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MARC JACOBS 全球CEO Robert Duffy  

2008-04-01 14:30:53|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Q:那从2004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
两者共同的特点首先是都非常亲切、友好,其次是都非常排斥“过于性感”:我们不喜欢过于紧身的衣服,那样会让穿的人很不舒服——一点都不性感;另外,我们也不喜欢职业化的感觉。两条线的主要区别是前者相对奢华些,而后者更针对年轻人,比如价格、面料等。Q:就你们的主线而言,同其他奢侈品牌的区别在哪里? A:MARC JACOBS拥有很多“第一”,例如:第一家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奢侈品牌,第一家在产品上使用大块的金属配件。 Q:你和Marc Jacobs的分工是怎样的?你只负责经营业务吗? A:设计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享受同包括MarcJacobs 在内的设计师一起讨论的过程。当然,不是所有的系列:MARCJACOBS 的男装系列和Marc by Marc Jacobs的产品我会参与设计,而女装部分则完全由MarcJacobs来负责,他很擅长。Q:那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争执吗?一般是谁先让步?A:我们几乎从不、将来也不会在工作上发生争执。Marc和我彼此信任,这种关系就像是一段已经维持了25年的婚姻。唯一能让我们产生不同看法的,就是彼此的私人生活。 Q:在时装圈,Marc Jacobs素来有“坏男孩”的称呼,你同意吗?A:非常同意!他的确很“坏”:不按常理出牌。但在我看来,他的“坏”正体现出他的诚实——他永远只设计他想表达的主题、只说他愿意说的话,也从不回避他对酒精、药品的迷恋——这正是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所避之不及的,他却坦然面对。从这点上说,他的确很“坏”。Q:作为CEO,你也会“不按常理出牌”吗?在打算开这么多家分店的基础上,会推出一些专为中国顾客设计的产品吗?A:不会,我们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们会因为在新的地方开新店,就推出一些地域性的、专门的设计,那是不是每当人们对我们的时装SH
专访MARC JACOBS 全球CEO Robert Duffy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 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Q:那从2004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

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OW评头论足时,我们就要对此一一回应?人是奇怪的动物,永远追捧自己喜欢的、打击自己讨厌的,在时装圈尤为明显——这是个太喜新厌旧的环境。所以,MARCJACOBS 要一直做时尚圈的“门外汉”。Q:那对于你们的顾客来说,你最希望听到他们怎样的评价?曾经听到过的回馈中,有印象深刻的吗?A:人都是主观的,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忠实的顾客,无论他们喜欢还是厌恶某一件产品,都会发邮件告诉我们。例如有一位去巴黎看我们SHOW的北京女士,她一连发了好几封邮件:“我恨死这一季的设计了,我要上一季的产品!”我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很直接。Q:那么你有没有发觉东西方的顾客对于品牌的评价会不一样?A:这点我还真没想过。简单地说,西方顾客对于MARC JACOBS已经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样,但在中国显然还不是。可是,看看这里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谁知道在将来,MARCJACOBS不会成为东方人的穿衣首选呢? Q: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举办你们的服装SHOW?A:如果有一个好的理由,我会来的。我喜欢中国,我想来这看奥运。 Q:具体地说,什么叫“好的理由”?A:要有一个适合的契机和平台,例如为了某个公益活动、慈善义卖等。我们在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T台和一堆衣架子搬到这里,那就和一个乱糟糟的派对没什么两样。Q:最后一个问题,除了开新店,还有别的惊喜吗?第三条线? A:是的,马上。我只能说这么多。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Q:那从2004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

 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

 

  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

OW评头论足时,我们就要对此一一回应?人是奇怪的动物,永远追捧自己喜欢的、打击自己讨厌的,在时装圈尤为明显——这是个太喜新厌旧的环境。所以,MARCJACOBS 要一直做时尚圈的“门外汉”。Q:那对于你们的顾客来说,你最希望听到他们怎样的评价?曾经听到过的回馈中,有印象深刻的吗?A:人都是主观的,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忠实的顾客,无论他们喜欢还是厌恶某一件产品,都会发邮件告诉我们。例如有一位去巴黎看我们SHOW的北京女士,她一连发了好几封邮件:“我恨死这一季的设计了,我要上一季的产品!”我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很直接。Q:那么你有没有发觉东西方的顾客对于品牌的评价会不一样?A:这点我还真没想过。简单地说,西方顾客对于MARC JACOBS已经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样,但在中国显然还不是。可是,看看这里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谁知道在将来,MARCJACOBS不会成为东方人的穿衣首选呢? Q: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举办你们的服装SHOW?A:如果有一个好的理由,我会来的。我喜欢中国,我想来这看奥运。 Q:具体地说,什么叫“好的理由”?A:要有一个适合的契机和平台,例如为了某个公益活动、慈善义卖等。我们在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T台和一堆衣架子搬到这里,那就和一个乱糟糟的派对没什么两样。Q:最后一个问题,除了开新店,还有别的惊喜吗?第三条线? A:是的,马上。我只能说这么多。

