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  

2007-10-17 10:54:0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

 

 “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

文/ 李琴 图/ 老金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文 李琴 图 老金 9 月20日的苏州,台风过境,黑云压顶。北京的地产大腕冯仑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冯仑来参加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墅说生活”别墅发展论坛。博物馆5月份才竣工,他已是第四次光顾了。据说获邀的还有王石和潘石屹,但最终到场的只有冯仑。 天气已经转凉,48岁的冯仑脱去夹克衫,只穿一件白色T 恤跳上讲台。30分钟的演讲,没有草稿,没有停顿,漫不经心却警句迭出。对会议主题“别墅发展”他只字不提,反而把话题扯到房地产在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令人昏昏欲睡的论坛仅有的几次笑声都是他引发的。冯仑这位“地产界思想家”和“段子王”果然名不虚传。演讲结束,一帮摄影师拖着他去拍照。场景换了几个,姿势始终如一:挺胸抱臂抬头,一副江湖大佬的架势。混迹商界江湖冯仑是房地产大腕也是大哥,他的一班小弟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1988年,海口。29 岁的陕西青年冯仑将1万台彩电的批文递给一外贸公司老总,老总拍出了30万元,冯仑用这笔钱建起了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当时正是海南疯狂与梦想的开端,大量的钱涌进来,更有“十万大军下海南”。冯仑成天开着从海南省委借来的破面包车,乐呵呵地跑遍海南每一个县市,一心想为海南发展出力。 3年后,冯仑下海了,从体制内跳到体制外,和前述5人创办了“海南省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日后著名的万通公司的前身,6人也被称为“万通六兄弟”。他们原本天南地北,各不相识,只因海南大开发而呼啸聚义。时年32岁的冯仑年岁最大,被尊为大哥。后来冯仑看过不少研究水浒、太平天国的书,他将“万通六兄弟”的结合称为“梁山模式”:“座有序,而利无别”。6人曾一同到深圳拜访当时已成就大业的万科老总王石。王石一语道破:“你们这些人都是从理想出发,但面对的却是利益问题,肯定会有分家的一天。”冯仑后来写文章回忆这一经历,说当时大家很恼火,认为这低估了他们兄弟间的情谊,但聚首仅4年之后,便应了王石的预言。冯仑收下其他5人的股份,独自留在万通。用他的话说,6个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推崇王石和阿拉法特从此冯仑对王石一直推崇备至,常常宣传“学习万科好榜样”,要“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新书《野蛮生长》只提到两个企业家,其中一个就是王石。平时他最常提起的人有两个:干爹马鸿模和偶像阿拉法特。前者是他在中央党校读研时的导师,初次见面时马鸿模留着光头、穿黑衣、抽雪茄。此人出身大家,组织过武装队,打过几十年仗。冯仑称自己最像干爹,喜欢折腾;既是文人,又匪气十足。阿拉法特则是“世界上最能熬的一个男人”,而“玩时间的人最牛”,冯仑一次在接受《波士堂》采访时这样说。也做过房地产的阿拉法特在就读埃及大学时是巴勒斯坦学生自治会主席,毕业后创建了法塔赫,之后终身折腾,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无数人

