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  

2008-01-16 12:10:24|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 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 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文/ 李卉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 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

 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

 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

  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

 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 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

 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

 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 赏识并收藏。2006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 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

 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

 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 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 万美元。

                               椅子大师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在学生时期,马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

 “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

 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

                        “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

 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 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

  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 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 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

                          “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B= 外滩画报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M= 马克"纽森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B: 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

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

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

B: 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M: 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

M: 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

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

M: 很随和,容易沟通。

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

M: 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

M: 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

B: 你看设计杂志吗?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M: 从来不看。

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M: 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

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

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

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

克纽森就疯狂地迷恋上了椅子。纽森创造的“Felt”和“Embryo”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值得收藏的椅子。刚开始,纽森运用了聚酯、棉和木等天然材质,制造了不间断的圆弧线条。“Ebmryo”椅子,模仿了子宫内的胎儿;“Felt”椅面的曲线,恰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凸显柔软的线条。这两把椅子,确立了马克纽森“柔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设计中,我特别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这三样东西。”纽森说。一次,他把铝片制作成只有1.2毫米厚度,以便于设计出椅子弯曲的弧度;最近,他把一块差不多100吨的大理石弄弯了,制作出一把椅子。“没有人相信大理石是可以弯曲的,但我可以做到,我寻找到的一个纯净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纽森解释道。纽森说:“我喜欢设计椅子,但又不想满地都是椅子。”于是,他设计出一些有趣的室内空间,把椅子变成一个结构,它们同时可以成为一个个雕塑。接着,纽森继续突破,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手表,他和瑞士一家手表商合作,自己设计、生产了Ikepod腕表。然后,他随心所欲,从室内设计、家具桌椅,迅速游走到私人喷汽飞机、汽车、家饰用品等各个领域。 “设计福特021C概念车的时候,我跑到意大利车厂去研究了3天汽车轮胎。”马克纽森说,“每一次,我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就很兴奋,然后全力探索。”通常,在汽车业,一般不会让一个设计师完成整台汽车的设计,“但这辆福特概念车,完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马克纽森说。马克纽森负责设计的福特021C概念车,是全世界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概念车。这一次,他将一种更具年轻人的乐趣和讨人喜欢的概念,付诸汽车制造的实践。如果叫孩子们画一幅他们心目中的汽车,估计和021C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觉得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者,要有信心跨越不同行业。”他表示,“设计一辆车、一架飞机,或者一双鞋子、一个香水瓶,我觉得都差不多。只不过是规模不同,过程一样、技术一样,材料也可以相通。”“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 过40岁生日时,马克纽森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设计界的事情—他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架不会飞的私人概念飞机Kelvin40。从小,纽森酷爱航空,为了观看飞机起飞,他曾经专门跑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露营。这一次的作品,和从前绝大多数设计不一样,马克没有商业客户,是为了自己,“我有些朋友居住在地大物博的澳洲,他们驾驶飞机比汽车还要多,这激发起我对设计飞机的兴趣。”这架隐形概念飞机,耗资庞大,虽有卡地亚基金会参与支持,纽森还是为了这架飞机大掏腰包,并且为它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一年做研究,一年做计算机设计工作。由于设计飞行需要太大的技术支持,目前这架外形前卫的小飞机,只能停在卡地亚基金会展览中心,并不能在空中试飞,投产之日遥遥无期。不过,这名从小热爱制造、在漂泊中长大的男人,到底还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 “事实上,我一生80%的设计,都与航空有关。”这位航空迷说。最近5年来,纽森一直在做私人飞机、商务机等各种飞机的设计。 “我设计的A380 内舱不下20个。但很可惜,现在都不能拿出来给人看。”对纽森而言,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万里高空连续飞行15小时。“这15个小时内,我所有的灵感都会迸发出来。”那只著名的Lockheed椅子,也是纽森在收集大量的航空知识后设计出的一只“太空椅”。在福特概念汽车里,也被他情不自禁地运用了许多航天材料。“我的工作台上,长久以来一直摆放着火箭模型、专业的太空杂志和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的小玩意儿。”纽森说,“我最大梦想是亲自设计一个宇宙空间站”。当最终有机会为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时,马克纽森自然欣喜若狂:“我负责这只太空船的内部和前面部分的设计。其实,我一直都参与到项目的动力学部分,而不仅仅是处理航天器的内部,所以我很有成就感。”一开始,纽森被航天公司找去的原因,还是因为椅子。“在太空船中,椅子的设计至关重要。太空船开始飞行的方向,像普通飞机一样是横向的。但到达一定点位时,就是垂直上升了。我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客人忍受过渡期的转变。这时,重力将是最大的敌人。”最后,马克纽森给出的椅子方案能上下旋转90度,并且能够承受突然加速度后相当于原来三倍的重力。椅子的用材也很重要,传统的材料不能满足航天飞机的特殊需求。马克纽森采用了法国索热尔玛航空维修公司的新技术来保证安全,做出的椅子能够根据航天飞行角度变化自动调整它的轴心。无论在什么角度,乘客都能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面朝窗户。“说起窗户,我在机舱里安装了尽可能多的窗户,我保证前去太空旅行的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

