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费德勒哲学  

2007-11-14 10:59:3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想破灭的西班牙公牛纳达尔与费德勒之间同样建立起在彼此巨大敬意基础上的牢固友谊。今年8月份的蒙特利尔大师赛之后,纳达尔难以订到去往下一站辛辛那提大师赛的公务舱位,费德勒便邀请他登上自己的私人航班。想象一下吧,在30000英尺的高空,这两位球场上你死我活的宿敌和自己的女友一起享受着美味的寿司午餐,就好像是任何两位富有的密友一样逍遥。能想象一下类似的场景会出现在20多年前的麦肯罗和康纳斯身上吗?或是如今高尔夫球场上的世界头两号球员伍兹与米克尔森?曾有人犀利地指出,要想战胜费德勒,你必须首先从心底里厌恶甚至是仇恨费德勒;但问题是,如今的球员给予了费德勒太多的尊敬。从这个角度来说,费德勒的完美为人也成为他在战场上摧枯拉朽的利器。克罗地亚的光头球星卢比切奇曾经“不争气”地说过:“我在每项赛事中的最高理想,就是能够打入决赛,然后在决赛中输给那个叫费德勒的家伙。”曾有一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费德勒夺冠道路上的七场比赛中,只分别在休伊特和纳尔班迪安的比赛中各丢掉了一盘。事后竟有传言称,这两人和澳网观众要联手控告费德勒,指责他在原本可以轻松拿下比赛的情况下故意制造悬念、调戏对手,这是对对手、观众以及赛事的极大不尊重。这个演绎得有点过头的段子经严肃的口吻讲出,更显示出人们对于费德勒的天才几乎已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竞争?这不由令人想起不少专家对费德勒的评价:他是如此才情横溢,以至于他和大部分选手的比赛在开始之前就已不是平等的竞争。金钱哲学费德勒还是个孩子时,瑞士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篇对他的访谈,那是瑞士媒体第一次报道这位日后的网坛天王。文章中有一个问题是:“你会用第一笔参赛奖金买什么呢?”费德勒的回答是“AMercedes”—梅塞德斯
”梦想破灭的西班牙公牛纳达尔与费德勒之间同样建立起在彼此巨大敬意基础上的牢固友谊。今年8月份的蒙特利尔大师赛之后,纳达尔难以订到去往下一站辛辛那提大师赛的公务舱位,费德勒便邀请他登上自己的私人航班。想象一下吧,在30000英尺的高空,这两位球场上你死我活的宿敌和自己的女友一起享受着美味的寿司午餐,就好像是任何两位富有的密友一样逍遥。能想象一下类似的场景会出现在20多年前的麦肯罗和康纳斯身上吗?或是如今高尔夫球场上的世界头两号球员伍兹与米克尔森?曾有人犀利地指出,要想战胜费德勒,你必须首先从心底里厌恶甚至是仇恨费德勒;但问题是,如今的球员给予了费德勒太多的尊敬。从这个角度来说,费德勒的完美为人也成为他在战场上摧枯拉朽的利器。克罗地亚的光头球星卢比切奇曾经“不争气”地说过:“我在每项赛事中的最高理想,就是能够打入决赛,然后在决赛中输给那个叫费德勒的家伙。”曾有一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费德勒夺冠道路上的七场比赛中,只分别在休伊特和纳尔班迪安的比赛中各丢掉了一盘。事后竟有传言称,这两人和澳网观众要联手控告费德勒,指责他在原本可以轻松拿下比赛的情况下故意制造悬念、调戏对手,这是对对手、观众以及赛事的极大不尊重。这个演绎得有点过头的段子经严肃的口吻讲出,更显示出人们对于费德勒的天才几乎已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竞争?这不由令人想起不少专家对费德勒的评价:他是如此才情横溢,以至于他和大部分选手的比赛在开始之前就已不是平等的竞争。金钱哲学费德勒还是个孩子时,瑞士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篇对他的访谈,那是瑞士媒体第一次报道这位日后的网坛天王。