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  

2007-10-17 10:41:4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

                        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

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

《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剧的导演和主演。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

 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

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

 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 “白鸟”指的是《

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

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

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

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

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

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

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

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

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

B=《外滩画报》

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

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

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

味地体现。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

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

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B:除了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

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

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

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

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

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

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

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

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

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

A:我们谢了15 次幕!

                          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

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

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

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

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

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

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

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

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

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

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

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

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

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

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为时代的主人,因为他们给那个时代带来了改变。

B:你也是因为抓住了机遇,而成了时代的主人?

A:生活经常给我们带来机遇,我总是试图抓住那些机会,即使我不能确定是赢还是输。那时,我已经在

莫斯科大剧院有所建树,我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10年里继续我的工作,并且以主力独舞的身份结束我的

芭蕾生涯,但摩羯座的天性让我不断追求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为莫斯科大剧院工作的8年时间,一直在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试图取得一定的地位,这一切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但尤里.葛里戈罗维奇(YuriGrigorovich,曾任莫斯

科大剧院艺术总监暨首席编舞家)的辉煌时期已经结束了,于是我选择退出,来到了美国芭蕾舞团,那是

美国当时最好的剧团。我进入舞团的时候正是巴雷什尼科夫在那儿的最后一年。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                           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

B:你为何又在1989 年回到苏联?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A:美国的舞者常常去英国发展,有所成就以后再回到美国,英国舞者同样也会去美国,就是为了证明自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己的才华。如果你在异国他乡取得了成功,你会在家乡受到更多的赞扬和褒奖。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

我已经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了。

B:在俄罗斯,你被称为是把芭蕾与大众娱乐结合得最好的人之一,你喜欢在多个领域发展吗?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A:我是个习惯尝试的人,除了芭蕾、演电影、拍电影,每年我都会搞一次新年狂欢,我喜欢这些,这些

都像是我的孩子。目前在我忙碌的事情里,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马里斯.李耶帕慈善基

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外,复兴芭蕾还遇到哪些困难?A: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那个时期,很多东西都难以带到俄罗斯,尤其是服装、道具。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仅搜集到几小段影像资料,还从图书馆、档案馆找到当年的所有文献资料,按照其中的记录,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复原。但是有很多原材料在俄罗斯是找不到的,我们经常从国外买东西带回去。我在中国台湾就买过很多面料和羽毛。有一次,负责舞美的安纳托利.尼斯尼和我一起做《天方夜谭》里的床单。起初我们决定用降落伞丝来做,但是这种面料不能吸收颜料。我让助理去药店买三瓶乙基绿,可怜的助理却被认为是在从事非法勾当,助理委屈得哭了,哀求药商说,如果她买不到会被开除的。好在最后一切都顺利解决了。我们把所有的液体都倒入一个水桶中,让丝完全浸泡在里面三到四分钟,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的颜色。B:在演员方面,你得到哪些支持?A:应该说当时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来,尼娜.安娜尼亚斯维利在剧中扮演火鸟,为此她还特地前往伦敦,拜著名的玛戈.芳婷为师,请她指导对“火鸟”一角的演绎,因为玛戈.芳婷得到过参与了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卡莎维娜的真传。我的妹妹也加入到制作中来。B: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火鸟》有什么创新吗?A:以前的芭蕾舞剧对灯光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也很少用光位特效来营造氛围。在《火鸟》里,我们采用了电脑光效,打造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背景。凭借这些现代化的手段,增添了舞台上戏剧化的东西,更吸引人,更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而且在舞台设计布置上,我们在保留原来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年轻画家安娜.尼斯尼、安纳托利?尼斯尼的设计。B:复排版首演时,观众的反应如何?A:我们谢了15 次幕!与“舞神”巴雷什尼科夫合作B:身为芭蕾巨星的儿子,有没有使你在芭蕾路上走得顺利些?A:恰恰相反,在刚开始时,这是我最大的阻碍。在学校里,老师、同学只认为我是苏联伟大舞蹈家马里斯的儿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拥有自己的名字。为了摆脱这些,我必须付出200%的努力。后来我到美国芭蕾舞剧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我才真正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马里斯的儿子。B:胜过父亲,这让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吧?A: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年轻时参加了很多国际芭蕾舞比赛,获了很多奖,但得奖并不是重点。芭蕾不是竞技体育,只要你尝试做得更好,就会从中得到乐趣。观众喜欢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在舞台上比赛的选手。我只是想跳舞,把跳舞当作职业。跳舞是我和我同样从事芭蕾的妹妹所找到的最好职业。我希望一直跳下去。B:1988年,你获得政府允许,可以到国外工作。你是第一个获得这一许可的芭蕾舞演员。A:其实在那之前,俄罗斯有很多舞者已出国表演,但我是第一个获得官方允许可以在美国跳舞的芭蕾演员。此外,我还被允许在“舞神”米哈伊尔.巴雷什尼科夫的公司里工作。要知道,在1988年和那之前,巴雷什尼科夫在苏联是被禁止提起的,他和鲁道夫.纽瑞耶夫、娜塔莉娅.玛卡洛娃等,都被认为是前苏联的叛国者。有一次,我们在维也纳巡演时,团里的两个演员去看了巴雷什尼科夫主演的《白夜逃亡》。但在接下去的两年里,他们因此被禁止离开苏联。B:那你为什么能获准允许与巴雷什尼科夫一起工作的呢?A:1988年是戈尔巴乔夫进行“经济自由化”改革时期,在他上台前,每个人都害怕创新。而他上台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做点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懒惰和落后。所以在那样的过渡时期,抓住时机的先行者就成

