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  

2007-11-21 13:31:29|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            

                          建筑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冯"格康是个历史性的建筑师,他在42年前设计的泰格尔机场创下了30秒换乘飞机的纪录,该纪录至今没人能破;冯"格康还是个话题性的建筑师,他在8年前来到中国,接手的项目包括政治地位显著的国家博物馆改建工程、上海深水港附近的示范新城“临港新城”。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并接受了本报专访。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文/刘莉芳 程迪(实习)

 冯"格康,世界五大建筑事务所之一GMP的创始人和当家人。他的脸对大众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不像明星建筑师那样热衷于满世界地秀自己,更不愿意为博眼球,设计弹眼落睛的作品,浪费成堆的钢材和投资人的钞票。建筑在冯"格康眼中,正如包豪斯所提倡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

 然而,冯"格康作品的知名度却很高。自GMP成立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几百件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有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柏林中央火车站,它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火车站”。

 GMP以机场建筑闻名。早在1965年,冯"格康还是莘莘学子的时候,他就和同学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驶入式机场—柏林泰格尔机场,创造了乘客登机的最短时间:30秒。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冯"格康凭借泰格尔机场一战成名,同年,他和朋友们创立了GMP。40多年来,GMP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全能”的建筑事务所之一,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都能包办。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据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的执行董事周平说,冯"格康从1998年起,已在中国完成了80多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其中有上海浦东的文献中心、重庆大剧院、广州发展中心大厦等。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主办的“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在好朋友单凡的陪同下,大个子冯"格康在现场快活得像个孩子。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72岁的冯"格康头发完全花白,在采访中,他时不时地用手把头发挠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气很足,说话的声音特响,遇到喜欢的问题,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冯"格康的中国员工说,私底下,冯"格康的喜怒都放在脸上,生气了,就直拍桌子,高兴了,会拉着员工像朋友一样。

 在率性的冯"格康眼里,能与建筑媲美的也许就是美食和葡萄酒。他几乎从来不运动,也不抽烟,但每天要喝一两瓶葡萄酒。他只吃好东西,并用好东西来赞美他喜爱的建筑。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B=《外滩画报》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V=冯"格康(Von Gerkan)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不设计完全中国化的建筑

B:你进入中国已有8年。请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V:8年前,我应德国大使馆的邀请,参加北京德国使馆学校的竞标,当时我们中标了,并由此打开了中国市场。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建筑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冯格康是个历史性的建筑师,他在42年前设计的泰格尔机场创下了30秒换乘飞机的纪录,该纪录至今没人能破;冯格康还是个话题性的建筑师,他在8年前来到中国,接手的项目包括政治地位显著的国家博物馆改建工程、上海深水港附近的示范新城“临港新城”。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并接受了本报专访。文刘莉芳 程迪(实习)冯格康,世界五大建筑事务所之一GMP的创始人和当家人。他的脸对大众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不像明星建筑师那样热衷于满世界地秀自己,更不愿意为博眼球,设计弹眼落睛的作品,浪费成堆的钢材和投资人的钞票。建筑在冯格康眼中,正如包豪斯所提倡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然而,冯格康作品的知名度却很高。自GMP成立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几百件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有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柏林中央火车站,它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火车站”。GMP以机场建筑闻名。早在1965年,冯格康还是莘莘学子的时候,他就和同学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驶入式机场—柏林泰格尔机场,创造了乘客登机的最短时间:30秒。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冯格康凭借泰格尔机场一战成名,同年,他和朋友们创立了GMP。40多年来,GMP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全能”的建筑事务所之一,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都能包办。据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的执行董事周平说,冯格康从1998年起,已在中国完成了80多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其中有上海浦东的文献中心、重庆大剧院、广州发展中心大厦等。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主办的“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在好朋友单凡的陪同下,大个子冯格康在现场快活得像个孩子。72岁的冯格康头发完全花白,在采访中,他时不时地用手把头发挠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气很足,说话的声音特响,遇到喜欢的问题,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冯格康的中国员工说,私底下,冯格康的喜怒都放在脸上,生气了,就直拍桌子,高兴了,会拉着员工像朋友一样。在率性的冯格康眼里,能与建筑媲美的也许就是美食和葡萄酒。他几乎从来不运动,也不抽烟,但每天要喝一两瓶葡萄酒。他只吃好东西,并用好东西来赞美他喜爱的建筑。B=《外滩画报》V=冯格康(Von Gerkan)不设计完全中国化的建筑B:你进入中国已有8年。请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V:8年前,我应德国大使馆的邀请,参加北京德国使馆学校的竞标,当时我们中标了,并由此打开了中国市场。B:建筑是文化的体现。你在青岛、重庆、杭州、上海和深圳等地都设计了建筑,请你分别谈谈对这些城市的理解。V:先说青岛,我去过青岛的老城,那儿的石头教堂、广场,给人的感觉像是回到德国的小城一样;重庆是个可怕的城市,我一共去过9次,有7次遇到大雾,我住在希尔顿酒店的高层客房,往上看,看不到天,往下看,看不到地,人像是被悬在半空;杭州很漂亮,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上海则很有活力、张力;深圳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没几年就变一个模样。B: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改建项目的竞标中,你中标了。博物馆位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核心天安门广场,靠近紫禁城和人民大会堂,旁边就是毛主席纪念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改建工程备受关注。据说在施工中,还作了很多修改,是这样吗?V:当时我们参加竞标时,包括我的中国职员在内,都反对由境外设计师负责国博的改建。很多人希望改建的幅度越小越好,我们B:建筑是文化的体现。你在青岛、重庆、杭州、上海和深圳等地都设计了建筑,请你分别谈谈对这些城市的理解。