文章中有一个问题是:“你会用第一笔参赛奖金买什么呢?”费德勒的回答是“AMercedes”—梅塞德斯费德勒哲学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费德勒哲学 11月初,“史上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费德勒到达上海大师杯现场。如今,他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到了2008 年北京奥运会8 月8日开幕当天,历史还将出现巧合,那天恰将是费德勒的27岁生日。这位球场上的哲学家和胜利者,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金钱从来没有成为过我前进和奋斗的动力。”文 特约撰稿人 张奔斗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庸人太多,天才才往往备受指责。在罗杰费德勒赢得2003年温布尔登桂冠之前,越来越多的人已开始对他失去耐心,惊讶于他为何如此天赋异禀却始终无法在四大满贯赛事中取得突破;即便在温布尔登封王之后,怀疑论依然挥之不去——也许这个冠军只是因为瑞士大鼻子的运气实在太好,毕竟在那之前,他还从未在任何其他大满贯赛事即便四强席位中出现过。但在那之后,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费德勒以平静得近乎理所当然的方式开始并且持续他的疯狂表演;过去的四个赛季中,他几乎以平均每年三个大满贯的惊人速度敛集了大满贯桂冠的荣耀。11月5日,当他走上上海大师杯首场小组赛的赛场上时,他的大满贯冠军数量已经达到了12个,轻舟已过万重山,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那些费德勒当年最狂热的批评者,并不会在终于认定了自己的愚蠢之后选择在黑暗的角落里沉默。他们继续口诛笔伐,无望地希望着费德勒尽快从神坛跌落人间——已经26岁的他已经太老、他将在年轻一代的天才球员冲击下步入下行轨道、他永远也别想在罗兰加洛斯的红土场上称帝,甚至是,他永远也无法代替桑普拉斯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因为与他同时代的球星并没能像桑普拉斯同时代球员那样为他提供足够硬度的考验。在如潮赞美和如潮质疑的相互裹挟下,费德勒,他始终一脸平静地匀速向前。他在创造历史的道路上显得如此轻松写意,就好像是他赢得一场又一场比赛那样轻松简单。费德勒有一种让自己轻松却让对手紧张的本能,我们曾经看到过太多球员在击球一瞬间因为发力而龇牙咧嘴的图片;但只有费德勒,即便在猛力抽击时仍能保持脸部表情的“原貌”。费德勒能够有今天以及今后的成就,绝非仅仅因为他的超凡天赋和超人技巧,而更是因为他的——哲学。费德勒是网坛的哲学家,嘿!请不要发笑。即便费德勒在去年大师杯上表示连弗洛伊德是谁都不知道,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网球场上最深刻的思考者。网球哲学费德勒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笑的是——我既然已经给了你惊人存量的天赋,你为何还要去费力思考?于是,我们往往看到这样的有趣场景——他往往能够在被对手逼至悬崖边时依靠本能出手打出匪夷所思的致命一击,却往往在诸如对方来球碰到网带而给了他近半秒的反应时间同时也给了他近半秒的思考时间时击球出界。这名巴塞尔人被称作是“史上曾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一位”,直到现在,他仍然会像糖果店里的孩子那样,被他每年所赢得的那么多场胜利以及赢得胜利的轻松方式所震惊。就在今年美网赛前接受路透社的一次专访中,费德勒说道:“我几乎每天都会被自己惊到,我打出的那些回球,我赢得的那些锦标,我生活在一次又

