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  

2008-04-01 16:22:11|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我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有“新经济造梦机器”之称的纳斯达克,造就了一批年轻的中国富豪,盛大的陈天桥、百度的李彦宏、分众的江南春等。为了说服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去纳斯达克,2月底,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杰弗里·辛格再次造访中国。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文 李卉 摄影 张洪兵 继去年12月在北京的办事处正式成立后,纳斯达克再度向中国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 2月底,杰弗里·辛格来到中国。辛格是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负责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办事处的运作,开发海外公司的上市业务正是他的首要任务。此次来中国考察,他的目的很明确,游说中国企业“去纳斯达克上市”。“你在中国已经游历了一个多月,不尝试一下中餐?”3 月21日,与辛格共进早餐的《外滩画报》记者忍不住问他:“如果不尝试一下中国的食物,你怎么了解中国,又怎么去说服中国企业家?”摆在辛格面前的早餐是,一份牛奶麦片、法式面包圈和一盘水果。辛格的反应是,给记者看他的手机里保存的照片,那是他在江苏考察时拍的—辛格和一群江浙企业家,站在党旗两侧微笑。“如果你想成为他们的‘家人’,你就得先去他们家里好好看看。”为此,辛格还特意参加了几次江浙乡村企业家的党组生活。中国内地IPO(首次公开发行)市场日见庞大。最新的汤姆森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去年通过IPO筹集了逾251亿美元的资金,占全球IPO 市场的14%,仅次于美国296亿美元的水平。辛格透露,截至2008 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58家,市值高达450亿美元,纳市已成为许多新兴中国内地民营企业上市的首选地。“在此地上演争夺战,在所难免。”辛格望着窗外说。 1999 年2月,国内通信行业的著名企业侨兴环球电话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纳指中国概念第一股。同年7月,中国首家高科技企业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中华网、网易、新浪和搜狐4家中文门户网络公司先后登陆纳市。此后,中国企业兴起一波又一波奔向纳市的浪潮,携程、灵通、中芯国际和盛大纷纷抢入。纳斯达克还成就了江南春和李彦宏,2005年他们把各自旗下的分众、百度带到了纳市。相比于中国内地民营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更多的中国国有企业则把目光瞄向了辛格的对手—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去年底,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39家,但民营企业寥寥无几。2005 年底,施正荣因持股46.8%的无锡尚德控股上市,被国内媒体称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民营企业”。此后,纽交所乘胜追击,2007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登陆纽交所,融资4.69亿美元,这被誉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如果按照交易量, 纳斯达克在2007年底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OMX集团总裁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是一名马拉松健将。这位曾经四次跑完全程马拉松的选手,不害怕在中国发生任何拉锯战。辛格觉得:“如果格雷费尔德是一位马拉松运动员,那我就像足球赛里的前锋,有时需要耐力、有时需要拼抢。”B=《外滩画报》J= 杰弗里·辛格“ 和纽交所的竞争就像一场足球赛”B:到现在为止,你来中国已经五周了,这时间可真不短啊?J:是的。我们从来没有出国考察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中国庞大的IPO市场,令全球任何一家证券交易所都不敢轻视。这五周内,我主要去了北京、广州、上海、福州、沈阳等城市。中国的企业家早就已经习惯了国际投资银行家的拜访,现在他们也得习惯我们证券交易所的拜访了。我知道纽约交易所、伦敦交易所、法兰克福交易所也都经常来。B:我们知道纽交所来源于1817年的梧桐树协议,这项协议只有两项条款:经纪人只与经纪人打交道,不能降低佣金来抢别人的生意;而伦敦交易所也能追溯到伦敦的两间咖啡馆Jonathans和Garraways,因为交易员们都集中在那里。可见以前的交易所本质上是经纪人俱乐部,那么纳斯达克呢?J :“ 纳斯达克”其实是一个缩写,代表“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化报价系统”(NationalAssociation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

“我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查看原文: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www.bundpic.com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有“新经济造梦机器”之称的纳斯达克,造就了一批年轻的中国富豪,盛大的陈天桥、百度的李彦宏、分众的江南春等。为了说服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去纳斯达克,2月底,纳斯达克-OMX 集团的国际部主席杰弗里·辛格再次造访中国。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

 