  9 月20日的苏州,台风过境,黑云压顶。北京的地产大腕冯仑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文 李琴 图 老金 9 月20日的苏州,台风过境,黑云压顶。北京的地产大腕冯仑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冯仑来参加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墅说生活”别墅发展论坛。博物馆5月份才竣工,他已是第四次光顾了。据说获邀的还有王石和潘石屹,但最终到场的只有冯仑。 天气已经转凉,48岁的冯仑脱去夹克衫,只穿一件白色T 恤跳上讲台。30分钟的演讲,没有草稿,没有停顿,漫不经心却警句迭出。对会议主题“别墅发展”他只字不提,反而把话题扯到房地产在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令人昏昏欲睡的论坛仅有的几次笑声都是他引发的。冯仑这位“地产界思想家”和“段子王”果然名不虚传。演讲结束,一帮摄影师拖着他去拍照。场景换了几个,姿势始终如一:挺胸抱臂抬头,一副江湖大佬的架势。混迹商界江湖冯仑是房地产大腕也是大哥,他的一班小弟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1988年,海口。29 岁的陕西青年冯仑将1万台彩电的批文递给一外贸公司老总,老总拍出了30万元,冯仑用这笔钱建起了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当时正是海南疯狂与梦想的开端,大量的钱涌进来,更有“十万大军下海南”。冯仑成天开着从海南省委借来的破面包车,乐呵呵地跑遍海南每一个县市,一心想为海南发展出力。 3年后,冯仑下海了,从体制内跳到体制外,和前述5人创办了“海南省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日后著名的万通公司的前身,6人也被称为“万通六兄弟”。他们原本天南地北,各不相识,只因海南大开发而呼啸聚义。时年32岁的冯仑年岁最大,被尊为大哥。后来冯仑看过不少研究水浒、太平天国的书,他将“万通六兄弟”的结合称为“梁山模式”:“座有序,而利无别”。6人曾一同到深圳拜访当时已成就大业的万科老总王石。王石一语道破:“你们这些人都是从理想出发,但面对的却是利益问题,肯定会有分家的一天。”冯仑后来写文章回忆这一经历,说当时大家很恼火,认为这低估了他们兄弟间的情谊,但聚首仅4年之后,便应了王石的预言。冯仑收下其他5人的股份,独自留在万通。用他的话说,6个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推崇王石和阿拉法特从此冯仑对王石一直推崇备至,常常宣传“学习万科好榜样”,要“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新书《野蛮生长》只提到两个企业家,其中一个就是王石。平时他最常提起的人有两个:干爹马鸿模和偶像阿拉法特。前者是他在中央党校读研时的导师,初次见面时马鸿模留着光头、穿黑衣、抽雪茄。此人出身大家,组织过武装队,打过几十年仗。冯仑称自己最像干爹,喜欢折腾;既是文人,又匪气十足。阿拉法特则是“世界上最能熬的一个男人”,而“玩时间的人最牛”,冯仑一次在接受《波士堂》采访时这样说。也做过房地产的阿拉法特在就读埃及大学时是巴勒斯坦学生自治会主席,毕业后创建了法塔赫,之后终身折腾,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无数人 冯仑来参加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墅说生活”别墅发展论坛。博物馆5月份才竣工,他已是第四次光顾了。据说获邀的还有王石和潘石屹,但最终到场的只有冯仑。

  天气已经转凉,48 岁的冯仑脱去夹克衫,只穿一件白色T恤跳上讲台。30 分钟的演讲,没有草稿,没有停顿,漫不经心却警句迭出。对会议主题“别墅发展”他只字不提,反而把话题扯到房地产在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令人昏昏欲睡的论坛仅有的几次笑声都是他引发的。冯仑这位“地产界思想家”和“段子王”果然名不虚传。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

 演讲结束,一帮摄影师拖着他去拍照。场景换了几个,姿势始终如一:挺胸抱臂抬头,一副江湖大佬的架势。

                             混迹商界江湖

 

 冯仑是房地产大腕也是大哥,他的一班小弟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1988 年,海口。29岁的陕西青年冯仑将1 万台彩电的批文递给一外贸公司老总,老总拍出了30万元,冯仑用这笔钱建起了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当时正是海南疯狂与梦想的开端,大量的钱涌进来,更有“十万大军下海南”。冯仑成天开着从海南省委借来的破面包车,乐呵呵地跑遍海南每一个县市,一心想为海南发展出力。

  3 年后,冯仑下海了,从体制内跳到体制外,和前述5人创办了“海南省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日后著名的万通公司的前身,6人也被称为“万通六兄弟”。他们原本天南地北,各不相识,只因海南大开发而呼啸聚义。时年32岁的冯仑年岁最大,被尊为大哥。后来冯仑看过不少研究水浒、太平天国的书,他将“万通六兄弟”的结合称为“梁山模式”:“座有序,而利无别”。6人曾一同到深圳拜访当时已成就大业的万科老总王石。王石一语道破:“你们这些人都是从理想出发,但面对的却是利益问题,肯定会有分家的一天。”冯仑后来写文章回忆这一经历,说当时大家很恼火,认为这低估了他们兄弟间的情谊,但聚首仅4年之后,便应了王石的预言。冯仑收下其他5 人的股份,独自留在万通。用他的话说,6个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