 

 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OW评头论足时,我们就要对此一一回应?人是奇怪的动物,永远追捧自己喜欢的、打击自己讨厌的,在时装圈尤为明显——这是个太喜新厌旧的环境。所以,MARCJACOBS 要一直做时尚圈的“门外汉”。Q:那对于你们的顾客来说,你最希望听到他们怎样的评价?曾经听到过的回馈中,有印象深刻的吗?A:人都是主观的,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忠实的顾客,无论他们喜欢还是厌恶某一件产品,都会发邮件告诉我们。例如有一位去巴黎看我们SHOW的北京女士,她一连发了好几封邮件:“我恨死这一季的设计了,我要上一季的产品!”我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很直接。Q:那么你有没有发觉东西方的顾客对于品牌的评价会不一样?A:这点我还真没想过。简单地说,西方顾客对于MARC JACOBS已经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样,但在中国显然还不是。可是,看看这里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谁知道在将来,MARCJACOBS不会成为东方人的穿衣首选呢? Q: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举办你们的服装SHOW?A:如果有一个好的理由,我会来的。我喜欢中国,我想来这看奥运。 Q:具体地说,什么叫“好的理由”?A:要有一个适合的契机和平台,例如为了某个公益活动、慈善义卖等。我们在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T台和一堆衣架子搬到这里,那就和一个乱糟糟的派对没什么两样。Q:最后一个问题,除了开新店,还有别的惊喜吗?第三条线? A:是的,马上。我只能说这么多。

  Q:那从2004 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

 

 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Q:那从2004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

 

  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两者共同的特点首先是都非常亲切、友好,其次是都非常排斥“过于性感”:我们不喜欢过于紧身的衣服,那样会让穿的人很不舒服——一点都不性感;另外,我们也不喜欢职业化的感觉。两条线的主要区别是前者相对奢华些,而后者更针对年轻人,比如价格、面料等。

 

  Q:就你们的主线而言,同其他奢侈品牌的区别在哪里?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Q:那从2004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

 

  A:MARC JACOBS拥有很多“第一”,例如:第一家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奢侈品牌,第一家在产品上使用大块的金属配件。

 

两者共同的特点首先是都非常亲切、友好,其次是都非常排斥“过于性感”:我们不喜欢过于紧身的衣服,那样会让穿的人很不舒服——一点都不性感;另外,我们也不喜欢职业化的感觉。两条线的主要区别是前者相对奢华些,而后者更针对年轻人,比如价格、面料等。Q:就你们的主线而言,同其他奢侈品牌的区别在哪里? A:MARC JACOBS拥有很多“第一”,例如:第一家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奢侈品牌,第一家在产品上使用大块的金属配件。 Q:你和Marc Jacobs的分工是怎样的?你只负责经营业务吗? A:设计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享受同包括MarcJacobs 在内的设计师一起讨论的过程。当然,不是所有的系列:MARCJACOBS 的男装系列和Marc by Marc Jacobs的产品我会参与设计,而女装部分则完全由MarcJacobs来负责,他很擅长。Q:那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争执吗?一般是谁先让步?A:我们几乎从不、将来也不会在工作上发生争执。Marc和我彼此信任,这种关系就像是一段已经维持了25年的婚姻。唯一能让我们产生不同看法的,就是彼此的私人生活。 Q:在时装圈,Marc Jacobs素来有“坏男孩”的称呼,你同意吗?A:非常同意!他的确很“坏”:不按常理出牌。但在我看来,他的“坏”正体现出他的诚实——他永远只设计他想表达的主题、只说他愿意说的话,也从不回避他对酒精、药品的迷恋——这正是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所避之不及的,他却坦然面对。从这点上说,他的确很“坏”。Q:作为CEO,你也会“不按常理出牌”吗?在打算开这么多家分店的基础上,会推出一些专为中国顾客设计的产品吗?A:不会,我们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们会因为在新的地方开新店,就推出一些地域性的、专门的设计,那是不是每当人们对我们的时装SH

  Q:你和Marc Jacobs 的分工是怎样的?你只负责经营业务吗?