金会,这是在莫斯科市政府支持下我和我妹妹一起成立的,给那些有芭蕾天赋的孩子提供培训,为孤儿院

和贫困家庭的孩子组织芭蕾演出等等。

B: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A:我现在比较忙,有时间在家的时候会尽量争取在早上送我女儿去上学,但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多时候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我们都要做项目,其间每天都会在外面熬到深夜,经常需要出差,不停地处在适应的过程中,适应一座

城市,适应一个国家。我觉得这是正常的。鲁道夫.纽瑞耶夫曾经说,所有的舞蹈家都像吉卜赛人,因为

他们永远在流浪。所以我有一个很大的行李包,装着我旅行需要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工作第一,也许

专访“俄罗斯芭蕾沙皇”安德里斯.李耶帕从佳吉列夫的遗产中拯救“火鸟” 45岁的安德里斯.李耶帕因为芭蕾而成为大众明星,被称为“俄罗斯芭蕾沙皇”。然而他对芭蕾最重要的贡献不是演绎,而是抢救。自1993年起,他致力于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今年适值佳吉列夫创办“俄罗斯芭蕾演出季”100周年,李耶帕将当年热演于该演出季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重新搬上了舞台。10 月6日,《火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安德里斯?李耶帕担任该剧的导演和主演。文 伍巧玲(实习)  于晓苏在激越的乐曲声中,在魔王的宫殿里,为了帮助王子伊凡解救心爱的姑娘,火鸟挥舞着双翅,施法术让众妖不停地跳舞,直到筋疲力尽。被魔王囚禁的11位公主终于获得了自由,王子与其中最美丽的一位公主如愿结婚。这个“野天鹅”式的童话是俄罗斯经典芭蕾舞《火鸟》的第二幕。在俄罗斯芭蕾舞界,一直有“一只‘白鸟’、一只‘红鸟’”的说法。众所周知,“白鸟”指的是《天鹅湖》,而“红鸟”指的就是《火鸟》。《火鸟》是著名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把《火鸟》组曲改编成芭蕾舞。1907年,佳吉列夫发起“俄罗斯芭蕾演出季”,挑选了包括福金在内的一批俄罗斯芭蕾精英,把演出带到巴黎,并从此让世界上所有的芭蕾舞团以拥有俄罗斯芭蕾血统为荣。 但是佳吉耶夫1929年逝世后,福金编舞的三部曲《彼得鲁什卡》、《火鸟》和《天方夜谭》再也没有在俄罗斯演出过。尽管这些年来不断有非洲、英国、德国等版本的《火鸟》演出,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版《火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无缘舞台。直到1993年,在安德里斯.李耶帕的努力下,该剧才得以重演。近日,在外滩的一艘游轮上,安德里斯.李耶帕接受了本报专访。甫一见面,他便俯身弯腰,来了个漂亮的鞠躬。一头金发的“沙皇”拥有高大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高贵逼人。他出身芭蕾世家,他的父亲马里斯.李耶帕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巨星。在他10岁那年,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去莫斯科芭蕾舞学校,他回答愿意。“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安德里斯说,“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榜样,家里每一个人都喜欢看他跳舞,每个人都对我说,你要像父亲那样伟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安德里斯就在苏联传奇编舞家尤里.格里戈洛维奇的指导下,成为莫斯科大剧院的主力独舞演员。从1992年起,他开始致力于“芭蕾考古”,保护、恢复俄罗斯芭蕾原貌。由于他的父亲多年来一直热衷于搜集“俄罗斯芭蕾演出季”的资料,出生于60年代的他,却自小就在20世纪初的艺术氛围中成长。有意思的是,复排版《火鸟》被搬上舞台后,安德里斯不仅在剧中找到了美丽的公主,还与扮演柴瑞芙娜的katya惺惺相惜,结为夫妇。B=《外滩画报》A= 安德里斯.李耶帕(Andris Liepa)从“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B:你是怎么想到要恢复“俄罗斯芭蕾舞演出季”的?A:我曾经在纽约看过佳吉列夫的演出,当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后来,在佳吉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葬于威尼斯的圣米歇尔岛之后,我跑去凭吊他们。在那,我决定复兴芭蕾,让芭蕾回到佳吉列夫时代,并原汁原味地体现。B:决定复排时,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吗?A: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想从一堆历史垃圾中拯救芭蕾。我妈妈也是一名芭蕾演员,她热爱芭蕾,把一生几乎都献给了剧院,但是当我告诉她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失望。我还写过一封信给她,跟她解释一切。但我告诉她,等首演结束后,再读这封信。B:除了这对我自己并不好,但没办法,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