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李连杰专访  

2007-10-31 14:23:28|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连杰专访 “从1997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物质不能带来快乐”B= 外滩画报L= 李连杰B:你为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

李连杰专访 “从1997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物质不能带来快乐”B= 外滩画报L= 李连杰B:你为李连杰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李连杰专访

 

              “从1997 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 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

 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

 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

                            “物质不能带来快乐”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B= 外滩画报

L= 李连杰

李连杰专访 “从1997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物质不能带来快乐”B= 外滩画报L= 李连杰B:你为

B:你为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

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

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B:1997 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

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

 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

李连杰专访 “从1997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物质不能带来快乐”B= 外滩画报L= 李连杰B:你为                           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

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

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

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

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 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

李连杰专访 “从1997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物质不能带来快乐”B= 外滩画报L= 李连杰B:你为 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 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

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

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

B: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

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

 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 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我最喜欢李时珍”

什么如此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在少年时代的成长中是否也遇见过巨大的心理困惑?L:那是一定有的,每个人在自己年少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惑。我从11岁开始,因为到处表演武术,走遍世界,所以已经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16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自己选择人生。但是每一段人生,比如,从内地到香港、从中国到美国,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看见过一个数据,说中国有3000万的青少年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就想,3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的壹基金就专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问题。B:你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L:我从17 岁开始拍《少林寺》,整个1980年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阶段,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走过每一个年轻人都要经过的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决心为自己的名、利、物质努力奋斗,我完全理解,也很同情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遭遇的问题。一直到了1990年代,我才真正了解人生。B:1997年,是你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吗?L:不是最困难的时刻,而是我开始真正用力去思考人生的时刻。其实,那时候我想退休了,我不想拍电影了。我发现,物质不能带来快乐,我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是什么?这时,我遇见一个西藏的上师,他告诉我不要离开电影,他告诉我,我还有我的责任。当时,我很不理解,直到我在东南亚海啸中,直接面对死亡。向克林顿和NBA 学习B:那场海啸,给你带来了什么?是不是没有海啸,你就不会创建壹基金?L:那一年,不仅是海啸,其实我在一年之中,面对了三次死亡,一次是海啸,两次是在西藏。 我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上去禅修,由于氧气稀薄,我完全无法呼吸,差点死了。海啸之后,我被救了。困在酒店里,我割断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我专门花时间去想,名利是什么?我内心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去爱每一个人,去回馈社会。其实,在海啸之前,我就已经创建壹基金了。在中国内地,壹基金是今年4月正式进入的。但在美国,壹基金已经运作了7年,在中国香港也运作了两年,只不过以前我一直比较低调。可以说,是海啸把我和壹基金冲出来了,冲得更高。一年之内三次面对死亡,也让我真正悟到了生与死之间的道理。B:现在这个壹基金开展的状况如何?你还记得,谁是第一个给你捐款的人?L :“壹基金”提倡1 个人1 个月捐助1块钱来温暖1个地球大家庭,这个专项基金主要用于资助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受难的人们,以及关爱越来越普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壹基金大都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捐款的,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捐款的人,但我记得,在内地,最先响应的有徐静蕾、刘翔、申雪、赵宏博、李妮娜,好多好多人。 现在,壹基金筹款已经筹到700多万元,用出去的善款是100 多万元。按照有关条例,基金的账目应该每3个月公布一次,我们也一定会做到公开透明。B:听说你做壹基金特别辛苦?你曾说能为壹基金去求看门的大爷?L:(笑)是啊,每次拍摄电影,我都在片场里告诉每一个人壹基金的理念,我还会在小黑板上做宣传,所以每次一部电影拍摄完毕,剧组里的每个人都会非常清楚壹基金,也有不少人加入其中。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B: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

