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2008 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  

2008-04-01 16:40:14|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 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
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

 

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

 

   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 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 年。

 

   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亚马逊危机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

 

   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 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

 

   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 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

 

   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

 

   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 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 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

 

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

 

   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

 

   “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

 

   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 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 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 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

 

 对话贝尔特拉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B=《外滩画报》
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

 

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

 

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

 

B:在你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

 

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

 

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

 

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

 

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

 

的亚马逊之行。他接受《卫报》采访时回忆,“火光四起,飞机笼罩在烟雾里,非常危险,拍摄也变得很困难。”他说,亚马逊当地的农民非常抵触外来环保人员,加之频频发生暴力事件,很多时候拍照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今年1月,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主页上刊发新闻《亚马逊雨林砍伐加剧》。文中引用巴西政府的数据,2007年8 月至12 月,3235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遭到砍伐,创历史新高。但绿色和平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更详尽的卫星图像显示,短短的5个月里,近700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已被摧毁。绿色和平指出,为了获得更多的牧场和农田,亚马逊地区的农民们大量摧毁雨林,这是导致亚马逊雨林退化的主要动因。但贝尔特拉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造成亚马逊危机的原因,他说自己不是科学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留住这最震撼人心的景象,图片的力量往往是最令人震惊的。”冰川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他并没有到中国工作的计划,但很关注青藏高原冰川的现状。2007年4月,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支“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考察的结果并不乐观。绿色和平摄影师约翰·诺维斯仿效贝尔特拉的做法,拍摄了珠穆朗玛峰中绒布冰川的全景图,与1968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图片形成强烈对比: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冰川不断融化,冰塔林大幅后退,变得稀稀疏疏。“不幸的是,全球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演绎同样的故事。”贝尔特拉说。此次获得全球年度图片奖的系列图片里,有一组贝尔特拉拍摄于南大洋鲸类避难区的照片。2007年1月,贝尔特拉随同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远赴南大洋。之前,贝尔特拉曾4次跟随绿色和平的破冰船抵达北极。再次目睹南大洋的冰川,他感到很震惊。2007年2月14日,他在直升机上拍下这样一张图片:冰山的底部开始融化,蔚蓝色的海清晰可见,冰山旁是大块青灰色的裸露的冻土。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你可以看见大块的冰架孤零零地如同雕塑一般耸立在茫茫大海中。贝尔特拉为这组照片取名为《罗斯海巨型冰架》。作为南极洲最大的冰架,罗斯海冰架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科学家们预测,罗斯海冰架的崩裂或消失都将引发地球大灾难。 过去的50年,南极半岛数个冰架已解体或缩小,已有六个冰架完全消失,其中被誉为南极洲五大冰架之一的拉森B冰架的坍塌最为轰动。2002 年,这个巨大的冰架在短短30多天里完全消失。 3 月25日,美国科学家借助卫星图像证实,南极洲西部受到坍塌威胁最大的威尔金斯冰架突然崩裂,一块面积相当于7个美国纽约曼哈顿区的巨大冰川从冰架上断裂入海。科学家警告说,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卫星图像显示,这块冰川面积约415平方公里,今年2 月28 日起出现融化和从冰架崩裂的迹象。正如贝尔特拉为绿色和平录制的获奖感言:从对亚马逊雨林受到破坏时的“震惊”,到发现罗斯海冰架时产生的“敬畏”,他的作品拍摄了同一类题材,关注“全球变暖”。也正是因为对这一题材的持续关注,2007年底,贝尔特拉成为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简称“ILCP”)的一员。ILCP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满怀生态保护理念的一流摄影师组成,“野性中国”创办者奚志农是该组织唯一一位中国摄影师。对话贝尔特拉“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外滩画报》D=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B:为什么关注亚马逊河流域?你在那里拍摄了多久?D:2005年底,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其有记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事件。绿色和平迅速派遣我到这一地区进行拍摄,希望记录正在亚马逊河发生的一切。那一次我在巴西呆了两周,但拍摄只用了一个星期。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在空中完成拍摄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一架小飞机,它非常狭窄;我不得不坐在飞行员身后,从窗户上的一个洞往外拍摄,这个洞和我的相机镜头一样大。B: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困难?D:在雨林工作有很多困难:闷热、潮湿以及无所不在的蚊虫。蚂蚁也成了威胁,它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大量繁殖,蛀蚀我们租用的船只,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也没有带来疟疾。一旦你试图去保护亚马逊,你会发现敌人很多。B:几年的时间里,你镜头下的亚马逊河流域发生了什么变化?D:以亚马逊雨林为例,它的变化非常快,森林砍伐已经破坏了17%的雨林。雪上加霜的是,大火在异常干燥的森林中蔓延,数千公顷雨林葬身火海。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河的干涸,当我最早被派往亚马逊地区去拍摄干旱危机时,我一度觉得很荒诞,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它怎么可能会干涸呢?但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巴西是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巴西,75%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雨林燃烧。B:在你