V:先说青岛,我去过青岛的老城,那儿的石头教堂、广场,给人的感觉像是回到德国的小城一样;重庆是个可怕的城市,我一共去过9次,有7次遇到大雾,我住在希尔顿酒店的高层客房,往上看,看不到天,往下看,看不到地,人像是被悬在半空;杭州很漂亮,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上海则很有活力、张力;深圳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没几年就变一个模样。

B: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改建项目的竞标中,你中标了。博物馆位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核心天安门广场,靠近紫禁城和人民大会堂,旁边就是毛主席纪念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改建工程备受关注。据说在施工中,还作了很多修改,是这样吗?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V:当时我们参加竞标时,包括我的中国职员在内,都反对由境外设计师负责国博的改建。很多人希望改建的幅度越小越好,我们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

                        “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

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建筑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冯格康是个历史性的建筑师,他在42年前设计的泰格尔机场创下了30秒换乘飞机的纪录,该纪录至今没人能破;冯格康还是个话题性的建筑师,他在8年前来到中国,接手的项目包括政治地位显著的国家博物馆改建工程、上海深水港附近的示范新城“临港新城”。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并接受了本报专访。文刘莉芳 程迪(实习)冯格康,世界五大建筑事务所之一GMP的创始人和当家人。他的脸对大众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不像明星建筑师那样热衷于满世界地秀自己,更不愿意为博眼球,设计弹眼落睛的作品,浪费成堆的钢材和投资人的钞票。建筑在冯格康眼中,正如包豪斯所提倡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然而,冯格康作品的知名度却很高。自GMP成立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几百件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有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柏林中央火车站,它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火车站”。GMP以机场建筑闻名。早在1965年,冯格康还是莘莘学子的时候,他就和同学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驶入式机场—柏林泰格尔机场,创造了乘客登机的最短时间:30秒。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冯格康凭借泰格尔机场一战成名,同年,他和朋友们创立了GMP。40多年来,GMP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全能”的建筑事务所之一,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都能包办。据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的执行董事周平说,冯格康从1998年起,已在中国完成了80多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其中有上海浦东的文献中心、重庆大剧院、广州发展中心大厦等。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主办的“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在好朋友单凡的陪同下,大个子冯格康在现场快活得像个孩子。72岁的冯格康头发完全花白,在采访中,他时不时地用手把头发挠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气很足,说话的声音特响,遇到喜欢的问题,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冯格康的中国员工说,私底下,冯格康的喜怒都放在脸上,生气了,就直拍桌子,高兴了,会拉着员工像朋友一样。在率性的冯格康眼里,能与建筑媲美的也许就是美食和葡萄酒。他几乎从来不运动,也不抽烟,但每天要喝一两瓶葡萄酒。他只吃好东西,并用好东西来赞美他喜爱的建筑。B=《外滩画报》V=冯格康(Von Gerkan)不设计完全中国化的建筑B:你进入中国已有8年。请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V:8年前,我应德国大使馆的邀请,参加北京德国使馆学校的竞标,当时我们中标了,并由此打开了中国市场。B:建筑是文化的体现。你在青岛、重庆、杭州、上海和深圳等地都设计了建筑,请你分别谈谈对这些城市的理解。V:先说青岛,我去过青岛的老城,那儿的石头教堂、广场,给人的感觉像是回到德国的小城一样;重庆是个可怕的城市,我一共去过9次,有7次遇到大雾,我住在希尔顿酒店的高层客房,往上看,看不到天,往下看,看不到地,人像是被悬在半空;杭州很漂亮,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上海则很有活力、张力;深圳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没几年就变一个模样。B: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改建项目的竞标中,你中标了。博物馆位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核心天安门广场,靠近紫禁城和人民大会堂,旁边就是毛主席纪念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改建工程备受关注。据说在施工中,还作了很多修改,是这样吗?V:当时我们参加竞标时,包括我的中国职员在内,都反对由境外设计师负责国博的改建。很多人希望改建的幅度越小越好,我们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