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

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

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

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

这次和NBA、迪斯尼的合作从何而来?L:我们和NBA 已经合作了3个多月了。其实,关爱别人、对社会尽一份责任,是NBA、迪斯尼这样的大公司一直推崇的理念,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相通的。 我这次也是来向NBA学习的。在NBA,每一支篮球队、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现在才知道NBA大大小小的慈善基金就有300多个,这令人肃然起敬。前一段时间,我去了美国,到克林顿基金会中学习。那次是“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全球有1500人,一起在那里共同学习探讨了包括诸如环保、消除贫困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感觉受益匪浅。2005年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去美国迪斯尼乐园游玩,结果在大堂,一个员工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85美元。他说,这是85个员工每人捐助的一美元。我很受感动,这些员工很多都是扫大堂、清扫卫生间的普通人啊。“我最喜欢李时珍”B:你最近这么高调,你介意别人如何评价你吗?你觉得自己是功夫明星,还是慈善明星多一点?L:哈哈,高调低调,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啦。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就想尽我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B:那么你如何看待武术?L: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爱。武术是用来平息争斗的。B:生活中的你,真实的性格是怎样的?现在怎么觉得你是豁出去了?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L:我其实有一点点自闭,主要因为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自己,生怕说错了。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跟好朋友在一起。

 直到最近几年,因为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不是为自己做事,40 岁前为家庭,接下来就是为社会。

B: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偶像是李时珍啊?

李连杰专访 “从1997年开始,我专心寻找生命的答案” 2007 年的李连杰已与1997年的李连杰完全不同,他说,自己是被海啸冲出来的。在生命接近死亡的边缘之后,他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建立了“壹基金”。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李连杰说:“做慈善不容易,我把这20年来的人脉,都用在这个壹基金上了。”文 李卉 10 月12日,蒙特利尔凌晨6:30,李连杰早早赶到机场,准备飞往上海。他利用等飞机的40分钟,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外滩画报》的采访。在加拿大拍摄电影《木乃伊3》的间隙,李连杰竟然还像在横店拍摄《投名状》时每周末返回上海宣传“壹基金”一样,此次专程到沪,还是为了他的“壹基金”。 不过,这次在上海与他合作的,是两个美国公司——NBA和迪斯尼。“做慈善比拍电影要辛苦100倍都不止。”他说。这位向来低调内敛,甚至给人害羞感觉的功夫电影巨星,今年年初,忽然脱胎换骨般高调起来,在短时间内以前所未有的密度,在各大媒体频频亮相,由此也招来非议。对此,承认自己有一点点自闭的李连杰,用带点粤语拖腔的普通话说:“没办法啦。拍电影,别人总是会为你准备飞机的头等舱。但为了慈善,我可以去求我们片场里的场记,而且我也可以一上飞机就开讲。” “40岁以前,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我的家人和自己拼命赚钱;但40岁以后,我发现即便是不工作,下辈子吃喝的钱也够了。这时,我就开始关注大我。”李连杰说。事实上,李连杰的人生角色和电影中的一样,在不断嬗变。从最初的武术天才到电影巨星,再到虔诚的佛教徒。“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皇后、总统,也和黑社会的人打过交道。一个在内地长大的人,孤身闯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去完全陌生的西方世界里闯荡。每一个阶段,我受到的心灵冲击都很巨大。”李连杰说。 上个世纪70年代,李连杰在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被吴彬教练千里挑一选进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此后,李连杰一头扎进武术世界,11岁时,他获得第一个武术比赛冠军,开始有了固定的薪资,可以拿钱回家帮助家庭。李连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按照当时的国家规定,一块金牌,工资涨一级别。”他说。此后,李连杰连续五年夺得全能武术金牌,十来岁的他,在级别上已经达到高级工程师、正教授的级别,工资拿到了当时的顶级水平88元。“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工资包,从来都是捧在手里交给了妈妈。”他说。这一习惯,后来在他结婚后,也没有改变,只不过这个替他打理的人变成了利智。 1982年,17岁的李连杰被张鑫炎一眼相中,令他出演《少林寺》。在拍摄《少林寺》的时候,李连杰的腿断了。“其实整个1980年代,我每拍一部电影,身体就要断一处,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身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断一次。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回忆起这些鲜为人知、令人动容的细节,李连杰颇为淡然。10月17日,李连杰出现在中福会少年宫。因为他的壹基金和迪斯尼共同组建了“迪斯尼开心小屋”,李连杰戴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一起围在小桌旁边给纸上的木偶老人涂色彩,一同嬉戏的还有两位NBA巨星乔治格尔文和瑞克巴里,他们都是壹基金的永久义工。以后,这个设在青少年宫的“迪斯尼开心小屋”,将为患有心理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物质不能带来快乐”B= 外滩画报L= 李连杰B:你为

L:(大笑)嗯,对。不要用偶像这个词吧,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李时珍。你看他完全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么多草药,后来写出了《本草纲目》。

 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死去呢,而且他的目标是解除别人的痛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