 

  A:设计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享受同包括Marc Jacobs在内的设计师一起讨论的过程。当然,不是所有的系列:MARC JACOBS 的男装系列和Marc by Marc Jacobs的产品我会参与设计,而女装部分则完全由MarcJacobs 来负责,他很擅长。

两者共同的特点首先是都非常亲切、友好,其次是都非常排斥“过于性感”:我们不喜欢过于紧身的衣服,那样会让穿的人很不舒服——一点都不性感;另外,我们也不喜欢职业化的感觉。两条线的主要区别是前者相对奢华些,而后者更针对年轻人,比如价格、面料等。Q:就你们的主线而言,同其他奢侈品牌的区别在哪里? A:MARC JACOBS拥有很多“第一”,例如:第一家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奢侈品牌,第一家在产品上使用大块的金属配件。 Q:你和Marc Jacobs的分工是怎样的?你只负责经营业务吗? A:设计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享受同包括MarcJacobs 在内的设计师一起讨论的过程。当然,不是所有的系列:MARCJACOBS 的男装系列和Marc by Marc Jacobs的产品我会参与设计,而女装部分则完全由MarcJacobs来负责,他很擅长。Q:那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争执吗?一般是谁先让步?A:我们几乎从不、将来也不会在工作上发生争执。Marc和我彼此信任,这种关系就像是一段已经维持了25年的婚姻。唯一能让我们产生不同看法的,就是彼此的私人生活。 Q:在时装圈,Marc Jacobs素来有“坏男孩”的称呼,你同意吗?A:非常同意!他的确很“坏”:不按常理出牌。但在我看来,他的“坏”正体现出他的诚实——他永远只设计他想表达的主题、只说他愿意说的话,也从不回避他对酒精、药品的迷恋——这正是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所避之不及的,他却坦然面对。从这点上说,他的确很“坏”。Q:作为CEO,你也会“不按常理出牌”吗?在打算开这么多家分店的基础上,会推出一些专为中国顾客设计的产品吗?A:不会,我们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们会因为在新的地方开新店,就推出一些地域性的、专门的设计,那是不是每当人们对我们的时装SH

 

  Q:那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争执吗?一般是谁先让步?

 

OW评头论足时,我们就要对此一一回应?人是奇怪的动物,永远追捧自己喜欢的、打击自己讨厌的,在时装圈尤为明显——这是个太喜新厌旧的环境。所以,MARCJACOBS 要一直做时尚圈的“门外汉”。Q:那对于你们的顾客来说,你最希望听到他们怎样的评价?曾经听到过的回馈中,有印象深刻的吗?A:人都是主观的,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忠实的顾客,无论他们喜欢还是厌恶某一件产品,都会发邮件告诉我们。例如有一位去巴黎看我们SHOW的北京女士,她一连发了好几封邮件:“我恨死这一季的设计了,我要上一季的产品!”我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很直接。Q:那么你有没有发觉东西方的顾客对于品牌的评价会不一样?A:这点我还真没想过。简单地说,西方顾客对于MARC JACOBS已经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样,但在中国显然还不是。可是,看看这里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谁知道在将来,MARCJACOBS不会成为东方人的穿衣首选呢? Q: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举办你们的服装SHOW?A:如果有一个好的理由,我会来的。我喜欢中国,我想来这看奥运。 Q:具体地说,什么叫“好的理由”?A:要有一个适合的契机和平台,例如为了某个公益活动、慈善义卖等。我们在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T台和一堆衣架子搬到这里,那就和一个乱糟糟的派对没什么两样。Q:最后一个问题,除了开新店,还有别的惊喜吗?第三条线? A:是的,马上。我只能说这么多。

  A:我们几乎从不、将来也不会在工作上发生争执。Marc和我彼此信任,这种关系就像是一段已经维持了25 年的婚姻。唯一能让我们产生不同看法的,就是彼此的私人生活。

 

  Q:在时装圈,Marc Jacobs 素来有“坏男孩”的称呼,你同意吗?