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

 

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

 

看来,亚马逊雨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D:在我看来,全球变暖造成的平均气温升高和砍伐造成的雨林消失应该是主要的原因。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原始森林的保护,作为一个NGO组织,它成功地告诉世界,亚马逊雨林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那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B:除了亚马逊河,你还关注哪些地区的生态问题?D:我到过不少地方,在我看来,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和森林遭到砍伐是引发全球变暖、降水减少和土地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我最关心这个地球上的雨林,我也希望有机会前往亚洲和非洲等地工作。B:能否谈谈你的几次北极之行?D:1997 年到2000 年,我连续参加了4次夏季北极远征队,乘坐了绿色和平的破冰船并观赏了北极日出。我们已经记录了早期全球变暖对北极这一偏远的生态系统的影响。北冰洋的水下世界丰富多彩,但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对其水下居民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举个例子,北极熊在寒冷的冰面上狩猎为生,但现在它们正面临一个悲惨的未来。B: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一只北极熊站在一块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岌岌可危。D:为了拍到好照片,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船头等候。那一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的船只正沿着冰面的边缘处慢慢漂流,这只巨大的北极熊慢慢走近。我很幸运,捕捉到它跳上浮冰的那一刻。B:作为一个摄影师,目睹现在的生态灾难,你的立场是什么?D:我力图告诉公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我的这些图片是一种唤醒公众意识的工具,我希望触动他们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应该为这个星球做些什么?图片的力量往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希望能借此引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积极重视。B: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变暖,你怎样通过图片的方式展现这一话题?D:公众直观地认识并了解全球变暖,这只是第一步,当务之急是寻找解决之道。在我看来,展现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寻找并且拍摄那些典型的、极端的例子,借此告诉公众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使其震惊并有所行动。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B:为什么将摄影作为你的职业?

 

D:孩提时代,我就拍摄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在马德里的一所大学读生物学,偶然得到了一个做摄影师的机会。我并没有选择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它只是恰好发生了。

