

 

斯嘉丽强调说,现在,她生活的重心依然是工作。过去的成绩,让她在好莱坞年轻女星中脱颖而出,有余地挑选她喜欢的剧本。去年,她还发行了首张唱片——全部翻唱自民谣老将汤姆.韦茨作品的《AnywhereI Lay MyHead》。最近,她又发行了一首单曲,翻唱了杰夫.巴克利的歌。一般影星选择演而优则唱,结果往往会比较尴尬,但这事不会发生在斯嘉丽身上。“性感、醉人,让人久久难忘。”一位乐评人对斯嘉丽的演唱如此评价道。还有一位乐评人甚至表示,如果斯嘉丽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她大可以专心发展歌唱事业。的确,斯嘉丽的嗓音很特别,低沉,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诠释起汤姆.韦茨的作品很合适。“我是听汤姆.韦茨的歌长大的。是的,未来我想更多地经营音乐事业。我一直希望我能有机会试水不同的领域。我爱电影,但我也爱音乐和美术。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菲利普.斯塔克(集流行明星、发明家、哲人于一身的著名设计师)!”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过去,斯嘉丽与伍迪.艾伦合作了三部电影。《赛点》、《独家新闻》和《午夜巴塞罗那》,最后的这部喜剧作品获得的评价很高,在戛纳首映时收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甚至被很多影评人称作是伍迪.艾伦近年来最好的作品。在这部聪明、幽默且性感的喜剧片中,伍迪.艾伦回到他最擅长的讲故事路线。斯嘉丽扮演一位热情而开放的美国学生克里斯蒂娜,她与好朋友维姬(丽贝卡.霍尔饰)一起到巴塞罗那度暑假,在那里邂逅了风流多情的西班牙画家胡安.安东尼奥(哈维尔.巴登饰)以及他神秘且有点神经质的美丽前妻。