                               费德勒哲学

一次带给自己的惊讶之中。”如果你选择相信费德勒的话,他至今仍生活在巨大的自我怀疑之中,他担心某一天早晨醒来时,他那已经令他稳坐世界第一宝座近200周时间、赢得了12 个大满贯、14 个大师系列赛以及3个大师杯赛冠军的惊人天赋与高超技艺,会像在清晨阳光映射下很快隐身于地球另一面的暗夜之神那样,瞬间蒸发于无形。任何一个王朝都会覆灭,但“费德勒王朝”的终结绝不会在一夜之间。他当然会有一天彻底失去精妙的手感,但你可以确信,他永远不会失去对网球运动的热爱。这个孩提时代将卧室里贴满乔丹和奥尼尔大幅图片的瑞士孩子,除了篮球之外还曾考虑过在足球绿茵场上实现梦想,但他终于在小小的黄色网球中发现了真爱所在。瑞士头牌网球记者瑞内施道弗今年下半年在欧洲和美国推出了名为《追寻完美:费德勒的故事》的畅销书,他透露说,费德勒其实就是一个“网球呆子”;网球运动员通常不会多观看别人的比赛,但费德勒会在酒店中盯着赛事转播直到深夜,如果他的女友米尔卡心情不错,两人还要探讨一番。那些被费德勒长期压制与欺侮的对手,一定都在集体祈祷——上帝啊,这个家伙到底准备打到哪一年?费德勒的回答让他们绝望,因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网球比赛将在费德勒最钟爱的一片网球场、他已五年连桩的温布尔登举行,费德勒今年曾明确表示将打到2012年。上个月他又出面“辟谣”说:“我没说会在2012年退役,我的意思是至少打到2012 年;我的目标是打到2015年,那时候我将34 岁,我一个赛季可以只打10到15项赛事,继续享受网球的乐趣。”现在你明白了,相比于不断胜利和夺冠带来的巨大快感,费德勒甚至更加享受网球本身带来的乐趣。就凭这,他就绝不可能像当年的瑞典绝世天才比约恩博格那样,在某一天早晨醒来时,看着家中柜子里的11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突然失去了对网球的全部的动力和兴趣,在26岁的当打之年便早早退役。竞争哲学都说身为和费德勒同一时代的网球运动员是件悲哀的事情,他剥夺了别人赢得大满贯冠军的机会,本赛季他甚至陆续将罗迪克、休伊特、冈萨雷斯和达维登科等这些排名世界前十的大牌球星陆续发展为他的“对阵费德勒十连败俱乐部”的最新成员。照理说,费德勒应该是一个非常遭同行嫉恨的家伙;然而,那些一次次输给他的对手们却做不到。看看罗迪克吧,他对费德勒至今的战绩已是尴尬的1胜14负,其中包括在三次大满贯决赛中输给对手;如果不是费德勒,他早已摘去“一满贯奇迹”的尴尬标签。在2005年温布尔登连续第二年决赛中输给费德勒后,罗迪克对费德勒说:“我真想痛恨你这个家伙,但我做不到。”这是一个从你手中巧取豪夺掉多少场胜利都让你恨不起来的家伙,这方面的评价实在太多。瑞典老将比约克曼赞美说:“罗杰具有高尚的人格,他质朴谦逊,对每个人都充满尊敬。”即便是一向喜欢嘲讽别人名声的美国球员斯帕迪亚也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待人非常真诚。”当然,在所有的赞美中,还是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的主席德维里尔斯说得最好:“他是那种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的小伙子。”即便是那个连续两年在法网赛决赛击败费德勒、令他的“全满贯  11月初,“史上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费德勒到达上海大师杯现场。如今,他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到了2008 年北京奥运会8 月8日开幕当天,历史还将出现巧合,那天恰将是费德勒的27岁生日。这位球场上的哲学家和胜利者,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金钱从来没有成为过我前进和奋斗的动力。”

文/ 特约撰稿人 张奔斗

费德勒哲学 11月初,“史上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费德勒到达上海大师杯现场。如今,他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到了2008 年北京奥运会8 月8日开幕当天,历史还将出现巧合,那天恰将是费德勒的27岁生日。这位球场上的哲学家和胜利者,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金钱从来没有成为过我前进和奋斗的动力。”文 特约撰稿人 张奔斗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庸人太多,天才才往往备受指责。在罗杰费德勒赢得2003年温布尔登桂冠之前,越来越多的人已开始对他失去耐心,惊讶于他为何如此天赋异禀却始终无法在四大满贯赛事中取得突破;即便在温布尔登封王之后,怀疑论依然挥之不去——也许这个冠军只是因为瑞士大鼻子的运气实在太好,毕竟在那之前,他还从未在任何其他大满贯赛事即便四强席位中出现过。但在那之后,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费德勒以平静得近乎理所当然的方式开始并且持续他的疯狂表演;过去的四个赛季中,他几乎以平均每年三个大满贯的惊人速度敛集了大满贯桂冠的荣耀。11月5日,当他走上上海大师杯首场小组赛的赛场上时,他的大满贯冠军数量已经达到了12个,轻舟已过万重山,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那些费德勒当年最狂热的批评者,并不会在终于认定了自己的愚蠢之后选择在黑暗的角落里沉默。他们继续口诛笔伐,无望地希望着费德勒尽快从神坛跌落人间——已经26岁的他已经太老、他将在年轻一代的天才球员冲击下步入下行轨道、他永远也别想在罗兰加洛斯的红土场上称帝,甚至是,他永远也无法代替桑普拉斯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因为与他同时代的球星并没能像桑普拉斯同时代球员那样为他提供足够硬度的考验。在如潮赞美和如潮质疑的相互裹挟下,费德勒,他始终一脸平静地匀速向前。他在创造历史的道路上显得如此轻松写意,就好像是他赢得一场又一场比赛那样轻松简单。费德勒有一种让自己轻松却让对手紧张的本能,我们曾经看到过太多球员在击球一瞬间因为发力而龇牙咧嘴的图片;但只有费德勒,即便在猛力抽击时仍能保持脸部表情的“原貌”。费德勒能够有今天以及今后的成就,绝非仅仅因为他的超凡天赋和超人技巧,而更是因为他的——哲学。费德勒是网坛的哲学家,嘿!请不要发笑。即便费德勒在去年大师杯上表示连弗洛伊德是谁都不知道,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网球场上最深刻的思考者。网球哲学费德勒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笑的是——我既然已经给了你惊人存量的天赋,你为何还要去费力思考?于是,我们往往看到这样的有趣场景——他往往能够在被对手逼至悬崖边时依靠本能出手打出匪夷所思的致命一击,却往往在诸如对方来球碰到网带而给了他近半秒的反应时间同时也给了他近半秒的思考时间时击球出界。这名巴塞尔人被称作是“史上曾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一位”,直到现在,他仍然会像糖果店里的孩子那样,被他每年所赢得的那么多场胜利以及赢得胜利的轻松方式所震惊。就在今年美网赛前接受路透社的一次专访中,费德勒说道:“我几乎每天都会被自己惊到,我打出的那些回球,我赢得的那些锦标,我生活在一次又