MARC JACOBS开店与时尚无关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与时装界“坏男孩”Marc 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的RobertDuffy,也许不介意除了MARC JACOBS 全球CEO的头衔之外,再多添一顶“时装坏CEO”的帽子。编辑、文 潘之霖 图 张洪兵 与MarcJacobs 共事25 年之久,很难说Robert Duffy身上没有沾染到一丁点“坏”的气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一再强调此次来上海的“偶然性”以及对于中国市场的“不熟悉”。不过采访结尾时,他还是回归正题,透露“MARCJACOBS马上会有第三条产品线诞生”——你可以无视他的“刻意低调”,却无法不期待这样的“不经意”。 Q:难得来到上海,是不是有新店的开张计划?A:这次来上海很偶然,只是旅途中正好经过。不过我们确实会开新店:北京有一家,上海有两家,而香港是三家。Q:那对于你们的整体战略而言,亚洲市场所处的位置是怎样的?A:提到亚洲市场,我的第一反应是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因为日本是我们第一家亚洲门店所在地,而香港的JOYCE也很早就引进了我们旗下产品的店铺。中国大陆市场对我而言是全新的,直到2004年我们才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店,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里。 Q:那从2004年开始,你对中国时尚产业的了解是不是更进一步了?能提一些建议吗?A: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的理解中,在一个地方开店是市场行为,与“时尚”是两码事。我并不熟悉中国时尚产业,目前我所体会的只是这里的制造力非常具有优势,但对于设计师,我真的不太了解。Q:说回你们的产品。如果让你用一些简单的词汇描述“MARC JACOBS是什么”,你会怎样说? A:我们有两条线:MARC JACOB和MARC by MARCJACOBS。

 

 A:非常同意!他的确很“坏”:不按常理出牌。但在我看来,他的“坏”正体现出他的诚实——他永远只设计他想表达的主题、只说他愿意说的话,也从不回避他对酒精、药品的迷恋——这正是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所避之不及的,他却坦然面对。从这点上说,他的确很“坏”。

 

 Q:作为CEO,你也会“不按常理出牌”吗?在打算开这么多家分店的基础上,会推出一些专为中国顾客设计的产品吗?

 

 A:不会,我们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们会因为在新的地方开新店,就推出一些地域性的、专门的设计,那是不是每当人们对我们的时装SHOW评头论足时,我们就要对此一一回应?人是奇怪的动物,永远追捧自己喜欢的、打击自己讨厌的,在时装圈尤为明显——这是个太喜新厌旧的环境。所以,MARCJACOBS 要一直做时尚圈的“门外汉”。

 

 Q:那对于你们的顾客来说,你最希望听到他们怎样的评价?曾经听到过的回馈中,有印象深刻的吗?

 

 A:人都是主观的,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忠实的顾客,无论他们喜欢还是厌恶某一件产品,都会发邮件告诉我们。例如有一位去巴黎看我们SHOW的北京女士,她一连发了好几封邮件:“我恨死这一季的设计了,我要上一季的产品!”我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很直接。

 

  Q:那么你有没有发觉东西方的顾客对于品牌的评价会不一样?

两者共同的特点首先是都非常亲切、友好,其次是都非常排斥“过于性感”:我们不喜欢过于紧身的衣服,那样会让穿的人很不舒服——一点都不性感;另外,我们也不喜欢职业化的感觉。两条线的主要区别是前者相对奢华些,而后者更针对年轻人,比如价格、面料等。Q:就你们的主线而言,同其他奢侈品牌的区别在哪里? A:MARC JACOBS拥有很多“第一”,例如:第一家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奢侈品牌,第一家在产品上使用大块的金属配件。 Q:你和Marc Jacobs的分工是怎样的?你只负责经营业务吗? A:设计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享受同包括MarcJacobs 在内的设计师一起讨论的过程。当然,不是所有的系列:MARCJACOBS 的男装系列和Marc by Marc Jacobs的产品我会参与设计,而女装部分则完全由MarcJacobs来负责,他很擅长。Q:那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争执吗?一般是谁先让步?A:我们几乎从不、将来也不会在工作上发生争执。Marc和我彼此信任,这种关系就像是一段已经维持了25年的婚姻。唯一能让我们产生不同看法的,就是彼此的私人生活。 Q:在时装圈,Marc Jacobs素来有“坏男孩”的称呼,你同意吗?A:非常同意!他的确很“坏”:不按常理出牌。但在我看来,他的“坏”正体现出他的诚实——他永远只设计他想表达的主题、只说他愿意说的话,也从不回避他对酒精、药品的迷恋——这正是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所避之不及的,他却坦然面对。从这点上说,他的确很“坏”。Q:作为CEO,你也会“不按常理出牌”吗?在打算开这么多家分店的基础上,会推出一些专为中国顾客设计的产品吗?A:不会,我们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们会因为在新的地方开新店,就推出一些地域性的、专门的设计,那是不是每当人们对我们的时装SH

 

  A:这点我还真没想过。简单地说,西方顾客对于MARC JACOBS已经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样,但在中国显然还不是。可是,看看这里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谁知道在将来,MARCJACOBS不会成为东方人的穿衣首选呢?