 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 .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

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建筑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冯格康是个历史性的建筑师,他在42年前设计的泰格尔机场创下了30秒换乘飞机的纪录,该纪录至今没人能破;冯格康还是个话题性的建筑师,他在8年前来到中国,接手的项目包括政治地位显著的国家博物馆改建工程、上海深水港附近的示范新城“临港新城”。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并接受了本报专访。文刘莉芳 程迪(实习)冯格康,世界五大建筑事务所之一GMP的创始人和当家人。他的脸对大众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不像明星建筑师那样热衷于满世界地秀自己,更不愿意为博眼球,设计弹眼落睛的作品,浪费成堆的钢材和投资人的钞票。建筑在冯格康眼中,正如包豪斯所提倡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然而,冯格康作品的知名度却很高。自GMP成立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几百件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有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柏林中央火车站,它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火车站”。GMP以机场建筑闻名。早在1965年,冯格康还是莘莘学子的时候,他就和同学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驶入式机场—柏林泰格尔机场,创造了乘客登机的最短时间:30秒。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冯格康凭借泰格尔机场一战成名,同年,他和朋友们创立了GMP。40多年来,GMP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全能”的建筑事务所之一,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都能包办。据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的执行董事周平说,冯格康从1998年起,已在中国完成了80多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其中有上海浦东的文献中心、重庆大剧院、广州发展中心大厦等。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主办的“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在好朋友单凡的陪同下,大个子冯格康在现场快活得像个孩子。72岁的冯格康头发完全花白,在采访中,他时不时地用手把头发挠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气很足,说话的声音特响,遇到喜欢的问题,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冯格康的中国员工说,私底下,冯格康的喜怒都放在脸上,生气了,就直拍桌子,高兴了,会拉着员工像朋友一样。在率性的冯格康眼里,能与建筑媲美的也许就是美食和葡萄酒。他几乎从来不运动,也不抽烟,但每天要喝一两瓶葡萄酒。他只吃好东西,并用好东西来赞美他喜爱的建筑。B=《外滩画报》V=冯格康(Von Gerkan)不设计完全中国化的建筑B:你进入中国已有8年。请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V:8年前,我应德国大使馆的邀请,参加北京德国使馆学校的竞标,当时我们中标了,并由此打开了中国市场。B:建筑是文化的体现。你在青岛、重庆、杭州、上海和深圳等地都设计了建筑,请你分别谈谈对这些城市的理解。V:先说青岛,我去过青岛的老城,那儿的石头教堂、广场,给人的感觉像是回到德国的小城一样;重庆是个可怕的城市,我一共去过9次,有7次遇到大雾,我住在希尔顿酒店的高层客房,往上看,看不到天,往下看,看不到地,人像是被悬在半空;杭州很漂亮,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上海则很有活力、张力;深圳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没几年就变一个模样。B: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改建项目的竞标中,你中标了。博物馆位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核心天安门广场,靠近紫禁城和人民大会堂,旁边就是毛主席纪念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改建工程备受关注。据说在施工中,还作了很多修改,是这样吗?V:当时我们参加竞标时,包括我的中国职员在内,都反对由境外设计师负责国博的改建。很多人希望改建的幅度越小越好,我们