文/ 李卉 摄影/ 张洪兵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继去年12月在北京的办事处正式成立后,纳斯达克再度向中国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2月底,杰弗里·辛格来到中国。辛格是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负责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办事处的运作,开发海外公司的上市业务正是他的首要任务。此次来中国考察,他的目的很明确,游说中国企业“去纳斯达克上市”。

 

   “你在中国已经游历了一个多月,不尝试一下中餐?”3 月21日,与辛格共进早餐的《外滩画报》记者忍不住问他:“如果不尝试一下中国的食物,你怎么了解中国,又怎么去说服中国企业家?”摆在辛格面前的早餐是,一份牛奶麦片、法式面包圈和一盘水果。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辛格的反应是,给记者看他的手机里保存的照片,那是他在江苏考察时拍的—辛格和一群江浙企业家,站在党旗两侧微笑。“如果你想成为他们的‘家人’,你就得先去他们家里好好看看。”为此,辛格还特意参加了几次江浙乡村企业家的党组生活。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中国内地IPO(首次公开发行)市场日见庞大。最新的汤姆森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去年通过IPO 筹集了逾251亿美元的资金,占全球IPO市场的14%,仅次于美国296 亿美元的水平。辛格透露,截至2008 年2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58家,市值高达450亿美元,纳市已成为许多新兴中国内地民营企业上市的首选地。“在此地上演争夺战,在所难免。”辛格望着窗外说。

 

    1999 年2月,国内通信行业的著名企业侨兴环球电话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纳指中国概念第一股。同年7月,中国首家高科技企业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中华网、网易、新浪和搜狐4家中文门户网络公司先后登陆纳市。此后,中国企业兴起一波又一波奔向纳市的浪潮,携程、灵通、中芯国际和盛大纷纷抢入。纳斯达克还成就了江南春和李彦宏,2005年他们把各自旗下的分众、百度带到了纳市。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相比于中国内地民营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更多的中国国有企业则把目光瞄向了辛格的对手—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去年底,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39家,但民营企业寥寥无几。2005 年底,施正荣因持股46.8%的无锡尚德控股上市,被国内媒体称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民营企业”。此后,纽交所乘胜追击,2007 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登陆纽交所,融资4.69亿美元,这被誉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如果按照交易量,纳斯达克在2007 年底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OMX集团总裁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是一名马拉松健将。这位曾经四次跑完全程马拉松的选手,不害怕在中国发生任何拉锯战。辛格觉得:“如果格雷费尔德是一位马拉松运动员,那我就像足球赛里的前锋,有时需要耐力、有时需要拼抢。”

 

B=《外滩画报》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J= 杰弗里·辛格

 

“ 和纽交所的竞争就像一场足球赛”

 

B:到现在为止,你来中国已经五周了,这时间可真不短啊?

 

J:是的。我们从来没有出国考察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中国庞大的IPO市场,令全球任何一家证券交易所都不敢轻视。这五周内,我主要去了北京、广州、上海、福州、沈阳等城市。中国的企业家早就已经习惯了国际投资银行家的拜访,现在他们也得习惯我们证券交易所的拜访了。我知道纽约交易所、伦敦交易所、法兰克福交易所也都经常来。

 