 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庸人太多,天才才往往备受指责。在罗杰"费德勒赢得2003年温布尔登桂冠之前,越来越多的人已开始对他失去耐心,惊讶于他为何如此天赋异禀却始终无法在四大满贯赛事中取得突破;即便在温布尔登封王之后,怀疑论依然挥之不去——也许这个冠军只是因为瑞士大鼻子的运气实在太好,毕竟在那之前,他还从未在任何其他大满贯赛事即便四强席位中出现过。但在那之后,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费德勒以平静得近乎理所当然的方式开始并且持续他的疯狂表演;过去的四个赛季中,他几乎以平均每年三个大满贯的惊人速度敛集了大满贯桂冠的荣耀。11月5日,当他走上上海大师杯首场小组赛的赛场上时,他的大满贯冠军数量已经达到了12 个,轻舟已过万重山,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

一次带给自己的惊讶之中。”如果你选择相信费德勒的话,他至今仍生活在巨大的自我怀疑之中,他担心某一天早晨醒来时,他那已经令他稳坐世界第一宝座近200周时间、赢得了12 个大满贯、14 个大师系列赛以及3个大师杯赛冠军的惊人天赋与高超技艺,会像在清晨阳光映射下很快隐身于地球另一面的暗夜之神那样,瞬间蒸发于无形。任何一个王朝都会覆灭,但“费德勒王朝”的终结绝不会在一夜之间。他当然会有一天彻底失去精妙的手感,但你可以确信,他永远不会失去对网球运动的热爱。这个孩提时代将卧室里贴满乔丹和奥尼尔大幅图片的瑞士孩子,除了篮球之外还曾考虑过在足球绿茵场上实现梦想,但他终于在小小的黄色网球中发现了真爱所在。瑞士头牌网球记者瑞内施道弗今年下半年在欧洲和美国推出了名为《追寻完美:费德勒的故事》的畅销书,他透露说,费德勒其实就是一个“网球呆子”;网球运动员通常不会多观看别人的比赛,但费德勒会在酒店中盯着赛事转播直到深夜,如果他的女友米尔卡心情不错,两人还要探讨一番。那些被费德勒长期压制与欺侮的对手,一定都在集体祈祷——上帝啊,这个家伙到底准备打到哪一年?费德勒的回答让他们绝望,因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网球比赛将在费德勒最钟爱的一片网球场、他已五年连桩的温布尔登举行,费德勒今年曾明确表示将打到2012年。上个月他又出面“辟谣”说:“我没说会在2012年退役,我的意思是至少打到2012 年;我的目标是打到2015年,那时候我将34 岁,我一个赛季可以只打10到15项赛事,继续享受网球的乐趣。”现在你明白了,相比于不断胜利和夺冠带来的巨大快感,费德勒甚至更加享受网球本身带来的乐趣。就凭这,他就绝不可能像当年的瑞典绝世天才比约恩博格那样,在某一天早晨醒来时,看着家中柜子里的11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突然失去了对网球的全部的动力和兴趣,在26岁的当打之年便早早退役。竞争哲学都说身为和费德勒同一时代的网球运动员是件悲哀的事情,他剥夺了别人赢得大满贯冠军的机会,本赛季他甚至陆续将罗迪克、休伊特、冈萨雷斯和达维登科等这些排名世界前十的大牌球星陆续发展为他的“对阵费德勒十连败俱乐部”的最新成员。照理说,费德勒应该是一个非常遭同行嫉恨的家伙;然而,那些一次次输给他的对手们却做不到。看看罗迪克吧,他对费德勒至今的战绩已是尴尬的1胜14负,其中包括在三次大满贯决赛中输给对手;如果不是费德勒,他早已摘去“一满贯奇迹”的尴尬标签。在2005年温布尔登连续第二年决赛中输给费德勒后,罗迪克对费德勒说:“我真想痛恨你这个家伙,但我做不到。”这是一个从你手中巧取豪夺掉多少场胜利都让你恨不起来的家伙,这方面的评价实在太多。瑞典老将比约克曼赞美说:“罗杰具有高尚的人格,他质朴谦逊,对每个人都充满尊敬。”即便是一向喜欢嘲讽别人名声的美国球员斯帕迪亚也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待人非常真诚。”当然,在所有的赞美中,还是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的主席德维里尔斯说得最好:“他是那种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的小伙子。”即便是那个连续两年在法网赛决赛击败费德勒、令他的“全满贯 那些费德勒当年最狂热的批评者,并不会在终于认定了自己的愚蠢之后选择在黑暗的角落里沉默。他们继续口诛笔伐,无望地希望着费德勒尽快从神坛跌落人间——已经26岁的他已经太老、他将在年轻一代的天才球员冲击下步入下行轨道、他永远也别想在罗兰"加洛斯的红土场上称帝,甚至是,他永远也无法代替桑普拉斯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因为与他同时代的球星并没能像桑普拉斯同时代球员那样为他提供足够硬度的考验。

