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李少红  

2007-11-14 14:19:41|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专访李少红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专访李少红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 年初至8 月8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

文/ 李俊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 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 年初至2008 年8月8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 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

 “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 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

                  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 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

 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

 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 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

  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

 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

 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

  “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  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

 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B=《 外滩画报》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L = 李少红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                              宝玉最难求

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

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

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

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

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

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 多个人。要装到50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 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

 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

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L: 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

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

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

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

专访李少红“《红楼梦》不是清朝的偶像小说” 10 月30日,李少红明确出任电视剧《红楼梦》导演。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经用去不少,主要演员还没着落。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去大半,李少红必须在2008年初至8 月8 日完成所有拍摄。相比王扶林用4 年时间拍摄87版电视剧《红楼梦》。人们对李少红能否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新《红楼梦》捏把汗。文 李俊 今年6月,随着史上最混乱的娱乐选秀节目“红楼选秀”落幕,导演胡玫和选秀节目以及制片方的矛盾分歧白热化,最终互不买账,分道扬镳。动荡中,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落在拍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头上。和她并肩打这一仗的,是随她南征北战多年的两员大将,一是摄影指导曾念平,一是美术指导叶锦添。 8月李少红紧急受命。秘密筹备了3个多月后,10 月30日,她才真正站出来表明自己来导演电视剧《红楼梦》。新闻发布会召开前一天,李少红在自己宽敞的荣兴达公司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贯个性强势的她第一次向记者大倒苦水:“接完这片子就后悔了。侠士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李少红显然瘦了,露出了尖下巴。相比同班老同学胡玫锋芒毕露的个性,她深感压力重大,“现在就要扒一层皮,拍完这片,我就只剩下骨架子了。”李少红幕后最有力的支持者是丈夫曾念平。不过,身为摄影的他为她捏把汗,“肯定要挨骂,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摆在李少红面前的现实一团糟,主要演员还没着落,5000万人民币的总投资已用去不少,余下的制作费不宽裕。拍摄立项许可证年限已过大半,必须要在2008年初至2008 年8月8 日期间完成所有拍摄。在1年内,完成小说120回、长达50集的拍摄量。“这是个浩瀚的工程,现在时间太紧,任何事情都没有走弯路的余地了。”“一切按书拍”,这是李少红作出的第一反应。不戏说、不颠覆,把这本《红楼梦》读透,最大程度地还原小说原貌。这也意味着剧中主要角色宝、黛、钗等的年龄统一控制在13至16岁之间。包括“太虚幻境”等梦幻场面会首度在屏幕上实现。三顾茅庐,李少红“被逼”拍《红楼梦》照李少红本人的说法,这些年找她拍《红楼梦》的人不间断地来了三拨。4年前,电视剧生产要广电部门立项审批,当时有十五六家都要拍《红楼梦》。广电部特别对此搞了一个听证会,结果是只有一家可以拍这个项目——从央视台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杨伟光拿到拍摄许可证。那时,和杨伟光一起竞争的还有张和平。他就为《红楼梦》来找过李少红。“剧本放在她桌上,她连动都没动过”,老搭档制片人李小婉说。当时李少红连一分钟都没考虑,直接明确表示不想拍。两年后,华录百纳辗转拿到广电部的许可证和中影一起合作。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带队,拜访李少红,还带着一套特别精致的精装本《红楼梦》。结果,那套书被李少红留下来了,还是没答应拍片。“当时也是自私的考虑。那个时候刚拍了几年电视剧,想把重点转到电影上。决定回归电影,就觉得要放下一切诱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李少红谈到这个问题,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私”。 直到今年8月,“红楼选秀”留下一个棘手的烂摊子,韩三平和北京台台长张强再度约见李少红。当时,韩三平说了很多恳切的话,李少红也知道《红楼梦》真的处在一个困难的尴尬境地。和当年拒绝一样果断,李少红没用一分钟仔细考虑,就仗义地答应执导电视剧《红楼梦》。“这事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中国人做事情讲究事不过三。如果再推辞,好事情就变成坏事情了。我要对得起自己说过的话,既然这样,就干吧!来吧!”李少红这样解释。在曾念平的记忆里,找李少红拍《红楼梦》的人可不止三拨。这些年,陆陆续续就没断过。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当晚李少红回到家,一贯支持她的曾念平犹豫了,他知道李少红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不想让她太受伤了”。“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我们是要准备挨骂的,所以一回来少红就觉得自己有些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曾念平甚至开玩笑,早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如早前就接下来,也能多点时间准备。万一拍不好怎么办?万一有争议怎么办?李少红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把20多年执导的经验和创作积累,全部都扑上来救场,“有点对不起大家,这么多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应该那么自私,老想自己”。 不同时代的人生教科书李少红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才八九岁。正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当时她囫囵吞枣,把书翻完了,然后,在书上一本正经地写了几个字:“这是一本坏书。”最近父亲特意把当年那本书找出来给李少红看。李少红惊讶,没想到当年自己看的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第一套《红楼梦》,是父亲1962年在北京买的。“但是被我无理地写上了几个字。估计那时候看这本书,就像是看生理教科书。” 14岁,李少红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当兵。起初几年都在医疗队,她比较苦闷,老是不能提干,原因是思想不先进。李少红看了很多书,其中就有《红楼梦》。她的记忆力特别好,能够把一整本书从头到尾讲下来。“那个时候我和书里人物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十六七岁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