B:我们知道纽交所来源于1817年的梧桐树协议,这项协议只有两项条款:经纪人只与经纪人打交道,不能降低佣金来抢别人的生意;而伦敦交易所也能追溯到伦敦的两间咖啡馆Jonathan's和Garraway's,因为交易员们都集中在那里。可见以前的交易所本质上是经纪人俱乐部,那么纳斯达克呢?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J :“ 纳斯达克” 其实是一个缩写,代表“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化报价系统”(National Association of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 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我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有“新经济造梦机器”之称的纳斯达克,造就了一批年轻的中国富豪,盛大的陈天桥、百度的李彦宏、分众的江南春等。为了说服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去纳斯达克,2月底,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杰弗里·辛格再次造访中国。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文 李卉 摄影 张洪兵 继去年12月在北京的办事处正式成立后,纳斯达克再度向中国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 2月底,杰弗里·辛格来到中国。辛格是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负责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办事处的运作,开发海外公司的上市业务正是他的首要任务。此次来中国考察,他的目的很明确,游说中国企业“去纳斯达克上市”。“你在中国已经游历了一个多月,不尝试一下中餐?”3 月21日,与辛格共进早餐的《外滩画报》记者忍不住问他:“如果不尝试一下中国的食物,你怎么了解中国,又怎么去说服中国企业家?”摆在辛格面前的早餐是,一份牛奶麦片、法式面包圈和一盘水果。辛格的反应是,给记者看他的手机里保存的照片,那是他在江苏考察时拍的—辛格和一群江浙企业家,站在党旗两侧微笑。“如果你想成为他们的‘家人’,你就得先去他们家里好好看看。”为此,辛格还特意参加了几次江浙乡村企业家的党组生活。中国内地IPO(首次公开发行)市场日见庞大。最新的汤姆森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去年通过IPO筹集了逾251亿美元的资金,占全球IPO 市场的14%,仅次于美国296亿美元的水平。辛格透露,截至2008 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58家,市值高达450亿美元,纳市已成为许多新兴中国内地民营企业上市的首选地。“在此地上演争夺战,在所难免。”辛格望着窗外说。 1999 年2月,国内通信行业的著名企业侨兴环球电话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纳指中国概念第一股。同年7月,中国首家高科技企业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中华网、网易、新浪和搜狐4家中文门户网络公司先后登陆纳市。此后,中国企业兴起一波又一波奔向纳市的浪潮,携程、灵通、中芯国际和盛大纷纷抢入。纳斯达克还成就了江南春和李彦宏,2005年他们把各自旗下的分众、百度带到了纳市。相比于中国内地民营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更多的中国国有企业则把目光瞄向了辛格的对手—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去年底,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39家,但民营企业寥寥无几。2005 年底,施正荣因持股46.8%的无锡尚德控股上市,被国内媒体称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民营企业”。此后,纽交所乘胜追击,2007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登陆纽交所,融资4.69亿美元,这被誉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如果按照交易量, 纳斯达克在2007年底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OMX集团总裁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是一名马拉松健将。这位曾经四次跑完全程马拉松的选手,不害怕在中国发生任何拉锯战。辛格觉得:“如果格雷费尔德是一位马拉松运动员,那我就像足球赛里的前锋,有时需要耐力、有时需要拼抢。”B=《外滩画报》J= 杰弗里·辛格“ 和纽交所的竞争就像一场足球赛”B:到现在为止,你来中国已经五周了,这时间可真不短啊?J:是的。我们从来没有出国考察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中国庞大的IPO市场,令全球任何一家证券交易所都不敢轻视。这五周内,我主要去了北京、广州、上海、福州、沈阳等城市。中国的企业家早就已经习惯了国际投资银行家的拜访,现在他们也得习惯我们证券交易所的拜访了。我知道纽约交易所、伦敦交易所、法兰克福交易所也都经常来。B:我们知道纽交所来源于1817年的梧桐树协议,这项协议只有两项条款:经纪人只与经纪人打交道,不能降低佣金来抢别人的生意;而伦敦交易所也能追溯到伦敦的两间咖啡馆Jonathans和Garraways,因为交易员们都集中在那里。可见以前的交易所本质上是经纪人俱乐部,那么纳斯达克呢?J :“ 纳斯达克”其实是一个缩写,代表“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化报价系统”(NationalAssociation

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

 

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

 

