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  

2008-01-16 11:15:4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服装设计师许建树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念是什么?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

 

 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

文/ 许佳 摄影/ 赵磊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

 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

 “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

念是什么?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

  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

 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

周韵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 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

 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

姜文

 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

  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

陈冲

念是什么?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 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

黄秋生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

 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

房祖名

 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孔维

说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那个时候也会有一些很美丽的人。周韵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面容苍老、头发斑白,但她穿一件很特别的红色外衣。这件外衣的面料,用的是藏族的氆氇。我在一户藏民家里找到了这块面料—很窄,有一尺来长,他们原先一直把它作床单用,因为已经用旧了,所以原本的大红色转成了砖红色,还带着点黑黄色。我就用这特别的面料和颜色,做了一件式样传统的衣服。这其实也是我最早想到的一套设计。至于周韵在电影开头穿着的鱼鞋,则动用了我们服装组近100个人工。鞋底是请云南剑川的能工巧匠纳成的,鞋面则用了贵州水族的马尾绣,鱼眼睛是云南大理的刺绣师绣上的。姜文很多人称赞姜文的服装“太帅了”。他们问我: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穿得这么帅的人呢?其实,我在他身上用的所有元素,全都是当时有的—1950年代的空军夹克、前进帽以及当时盛行的高领衫、厚底靴。那顶前进帽是用牛仔裤做的,所以带着牛仔裤裤边所特有的那种磨旧的感觉。在做设计之前,我翻阅了许多1950-1970年代的旧画报,去了许多博物馆参观,比如新疆伊犁博物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等。我还去新疆老百姓家里寻找素材。有个维吾尔族老爷爷,过去在苏联军队开车,我在他家里找到了皮夹克、苏式帽这些特别好、做工特别考究的东西。陈冲陈冲是性感的典型。她腰围只有69cm,臀围却有96cm,胸部也很丰满。电影里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高大肥美壮”的感觉,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我在她那件白大褂的剪裁上动了不少脑筋。胸部和臀部的面料都紧贴身体,胸部以下却是平的。这样一来,胸部和臀部的线条凸现出来了,其余身体部位则是空荡荡的,隐约能够透出内衣来。传统的白大褂是长袖,不方便的时候可以把袖子挽起来,我把它改成性感的七分袖。另外,领子做成当时流行的方头领,但是更翘,镶一点花边,显得陈冲特别爱美。黄秋生黄秋生非常英俊,是个极具男人味道的演员。在新疆部分,我为他选择了俄式的立领衬衫、棕色皮马裤,搭配一件做工精致的俄式的外套、格子围巾和一双马靴。试装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套衣服可以穿去走红地毯。房祖名房祖名的服装费了些心思。我故意把裤子做得很肥大,上衣则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位90多岁的老大爷那里觅来的。这件上衣的面料是当年手工织的土布,褪了色,呈现一种深浅不一的蓝灰色。经过处理,又挂上纯棉小红格子的里布,外面搭配橘红背心,非常好看。有些人问我:为什么给他穿匡威的球鞋?其实那是当年最时髦的回力鞋。孔维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许建树访谈“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A:在姜文的工作室。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 在电影结尾部分,孔维坐在骆驼上,穿着整套洋装,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帽子。这顶帽子,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乱世佳人》里面郝斯佳戴的。这也是我在旧杂志里面找的式样,是旧时女性上街游行的时候统一戴的—用丝巾把帽子固定在下巴底下,帽子就不容易被风吹跑。

 这套服装特别时髦,几乎像是走秀的衣服,但是,跟孔维的南洋经历非常相称。我觉得戏服的设计,就是要在像与不像之间。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为了拍唐雨林结婚的那场戏,我们在戈壁滩上拍了20多天夜戏。夜里的戈壁滩很冷,但是我用了大量的格子面料,加上黑色—那场面,才真显得热火朝天。

念是什么?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                               许建树访谈

                        “钉珠、蕾丝和刺绣一样”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Q:你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的服装现在保存在哪里?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A:在姜文的工作室。

Q:你给《太阳照常升起》设计服装的理念是什么?