B: 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

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

专访当代工业设计大师马克纽森“我最想设计一座宇宙空间站”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43岁的马克纽森被喻为“跨行业的设计鬼才”。20年前,他以设计椅子而闻名,“柔和极简主义”是他的风格标志。如今,他更多精力花在实现儿时的航天梦想上,参与设计A380内舱。近日,他被邀请参与欧洲最大空间技术公司的航天飞机内舱设计。在香港设计周上接受本报专访时,他说自己绝大部分设计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文 李卉 2007 年12月,香港一年一度盛大的设计周上,全球设计大师云集。当一头长发的马克纽森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的讲台上时,会场内的人一起向前涌去。即便再隆重的场合,纽森也从来不穿西装,这名设计师嫌“西装太枯燥了”。在讲台上,他每亮一张设计图片,台下就响起一次掌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受欢迎的工业设计大师就是马克纽森。他设计领域之广令人咋舌:从法国特福平底锅、丹麦BioMega自行车、十多人坐的长椅,再到概念汽车、私人喷气飞机镲马克纽森设计的全铝片手工钉嵌的躺椅、弯曲的台灯等,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在巴黎、伦敦或者纽约全球各大博物馆里漫步时,你可能遭遇到纽森各个年龄段设计的作品,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抽屉模型。 当返程坐上澳航A380飞机时,你会发现内舱的感觉似曾相识。机舱里的柔美的弧度,正是纽森的手笔。现在,马克纽森的微笑要浮到更高的地方—太空。2007年,他接受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项目,他将为欧洲最大的空间技术公司——阿斯特姆公司设计航天飞机前舱内饰。《时代》周刊早已将这位鬼才设计师评选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人之一,称他为“一个为世界制造梦幻曲线的人”。穿窟窿袜、设计窟窿鞋的人 今年43岁的马克纽森出生于澳大利亚。现在,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之间游走。他喜欢旅行,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安置在伦敦火车站旁边一个漂亮的屋子里。在巴黎,纽森刚刚高价买下了一幢红砖砌成的别墅,它以哥特式的姿态,屹立在巴黎城边最高的蒙玛特尔山上。巴黎很少有这种带有花园和风景的房子。“两年来,我每个月都缠着房主,要他把房子卖给我。”马克纽森说。最后,远居伦敦的房东终于同意了。马克纽森把这个房子重新染色,和自己的模特女友CharlotteStockdale一起搬进来。 20年前,纽森独自到巴黎奋斗时,他只能躺在Ruesaine-Denis红灯区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阁楼里。他唯一的一双袜子破了,露出了脚趾。在严寒的巴黎,纽森在小房间外的露台上搭起临时帐篷,这样才能有足够位置,实验用玻璃纤维做间隔结构的抽屉。为了不让玻璃纤维因温度太冷而不凝固,他只好整晚用吹风机去暖帐篷内的冷空气。几年后,这个设计一鸣惊人,被法国时装界坏孩子Jean-Paul Gaultier赏识并收藏。2006 年,纽森早年设计的另一个作品—12 张Chop Top桌子,以每张17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在苏富比拍卖行,纽森轻松地创造了在世设计师家具设计的拍卖纪录。而袜子上的洞,也被马克纽森有意识地设计在耐克鞋上。当他到俄罗斯太空站参观,看见宇航员们都只穿着袜子,在太空舱进行墙壁行走的训练时,他想到或许他们需要一双轻便的鞋子。在设计时,纽森显然回忆起早年自己在巴黎的日子,因为这一款名为“ZVEZDOCHKM”的鞋子,鞋身布满了窟窿。这一限量版的耐克鞋,在全球引起收藏热潮。马克纽森的年少时光,同样充满了尴尬的“窟窿”。出生数月后,纽森的父亲抛妻弃子,纽森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年幼的他随母亲漂泊打工,12岁在伦敦住过一年,回澳洲后,他又随母亲和继父去了韩国。究竟有没有好好念过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采访时,纽森最感怀的是,小时候在美术课后,在外祖父的车房工场里钉锤拆嵌,构建自己的机械小宇宙。长大后,纽森顺理成章地进入到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以及雕塑。机会终于来临。一次,在东京,马克纽森为南青山家具店Idee设计了一款家具,被人引荐给了法国设计怪杰菲利浦斯塔克。这一面,菲利浦斯塔克马上意识到纽森非同小可。他迅速将纽森推上前台—先让他为意大利灯饰厂商FLOS设计灯具;1986年,在斯塔克为纽约派拉蒙酒店的设计案里,用了纽森那只著名的椅子—Lockheed长椅。一夜之间,23岁的马克纽森成名了。 2006 年,他的杰作Lockheed已是世界上最贵的椅子。在索斯比拍卖会上,这把椅子创下在世设计师拍卖纪录—96.8万美元。椅子大师在学生时期,马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

