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  

2008-04-01 16:37:3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3 月15日, “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怀抱着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B=《外滩画报 》L= 李宗盛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
他出新的东西。每个人都最清楚自己是谁,人们都说一个人成名了,很容易迷惑。其实不会的,他晚上睡觉自己在被窝里会想,我到底做了什么?B:今天, 你带来了一把你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吉他。你的吉他和其他品牌的吉他比有什么竞争力?你并不是一个专业做吉他的人,为什么要坚持自己做?L:我并没有从一个很商业的出发点去做。如果我要做个品牌出来,我第一天就开始贴牌代工就好。可以说,到现在为止,市面上出现的每一把“LEE”吉他,都是我李宗盛亲手做的。我很感谢你问我这个品牌有什么竞争力,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所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去做点事,给音乐人们一些新的选择。我很多朋友在都在用我做的吉他。B:今年你正好50岁,你提到今年会是你的新开始,这个开始,是音乐上的再出发,还是人生的再选择?L:都有。比如我新的专辑,我要找到新的观点、用新的方法来讲这些事情。从早期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梦醒时分》,一路走下去,到2000年创作的《阴天》,我花了20年来完成我作词上的改变。我希望现在我也能有个新的东西。我开始做琴、练琴,这改变了我作曲的习惯,比如和声、技法等。这几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后,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我还觉得蛮开心的。希望大家听到我的音乐后会说:“小李,他是个活的音乐人。”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3 月15日, “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怀抱着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B=《外滩画报 》L= 李宗盛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

政治的影子吗?你怎么看待罗大佑?L: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会投射到当时的流行音乐中。我只是利用情感来投射那个年代的价值观。我觉得大佑的歌也不是写政治的,只是到后来歌曲变成公共财产的时候,后人会赋予他的音乐更多东西。我没有刻意回避政治,我对政治并没有兴趣,对这些东西是冷感的。B:以前你创作的主题大多是女人的情感,现在要写歌的话,你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这么久没出新歌,你会把你的人生经历放在歌里吗?L:当然,我以前写过的歌、表达过的情歌,都是我借一个事件来说的,比如《阴天》这首歌,我借莫文蔚唱出来。创作的灵感来自于每次我去喝喜酒时,听到婚礼进行曲,就会想到这到底是一首人生的序曲还是完结篇。我50岁了,离过两次婚,当然有很多可说的。现在“相信音乐”公司的总经理总是说大哥的词喜欢讲道理,这也是我的作品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感情一定会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关于生活、关于态度。B:20年前听你歌的歌迷已经长大,有没有想过要写一些歌给这些人听?如果再出专辑,那会是一张怎样的专辑?L: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要出的新专辑就是写给我的同龄人的。和我同龄的人更需要歌,他们更羞怯,更不允许自己自由地表达情感。在我们这个年纪,每个人肩膀上都有一副担子,上有老下有小。这些人的心灵谁去抚慰?爱情虽然有憧憬,可是不允许再得到。那么,这个老男人心中的贪婪、渴望、悲伤、不满足,要通过一个什么样人的嘴去说呢?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给年轻听众听的音乐,可是对于那些30岁、40岁甚至年纪更大的歌迷来说,这块是空白的。我想这就是我要做的事。B:如今老歌手在唱片销售上没人可以和周杰伦比,看到这些,你有没有感觉过落寞?L:周杰伦有很好的旋律,当你连他的词还听不懂在写什么的时候,为什么你就记住了他?只能说,我写的歌他写不出来,他写的歌我也写不出来。B:可是李宗盛的歌迷未必会喜欢周杰伦。同样,周杰伦的歌迷也不一定爱听李宗盛的歌。L:这很正常,没什么奇怪,有些人当然觉得周杰伦不好。但我是搞音乐的,我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大家对周杰伦的期望很高,他的压力很大,因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标榜,是个山头,大家都在等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

 

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他出新的东西。每个人都最清楚自己是谁,人们都说一个人成名了,很容易迷惑。其实不会的,他晚上睡觉自己在被窝里会想,我到底做了什么?B:今天, 你带来了一把你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吉他。你的吉他和其他品牌的吉他比有什么竞争力?你并不是一个专业做吉他的人,为什么要坚持自己做?L:我并没有从一个很商业的出发点去做。如果我要做个品牌出来,我第一天就开始贴牌代工就好。可以说,到现在为止,市面上出现的每一把“LEE”吉他,都是我李宗盛亲手做的。我很感谢你问我这个品牌有什么竞争力,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所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去做点事,给音乐人们一些新的选择。我很多朋友在都在用我做的吉他。B:今年你正好50岁,你提到今年会是你的新开始,这个开始,是音乐上的再出发,还是人生的再选择?L:都有。比如我新的专辑,我要找到新的观点、用新的方法来讲这些事情。从早期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梦醒时分》,一路走下去,到2000年创作的《阴天》,我花了20年来完成我作词上的改变。我希望现在我也能有个新的东西。我开始做琴、练琴,这改变了我作曲的习惯,比如和声、技法等。这几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后,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我还觉得蛮开心的。希望大家听到我的音乐后会说:“小李,他是个活的音乐人。”