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

念是什么?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

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

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

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

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

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

 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

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

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

念是什么?A:用当年触手可及的服装元素设计现代时尚的视觉。Q:你并不是第一个让明星穿上自己的设计,并藉此进入公众视线的中国设计师。祁刚、王培沂等人也都因为为明星做设计而为人所熟知。A:明星的受关注度高,为他们做设计,能给人留下直观的印象,容易一夜成名。不过与此同时,我也很爱设计大礼服,因为它更能展现设计师的才华。Q:在你合作过的明星中,谁对设计的主意最多?A:周韵。其实她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为人也很友好,但是她对服装非常有主意,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范冰冰也很有想法,比如“踏雪寻梅”最早就是她出的主意—她说希望设计中出现草书的元素。而张静初就是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她特别相信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设计都放手给我做,我做什么她就穿什么。Q:最近是否还在为明星做礼服设计?A:以前我设计戏服,以及明星的大礼服多一些。最近我正抓紧时间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想要把中国民族元素和大礼服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设计稿最近已经完全出来了,你可以在这一系列服装上看到许多花卉和鸟类。我把羽毛、苗族堆绣、苏绣等放在一起,制作出华丽的、凹凸不平的效果。比起西洋的设计元素,我更喜欢中国的东西。其实,西方的钉珠、蕾丝的运用,性质和中国的刺绣是一样的,只是材料有所不同,所以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Q:中国设计师也开始经营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品牌,比如马可的“例外”、谢峰的“吉芬”。你有没有创建自己的成衣品牌的计划?A:如果有更强的实力、更多资金,那么可以做成衣。但是,比起国外那些历史悠久、相当成熟的品牌,国内的高级成衣,很多甚至在技术上也还是难以企及的。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Q:那么,如果你要做自己的成衣品牌,你会把它给什么样的顾客穿呢?

A:可能还是做精致的、价格比较高的吧。我已经做习惯了。服装设计师许建树“任何时代都有美丽的人”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无论如何,《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至少在服装设计上让我们找回了我们和前一个时代某种传统之间的联系,在中国当代设计界,可以说这是旧衣服第一次真正变成了时装。在此之前,设计师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可姜文在为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服装第一次见他时给出的评价却是:“太年轻,没阅历。”许建树正为此忐忑不安,他却又说:“没关系,年轻时是最出作品的时候,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就是30岁。”文 许佳 摄影 赵磊在为《太阳照常升起》制作服装之前,许建树在影视圈已是小有名气。电影《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等的服装都由他担纲设计。除此之外,他也是国内明星经常光顾的一位定制服设计师。他为张静初设计的“孔雀”和“梦回盛唐”、为范冰冰设计的“踏雪寻梅”和“丹凤朝阳”,以及为周韵设计的“云锦”礼服,在国外各大电影节的红地毯和颁奖礼上为他赚足了名声。尽管如此,姜文对许建树的第一个评价却是:“这孩子太年轻,没阅历。”一个星期之后,许建树拿出了《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穿着的红外套的初稿,以及姜文的皮夹克的雏形。这一次,刚从新疆回来的姜文说了三个字:“不靠谱。”《太阳照常升起》的戏装设计师人选就这样决定了。许建树在剧组里一待就是两年。许建树坦率地承认,一开始他对姜文想要的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被领进一间挺舒服的小屋子,听一段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录音—就是姜文本人在讲述《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他回忆说,“听完之后,我稀里糊涂,也没太明白。”他请求制片主任赵小时让他再听一遍录音。“还是同样的屋子,同样听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太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每天都笼罩着大雾,看不清人。如果看见人的话,那感觉就像有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你可能看到一个头,可能看到一双脚。在这里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你看见一个人的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头。为什么呢?因为这座村子的路上有许多台阶,远远看去,走在高处的人就像踩着走在低处的人。“道路上铺满白沙,每天早上打开门,你会发现地上就像被冲刷过一样,一个脚印也没有。所以每天早上,你都是第一个踏上沙地的人,你的脚印就是第一串脚印。“村里的房屋是青砖房。屋顶上长着青草—它们曾经绿过,也曾经枯过,绿中带黄,黄中带黑。墙上站着一只鸡,看不出是公是母。无论什么时候,它都在那儿站着,不过它是活的。”这就是姜文亲自讲述的故事。为了这个故事,许建树前后画了近2000张设计图。他曾把手头的1000多幅草图铺满整张大会议桌,姜文走进来,绕着桌子走一圈,什么评价都没有。“我几乎是硬逼着他指点一下,于是他就指了指两张图:一件上衣、一顶帽子。结果,1000多件设计里,也就只用了这两样。”许建树说。很多时候,姜文直接说一个设计“太土了”。而假如他说“有点陌生”,那就表示他感到满意。唯有一次,他说起电影尾声处周韵怀孕的那个造型,就提起笔来,三笔两笔,草草画出一个人骑在骆驼上的样子。许建树根据这张简笔画做出了周韵的造型,并且把这幅有姜文签名的画珍藏起来。周韵 1970年代的人,穿的衣服不是黑就是蓝,可以

 
  评论这张
 
阅读(14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