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推崇王石和阿拉法特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

 

 从此冯仑对王石一直推崇备至,常常宣传“学习万科好榜样”,要“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新书《野蛮生长》只提到两个企业家,其中一个就是王石。平时他最常提起的人有两个:干爹马鸿模和偶像阿拉法特。前者是他在中央党校读研时的导师,初次见面时马鸿模留着光头、穿黑衣、抽雪茄。此人出身大家,组织过武装队,打过几十年仗。冯仑称自己最像干爹,喜欢折腾;既是文人,又匪气十足。

 阿拉法特则是“世界上最能熬的一个男人”,而“玩时间的人最牛”,冯仑一次在接受《波士堂》采访时这样说。也做过房地产的阿拉法特在就读埃及大学时是巴勒斯坦学生自治会主席,毕业后创建了法塔赫,之后终身折腾,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

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无数人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

 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

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开始折腾文化界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文 李琴 图 老金 9 月20日的苏州,台风过境,黑云压顶。北京的地产大腕冯仑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冯仑来参加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墅说生活”别墅发展论坛。博物馆5月份才竣工,他已是第四次光顾了。据说获邀的还有王石和潘石屹,但最终到场的只有冯仑。 天气已经转凉,48岁的冯仑脱去夹克衫,只穿一件白色T 恤跳上讲台。30分钟的演讲,没有草稿,没有停顿,漫不经心却警句迭出。对会议主题“别墅发展”他只字不提,反而把话题扯到房地产在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令人昏昏欲睡的论坛仅有的几次笑声都是他引发的。冯仑这位“地产界思想家”和“段子王”果然名不虚传。演讲结束,一帮摄影师拖着他去拍照。场景换了几个,姿势始终如一:挺胸抱臂抬头,一副江湖大佬的架势。混迹商界江湖冯仑是房地产大腕也是大哥,他的一班小弟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1988年,海口。29 岁的陕西青年冯仑将1万台彩电的批文递给一外贸公司老总,老总拍出了30万元,冯仑用这笔钱建起了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当时正是海南疯狂与梦想的开端,大量的钱涌进来,更有“十万大军下海南”。冯仑成天开着从海南省委借来的破面包车,乐呵呵地跑遍海南每一个县市,一心想为海南发展出力。 3年后,冯仑下海了,从体制内跳到体制外,和前述5人创办了“海南省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日后著名的万通公司的前身,6人也被称为“万通六兄弟”。他们原本天南地北,各不相识,只因海南大开发而呼啸聚义。时年32岁的冯仑年岁最大,被尊为大哥。后来冯仑看过不少研究水浒、太平天国的书,他将“万通六兄弟”的结合称为“梁山模式”:“座有序,而利无别”。6人曾一同到深圳拜访当时已成就大业的万科老总王石。王石一语道破:“你们这些人都是从理想出发,但面对的却是利益问题,肯定会有分家的一天。”冯仑后来写文章回忆这一经历,说当时大家很恼火,认为这低估了他们兄弟间的情谊,但聚首仅4年之后,便应了王石的预言。冯仑收下其他5人的股份,独自留在万通。用他的话说,6个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推崇王石和阿拉法特从此冯仑对王石一直推崇备至,常常宣传“学习万科好榜样”,要“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新书《野蛮生长》只提到两个企业家,其中一个就是王石。平时他最常提起的人有两个:干爹马鸿模和偶像阿拉法特。前者是他在中央党校读研时的导师,初次见面时马鸿模留着光头、穿黑衣、抽雪茄。此人出身大家,组织过武装队,打过几十年仗。冯仑称自己最像干爹,喜欢折腾;既是文人,又匪气十足。阿拉法特则是“世界上最能熬的一个男人”,而“玩时间的人最牛”,冯仑一次在接受《波士堂》采访时这样说。也做过房地产的阿拉法特在就读埃及大学时是巴勒斯坦学生自治会主席,毕业后创建了法塔赫,之后终身折腾,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无数人