 在如潮赞美和如潮质疑的相互裹挟下,费德勒,他始终一脸平静地匀速向前。他在创造历史的道路上显得如此轻松写意,就好像是他赢得一场又一场比赛那样轻松简单。费德勒有一种让自己轻松却让对手紧张的本能,我们曾经看到过太多球员在击球一瞬间因为发力而龇牙咧嘴的图片;但只有费德勒,即便在猛力抽击时仍能保持脸部表情的“原貌”。费德勒能够有今天以及今后的成就,绝非仅仅因为他的超凡天赋和超人技巧,而更是因为他的——哲学。费德勒是网坛的哲学家,嘿!请不要发笑。即便费德勒在去年大师杯上表示连弗洛伊德是谁都不知道,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网球场上最深刻的思考者。

                             网球哲学

费德勒哲学 11月初,“史上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费德勒到达上海大师杯现场。如今,他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到了2008 年北京奥运会8 月8日开幕当天,历史还将出现巧合,那天恰将是费德勒的27岁生日。这位球场上的哲学家和胜利者,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金钱从来没有成为过我前进和奋斗的动力。”文 特约撰稿人 张奔斗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庸人太多,天才才往往备受指责。在罗杰费德勒赢得2003年温布尔登桂冠之前,越来越多的人已开始对他失去耐心,惊讶于他为何如此天赋异禀却始终无法在四大满贯赛事中取得突破;即便在温布尔登封王之后,怀疑论依然挥之不去——也许这个冠军只是因为瑞士大鼻子的运气实在太好,毕竟在那之前,他还从未在任何其他大满贯赛事即便四强席位中出现过。但在那之后,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费德勒以平静得近乎理所当然的方式开始并且持续他的疯狂表演;过去的四个赛季中,他几乎以平均每年三个大满贯的惊人速度敛集了大满贯桂冠的荣耀。11月5日,当他走上上海大师杯首场小组赛的赛场上时,他的大满贯冠军数量已经达到了12个,轻舟已过万重山,距离上一代“球王”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史上最佳纪录仅咫尺之遥。那些费德勒当年最狂热的批评者,并不会在终于认定了自己的愚蠢之后选择在黑暗的角落里沉默。他们继续口诛笔伐,无望地希望着费德勒尽快从神坛跌落人间——已经26岁的他已经太老、他将在年轻一代的天才球员冲击下步入下行轨道、他永远也别想在罗兰加洛斯的红土场上称帝,甚至是,他永远也无法代替桑普拉斯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因为与他同时代的球星并没能像桑普拉斯同时代球员那样为他提供足够硬度的考验。在如潮赞美和如潮质疑的相互裹挟下,费德勒,他始终一脸平静地匀速向前。他在创造历史的道路上显得如此轻松写意,就好像是他赢得一场又一场比赛那样轻松简单。费德勒有一种让自己轻松却让对手紧张的本能,我们曾经看到过太多球员在击球一瞬间因为发力而龇牙咧嘴的图片;但只有费德勒,即便在猛力抽击时仍能保持脸部表情的“原貌”。费德勒能够有今天以及今后的成就,绝非仅仅因为他的超凡天赋和超人技巧,而更是因为他的——哲学。费德勒是网坛的哲学家,嘿!请不要发笑。即便费德勒在去年大师杯上表示连弗洛伊德是谁都不知道,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网球场上最深刻的思考者。网球哲学费德勒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笑的是——我既然已经给了你惊人存量的天赋,你为何还要去费力思考?于是,我们往往看到这样的有趣场景——他往往能够在被对手逼至悬崖边时依靠本能出手打出匪夷所思的致命一击,却往往在诸如对方来球碰到网带而给了他近半秒的反应时间同时也给了他近半秒的思考时间时击球出界。这名巴塞尔人被称作是“史上曾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一位”,直到现在,他仍然会像糖果店里的孩子那样,被他每年所赢得的那么多场胜利以及赢得胜利的轻松方式所震惊。就在今年美网赛前接受路透社的一次专访中,费德勒说道:“我几乎每天都会被自己惊到,我打出的那些回球,我赢得的那些锦标,我生活在一次又 费德勒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笑的是——我既然已经给了你惊人存量的天赋,你为何还要去费力思考?于是,我们往往看到这样的有趣场景——他往往能够在被对手逼至悬崖边时依靠本能出手打出匪夷所思的致命一击,却往往在诸如对方来球碰到网带而给了他近半秒的反应时间同时也给了他近半秒的思考时间时击球出界。