                           “书恋爱我就恋爱”

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

L: 剧本严格按照120 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

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

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

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

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

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

,战友们不喜欢看书,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织毛衣,我讲《红楼梦》成了当时大家很重要的娱乐项目。”没想到,有战友把李少红给告了。《红楼梦》给当时的李少红带来了苦难。后来她才知道,当年被送往农场劳动改造,就是思想有问题。、 再读《红楼梦》,就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李少红在三位中国重量级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的指导下,逐字逐句地通读全书。曾念平表示:“她很清楚这次要拍一个大众化的、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否则根本就不会找红学家。”“博大精深”,现在李少红用这4个字来概括《红楼梦》原著的精神。在她看来,在不同人生阶段来看这本名著,都有新发现。她强调:“这不是讲富人家小姐、公子的生活,一个单独大宅院的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曹雪芹很多笔墨在写小人物,不仅仅写小姐、公子的故事,甚至写到下人家里的哥嫂姐妹。这部书不光是红男绿女,不食人间烟火。同时也不是一个偶像小说,不是一个清朝的偶像小说、琼瑶式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名著和大家的距离就很遥远,“博大精深不是个遥远的、高不可攀的理论境界,凡人不可触碰的东西”。在李少红看来,贾宝玉其实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11岁遗精,哪个男孩子没有?只有一个是特别的,他身上的玉,我们没有”。李少红拍电视剧的功力早已获得肯定,以细腻格调见长。这个长处还会继续保持在《红楼梦》中。曾念平表示,现在整个剧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拍摄风格。曾念平认为妻子拍电视剧的水平一点也不含糊,“少红拍电视剧很成功,因为她太在意追求新意,是最不能忍受守旧的人。旧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让她激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都是很好的例子,她打破了一般电视剧的常规。”曾念平觉得,李少红的成败都是在追求新意上。电视剧她能照顾大众的欣赏习惯,拍电影的时候她就更加自由发挥,走得更加大胆,导致很多人都跟不上她的节奏。B=《 外滩画报》L = 李少红宝玉最难求B:你看过“红楼选秀”吗?L:没有,当时正在忙自己的电视剧《荣归》,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B:传出你会用自己公司的演员来拍这戏?L:那些声音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创作。那些声音对我没有太大的干扰,不看报纸、不上网就行了。它不能最终决定我最后作品的面貌,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拍《红楼梦》是一个扎扎实实的过程,不是做秀的过程。它最终还是一个作品,不是给产生花边的东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怎么弄出来,还考虑不到什么毁誉参半,最重要的是集中所有的精力,怎么对得起这本书。B:现在胡玫准备另起炉灶拍《红楼梦》,这是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PK?L:我不同意这么说。这不是我和胡玫可以决定的事情。对于《红楼梦》制片方选择导演来讲,肯定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我和她是同班同学和很好的朋友,我们为这事通过电话。B:“红楼选秀”中的演员,最终会有多少用在这部戏里?L:看过书的人就知道,《红楼梦》涉及的演员非常多,120 回,700多个人。要装到50 集电视剧里,出现的人物超过200人,哪怕我就是把选秀的67人全部用上,还有200多号人要去哪里找?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很少一部分。而且重要的演员不仅仅是宝、黛、钗。选秀只涉及到很少一部分。选秀的特点是毛遂自荐者集中在一起,这部分资源很重要。很难得集中了这么多精力和资源来做一次全民普查。但是很多人没有毛遂自荐,这部分演员也很重要,应该把他们囊括进来。B:在选择演员的气质上,是否会参考87版?毕竟观众对当时的人物形象印象深刻。L:不要设一个标准。我希望这是个崭新的东西,是一个能够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拿20年以前的东西作为现在的标准,也没有可比性。观众应该有个新的定位。再做这种类比,就会把我们局限在一个很局促的位置上,影响想象力。如果因为20年前挖过现在就挖不出东西了,这是我们的水平问题。如果我们只是停滞在20年前,那也是我们的问题。名著就是能经得起发掘。我会给大家一个新面貌,不管是什么样的,这总是好事情。B:很多人觉得因为时代变化的缘故,要找薛宝钗很容易,找黛玉却很难,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吗?L:其实最难的不是宝钗、不是黛玉,而是贾宝玉。就是这个男孩,会最终决定这部戏的成败命运。选秀到最后他们对于贾宝玉举棋不定,留下空白,也体现了这一点。曹雪芹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在这个男孩子身上,由他串起所有的男男女女,老中青几代人。他是一个中心人物。对于这个人能不能选好,我很忐忑。B: 你对宝玉这个角色会有何要求?L:要十几岁这个年龄层吧。他首先应该是个男孩(笑),我看他,首先是男孩子,然后才考虑皮肤好不好,要不要带点脂粉气。他应该是发育过程中间的少年,讨人喜欢,出身很健康,这个很重要。B:如果按照原著本身的面目,现在主要演员的年龄都应在十三四岁。演员能做到比以前年轻很多吗?L:我是有这个心,尽可能把演员年龄层降低,跟着小说中的年龄去。学术上也存在争议,到底是宝玉见到黛玉是8岁还是11岁?但至少L: 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

