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新加坡导演陈子谦专访  

2007-11-07 11:44:08|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新加坡导演陈子谦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新加坡导演陈子谦专访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他被称为新加坡的奥逊"威尔斯

 陈子谦20多岁时就囊获了57个国际、国内(新加坡)电影奖项,被称为“新加坡的奥逊"威尔斯”。他的最新作品《881》在新加坡获得近2000万人民币的票房,并入围2008年柏林电影节、鹿特丹电影节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文/ Julliet Pan

 美国电影大师奥逊"威尔斯在26岁时拍摄了美国电影史上的最佳影片之一《公民凯恩》,成为一个传奇。新加坡导演陈子谦在20多岁时就囊获了57个国际、国内(新加坡)电影奖项,并在2004年被《时代》周刊评为亚洲风云人物(ASIAHERO AWARD)。在不久前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他和侯孝贤等著名导演的影片一同入选了带有致敬性质的“GALAPRESENTATION”单元,釜山电影委员会主任甚至径直称呼其为“大师”。近日,这位衣着时尚的年轻“大师”携带他的短片《猴子之恋》、《4:30》来到上海,参加新加坡电影节,并接受了本报专访。

B= 外滩画报

C=陈子谦

                         柏林、鹿特丹和奥斯卡

B:首先恭喜你的《881》在新加坡获得近2000万人民币的票房。听说《881》已经入围2008年柏林电影节和鹿特丹电影节?

C:是的,我很荣幸《881》同时被这两个著名的电影节甄选入围,不过我们有可能选择参加鹿特丹电影节。因为这已经是我的电影第二次被鹿特丹提名了,所以觉得这次应该选择它们。

B:为什么要二选一呢?

C:许多国际电影节规定不能同时参赛。所以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取舍。

B: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宣布《881》将代表新加坡报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你对此有什么感受?

新加坡导演陈子谦专访他被称为新加坡的奥逊威尔斯陈子谦20多岁时就囊获了57个国际、国内(新加坡)电影奖项,被称为“新加坡的奥逊威尔斯”。他的最新作品《881》在新加坡获得近2000万人民币的票房,并入围2008年柏林电影节、鹿特丹电影节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文 Julliet Pan美国电影大师奥逊威尔斯在26岁时拍摄了美国电影史上的最佳影片之一《公民凯恩》,成为一个传奇。新加坡导演陈子谦在20多岁时就囊获了57个国际、国内(新加坡)电影奖项,并在2004年被《时代》周刊评为亚洲风云人物(ASIAHEROAWARD)。在不久前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他和侯孝贤等著名导演的影片一同入选了带有致敬性质的“GALAPRESENTATION”单元,釜山电影委员会主任甚至径直称呼其为“大师”。近日,这位衣着时尚的年轻“大师”携带他的短片《猴子之恋》、《4:30》来到上海,参加新加坡电影节,并接受了本报专访。B= 外滩画报C=陈子谦柏林、鹿特丹和奥斯卡B:首先恭喜你的《881》在新加坡获得近2000万人民币的票房。听说《881》已经入围2008年柏林电影节和鹿特丹电影节?C:是的,我很荣幸《881》同时被这两个著名的电影节甄选入围,不过我们有可能选择参加鹿特丹电影节。因为这已经是我的电影第二次被鹿特丹提名了,所以觉得这次应该选择它们。B:为什么要二选一呢?C:许多国际电影节规定不能同时参赛。所以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取舍。B: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宣布《881》将代表新加坡报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你对此有什么感受?C:我的确是非常的兴奋,感谢MDA(新加坡媒体管理局)一直以来对我的电影的支持。能够代表新加坡参加奥斯卡是对我的很大鼓励。B:《881》男主角的声音是你配的,《猴子之恋》中也有你的镜头。是不是想要像希区柯克那样,在电影里留下你的印迹呢?C:我想可能所有导演都会有这种想法的吧。在C:我的确是非常的兴奋,感谢MDA(新加坡媒体管理局)一直以来对我的电影的支持。能够代表新加坡参加奥斯卡是对我的很大鼓励。

B:《881》男主角的声音是你配的,《猴子之恋》中也有你的镜头。是不是想要像希区柯克那样,在电影里留下你的印迹呢?

C:我想可能所有导演都会有这种想法的吧。在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

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

。如果有观众要再看一遍,去体会电影中的细节的想法,那说明这部电影是成功的。B:《881》是一部悲喜剧,它既有无可争辩的喜剧元素,但又有悲剧的故事情节,作为导演,你自己是怎么界定的?C: 我内心觉得它是一部悲剧。其实我的大多数电影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但在《881》的表现形式上,我的确采用了大量的喜剧元素。所以,这部电影的确是一个悲喜剧的混合体。再加上歌舞片的元素,应该说它是相当综合的一部电影。B:其实,拍一部好的喜剧片的难度可能会更高。C:的确如此,导演对于喜剧片的拿捏要相当微妙、精准,才能把电影的精华表现出来。喜欢去新旺吃东西B:你以前来过上海吗?C:来过两次了,是拍广告。B:原来你还是广告导演。在《881》里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少广告拍摄的手法。C:是啊。(笑)B:那你喜欢上海吗?C:我很喜欢上海,每次去都会到一家叫新旺的店吃东西。上海是一个迷人的城市。B:《881》会在上海放映吗?C:现在由于《881》送电影节的缘故,暂时还不能在海外放映。不过我想监制会和中国的发行商接洽的。《881》中,七月歌台的习俗实际是源自中国南方的传统,在新加坡保留了下来。我希望对上海观众来说,方言不会是一个障碍,因为情感本身是无边界的。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