 

两者共同的特点首先是都非常亲切、友好,其次是都非常排斥“过于性感”:我们不喜欢过于紧身的衣服,那样会让穿的人很不舒服——一点都不性感;另外,我们也不喜欢职业化的感觉。两条线的主要区别是前者相对奢华些,而后者更针对年轻人,比如价格、面料等。Q:就你们的主线而言,同其他奢侈品牌的区别在哪里? A:MARC JACOBS拥有很多“第一”,例如:第一家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奢侈品牌,第一家在产品上使用大块的金属配件。 Q:你和Marc Jacobs的分工是怎样的?你只负责经营业务吗? A:设计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享受同包括MarcJacobs 在内的设计师一起讨论的过程。当然,不是所有的系列:MARCJACOBS 的男装系列和Marc by Marc Jacobs的产品我会参与设计,而女装部分则完全由MarcJacobs来负责,他很擅长。Q:那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争执吗?一般是谁先让步?A:我们几乎从不、将来也不会在工作上发生争执。Marc和我彼此信任,这种关系就像是一段已经维持了25年的婚姻。唯一能让我们产生不同看法的,就是彼此的私人生活。 Q:在时装圈,Marc Jacobs素来有“坏男孩”的称呼,你同意吗?A:非常同意!他的确很“坏”:不按常理出牌。但在我看来,他的“坏”正体现出他的诚实——他永远只设计他想表达的主题、只说他愿意说的话,也从不回避他对酒精、药品的迷恋——这正是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所避之不及的,他却坦然面对。从这点上说,他的确很“坏”。Q:作为CEO,你也会“不按常理出牌”吗?在打算开这么多家分店的基础上,会推出一些专为中国顾客设计的产品吗?A:不会,我们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们会因为在新的地方开新店,就推出一些地域性的、专门的设计,那是不是每当人们对我们的时装SH

  Q: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举办你们的服装SHOW?

 

  A:如果有一个好的理由,我会来的。我喜欢中国,我想来这看奥运。

 

  Q:具体地说,什么叫“好的理由”?

 

 A:要有一个适合的契机和平台,例如为了某个公益活动、慈善义卖等。我们在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T台和一堆衣架子搬到这里,那就和一个乱糟糟的派对没什么两样。

 

  Q:最后一个问题,除了开新店,还有别的惊喜吗?第三条线?

OW评头论足时,我们就要对此一一回应?人是奇怪的动物,永远追捧自己喜欢的、打击自己讨厌的,在时装圈尤为明显——这是个太喜新厌旧的环境。所以,MARCJACOBS 要一直做时尚圈的“门外汉”。Q:那对于你们的顾客来说,你最希望听到他们怎样的评价?曾经听到过的回馈中,有印象深刻的吗?A:人都是主观的,幸运的是我们有许多忠实的顾客,无论他们喜欢还是厌恶某一件产品,都会发邮件告诉我们。例如有一位去巴黎看我们SHOW的北京女士,她一连发了好几封邮件:“我恨死这一季的设计了,我要上一季的产品!”我喜欢这样来来回回,很直接。Q:那么你有没有发觉东西方的顾客对于品牌的评价会不一样?A:这点我还真没想过。简单地说,西方顾客对于MARC JACOBS已经很熟悉、就像家人一样,但在中国显然还不是。可是,看看这里奇迹般的发展速度,谁知道在将来,MARCJACOBS不会成为东方人的穿衣首选呢? Q: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举办你们的服装SHOW?A:如果有一个好的理由,我会来的。我喜欢中国,我想来这看奥运。 Q:具体地说,什么叫“好的理由”?A:要有一个适合的契机和平台,例如为了某个公益活动、慈善义卖等。我们在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如果只是把T台和一堆衣架子搬到这里,那就和一个乱糟糟的派对没什么两样。Q:最后一个问题,除了开新店,还有别的惊喜吗?第三条线? A:是的,马上。我只能说这么多。

 

  A:是的,马上。我只能说这么多。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