 这名巴塞尔人被称作是“史上曾拿起网球拍的人中最具天赋的一位”,直到现在,他仍然会像糖果店里的孩子那样,被他每年所赢得的那么多场胜利以及赢得胜利的轻松方式所震惊。就在今年美网赛前接受路透社的一次专访中,费德勒说道:“我几乎每天都会被自己惊到,我打出的那些回球,我赢得的那些锦标,我生活在一次又一次带给自己的惊讶之中。”

 如果你选择相信费德勒的话,他至今仍生活在巨大的自我怀疑之中,他担心某一天早晨醒来时,他那已经令他稳坐世界第一宝座近200周时间、赢得了12 个大满贯、14 个大师系列赛以及3个大师杯赛冠军的惊人天赋与高超技艺,会像在清晨阳光映射下很快隐身于地球另一面的暗夜之神那样,瞬间蒸发于无形。任何一个王朝都会覆灭,但“费德勒王朝”的终结绝不会在一夜之间。他当然会有一天彻底失去精妙的手感,但你可以确信,他永远不会失去对网球运动的热爱。这个孩提时代将卧室里贴满乔丹和奥尼尔大幅图片的瑞士孩子,除了篮球之外还曾考虑过在足球绿茵场上实现梦想,但他终于在小小的黄色网球中发现了真爱所在。瑞士头牌网球记者瑞内"施道弗今年下半年在欧洲和美国推出了名为《追寻完美:费德勒的故事》的畅销书,他透露说,费德勒其实就是一个“网球呆子”;网球运动员通常不会多观看别人的比赛,但费德勒会在酒店中盯着赛事转播直到深夜,如果他的女友米尔卡心情不错,两人还要探讨一番。

 那些被费德勒长期压制与欺侮的对手,一定都在集体祈祷——上帝啊,这个家伙到底准备打到哪一年?费德勒的回答让他们绝望,因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网球比赛将在费德勒最钟爱的一片网球场、他已五年连桩的温布尔登举行,费德勒今年曾明确表示将打到2012年。上个月他又出面“辟谣”说:“我没说会在2012 年退役,我的意思是至少打到2012 年;我的目标是打到2015 年,那时候我将34岁,我一个赛季可以只打10到15项赛事,继续享受网球的乐趣。”现在你明白了,相比于不断胜利和夺冠带来的巨大快感,费德勒甚至更加享受网球本身带来的乐趣。就凭这,他就绝不可能像当年的瑞典绝世天才比约恩"博格那样,在某一天早晨醒来时,看着家中柜子里的11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突然失去了对网球的全部的动力和兴趣,在26岁的当打之年便早早退役。