                       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

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

。如果有观众要再看一遍,去体会电影中的细节的想法,那说明这部电影是成功的。B:《881》是一部悲喜剧,它既有无可争辩的喜剧元素,但又有悲剧的故事情节,作为导演,你自己是怎么界定的?C: 我内心觉得它是一部悲剧。其实我的大多数电影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但在《881》的表现形式上,我的确采用了大量的喜剧元素。所以,这部电影的确是一个悲喜剧的混合体。再加上歌舞片的元素,应该说它是相当综合的一部电影。B:其实,拍一部好的喜剧片的难度可能会更高。C:的确如此,导演对于喜剧片的拿捏要相当微妙、精准,才能把电影的精华表现出来。喜欢去新旺吃东西B:你以前来过上海吗?C:来过两次了,是拍广告。B:原来你还是广告导演。在《881》里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少广告拍摄的手法。C:是啊。(笑)B:那你喜欢上海吗?C:我很喜欢上海,每次去都会到一家叫新旺的店吃东西。上海是一个迷人的城市。B:《881》会在上海放映吗?C:现在由于《881》送电影节的缘故,暂时还不能在海外放映。不过我想监制会和中国的发行商接洽的。《881》中,七月歌台的习俗实际是源自中国南方的传统,在新加坡保留了下来。我希望对上海观众来说,方言不会是一个障碍,因为情感本身是无边界的。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

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

                           喜剧片更难把握

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如果有观众要再看一遍,去体会电影中的细节的想法,那说明这部电影是成功的。

B:《881》是一部悲喜剧,它既有无可争辩的喜剧元素,但又有悲剧的故事情节,作为导演,你自己是怎么界定的?

C: 我内心觉得它是一部悲剧。其实我的大多数电影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但在《881》的表现形式上,我的确采用了大量的喜剧元素。所以,这部电影的确是一个悲喜剧的混合体。再加上歌舞片的元素,应该说它是相当综合的一部电影。

。如果有观众要再看一遍,去体会电影中的细节的想法,那说明这部电影是成功的。B:《881》是一部悲喜剧,它既有无可争辩的喜剧元素,但又有悲剧的故事情节,作为导演,你自己是怎么界定的?C: 我内心觉得它是一部悲剧。其实我的大多数电影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但在《881》的表现形式上,我的确采用了大量的喜剧元素。所以,这部电影的确是一个悲喜剧的混合体。再加上歌舞片的元素,应该说它是相当综合的一部电影。B:其实,拍一部好的喜剧片的难度可能会更高。C:的确如此,导演对于喜剧片的拿捏要相当微妙、精准,才能把电影的精华表现出来。喜欢去新旺吃东西B:你以前来过上海吗?C:来过两次了,是拍广告。B:原来你还是广告导演。在《881》里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少广告拍摄的手法。C:是啊。(笑)B:那你喜欢上海吗?C:我很喜欢上海,每次去都会到一家叫新旺的店吃东西。上海是一个迷人的城市。B:《881》会在上海放映吗?C:现在由于《881》送电影节的缘故,暂时还不能在海外放映。不过我想监制会和中国的发行商接洽的。《881》中,七月歌台的习俗实际是源自中国南方的传统,在新加坡保留了下来。我希望对上海观众来说,方言不会是一个障碍,因为情感本身是无边界的。