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

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

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建筑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冯格康是个历史性的建筑师,他在42年前设计的泰格尔机场创下了30秒换乘飞机的纪录,该纪录至今没人能破;冯格康还是个话题性的建筑师,他在8年前来到中国,接手的项目包括政治地位显著的国家博物馆改建工程、上海深水港附近的示范新城“临港新城”。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并接受了本报专访。文刘莉芳 程迪(实习)冯格康,世界五大建筑事务所之一GMP的创始人和当家人。他的脸对大众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不像明星建筑师那样热衷于满世界地秀自己,更不愿意为博眼球,设计弹眼落睛的作品,浪费成堆的钢材和投资人的钞票。建筑在冯格康眼中,正如包豪斯所提倡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然而,冯格康作品的知名度却很高。自GMP成立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几百件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有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柏林中央火车站,它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火车站”。GMP以机场建筑闻名。早在1965年,冯格康还是莘莘学子的时候,他就和同学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驶入式机场—柏林泰格尔机场,创造了乘客登机的最短时间:30秒。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冯格康凭借泰格尔机场一战成名,同年,他和朋友们创立了GMP。40多年来,GMP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全能”的建筑事务所之一,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都能包办。据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的执行董事周平说,冯格康从1998年起,已在中国完成了80多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其中有上海浦东的文献中心、重庆大剧院、广州发展中心大厦等。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主办的“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在好朋友单凡的陪同下,大个子冯格康在现场快活得像个孩子。72岁的冯格康头发完全花白,在采访中,他时不时地用手把头发挠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气很足,说话的声音特响,遇到喜欢的问题,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冯格康的中国员工说,私底下,冯格康的喜怒都放在脸上,生气了,就直拍桌子,高兴了,会拉着员工像朋友一样。在率性的冯格康眼里,能与建筑媲美的也许就是美食和葡萄酒。他几乎从来不运动,也不抽烟,但每天要喝一两瓶葡萄酒。他只吃好东西,并用好东西来赞美他喜爱的建筑。B=《外滩画报》V=冯格康(Von Gerkan)不设计完全中国化的建筑B:你进入中国已有8年。请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V:8年前,我应德国大使馆的邀请,参加北京德国使馆学校的竞标,当时我们中标了,并由此打开了中国市场。B:建筑是文化的体现。你在青岛、重庆、杭州、上海和深圳等地都设计了建筑,请你分别谈谈对这些城市的理解。V:先说青岛,我去过青岛的老城,那儿的石头教堂、广场,给人的感觉像是回到德国的小城一样;重庆是个可怕的城市,我一共去过9次,有7次遇到大雾,我住在希尔顿酒店的高层客房,往上看,看不到天,往下看,看不到地,人像是被悬在半空;杭州很漂亮,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上海则很有活力、张力;深圳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没几年就变一个模样。B: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改建项目的竞标中,你中标了。博物馆位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核心天安门广场,靠近紫禁城和人民大会堂,旁边就是毛主席纪念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改建工程备受关注。据说在施工中,还作了很多修改,是这样吗?V:当时我们参加竞标时,包括我的中国职员在内,都反对由境外设计师负责国博的改建。很多人希望改建的幅度越小越好,我们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

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运会的场馆建设有何建议?对“鸟巢”有什么看法?