 

    3 月15 日,“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

 

   怀抱着和CONVERSE 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

他出新的东西。每个人都最清楚自己是谁,人们都说一个人成名了,很容易迷惑。其实不会的,他晚上睡觉自己在被窝里会想,我到底做了什么?B:今天, 你带来了一把你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吉他。你的吉他和其他品牌的吉他比有什么竞争力?你并不是一个专业做吉他的人,为什么要坚持自己做?L:我并没有从一个很商业的出发点去做。如果我要做个品牌出来,我第一天就开始贴牌代工就好。可以说,到现在为止,市面上出现的每一把“LEE”吉他,都是我李宗盛亲手做的。我很感谢你问我这个品牌有什么竞争力,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所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去做点事,给音乐人们一些新的选择。我很多朋友在都在用我做的吉他。B:今年你正好50岁,你提到今年会是你的新开始,这个开始,是音乐上的再出发,还是人生的再选择?L:都有。比如我新的专辑,我要找到新的观点、用新的方法来讲这些事情。从早期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梦醒时分》,一路走下去,到2000年创作的《阴天》,我花了20年来完成我作词上的改变。我希望现在我也能有个新的东西。我开始做琴、练琴,这改变了我作曲的习惯,比如和声、技法等。这几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后,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我还觉得蛮开心的。希望大家听到我的音乐后会说:“小李,他是个活的音乐人。”

 

B=《外滩画报 》
L= 李宗盛

 

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

 

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政治的影子吗?你怎么看待罗大佑?

政治的影子吗?你怎么看待罗大佑?L: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会投射到当时的流行音乐中。我只是利用情感来投射那个年代的价值观。我觉得大佑的歌也不是写政治的,只是到后来歌曲变成公共财产的时候,后人会赋予他的音乐更多东西。我没有刻意回避政治,我对政治并没有兴趣,对这些东西是冷感的。B:以前你创作的主题大多是女人的情感,现在要写歌的话,你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这么久没出新歌,你会把你的人生经历放在歌里吗?L:当然,我以前写过的歌、表达过的情歌,都是我借一个事件来说的,比如《阴天》这首歌,我借莫文蔚唱出来。创作的灵感来自于每次我去喝喜酒时,听到婚礼进行曲,就会想到这到底是一首人生的序曲还是完结篇。我50岁了,离过两次婚,当然有很多可说的。现在“相信音乐”公司的总经理总是说大哥的词喜欢讲道理,这也是我的作品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感情一定会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关于生活、关于态度。B:20年前听你歌的歌迷已经长大,有没有想过要写一些歌给这些人听?如果再出专辑,那会是一张怎样的专辑?L: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要出的新专辑就是写给我的同龄人的。和我同龄的人更需要歌,他们更羞怯,更不允许自己自由地表达情感。在我们这个年纪,每个人肩膀上都有一副担子,上有老下有小。这些人的心灵谁去抚慰?爱情虽然有憧憬,可是不允许再得到。那么,这个老男人心中的贪婪、渴望、悲伤、不满足,要通过一个什么样人的嘴去说呢?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给年轻听众听的音乐,可是对于那些30岁、40岁甚至年纪更大的歌迷来说,这块是空白的。我想这就是我要做的事。B:如今老歌手在唱片销售上没人可以和周杰伦比,看到这些,你有没有感觉过落寞?L:周杰伦有很好的旋律,当你连他的词还听不懂在写什么的时候,为什么你就记住了他?只能说,我写的歌他写不出来,他写的歌我也写不出来。B:可是李宗盛的歌迷未必会喜欢周杰伦。同样,周杰伦的歌迷也不一定爱听李宗盛的歌。L:这很正常,没什么奇怪,有些人当然觉得周杰伦不好。但我是搞音乐的,我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大家对周杰伦的期望很高,他的压力很大,因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标榜,是个山头,大家都在等

 

L: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会投射到当时的流行音乐中。我只是利用情感来投射那个年代的价值观。我觉得大佑的歌也不是写政治的,只是到后来歌曲变成公共财产的时候,后人会赋予他的音乐更多东西。我没有刻意回避政治,我对政治并没有兴趣,对这些东西是冷感的。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3 月15日, “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怀抱着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B=《外滩画报 》L= 李宗盛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

B:以前你创作的主题大多是女人的情感,现在要写歌的话,你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这么久没出新歌,你会把你的人生经历放在歌里吗?