B:其实,拍一部好的喜剧片的难度可能会更高。

新加坡导演陈子谦专访他被称为新加坡的奥逊威尔斯陈子谦20多岁时就囊获了57个国际、国内(新加坡)电影奖项,被称为“新加坡的奥逊威尔斯”。他的最新作品《881》在新加坡获得近2000万人民币的票房,并入围2008年柏林电影节、鹿特丹电影节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文 Julliet Pan美国电影大师奥逊威尔斯在26岁时拍摄了美国电影史上的最佳影片之一《公民凯恩》,成为一个传奇。新加坡导演陈子谦在20多岁时就囊获了57个国际、国内(新加坡)电影奖项,并在2004年被《时代》周刊评为亚洲风云人物(ASIAHEROAWARD)。在不久前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他和侯孝贤等著名导演的影片一同入选了带有致敬性质的“GALAPRESENTATION”单元,釜山电影委员会主任甚至径直称呼其为“大师”。近日,这位衣着时尚的年轻“大师”携带他的短片《猴子之恋》、《4:30》来到上海,参加新加坡电影节,并接受了本报专访。B= 外滩画报C=陈子谦柏林、鹿特丹和奥斯卡B:首先恭喜你的《881》在新加坡获得近2000万人民币的票房。听说《881》已经入围2008年柏林电影节和鹿特丹电影节?C:是的,我很荣幸《881》同时被这两个著名的电影节甄选入围,不过我们有可能选择参加鹿特丹电影节。因为这已经是我的电影第二次被鹿特丹提名了,所以觉得这次应该选择它们。B:为什么要二选一呢?C:许多国际电影节规定不能同时参赛。所以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取舍。B: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宣布《881》将代表新加坡报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你对此有什么感受?C:我的确是非常的兴奋,感谢MDA(新加坡媒体管理局)一直以来对我的电影的支持。能够代表新加坡参加奥斯卡是对我的很大鼓励。B:《881》男主角的声音是你配的,《猴子之恋》中也有你的镜头。是不是想要像希区柯克那样,在电影里留下你的印迹呢?C:我想可能所有导演都会有这种想法的吧。在C:的确如此,导演对于喜剧片的拿捏要相当微妙、精准,才能把电影的精华表现出来。

                         喜欢去新旺吃东西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B:你以前来过上海吗?

。如果有观众要再看一遍,去体会电影中的细节的想法,那说明这部电影是成功的。B:《881》是一部悲喜剧,它既有无可争辩的喜剧元素,但又有悲剧的故事情节,作为导演,你自己是怎么界定的?C: 我内心觉得它是一部悲剧。其实我的大多数电影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但在《881》的表现形式上,我的确采用了大量的喜剧元素。所以,这部电影的确是一个悲喜剧的混合体。再加上歌舞片的元素,应该说它是相当综合的一部电影。B:其实,拍一部好的喜剧片的难度可能会更高。C:的确如此,导演对于喜剧片的拿捏要相当微妙、精准,才能把电影的精华表现出来。喜欢去新旺吃东西B:你以前来过上海吗?C:来过两次了,是拍广告。B:原来你还是广告导演。在《881》里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少广告拍摄的手法。C:是啊。(笑)B:那你喜欢上海吗?C:我很喜欢上海,每次去都会到一家叫新旺的店吃东西。上海是一个迷人的城市。B:《881》会在上海放映吗?C:现在由于《881》送电影节的缘故,暂时还不能在海外放映。不过我想监制会和中国的发行商接洽的。《881》中,七月歌台的习俗实际是源自中国南方的传统,在新加坡保留了下来。我希望对上海观众来说,方言不会是一个障碍,因为情感本身是无边界的。C:来过两次了,是拍广告。

B:原来你还是广告导演。在《881》里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少广告拍摄的手法。

拍《猴子之恋》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安排,但是我预感会有什么事发生,多设置了几台摄像机。于是就有了我的影像,剪的时候觉得不错,就放了进去。B:是你自己写剧本吗?C:是的。不过我的大多数的剧本都只有很少台词,像《4:30》,整个片子只有一句台词。所以在写《881》的时候,太多台词让我有点不知如何处理。还好有JamesToh(监制)帮我填补。B:写剧本的时候是想观众会喜欢什么,还是完全写你要表述的东西?C:我不会去想观众喜欢什么,而是写我思想中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我觉得一个脚本就像是一个BaBy,它诞生后自然会找到属于它的观众群。我也不期望一个电影会适合所有观众。福建方言的《881》是送给母亲的B:为什么会选择《881》这样一个故事,并且用了福建方言呢?C:这部电影是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说福建方言。她把我抚养长大,教我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母亲一直对我说:“子谦,吃亏就是福。我们吃亏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别人吃亏。”她是一个简单的女性,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母亲祖籍福建,所以我特意用了福建方言,以报母亲的三春晖。《881》在新加坡放映后,母亲带了所有亲戚去影院看。她自己竟看了10次(笑)。虽然我没有对她说,但母亲知道这是我献给她的电影。也是因为母亲,我对女性有很大的尊重。你可以看到我电影里的女性都有很美好的形象。B:为什么选择歌舞片的形式呢?C:当时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拍摄手法,Mr.Man(文树森,新加坡媒体管理局司长)说为什么不尝试歌舞片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喜剧片更难把握B:你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导演,这一点从你的电影中也能看出来。你对于人物、情节的处理非常细致,铺设了很多层次。在这部电影中,你想表达的是不是很多?C:是的。但是我并不期望观众去感受我所有的思想。关键是,电影的主线条明确,具有娱乐性,观众能够从中得到享受。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其中更深的寓意,那当然最好了

C:是啊。(笑)

B:那你喜欢上海吗?

C:我很喜欢上海,每次去都会到一家叫新旺的店吃东西。上海是一个迷人的城市。

B:《881》会在上海放映吗?

C:现在由于《881》送电影节的缘故,暂时还不能在海外放映。不过我想监制会和中国的发行商接洽的。《881》中,七月歌台的习俗实际是源自中国南方的传统,在新加坡保留了下来。我希望对上海观众来说,方言不会是一个障碍,因为情感本身是无边界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