                              竞争哲学

 都说身为和费德勒同一时代的网球运动员是件悲哀的事情,他剥夺了别人赢得大满贯冠军的机会,本赛季他甚至陆续将罗迪克、休伊特、冈萨雷斯和达维登科等这些排名世界前十的大牌球星陆续发展为他的“对阵费德勒十连败俱乐部”的最新成员。

一次带给自己的惊讶之中。”如果你选择相信费德勒的话,他至今仍生活在巨大的自我怀疑之中,他担心某一天早晨醒来时,他那已经令他稳坐世界第一宝座近200周时间、赢得了12 个大满贯、14 个大师系列赛以及3个大师杯赛冠军的惊人天赋与高超技艺,会像在清晨阳光映射下很快隐身于地球另一面的暗夜之神那样,瞬间蒸发于无形。任何一个王朝都会覆灭,但“费德勒王朝”的终结绝不会在一夜之间。他当然会有一天彻底失去精妙的手感,但你可以确信,他永远不会失去对网球运动的热爱。这个孩提时代将卧室里贴满乔丹和奥尼尔大幅图片的瑞士孩子,除了篮球之外还曾考虑过在足球绿茵场上实现梦想,但他终于在小小的黄色网球中发现了真爱所在。瑞士头牌网球记者瑞内施道弗今年下半年在欧洲和美国推出了名为《追寻完美:费德勒的故事》的畅销书,他透露说,费德勒其实就是一个“网球呆子”;网球运动员通常不会多观看别人的比赛,但费德勒会在酒店中盯着赛事转播直到深夜,如果他的女友米尔卡心情不错,两人还要探讨一番。那些被费德勒长期压制与欺侮的对手,一定都在集体祈祷——上帝啊,这个家伙到底准备打到哪一年?费德勒的回答让他们绝望,因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网球比赛将在费德勒最钟爱的一片网球场、他已五年连桩的温布尔登举行,费德勒今年曾明确表示将打到2012年。上个月他又出面“辟谣”说:“我没说会在2012年退役,我的意思是至少打到2012 年;我的目标是打到2015年,那时候我将34 岁,我一个赛季可以只打10到15项赛事,继续享受网球的乐趣。”现在你明白了,相比于不断胜利和夺冠带来的巨大快感,费德勒甚至更加享受网球本身带来的乐趣。就凭这,他就绝不可能像当年的瑞典绝世天才比约恩博格那样,在某一天早晨醒来时,看着家中柜子里的11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突然失去了对网球的全部的动力和兴趣,在26岁的当打之年便早早退役。竞争哲学都说身为和费德勒同一时代的网球运动员是件悲哀的事情,他剥夺了别人赢得大满贯冠军的机会,本赛季他甚至陆续将罗迪克、休伊特、冈萨雷斯和达维登科等这些排名世界前十的大牌球星陆续发展为他的“对阵费德勒十连败俱乐部”的最新成员。照理说,费德勒应该是一个非常遭同行嫉恨的家伙;然而,那些一次次输给他的对手们却做不到。看看罗迪克吧,他对费德勒至今的战绩已是尴尬的1胜14负,其中包括在三次大满贯决赛中输给对手;如果不是费德勒,他早已摘去“一满贯奇迹”的尴尬标签。在2005年温布尔登连续第二年决赛中输给费德勒后,罗迪克对费德勒说:“我真想痛恨你这个家伙,但我做不到。”这是一个从你手中巧取豪夺掉多少场胜利都让你恨不起来的家伙,这方面的评价实在太多。瑞典老将比约克曼赞美说:“罗杰具有高尚的人格,他质朴谦逊,对每个人都充满尊敬。”即便是一向喜欢嘲讽别人名声的美国球员斯帕迪亚也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待人非常真诚。”当然,在所有的赞美中,还是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的主席德维里尔斯说得最好:“他是那种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的小伙子。”即便是那个连续两年在法网赛决赛击败费德勒、令他的“全满贯 照理说,费德勒应该是一个非常遭同行嫉恨的家伙;然而,那些一次次输给他的对手们却做不到。看看罗迪克吧,他对费德勒至今的战绩已是尴尬的1胜14 负,其中包括在三次大满贯决赛中输给对手;如果不是费德勒,他早已摘去“一满贯奇迹”的尴尬标签。在2005年温布尔登连续第二年决赛中输给费德勒后,罗迪克对费德勒说:“我真想痛恨你这个家伙,但我做不到。”这是一个从你手中巧取豪夺掉多少场胜利都让你恨不起来的家伙,这方面的评价实在太多。瑞典老将比约克曼赞美说:“罗杰具有高尚的人格,他质朴谦逊,对每个人都充满尊敬。”即便是一向喜欢嘲讽别人名声的美国球员斯帕迪亚也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待人非常真诚。”当然,在所有的赞美中,还是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的主席德维里尔斯说得最好:“他是那种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的小伙子。”