 

L:当然,我以前写过的歌、表达过的情歌,都是我借一个事件来说的,比如《阴天》这首歌,我借莫文蔚唱出来。创作的灵感来自于每次我去喝喜酒时,听到婚礼进行曲,就会想到这到底是一首人生的序曲还是完结篇。我50岁了,离过两次婚,当然有很多可说的。现在“相信音乐”公司的总经理总是说大哥的词喜欢讲道理,这也是我的作品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感情一定会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关于生活、关于态度。

 

B:20 年前听你歌的歌迷已经长大,有没有想过要写一些歌给这些人听?如果再出专辑,那会是一张怎样的专辑?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3 月15日, “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怀抱着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B=《外滩画报 》L= 李宗盛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

L: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要出的新专辑就是写给我的同龄人的。和我同龄的人更需要歌,他们更羞怯,更不允许自己自由地表达情感。在我们这个年纪,每个人肩膀上都有一副担子,上有老下有小。这些人的心灵谁去抚慰?爱情虽然有憧憬,可是不允许再得到。那么,这个老男人心中的贪婪、渴望、悲伤、不满足,要通过一个什么样人的嘴去说呢?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给年轻听众听的音乐,可是对于那些30岁、40岁甚至年纪更大的歌迷来说,这块是空白的。我想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B:如今老歌手在唱片销售上没人可以和周杰伦比,看到这些,你有没有感觉过落寞?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3 月15日, “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怀抱着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B=《外滩画报 》L= 李宗盛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

 

L:周杰伦有很好的旋律,当你连他的词还听不懂在写什么的时候,为什么你就记住了他?只能说,我写的歌他写不出来,他写的歌我也写不出来。

 

他出新的东西。每个人都最清楚自己是谁,人们都说一个人成名了,很容易迷惑。其实不会的,他晚上睡觉自己在被窝里会想,我到底做了什么?B:今天, 你带来了一把你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吉他。你的吉他和其他品牌的吉他比有什么竞争力?你并不是一个专业做吉他的人,为什么要坚持自己做?L:我并没有从一个很商业的出发点去做。如果我要做个品牌出来,我第一天就开始贴牌代工就好。可以说,到现在为止,市面上出现的每一把“LEE”吉他,都是我李宗盛亲手做的。我很感谢你问我这个品牌有什么竞争力,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所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去做点事,给音乐人们一些新的选择。我很多朋友在都在用我做的吉他。B:今年你正好50岁,你提到今年会是你的新开始,这个开始,是音乐上的再出发,还是人生的再选择?L:都有。比如我新的专辑,我要找到新的观点、用新的方法来讲这些事情。从早期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梦醒时分》,一路走下去,到2000年创作的《阴天》,我花了20年来完成我作词上的改变。我希望现在我也能有个新的东西。我开始做琴、练琴,这改变了我作曲的习惯,比如和声、技法等。这几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后,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我还觉得蛮开心的。希望大家听到我的音乐后会说:“小李,他是个活的音乐人。”

B:可是李宗盛的歌迷未必会喜欢周杰伦。同样,周杰伦的歌迷也不一定爱听李宗盛的歌。

 

L:这很正常,没什么奇怪,有些人当然觉得周杰伦不好。但我是搞音乐的,我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大家对周杰伦的期望很高,他的压力很大,因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标榜,是个山头,大家都在等他出新的东西。每个人都最清楚自己是谁,人们都说一个人成名了,很容易迷惑。其实不会的,他晚上睡觉自己在被窝里会想,我到底做了什么?

 

B:今天, 你带来了一把你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吉他。你的吉他和其他品牌的吉他比有什么竞争力?你并不是一个专业做吉他的人,为什么要坚持自己做?

 