2008全球年度图片奖获得者丹尼尔·贝尔特拉专访用镜头记录“全球变暖”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作为绿色和平的签约摄影师,贝尔特拉多次拍摄不断消亡的南北极冰川,见证亚马逊河流域的种种危机,两度获得荷赛奖。戈尔在其著名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中,采用了他拍摄的7张照片。3 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他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的全球视野特别奖。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他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文 李琴 图 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7年,凭借一部《不能忽视的真相》,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获得两项大奖: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和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两次颁奖礼上,如果戈尔向那些好莱坞明星们学习,念上一段冗长的感谢词,他也许会提到一个名字——摄影师丹尼尔·贝尔特拉。 2004年1月,贝尔特拉拍摄了一张阿根廷乌普撒拉冰川的全景照片。76年前,一张拍摄于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的照片里,人们目之所及,冰川一望无际,如同河流般绵延不绝;而在贝尔特拉的镜头里,大量冰川融化,冰塔林稀稀疏疏,只留下大片裸露的河床。此后,这组照片开始在世界各地传阅,并最终出现在戈尔的纪录片里,成为他宣传全球变暖的最好佐证。这不是戈尔首次采用贝尔特拉的图片,在制作有关全球变暖的幻灯片里,他也采用了另外6张由贝尔特拉拍摄的图片。“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项目,我很荣幸。”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贝尔特拉表示。 现年43岁的贝尔特拉是西班牙人,1990年签约成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摄影师。3月,凭借保护亚马逊雨林和南大洋冰川的系列图片,贝尔特拉获得第65届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的全球视野特别奖。POYi(Pictures of theYearInternational)是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创始于1943年。此前,贝尔特拉拍摄的《干旱的亚马逊河》获2005年荷赛奖自然类组照三等奖,《昔日雨林,今日沙丘》赢得了2006年华赛奖自然与环保单幅金奖,《西亚马逊林区的大豆田》获2007年荷赛奖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从2001年开始,贝尔特拉每年都会飞抵巴西亚马逊河流域,进行为期几周的拍摄。谈及最新的拍摄计划,贝尔特拉的回答是“重返亚马逊”,“这个地球上最大、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已经危在旦夕,我们需要马上行动起来。”亚马逊危机 2005 年10月,亚马逊河流域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巴西小城巴莱林亚大旱,船只在接近干涸的河床上搁浅,水牛艰难地寻找着最后的水源地,死鱼臭气熏天。 2007 年9月,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为了腾出空地种植大豆、饲养水牛,当地农民放火焚烧森林,烟雾萦绕整个亚马逊雨林,遮云蔽日。这是贝尔特拉镜头下的亚马逊。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世界之肺”。在这片每公顷最多生长300个树种的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近10%的哺乳动物和15%的已知陆上植物。但在贝尔特拉拍摄的照片里,“世界之肺”已经千疮百孔。“几年时间,亚马逊雨林退缩的速度非常快。”据巴西政府提供的数据,17%的雨林已经彻底消失,还有更多的雨林遭到破坏性砍伐或烧毁。 2005年,贝尔特拉接到一个任务,拍摄干旱的亚马逊河。在那里,大量的河域断流,交通成了大问题。为了到达一些小村落,贝尔特拉不得不一次次更换交通工具;他乘坐的船越来越小,心情也越来越难受,“我们租的独木舟全都干裂了,水渗了进来,臭气熏天。你无法想象我拍摄这些照片时闻到的气味。”因为干旱,成千上万条腐烂的死鱼覆盖了地面,几十只秃鹰前来啄食。在大部分时间里,贝尔特拉只能蜷缩在两人座的水上直升机里进行航拍。甚至这架小飞机也很难找到足够大的水面来降落了。雨季在次年1月份来临,但好运并没有因此到来。随后的几个月,贝尔特拉两次重返亚马逊,但他拍摄的主题却变成了“洪水”。 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表报告《温室中的干旱和大火——亚马逊的恶性循环》:到2030年,气候变化的恶性循环以及森林退化将摧毁或严重破坏将近60%的亚马逊森林;亚马逊森林退化将释放555 亿到969亿吨的二氧化碳,其最高值超过全球温室气体两年的排放量总和。报告称,“对亚马逊森林的保护一旦失败,不仅是居住在亚马逊区域数百万居民的灾难,还将对全球气候的稳定性造成灾难性破坏。”但情况并无好转。同年10月,英国《卫报》刊登整版文章《亚马逊又烧起来了》;其中,贝尔特拉拍摄的大幅照片里,亚马逊森林烟雾弥漫。那时,贝尔特拉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

 

B:为什么选择与绿色和平合作?

 

D:少年时期,我就非常关心地球环境,所以我喜欢生物和摄影。加入绿色和平,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绿色和平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组织之一,专业、严谨并且不断创新。值得一提的是,绿色和平擅长运用图片和影像来暴露生态危机。

 

B:除了环境类的图片,你是否考虑拍摄其他类型的照片,比如人物或战争?

 

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摄影师;之后,我在法国伽玛(Gamma)图片社工作了10年。在此期间我拍摄了所有类型的图片:新闻、政治、社会和体育??过去的8 年里,我专注于拍摄我最为关注的图片类型:环境。

 

B:你最欣赏的摄影师是谁?

 

D:已故摄影师盖仑·洛威尔。。他在户外摄影中对色彩、光影的创造性运用令人尊崇。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