 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

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

 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

 

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段子王的新书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

 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

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

 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

 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

 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

 

                                对话冯仑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

F= 冯仑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文 李琴 图 老金 9 月20日的苏州,台风过境,黑云压顶。北京的地产大腕冯仑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冯仑来参加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墅说生活”别墅发展论坛。博物馆5月份才竣工,他已是第四次光顾了。据说获邀的还有王石和潘石屹,但最终到场的只有冯仑。 天气已经转凉,48岁的冯仑脱去夹克衫,只穿一件白色T 恤跳上讲台。30分钟的演讲,没有草稿,没有停顿,漫不经心却警句迭出。对会议主题“别墅发展”他只字不提,反而把话题扯到房地产在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令人昏昏欲睡的论坛仅有的几次笑声都是他引发的。冯仑这位“地产界思想家”和“段子王”果然名不虚传。演讲结束,一帮摄影师拖着他去拍照。场景换了几个,姿势始终如一:挺胸抱臂抬头,一副江湖大佬的架势。混迹商界江湖冯仑是房地产大腕也是大哥,他的一班小弟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1988年,海口。29 岁的陕西青年冯仑将1万台彩电的批文递给一外贸公司老总,老总拍出了30万元,冯仑用这笔钱建起了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当时正是海南疯狂与梦想的开端,大量的钱涌进来,更有“十万大军下海南”。冯仑成天开着从海南省委借来的破面包车,乐呵呵地跑遍海南每一个县市,一心想为海南发展出力。 3年后,冯仑下海了,从体制内跳到体制外,和前述5人创办了“海南省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日后著名的万通公司的前身,6人也被称为“万通六兄弟”。他们原本天南地北,各不相识,只因海南大开发而呼啸聚义。时年32岁的冯仑年岁最大,被尊为大哥。后来冯仑看过不少研究水浒、太平天国的书,他将“万通六兄弟”的结合称为“梁山模式”:“座有序,而利无别”。6人曾一同到深圳拜访当时已成就大业的万科老总王石。王石一语道破:“你们这些人都是从理想出发,但面对的却是利益问题,肯定会有分家的一天。”冯仑后来写文章回忆这一经历,说当时大家很恼火,认为这低估了他们兄弟间的情谊,但聚首仅4年之后,便应了王石的预言。冯仑收下其他5人的股份,独自留在万通。用他的话说,6个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推崇王石和阿拉法特从此冯仑对王石一直推崇备至,常常宣传“学习万科好榜样”,要“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新书《野蛮生长》只提到两个企业家,其中一个就是王石。平时他最常提起的人有两个:干爹马鸿模和偶像阿拉法特。前者是他在中央党校读研时的导师,初次见面时马鸿模留着光头、穿黑衣、抽雪茄。此人出身大家,组织过武装队,打过几十年仗。冯仑称自己最像干爹,喜欢折腾;既是文人,又匪气十足。阿拉法特则是“世界上最能熬的一个男人”,而“玩时间的人最牛”,冯仑一次在接受《波士堂》采访时这样说。也做过房地产的阿拉法特在就读埃及大学时是巴勒斯坦学生自治会主席,毕业后创建了法塔赫,之后终身折腾,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无数人B=《外滩画报》