李宗盛:“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李宗盛有“百万制作人”之称,制作的张艾嘉、潘越云、林忆莲等女歌手专辑,都叫好叫座。近年李宗盛专注于制作吉他。他告诉《外滩画报》:“做琴、练琴改变了我的作曲习惯。这八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还觉得蛮开心的。”文 刘牧洋 图 张洪兵 3 月15日, “ 让原创走出去”的CONVERSE全国巡回音乐讲弹会在上海启动第一站,在李宗盛的号召下,蔡健雅、易桀齐、五月天、房祖名等三代流行音乐原创歌手尽悉到场。怀抱着和CONVERSE合作的纪念款吉他,李宗盛重新演唱起他人生的第一首歌—《生命中的精灵》。这首歌让他想起那场失败的初恋。从22岁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从“小李”到“老李”,身后是数百首经典情歌,50岁的老男人难免有点伤感。“我看着那些和我同龄的人,走进唱片行,很难找到一张和自己人生经验相符合的专辑,我们变成被唱片工业遗忘的人。好像当我们过了30岁了,就不需要音乐了,实际上,我们是更需要音乐的一批人。” 2001年,李宗盛开始埋头于吉他的制作中,并创立了“Lee”字号吉他品牌。“以前我也许是个制作人,现在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位琴师。为了得到这样的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琴。”采访结束后,他登上工作人员乘坐的大巴车,坐在后排的座位中。B=《外滩画报 》L= 李宗盛B:许久不见你,为什么突然要办这样一个原创主题的音乐会?L: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年轻人在做,新艺人产生的方式比较速成,这是华语歌坛普遍的现象。我喊了这些人来,希望大家坐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原创音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很多年前写过一个歌叫《梦醒时分》,那个专辑卖了80万张,因为从15 岁到65岁的人都听。现在不要讲15 岁,就是从25 到到55岁的人,都找不到一首共同的歌。从整个唱片工业来讲,分众变得更清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B:罗大佑在去年来过上海,为中欧商学院的EMBA做过流行音乐的讲座。他的音乐里有很多有关社会的东西。你的创作则更多是情歌,你会刻意在音乐中回避

L:我并没有从一个很商业的出发点去做。如果我要做个品牌出来,我第一天就开始贴牌代工就好。可以说,到现在为止,市面上出现的每一把“LEE”吉他,都是我李宗盛亲手做的。我很感谢你问我这个品牌有什么竞争力,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所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去做点事,给音乐人们一些新的选择。我很多朋友在都在用我做的吉他。

 

B:今年你正好50 岁,你提到今年会是你的新开始,这个开始,是音乐上的再出发,还是人生的再选择?

政治的影子吗?你怎么看待罗大佑?L: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会投射到当时的流行音乐中。我只是利用情感来投射那个年代的价值观。我觉得大佑的歌也不是写政治的,只是到后来歌曲变成公共财产的时候,后人会赋予他的音乐更多东西。我没有刻意回避政治,我对政治并没有兴趣,对这些东西是冷感的。B:以前你创作的主题大多是女人的情感,现在要写歌的话,你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这么久没出新歌,你会把你的人生经历放在歌里吗?L:当然,我以前写过的歌、表达过的情歌,都是我借一个事件来说的,比如《阴天》这首歌,我借莫文蔚唱出来。创作的灵感来自于每次我去喝喜酒时,听到婚礼进行曲,就会想到这到底是一首人生的序曲还是完结篇。我50岁了,离过两次婚,当然有很多可说的。现在“相信音乐”公司的总经理总是说大哥的词喜欢讲道理,这也是我的作品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感情一定会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关于生活、关于态度。B:20年前听你歌的歌迷已经长大,有没有想过要写一些歌给这些人听?如果再出专辑,那会是一张怎样的专辑?L: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要出的新专辑就是写给我的同龄人的。和我同龄的人更需要歌,他们更羞怯,更不允许自己自由地表达情感。在我们这个年纪,每个人肩膀上都有一副担子,上有老下有小。这些人的心灵谁去抚慰?爱情虽然有憧憬,可是不允许再得到。那么,这个老男人心中的贪婪、渴望、悲伤、不满足,要通过一个什么样人的嘴去说呢?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给年轻听众听的音乐,可是对于那些30岁、40岁甚至年纪更大的歌迷来说,这块是空白的。我想这就是我要做的事。B:如今老歌手在唱片销售上没人可以和周杰伦比,看到这些,你有没有感觉过落寞?L:周杰伦有很好的旋律,当你连他的词还听不懂在写什么的时候,为什么你就记住了他?只能说,我写的歌他写不出来,他写的歌我也写不出来。B:可是李宗盛的歌迷未必会喜欢周杰伦。同样,周杰伦的歌迷也不一定爱听李宗盛的歌。L:这很正常,没什么奇怪,有些人当然觉得周杰伦不好。但我是搞音乐的,我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大家对周杰伦的期望很高,他的压力很大,因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标榜,是个山头,大家都在等

 

L:都有。比如我新的专辑,我要找到新的观点、用新的方法来讲这些事情。从早期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梦醒时分》,一路走下去,到2000年创作的《阴天》,我花了20年来完成我作词上的改变。我希望现在我也能有个新的东西。我开始做琴、练琴,这改变了我作曲的习惯,比如和声、技法等。这几年,我不做大家熟悉的那个李宗盛后,跑去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我还觉得蛮开心的。希望大家听到我的音乐后会说:“小李,他是个活的音乐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