 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

B: 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

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

他是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最终是否能够还原,还是看现实条件。如果现实条件不具备,只能逼着我往上涨。到时候,爱好《红楼梦》的人,千万不要拿着书来和我较真,否则我真要跳楼了。(笑)“书恋爱我就恋爱”B:现在剧本会按照什么方向重新改编小说?L: 剧本严格按照120回小说来拍,能把原来的精神拍出50%-60%来,就很了不起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弄懂多少,就表现多少。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找来的编剧,第一考虑的不是你写过多少戏,而是你对文本的热爱和熟悉。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都很了解《红楼梦》,熟悉的程度让我都惭愧。现在一屋子人坐下来,我肯定是“红”盲,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和我叫板。B: 剧本的顾问都是主流的红学家。L:我请专家目的还是理解文本,理解文本本身到底什么意思。学术上的争议比如到底谁写的,写作年代啊等等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我就是要拍一个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我不是来评判《红楼梦》的艺术流派。B:如果这部电视剧以后被红学家们挑刺怎么办?L:那是我的水平问题。他们应该是站在这个立场上去想,我的水平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高度。B:以前《红楼梦》改编,大多数都是按照宝黛钗的爱情故事为线索,现在会有什么变化?L:现在我就按书来做。书干吗我就干吗。书恋爱我就恋爱。其实前面将近40回没有宝、黛爱情,我只能没有爱情。曹雪芹没有写爱情,就是有他的用意,这不是一本宝黛爱情的书。后40回,除了黛玉死、爱情外,还有每个丫鬟的命运。照样用了大量的笔墨,去表现每一个人的宿命。作为电视剧,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拍的。对于名著,很需要我们这代人有个对名著的态度。名著就是名著。不能上来还没看懂,就说要颠覆它。我自己不值钱,我可以颠覆自己。名著是被历史证明的东西,不是随便能被颠覆和戏说的,戏说戏说别的去。我们可以让它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就是有意义的事情。B:《红楼梦》本身包含了大量隐晦的故事,你的改编过程中会不会加入你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成分?L:能把理解的拍出来就不错了。我认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理解的变成可视的影像,这就难死了。太虚幻境怎么拍?我现在都在头疼。这不是特技都能解决的问题,特技可以创造一个视觉奇观,但不是万能的钥匙。《红楼梦》的想象空间很大,影像的东西必须是很具象的,还要在具象的东西里营造一个虚无的感觉,非常难。不是说在上面放烟就可以解决所有梦境和幻境。如果烟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太简单了,不用请我,任何人都可以来拍了。B:老版都没拍“太虚幻境”,这次你会怎么处理?L: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有个巧妙的方法,不能使“拙”劲,应该用巧劲。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方向。我把机密都告诉你了。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B:你也是拍电影出身,拍完电视剧之后,是否会拍电影《红楼梦》?

L:这已经够我累的,但愿我到时候身体还行。不过这个现在顾不上,还没想那么远。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