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我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有“新经济造梦机器”之称的纳斯达克,造就了一批年轻的中国富豪,盛大的陈天桥、百度的李彦宏、分众的江南春等。为了说服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去纳斯达克,2月底,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杰弗里·辛格再次造访中国。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文 李卉 摄影 张洪兵 继去年12月在北京的办事处正式成立后,纳斯达克再度向中国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 2月底,杰弗里·辛格来到中国。辛格是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负责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办事处的运作,开发海外公司的上市业务正是他的首要任务。此次来中国考察,他的目的很明确,游说中国企业“去纳斯达克上市”。“你在中国已经游历了一个多月,不尝试一下中餐?”3 月21日,与辛格共进早餐的《外滩画报》记者忍不住问他:“如果不尝试一下中国的食物,你怎么了解中国,又怎么去说服中国企业家?”摆在辛格面前的早餐是,一份牛奶麦片、法式面包圈和一盘水果。辛格的反应是,给记者看他的手机里保存的照片,那是他在江苏考察时拍的—辛格和一群江浙企业家,站在党旗两侧微笑。“如果你想成为他们的‘家人’,你就得先去他们家里好好看看。”为此,辛格还特意参加了几次江浙乡村企业家的党组生活。中国内地IPO(首次公开发行)市场日见庞大。最新的汤姆森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去年通过IPO筹集了逾251亿美元的资金,占全球IPO 市场的14%,仅次于美国296亿美元的水平。辛格透露,截至2008 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58家,市值高达450亿美元,纳市已成为许多新兴中国内地民营企业上市的首选地。“在此地上演争夺战,在所难免。”辛格望着窗外说。 1999 年2月,国内通信行业的著名企业侨兴环球电话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纳指中国概念第一股。同年7月,中国首家高科技企业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中华网、网易、新浪和搜狐4家中文门户网络公司先后登陆纳市。此后,中国企业兴起一波又一波奔向纳市的浪潮,携程、灵通、中芯国际和盛大纷纷抢入。纳斯达克还成就了江南春和李彦宏,2005年他们把各自旗下的分众、百度带到了纳市。相比于中国内地民营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更多的中国国有企业则把目光瞄向了辛格的对手—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去年底,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39家,但民营企业寥寥无几。2005 年底,施正荣因持股46.8%的无锡尚德控股上市,被国内媒体称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民营企业”。此后,纽交所乘胜追击,2007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登陆纽交所,融资4.69亿美元,这被誉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如果按照交易量, 纳斯达克在2007年底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OMX集团总裁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是一名马拉松健将。这位曾经四次跑完全程马拉松的选手,不害怕在中国发生任何拉锯战。辛格觉得:“如果格雷费尔德是一位马拉松运动员,那我就像足球赛里的前锋,有时需要耐力、有时需要拼抢。”B=《外滩画报》J= 杰弗里·辛格“ 和纽交所的竞争就像一场足球赛”B:到现在为止,你来中国已经五周了,这时间可真不短啊?J:是的。我们从来没有出国考察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中国庞大的IPO市场,令全球任何一家证券交易所都不敢轻视。这五周内,我主要去了北京、广州、上海、福州、沈阳等城市。中国的企业家早就已经习惯了国际投资银行家的拜访,现在他们也得习惯我们证券交易所的拜访了。我知道纽约交易所、伦敦交易所、法兰克福交易所也都经常来。B:我们知道纽交所来源于1817年的梧桐树协议,这项协议只有两项条款:经纪人只与经纪人打交道,不能降低佣金来抢别人的生意;而伦敦交易所也能追溯到伦敦的两间咖啡馆Jonathans和Garraways,因为交易员们都集中在那里。可见以前的交易所本质上是经纪人俱乐部,那么纳斯达克呢?J :“ 纳斯达克”其实是一个缩写,代表“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化报价系统”(NationalAssociation

 