对这部电影,斯嘉丽显然很满意。“每次我看我跟伍迪合作的电影,我都会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我在拍摄过程中永远想不到成品会是什么样。你不知道电影到底在讲什么,有没有意义。你只是一幕戏接一幕戏地拍,次序是打乱的,所以根本无法了解故事的框架。所以,这一次,我想我的意外,是高兴的那种,是惊喜。”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在24岁的斯嘉丽.约翰逊身上,仿佛能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的影子。这位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结婚都保密到家的性感女神,最近又因为过分支持奥巴马,让自己一度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文 克莱尔对于自己成为现代女性性感标志这件事,斯嘉丽.约翰逊至今都疑惑不解。看着她,仿佛看到正值最好年华的玛丽莲.梦露或者索菲亚.罗兰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一样的曲线,一样大胆的着装风格。或许,你会因此理解所谓的大银幕“S 小姐情结”——这个24岁的姑娘,从8 岁的男孩到80岁的老头,无人不为她倾倒,这其中当然包括视她为缪斯女神的导演伍迪.艾伦,他今年74岁。甚至女人也欣赏她的魅力,据说,她拥有女人最羡慕的身材。“噢,好吧,这个??”斯嘉丽.约翰逊用她略带沙哑的招牌嗓音轻声说,“老实说,这从来不是我的期待。我觉得,性感这玩意儿是随着特定的年纪而来的,等我老了,也会失去它。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而外人就想把你变成一种商品,对吧?”如斯嘉丽所说,今时今日的性感形象并非她刻意的追求,所以她也并不介意她的性感是怎么被外人利用的。最近,她有两部新片问世,与德鲁.巴黎摩尔和詹妮弗.安妮斯顿合作的喜剧《他没那么喜欢你》和弗兰克.米勒的《闪灵侠》。后者改编自同名漫画,斯嘉丽在片中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只要身穿紧身衣手持夺命索随便摆两个Pose,就能保证广大少男争先恐后买票去影院争睹她的风采,而他们可怜的小女朋友们只能寻思着去买个神奇文胸来收回男友的心。“我是受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些女影星的启发,那种华丽的性感??你知道,那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我就喜欢那种样子。”斯嘉丽说。支持奥巴马,惹来大麻烦平日里,斯嘉丽一点也不华丽,她通常只是扎个马尾,穿牛仔裤、球鞋,上身套件羊毛衫。她的手臂上最近添了一个刺青,是一个日出的造型。私底下的她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反应快、表达能力强,而且相当冷静。看起来,她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些。的确,身材不高的她,这么一身休闲打扮,就算经过你的身边也未必会引起你的注意,只是她身后两个块头比两个她还大的保镖,让这种可能性降为零。可是,只要面对镜头,斯嘉丽便脱胎换骨。她的眼神和她的表情,在她这一代女明星的脸上是绝对看不到的。一会儿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那种能在暗处熠熠生辉的恬静面容,一会儿又成了《黑色大丽花》中那样风情万种的40年代美女。“很难理解你是怎么在人们心目中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形象,”她说,“有趣的是,我其实过着平静而朴素的生活。偶尔出席一下电影的首映式或者慈善活动,其他的时间里,我都安安静静地过我的日子。而且,真的,我所过的真是十分平常的生活。”最近斯嘉丽还因为支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惹上了大麻烦。斯嘉丽向来行事低调,连去年与瑞恩.雷诺兹结婚都保密到家,可她在表达政见时却有些粗线条——不但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一周帮奥巴马拉票,并主动透露曾收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寄来的电子邮件感谢函。结果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有杂志讽刺她为“花痴”。面对指责,斯嘉丽激动地用女权主义的口吻为自己辩驳:“如果我是乔治.克鲁尼,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写。他们还以‘她胆敢企图破坏奥巴马和米歇尔的婚姻’这种态度来看待我!”尴尬的是,奥巴马后来特别发表了声明,指出当时是斯嘉丽.约翰逊写信给他的顾问表达支持之意,他才回信给她,并在新闻频道中24小时放送,企图平息来自外界的质疑。斯嘉丽只好苦笑着说:“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得到教训了。”不过,斯嘉丽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支持奥巴马的立场,上月,她还前去华盛顿目睹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盛况。尽管她没有机会与奥巴马本人面对面,可是,她说她能挤在人群之中见证这一时刻,就很高兴了。“我挤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中,几乎看不到什么??不过,这还是一次很了不起的体验。”她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很高兴我能参与其中。”“性感女神”只是暂时的标签还是个小姑娘时,斯嘉丽便开始成为聚光灯的焦点了。她出生在纽约,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此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母亲梅兰妮是影视制片人,她的父亲卡斯腾生于丹麦,是一位建筑师。斯嘉丽很爱表演,而且从小爱唱歌跳舞。上小学那会儿,她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或者在电影里客串个小角色。真正在电影圈成名,要等到罗伯特.雷德福执导的《马语者》上映,她在片中演了一个因为目睹了一幕惨剧而精神遭受重创的乖戾女孩。影片上映时,她14岁。那部影片让人们相信,斯嘉丽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小演员,有着无限的潜力。尽管那部影片在当时取得的成功已算轰动,但哪怕斯嘉丽本人都不曾想到,随

当性感花瓶,不如开商店做生意

 

 

但斯嘉丽最近拍摄的另一部电影、去年圣诞上映的《闪灵侠》,跟伍迪.艾伦的作品有着天壤之别。“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对吧?就是要尝试不同的东西呀。而且我真的很希望跟弗兰克.米勒合作。他是个天才。”斯嘉丽说。弗兰克.米勒是美国知名的漫画作家,之后试水影坛,他过去参与导演的作品有著名的《罪恶都市》,改编自他自己的同名漫画。现在,他又开始尝试改编别人的创作。《闪灵侠》的漫画原作者是威尔.艾斯纳。片中,斯嘉丽搭档塞缪尔.L.杰克逊和伊娃.门德斯,她饰演的角色名叫Silken Floss,让人联想到丝绸。“这是个很棒的名字。”她说,“很顺口啊。”


毫无疑问,这部电影一定很得男性青少年观众的喜爱。“噢,这个,其实女孩和成年男性观众也喜欢呢。”她反对道。接下来她最想跟谁合作?“丹尼尔.戴-刘易斯。”她脱口而出,“我还想跟蒂姆.伯顿合作。我是个超级蒂姆.伯顿迷!”美女的绣球已经抛出,接下来,就看这位著名的老顽童导演(《剪刀手爱德华》、《蝙蝠侠》)敢不敢接了。也许,两个人联手,真的能让斯嘉丽摆脱所谓“性感偶像”的定位困扰。“我已经做过很多不同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只是不断扮演性感的花瓶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角色,那实在是浪费时间。我还不如在哪儿开家商店什么的,做做生意,说不定早就发达了呢!”她说着,暗暗发笑。她这么说当然只是开玩笑。毕竟,老得背负着“性感偶像”这样的标签,没点幽默感还真不行。

斯嘉丽.约翰逊:21 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