专访德国著名建筑师冯格康建筑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冯格康是个历史性的建筑师,他在42年前设计的泰格尔机场创下了30秒换乘飞机的纪录,该纪录至今没人能破;冯格康还是个话题性的建筑师,他在8年前来到中国,接手的项目包括政治地位显著的国家博物馆改建工程、上海深水港附近的示范新城“临港新城”。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并接受了本报专访。文刘莉芳 程迪(实习)冯格康,世界五大建筑事务所之一GMP的创始人和当家人。他的脸对大众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不像明星建筑师那样热衷于满世界地秀自己,更不愿意为博眼球,设计弹眼落睛的作品,浪费成堆的钢材和投资人的钞票。建筑在冯格康眼中,正如包豪斯所提倡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然而,冯格康作品的知名度却很高。自GMP成立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完成了几百件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有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柏林中央火车站,它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火车站”。GMP以机场建筑闻名。早在1965年,冯格康还是莘莘学子的时候,他就和同学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驶入式机场—柏林泰格尔机场,创造了乘客登机的最短时间:30秒。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冯格康凭借泰格尔机场一战成名,同年,他和朋友们创立了GMP。40多年来,GMP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全能”的建筑事务所之一,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都能包办。据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的执行董事周平说,冯格康从1998年起,已在中国完成了80多个大型建筑设计项目,其中有上海浦东的文献中心、重庆大剧院、广州发展中心大厦等。11月,冯格康应邀来沪出席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德设计教育中心主办的“放大—德国设计艺术大师展”,在好朋友单凡的陪同下,大个子冯格康在现场快活得像个孩子。72岁的冯格康头发完全花白,在采访中,他时不时地用手把头发挠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气很足,说话的声音特响,遇到喜欢的问题,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冯格康的中国员工说,私底下,冯格康的喜怒都放在脸上,生气了,就直拍桌子,高兴了,会拉着员工像朋友一样。在率性的冯格康眼里,能与建筑媲美的也许就是美食和葡萄酒。他几乎从来不运动,也不抽烟,但每天要喝一两瓶葡萄酒。他只吃好东西,并用好东西来赞美他喜爱的建筑。B=《外滩画报》V=冯格康(Von Gerkan)不设计完全中国化的建筑B:你进入中国已有8年。请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V:8年前,我应德国大使馆的邀请,参加北京德国使馆学校的竞标,当时我们中标了,并由此打开了中国市场。B:建筑是文化的体现。你在青岛、重庆、杭州、上海和深圳等地都设计了建筑,请你分别谈谈对这些城市的理解。V:先说青岛,我去过青岛的老城,那儿的石头教堂、广场,给人的感觉像是回到德国的小城一样;重庆是个可怕的城市,我一共去过9次,有7次遇到大雾,我住在希尔顿酒店的高层客房,往上看,看不到天,往下看,看不到地,人像是被悬在半空;杭州很漂亮,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上海则很有活力、张力;深圳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没几年就变一个模样。B: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改建项目的竞标中,你中标了。博物馆位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核心天安门广场,靠近紫禁城和人民大会堂,旁边就是毛主席纪念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改建工程备受关注。据说在施工中,还作了很多修改,是这样吗?V:当时我们参加竞标时,包括我的中国职员在内,都反对由境外设计师负责国博的改建。很多人希望改建的幅度越小越好,我们V:其实奥运场馆用于奥运会,只有一次,但因为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所以其场馆必须要有独特的特征。“鸟巢”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像是给小鸟住的地方,不是给10万人呆的。但“鸟巢”建成后的整体形象,还是能体现北京奥运精神的。在我看来,“鸟巢”的最大问题,是其用钢量是普通体育场馆的几倍。我认为,好的建筑不应通过巨大的形式来表现,而应采用简单的形式。

                          30秒!换乘的最短纪录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B:你的每件作品都会得奖,但你从来没得到普利兹克奖。对此你介意吗?

V:完全不介意。普利兹克奖每两年才颁发一次,每次只颁给一个人,所以不得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德国,只有一个人获过普利兹克奖,而且他获奖时的年龄比我现在老多了!

B:你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飞机只需30秒。你是怎样想到这个设计思路的?

V:当时还没有GMP,我还是一名学生,我和另一名同学在搞学生设计时,想让乘客从下车到上飞机的时间尽可能短,于是我们设计了环形航站楼,让机场拥有14个停机坪,缩短了乘客搭转机和去停车场的路程。在泰格尔机场,乘客换乘只需30秒。我估计这在今天仍保持着换乘时间最短的纪录。

 但是,今天不太可能再有泰格尔这样的机场了,原因有二:一是恐怖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在驶入式机场中,飞机、车、人基本是集中在一起的,而现在往往是先集中人,检查好,再分头登机。二是当时泰格尔机场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而现在的机场就是一个大商场,机场内要有足够的空间用作商场,人们要穿过商场,才能到达登机口,这样就加大了乘客到飞机的距离。

B:很多设计师在完成建筑后,经常会故地重游,并和住在建筑中的人成为朋友。你有这样的经历吗?