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我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有“新经济造梦机器”之称的纳斯达克,造就了一批年轻的中国富豪,盛大的陈天桥、百度的李彦宏、分众的江南春等。为了说服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去纳斯达克,2月底,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杰弗里·辛格再次造访中国。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文 李卉 摄影 张洪兵 继去年12月在北京的办事处正式成立后,纳斯达克再度向中国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 2月底,杰弗里·辛格来到中国。辛格是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负责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办事处的运作,开发海外公司的上市业务正是他的首要任务。此次来中国考察,他的目的很明确,游说中国企业“去纳斯达克上市”。“你在中国已经游历了一个多月,不尝试一下中餐?”3 月21日,与辛格共进早餐的《外滩画报》记者忍不住问他:“如果不尝试一下中国的食物,你怎么了解中国,又怎么去说服中国企业家?”摆在辛格面前的早餐是,一份牛奶麦片、法式面包圈和一盘水果。辛格的反应是,给记者看他的手机里保存的照片,那是他在江苏考察时拍的—辛格和一群江浙企业家,站在党旗两侧微笑。“如果你想成为他们的‘家人’,你就得先去他们家里好好看看。”为此,辛格还特意参加了几次江浙乡村企业家的党组生活。中国内地IPO(首次公开发行)市场日见庞大。最新的汤姆森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去年通过IPO筹集了逾251亿美元的资金,占全球IPO 市场的14%,仅次于美国296亿美元的水平。辛格透露,截至2008 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58家,市值高达450亿美元,纳市已成为许多新兴中国内地民营企业上市的首选地。“在此地上演争夺战,在所难免。”辛格望着窗外说。 1999 年2月,国内通信行业的著名企业侨兴环球电话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纳指中国概念第一股。同年7月,中国首家高科技企业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中华网、网易、新浪和搜狐4家中文门户网络公司先后登陆纳市。此后,中国企业兴起一波又一波奔向纳市的浪潮,携程、灵通、中芯国际和盛大纷纷抢入。纳斯达克还成就了江南春和李彦宏,2005年他们把各自旗下的分众、百度带到了纳市。相比于中国内地民营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更多的中国国有企业则把目光瞄向了辛格的对手—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去年底,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39家,但民营企业寥寥无几。2005 年底,施正荣因持股46.8%的无锡尚德控股上市,被国内媒体称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民营企业”。此后,纽交所乘胜追击,2007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登陆纽交所,融资4.69亿美元,这被誉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如果按照交易量, 纳斯达克在2007年底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OMX集团总裁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是一名马拉松健将。这位曾经四次跑完全程马拉松的选手,不害怕在中国发生任何拉锯战。辛格觉得:“如果格雷费尔德是一位马拉松运动员,那我就像足球赛里的前锋,有时需要耐力、有时需要拼抢。”B=《外滩画报》J= 杰弗里·辛格“ 和纽交所的竞争就像一场足球赛”B:到现在为止,你来中国已经五周了,这时间可真不短啊?J:是的。我们从来没有出国考察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中国庞大的IPO市场,令全球任何一家证券交易所都不敢轻视。这五周内,我主要去了北京、广州、上海、福州、沈阳等城市。中国的企业家早就已经习惯了国际投资银行家的拜访,现在他们也得习惯我们证券交易所的拜访了。我知道纽约交易所、伦敦交易所、法兰克福交易所也都经常来。B:我们知道纽交所来源于1817年的梧桐树协议,这项协议只有两项条款:经纪人只与经纪人打交道,不能降低佣金来抢别人的生意;而伦敦交易所也能追溯到伦敦的两间咖啡馆Jonathans和Garraways,因为交易员们都集中在那里。可见以前的交易所本质上是经纪人俱乐部,那么纳斯达克呢?J :“ 纳斯达克”其实是一个缩写,代表“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化报价系统”(NationalAssociation

“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

 