 即便是那个连续两年在法网赛决赛击败费德勒、令他的“全满贯”梦想破灭的西班牙公牛纳达尔与费德勒之间同样建立起在彼此巨大敬意基础上的牢固友谊。今年8月份的蒙特利尔大师赛之后,纳达尔难以订到去往下一站辛辛那提大师赛的公务舱位,费德勒便邀请他登上自己的私人航班。想象一下吧,在30000英尺的高空,这两位球场上你死我活的宿敌和自己的女友一起享受着美味的寿司午餐,就好像是任何两位富有的密友一样逍遥。能想象一下类似的场景会出现在20多年前的麦肯罗和康纳斯身上吗?或是如今高尔夫球场上的世界头两号球员伍兹与米克尔森?

 曾有人犀利地指出,要想战胜费德勒,你必须首先从心底里厌恶甚至是仇恨费德勒;但问题是,如今的球员给予了费德勒太多的尊敬。从这个角度来说,费德勒的完美为人也成为他在战场上摧枯拉朽的利器。克罗地亚的光头球星卢比切奇曾经“不争气”地说过:“我在每项赛事中的最高理想,就是能够打入决赛,然后在决赛中输给那个叫费德勒的家伙。”

”梦想破灭的西班牙公牛纳达尔与费德勒之间同样建立起在彼此巨大敬意基础上的牢固友谊。今年8月份的蒙特利尔大师赛之后,纳达尔难以订到去往下一站辛辛那提大师赛的公务舱位,费德勒便邀请他登上自己的私人航班。想象一下吧,在30000英尺的高空,这两位球场上你死我活的宿敌和自己的女友一起享受着美味的寿司午餐,就好像是任何两位富有的密友一样逍遥。能想象一下类似的场景会出现在20多年前的麦肯罗和康纳斯身上吗?或是如今高尔夫球场上的世界头两号球员伍兹与米克尔森?曾有人犀利地指出,要想战胜费德勒,你必须首先从心底里厌恶甚至是仇恨费德勒;但问题是,如今的球员给予了费德勒太多的尊敬。从这个角度来说,费德勒的完美为人也成为他在战场上摧枯拉朽的利器。克罗地亚的光头球星卢比切奇曾经“不争气”地说过:“我在每项赛事中的最高理想,就是能够打入决赛,然后在决赛中输给那个叫费德勒的家伙。”曾有一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费德勒夺冠道路上的七场比赛中,只分别在休伊特和纳尔班迪安的比赛中各丢掉了一盘。事后竟有传言称,这两人和澳网观众要联手控告费德勒,指责他在原本可以轻松拿下比赛的情况下故意制造悬念、调戏对手,这是对对手、观众以及赛事的极大不尊重。这个演绎得有点过头的段子经严肃的口吻讲出,更显示出人们对于费德勒的天才几乎已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竞争?这不由令人想起不少专家对费德勒的评价:他是如此才情横溢,以至于他和大部分选手的比赛在开始之前就已不是平等的竞争。金钱哲学费德勒还是个孩子时,瑞士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篇对他的访谈,那是瑞士媒体第一次报道这位日后的网坛天王。文章中有一个问题是:“你会用第一笔参赛奖金买什么呢?”费德勒的回答是“AMercedes”—梅塞德斯 曾有一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费德勒夺冠道路上的七场比赛中,只分别在休伊特和纳尔班迪安的比赛中各丢掉了一盘。事后竟有传言称,这两人和澳网观众要联手控告费德勒,指责他在原本可以轻松拿下比赛的情况下故意制造悬念、调戏对手,这是对对手、观众以及赛事的极大不尊重。这个演绎得有点过头的段子经严肃的口吻讲出,更显示出人们对于费德勒的天才几乎已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竞争?这不由令人想起不少专家对费德勒的评价:他是如此才情横溢,以至于他和大部分选手的比赛在开始之前就已不是平等的竞争。

 金钱哲学费德勒还是个孩子时,瑞士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篇对他的访谈,那是瑞士媒体第一次报道这位日后的网坛天王。文章中有一个问题是:“你会用第一笔参赛奖金买什么呢?”费德勒的回答是“AMercedes”—梅塞德斯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