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

人,看到更多美景。”他说,其实,早有人猜测,阿斯特姆公司邀请纽森加盟设计,就是看准了这位设计师在富豪群体中的人气,因为一张飞向太空的“机”票,需26.5万美元,而遨游的时间只有5分钟。而不少对航天旅行兴趣十足的富豪,都是马克纽森的超级“粉丝”。马克纽森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我希望它能在2012年起飞,腾空到122000 公里外的太空去。”“每个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外滩画报M= 马克纽森B:当你还是个小孩子时,谁促使你成为一个设计师?M:我觉得是旅行促使我成为一个设计师。在旅途中,我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的文化,尤其是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不同的流行文化。B: 能分享一下你的设计哲学吗?M:我没有什么设计哲学,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够做的。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美,简洁之美尤其重要。我喜欢探索新科技、新材料。因为材料以及科技,将推动设计新理念。B:你是如何工作的?是和团队一起工作,还是单独一个人?M:我大部分的设计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随身带小本子,一旦有什么灵感,就记下来。在飞机上坐上15个小时,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最美妙的时刻,此时我就能完全沉浸到设计的灵感中去了。我发现,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对我来说,我做设计的时候,不能让我感到有任何压力。所以,当我在工作室里,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我在设计,只能说我在完善此前的想法而已。我接听电话、读电子邮件、在电脑上进一步描画我的设计图,但这不是我灵感产生的地方。B: 哪一个设计是你最满意的作品?M:我对每一件作品都很满意,每件作品里都有我的DNA。B: 你如何描述你的个性?M: 很随和,容易沟通。B: 一天中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刻?M:我想是午饭后,你知道,当你开始入睡,鼾声入梦是多么舒服!B: 你喜欢听怎样的音乐?M:我听了很多电影音乐,我只喜欢电影音乐。B: 你看设计杂志吗?M: 从来不看。B: 那你的信息从哪里来?M:报纸、酒店。在不同的国家,我收看各种有线电视新闻网。B: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M: 西装。我觉得那玩意很枯燥。B: 你觉得工作有趣吗?M: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时间。B:你如何在自己的自由灵感和顾客的要求中找到平衡呢?M:其实这样的压力,能够给你一种特别的鼓舞。如何在限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富有挑战的。我现在有与各个行业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而且我也喜欢在压力中寻找到新材料、新科技。B: 你最敬佩的设计师是谁?M: 我最敬佩的人是JMSPERMORRISON和JONA THANIVE。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M: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B: 你认为什么才叫成功?

M:界定成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都是很私人化的见解。对于我来说,我正在实现自己的抱负,特别是最近我能为航空器进行设计。这使我感到自己总在实现梦想。

B: 你有什么信奉的格言吗?

M: 一个人应知道自己何时该止步。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