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

地产大腕冯仑:我要做知名文化人“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文 李琴 图 老金 9 月20日的苏州,台风过境,黑云压顶。北京的地产大腕冯仑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冯仑来参加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墅说生活”别墅发展论坛。博物馆5月份才竣工,他已是第四次光顾了。据说获邀的还有王石和潘石屹,但最终到场的只有冯仑。 天气已经转凉,48岁的冯仑脱去夹克衫,只穿一件白色T 恤跳上讲台。30分钟的演讲,没有草稿,没有停顿,漫不经心却警句迭出。对会议主题“别墅发展”他只字不提,反而把话题扯到房地产在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令人昏昏欲睡的论坛仅有的几次笑声都是他引发的。冯仑这位“地产界思想家”和“段子王”果然名不虚传。演讲结束,一帮摄影师拖着他去拍照。场景换了几个,姿势始终如一:挺胸抱臂抬头,一副江湖大佬的架势。混迹商界江湖冯仑是房地产大腕也是大哥,他的一班小弟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1988年,海口。29 岁的陕西青年冯仑将1万台彩电的批文递给一外贸公司老总,老总拍出了30万元,冯仑用这笔钱建起了海南体制改革研究所。当时正是海南疯狂与梦想的开端,大量的钱涌进来,更有“十万大军下海南”。冯仑成天开着从海南省委借来的破面包车,乐呵呵地跑遍海南每一个县市,一心想为海南发展出力。 3年后,冯仑下海了,从体制内跳到体制外,和前述5人创办了“海南省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日后著名的万通公司的前身,6人也被称为“万通六兄弟”。他们原本天南地北,各不相识,只因海南大开发而呼啸聚义。时年32岁的冯仑年岁最大,被尊为大哥。后来冯仑看过不少研究水浒、太平天国的书,他将“万通六兄弟”的结合称为“梁山模式”:“座有序,而利无别”。6人曾一同到深圳拜访当时已成就大业的万科老总王石。王石一语道破:“你们这些人都是从理想出发,但面对的却是利益问题,肯定会有分家的一天。”冯仑后来写文章回忆这一经历,说当时大家很恼火,认为这低估了他们兄弟间的情谊,但聚首仅4年之后,便应了王石的预言。冯仑收下其他5人的股份,独自留在万通。用他的话说,6个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推崇王石和阿拉法特从此冯仑对王石一直推崇备至,常常宣传“学习万科好榜样”,要“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新书《野蛮生长》只提到两个企业家,其中一个就是王石。平时他最常提起的人有两个:干爹马鸿模和偶像阿拉法特。前者是他在中央党校读研时的导师,初次见面时马鸿模留着光头、穿黑衣、抽雪茄。此人出身大家,组织过武装队,打过几十年仗。冯仑称自己最像干爹,喜欢折腾;既是文人,又匪气十足。阿拉法特则是“世界上最能熬的一个男人”,而“玩时间的人最牛”,冯仑一次在接受《波士堂》采访时这样说。也做过房地产的阿拉法特在就读埃及大学时是巴勒斯坦学生自治会主席,毕业后创建了法塔赫,之后终身折腾,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无数人