的投标方案,在他们看来,动得太多了。当时,我们几乎失去了这个合同,但最终人们觉得GMP是无法替代的。同时,改建国博,必须考虑到它的民族特征、文化和政治意义。我们反复考虑、斟酌,作了很大的改动。我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并将这些意见融到方案中去。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这是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不能因此设计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建筑。完工后,国博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这份荣誉和建筑师无关,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希望未来的博物馆能和紫禁城在建筑上形成良好的对应关系。另外,我希望在博物馆内建一个室内广场。大家都知道天安门广场在室外,冬冷夏热,根本站不住人。我希望建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大家观赏文物。“临港新城”里没有车来车往B:你制订的“临港新城规划”被称为“理想城市”和“乌托邦”。你觉得这两种称谓,哪个更贴切?V:我把“理想城市”当成正面评价。而“乌托邦”是人们想象中的,是永远达不到的地方。我希望“临港新城”是理想城市,而不是乌托邦。上海因为水深不够,没有可以停泊远洋巨轮的港口。汉堡在这方面有优势,港口几乎就在市中心。在易北河的北侧,不是高建筑,而是别墅区,另一侧就是港口。而上海这.,两 .都是高楼大厦,港口被边.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深水港附近建设临港新城的原因。B:临港新城将于2020年建成,你能否描绘一下未来在临港新城里的生活?V:未来,临港新城集中了居住、休闲和工作三种功能,抛弃了以往居住在A地、工作在B地、娱乐在C地的城市模式。我在临港新城的中心也是最值钱的地方,挖了一个直径为2.5公里的中央滴水湖,那里没有银行、保险公司。湖边是9公里的绿化带,工作和休闲区都散落在其中。临港新城将不欢迎汽车,从工作地到休闲、居住地,很方便,也不用开车。B:和你一样,有很多境外设计师都为上海设计过未来城市的规划方案,但是每个方案都适用于小范围,没有适用于大范围的方案。V:上海现在的高架建设,已经分割了城市,很难从头重新对城市进行规划。其实德国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好的建筑应形式简单B:你的建筑设计风格有“新简洁主义”之称,既不同于一味追求纯粹外表、不讲实用的“极致简洁主义”,也不同于过于强调外表的表现主义。然而,如何把握“新简洁”的尺度?如何让“新简洁”区别于乏味和妖娆?V:建筑师和画家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建筑不是自由的行业,必须先满足实用性,然后才能自由发挥。我要做的建筑是西装,可以穿几十年,有持续性,而不是今天穿、明天扔的时装。就像吃东西,如果好吃,你会一直吃;如果口味非常古怪,吃一次,就不会再吃了。建筑也是!我们要对社会负责。现在有些激进的设计师,太注重建筑的形式和外表,而忽略了建筑的本质是要对社会负责,留下好的建筑。B:在中国,也有不少其他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比如哈迪德、福斯特、库哈斯等人的作品。他们的设计风格和你完全不同,非常张扬个性。你怎么评价他们?V:哈迪德、福斯特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建筑的圈子很小,我和他们都认识。他们的作品都不错。GMP的简洁风格是一种类型,库哈斯是另一种类型。虽然,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不同类型的风格,但时间久了,库哈斯的作品会比较难消化,因为他的作品完全和可持续性没关系,并且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中国有土壤让他们试验,他们想通过这些向世人展现自己的实力,来实现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完成的作品和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我相信中国人对GMP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B:你设计过体育场馆,改建过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你对中国奥

V:小住宅的设计师和业主的关系往往很亲密。我设计过很多小住宅,并和几乎所有的业主都成了朋友。我会去看他们,他们也来看我。我曾经为一位女朋友在海边设计了一座度假屋。在房子落成后,大家在她的度假屋开派对庆祝,她还把度假屋的钥匙给了我,欢迎我随时去那儿。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