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

专访纳斯达克“海外推手”杰弗里·辛格“我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有“新经济造梦机器”之称的纳斯达克,造就了一批年轻的中国富豪,盛大的陈天桥、百度的李彦宏、分众的江南春等。为了说服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去纳斯达克,2月底,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杰弗里·辛格再次造访中国。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文 李卉 摄影 张洪兵 继去年12月在北京的办事处正式成立后,纳斯达克再度向中国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 2月底,杰弗里·辛格来到中国。辛格是纳斯达克-OMX集团的国际部主席,负责集团在美国以外的办事处的运作,开发海外公司的上市业务正是他的首要任务。此次来中国考察,他的目的很明确,游说中国企业“去纳斯达克上市”。“你在中国已经游历了一个多月,不尝试一下中餐?”3 月21日,与辛格共进早餐的《外滩画报》记者忍不住问他:“如果不尝试一下中国的食物,你怎么了解中国,又怎么去说服中国企业家?”摆在辛格面前的早餐是,一份牛奶麦片、法式面包圈和一盘水果。辛格的反应是,给记者看他的手机里保存的照片,那是他在江苏考察时拍的—辛格和一群江浙企业家,站在党旗两侧微笑。“如果你想成为他们的‘家人’,你就得先去他们家里好好看看。”为此,辛格还特意参加了几次江浙乡村企业家的党组生活。中国内地IPO(首次公开发行)市场日见庞大。最新的汤姆森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去年通过IPO筹集了逾251亿美元的资金,占全球IPO 市场的14%,仅次于美国296亿美元的水平。辛格透露,截至2008 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58家,市值高达450亿美元,纳市已成为许多新兴中国内地民营企业上市的首选地。“在此地上演争夺战,在所难免。”辛格望着窗外说。 1999 年2月,国内通信行业的著名企业侨兴环球电话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纳指中国概念第一股。同年7月,中国首家高科技企业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中华网、网易、新浪和搜狐4家中文门户网络公司先后登陆纳市。此后,中国企业兴起一波又一波奔向纳市的浪潮,携程、灵通、中芯国际和盛大纷纷抢入。纳斯达克还成就了江南春和李彦宏,2005年他们把各自旗下的分众、百度带到了纳市。相比于中国内地民营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更多的中国国有企业则把目光瞄向了辛格的对手—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去年底,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已达39家,但民营企业寥寥无几。2005 年底,施正荣因持股46.8%的无锡尚德控股上市,被国内媒体称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民营企业”。此后,纽交所乘胜追击,2007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登陆纽交所,融资4.69亿美元,这被誉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如果按照交易量, 纳斯达克在2007年底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OMX集团总裁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是一名马拉松健将。这位曾经四次跑完全程马拉松的选手,不害怕在中国发生任何拉锯战。辛格觉得:“如果格雷费尔德是一位马拉松运动员,那我就像足球赛里的前锋,有时需要耐力、有时需要拼抢。”B=《外滩画报》J= 杰弗里·辛格“ 和纽交所的竞争就像一场足球赛”B:到现在为止,你来中国已经五周了,这时间可真不短啊?J:是的。我们从来没有出国考察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中国庞大的IPO市场,令全球任何一家证券交易所都不敢轻视。这五周内,我主要去了北京、广州、上海、福州、沈阳等城市。中国的企业家早就已经习惯了国际投资银行家的拜访,现在他们也得习惯我们证券交易所的拜访了。我知道纽约交易所、伦敦交易所、法兰克福交易所也都经常来。B:我们知道纽交所来源于1817年的梧桐树协议,这项协议只有两项条款:经纪人只与经纪人打交道,不能降低佣金来抢别人的生意;而伦敦交易所也能追溯到伦敦的两间咖啡馆Jonathans和Garraways,因为交易员们都集中在那里。可见以前的交易所本质上是经纪人俱乐部,那么纳斯达克呢?J :“ 纳斯达克”其实是一个缩写,代表“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化报价系统”(NationalAssociation

 

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

   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 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

 

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

 

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 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 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

   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

   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

 

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

   我有很多朋友,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

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 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

   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

 

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

 

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

 

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

当他们第一次按照该法案来重建公司时,都很痛苦,因为基本上是推倒重来,而和律师、会计师打交道又比较烦琐。但有趣的是,一旦建立起新体系,他们反而离不开了。我有个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老板朋友告诉我,重建体系后,他的感觉是公司里好像多了一个CFO和CEO。就算他出国,他也很放心公司的营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严格的条款规定对投资者是有利的,也会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相信我,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纳斯达克:新经济的造梦机器B:纳斯达克被称为“新经济的造梦机器”,吸引了大量的IT公司。虽然纳斯达克是为那些中小企业融资而建的,但现在的纳斯达克已不像是小公司的上市板块了,其上市公司的平均规模为12亿美元,像微软、思科和苹果这样的大盘蓝筹股都已登陆纳斯达克,当纳斯达克本身越来越成熟时,是否小公司就会很难进入了?J:纳斯达克市场设有3 个板块,这3种板块能满足不同企业的上市要求,纳斯达克市场给它们设立相对低的门槛。最顶尖的一个板块名为“全球精选”(GlobalSelect),这个板块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对公司治理要求也很高,可能比纽交所主板上市要求还要高。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为例,新浪、网易等10家企业属于最顶尖的板块,即全球精选市场。其次,就是全球市场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企业,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市板块。B:中国也将成立创业板块。你们此时来,是不是有些生不逢时?J:不会的,我们和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不会形成竞争,我们是共赢的关系。2006年我们就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去年底我们又与深圳交易所签订了备忘录。B: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曾被视为一种再乏味不过的行业。但随着全球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越来越活跃,情形就有趣多了。有人戏言,几年前,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竞争并购伦敦证交所的场面,就像一部简·奥斯汀的小说。小说里有个定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那是不是“凡拥有良好现金流、处于增长中的公司,都想找个收购对象?”这次纳斯达克在竞争中可没有胜出。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J:(笑)你错了。我们已经娶了位“瑞典太太”,2007 年我们收购了欧洲的OMX集团,如今我们的并购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