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

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

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

的家产灰飞烟灭,提前撤回北京的冯仑最终“剩者为王”。对这段经历,冯仑留下了不少名言:“历史就是要委屈一些人。它让你死,你就死了,这就是历史的代价。”“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给我顶住??”在员工必读的企业“圣经”《万通全书》中,冯仑写道:“人必须要有坚忍不拔之志,才有坚忍不拔之力。在万通的历史上,有多少事件、危机,就是凭着这股精神扛过去的。”开始折腾文化界记者问冯仑:“如果不做房地产商,你选择做什么?”冯仑哈哈一笑,脱口回答:“知名文化人。”冯仑进军文化界也是来势汹汹。这是个好玩的现象:房价暴涨,房地产股价连创新高,漩涡中心的房地产商人却纷纷“不务正业”。首创集团的刘晓光先在西北沙漠搞了个阿拉善生态奖,今年7月又在北京操办了一场“选秀”,冯仑、王石和任志强等人悉数到场,后来王石继任会长。冯仑在苏州时,王石正飞往阿拉善。王石是最著名的“不务正业”者,此前玩的是探险:爬喜马拉雅、闯南极。 冯仑选择了做文化人。今年6月,他开通了“冯子乱弹”播客,第一天邀请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总裁陈明建来大谈“公司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9月有一期的嘉宾是他的邻居、一个留学美国的十三四岁小女孩,话题是“孩子眼中的成人世界和未来世界”。事实上,冯仑已经在自己的个人电子杂志《风马牛》上做过3期“冯子乱弹”。新版“冯子乱弹”是一档和新浪合作的播客节目,新浪称要将它“打造成新浪第一个软财经、软娱乐特色的精华博客节目”。段子王的新书年底冯仑会出一本新书《野蛮生长》,宣传推广声称该书定位为民营企业心灵史,不过冯仑却说“:书就是好玩。不写自己,不写企业家。”他刚刚出了一本《少年冯仑日记》,这是他30年前的日记。书中的少年冯仑迷惘却志向高远,宣称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致力于国、于人类,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鞠躬尽瘁”。 冯仑想让人们看看“30年前的一个年轻人,没有MP3,没有游戏,没有互联网,在一个意识形态高度强化的社会里的成长历程”。几乎每个听过冯仑演讲、聊天的人都会惊叹于他的表达天赋。冯仑出生在民间语言十分生动的西安,擅长用市井俚俗语言来阐释一切,“经常带点荤词”,比如将在海南掘到第一桶金时的感觉形容成“像大姑娘初婚,很幸福”。他被媒体称为“段子王”,“有冯仑的地方,就有段子”。冯仑拥有做文化人的功底:大学读经济,硕士读政治,博士读法律,但他说自己从不是文学青年,喜欢的都是社会、政治、哲学和历史,信奉老庄。他的北京办公室里有一套线装版《毛批二十四史》,这一切都导致了他的段子诙谐而不浅薄。冯仑很得意地说:“我写书,就要写那种写书的人写的书。”对话冯仑F= 冯仑B=《外滩画报》B:天涯论坛有个新帖子,叫“揭秘房地产大腕的发家秘史”,也提到了你。后面有评论说:“冯仑是房地产商中难得的好人。”你觉得呢?F:看上去肯定是好人,接触了你会觉得更是好人。当然我死了之后就不一定是好人了,因为我管不住别人说什么了。B:中国房地产商的形象一向不太好,去年的影片《大电影》中坏开发商被起名“潘志强”。F:(大笑)其实整个事情都是政府导演,商人演出,群众看戏。由于有些地方政府在发展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

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

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

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

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

 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

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

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房地产市场的时候,忽视了保障群众用房这一大块,即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等。这部分没管好,以至于所有人都要买商品房,便演化成群众与开发商的矛盾。但地产商只是演员,戏没有导好怪不了他们。政府并没说要枪毙任志强。B:很多评论都说你不像商人,而像思想家。今天一见,就发现你特别擅长思辩。F:我最想做的是知名文化人。一定要知名,知名就可以犯错误,知名就可以叫风流而不下流,说错话也可以叫有个性有傲骨。如果不知名,那就叫不懂事、乱嚷嚷。不知名的文化人不能做。B:你好像确实在向文化人的方向转型—做播客和电子杂志、出书。F:我并不是要转型。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客户和品牌推广的一部分,企业领导人的形象需要有个定位,我不能也去爬山啊。既然有爬山的,那我们就做说话的、写书的,正好这些是我的强项。B:你的新书《野蛮生长》号称是中国民营企业心灵史,主要写什么?F:这本书马上要出来了,它和所有企业人写的书都不一样。第一不写自己,不吹捧自己,第二不写万通。这本书写我做生意十多年的一些人生感悟,写生意人,还写女人,其中专门有一章节写贪官与女人。我也不是乱写,都是根据中纪委披露的文件写的,写女人和权力的关系,写死亡,写历史,写幸福,写伟大,写我的观察和我了解的事情,写我对事物另一面的看法,写很多好玩的事情。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希望看见、看清、看明白、从正面看,而我习惯看透、看穿、看破,还从后面看,我大部分是从后面看到前面。书中还有些漫画,请人画的。我还要出一本《冯子论语》。我之前的专业就是写书,所以我希望自己写的书看上去就是写书的人写的,而不是做生意的人写的。B:写书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为自己说话的途径?F:不是。刚才说到人们批房地产商,其实这些话我自己并不想讲,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