   格雷费尔德又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在与OMX 合并前,纳斯达克与迪拜的证交所签了一份协议,后者将把自己持有的OMX股份出售给纳斯达克,换成对纳斯达克的持股。并购也将是个趋势。

 

B: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全球股市风雨飘摇,下一步又会怎样?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简称NASDAQ。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议在柜台交易中实行自动化交易。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创建了纳斯达克自动化报价系统,并于1971年创建了全球首家完全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B:有人说纽约交易所是依赖于交易员人工操作,而纳斯达克是电子交易,所以你们相互憎恨对方?J:不能这么说。不过,人工操作很容易造成垄断,而电子交易是完全透明的,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量及IPO数量比其他交易所都要大,而且可以交易所有证券,包括在纽交所挂牌的证券。我认为,完全电子化交易的演变是大势所趋,依旧坚持传统拍卖方式的证券交易所,在全球范围内只能顾影自怜。未来全球所有的交易所,肯定都将实行电子化交易。B: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激烈吗?战况如何?J:当然,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市场板块,我们同纽交所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每一笔交易展开“白刃战”。我觉得这就像是一场足球比赛。目前我们和纽约交易所的比分是5:0,我们赢了。去年底,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在亚洲,我们第一个推出了纳斯达克中国指数;每年,在纳斯达克和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可以选择“转板“,这有点类似俱乐部的会员转会,去年从纽约交易所转到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市值高达906亿美元。我们庆祝的方式就是一起出去吃了顿午餐。战斗还在继续,并且将会更加有趣。B:中国内地企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吗?J: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是以色列公司,其次是加拿大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排名第三。但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的表现很好,去年中国企业的指数高于纳斯达克的平均指数,排在第二位,最高的是纳斯达克清洁绿色指数。我预计到2009年,中国内地企业将会是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海外公司。“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不是个问题”B:中国企业无论是去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上市,都会担心一个问题:如何应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奥克利斯应该算是你的同事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严谨到极端的人吗?伦敦城已经宣布自己是全球金融之都了,那里的专家认为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条款制定过于严苛,所以导致了很多海外公司不去美国上市,这给了伦敦机会,英国人甚至建议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以纪念他们对于伦敦的贡献。J:是的,奥克利斯是纳斯达克集团的副主席。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是以两人的名义提议的。但是按照美国的法律,奥克利斯代表了他身后的数十位代表,其实是联名提案,可算是集体的智慧。英国人为什么要为萨班斯和奥克斯利塑像?应该是我们美国人为他们塑像。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从长远看,对美国证券市场肯定是好的。2004年时,伦敦对于海外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大于纽约,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纽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会动摇。任何新的法案出来以后都需要完善,萨班斯-奥克利斯法也是如此,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案进行修改后,中国的公司和其他国家公司能够更加容易地来到美国股票市场。奥克斯利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吸引中国IPO 的数量都超过了伦敦AIM市场,而伦敦证交所主板连一家中国公司都没吸引到。B:你刚才提到修改萨班斯-奥克利斯法,能详细说说是怎么修改的吗?J:主要是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萨班斯- 奥克利斯法在2004年时共分8 个部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第404 条,只有168个字。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200多页文件,对此条款进行详尽解释。该法案规定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按照萨班斯-奥克利斯法的规定进行重建,其中有些不需要财务控制的细节也被强制要求。这些条款现在都被修改了。比如,以前规定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派遣一个销售人员去巴西,那么该公司就必须给他配备一个全职的财务人员。现在就完全被纠正过来了。其他一些被修改的监管规定,也使得上市公司更容易从美国市场退市。B:你接触了很多中国企业家,你觉得中国企业是否还比较害怕萨班斯-奥克利斯法?J:如今,中国企业其实已经逐步适应萨班斯-奥克利斯法,市场已经在消化这一法案的影响。我有很多朋友,

 

J:美国次贷危机对世界各地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负面影响。我们原本以为,次贷危机发展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知道哪里是谷底。资本市场天生具有周期性,下一步的走势关键就要看四月的财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